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Maybe短篇】妖鬼神人誌  也許是故事的開始或終結

1 風雨居人 [ 2009/04/18(Sat) 23:51 ID:R9SOuFzk ]
  夏日,漫漫熱氣充斥在天地間,彷彿凝結了似的,感受不到絲毫流動。街上依然是熱鬧吵雜,汽車拖著一串黑煙呼嘯而過;紅綠燈上閃爍的小綠人正努力奔向到不了的終點;行人們有的瞥一眼商店櫥窗內的最新商品,大多都是講著手機邊越過斑馬線。都市裡的情景以前是如此,將來也會是如此吧。
  坐在一家咖啡廳的二樓,望著底下忙碌匆匆的人群,我想著,人們究竟為什麼這麼忙錄地過生活?在上班與應酬之間,他們是否有想要脫離這般生活,去追尋自己的夢想?
  也許有吧,只是,礙於現實的種種因素,不得不將夢想給拋到九霄雲外。一想到如此,我不禁想哭,但眼淚卻流不出來,我也是個拋棄夢想的學生,一味想著現今的學生多半只是死念書求個飯碗,而沒有建構任何屬於自己的思想等,但我也清楚,我只是逃避。稍微回顧一下自己的人生,從小到大都是一紙荒唐,總是用拙劣的謊言和幼稚的藉口逃避,逃到後來,連夢想的道路也逃離開了。
  今天也是,編了連我自己也覺得愚蠢的藉口逃學,細數一番,這是第五次了。這學期第五次逃學,第五次來到這家咖啡廳,第五次流著不存在的眼淚。
  縱使我從沒背負過什麼責任,人的背上堆疊了數不清的包袱,喘也喘不過氣。身為人類,很辛苦。

  男孩放下了早就空無一物的玻璃杯,走下樓梯,到櫃檯結帳,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咖啡廳,混入街上的人潮中。
  過了幾條街,男孩注意到了街角一家破舊的書店,招牌上的字跡剝落得精光,店內的環境髒亂無比,裡頭除了正翹起二郎腿看報紙的店老闆外,沒有半個人。
  這條路我走過不少次,卻從沒注意過這家店……不過這樣的店也不太會引人注意吧。雖然想無視,打滿是檳榔渣的門前走過,卻只是這麼想,雙腳不自主地踏入店內。店老闆稍微抬起頭,疑惑的目光打量著我,之後又縮回去繼續看報。
  不聽使喚的雙腳領著我在一架架的泛黃書籍中穿梭來回,最後停在一個滿是蛀蟲啃食痕跡的書架前。我瞟一眼那些被擠壓得變形的書本,盡是平常沒什麼興趣看的書,演義、傳記、章回……等陳舊的玩意兒。說是如此,此時卻有想要伸手去取其中一本來翻的衝動,為什麼會有這般衝動,我本人也想問這個問題,就目前情況得出最合理的答案,我自己都覺得不合理,人世間多少也是莫名其妙的。
  我從這堆不再是方形的書本之中,硬是抽出了一本,結果使勁太過弄得人仰馬翻,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幸虧沒有捅出其他麻煩。我揮去揚起的灰塵,等到塵埃落定後,仔細端詳了那本被我取出了書。
  厚實的精裝封面上以燙金印著「妖鬼神人誌」五個大字,其餘什麼也沒有,沒有作者姓名,也沒有是哪家出版社的商品。真是個奇怪的東西,但會來這裡把它拿在手的我也是個怪人。
  我掃視一下地面,挑了最乾淨的地方坐下,翻開這本書的第一頁。

  ———

  夏日,一個陽光毒辣、涼風習習的季節。年邁的大樹枝葉繁盛,濃密的樹蔭下坐了些納涼的老人,旁邊則有小孩子嬉戲,一會兒累了,就跑回來圍著老人們喝茶聊天。
  「爺爺,爺爺!」三五個小孩在揮著扇子搧風的老人身旁,又跳又叫著:「爺爺,講故事給我們聽!講故事嘛!」
  「好好,別那麼著急。爺爺要喝茶呢。」老爺爺和藹笑著,瘦弱的手舉起陶製茶杯,輕啜了幾口,又說:「你們這些小鬼,成天不念書,就愛聽老人家講故事,今天爺爺就講個鬼故事嚇嚇你們,叫你們乖乖作功課。」
  另一旁坐在藤椅上的老太太聽了,不禁哈哈大笑,「你個老頭嚇唬得了誰啊?反正講的還不是那幾本舊書裡寫的,叫他們自個兒去看不是更好?」
  一個小女孩搖搖頭,她摟著老爺爺的手臂,對老太太說:「就算都是書裡寫的,人家還是喜歡聽爺爺講故事!」
  其他的小孩兒跟著附和,全都擠到老爺爺身邊了。老太太微笑著,拿他們沒法子似地說:「好啦好啦,既然孩子們都那麼想聽,你這老不死的就快開始吧。」
  「好好。」老爺爺又啜了幾口茶,然後他放下扇子,低頭對小孩子們說:「爺爺要講的鬼故事,是記在『妖鬼神人誌』這書裡的。這本書呀,可是爺爺很愛看的一本書喔。」
  孩子們的熱切眼神紛紛投往老爺爺身上,而老爺爺也手腳比劃著,娓娓道來一篇又一篇的故事。

  ——— 

  目前就先這樣了,若是有想到什麼,這篇就會是開頭;反之,就只會是這樣。
  話說原本構想的,可是偏都市奇幻類的呢……


2 風雨居人 [ 2009/04/26(Sun) 23:45 ID:xF2xy5pg ]
  來回翻了幾頁,書裡頭的內容挑起我一點興趣,即使大部分我都看不太懂。整本書散發的古老氣氛中摻雜了幾絲詭譎,書中內容主要是記述一名道士在各地旅行時的所見所聞,然而不單只有道士四處救助人們的經過,其中也不乏對於妖魔鬼怪的資料記載,詳盡到能夠當作一本百科全書來看待。
  我向來就憧憬這類題材,一有閒錢就會到書店購買相關書籍,另外,日常生活的景物都已司空見慣,內心也滿是對現實的絕望與逃避,也十分嚮往這樣的世界。這本書雖然破損得挺嚴重,內頁倒還沒什麼缺失。
  少年手裡拎著那本舊書,再次穿越層層書架,來到店老闆面前。店老闆放下報紙,鏡片後方的眼睛瞇成細縫,他不可置信的神情映入少年瞳中。
  「你要買這本?」老闆簡單地問。
  少年點頭,同時又順口問了老闆價錢。老闆隨意地揮揮手,回答:「隨便、隨便啦,看你要給多少都好,反正我這兒也撐不久了,經濟不景氣嘛。價錢你自己決定,看你是要給一塊還一萬都可以。」
  少年從口袋裡掏出錢包,從中拿了幾個銅板放在桌上,匆匆走出店外。此時,天空呈現橘黃色,街上的人潮也變得零落,炙熱空氣也比之前涼爽。現在這時間差不多要放學,既然都已經翹課了,我打算直接回家研讀這本新的舊書。在平常日於街上遊蕩,難免會想到學校裡的情況,同學們應該是認真聽老師講課,一邊抄筆記、劃重點,為將來的學測拚命;而教室外頭的我,遊手好閒、荒廢學業,未來肯定是沒有出息的敗家子。
  往回走過幾條街後,又來到了那家咖啡廳,原來店內就沒什麼人光顧,如今黃昏時分看起來更加冷清。少年望向空虛的咖啡廳,深深嘆息。他繼續邁步,竟沒注意到面前有兩名彪形大漢走來,迎頭撞上了對方。
  「對不起。」少年輕聲道歉,想要趕緊離開時,其中一名壯漢伸手揪住了他,「別想走,混帳!」壯漢接著以蠻力硬是把少年拉到自己面前,惡狠狠地瞪著他看。少年被嚇得渾身顫抖,不敢亂動一下。
  「小子,你以為做錯事,講句『對不起』就可以走人了嗎?」那名壯漢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甩動自己的手臂發出響亮的喀喀聲。他張開血盆大口,露出下排兩根巨大的白色穿石鑿子。
  站在右邊的壯漢赤裸上半身,遍體如刺青般佈滿傷痕,雙手指甲彷彿十具銳利刀刃。他擺舞指甲,彷彿被風拂過的樹葉,說:「你把大哥給惹火,這下可麻煩囉。大哥中午沒吃飽,看來是要拿你打牙祭了。」
  我感覺到兩腿發軟、失了力氣,只是勉強靠意志力撐住身體才沒倒下。沒有專心看路是我不對,但是我都已經道過歉了,為什麼這兩個魁梧男子卻不肯放過我,非要把我碎屍萬段不可?事情的轉折怎麼如此突然又不合情理。以我的能耐要敵過他們是不可能,他們的體格高大,就算要逃出生天也會立刻被追上,這下子無計可施了。
  兩位壯漢看著戰慄驚惶的少年,臉上不約而同地浮現恐怖的笑。左方的壯漢緊握拳頭,朝向少年的頭顱,以雷霆萬鈞之勢猛捶下去。

───

  話說在很久以前,那是妖魔鬼怪、精靈神仙和人們一同生活的時代,彼此間或和平相處、或對立不合,但仍然是在一片土地上比鄰。

  在一座深山裡住著兩隻厲鬼,一隻有著尖銳的牙齒,尤其是他的兩根獠牙,能把堅硬的石頭給咬出洞來;另一隻雖然沒有利齒,他的指甲可比名將佩帶的寶刀,輕而易舉就能把人給撕裂成塊。這兩隻厲鬼生性凶惡,而且嗜食人肉,經常下山來到村子裡抓人來吃,山腳下的村民因此過著膽顫心驚的日子,各個都緊鎖家門。
  而在某天,有個衣服綴滿補釘、身材瘦削的道士旅行來到村子,他投宿在村裡的破旅館。由於厲鬼的關係,幾乎沒人敢到村子來,不僅是旅館,其他店舖皆生意蕭條、門可羅雀。
  大家聽說有道士前來,紛紛勸請道士幫忙驅走厲鬼。起初道士不是很願意,但在眾人的苦苦哀求下,他才勉強答應。於是大家開始設筵擺席,準備珍藏的美酒和佳餚請道士享用,然而道士只喝了幾杯茶,接著他揮舞手中的拂塵,施展法術將豐盛大餐給收納到一個布袋裡,背著布袋變起程上山去了。村民們對道士的這般舉動感到不解,只能待在村內祈禱道士能夠成功。
  長途跋涉過後,道士來到了山裡頭一處洞窟前。洞窟內昏暗無比,摸不清究竟,但隱約能聽見一些碎聲;洞窟外是狼籍一地的骸骨,都是厲鬼吃剩後扔出來的,有些還黏著肉片,已經被蠕動的蛆蟲給佔據了。
  道士撿起地上一根樹枝,嘴裡喃喃唸咒,頓時一團火焰出現在樹枝上。道士高舉著火把,走進了洞窟內。洞窟的構造並不複雜,一條腸子通到底,道士踏過地面那些慘死的屍骨,順利走到了厲鬼棲息的洞窟盡頭,也見到了兩隻厲鬼。
  那兩隻厲鬼看到有人自己送上門來,高興得不得了,正準備要大開殺戒時,道士開口說:「兩位厲鬼請聽我說,我是一名道士,接受了山腳下村民的請託來除掉你們,但我並不想動手傷害你們。」
  「不想傷害我們,難不成要勸我們改過向善?原來你是個和尚咧!」長著獠牙的厲鬼哈哈大笑,震動了洞窟上下。
  「不錯,我是想要勸說你們。我希望你們不要再傷害村人,若是要填飽肚子,還有很多的選擇。」道士說著,他放下布袋,又施法把那些大餐統統變出來,呈列在厲鬼面前。厲鬼看到這些山珍海味,口水不自覺的就流了下來。
  道士又說:「這原本是村民們要請我的,可是我吃不下這麼多,兩位食量較大,一定能夠吃完的。」厲鬼耐不住美食誘惑,便狼吞虎嚥起來,不一會兒的工夫就一掃而空。
  長牙厲鬼拍拍鼓脹的肚皮,而尖指甲的厲鬼也不時舔著嘴唇,吃得相當滿足。道士說:「味道如何?」
  尖指甲的厲鬼回答:「比起以前吃過的人類,這頓確實美味極了。」
  「若是兩位想天天都品嚐到美食,其實只要向村民說一聲,請他們幫忙處理就行,還能省下抓人的力氣,豈不兩全其美?」
  「你說是這樣說,可是我們兄弟倆吃人已經是習慣了,況且我們吃了那麼多人,他們會接受我們嗎?」長牙厲鬼問,尖爪厲鬼也問了同樣的問題。
  道士笑笑,回答:「習慣是能改的,只要兩位肯花時間,定能戒掉吃人惡行。至於村民們的信任,儘管交給我吧。」說完,道士又交代了兩隻厲鬼一些事後,轉身離開洞窟,而兩隻厲鬼也沒有趁機去殺了他。

  回到村裡後,道士要村民在村的中央擺一個大爐。村民們擺好之後,道士立刻作法,並將幾張符紙扔進爐裡,然後點起火燃燒,他囑咐村民:「再下一個新月來臨之時,你們的危機就會解除了。」村民們感謝他的協助,送上無數大禮,而道士只拿了一些普通的蔬果,其餘都還給了村民,接著便離開了村莊。
  過了一個月,道士所說的時刻到來,此日的黑夜因為沒有月亮,比平時更加黑暗。在村民們熟睡之際,忽然天搖地動,此起彼落響起猛烈爆炸聲,然後是一陣轟隆巨響,被嚇醒的村民們都很害怕,但因為道士有所囑咐,又正值朔月,都安分待在家裡,等到天亮。
  太陽升起後,村民們出來一探究竟,卻發現原來昨夜發生了山崩,落石堵住了村子唯一的出口。村民們以為這是道士所害,氣得直跳腳,同時也煩惱著該怎麼做才好。
  此時,從山裡傳來龐大的腳步聲,村民們知道是厲鬼又來了,趕緊躲進家裡,然而厲鬼卻沒有動手去拆屋捉人,反倒大聲怒吼:「那道士真可惡,竟然想害死你們,間接讓我們兄弟倆餓死。」接著,長牙厲鬼張開大口將大顆的落石咬碎,尖爪厲鬼也使勁打碎較小顆的落石,他們的舉動不僅引起村民好奇,也讓村民對他們產生一些好感。等到落石全部清理光後,厲鬼們已經筋疲力盡,累得癱倒在地,而村民們不知何時也備齊了食物,要讓幫助他們的厲鬼飽餐一頓。當然村民還是害怕厲鬼吃人,可是在厲鬼吃完村民準備的東西後,就直接回山裡去了,沒有任何人被捉走。
  此次事件過後,每當發生人力無法解決的災害,村民們都會到深山裡去請厲鬼幫忙,厲鬼也很爽快的答應。

  ---

  那麼,島民請鞭吧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