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Nice Guy

1 名無しさん [ 2009/03/25(Wed) 20:57 ID:qOTrsZPM ]

「全體警戒!A級戰力往中樞實驗室集合!注意,這不是演練──」

位於中東荒土上的要塞,響起了從未出現的第一級警報,這對世人敬畏的去死團最高總部是莫大的侮辱。究竟是何方神聖能夠逼迫世界兩大要塞之一如此警戒呢?

「王八蛋…」古雷德按著自己的額頭,上下所施的蠻力正緊緊的掐著牙齦。
古雷德,一個剛奪得去死團領導權的領袖,如今正面臨最大的考驗。
如果這件事情沒有得到妥善的處理,那麼這位領袖的能力將招致舊派官員的質疑。

我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他心裡湧起的怒火,正指向不識時務的入侵者。

「報告,方才已確認入侵者的身份…」
「太慢了吧!偵查部在做什麼!」

恰好成為古雷德發洩的目標,士兵僅是謙卑的低下頭,說道:

「十分抱歉,由於,那怨念波長…是已經檔案中已經死去的團員,所以我們一直重複確認著──」
「什麼?已經死去的人?」古雷德瞪大了雙眼,從憤怒轉為驚愕的他從額間滑落一低斗大的汗珠。
這種事情從未發生過…

不,那是早已預料到的──遲早應該會到來的一天。

「入侵的,是十年前已經死去的千刃之影亞格,他的能力是…」

古雷德只是揮手示意,沒有介紹的必要。
因為,千刃之影亞格正是過去隸屬於他的部下。

「看來你還是不放棄那女孩,是嗎…?」

在閃爍著赤紅燈光及鳴笛的走廊上,古雷德披起藍色的大衣、重拾那封陳已久的太刀。
原以為當上了領袖就不會再與人刀劍相向了,看來僅是他的春秋大夢。



「你、你究竟是…?」
搖曳的金色馬尾以及奔馳的黑色雙足。
這兩人不斷奔跑著,這要塞的規模總讓人覺得沒有盡頭可言。

「看來克莉斯你忘記了呢…」
「咦?」

少女納悶地看著從未謀面的少年,就少年的說法,他們之間是彼此認識的。
金髮女子不斷地在腦海摸索著,雖然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但她就是不敢肯定。

「對不起…」
「不要說對不起,這不是克莉斯的錯。我的名字是亞格。」

少年撇過頭來,微微一笑。

「這不是克莉斯的錯,那是因為過去的我太無能了。」

自責的語氣,連表情都不必確認,克莉斯大概也能猜測出少年的心情。

「不過,謝謝你,亞格。原來我的名字是克莉斯阿…」

過去總被當作實驗品看待的克莉斯,如今第一次擁有「人類的身份」這種事物,對此感到欣喜無比。

這也是她第一次感到喜悅的感情,在這之前是從未發生過的悸動。

「……」

一股怨氣促使兩人的腳步停下。
在走廊的出口處,背對著黃幕之風,一個男人手持青刀。
刀鋒所發出的藍色光澤,將男人的輪廓顯現出來。

「這可不行阿,千刃,那女孩是我野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

亞格愣了一下,其後「噗」的一聲,開心的笑了起來。
「原來如此,我還想說為什麼逃亡如此順利呢。」
「當然囉,既然是千刃之影,那些泛泛之輩就算是有千人也擋不住的。我可不想無謂的消耗兵力。」

亞格一手伸起,擋住了克莉斯與男子直視的線路。
雖然不明白狀況,但亞格的手勢很明顯的是要克莉斯退後,克莉斯靜靜的將身子抽開交鋒的兩股氣流。

最後,男子皺起眉頭。

「你是認真的嗎?千刃。」
「古雷德,別再廢話了,在這裡誰不是認真的?」

兩人擺起了架式,百尺的距離,任何一步都能左右勝負。
古雷德手上的青刃,並不是簡單的貨色,那是出自著名的妖刀匠師少數的作品之一。能夠自主性的發

出光澤、而不靠光芒反射的,正是一把優秀的念刀所具備的特質。
念所製作出的東西,本身就含有自發性的力量。

相較之下,千刃之影亞格別說是一把刀,連把匕首都沒有。在他手指間,僅有一張輕薄的信封。
信封口用可愛的小白兔貼紙黏起,從純白的信封袋中透著粉紅色的信紙。

克莉斯無法想像,這傳說中「很強的男人」為何會以信件作為武器。
而且還是一封女孩子寫的信件……

相反的,古雷德卻露出敬畏的神情。
「嗯?看來這張卡片不是簡單的貨色……」
亞格僅以微笑回應古雷德的稱讚。

唰。

百尺的距離瞬間化為零,雙方同時踏出腳步。
伴隨著鋼鐵聲,兩人彼此以反方向彈了出去。

「怎麼會發出鋼鐵聲…」克莉斯驚嘆,深抽了一口氣。
雖然沒有實際見過鋼鐵,但這樣的常識儲存在她的腦中。
亞格手中的那張卡片怎麼看都不像是…

鏘!

兩人的武器彼此架住,彈開的瞬間卻又如傾盆大雨又如瀑布侵蝕雙方的領域。
不斷交錯的閃光以及切風聲,不斷撞擊著牆壁。

「為什麼你還活著!!」強烈純粹的一擊襲向亞格的首級──
然而那刀鋒毫無理由的被一張卡片輕易的擋下。

「我說阿!古雷德!要陷害人起碼要有個百分百的把握吧!」
從亞格左手的紙間夾縫中,又再次出現四張卡片,毫無保留的作為拳刃狠狠的陷入古雷德的腹部當中,湧出狂大怨念的卡片將古雷德貫穿。
古雷德無力的跪倒在地。

「嗚!!咳…」從口中吐出的鮮血落在地面,中了此招的人從未站立,多半的肉體都被燃燒殆盡。
能夠用怨念防禦的古雷德,也明白到自己的怨念結構早已被剛才的零距離砲擊給壓碎,如今持續的呼
吸稱得上是奇蹟。

「走吧…克莉斯。」

不知從何出現的卡片再次化為空氣,消失在亞格的手中。
那並非單純的「卡片」,而是夾帶著強大怨念的道具,不亞於那把鑲著青光的太刀。
傳說中,能夠將收到好人卡當時的怨念完全引發出來的男人,亞格,就算是一張成本不過10元的卡片也能蛻變為刀刃。

「你…你會後悔的、咳、亞格!這東西是我的、我的王牌阿!」

克莉斯回頭看著跪倒在地的古雷德,她很清楚古雷德口中的王牌正是自己。
那麼,將自己禁錮在狹窄的培養皿中的想必也是他吧──

「我不取你的性命,古雷德,你還是一樣好高騖遠。不,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我絕對不會再讓悲劇發

生的,你還是死心吧。」亞格連頭也不回地,牽著克莉斯的手將她帶開要塞。留下了兩三下就被擱倒

的古雷德,忍受著恥辱苟延殘喘的活下去──


「你…會後悔的!」



2109年,掌握強大念能的兩大集團已經掌握了全球的戰爭,並且在世界各處不斷產生情侶與去死團戰

爭的事件。在這個世代,念能超越了槍火,任何凡人都可以擁有超人一般的能力──

瓦解的世界平衡,持續不斷地戰爭何時會落幕?這個答案沒有人知道。
在去死去死團擁有了強大的怨念兵團後,領導者古雷德立刻向愛你團挑起了大戰,並且尋找全人類的

集合意識體「聚念體」的下落,企圖推翻戀愛資本主義,創造一個平等的戀愛世界。

一場即將引發的大戰,就這麼展開了…




2 凜羿 [ 2009/03/25(Wed) 22:05 ID:lP1bfic6 ]
你希望我認真回你呢?還是跟你一起自HIGH?

3 名無しさん [ 2009/03/26(Thu) 18:12 ID:scsLkY7Q ]
>2
所以你要表達什麼?

4 凜羿 [ 2009/03/26(Thu) 20:47 ID:OIDMzIds ]
意思就是你想要評文呢?還是要一罐水?

5 名無しさん [ 2009/03/28(Sat) 08:44 ID:bs0pdTwM ]
問題在於從沒有人要你回文
你是哪國的大濕?厲害到可以評別人的文章

6 名無しさん [ 2009/03/28(Sat) 12:28 ID:PiMDSTQY ]
>5

你不讓別人評你的文章還貼來幹啥?

我第一段沒看完就不想在看了,你的文章很厲害,有種讓人不想再看的特殊能力

還是一句

你到底想表達甚麼?

7 名無しさん [ 2009/03/28(Sat) 17:44 ID:XF/6FRSU ]
>6
呃...那個 NO.5有說他是原PO嗎?
人家什麼都沒說 但是原PO卻被你白白罵了......

寫作版不要變成戰版好嗎?
我本來還想說,人少而少戰可以算是寫作版的好處之一呢

嘛 總之 大家冷靜點吧
評文我覺得也沒什麼不對啊?雖然專業程度不論,但作者只要收到有益的批評、或甚至只要有人回覆,我相信都是件會令他開心的事

8 凜羿 [ 2009/03/28(Sat) 19:18 ID:ynYixGyU ]
我不是哪國的大師,我只知道在寫作版貼文最好還是抱著虛心請教的心態,敢問你小說寫了幾年?你自己是你口中的大師嗎?

我就只挑一點最大的說吧,小說是寫給別人看的,人家再看時你這個作者不可能站在旁邊解說「這邊是這樣啊!」「妳怎麼會看不懂?」

寫完之後重新看一遍,試著站在讀者的角度去看文,我知道難,不過你如果真的有心想寫好文就照著做吧

9 凜羿 [ 2009/03/28(Sat) 23:14 ID:VfrQbvsI ]
>7
看來是同一個人喔,我剛剛回天空去整理一下網誌,發現似乎有人閑到不得了的地步,特地跑去我的網誌開戰耶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