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來玩恐怖日記短篇接龍-

1 無聊男子 [ 2009/02/05(Thu) 15:58 ID:71ZjTpOg ]
1月7日
不知道該寫些什麼, 傍晚在路邊的舊書攤亂翻就看到這本內頁全是空白的筆記本,剛好一直想試著寫日記所以想都沒想就把你買了下來

說是空白其實應該也是有過主人吧,看得出來前面幾頁有被撕掉過的痕跡
也撕的太不平整了吧,我想
前任主人應該是個很沒耐心的人

算了至少感覺還滿耐用的,外殼又是我喜歡的深褐色
我應該會把你寫的滿滿的吧,雖然可能都會是些瑣事就是了


2 Mr.S [ 2009/02/05(Thu) 17:03 ID:ValFiG5k ]
1月8日
這是第一篇正式的日記,這天有點不順心的事。

學校洗手間又再次被人惡作劇了,不知道到底是誰幹的。
真希望有人救救我,或者只要給我抓到那些犯案的傢伙就可以告訴老師聽了。

3 FOOL [ 2009/02/05(Thu) 21:16 ID:fvgBuV8c ]
1月9日
今天班上有幾個小混混般的傢伙請假
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4 名無しさん [ 2009/02/05(Thu) 23:48 ID:VaI5N9sc ]
1月10日
置物櫃又被放滿情書了,真是麻煩。


5 無聊男子 [ 2009/02/06(Fri) 01:43 ID:tDCyEhe. ]
1月11日
完全沒有辦法專心上課, 隔壁那排的幾個白痴
從早上就吵個沒完, 老師為什麼都沒注意到? 真希望他們全都消失...

不想寫作業了, 煩人的事一大堆,老媽又在樓下碎碎念
晚上阿莉又打來對我說那個男生又怎麼玩她, 什麼只想要個肩膀什麼的
真想說甘我屁事阿
一群作賤自己的人
真希望這世界上的人全都蒸發算了



6 最近流行這個? [ 2009/02/06(Fri) 16:40 ID:N9auWHAg ]
1月12日
反正這些老師只要分數高, 做什麼都不會管的。 作業當然不例外。
我就算做了也只是讓別人有得抄而已, 我何必為別人做作業? 又不給我錢。
有時覺得這班上的人行為常常一整個國中生化。

今天想在圖書館K一下書, 結果又有一些白痴在那邊吵鬧。奇怪,
這些人是看不懂"肅靜"嗎? 看了一下, 也不像是來看書的樣子。
那就去街上混呀!圖書館女人比較多嗎?

煩死了, 什麼時候都安靜不下來

7 名無しさん [ 2009/02/07(Sat) 05:14 ID:AVgof.h. ]
1月13日
今天又去了圖書館,依舊像是蒼蠅般吵雜著,
我大喊了一聲,
那些白癡總算是安靜了下來,
過了幾分鐘之後又吵了起來,還變本加厲的叫囂著,
我很無奈,我只好走了出去。
真希望剩下自己一個那該有多好。

真無奈,也只能忍受了

8 名無しさん [ 2009/02/07(Sat) 09:50 ID:nGBFVEYU ]
1月14日
我最近越來越容易感到煩躁了。
頭好痛,腦內有奇怪的聲音亂吵,
好像那些白癡在我腦中吵鬧一般。

被搞的很累,早點睡好了

9 日常也差不多了吧 [ 2009/02/07(Sat) 15:11 ID:H4fs5Npc ]
「咦? 這底夾了一張? 掉頁了啊...」

4月1日      晴[和風]
{blindigu >kiuyn ne havas rayta okulon legi}
--------------------
今日使用補給:
水x1瓶
發酵餅x2
罐頭x3
--------------------

今天是所謂四月愚人節, 小小地犒賞自己一下. 時間也已經進入了
四月, 完全沒想到我們能撐那麼久呢。 人的韌性真強呢...
說也諷刺, 今天竟然是一週以來首次沒有碰到Idiot的日子. 懂吧, 本來Idiot在愚人節應該特別多, 對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口合口▽O

   好爛的笑話.

今天路上又經過舊書攤, 老板似乎還是沒找到那本...
老板還留下我吃午飯, 真是好人, 但我用藉口婉拒了. 最好別讓Idiot
知道老板正在幫我... 就算不是因為這個也不應該再跟別人扯上關係了...
不能再次犯那種錯.

頁數. 51
{/blindigu}

10 那就開始劇情吧 [ 2009/02/07(Sat) 15:53 ID:Ujtrbx.A ]
1月15日
昨天翻到這頁來寫時, 才發現有張紙夾在這。該是前任主人清除日記時不小心又夾了近來吧?

忍不住好奇的讀了一下,
只不過這個前任主人寫的東西有夠奇怪....一些不像是英文的句子...連吃的東西也記載的很詳細...
而且好像還有個叫白痴的傢伙在找他 !?他不會....是像老爸一樣欠了一屁股債在落跑吧?.......
根本就看不懂他在寫什麼嘛 ! 只知道他跟那個舊書攤老闆好像認識...
奇怪的傢伙......下次經過書攤問問老闆好了。搞不好他以為我們很熟, 那本天野喜孝畫集又能便宜入手也說不定?哈

空氣好悶.... 阿~又偏頭痛.... 等等還是早點睡吧。

11 日常 (K書≠閱讀) [ 2009/02/07(Sat) 16:59 ID:d.SH71ME ]
1月16日
又是週一. 又要遇到那些「朋友」, 被阿莉和其他白痴騷擾
想到這個就讓人振奮不起來。 昨晚阿莉打來, 可是我正好在洗澡,
躲掉了。Yes! 故意洗很久洗得手指都皺了。哈
有話是不會在學校說喲, 不過她在學校就夠多話了。不會有什麼要緊事啦~

其實有點奇怪, 班上怎麼好像翹課的越來越多, 連社團也是,
圖書館裡卻越來越熱鬧, 不對, 吵鬧。難道說我以後要在上課閱讀, 然後
下課去圖書館K書了嗎? 蠢死了。

啊, 6:45, 上課去了。

放學了。
無聊數了一下, 今天就來了19個人吧, 國文課更是只剩下個位數, 這些老師都不管的嗎?
然後, 的確, 明明越來越少人, 廁所、圖書館卻只會越來越亂。
等等, 阿莉沒來找我? 大概真的沒什麼事吧...

重點: 翹了社團活動去找舊書攤老闆(天野畫集被搶先一步, 幹!),
給他看了這本日記, 老闆好像很驚訝說日記本為什麼在我這,
說他一定是把收藏品跟貨物搞錯了。還請我拿賣回去給他。
可是我寫都寫啦, 他就滿臉不高興似的說算了。
收藏品? 你這麼值錢嗎?
我當然也不敢問他為什麼沒幫我留下畫集了。(還是一想到就幹)

啊... 寫了這麼長, 去睡吧。

12 名無しさん [ 2009/02/08(Sun) 00:03 ID:eaLHYn2A ]
1月21日
今開了好久沒開的MSN,期待著會有從前的同學邀我去同學會之類的訊息......
這種期待果然不切實際,同學會什麼的,網上找不到的話,也會電話通知吧。拉著朋友名單scroll bar,有很多帳號已經不太記得了,不過根據狀態和暱稱還是能猜得出來,只有一個andy後面接數字的帳號,沒有暱稱也沒有狀態。
"請問你是?"
"國中座號多你一號的"
"喔喔XD"
"有什麼事嗎?"
"不先問我讀哪裡喔?"
"反正一定是那間阿XD"
...
又是這種無意義的對話,我果然還是不適合上MSN嗎?

13 名無しさん [ 2009/02/08(Sun) 01:49 ID:JZuiYjlo ]
1月23日
今日..又發現一張從本子裡掉出來的紙片
..還是在前面的頁數呢
什麼時候放進去的?
對了!今天要回去調整調整打字的問題了..
根本不能輸入中文阿..

看看內容...
!M<[email protected]#B$
(....?

JI#Z*VU)$U>#BP^Y($!O$C>$EPYJ?JI#!!!
@)$G$...JI#!J$% @L$G$...GK^AI&@J? VU......
(文字?

%K$...%K$GGK^AI&@J? VU* ****************!!!!!!!!!!
(..真的看不懂
(嗯..可能是胡亂寫的吧


C>$AU)$!!!!!!!!
..嗯?

14 無聊男子 [ 2009/02/08(Sun) 11:08 ID:0RbhTza2 ]
1月24日
好奇怪...想不透那張紙是怎麼跑進去的。
那是什麼語言阿!? 我不記得我曾寫過那些東西阿?
再說這本日記我一直都藏在床鋪的夾層裡, 不可能會是老媽亂翻時夾進去的吧?
真的是怪了...

今早班上來了個轉學生, 是個滿可愛的女孩呢
她一進來的時候, 吵雜男生們的目光立刻聚焦到她身上.....一群白痴, 腦子裡八成都是新的獵物來了那類愚蠢的事。

老師說, 那女生的名子叫 伊底冷凝, 是從大陸內地來的, 好像是...哪個高原部族之類的?
而據說那裡雖然也算大陸, 但人們幾乎不太講中文, 所以她中文也講的不是很好
大概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老師也沒叫她做個什麼自我介紹, 就直接上課了

阿, D台的星球特集好像要開始了, 今天就先寫到這吧...

15 無聊男子 [ 2009/02/08(Sun) 11:09 ID:0RbhTza2 ]
1月24日
好奇怪...想不透那張紙是怎麼跑進去的。
那是什麼語言阿!? 我不記得我曾寫過那些東西阿?
再說這本日記我一直都藏在床鋪的夾層裡, 不可能會是老媽亂翻時夾進去的吧?
真的是怪了...

今早班上來了個轉學生, 是個滿可愛的女孩呢
她一進來的時候, 吵雜男生們的目光立刻聚焦到她身上.....一群白痴, 腦子裡八成都是新的獵物來了那類愚蠢的事。

老師說, 那女生的名子叫 伊底冷凝, 是從大陸內地來的, 好像是...哪個高原部族之類的?
而據說那裡雖然也算大陸, 但人們幾乎不太講中文, 所以她中文也講的不是很好
大概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老師也沒叫她做個什麼自我介紹, 就直接上課了

阿, D台的星球特集好像要開始了, 今天就先寫到這吧

16 名無しさん [ 2009/02/08(Sun) 21:03 ID:DFj.18Dc ]
1月25日
起先還有人會跟那位轉學生說話,但漸漸的不知道為什麼轉學生開始被孤立。
向幾個交情只有沒事會聊聊天的同學打聽,據說是得罪了班上的凡爾賽玫瑰。
啊… 凡爾賽玫瑰是我替班上一位自我意識過高的女孩取得綽號,這可不能告訴別人。

果然開始了,先是亂塗課本和上課用鉛筆刺背部再來是把她做牛做馬來使喚。
雖然我也看不太過去,但我也無能為力,必須保持現在的關係,不然下一個就是我。
這樣就好… 這樣就好了。


17 左手 [ 2009/02/09(Mon) 03:21 ID:VD2s4.Rc ]
1月26日
今天在餐廳的時候遇到了轉學生,似乎是在幫忙跑腿吧,
看她不知所措的樣子真想幫助她,可是這樣自己應該會很慘吧,
我只好把我手中的麵包拱手讓給她了,
今天的午餐陪伴我的只有咖啡牛奶阿 哈哈..

放學離打工還有一段時間,我去了學生會幫忙了一下,
先輩還是一樣的咄咄逼人,真懷疑自己是不是有被虐傾向,
先寫到這邊了,明天還有考試。

18 名無しさん [ 2009/02/09(Mon) 09:39 ID:A0qbl1GU ]
1月27日
沒事了....但心還是跳的好厲害......是誰,他到底是誰?
好像從下午考完試出來就一直在跟蹤我,
一直到我在光南門口停下來,才發現那個在校門口盯著我看,戴著織毛帽的男人竟然跟著我走了這麼久
回來路上地上他那被夕陽拉長的影子一直和我保持著相同的速度前行著
背部已經被汗水溼透了.....我忽然像發了狂似的死命奔跑回來, 也顧不了回頭看看他是否有追上....
朝會的時候老師有提到最近校園附近有傳出變態跟蹤狂出沒,該不會是讓我遇到了吧.......

寫到這裡才發現英文分組時跟轉學生借來的這隻筆竟然忘了還她
為了跟她借這隻筆還害我筆手劃腳了半天.....
機車老師,說什麼其他人都有組了就把她塞給我........真是麻煩...

19 AnTeD [ 2009/02/09(Mon) 10:25 ID:6PCH5d.Y ]
1月30日

三天沒有寫日記,因為發生了好多事。

前天晚上十一點多,想寫日記時,沒關好窗門,原本夾在這本日記中的紙片被吹到街上。
一開始是想說根本不關我事,也想說無法找;但剛好有點想喝可樂,就跑到樓下便利店買可樂。
然後出奇地在便利店面前揀回那片紙片。
剛進便利店時,嚇到了。
居然是便利店劫案的情節,一個戴鴨舌帽的賊人用刀指著店員——那是我班上的同學、阿雄。
雖然說那傢伙在班上本來就很白目,但沒想到原來打工的地方跟我家這麼近。
我失聲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而賊人聽到我的叫他後,他就向我衝過來。
我想逃已經逃不及了,被緊緊抓住,刀子從阿雄的脖子移到我的脖子上。
該死!喝甚麼可樂?!
不知為甚麼賊人的刀子沒有刀柄,看起來是斷刀一樣;他好像握住了一個鋒口,食指都流血了。
不知道阿雄是在怕還是怎樣,但他一句話都沒出聲;連賊人怒吼著叫他把錢拿出來都作不出反應。
賊人生氣起來就推開我、撲向阿雄。阿雄居然連逃都不逃,就這樣呆在原地。
刀子刺進了阿雄的胸口。
之後的事情我沒記清楚,等我回神時,收銀機不見了、賊人也不見了,我就站在倒下的阿雄面前。
我想扶起他,他卻喊好痛好痛,我只好又放下他。
我在衫裡翻了又翻,終於翻出手機,接下來的事我就不太清楚了。
(翻到下一頁)

20 AnTeD [ 2009/02/09(Mon) 10:26 ID:v85pYiM. ]
1月30日

三天沒有寫日記,因為發生了好多事。

前天晚上十一點多,想寫日記時,沒關好窗門,原本夾在這本日記中的紙片被吹到街上。
一開始是想說根本不關我事,也想說無法找;但剛好有點想喝可樂,就跑到樓下便利店買可樂。
然後出奇地在便利店面前揀回那片紙片。
剛進便利店時,嚇到了。
居然是便利店劫案的情節,一個戴鴨舌帽的賊人用刀指著店員——那是我班上的同學、阿雄。
雖然說那傢伙在班上本來就很白目,但沒想到原來打工的地方跟我家這麼近。
我失聲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而賊人聽到我的叫他後,他就向我衝過來。
我想逃已經逃不及了,被緊緊抓住,刀子從阿雄的脖子移到我的脖子上。
該死!喝甚麼可樂?!
不知為甚麼賊人的刀子沒有刀柄,看起來是斷刀一樣;他好像握住了一個鋒口,食指都流血了。
不知道阿雄是在怕還是怎樣,但他一句話都沒出聲;連賊人怒吼著叫他把錢拿出來都作不出反應。
賊人生氣起來就推開我、撲向阿雄。阿雄居然連逃都不逃,就這樣呆在原地。
刀子刺進了阿雄的胸口。

(翻到下一頁)

21 AnTeD [ 2009/02/09(Mon) 10:27 ID:LJiDhvCw ]
1月30日(續)

之後的事情我沒記清楚,等我回神時,收銀機不見了、賊人也不見了,我就站在倒下的阿雄面前。
我想扶起他,他卻喊好痛好痛,我只好又放下他。
我在衫裡翻了又翻,終於翻出手機,接下來的事我就不太清楚了。

之後的記憶有點模糊,但大大概概都是在警局裡,語氣冷冰冰的大叔還有穿著拖鞋趕來的家人之類的印象吧。
等我被放回家時,好像已經天亮了。
我回家準備洗澡,卻發現紙片似乎在找手機時沾上了血跡。
我把它隨便的放在書桌前,拿起衣服就去洗澡了。
之後我跟家人說我想請一天假,他們也說沒關係,你去睡吧。
但我躺在床上,腦中全是阿雄的「好痛好痛」,好久才能睡著。
總覺得鼻子裡全是血的氣味。

之後今天早上上學,阿莉就靠近我說阿雄進了深切治療部。
又說甚麼她早就知道那種人又怎樣怎樣阿、又說他死了我就出名了之類的。
白痴。

午餐後第一課,老師進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宣佈阿雄肺部被細菌感染,十一點左右就離開了。
我衝到廁所裡把午餐都嘔出來了。
左摸右摸紙巾擦嘴時,我在褲袋裡摸到那張沾了血的紙片。
阿雄的血。
我忽然好怕,好想丟掉那張紙片,但我還是藏起來了,因為上面可能有賊人的血。我要報案。

放學時轉學生找我一起走。
整段路都沒出聲,我沒心情講話,她好像在等我講話。
我沒去警局把這個證物提出來,因為我現在的心情還是很亂。
我想等整理一下,明天才去報。

22 AnTeD [ 2009/02/09(Mon) 10:27 ID:ciB2bTFc ]
哎,發錯了,第十九樓是多餘的。

23 Leng [ 2009/02/09(Mon) 19:55 ID:fmoCUcTs ]
1月31日
睡了一覺, 感覺比較清醒, 警察局那種讓人徹夜筆錄的方法真是可怕.
但是, 阿雄, 之前都沒注意到, 他原來跟我從小學開始就一直同校了啊...
在我們這樣的城市裡, 這種情況好像不多見呢。以前都沒注意到這個人,
也沒跟他說過什麼話。就這麼消失了。

這件事過後果然我真的就「出名」了, 班上那些小混混看我的樣子就好像是我害死了阿雄似的。
奇怪, 以前把他那樣當小弟使喚的不也是你們嗎?
阿莉倒好像不怎麼難過, 根本是興奮, 跑來我教室好幾次怕全世界不知道她姚雅莉認識我這個「名人」
白痴。我都快忍受不了她了

好像現在敢接近我的, 就只有那個從內地來的女孩子, 名字叫 冷凝吧。但這樣也不太令人高興,
雖然是很可愛, 但被認作跟被欺負的傢伙同等級, 那就慘了...
就算目擊了班上同學的那種事件, 也還... 唉, 說不定,
反正班上暗地裡把我當成怪胎的人已經很多了吧, 就算成績不錯受老師保護, 但不跟那些人
混一掛的都是異類這一點是沒變的吧。

今天他們欺負伊底冷凝的方法越來越過分了... 弄得她體育課上全身溼透, 這種程度的霸凌
她卻還是一副逆來順受的樣子。就算那樣這些小混混也不會放過她吧!
冷凝的中文卻好像稍微有進步(靠跑腿練出來的?), 考試成績卻還是不行, 混帳老師, 我沒有
功夫幫別人輔導功課啊!

————————————————————————————————————————
但是那個賊人的樣子, 我卻怎麼樣都想不起來...只能確定他是戴了某種帽子, 似乎還穿著
厚大衣, 就算是一月, 島內也不必什麼大衣吧?

倒是那張沾了血液的紙, 對, 現在不是有DNA這麼先進的檢驗方法嗎?
雖然警察的效率會多高我是充滿了懷疑。還是把紙交出去

24 Leng [ 2009/02/09(Mon) 20:13 ID:fmoCUcTs ]
「那張血紙...
 啊,在這...
 ——等等,原本的鬼畫符?」

{Blindigiumz crom >quiuyn oferays sincerial SANGUN}
{Blindigiumz >quiuyn ne havas raytial occulun legiri}
4月14日 (續)

話說, 看起來連你我他的眼也算是公義之眼raytial occlun!
現加強書頁封上血封上應該不會容易突破......覺得呢?

血印啊, 哈哈口合, 就是因為她 [沾上血跡無法認清]

Duo /Blindigiumz

25 AnTeD ◆ehs7t89gHY [ 2009/03/16(Mon) 22:43 ID:ueI.RfTE ]
沒有人要玩了阿?
#############################
2月1日
早上回到學校,除了轉學生和姚雅莉以外,根本沒有人敢走近我,連老師也是。
姚雅莉大概是想怎樣我也猜到了,所以我根本沒興趣跟她說話;另一方面的確來說,我不想說話。
如果那天不是我說了多餘的話,叫出了阿雄的名字,也許他就不會死吧?

午餐時姚雅莉居然在跟其他同學說「從我口中套出了甚麼料」之類的話。
明明我甚麼都沒說過;而且,為甚麼他們只是圍著姚雅莉,而帶著恐懼的眼神在看我?
大晴天的熾白陽光射到我臉上,我的臉在窗戶的玻璃反映出來的形狀好像正在變形,直到我自己都不認得。
我逃出教室,躲到樓梯下面吃著冷便當。
就在我吃到一半的時候,轉學生坐到我的身邊,默默的在我身邊打開便當,一起的吃著。
我不懂,這是甚麼?她對我有好感?想跟我當朋友?還是只是想互舐傷口?
吃便當的時候我和她也沒有說過一句話;她比我吃得快,她就收好便當,慢慢起身,走了。

整個下午課我都心不在焉。
我記得好像DNA檢驗是有時限的,不知道過了多久就會變得無法檢驗;
我又擔心如果那張紙片只有阿雄的血怎辦;
我從口袋裡的錢包拿出那張紙,仔細的端詳著血跡,但無法知道是不是有賊人的血混在裡面。
那些字跡也奇怪,我無論怎樣想都想不通。
就這樣,我一直盯著紙片,直到放學的鐘聲響起。
(翻到下一頁)

26 AnTeD ◆ehs7t89gHY [ 2009/03/16(Mon) 22:44 ID:V5PV8OX6 ]
我慢慢的抬起頭,看見天下著大雨…奇怪,剛剛中午的時候,明明還是晴天。
我走到樓下,才發現我沒帶雨傘。
正想衝過去警局的時候,我驚覺如果讓紙片被雨水弄濕,血就會化掉…
我呆立在學校門前想了很久,決定閉著眼睛衝出去。
不過我跑了一段路,卻發現雨好像沒我想像中那麼大;
我停下腳步睜開眼一看,冷凝有半身已經被雨打濕,但手中卻緊握著雨傘,著我擋著雨。
我看著她,慢慢的開始走向警局。
「…去哪?這應該不是你回家的路。」走了好久,冷凝終於開口。
「我要去警局。」
「…喔。」

到了警局,但我卻找不著那天那個大叔;
聽說大叔今天休假。
不過,有個大姨將我的紙片拿袋子封好,貼上標籤,說叫我回家,其他事情他們會查。
之後冷凝就一直送到我回家門前;我也不好意思要一個女孩子這樣回家,就請她回家洗一個澡;
我姊也借了一套衣服她穿。
之後我順便幫她補習一下,她就回家了。


我終於還是將那張紙片交了出去。
不過,接下來會怎樣?

27 月洛 [ 2009/04/07(Tue) 17:52 ID:UrrJ/BcY ]
2月3日
交出紙片後已經過了三天,這段期間我一直催眠自己,既然紙片交出去就沒有我的事了,可以安心了,剩下的事警察會解決的。

今天放學後,我無神的走在街道上,腦子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想。
不知不覺卻走到了警局門口,我終究還是放心不下那張紙片嗎?

最後我決定去問問裡頭的警察大叔,關於血紙片的調查結果
走進裡頭,眼前就站著一位看起來似乎正在貼通輯單的大叔。
我走向前,並開口問了他前幾天交給他們的紙片的調查結果如何了

卻沒料到...

「什麼?我們並沒有收到沾有血跡的紙片呀」

怎麼會這樣,我慌了起來,並告訴他我確實在2月1日那天將紙片交給
了一位大姨,還說之後的你們會調查。

「...我們這裡並沒有這樣的員工唷...」

聽到這句話我終於按耐不住那莫名襲來的恐懼感
要是警察沒收到..那現在這張紙片會到哪去了?

我壓著莫名的壓力跟警察道聲再見後就帶著滿肚子的疑問走了出去
回到家後,我跌跌撞撞的走回了房間


那張血紙片....擺在我的桌上......!

28 禁忌 [ 2009/05/17(Sun) 23:34 ID:d3zdWwxo ]
我用衝的過去
將紙片拿在手上...突然感覺到有一雙帶有寒氣的異樣眼神,從後面一直看著我,直到我開始頭昏的時候
心裡想著(不行,在這樣下去,我會被殺,不是騙人,那時的感覺真的會那樣想)
再度衝到床鋪那裡,(隨便的東西都可以,手上一定要有東西才行,不然...)
球棒!(是那個,我要的就是那個啊!)
果然拿到手上的感覺不錯,同時我用不到百分之一的速度,猛然回頭
發現讓我害怕的眼神也消失了?(不!在外面,他還沒走遠,我還有危險,我一定要先發制人,不然死的是我)
我很慎重的走到窗戶旁確認那個讓我害怕的東西。
我看到了!雖然對那個身影沒有太大的熟悉感
但卻對那個陰森的背影,還有濃的化不開的戾氣,有一種感覺,就好像是我小時候看到的叔叔
(不過,我看到的是一個,別人都看不到的那種東西,那就代表"他也是"!)
慘了...我好像被捲進一個我一輩子都不想在進去的一個世界!
嗯?不見了~糟了,被"它"逃走了。
這樣子,就沒辦法知道那到底是什麼了!
沒差!反正後面會一直遇到的(因為,我有預感..."它"一定還會出現)





29 名無しさん [ 2009/06/19(Fri) 15:30 ID:7sxr3G32 ]
2月4日

「我啊,一開始就是你的同伴。」
「其實我...很早就已經是屬於你的。」

以上兩句說話,至今仍然衝擊着我的心靈。
姚雅莉...伊底冷凝...
一個是經常煩擾着我,同時又不斷從我身上沾好處的女孩。
一個是被班上排斥,跟我一樣是不被人看待的女孩。
我在想...她們說那些話,是不是有甚麼目的呢?
可是,我又確切地感受到話句中有真摰的感情。
或者...是我想多了...或者...是從前的我從未看清過她們...
可能...真的如此,一開始就作為我的同伴待在我身邊。

時間推回前些,
不知不覺,被人冷眼相待已經變成我的日常生活。
天空外邊下着雨,
不知不覺間,就到了放學。

書包中的東西散到地上,
作業被畫花....
原來...冷凝的感覺是這樣嗎...

雖然與同學的關係是一個問題,
可是,我還有其他問題要考慮...
那個所謂的"它"...

到底要怎樣對抗呢?
在想過千百種方法後,
腦袋閃出了一個答案──同伴。
只要有同伴,
不單只"它",我相信連同學問題也可以解決。
我需要同伴,然後組成我所需要的勢力,
可是...

「同伴!哈哈哈哈!」
我的大笑聲充斥着整個班房。
「事到如今,我去哪找同伴!」
我很清楚,雖然我在大笑,可是眼睛卻正在流淚。


然後,步入班房的是兩個女孩。
接着,她們說出了衝擊我心靈的說話。

最後,這一幕我永遠也記得。
在一個閃電後,有兩個人伴在身邊的我,
向空蕩蕩的班房發出宣言──我要成為王!

30 名無しさん [ 2009/06/20(Sat) 14:56 ID:7D27WI86 ]
4月13日     雨
{curser >magic hava devil mouth, not humanity's}
--------------------
今日使用補給:
蕃茄汁x256c.c
威化餅x1
--------------------

那個東西來了,這幾天一直感受到的冰冷視線…
就算我整個人靠在牆上,那個視線始終背刺著我…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不要在看著我了!!!!!
到底是誰!快出來啊啊!!

.
.
..
我要冷靜下來…冷靜……冷靜…………

對不起…冷凝…我不是故意要丟下你……
希望你現在還活著…

自從開始寫這本日記起,那個我想忘掉的回憶就一點一點的慢慢浮現。
我的報應要來了嗎?難道說「那個東西」就是要來對我處刑的嗎?

我…

我要離開。


頁數. 63
{/curser}
================
2月5日

剛剛準備打開日記時,又從裡面掉了一頁下來。
奇怪的是為什麼之前都沒有發現有掉頁呢?

而且裡面的內容也讓我背部發冷,他說的「那個東西」,跟我前天感覺到的「那個東西」是一樣的嗎?
後面提到的名字也讓我冷汗直流…

冷凝

今天也還是不發一語的在我身邊,而自顧自地說是我同伴的雅莉則沒有來學校。
這本日記好像有點古怪,本來只想要看完這幾天寫的事情之後就睡覺的,現在卻因為掉頁的意外讓我拿起筆開始寫字…
明天去問問看書攤老闆這本日記的來歷好了。至於冷凝的事…旁敲側擊看看能不能套出什麼話來吧!

對了,他最後說要離開,是離開去哪了?
翻了遍日記好像也沒有其它的掉頁了。


31 名無しさん [ 2009/06/21(Sun) 13:46 ID:PGpWhOUY ]
%月@日 陰天
--------------------
今日使用補給:
%&$^#@
@%!#%@#%
--------------------

可惡...命$#@%不斷$$$重復...
先是@%#凝...接着是阿莉....跟着是[email protected]@%
作為領[email protected]$$的我[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連同伴[email protected]$救@$#@#$

世界會變成怎樣....我又會怎樣...
告訴我!#$!$#@!#$!

2月6日

今天不小心劃破手指...很痛...
伸進口袋拿抹手紙時,不少心碰到了日記,
幸好,沒有弄髒。

可是,當我打開時,又有一頁寫了東西,
是我之前沒有檢查好嗎...

嗯...跟從前某幾頁一樣,
有些字沒辦法看得明...
不過,繼昨天出現了冷凝的名字後,
今天又在出現了阿莉這個暱稱...
應該...是巧合吧...

接着,說一說統治計劃的第一步,
擒賊先擒王,如果可以一次過攻略凡爾賽玫瑰,
那麼,就等同於把所有女生攻略完。
而方法呢...一大清早,昨天沒上學的阿莉卻提供給我...
「哦~!很正確的選擇呢!而且,那種自尊心很強的類型反而容易調教,一旦毀了她的自尊心,內心就會比一般人更脆弱...」
喂!喂!你到底在說甚麼!甚麼調教啦!
接着,她放下一疊文件,似乎昨天沒上學,就是為了收集這些東西。
似乎,一切也是關於凡爾賽玫瑰的糗事。
雖然我很感謝阿莉,而且可能使用她的方法會快捷方便,
不過...我內心相當掙扎...這樣做真的可以嗎...
我要成為王的目的,是希望有人能成為我的同伴,
可是,如果使用那種手段得來的同伴會可靠嗎?
答案必然是不...
嗯,我想,還是讓我自己再考慮數天...

32 名無しさん [ 2009/06/21(Sun) 19:17 ID:oj20Hyzw ]
@#$%&
好癢 吃

33 名無しさん [ 2009/06/23(Tue) 22:01 ID:IeGk6hqk ]
2月7日

我趁著中午休息時間,邊吃飯的問了冷凝關於她說的那句話的事
結果她卻突然連人的抓著我的衣服就往外走。沒想到那個向來安靜的冷凝也會有這種算是激烈的舉動。
我們到了通往屋頂的樓梯間後,冷凝就一直凝視著我,看得我汗水直流,緊張得要命。
「因為有你,我現在才會在這裡。」
「未來會發生某個”事件”,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一定要相信你自己。」
說完後,她就自顧自地的下樓了。

什麼意思?她到底想說什麼???我整個被搞傻了!
等到我回去教室時,她已經不在教室裡,連書包都帶走了。
本來想去找雅莉談談,結果她今天又沒來學校了,是怎樣?大家都做一休一嗎?

放學後繞去舊書攤找老闆訊問關於日記的事情
結果跟昨天一樣,今天也休息。問了隔壁的店家,卻說已經好幾天不見書攤老闆了。
真是奇怪…

*追記 晚上11點半

剛剛翻了翻雅莉交給我的情報,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
舊書攤老闆承租的店面是凡爾賽家的土地!
不過…要怎麼開口跟那個女人說要老闆的身家資料呢……

唉唉唉。

34 其實冷凝說了甚麼? [ 2009/06/24(Wed) 19:46 ID:H3.00tAw ]
2月8日

王者之間的對決展開。

「呀,可以呀,只要你向我發誓效忠,我便達成你的願望。」
那個凡爾賽居然這樣說。
不過,既然我宣告要成為王,那麼我就不能就此屈服。

我把她拉了上天台,
理所當然地,她有反抗,可是力氣比不上我。

阿莉給我的資料相當齊全,
當中甚至有男女生對凡爾賽的評價。
基本上,全都很負面,
當中甚至有凡爾賽平常所謂的"同伴"在內,
不知為甚麼,我居然有點動怒。

怎可以這樣...如果真的是討厭她,
根本就不應該裝成她同伴的樣子...

「可惡!從來沒有一個人敢這樣拉我!」凡爾賽這樣說。

「那是因為從沒有人真心對你!」

當時我實在不敢相信,我居然會這樣說。

接下來一陣沈默...

「其實,你是知道,你是察覺到吧?」我問。

「對!我是察覺到!但我只需要僕人就足夠!所以呢!你又打算怎樣!」

「所以由我來做你朋友!成為我的同伴吧!」

這一種情節,在漫畫經常也有,
可是...這始終不是漫畫...

「哼!其實你也是一樣!你不也不是真心嗎!你只不過想知道那個老闆的資料!」

她說完,便跑開。
可是在她轉頭時,我卻看到淚光。

那個凡爾賽...
居然也會流眼淚...
不知為何,我覺得相當難過...
難道我是做錯了嗎...?

我...我承認想得到資料是目的之一,
可是,在看過阿莉給我的東西後,
想她成為同伴卻是真心的,
並不是因為她是女生的領袖,
也不是因為可以從她身上獲得甚麼...

放學後,我又去找老闆,
可是,仍舊看不見他。
不過,我卻被附近一張紙吸引,
紙質跟這本日記很像,
不過卻是空白一遍。
雖然看想去很普通,但我卻不自覺地帶回家。
看着那張白紙,
我居然有個奇怪想法,
會不會...在老闆手上,還有這本日記的其他落頁呢?

嗯...我決定明天再去找一找他。

35 冷凝:「其實我...很早就已經是屬於你的。」 [ 2009/06/26(Fri) 01:15 ID:u21sW8ok ]
2月9日

今天凡爾賽沒來學校,看來昨天那件事的打擊太大了。
本來要去找雅莉那個情報王看看她知不知道書攤老闆的事情,可是她今天竟然也沒來學校?!
這個說是我同伴的傢伙,才沒幾天的時間就跑得不見人影,難道她會遭遇不測嗎?
不、不會的,說不定明天她又會抱一疊資料來堆在我面前。

放學後,我跟冷凝說想帶她一起去某個地方,她二話不說便默默跟在我後頭走。
因為「這位冷凝」跟「日記的冷凝」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可能書攤老闆會有印像也說不定。
結果今天還是吃了閉門羹,當我轉身面向冷凝時,卻發現她面色鐵青,青秀的柳眉都糾在一起了。
更讓我覺得奇怪的事是,冷凝背後不知幾時站了兩位警察,而且其中一位還是上次阿雄事件幫我作筆錄的先生。
他們問我跟書攤老闆是熟識嗎?我只說了想問老闆關於幾天想買的書的事情,但是這幾天都沒開店之類無關緊要的回答。
當他們望向冷凝時,我便快速的說冷凝是最近才來到台灣的,今天是順便帶她認識附近。
我覺得再待下去,好像會被逼問一些事,所以我接著問了他們關於阿雄的事件處理的如何了。
他們只說案件還在調查,犯人還待在鎮上的樣子。叫我不用太傷心。
而上次的紙片事件,他們似乎毫不知情,為了避免麻煩我也不想提這件事,我只想趕快帶冷凝離開這裡,她看起來好像很難受的樣子。

回到家後,我把今天之前的日記又再看了一遍,順便抖弄一下日記看會不會又有掉頁。
結果還是思索不出個所以然來。

現在只能過一天算一天了嗎?

36 名無しさん [ 2009/06/26(Fri) 07:02 ID:7SS3jU/c ]
這根本已經不是恐怖日記了嘛= =

37 放假回來玩~ [ 2009/06/26(Fri) 09:52 ID:te5YNEGk ]
所以主角開始為了活命開後宮!?
沒關係, 因為是接龍. 我們還是可以硬把他坳回來! 大家齊來拯救恐怖~
------------------------------------------------------------------
2/7
離阿雄遇害已經過了十天,我雖然偶爾還會感到那種生活被撕裂的異質感,
但現在我又開始連阿雄的臉孔都記不起了)……
昨晚夢到那場景時, 阿雄的臉只是血肉糢糊的一片,賊人也在四周瘋狂地手舞足蹈,
若不是有死亡的威脅其實還挺滑稽的。

現在我是真心想要聚集多一點同伴, 人果然還是要群居才能有安全感嗎? 像阿雄那樣
被人淡忘, 孤獨消失, 怎麼想都相當可怕。所以放假一天我都在看以往的同學錄什麼。
真的,阿雄好像一直跟我同校呢,畢業照還就在我的旁邊,大概因為座號跟我鄰近吧。



怎麼會 真的 我
我要冷靜。冷靜冷靜冷靜。阿雄的確座號就比我多一號。也就是先前MSN上的那個!
可是那時他支支吾吾的,到最後卻什麼也沒講,他到底想說什麼?

然後,奇怪了……為什麼阿雄遇害那天的日記有兩頁?彷彿是影印出來的……!
第二張脫落了…上面沾有血跡…

又仔細觀察了一下整本日記,似乎就只有那天和冷凝轉來的那天……
也是一張脫落沾有血跡……

血跡是不是代表了什麼

38 放假回來玩~ [ 2009/06/26(Fri) 10:10 ID:te5YNEGk ]
2/10
咦,上面寫錯成2/7啦。越來越糊塗了……

下午,功課隨便寫寫完後接到了冷凝的電話,從公共電話打的。
我現在才發現,她真的平時說話都有種讓人想欺負她的感覺。有點說不清楚。
說是明天有件很重要的東西想給我看,還有明天開始叫我裝作不認識她?

這啥?我們是同組的耶要裝作不認識也很難吧……

外面又在下雨了

39 名無しさん [ 2009/06/26(Fri) 14:37 ID:bjgT87fY ]
2/11

可惡...一切也太遲了嗎!

心煩意亂...完全沒有辦法不去想,
只能把它寫下來。

戰鬥似乎在不知不覺間展開...

今天一大清早,
我跑到車站找冷凝,
而她亦一樣默默地等着我。

正當我在想她會給我甚麼的時候,
我留意到她手上拿着一張紙。

接着,當我慢慢地走近冷凝時,
我突然間感覺到那股視線與憎恨的感覺...

是它!

環顧四週,不知不覺間,空氣中漂浮着黑色的煙霧,
天空也滿佈密雲,更令人驚訝的是,
完伓沒有生命氣息...沒有人...沒有生物...

「唔....!!」

突然間,我聽到有人被蓋口的聲音,
望過去,居然是冷凝...

那黑色煙霧纏繞着她,
可是,她仍舊不斷地、拼命地把拿着紙的一隻手伸過來...
是要給我嗎...

要救她!
既然她是我同伴,
就絕對不能放棄!

我馬上衝上去,
可是...我抓到的卻只有那張紙...
突然間,我背後響出了一把聲音...
是"它"...
雖然我從未聽過"它"的聲音...
可是,我卻知道是"它:....

「命運這回事真的很有趣...尋尋覓覓,那樣東西仍舊落回你手上...」
那樣東西?
「你也該放棄了吧,每一次每一次也妨礙着我們...每一次每一次也找來相同的同伴...最後每一次每一次也救不了任何一個同伴,包括你自己...」
混帳...你到底在說甚麼...我根本一點也聽不明呀!你這...
「非人的東西!!」
當我把頭轉向身後大叫時,
卻發現在街上所有的行人也望着我...
又回去原本的地方了嗎...
這樣想着的我,打開了那張紙...
可是裡面卻空白一片...
冷凝...為甚麼要拼命地給我這東西呢?
我知道,當中一定有秘密。

當我正想找阿莉商討時,卻發現她今天也沒有上學...
同樣地凡爾賽也沒有。

腦海中不斷地想着冷凝,
不知不覺間到了放學。

我二話不說,第一個離開班房,
往阿莉的家走去。
然而,現實卻往往令人震驚,
阿莉...居然已經失蹤了數天,
而我...卻完全沒有留意同伴消失這個事實...

芒然的我就那樣,帶着空白的腦海回家...
連天空何時又再下起雨也不知道,
全身就那樣濕透...

回到房間...開始不停地想,

每一次每一次也救不了任何一個同伴,包括你自己...

不停在腦海中重複說着...
可惡!

突然間,我的手碰到了濕漉漉的外套,
此時我才想起最重要的事!
冷凝那張紙!
可是,不知為甚麼,那張紙完全沒有任何地方的沾濕...
而且,我剛剛發覺...
居然...又是跟這本日記相同的紙質...

不知為何,這一連串的發現,使我冷靜下來,
似乎這一種紙隱藏着不得了的事...
我決定明天帶同日記以及所有的掉頁去找凡爾賽,
雖然她未必想見我,
可是我需要她,
只有我一個不足夠,
我還需要她那同樣相當優秀的頭腦...

即使她明天仍舊會逃避我,
可是即使硬闖到她家,我也要見她。

就這樣決定!!

40 名無しさん [ 2009/07/08(Wed) 15:07 ID:R7G983L. ]
2/12

今天...不知怎麼發生了跟昨天一樣的事...

41 名無しさん [ 2009/07/08(Wed) 17:38 ID:jOWvqnrw ]
2/12

我...其實並不知道為何這種時候仍然會寫日記...

可能是覺得寫下來的話,心中沒那樣害怕吧...

不知為何我會寫了另一篇2/12的日記,
可是我並沒有那樣的印象...
可能是內心慌張時寫下吧...

嗯...不對,不是寫這個的時候...

好....冷靜下來.....

不行!!根本不可能冷靜!
待在這樣的世界誰可以冷靜!

今天,凡爾賽果然仍舊避開我,
但我沒有辦法,所以我真的到了她家...

通常只有動畫中才的的如城堡般大的房屋居然在現實中給我看到...
但那不是重點,
當我跟門衛說要找凡爾賽時,不出所料,根本不讓我進去...

不過,我早就下定了決心,
因此,我圍着外牆走了一圈,然後找到了一個死角位...

說實在的,成績好、頭腦好,對此,我其實感覺不大,
直到這刻我才真心真意感謝上天給我這顆頭腦...

截至那時,一切也很正常,沒錯,對比起現在的情況的話...

憑直覺,我找到了凡爾賽的房間...
當我從露台走進去房間時,
只見她一臉平淡,似乎猜得出我會到來。

「這次又甚麼?」她說。
「我想找你幫忙...」我說。
「呵,排名總是前於我的你也有事情找我幫忙?」
「因為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正當凡爾賽想說甚麼的時候,
我卻截停了她...

因為我察覺到天色昏暗得不太正常...
甚至...飄揚着黑色的煙霧...

咯、咯、咯

突然間,有人敲着凡爾賽的房門,
而凡爾賽則不以為然地走到門前...

直覺告訴我肯定有甚麼不對勁,我馬上衝過去,一手拉開凡爾賽。
「幹甚麼啦!」可是她卻一手甩開我。
接着走進來的是一位老紳士,大概就是她的管家吧...

「巴提!送客!」凡爾賽對着管家說。
然後背着他望向我...

可是,巴提卻突然從袖口拿出一把餐刀揮向凡爾賽!

要不是我反應快,受傷的就不是我而是她...

沒錯,我替凡爾賽擋下了那一刀,並且把巴提踢倒...
緊接的,我想也沒想,拉起凡爾賽跑向露台,
順道扯下了窗簾,並關上了玻璃門...

巴提似乎想突破,可是他卻只懂不停地向前攻擊...

到底他是甚麼...灰白的皮膚...而且還沒甚麼智力...

一邊這樣想,一邊把窗簾綁在圍欄上...
然後,我一手環着凡爾賽的腰,一手拉着窗簾跳下去...
現在想起來,真不知道我為何那樣有勇氣...

不過,事情還未完結...
即使跳到花園,但卻有一隊部隊衝過來,
似乎是護衛...不過我卻肯定,他們同樣也是以攻擊我們為目的...

沒有經過多少時間的考慮,我又一手拉着凡爾賽走回屋內...
可是情況比我想像中糟...客廳居然全都是僕人...
不論男女,膚色也是那樣的灰白,而且,一同向我們攻擊...

雖然是那樣,但行動出乎意料地慢,
所以我跟凡爾賽才可以甩開他們...

走着走着,我才留意到,即使在屋內也飄着黑霧...

不過...那樣走的話,一定會吃不消,
所以我問了凡爾賽知不知道哪兒有密室...

萬幸地,真的有一間...沒錯,就是我現在身處的地方...

當時,凡爾賽真的慌張得不行,
我很辛苦才令她冷靜下來,
讓她靜靜地睡在一旁...
因此,我根本還未告訴她我想她幫忙甚麼...

真的很恐怖...那種完全沒有生命的人,
有數次我還被抓住手臂...幸好仍舊可以甩掉...

雖然暫時來說,好像沒甚麼問題...
可是,真不知那群人會不會下一刻就找到來,
就算未找到,生活需求也是一個大問題...

希望我可以寫到2/13日的日記...

------------------

砰!砰!砰!

在我停筆時,門口傳來了拍門聲...
凡爾賽驚醒,而我則走到了她身邊...

在這個房間...根本沒地方可逃...
而這位置..已經是距離門口最遠的地方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