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嘘だ] Fate/infinite world

1 W.F [ 2009/02/03(Tue) 20:40 ID:.gZnYuP. ]
時間已邁入深夜。

在一四方型的密閉空間裡,獨自站著一名不知為何竟穿著學校制服的少女。
但見她緩緩看了一眼左腕上的手錶表面後,像是刻意表達冷靜的語氣自唇瓣吐出。

「時間、凌晨一點五十二分,距離最佳體態尚餘八分鐘,確認完畢。」

她期待這一刻已經很久,甚至可說自她懂事以來,就在期待著這一刻
說得誇張點,她的人生、就是從今晚才真正啟動
過去的十六年,只不過是出生前的胎動而已。

所以,準備了超過五千個日子才迎來的今夜
她絕對不會犯下當年奶奶的愚蠢錯誤。

補充,對於既是奶奶也是自己魔術師父的她,少女是相當尊敬的
也因此熟知了奶奶經歷的少女,更是深深將其教誨牢記在心
今晚,家族遺傳的「某種致命缺憾」,將徹底根除。


手錶已和家中所有的鐘錶對時,分秒不差
三天前電池全面翻新,確保無誤
放學前也和同學對照過時間,大致精準
最後在約兩個小時前、於午夜零時以電話查詢過標準時間,完美!

更甚、為了確保自己的精神狀態能夠維持在最高峰
不但剛放學後就先睡了會,更在清醒盥洗後
換上最能專心、也是穿著時間最長的一套服裝……學校制服是也。

少女將手撫向後頸,不知在對誰誇耀自己完美措施地,撩撥了自身那辮馬尾

────一切皆已準備就緒

天時‧對少女來說的最佳魔力波長時段
地利‧熟悉的工房與精準刻畫的魔法陣
人和‧耗費無數時光鑽研戰略、所決定並取得的最佳聖遺物

綁著馬尾的制服少女──遠坂蓮
在聖杯戰爭正式開始前,已然確定了自己將取得勝利!


作為聯繫傳說中英雄的「緣物」,遠坂蓮將一柄外表看似平凡無奇的古劍放置在祭壇上。

────炎黃劍。

遠古帝王軒轅氏的佩劍。
那是遠坂蓮費盡千辛萬苦才覓尋、並不惜和放貸超高利息的奶奶兼師父=惡魔借了錢
才終於取得的聖遺物。

作為超過四千年歷史的中國史皇,受到全世界超過數十億人民的尊崇與敬仰
比起史蹟誇大但卻虛幻難以掌握的神話級存在
軒轅氏不管是流傳事蹟或是歷史記載方面,都絕對擁有成為一流英雄的程度
況且人品與道德以「王」的氣度來說,應該是值得搭檔並操控的對象
最重要的是、知名度這點絕對是最高規格的!

先後擊敗了蚩尤與炎帝,加上身為古老民族的起源者
相信不僅自身實力,就連「英雄的證明」──寶具,肯定也擁有頂級水準

沒錯。
遠坂蓮從不打沒把握的戰爭,也不參與無法掌握勝算的賭注
要打、就要贏!而且要贏得瀟灑優雅!要贏得驕傲愉快!

「呼────」

深深吐了口氣,平穩了略為高漲情緒的遠坂蓮,在最終的魔法陣檢查完畢後
往著前方的舉直了手
形狀姣好的粉紅色唇瓣吐出咒語詠唱


「────宣告
汝之身體交付於吾,吾之命運交付於汝之劍。
若願遵循聖杯之歸宿,服從此之理、此之意的話就回應吧────」


魔力開始奔流。
豔紅的光芒有如火焰般映照著遠坂蓮標緻端正的臉龐
……但那冷靜的表情下,其實正忍受著體內燒燙的荊棘之流


「────在此立誓。
我是成就世間一切善行之人,我是傳達世上一切惡意之人。
纏繞汝三大言靈七天,從抑止之輪來吧────天秤的守護者啊!」



瞬間。

祝禱詞結束的同時,遠坂蓮體內的魔力奔流飆升至極限
在密閉室內吹起了劇烈的閃光與風壓,迫得少女一時睜不開眼
而也在此時,另一道應從招喚的身影
無聲無形地降臨了。

在潰散的光芒之中,英雄的身影逐漸聚合
尚未完全取回視覺,遠坂蓮第一眼便是看向對方的雙手

「…………劍呢?」

左手、右手──沒有。
腰間──沒有。
背帶──沒有。
以防萬一看去的嘴中──沒有咬著。
總之劍就是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


「────搞什麼毛啊!」


因為太過突然的意外,讓少女不小心冒出不像淑女的話語

但這也不能怪她,因為長久下來的計畫
才在開始就崩壞了一環
方才所提到的完美必勝計畫中,沒有提到的一點就是……
招喚的Servant,必定要是Saber

Saber這職業的全面泛用與高性能就無須多提了
光是從奶奶口中得知的前兩屆戰爭中,都是由Saber這職業獲勝
根據未確定傳聞,甚至有歷屆勝者都是Saber的說法

「不對不對,不能太早下定論。」

是的,正如她從奶奶那裡所聽過的傳聞
前兩屆的Saber似乎都持有著隱形的劍
就算自己沒有看到,也不能太早下定論

於是遠坂蓮問了一句最能瞬間切入中心的問句


「我問你,你的職業是什麼?」


遠坂蓮看著被招臨的Servant說道。
那是一名穿著普通的長褲,在黑色襯衫外披著薄風衣的黑髮人型
雖然雙眼被纏繞的白色繃帶所檔
但從他的身材和下半部臉的輪廓判斷,應是男性無疑

問題是,就算性別和髮色與認知中的形象對了
剛才一時之間沒有想到
但他的裝扮實在和傳聞中的軒轅氏差異太大
再怎樣、四千年前也不會有那種式樣的褲子和襯衫風衣吧?

面對著滿懷疑心的少女,Servant凝肅的神情中
突然流露出一絲帶有點呆呆的氣息,這點發現讓遠坂蓮楞了一下

「其實我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但若要回答妳的問題的話
我想……應該是稱作Assassin吧」

「Assassin是嗎?也就是刺客嘛……呵、呼呵呵,原來如此…………」

遠坂蓮在得知答案後,滿意地點頭發出清悅的輕笑
下一瞬間────


「────搞什麼毛啊!
什麼叫做刺客?刺客是什麼鬼啊!為什麼你會是刺客啊!
我的Saber咧?我的Saber為什麼變成萬年敗部Assassin了!」

少女發出了咆嘯。


遠坂蓮記得很清楚,歷屆戰爭中,七種位階確實各有優劣勝負
但是……但是……
唯有Assassin,每次都在中盤前就落敗了
單就平均勝率來說,Assassin可是穩占最底第一位!

對於少女=主人的怒氣,Assassin顯得有些無所適從
這也難怪,居然被剛叫出來的Master從根本面給予徹底否定
這對一位Servant來說是很尷尬的


「別、別這樣說嘛,Assassin也不錯啊
比方說,呃……發、發音不是很優美嗎?」

Assassin的Servant提出了無力的安撫


「閉嘴!我才不要聽這種程度的安慰!
真是的,算了,這個誤差就靠我的戰略來彌補吧。」

遠坂蓮在碎碎念完之後
再次回望向雙眼綁著繃帶的男子

「先告知我你的技能吧。
如果是傳說中的黃帝軒轅氏,想必擁有很強悍的寶具才對。」


「啊?我並不是軒轅氏啊?」

對於Assassin意料外的爆彈發言
讓遠坂蓮崩了角的完美計畫,此刻正式碎裂

「那、那你到底是誰!」

Assassin無視額邊青筋迸出的少女主人,有些苦惱地歪了歪頭。

「唔,雖然我已經捨棄代表自身存在的姓名了
但如果妳一定要知道的話……」




「────就叫我SHIKI吧。」




Assassin一邊微笑地說著,同時用食指按向鼻樑上的兩眼間繃帶


不知為何,遠坂蓮一瞬間將他那動作
與學校男同學推眼鏡的印象重疊在一起




……於是
遠坂蓮的戰爭──第六次聖杯戰爭──就這樣開始了




2 名無しさん [ 2009/02/04(Wed) 18:40 ID:672ddiS. ]
殺人貴出現了..........
還有嚴重抗議Assassin必敗說佐佐木是很強的

3 W.F [ 2009/02/05(Thu) 10:57 ID:iLpf77v2 ]

[簡易設定篇]
CLASS:Assassin

Master :遠坂蓮
真名 :遠野 志貴
身高體重:169cm、57kg
屬性 :秩序.善

筋力:E
魔力:E
耐久:E
幸運:C
敏捷:C
寶具:??

Class技能:隱息潛行:C

固有技能:
直死的魔眼:A
心眼(真):B
退魔衝動 :C


[詳細]

月姬系列中的男主角,守護真祖姬的騎士
死後所化身成的反英雄

過去因為捲入27祖中暗黑六王權的鬥爭,Arcueid因故不幸身亡
憤怒的遠野志貴從此化身為復仇鬼
不理親友或妹妹的呼喚,完全投身於對死徒的復仇
誓言在復仇完畢前不再使用姓名,只成為Arcueid獨屬的唯一SHIKI
在長久的對死徒討伐中,尋回了七夜的戰鬥經驗與技術
死徒們聞之喪膽、連27祖亦不敢輕視──人稱「殺人貴/鬼」

身陷狂暴的漆黑殺戮中,卻因為屠殺對象大多為邪惡的死徒
反而成為了「反英雄」

本因使用過度、連「魔眼殺」都無法抑止的暴走「直死的魔眼」
在某日意外遇見了同樣擁有魔眼的同名女子SHIKI
在她的指導之下,總算在自滅邊緣學會了操控魔眼的方法
纏住眼睛的繃帶只是作為自我暗示用的象徵物

為了尋求讓Arcueid復活的機會,所以回應了聖杯的呼喚



招喚的聖遺物乃是遠野志貴死後遺失的七夜短刀
因為某些原因湊巧流到遠坂蓮身上
而遠坂蓮原定的招喚目標「黃帝軒轅氏」之所以會招喚失敗
乃是因為"聖遺物錯誤"

原本透過奶奶之手而獲得的海外聖遺物炎黃劍
雖然還不知其存在究竟是否真實
但卻在遠坂蓮還沒過手之前,就不慎被其奶奶"弄壞了"

心虛的奶奶,找了"某人"投影出相同的東西後,再轉交給孫女
因為招喚用的聖遺物是"盜版的假貨"
所以除了招不到黃帝
連本應限定山中老人的Assassin,都變成了規格外的反英雄


遠坂蓮的確繼承了遠坂家的優秀迴路與刻印,以及奶奶的魔術資質
但毫無疑問的
她確實也精準地繼承了家族……不、是某人在"關鍵時刻必失誤"的致命缺憾



4 W.F [ 2009/02/06(Fri) 21:13 ID:oigBUSfY ]
間桐主宅的幽暗地下室裡,楓正處於儀式開始前的時刻。

以十五歲少年來說稍嫌矮小的個子,有著一張予人軟弱印象的無力表情
即使再過十分鐘後將面臨人生的關鍵轉折點
此刻的他,卻依舊一副不以為意的懶散模樣。

「啊啊……這個時候,她應該已經招出個超級無敵強的偉大英靈了吧?」

楓口中喃喃自語的「她」
乃是師傅親姐的孫女兼愛徒,也是遠坂家的下任繼承人
不僅魔術的資質與才華,連在學校也是各項全能的完美超人

只是不知為何,她總是對自己抱持著超乎常人的競爭意識
問題是────明明不管各方面的勝負都比不過她啊!

「受不了,我到底是在什麼時候惹到她了呢?」

一邊碎碎念,楓搔了搔頭,以此作為分心雜想的段落。


重新集中了精神,楓從口袋中取出了一顆約略嬰兒拳頭大的漆黑色圓形寶石。

「『黑真珠』,不愧是師傅所指定的緣物,可以充分感受到其中蘊藏的龐大魔力呢。」

楓的口中吐出了讚嘆似的嘆息話語。

師傅、亦是身任監護人的間桐櫻,楓與她相遇,算算也快十年了
間桐櫻,既是楓的恩人,也是他憧憬的偶像。

以間桐家的魔術理論為基礎,並配合自身罕見的「虛數」屬性
以當時僅僅二十五歲之齡,就開創出了全新的魔術流派
更在魔術大成後,開始在世界各地展開旅行修業。
在拯救了眾多人命的同時,也多次瓦解迫襲的黑暗危機
單就在魔術世界的創舉與實績而言
即使是她人稱天才的姊姊、公認當世最接近魔法使實力的遠坂凜,亦有所不及吧。

這樣一位了不起的人,不但收養了楓,還看出他的魔術資質
配合獨特的屬性,重新演繹出適合的魔術來指導
雖然作為一名師傅可說非常嚴厲,但同時也是最溫柔的唯一親人


「師傅現在應該是在香港吧?」

間桐楓想起了半年前,最後一次看到的師傅背影。
在拜託他參加即將到來的新一次聖杯戰爭、並交付招喚用的緣物後,便離開了

老實說間桐楓並沒有想要靠聖杯實現的願望
但既然這是師傅的「願望」,那完成它就是楓唯一能夠報答恩情的方式
如果師傅希望他參戰──那麼、就去作吧!

……此外,或許可以看到遠坂蓮意外的表情?
那個總是一臉正經嚴肅的她,不知在聖杯戰爭時對上會怎樣呢?

心底苦笑後,楓收斂了精神
將師傅所給予的王牌「黑真珠」放到了祭台上
自知實力有所不及
如果說能有什麼勝算,那大概就是倚賴能否招喚出優秀的從者
雖然大略比不過那個完美主義的遠坂蓮所選的Servant
但是既然師傅這麼推薦
那肯定也不會是差勁的英雄


「────宣告
汝之身體交付於吾,吾之命運交付於汝之劍。
若願遵循聖杯之歸宿,服從此之理、此之意的話就回應吧────」


七大職位,扣除規格外的「復仇者」
「刺客」與「狂戰士」是可以藉由追加的咒語來選擇指定的

但是不需要。

既然師傅沒有交待,那就代表無須考慮
只要相信……
相信對間桐楓而言,「師傅的選擇」絕對是「最強的選擇」!


「──在此立誓。
我是成就世間一切善行之人,我是傳達世上一切惡意之人。
纏繞汝三大言靈七天,從抑止之輪來吧────天秤的守護者啊!」


────咒語結束,招喚很順利地完成了。


雖然這是楓的初次參戰,但是身體和直覺告訴他儀式很成功
而如同他的感受
眼前、出現了前一秒時還不存在的人

對方有著並不壓迫、卻難以言喻的存在感
間桐楓在霎那間便確定了
那個人,就是自己的Servant──

從外貌來看約略二十餘歲的長髮女子
穿著的服裝是淡色系的洋裝與黑色短裙
那誘人的身體曲線與同時兼具成熟與柔麗的臉龐,讓楓不由看癡了


只是、為什麼……
那張明明是初次見到的臉,看起來卻這麼熟悉呢?


「呃,那個、我說啊────妳、是我的從者嗎?」

間桐楓結結巴巴的問句,對方並沒有回答。

「妳聽得懂我說的話嗎?我、我是妳的主人喔……」

對於間桐楓第二次的開口,神秘的英靈終於有了反應
只見她轉動視線,以那紫色的瞳仁寂然回望向自己的招喚者
然後────緩緩舉起了右手

不知從何出現的黑影,沿著她白皙的右腕盤旋纏繞而上
化作了有如黑色巾帛的手套護鎧


「咦?等等,那個難道是、術式影裝……?」

間桐楓赫然發現眼前之人的舉動,看起來似乎滿眼熟的
應該說、那個魔術不正就是────


「楓,給我咬緊牙關。」


神秘的女性英靈緩緩開了口
楓在還沒注意到為何自己還沒自我介紹、對方竟就知道自己名字這件事之前
身體已經由於某種「理由」,反射性作出了應對


──他該慶幸自己過去鍛鍊時光所培養出的直覺。


「Darkness Fingerrrrrrrrrrrrrrrrrrrrrrr!」


隨著神秘的女性英靈的叱吒,由黑影所包籠的五指爆出闇色閃光
夾帶著魔力掌風的一掌、朝著間桐楓呼了過去。

在衝擊自側臉灌入之時,楓眼前的視野也轉了360……或是720度?
總之楓的世界急速飛旋
霎時間,似乎有種靈魂擺脫了重力束縛的快感

碰!風車似的人體自轉結束
連楓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地,雙腳居然還能剛好踏回地面

模糊的意識中,前方的朦朧身影似乎和記憶中熟悉的某人模樣重疊了

「師……傅?」

「你這個白痴徒弟!這世上哪有要師傅叫徒弟主人的道理
這世界唯一能讓我心甘情願稱呼主人的對象,只有一人────但那人絕不會是你!」

女性英靈──間桐櫻──單手插腰,對著自己的不才徒弟斥吼
只是怒氣很快消散,換上了嬌媚的淺笑

「不過雖然我沒有出全力,吃了我一擊還能好好站著
可見你總算沒有怠忽鍛鍊,要當我聖杯戰爭的助手是夠格了。」

楓摀著臉頰,不知是否因為事態變化太大、或是剛剛那掌
他的腦袋中似乎一團混亂

「師傅……妳的模樣、為什麼……?」

間桐櫻撩動紫色秀髮,輕聲哼笑。

「因為『黑真珠』啊────藉由我畢生魔術理論、以及虛數魔力精華所渠聚而成的結晶
乃象徵了『間桐櫻』獨一無二的化身,不可能聯繫到其他人
而這些年來的經歷,也足以讓我的存在,昇華為英靈之座的證明。」

越是說著,英靈間桐櫻的神態就越顯興奮

「不過、還真是超乎想像啊!
最極致的經驗學識,配上生涯最巔峰的身體狀態
最終再予以Caster的職階補正,此刻的我,可謂史上最強的『間桐櫻』!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等著吧、姊姊……已經讓妳佔據學長太久了……
該是把錯誤的歷史導正,讓學長回到我身邊的時候啦────!」

看著眼前熟悉卻也無比陌生的師傅,間桐楓真的呆住了

是因為不同時空的心體融合,導致性情丕變嗎?
還是……這才是師傅真正的面貌?

「那、師傅,接下來呢?」

間桐楓有些畏懼地悄聲問道。

「哼,那還用說嗎────」

間桐櫻一副弟子彷彿問了何等愚蠢的問題

「────當然是、先去和遠坂家的人問候一番啦!」

紫髮的虛影魔術師,露出了無畏的笑。



於是間桐楓的第一次、間桐櫻的第二次聖杯戰爭
就此開始────




────而也在今夜,七名Servant全數招喚完畢







『背負家族詛咒之人』與『魔眼的騎士』

『Shining Student』與『Shadow Master』

『冬之女』與『魔法少女』

『虎竹刀的繼承者』與『荒流的御駛者』

『太極』與『無雙』

『ZERO』與『Joker』

『貓之綺夢』與『貓姬』








第六次聖杯戰爭────


正式、就此、或許、馬上、大概、可能、不確定、純屬不負責推斷地……


────快要開始了。



5 名無しさん [ 2009/02/06(Fri) 22:06 ID:sfcONT/c ]
比起其他遺傳自原作嚴肅氣氛的同人,這篇不知為何讓人有種KUSO風格的感覺呢...

6 精華人 [ 2009/02/06(Fri) 22:50 ID:BEkPtcMI ]
有潛力啊~~加油~~~

不過蓮是??名字不一樣的凜??

7 W.F [ 2009/02/06(Fri) 23:40 ID:oigBUSfY ]
蓮設定為凜的孫女
至於氣氛問題......這本來就是假聖杯戰爭、行TM大亂鬥之實XD

8 名無しさん [ 2009/02/07(Sat) 03:50 ID:0IGsaYic ]
只要不要EX、A、A+滿天飛我就很期待,加油。

9 W.F [ 2009/02/07(Sat) 17:15 ID:HqSEQevc ]
第一夜03
****
英靈SHIKI:http://i88.photobucket.com/albums/k199/joker73416/0207.jpg
****


距離Servant的招喚儀式結束後,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了。

遠坂蓮呈大字型地仰躺在寢室床鋪上,雙眼直直盯著天花板。
為了因應接下來的劇烈戰鬥,理應把握時間休息
但現在的她實在睡不著

身為Master,遠坂蓮可以明確地感受到自己從者的能力並數值化。
但是、但是!
那個未知來歷的英靈到底在搞什麼鬼!

筋力:E、耐久:E、敏捷:C、魔力:E、幸運:C


這是哪個鄉下來的廢渣英雄啊!
不、如果只是這樣還好,畢竟英靈最關鍵的乃是在於「英雄的證明」
但那個Assassin的寶具數值居然是??
本來以為那是代表秘密的意思
不過詢問Assassin之下得到的答覆卻是……

────啊、寶具?我沒有那種東西啊。

刺客之座的英靈推了推眼鏡……不、是抵了抵覆蓋雙目的白色繃帶
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地回答道。

「絕望啦!我對還沒開戰就知道輸定的自己感到絕望啦!」

要不是身旁有人,遠坂蓮還真差點在床上抱頭打滾起來。
連寶具都沒有的從者,跟只會使用強化跟投影的無用廢材魔術師同樣意義嘛
能力弱到這種地步,絕對和招喚的主人沒有關係,而是從者自己的問題!

穿著一身黑色系裝扮的大衣男子,如同服侍的管家般佇立床沿邊
他以著和Assassin這名稱印象相反的溫馴氣息,看著喪氣的主人,試圖開口安慰:

「別這樣說嘛,主人,那些只不過是數據而已。
不然這樣吧,將呈現方式改一下也不錯啊,比方說這樣如何……

SHIKI
階級名:刺客(Assassin)
破壞力:E 速度:C  射程距離:E
持續性:C 精密動作性:C 成長性:E

────這樣有沒有感覺強一點?」

對於Assassin的意見,讓遠坂蓮氣得坐起身子

「這算什麼?你以為換了別的格式實力會變比較強嗎?不會啊!
再說就算轉化格式,偏偏數值還是一樣廢!」

「不、不,主人請看看清楚點
我的數值統計,可是多了一個C喔!」


「──你給我閉嘴,再囉唆我就真的把你變成『替身使者』!」


「唉,這下聖杯之戰真是還沒打就輸一半了。」

遠坂蓮深深嘆了口氣。

雖然己方還有最強的援軍,但老實說自己實在不想借助別人的力量。
尤其這次奶奶不但事前給予許多要點指導,連關鍵的聖遺物都是靠她才得手的
而且意外的是自己一直以來認為唯有在金錢方面絕不退讓的奶奶
後來居然改變主意只收了一半的契約費用、說是剩下當作給愛徒的支持
說實話,自己確實有小小地感動。

所以才更不能倚賴別人。

要讓奶奶見識到,身為她的孫女、身為她的徒弟、身為遠坂家的繼承人
──遠坂蓮的實力!

既然抽到的是下下籤,那就靠主人的實力和戰略來彌補
對手有六組
只要小心的謀定戰略,規避不必要的戰鬥
那麼蒐集到敵人的情報後,針對弱點來攻擊也並非不可能以弱勝強


這時──

叮咚!

遠坂家的門鈴響了。

「是哪個蠢蛋啊,就算明天是週末,大半夜的來拜訪也太沒常識了吧!
Assassin,去看看是哪來的沒禮貌傢伙,嚇嚇他趕走就好。」

連床都懶得下,遠坂蓮竟將英雄當作傭人似地差遣,連令咒都沒用
如果聖杯有意識,恐怕氣得自行翻倒,用黑泥燒盡整個冬木市吧?

不過本身毫無英雄驕傲的Assassin,倒是看不出不願之處
一聲「了解」後,踏出了房間。

大約短短的一分鐘後,Assassin在探視後又回了房向蓮稟告:

「我想,Master妳最好還是親自去一遭比較好。」

「啊?什麼情形啊?」


由於設下的魔術結界並沒有觸發,僅不過是最普通的電鈴
原本遠坂蓮認定可能只是哪裡來的惡作劇
但Assassin都這麼說了,她也就改變了主意。

會迫使Servant露出那種猶豫的奇怪表情
難不成、是有關「聖杯戰爭」的事嗎?

心中懷抱著一定的心裡準備,重新披上鮮紅的外套
遠坂蓮下樓往玄關走去
而在她由監視器觀看到來人、匆忙拉開前門後……


「呦,早、早安啊,遠坂。」


站在門口的,乃是她某方面來說相當熟悉的人。

──間桐楓,帶著尷尬的苦笑朝她揚起了手。



10 W.F [ 2009/02/09(Mon) 00:34 ID:r0rTZhto ]
Fate/infinite world 第一夜04
****
遠坂蓮盯著眼前這不速之客,微瞇的眼縫中透出沒好氣又無力的目光
在幾經思索後,終於按著額頭回了招呼:

「啊啊,確實是該說聲早安
但是間桐……你不認為、清晨三點似乎太早了一點嗎?」

「似、乎是這樣喔……」

眼前的少年露出遠坂蓮習以為常的傻笑,抓了抓頭。
看著他那模樣,遠坂蓮眉頭又顫了一下。

「那麼,你到底有什麼要緊的事,急到必須在半夜跑到淑女的家中按門鈴?」

「這個嘛,老實說……是有人想要見妳啦……」

隨著間桐楓那含糊的語氣說完,他背後的陰影中
凝匯出一道嬌窈的身形。

「那、那該不會是……!」

對於眼前出現之人,遠坂蓮眼眶微微睜大。

「────妳好嗎,蓮。」

紫色的幽影倩然一笑。

遠坂蓮的眼神中先是流露出茫然的目光,緊接閃過了恍然的一震。

「櫻婆婆?但怎麼會…………啊!是Servant嗎!
間桐!我不是跟你說過,叫你不准參加這屆聖杯戰爭了嗎?
像你這種程度的魔術師,參戰只不過是白白送死而已────!」


比起對熟識的親屬突然英靈化這點的迷惑
遠坂蓮對於眼前少年的參戰而產生的怒氣,還要更加強烈

「別這樣說,蓮。有了我這師傅,絕對足以彌補楓這弟子的不足。
倒是妳還不叫出自己的Servant好嗎?
難道妳沒注意到此刻站在妳眼前的我,代表什麼意義?」

紫髮的虛影魔術師,好整以暇的提醒道。
也同時於她話語的結束,黑衣的萌眼……不、是矇眼男子,無聲自蓮後方現身。

「喔,那就是妳的Servant嗎?」間桐櫻端視著:「感覺上似乎不是三騎士
那麼……是Rider?或是────Assassin?」

從對方的推斷言語中,遠坂蓮也反藉著線索進行判斷
扣除Berserker這明顯相異的印象,也就是說英靈櫻的職位乃是Caster

雖然難保對方有故意誤導的可能
但是單就英靈櫻那股異常龐大的魔力值,以及本身為優秀魔術師的事實
遠坂蓮暫且認定對方乃Caster之座的從者


「既然妳的從者現身了,那就乖乖退下,蓮。
我承認妳很優秀,但是對我來說可遠遠不足以構成威脅
而且正因為妳很優秀,如果一個不小心激怒了我……
────雖然妳體內留著我所愛之人的血,但可也有著同比例的嫉恨之血喔!」

雖然櫻眼中熟悉的慈祥並沒有改變
但是往日蓮偶而從她身上感受到的那股微小寒意,此刻卻放大了千百倍。

察覺到主人身軀無自覺的輕顫,Assassin將手輕輕搭在她肩上。

「這裡就交給我吧,妳就儘管保護好自己就夠了。」

「可是憑你一個人,根本就……」

蓮很清楚自己從者的實力和對方有很大的差距
要他在沒有支援下獨鬥等於是送死,不過──

「放心吧,Master……」

Assassin往前走出的腳步停下,回頭露出了可靠的笑容。


「────打不過的時候,我會毫不考慮地逃跑的。」


於是,遠坂蓮心中最後的一絲猶豫消失了
然後在退下同時,暗暗立下祝他和敵人同歸於盡的真摯祈願。


「很好,既然已有覺悟,那就速戰速決吧,後來還有五人要收拾呢。
────術式影裝‧天劍絕刃」

在同樣退下的楓前方,間桐櫻緩緩舉起了右手。
濃密的黑色魔力,如果有生命般纏繞包附上,並在前端拖出一道長長的布巾。


「怎麼可能,居然將虛數魔力給固定實體化了嗎?」

遠坂蓮發出驚嘆,身為魔術師的她,十分了解那是多麼駭人的壯舉。
而回應著蓮的嘆息,間桐櫻則是揮動了手臂。


「────Shadow Cross!」


黑色的布巾,有如撕裂暗夜的負之閃光
朝著Assassin奔吼撕咬而去
交縱的黑蛇亂影破開大地,扯出瀰漫的碎石沙塵

那是超乎黑色布巾應有的驚人威力
正當蓮擔心Assassin是否已在方才那擊下陣亡時
他已由塵埃中縱躍而出,看起來似乎毫髮無傷

「真是可怕,要是被打中可不得了了。」

「原來如此,看來至少閃躲方面挺有一套嘛,那接下來呢?」

間桐櫻一聲嗤笑,再次揮動手臂
奪命的可怕黑影,二度化作閃光亂影奔嘯而出。

比剛才更快更亂的鞭擊,追著Assassin的身形直打
雖然他能在這等攻勢中閃避著確實相當厲害,但也慢慢陷入危境


「嘖!看來再這樣下去沒辦法了……」

狼狽的Assassin面露苦色後,一邊疾走、一邊用手指勾住雙眼的繃帶。

早在會面的瞬間,間桐櫻就注意到敵人臉上那可疑的繃帶
但是雖然有所戒備,卻無一絲畏懼。

「魔眼嗎?但那種東西對我可沒有用啊!」

是的,在很久很久以前,她也曾有過一名持有最高等級魔眼的Servant
憑自己如今的實力,以虛數魔力構築的魔力障壁
即使是Rider的石化魔眼,亦無所用途!

負之魔鞭斬向因拉扯繃帶而出現極微小頓滯的Assassin
只見黑衣英靈左手向下一扯、右手五指撮合成刀,接著────


在蒼藍的魔眼綻放之時,Assassin隨手揮出的一擊劈開了黑色閃光


「什、怎麼可能?我的術式影裝居然!」

間桐櫻驚愕萬分的看著自己的魔影長巾在斷裂後,化作黑色粉塵潰散。

別說自己的術式影裝絕非尋常的概念武裝可以擊破
對方可是甚至連任何武器都沒有使用,僅憑空手就斬斷了自己的魔術啊!


「世間萬物皆有破綻,既然有負的起始,那也有相對的正之終結
────我只不過是劃開了兩者的聯繫而已。」

展露出隱藏在白色繃帶下的雙眼
Assassin甩動手臂,若無其事的淡然說道。


「哼,只不過僥倖破了我一次魔術就得意起來了嗎?
我的術式影裝、可是有一百零八式喔!」

正當間桐櫻準備重新運使虛數魔力時……


「────吶、妳們玩到一個段落了嗎?」


一道新的稚嫩語音,突然出現在決戰雙方的另一端。

在場眾人同時轉頭,視線的匯聚中心
站著一名有如純潔雪花化身的銀髮少女。

「阿啦,才短短一年不見,櫻妳的樣子可變了不少嘛。」

「好說,依莉雅妳那副五頭身的比例倒是一點兒都沒變呢。」

間桐櫻帶著嘲諷的語氣回以招呼。


依莉雅蘇菲爾‧馮‧艾因茲貝倫────遠坂蓮很清楚這個人是誰

御三家之一的艾因茲貝倫,聖杯的化身
爺爺的「妹妹」
同時也是……聖杯戰爭的參賽者!


「看妳們的樣子,應該都很清楚我是誰了吧
那就不廢話,接著就輪到介紹我的Servant啦」

啊、我不知道耶……無視Assassin的意見
冬之少女高高舉起右手,有如唱歌似地揚聲高呼


「來吧────Archer!」


隨著依莉雅的聲息,緊接另一道高亢的少女之聲亦同之鳴嘯


「天在怒吼、地在吶喊、人在呼喚!
祈願迎來了愛與正義的執行者,灼熱的粉紅真實!」


在場眾人同時朝著聲音的來源望去。

不知何時間、不知怎麼做的、不知為何要這麼作……
在遠坂宅邸的洋房頂端,出現了一道身影


那人彷彿沒有察覺自己的行徑是多麼驚世駭俗
有如毫無羞恥心般地,繼續高吟著。


「今夜,世間的黑暗將無所遁形,正義的鐵鎚誓必擊碎違逆者之心♡
是────魔法少女,參上!」


沸騰的登場宣言完畢瞬間
背後不知從哪莫名冒出的數道探照燈,從後下方將那人模樣照得豔明。

而在看到了該人物的模樣後,遠坂蓮瞬間有種想要昏倒的衝動。
雖然年紀外貌都和記憶相差甚大,但那模樣確實和以前相簿看過的「她」相同……


────芳齡十七歲的遠坂☆凜

此刻正穿著一件會讓人羞到滴下紅色汗珠的鮮紅色Cos服裝,颯然揮舞著寶石魔杖。





11 W.F [ 2009/02/13(Fri) 16:03 ID:RwQ2oaIc ]
間桐楓發現師傅的肩膀在輕顫著。

仰首望著佇立遠坂邸上方的那道人影
間桐櫻透發著自招臨於現世以來,最濃烈的殺意與憤怒

「為什麼?為什麼姊姊會在那裡……而且是以那個型態!」

畢生有大半時間被她陰影壓著,連最愛的學長都被那隻偷腥的貓給搶走
好不容易以英靈之身凌駕了姊姊
卻居然在這個時候、又打算再次以那副可憎的面容來妨礙自己嗎!

對於她的疑問,雪色的冬之女露出了微笑:

「那可是以寶石翁的概念武裝‧寶石劍作為緣物招喚出來的
不過對象會是凜,這代表露比是多麼中意她呢~」

「呼、呼、呼!少女不坦率的戀愛心情,再搭配小惡魔的傲嬌表現
這種強烈的羞恥反差,正是驅動魔法少女最強烈的魔力泉源呢☆」

猶如回應依莉雅的話,遠坂☆凜手中的寶石杖一邊詭異地扭動身軀(?)
同時以女聲發出了猥褻大叔的語氣。

「我不是指那個!我明明……明明就先搶到了Caster之座
姊姊除了熱愛肢體語言的狂戰士這唯一可能之外,為什麼還能成為Archer!」

間桐櫻的魔力隨著黑影爆發。
相對於她的漆黑怒氣,遠坂☆凜則是胡亂綻放了七彩光芒,照亮了夜空

「妳太嫩了,櫻。對魔法少女而言,別說區區的弓兵
就算是揮舞巨大斬艦劍的劍兵……
就算是用槍刺穿後零距離開砲的槍兵……
就算是擅長各式騎乘工具與各種姿勢的騎兵……
就連不分敵我、讓大家頭腦冷靜一下的刺客,只要想要也是完全沒問題的呦☆」

聽到使用者的發言,露比魔杖也隨之應和著:

「就是這樣☆灌注了愛與正義的POWER,便沒有做不到的事
是謂────魔法少女、誕生!魔法少女、全能!魔法少女、無敵!」



對於以上那番胡言亂語,以及超乎想像的畫面
間桐櫻的耐心與恥力已經衝破極限
直指向上方的姊姊,放聲大喝:

「開什麼玩笑!都已經18歲了,還在跟人家扮魔法少女……
明明連少女都不是了,姊姊有沒有羞恥心啊,妳這個超齡的失格魔法少女!」

「────!」

轟隆隆!

阿咧?間桐楓揉了揉眼,是錯覺嗎?
他總覺得遠坂☆凜背後的探照燈怎麼看起來好像燃燒的鮮紅火芒……


被誤觸了逆鱗,表情掩蓋在逆光黑面下的魔法少女垂下了頭,
以寂靜卻讓人背脊發寒的口吻淡然述說:

「去跟全世界的人類和怪人和魔王道歉吧,櫻。
是妳……讓我認真起來了……
妳犯下讓魔法少女完全覺醒的罪啦────!」

隨著遠坂☆凜的一聲吶叱,她的腳下也如舞台般爆出了大量的星形煙花。


「好耶~主人,等妳這句話很久了,開戰啦!
────平行鏡域展開☆萬華杖安全栓開啟、火力限制解除!」

露比歡欣鼓舞地主動脫手飛出
身軀(?)擴散出星型結界,將方圓一公里內的一秒前城鎮複製轉移

緊接又違反了質量守恆定理與變形構造學
魔杖外型在半空瞬間轉變後,重新飛回了遠坂☆凜的手中
那是一把中心有著滾輪式彈筒、讓人產生強烈吐槽衝動的巨大十字弓銃


「力量就是正義,違逆我者即邪惡!
無限的愛之彈裝填完畢……魔法少女,掃蕩開始!」

遠坂☆凜將手中十字弓往下方瞄準後
緊接銃口噴出了火藥燄芒,如同機槍的連響聲炸開

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
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
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
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
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

一分鐘超過千發的密集魔彈掃射
連間桐櫻厚達十七層的虛數魔力障壁都吃不消
短短瞬間就被擊破超過一半
光是魔力的餘勁,就掃得後方遠處的間桐楓差點差點站不住

只不過,對於積鬱了半個世紀久的間桐櫻來說
此時姊姊的強烈攻勢,只不過更加燃起了她的戰意


「弓銃嗎?別太小看人了、姊姊!
我好歹也曾經是弓道部的社長,妳以為憑那種東西唬得了我嗎!」

濃密的負之魔力再次凝聚成型
這次則是於間桐櫻的左腕掌心處構築出漆黑色的月牙弓形

「術式影裝‧笑傲蒼穹────」

間桐櫻左手在虛空中畫圓
如同鐘錶十二時刻的位置,依序出現了高壓縮的虛數魔力
紫髮的虛影魔術師右手搭住了無形之弦,放!


「────十二鬼牌大車輪!」


懸浮在空的闇影如同箭矢般同時鎖定遠坂☆凜射出

擁有虛數屬性的負之魔彈,每一發都擁有足以輕鬆炸飛遠坂邸的威力
接觸時還會和對方魔力產生對消滅的效果
呈現不同軌跡的必殺魔彈,撕裂大氣狙擊向魔法少女

不過,遠坂☆凜只是用力揮動了手中的十字弓銃
就盡數將迫來的負之魔矢全部彈飛
往四面八方甩飛墬落的魔矢炸出駭人的火焰噴泉


「哼,不愧是姊姊,果然不會這麼輕易被我幹掉嗎?」

「當然,無敵的魔法少女是不會輸的!
不過剛剛那手倒是挺不錯的,有幹部級的水準喔☆」

姊妹兩人相視一笑。

下一秒,戰局再開。

開始奔走掃射的遠坂☆凜,以及重新鞏固障壁、拉弓反擊的間桐櫻
兩人超乎常識的對決
短短片刻就將四周化作激烈的戰場。

渦輪砲VS火箭筒、高機動戰騎VS重武裝要塞
────兩位最終人形兵器,展開了無限彈藥的對決。


另一方面────


「嗚啊啊,遠坂邸!小心那邊、那裡是我的房間!嗚啊啊啊!
Assassin!快點去阻止她們啊!」

對於以超乎常識的現象在對決的兩位英靈
早以和自己從者縮得遠遠的遠坂蓮
看著自己的房子被戰火波及,一部分一部分地逐漸粉碎時,忍不住發出哀號。

「妳的建議恕我遺憾地拒絕。
在這種情況下武力介入,馬上就屍骨無存了。」

已將繃帶纏回了雙目的Assassin,冷靜地回以判斷
但身為房屋債權人的遠坂蓮,可一點也冷靜不了

「我不管!我家快被毀了耶!
對了、令咒!你再不阻止她們、我就用令咒逼你上!」

「……主人,你乾脆直接用令咒叫我自殺好了。」


正當這對主從一邊看著眼前媲美天災的恐怖雙人戰役
一邊縮得遠遠地拌嘴時
一道猛烈的機車引擎聲從遠方傳來

聲音來源以驚人的速度逼近,很快地就闖入了瀰漫著硝煙與槍聲彈火的戰場
那是一位駕駛著哈雷機車,穿著黑色皮革的騎士套裝的成年男子。


「這邊已經迫不及待打起來啦,真是性急呢。
呦~仔細一看,兩邊都是美人呢……雖然有一邊的服裝怪怪的就是了。」

「你、你又是哪位?」

對於遠坂蓮再次因一亂入者出現而吐出的訝然問句
戴著黑色墨鏡、兩腮留著豪邁鬢角的男人,爽朗笑道:


「Servant────Rider」




12 名無しさん [ 2009/02/13(Fri) 18:08 ID:1ndovwX2 ]
這太好笑拉XDDD大推XDD

13 名無しさん [ 2009/02/15(Sun) 07:36 ID:8ohvl7rQ ]
很有趣www
不過想不通為何召喚失敗?
難道那炎黃劍是假貨!?>w<

14 名無しさん [ 2009/02/15(Sun) 09:15 ID:M5f.LYnM ]
>13
作者有解釋唷
看一下3的[簡易設定篇]吧

15 名無しさん [ 2009/02/15(Sun) 13:18 ID:EmQ4YCvc ]
十二鬼牌大車輪讓我噴茶了,G剛自重啊www

16 名無しさん [ 2009/02/15(Sun) 14:27 ID:82c6vAIw ]
其實這篇櫻之前用過的兩招
也都是東方不敗的招式啊XD

17 名無しさん [ 2009/02/15(Sun) 21:06 ID:1313aAU2 ]
看到了
看來是不小心漏看了...

凜啊......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