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魔物獵人--- 盾蟹與海賊

1 neko neko harvest [ 2009/04/22(Wed) 13:41 ID:2h0N.4XU ]

「盾蟹!」

「不對,是薩薩米。」

「盾、蟹!」

「薩薩米啦。」

「就跟妳說是『盾蟹』了啦!妳看它兩個像盾牌的大鉗,就算妳的劍再怎麼鋒利也砍不進去,這個就是它的名字來源啦!」

駕車的少年回頭指著巨大的蟹鉗,也正是女子舒服躺著的地方。

「呵,那是你們東洋人沒有情調的想法,就字面上翻譯的語感多不好聽啊?」

女子起了身,拍拍紅白線條相間的硬殼。

「聽好,這孩子叫作薩薩米。」

「不對-------------------------------!!!就跟妳說它在我那,大家都叫盾蟹了啦!」

女子認真的口氣並沒有到對方的同意,黑髮的少年抱頭尖叫道。

「我說…你很死腦筋耶?」

「才一點都不死腦筋啦!而且妳給我等等!死腦筋的應該是妳吧!」

「好說好說嘛。」

女子再度躺回巨鉗上,愉快地梳著灰髮。

「唉…跟著妳真的很命苦耶,負責駕車還要被妳糾正。」

「唉,駕車這種事跟怪物的稱呼完全是兩碼子事啦,如果你不要駕車的話,難不成要扛著比人高的大劍,跟我一起打獵嗎?嗯?」

「廢話,我當然可以啊!」

「的確,你的身高很適合去打獵。」

「當然…等等,妳這什麼意思?」

女子一陣嚴肅的口氣,隨即轉為爆笑。

「因為沒有怪物看得到你這小可愛啦----!!哈哈哈哈!!!喔哈哈哈…」

「渾球…」

「的確很適合你呀!連把大點的劍都扛不起來,不過用起輕弩槍起來可是很順手不是嗎?小小的、就算在怪物面前開火,也看不見你耶!今天下午那場面,簡直笑死我了…哈哈哈」

無奈的少年身後傳了一陣拍打甲殼的聲音。

「妳笑夠了沒啊?」

「喔哈哈…肚子好痛啊…啊哈哈哈哈…」

「……我不要再跟妳講話了…」

少年多對草食龍用力揮了揮韁繩,但跑得再快的他們也沒辦法把背後討厭的女子甩下馱車。

「唉呀?生氣了喔?」

女子起身自盾蟹的大鉗滑了下來,自少年背後抱住。

「幹、幹什麼啦!」

「幹麻生氣嘛,我們是好朋友耶。」

「我才不認識某個不尊重他國文化,名字叫波娜的笨蛋,。」

「可是我認識一個叫作羽賀‧金‧日火的可愛東方小鬼耶?那你說怎麼辦?」

女子用著稍帶日曬的手指,捏著少年嫩白的臉。

「不怎麼辦,因為我們快到了,還有不要隨便亂捏我臉,我討厭。」

「嘿,你真的很沒幽默感耶?東方人都像你這麼認真嗎?嗯?」

「是啊,認真到連兩隻公盾蟹在交配強偶打架前,都還會敬禮勒。」

被日火甩開手的波娜愣了一會後,腦內浮現兩隻螃蟹點頭彎腰,隨即為爭取交配對象開打的身影。

「噗哈哈哈哈哈哈!!!喔天啊,日火你太讚了啦!喔哈哈哈!你還是很有幽默感的嘛,姐姐我喜歡!」

波娜一手勒著少年,另一隻手則使勁地拍打著肩膀。
面對一點都不正經的夥伴,少年既沒有她的把柄,更罩不住對方,只有寫滿臉的無奈。

「真希望我有個高級點的耳塞啊…」

「嗯哼,我的損人功力抵得過十個音爆彈喔,小弟,就算你把耳朵堵起來也沒用的啦。」

「好啦好啦,妳很厲害行了吧?」

「當然!」

波娜滿意地摸摸少年的黑髮,一派輕鬆地靠坐在少年旁邊。

「話說回來吶…這隻大傢伙待會要怎麼帶回去啊?」

日火試圖扯開話題,心裡暗暗希望對方能停止損人。

「喔,今天我們不宰割盾蟹,我們要賣掉它。」

「啊?聽起來是不錯啦,但要怎麼帶回去啊?」

日火想起跟波娜一起切割盾蟹的經驗,那的確不怎麼好玩,在經過長時間的狩獵後,還得搶在屍體未發臭前,拖著疲累的身子把巨殼一塊塊割下,裝入船隻。就如日火所說,如「盾」一般的強硬,一般像波娜與日火這對沒有精良裝備的獵人,通常是以鎚或火藥破壞出裂痕後,再加以剝取。

處理完的殼還需稍以炙烤,再以抗菌石消毒,避免在運送中途發臭或腐敗,在想到能省下如此龐大工程,日火心底放下了顆大石。

「待會我們到海邊,就會有人幫我們『處理』。」

「『處理』?」

「往那邊看吧、那邊。」

日火一手遮著頂上的日光,往波娜指去的方向看去。
沙岸遠方除了原有海浪的拍打外,更多了人的吵鬧聲。而更引人注目的,是龐大的黑白骷髏旗,與駭人的砲台口,連來自東方的日火都了解這些特點代表的意義。

相較下,與波娜一同前來濕熱密林的小船顯得十分微小,以這樣尺寸的大船,要載回一打的盾蟹都不是問題吧?

「海盜…」

日火說道。

「是啊,海賊呢。」

「所以要把盾蟹直接賣給他們嗎?整隻?」

「你說薩薩米喔?是啊,像我們殺死薩薩米完之後,割下來的殼最後也是賣到他們手上去,再由他們走私到其他地方去,提供給那些不在公會管轄的地帶。」

波娜一手掛在日火肩上無奈的說道。

「然後啊,價錢就是被這些傢伙一抬二抬三抬,現在一片盾蟹殼都貴到可以請個一打愛路回家了,真是瘋了!」

隨馱車的靠近,沙灘上的人們對著波娜揮手示意停止。


「我先去跟他們聊聊,講好價後他們會來看看吧。」

波娜扣起皮帶,從坐騎上跳下。
在龍鞍的側部有著長過兩米的龐大劍袋,波娜豪不費力背起,一派輕鬆地走向前。

「你頭盔戴起來,安靜點啊。」



2 neko neko harvest [ 2009/04/22(Wed) 13:42 ID:2h0N.4XU ]


穿著沾滿髒水的藍白條紋上衣與包頭巾,曬得黝黑的手臂上有只藍色的骷髏刺青的男子正對波娜走來。在還離對方不到數尺,波娜便皺起了眉頭。

「如果說是因為臭味的話,別太在意。」

男子開口道。

「喔…你們最近在船上又宰了什麼?載了一船的怪獸糞便嗎?」

「呀哈哈哈!我們生意還可沒糟到要去載糞的,就只是隻夫魯夫魯被那群新來的保存到爛掉,才會臭成那樣。」

水手咧嘴笑著指指甲板,船員不斷地往海裡丟下灰色肉塊,想必正是已成了腐肉的夫魯夫魯。

「好啦,回歸正題,」

波娜從腰包口掏出一只刻滿印記的盾蟹方型小殼。

「獵盟的證件,今年才去更新的。」

「嗯,不是公會的走狗…」

「是公會的就不會穿得這麼窮酸了。好啦,今天成果是那孩子。」

「哼喔,薩薩米是嗎。」

水手看了看女子背後的運車,即使躺下仍比一般成年人來得高,這樣的尺寸在近期的確是難得一見。正打算向前觀看的男子被波娜擋下。

「我先說好了,」

波娜清清喉嚨,接著說。

「全程被我用大劍刺擊頭部跟腹部,正面似乎已經不能看了。不過呢,殻的光澤跟亮度都是一等一,看這小子的尺寸也知道,應該夠做出一人到兩人份的全套盔甲沒有問題喔。」

「嗯哼…」

波娜笑著抬起頭繼續講道。

「當然,還是捕獲麻醉的呢,運到各大城市都還是新鮮的美味呢,想想看烤得多汁細膩的薩薩米料理跟…」

女子三根手指抬起,在壯碩的男子前弄出圓型的手勢。

「利‧潤‧吶。」

「耍小精明。」

「嘿嘿…好說好說,既然知道的話~就請你做點什麼吧?」

男子摸摸下巴的鬍渣,猶豫了一下後,粗大的手掌在腰包中凌亂地找尋後,取出了四枚金幣。

「滿意了吧。」

波娜雙手環起在胸前,笑著搖了搖頭。

「反正一唬再一唬,自從公會明令禁止大肆狩獵後,你們出價的盔甲簡直是天價不是嗎?而我就是在背後幫你們抬升價錢的材料提供商吶…嗯?」

波娜指頭輕輕劃過粗大的手掌,一股誘人的甜氣竄進男子的鼻頭。

「再多『掏』點出來…搞不好你會有意外的好處喔…?」

「嗚哼…」

在露出個哭笑不得的表情後,水手手上多出了兩枚出來。

「謝‧謝‧你。」

波娜笑著把金幣拿下,做了個飛吻的動作,但這另人傾倒的美姿只讓戴著頭盔的日火直搖頭。

獲得飛吻一枚的水手在大致檢查後,幾名拖著工具前來的水手也開始在蟹殼上畫上記號,大工程地支解盾蟹。

「我說啊…」

「嗯?」

波娜漫不經心地坐在日火旁,看著盾蟹的大鉗被鋸子割弄,另一手不斷摸著日火的頭盔。

「可以不要摸我頭嗎,很討厭耶。」

「你的頭盔很舒服啊,我最喜歡摸楊庫庫的耳朵了耶。」

「是『大怪鳥』!要我幾次跟妳說,妳才不要用那種稱呼啊!」

「好,乖乖,不要講話,被人認出來你未成年就糟了。」

「我沒有未成年好嗎!我們一族都臉都長這樣啦!還有這跟音譯一點關係都沒有好嗎!」

日火奮力地甩開女子的手,在怪鳥頭盔下仍能看見氣得紅透的白臉。

「嘛…日火啊,你別看那群人人很好的樣子,他們全都是海盜。」

「我知道啊!我…」

「聽我把話說完啦。」

波娜表情嚴肅地壓著日火。

「現在海盜見到公會的人就殺,不論是小的還是大的,公會裡面像你這種年紀的多得是,他們手頭上每人都有一張拘補令,只要看見海盜,是可以使用狩獵武器開打的。」

「嗯…嗯喔…」

「所以啊,把你的臉遮好點,我們表現的越親暱,他們就不太會懷疑你,知道嗎?」

「嗯…好啦。」

「乖,而且你還想回家嘛,在那之前就忍一忍好嗎?」

「好啦!我知道了啦。很討厭你一直把我當小孩子…咦?」

日火反駁的聲音突然間降了下來。
在波娜還來不急反應前,日火一手抱住波娜從草食龍的騎座上猛力撲下,一股帶著腥味的風從兩人頭上吹去,碎木從空中激射而降。面目全非的巨蟹正發狂地從馱車上掙脫著。

「快、快逃!!它還活著!」

「嗚啊啊啊啊啊啊!!」

割鋸盾鉗的水手被耍至空中重擊在地,濺出的鮮血灑滿著沙灘,嚇得所有人落荒而逃。

「搞…搞什麼啊!你們該不會沒補打麻醉藥就開始支解了吧!」

波娜壓倒著日火憤怒地對著手水們大吼,但手忙腳亂的男子們只顧向傳隻跑去。

「切,日火,我們上!」

「妳先給我從我身上起來!」

盾蟹在麻醉消退大半後,被痛覺激醒後即是發狂的狀態。即使在那之前受了重傷,但仍有餘力的巨鉗正瘋狂破壞周遭的一切,其中不乏兩人的馱車跟駕駛的兩頭草食龍。

「波娜,我先牽住它!」

「自己小心!」

獵人的本能瞬間回到兩人的臉上,日火在波娜起身的瞬間側身扯開布袋,迅速拉出印著藍白交錯食肉龍紋路的愛槍,在填裝彈頭的瞬間也同時拉起了彈弦。

「…去!」

火藥點燃的爆音伴奮力飛去的彈頭嘶吼,巨蟹發出了哀嚎的撕裂聲。
正如波娜所說,這隻盾蟹確實比一般成年盾蟹來得龐大,即使是較為脆弱的顏面也具相當的厚度,如果要加以制服,大概也要有不能留下全屍的覺悟。

圍持伏地姿式並不影響日火的瞄準精度,背靠著草食龍的屍體,少年瞇起單眼摳下板機,帶有藍速龍尖牙的彈頭爆穿著蟹腳、噴出藍黑的濃汁。

「再來!」

日火拍擊了怪鳥鱗片組成的腰甲,自中滑出由五顆閃著黝黑刺釘的彈排。
少年迅速地填入輕弩,但在拉弦的瞬間,盾蟹的狂暴的大鉗早已揮至面前…

「…切。」

少年反射地閉上眼睛前,金屬與甲殼撞擊的巨音響遍密林。

「喂………!!在、在分神什麼啊!!給我清醒點!」

麥色肌膚與飄動的灰髮,與閃著鈍黑光澤的勾爪大劍,擋下巨鉗的揮擊正是波娜。

「是!」

日火並沒有沉浸在感謝中太久,迅速爬了起來。

當盾蟹準備更暴力地破壞眼前的障礙物時,兩人不約而同向巨蟹兩側分別奔去。

「吃這個吧!!!」

機弩再度噴出火花,一時間的混淆戰術果然奏效,來不及應對的盾蟹頓住的空檔給予了日火絕好的射擊時間,遭砲火摧殘、已被傷透的蟹腳不爭氣地發出折裂聲。

「喝啊啊啊啊!!!」


看準夥伴子彈用盡的瞬間,黝黑的巨刃自空劈下,六只閃爍兇光的勾爪應向下的劈擊彈出,在刺入拉破腳殼、與拉碎肌肉,波娜的愛劍徹底粉碎了盾蟹的左後腳。
失衡倒地的盾蟹慘痛地嘶叫,白淨的沙地上滿是黑藍的血汁。

女獵人走至巨蟹的面前,舉起了大劍,已被傷透的肢體正無力地刨抓著白沙。

「抱歉啦,原本是想讓你在睡著的時候做成料理的。」

大劍的勾爪反射著陽光,照亮著女子皺眉的臉龐。

「不過這就是生態嚕,希望你能原諒我,來生我也是被獵殺的那一方的。」




3 Sam [ 2009/04/23(Thu) 20:59 ID:0J/715J2 ]
短篇完了!?我覺得世界觀與設定應該挺有趣的。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