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再行地獄記

1 Mr.DD [ 2009/03/26(Thu) 17:27 ID:Wg74ae6Q ]
要怎麼形容這座島嶼?大概就只有狄更斯雙城記中的這段可以形容。
「那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是信仰的時代,也懷疑的時代;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是充滿希望的春天,也是令人絕望的冬天;我們的前途擁有一切,我們的前途一無所有;我們正走向天堂,我們也‧走‧向‧地‧獄。」
坐在捷運上望這窗外的台北,高聳的大樓繁忙的街道,但是在陰暗處卻藏著一些令人不敢正視的東西。
以前的還不知好歹的以Freelancer自居,但是現在我必須跑遍每個陰暗的角落如同蟑螂一般挖掘腐敗只是為了餬口飯吃。你們稱呼我為八卦記者?狗仔隊?隨便都好!

剛剛接到電話,說在OO高架橋下有起死亡車禍,於是我背著相機立刻出發前往案發現場,運氣好得話應該可以拍到幾張必須打上馬賽克的照片。
不過我在幹嘛?如果趕時間應該騎機車才對。事實上是我那小小的願望又再向現實抗議了。
當我抵達現場時已經來不及了,死者被送去殯儀館,警方也完成鑑定,吊車正在將一輛稀巴爛的高級進口車吊起。
「呦!你還是晚了。」在現場指揮交通的警察衝著我打招呼。
「嗯……機車出了點問題。」盡管沒用,但我還是隨意地拍了幾張相片,「怎麼?有什麼內幕消息嗎?那台車似乎很貴。」
「車子撞穿護欄從高架橋上掉了下來。」
我抬頭望著頂上的高架橋,上面的護欄明顯地有個缺口,「超速?」
「煞車失靈,外加護欄年久失修。」
「最近意外好像多了一點。」
「是啊。」那個警察說,「檢察官已經注意到這些意外都有一些關聯的樣子,正在調查一些事情,都是你之前追過的案子。」
「喔?我知道了。下一次有空,我再請客吧。」

多起相當巧合地事故,已經引起檢察官注意?
回出版社翻了這半年以來有關於意外事件的資料,找到了一些關鍵點,這些事故都是非常詭異的意外事件。裝潢工人誤觸高壓電,大貨車載送的大水管意外鬆脫輾斃女大學生,社工人員意外從咖啡廳二樓跌落慘死……這半年內發生了許多理由非常牽強的意外事故,這好似電影一樣。
然後在這些事故的照片之中我發現有幾張照片都有一個男人入鏡,雖然每次都穿著不同的衣服,有時候帶著眼鏡有時候又沒有,但是他有一個標準的動作,那就是低著頭看著自己的左下腳,好像他的左下腳有什麼東西。
沒有錯那個男的就是關鍵。
「這樣好嗎?」我不禁嘆息,要這樣追查下去嗎?到最後還不是寫出一堆下三濫的社會事件,如果追查的太深入又會被阻止,再說這種題材又能引起多少追求腥羶味的讀者?先別說讀者,老編那關就過不了吧。


其實這種題材才是大家最喜歡的,如果能趕在檢警發出新聞之前就登上雜誌,這種狗血淋頭的東西才是大眾的最愛。
無法克制……
已經不行了……
最後我抓起相機奪門而出,穿過街道,奔上捷運站,迅速地刷了悠遊卡跳上剛剛到站的車廂內。

在高架橋旁邊被遮住陽光的地方,地下道後方的隱密空間,雜亂陰暗的巷道,傳統市場的陰暗處……這些是我取材的地方,晦暗和骯髒是這座茅盾都市不敢面對也不敢承認的地方。
「是他?」這瞬間一個身影從鏡頭中閃過,是那個人,在案發現場照片中時常出現的那個人。粗黑框眼鏡,深邃的眼眸,略為雜亂的頭髮,看似大學生的裝扮,手中抱著購物袋自言自語,一時間我屈服於追逐八卦新聞的衝動跟了上去。

「嗯……我知道……你討厭吃番茄……但是義大利麵有不放番茄的嗎?」
疑?他在講電話嗎?聽到他自言自語時我停下腳步。
「我也不喜歡番茄,但是番茄醬之類的調味料……」
突然間那個人停下腳步和自言自語,他低著頭緩緩地轉身,視線延著腳邊的地板朝我看了過來。
「嗯……你好。」我抑制住驚訝的表情向他禮貌性地點點頭。
「你是攝影師?原來是八卦日報的記者。」
他怎麼知道的?我想我應該沒有這麼出名吧?
「當然你不是很有名啦,只是我有辦法知道你在想什麼。」
嗯?那近日來許許多多意外的事情……
「所以我就說吧,人類沒有這麼蠢。」他嘆了口氣,望著腳邊的地板。
他在跟誰說話?
「遲早會東窗事發的,我雖然不知道是誰在管理這些事情,但是很顯然他以為人類很笨。」
等等他到底在跟誰說話,難道我們之間還有第三個人?
「哈哈哈……攝影師先生,很抱歉讓你困惑了。」他笑了一笑說,「好吧,那我就開門見山的問了。」
天啊!我和他簡直是雞同鴨講。
「你相信地獄嗎?」
地獄?這個矛盾的世界上根本就沒有地獄,如果要自己沉淪那到處都是地獄,這一切都事在人為……說來我幹嘛跟這種說話這麼電波的人搭訕。
「所以你覺得沒有地獄囉。」
「也不是這麼說,但是你怎麼知道我想什麼?」這樣下去不行,於是我重整了一下腦袋回到開始,「我是OO日報的記者,是來想問你關於近日來多起過於巧合的意外。」我腦袋中堆滿了疑問,而到最後他只用一個答案回答我,而且還是在我開口問之前。


「因為我看得見地獄。」



2 Mr.DD [ 2009/03/26(Thu) 17:28 ID:Wg74ae6Q ]
我和他就這樣呆望著對方約十秒鐘。
開什麼玩笑!我居然陪一個瘋子玩這種無聊的遊戲。
「說得對,他也不過是一個螻蟻般的人類……就算你想藉著跟那個人耗時間也沒用,番茄還是會被拿來做成義大利麵醬。」
番茄和義大利麵?看來我在浪費時間。
「喔!對了,狗仔先生,雖然沒什麼用,但是我還是要提醒你一下從現在開始你最好離人群遠一點,不論是百貨公司或者是在捷運站的月台。」
「什麼?別靠近人群?在台北?你開什麼玩笑?」
他一臉輕鬆的面容,用著像是跟我認識很久一樣的口氣說,「你快死了。」
「你說什麼?」即使是算命的江湖郎中口氣也不會像他一樣這麼直接,這真叫人不愉快。
「你快死了。」這次他換上比較嚴肅的語氣說,「我看得見地獄,所以我看到了你下地獄的模樣。」
「地獄?」
「對!浪費時間,對!對!無論如何你還是會吃到有番茄的義大利麵。」這個傢伙又在自言自語了。
什麼跟什麼我才是浪費時間呢,但是……
「等!等等!」我叫住了他,「能多談談嗎?」
「嗯……雖然我不喜歡記者更討厭狗仔隊。」他思考了一下,「算了,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順便介紹一下,我的左邊有個你看不見的東西正抱著我的大腿求我別把番茄加入義大利麵裡,那是我妹妹。雖然不會有感覺,但是小心一點她不喜歡被陌生人穿過身體。對啦!我妹是隻你看不見的鬼。」
我快死了所以你才願意跟我談?天啊!還有你妹是鬼?這是啥把戲?

當我進到他在高架橋旁的出租套房時我忍不住輕藐地嗤了一聲,御宅族、死宅、阿宅、宅男、無生命者……
五、六坪大的房間,堆滿了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美少女公仔(作者按:這位記者不具備相關知識)、鋼彈模型、一整排書櫃通通放滿了漫畫還有一些小說、一台看似為了下載A片永遠不會關掉的電腦,唯一沒有發現的就是空泡麵碗和用來擦拭精液的衛生紙堆吧。
看來這傢伙有嚴重的妄想症,居然還以為身邊跟著一個妹妹。
在他狹窄到不行的書桌上放著一台電磁爐,有著簡單的料理刀具。
「我正要煮義大利麵,要一起吃嗎?」
我無奈地點點頭,如果我是女人我肯定會馬上嘔吐著衝出這個房間。
他推開一旁堆得很高的模型空盒,從深埋在模型堆中的小冰箱拿出一些材料,然後到浴室裝了一些水看起來要煮麵用的「別擋著我……你用不著對番茄這麼介意。」
「嗯……請問你在幹嘛?」
「我妹不喜歡吃番茄。」他揮揮手說,「她攔著我不讓我拿東西。」
我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不過一個宅男煮義大利麵?看來我必須確定一下他是不是神經病。
「你說你看得見地獄?還能預言死亡是怎麼回事?」
「就是我看得見地獄。」他一邊攪拌鍋子一邊說,「你知道現世報這種東西嗎?」
我點點頭。
「我看見的地獄,就是現世報。我可以預先看見一個即將遭受現世報的人,他是如何死掉的。」
「你說我快死了,那多久會實現?」
「不一定,有時候是下一秒,有時候會拖到一個禮拜。我剛才就是看見你被一群人踐踏而死,可能是群眾意外吧。」
「每一次都實現?」
「百分之百,絕無例外。」
「詳細經過能告訴我嗎?為什麼你能看見地獄,而你又是從什麼情況。」我拿出紙筆開始記綠一些東西。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掌管地獄的……東西?」他遲疑了一下,「覺得要有現世報所以有了現世報的地獄,為了讓人知道地獄真的存在並且對自己的行為有所警惕,所以地獄需要一個見證者,那就是我,而見證者需要一個監視的鬼,那就是我妹妹。」
「你家人呢?還有妹妹她……」我還沒問完那個人就開口接下去。
「是被墮胎的。」瞬間他的眼神有些黯然,「因為我們全家的幸福是建立在她的犧牲上,除了我,我全家都死於現世報的地獄……在我眼前。」
「你活下來了?」
「因為不斷見證人死去那就是我該受的地獄。」他說,「每一日我都必須看人死掉的模樣,一個活著的人逐漸變成屍體的過程,我卻無能為力。」
所以他會出現在事故現場也是因為他想要阻止事情發生?原來如此,他是故意的,好讓我這一類的人注意到他與這些意外有所關連。
「你能讀心嗎?不然你是怎麼知道我的想法?」
「不是,是我妹……她很喜歡這樣折磨我,她總是將身邊人的想法告訴我。」
不能被謊言所潤滑的痛苦嗎?的確這不難想像,看他認真地分了三盤麵,真有一個能夠讀心的鬼在現場嗎?
「昏暗的天空,被血染紅的視線,一條指引向地獄的紅線將我牽引到罪人的面前,接著……地獄。我的任務就是去見證那個罪人怎麼死的,然後將地獄讓眾人知道。」
「嗯……這就是你所看到的地獄?」就這樣?看起來沒什麼大不了。
「別忘了我妹,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那個人用筷子夾起被醬汁染紅的義大利麵。
「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不也叫我死阿宅嗎?」
「但是我……」看來他真的知道我偷偷罵他是個死阿宅。
「或許你也是記者吧,對於人的屍體沒啥感覺。」
「你知道那些死掉人,為什麼下地獄嗎?」
「你查一下就會知道了吧,那些人都是真的……」突然間他手中的筷子落了下來,我隱約可以察覺到他的眼神變得非常迷濛。
「不……不……」他眼睛瞪得很大,口中念念有詞。
「你看到了什麼?」我試著在他面前揮揮手。
「因為太多了所以不可能一個一個去見證,就用惡夢來還吧。」一個小女孩的聲音,是誰?是誰在說話?
突然一個臉色蒼白的面容從那個人的胸口竄了出來,並且伴隨著類似惡作劇的叫聲,「喝啊!」
我下得往後跌倒一頭撞上了死阿宅的收藏櫃,接著一堆漫畫還有公仔將我掩埋。
「啊!糟了!葛格會生氣的!」
就這樣嗎?看樣子那個死宅男說得沒錯,我死於群眾意外的踐踏之中,但是將我踩死的是一群公仔。
嗯……就這樣嗎?
再見了父母,請原諒我是個沒出息的狗仔。
永別了老編,我再也聽不到你的咆嘯。
掰掰明星們,這世界上少了一條狗。
再見我的夢,來世我不會再屈服。
告別了各位。
晚安。
永別。
幹!


3 Mr.DD [ 2009/03/26(Thu) 17:30 ID:Wg74ae6Q ]
疑?我沒說「幹」啊?

「幹!你還沒死透啦!給我起來!」
「嗯?我沒死?」我推開埋住我的東西。
「廢話!」那個阿宅似乎無奈地說,「你把我的收藏弄得亂七八糟的……」
對不起啊,但是這根本不是我的錯。
「我知道!陳婕玲!根本就是妳這個小惡魔在搞鬼!」
「請問……」我揉一揉眼睛,何時他身邊多了一個穿著像是同人誌水手服的小女孩?(作者按:不用跟記者計較這些。)
「你看得見我妹?」那個人質疑。
「嗯。」
「隨便啦!」他厭惡地環視著災難現場,「我的天啊。」
「抱歉?你剛才看到地獄嗎?」
「是一片血海……」
「血海?」
「指引我尋找罪人的紅線多到我腳下變成一片血海。」
「你一次看見很多人的死亡?」
「沒錯,我必須跟著紅線走找到人,才能看見他的死法。」
「如果你不去看會怎樣。」
「那就會在惡夢中出現。」他稍微收拾了一下東西,「以前我也看過一次死四、五個人不稀奇,但是從來沒有這麼多。」
怎麼辦?要阻止嗎?
「不用想那些事情……沒有用的……而且那些人都是罪有應得。」他不滿地說,「用不著替他們可憐。」
「可是一次要能讓這麼多人死掉,還是罪有應得,是監獄嗎?」我想不出來到底有什麼方法可以一次讓一堆該死的人通通死掉。
「或許吧。」他突然看著自己的腳底然後又朝著一個方向看著,「這樣不對。」
「怎麼?那些線還在嗎?」
「我剛剛說過,線很多,但是如果是一口氣讓犯人下地獄的話那應該指向土城看所守的方向才對。」他指著自己所面對的方向說。
「你妹妹能提供什麼線索嗎?」
「有也不會說的,對不對!葛格。」穿著水手服的小女孩抱著阿宅的大腿如同撒嬌一般的口氣。
一口氣死很多人,聽起來真的不太合理,況且都是都是一些罪有應得的人,等等!要說不合理的話,那我這個奉公守法的小記者又怎麼會遭到現世報的下場呢?
「別裝無辜了,你知道自己幹過什麼噁心的事情。」小女孩對著我做鬼臉說。
「我要出門看看。」
「啊?」等等!雖然我反應慢半拍而且我也快死了,但是你現在……
「我要看看是哪些人要下地獄,還有可以藉由死法推測是什麼意外。」他握著拳頭說,「雖然說怎麼作都沒用。」
「但是比袖手旁觀好,對吧?」看著他的眼神,我大概可以了解,我也是一樣,一直屈服於莫可奈何的現實之中,但是總是想做些什麼,好證明我努力過了,即便早就知道這一切都是徒勞。
「但是我們免不了去人多的地方,如何?你可能會死喔。」
我聳聳肩膀說,「那就死吧,反倒是你這阿宅要當什麼見證人,會成功嗎?宣傳這種事情還是交給記者吧。」

已經是晚餐過後的時間了,阿宅跟我說很多紅線都已經連入了別人家裡,不太可能去敲門看那個人的死法。
「但是很奇怪啊。」我指著那一整棟的舊式公寓,「怎麼看都不覺得這種公寓會住著應該下地獄的人,雖然說一般的民宅確有可能藏這犯罪集團。」
「記者果然都是一群蠢X過剩的豬,你以為應該下地獄的人只有犯罪者嗎?」阿宅的妹妹說,「我哥哥告訴過你關於我的事情吧,你這個噁心鬼,果然從不認為自己作過什麼壞事。算了,等你被人踩到沒有一根骨頭是完整的時候就會知道。」
「說話有禮貌一點,女孩子不應該講髒話,尤其是從網路上學來的東西。」這時候阿宅拍了他妹妹的頭一下,應該說穿過她的頭揮過去,雖然揮空了但是可以發現那個幽靈似乎很不喜歡別人穿過她的身體。
小女孩不滿地對著她的哥哥作鬼臉說,「還不是葛格愛上糟糕島。」
糟糕島啊,我看過電視就是那個阿宅最喜歡上的匿名網站。
「那是妳自己要跟著看的……」
「哼,葛格真是不老實,收集那麼多FIGURE還把它們脫衣服,而且都是蘿莉類型的,唉~~明明自己就有妹妹……」
「我不是妹控!」
「葛格是承認自己是蘿莉控囉?」
「這和那沒關係!」
「呵呵~~誰叫你今天要在義大利麵裡面加番茄,記者叔叔我告訴你喔,我的葛格其實是……」
「總之,在這裡也找不到什麼線索,我們到人多的地方去吧。」我揮揮雙手說,「你們兄妹倆也不要吵架了。」看來這個死宅也真是宅到無可救藥,沒想到連他妹都學著哥哥說一些莫名其妙的火星話。
「……」
「……」
就這樣我們伴隨著尷尬的氣氛朝著另外一個目標前進。

「喂,那邊是捷運站,你知道的。」阿宅指著高架捷運站對我說。
「沒事,如果我死了……那就算了吧。」我明白他的意思。因為我將會被人群踩死,如果這時還跑去捷運站簡直是自找死路。但是我相信現在的時間根本就不會有足以發生群眾意外的人潮,晚餐時間過了,大部分的台北人都會守在電視機前面對著裡面的政治人物破口大罵。
「怎麼樣?」我倚著護欄問他結果。
「看起來像是車禍,或者是被東西壓死之類的。」雖然他輕描淡寫,但是我大約了解那種噁心的感覺,我也看過那種東西。
「都是這樣嗎?」
「剛剛走過去的八個人,都差不多,看起來像是車禍。」他低頭望著地板,「能了解的還是太少了。」
「要問資訊還不簡單。」我笑了一笑,拿出相機還有書寫板以及紙筆朝著阿宅剛剛盯著看的路人走過去。

「小姐你好!」我順手拿出我的記者證,「你好我是OO日報的記者,敝姓賴,請問能耽誤幾分鐘嗎?我們想做個路人訪問。」
這位小姐年約三十歲,身穿一套標準的OL套裝,手提著包包,濃妝豔抹的打扮。
「嗯……喔!我知道你們就是會隨機訪問路人對於最近新聞的看法對吧?」
「是的,我們想請問小姐您覺得最近剛剛啟用滿三個月的捷運OO線,有什麼看法或者是建議。」
「喔,感覺票價貴了一點……」
「票價貴了一點是嗎?」我裝模作樣地寫些東西。
「還有就是……沒有了。」小姐聳聳肩膀說,「我覺得很方便,而且很便利讓我通勤時間縮短了一半以上。喔!對了這條線是不是前陣子爆什麼弊案出來……」
「是這樣嗎?弊案……嗯……好的。」我接著問,「哪請問小姐,你覺得票價有點貴,那能否告訴我你是從哪一站到哪一站?」
「從OO站到OO站,我覺得三十塊時在太貴了點,來回就要六十耶,雖然說還是比騎車方便。」
「那請問小姐,您從上班地點到車站或者是從家裡到車站通常需要多少時間?您需要搭到接駁公車嗎?」
「我想不用,才兩分鐘而已。」小姐看了一下四周,突然發現阿宅正盯著她看,「啊那個……我感時間,抱歉我走了……」
「謝謝你的幫助。」我鞠躬目送她離去。

「如何?」我得意地走到阿宅身邊,「這樣我就能問出那個人的上下班的路線,剛才那位小姐是走路到車站的,她唯一會碰到的交通工具就是捷運,只要我多問幾個人就能把那些被下地獄的人的共同點串聯起來。」
「但是我幫你指著人作問隨機訪問不好吧。」阿宅說,「剛才那個小姐不也是發現我在看她所已匆匆離去。」
「所以囉,我需要換個人幫忙我。」我蹲下來問,「小妹妹,請問你能夠看到紅線嗎?」
「可以是可以啦,但是要我多透露一些東西那是不可能的。」這個小女孩的脾氣還真是傲。
「那麼你可以告訴我哪些人被紅線指著嗎?」
「幹嘛?」她一臉不屑地口氣真是缺乏教養。
「這樣子我看起來才像是隨機作問卷調查,你應該可以單純地告訴我哪些人是下地獄的吧。」
「沒有規定說我可以告訴外人。」
「但是也沒有規定說不準,對吧?」我從口袋中拿出習慣隨身攜帶的小棒棒糖。
「啊……」
看她盯著棒棒糖的表情我就知道成功了。
「哼,騙小孩的把戲,我才不會上當呢。」
「唉,我原本想說如果弄到很晚,可以請吃宵夜,或許冰淇淋很不錯……藍藍路新推出的………很好吃,我吃過。」這時候我起身從口袋裡面拿出第二顆棒棒糖。
「啊!給我!」小鬼一下子就從我手中把棒棒糖搶走……其實也沒有搶走,但是我只感覺到手一涼,瞬間那小鬼手上就多了兩根棒棒糖,只是我手中的棒棒糖還在。
「在我吃完之前,你不能把你手上的棒棒糖吃掉或者是收到我看不見的地方。」她立刻撥開兩支棒棒糖,一口氣含到嘴裡,「等等我要吃冰淇淋,你可別說忘了。」
於是我先請阿宅迴避一下,然後在小鬼的幫助之下連續問了幾個路人,拿到了我要的資料。
「怎麼樣?有什麼共通點嗎?」
「我想我已經知道答案了,但是……」我看著跟在我旁邊的小女孩,「我們先去吃點東西吧。」
「好!」小女孩高興地跳了起來。
「我拿我妹根本就沒輒,你還真有一套。」宅男雙手交叉說,「所以我才說我討厭記者……」
「你吃醋了吧。」我笑了笑說。


4 Mr.DD [ 2009/03/26(Thu) 17:31 ID:Wg74ae6Q ]
這點道理非常簡單,要收買這種名副其實的小「鬼」最好用的就是冰淇淋。因為他們打從娘胎裡就被墮掉,而一般人通常不會拿冰淇淋或者是生魚片這種不能放置的東西來祭拜,所以這種小鬼肯定沒有吃過冰淇淋。雖然我不能肯定阿宅會不會浪費食物來拜他的妹妹,但是看結果就知道,我對了。
之後我們到了間二十四小時的速食店點了幾杯冰淇淋,然後開始解說我訪問過的路人,關於他們的上班地點,搭車時間還有起迄站。

「所以我得到了一個結論。這些人會在上班時間搭捷運時,當車廂經過OO站時發生意外。」
「就這麼簡單?」阿宅問,「你怎麼知道是上班時間?」
「你早先說過有些被紅線指著的人都回家了,所以我推測一口氣讓這麼多人下地獄的方式就是上班時間的車次。」而且我指著我在書寫板上話的路線,「這段路線可是有著非常大的爭議。」
「嗯……我知道,工程弊案對吧。」阿宅說,「那些土地被徵收的住戶,抗議說是銀行欺詐他們住了三十年的房子之類的……」
「但是該下地獄的應該是那些貪官和奸商吧?」我問。
「所以我說過了記者都是……」小妹妹原本要說話的,但是發現她的哥哥正在瞪著她時就立刻收嘴,並且低著頭繼續吃冰淇淋。
「記者先生,請你就收起那種只有大惡棍才會下地獄的想法吧。連我都不知道,地獄到底是拿什麼當作審判的標準。就像我還我的家人一樣……明明只是單純享受著幸福……」
「有辦法阻止嗎?」
「沒有,我試過了,不論如何都會發生。」
「你有想過這樣正確嗎?」我問,「莫名其妙的這樣死掉,這就是凡夫俗子該受的地獄嗎?」
「我告訴你!」阿宅嚴肅地說,「我想過比你多,我作的也比你多,但是我失敗的也比你還要更多!但是我只知道,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他媽的根本就是人自己造得孽!我只能這樣想了!」
「你怎麼想的?」
「是無知!」阿宅大喊著讓店內的人都注視著我們,「因為那個裝潢工人不知道他為了賺一點小錢害人命喪火窟,所以他被高壓電燒成焦炭;因為那三個女人不了解自己一時不懂事的嘻笑造成別人永遠的痛苦,所以他們的腸子被拖了出來晾在大街上;因為我不知道我的幸福是透過犧牲所得到的,所以我全家死光光而我必須天天看著人的屍體;因為那個志工不知道她當初把人害得多慘,所以從咖啡廳摔了下來被一樓的欄杆插過身體;那些路人甲乙丙住戶ABC因為不知道自己的方便與快速建立在他人辛苦血汗瞬間夷為平地的痛苦上,所以他們會在上班的時候搭上一班通往地獄的專車;你知道你因為『不知道』什麼,所以必須被人踐踏而死嗎?」
「這……」
「因為人們不知到地獄是存在的!為什麼?因為人間就是一個地獄,所以大家都麻木了!不知道自己就身在地獄!」阿宅越說越氣憤並且揪著我的領帶。
「唉,原本還想再多吃一點的。」這時後小女孩擦擦嘴巴,「不過葛格,我看這家店似乎不喜歡我們繼續待著。」
「謝謝你的招待。」阿宅轉身離去。
「不!」我叫住了他,「人們不是因為不知道而下地獄,而是……人們習慣對於自己的罪過視而不見。」
「是嗎?」他撫摸著抱住自己大腿的妹妹,「所以你甘願了嗎?」
「我明天會去想辦法阻止人上捷運。就算我會被踩死!」


5 名無しさん [ 2009/03/26(Thu) 18:50 ID:K7H2Upmw ]
現世即地獄啊……不錯的題材,故事內容有吸引到我。

6 Mr.DD [ 2009/03/27(Fri) 18:10 ID:Ylzp/LWk ]
周年紀念本的回收物
寫作成三部曲

7 名無しさん [ 2009/03/27(Fri) 19:02 ID:Ylzp/LWk ]
回收物WWWWWWWW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