■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Geass R2同人

1 名無しさん [ 2009/01/13(Tue) 22:47 ID:7OqAo39w ]
初夏;

一位少女撐著橙色的陽傘,在陽光之下慢慢的走著.

陽光反射在她金色的及腰長髮上,如同波浪般隨著白色洋裝舞動.

那是有如小動物學習走路一般,怯生生的步伐.
雖然生澀,但是少女確確實實的,正以自己的雙腳緩慢的往前走.

這裡是阿修佛德紀念公園的一個角落.
廣大的草地上,立著無數的慰靈碑.
這個沒有遺體的墓園之中.
少女的腳步,在一個放置著花束的墓碑前停了下來.

"好久不見, 哥哥"

少女用藍色的眼瞳,注視著白色的無名墓碑.


/TURN 25.625-----為魔王獻上花束


"從那之後,已經過了一年了.
哥哥現在過得如何呢?
我想不論是在何處,能不能見到由菲姐姐和母親大人,
一定很有精神的生活著吧...因為哥哥就是這樣的人"

她將手上的花束放置於墓碑之下,

"這一年來,世界改變了許多呢...
將貴族制度廢除,又將殖民地改制成為了皇帝直屬領
讓世界所有國家加入了超合眾國
哥哥承擔一切改革的責任離開之後,世界正朝著好的方向前進.
黑之騎士團現在正如哥哥所期望的,
成為了世界上幫助弱小以及維持和平的存在......"
不過也因此很難見到朱雀先生呢,
只有讓朱雀先生成為zero這點,我想向哥哥抱怨一下.
作為欺騙大家的補償,這一點任性應該沒關係吧..."

少女苦笑了一下

"大家都在努力的活著...
雖然有許多困難與挫折,不過大家真的很努力呢...
不論是日本還是世界,新的問題都不斷接踵而來
原本的世界秩序雖然由超合眾國接管,
但是國家之間還是不斷產生摩擦,
已經一度切斷的仇恨,隨著國家之間的爭執開始浮上檯面...
或許仇恨是不會消失的...只要人與人之間還是無法互相理解
仇恨的鎖鍊就會緊緊捆綁住每一個人.
總有一天會再次將世界導向戰亂吧...

不過,大家一定不會讓這些事情再度發生的.
因為每個人都是這麼努力的活著
哥哥的願望,一定好好的傳達給了大家..."

她微微抬頭望著一望無際的天空

"可是,哥哥果然還是很過份呢...
明明我說過只要哥哥在我身邊就好...
但是哥哥一直都是一個人承擔一切.
明明我就在哥哥身邊...明明是那麼溫暖的握著我的手
我卻什麼也無法幫哥哥分擔.
直到最後一刻也無法察覺哥哥的謊言.
對於這樣不像話的妹妹.哥哥到底是怎麼看的呢...
是不是依然會微笑的抱著我到床上.
在床邊握著我的手,照顧這麼一個麻煩的妹妹呢.

沒有哥哥的未來...實在是太沉重了呢
即使這雙腳能夠走動,但是已經沒有會看著我前進的人了.
即使能夠看到這片天空,沒有哥哥的天空還是一片黑暗.
如果世界能不要改變,而我還是看不見,雙腳還是一樣也好.
我期望的未來...不是沒有哥哥的未來啊..."

少女稍稍用手拭過了眼眶

"真對不起,明明答應過再也不哭了
哥哥一定覺得很麻煩吧...有這樣的妹妹
如果被哥哥看到了這個樣子,不知道會怎麼想呢......"

在墓碑下,兩束花朵並排在一起
天空一片晴朗,周圍的蟬也呼應著炎熱的天氣盡情鳴叫
一切都彷彿和那個夏天一樣...

以此為信號,懷念的記憶像是水底的泡泡般浮現出來...
並沒有突兀的感覺.
只有非常溫暖的,懷念的感覺包裹住了全身
漸漸的看到了光.那是在失去光芒前的那一刻
所看到的懷念的風景,和在重新獲得光芒之後...所看到的懷念的人

======


周圍被培養後,受到細心照護的花朵包圍
這裡是達摩克歷斯的溫室.
即使充滿了銷煙味,花朵仍然傲慢的從天空俯瞰著一切,

那個人說了

"以魯魯修.vi.布利顛尼亞 之名 命令妳------交出達摩克歷斯的鑰匙 "

我看著自己努力反抗

"不行...不能交給哥哥..."

他漸漸的走進了我

"不能再...罪上加罪..."

最後的反抗果然只是徒勞
很快的,我就變成了一個從順的人偶
以天真的眼神獻上鑰匙

"請吧,哥哥"

那是什麼謊言都無法看穿的眼神
我在那瞳孔之中看到了自己
那是無法理解哥哥的自己
那是咒罵著哥哥為惡魔的自己
那是連一句"我愛你"都無法好好傳達的自己

"娜娜莉"

在這樣的自己面前,他什麼話也不說,只是單腳跪了下來

"妳已經是靠自己的意志而活著"

才不是...我只是想趕上哥哥而已

"所以我也...能走上自己的道路"

他伸出了雙手,低下了頭,彷彿承擔了一切的罪人
又像是從女王手上接過最後命令的騎士

"謝謝..."



"我愛你,娜娜莉"



======


夏日的幻想果然只是虛幻

"娜娜莉!妳怎麼了?"

意識隨著呼喚聲,從夢境墜落到現實
周圍只有無數的墓碑...還有哥哥唯一遺留下來的,重要的人

"沒什麼...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倒是朱雀先生什麼時候過來的?
不是有很多事要辦嗎..."

"星刻先生幫我先檔了下來,他拜託我代他祭拜魯魯修------娜娜莉?"

"抱歉...一下就好...真的就這樣一下就好"

我抓著朱雀先生的襯衫,試圖掩蓋流出的淚水
哥哥最後對我下的geass,一定是比一切命令都還有力量
最單純也是最厲害的geass吧
請哥哥繼續看著這個不成材的我
只要胸口還有著那一句話所留下來的溫暖
我覺得...我應該可以繼續努力下去

朱雀先生的表情有點不好意思
這算是有進步嗎?

"對了..."

他似乎在岔開話題

"好懷念的花呢"

"好像小時候在神社附近遊玩的時候,經常看到呢
這束花應該是...

orange blossom
橘子花吧"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