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黑鴉

1 紅貓 [ 2009/04/25(Sat) 20:43 ID:0Mm3vmQA ]
只要你還在我面前,那就根本沒有真貨的存在,你跟其他人一樣,你是獨特的,沒有人可以取代你」

「胡說!你能了解我的心情嗎?明明早該結束的生命卻以這種重複被人替代的方式活下去!我永遠當不了真的,就算擁有相同的記憶,我永遠都是假的,我….」

「那就毀了除了妳之外的所有烏利亞,那妳就是真的啦」
格里芬是這麼說的,總是愁眉苦臉的的他,第一次對我露出了微笑
那是有點笨拙,卻相當真誠的笑容

我無法反駁他。

雖然知道自己不是真的,但我始終無法承認自己是假貨。
無意義的死去,又無意義的從早已準備好的棺材爬出來,不停的循環著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遺忘了活著的意義。
也許我本身的存在就沒有任何意義吧?
只是為了滿足那位自稱父親的男人的慾望罷了。

當我第一次被他侵犯時,我一直哭一直哭,就算哭到眼睛腫了、嘴巴也無法發出聲音來,那男人始終沒有停止。
這種事情重複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兩百三十五次、第五百零二次
我忘了是什麼時候開始計算次數的,但一定比我想像中的多更多。

他總是對我說:「烏利亞,我是愛你的,我無時無刻都深愛著你」
他愛我的方式就是喘著大氣讓那令人做噁的東西在我身體中抽送著,直到他玩膩了,他便使盡各種方法折磨我,直到殺死我為止。

每當我失去意識時,我好高興,我真得好高興,只要能夠不看到他的臉,我願意做任何事。
但這種喜悅直到我再度從棺材中醒來就結束了。
/1
在陰暗的房間裡,少女靠在一個擁有黑色翅膀的男人身上。
少女有著一頭白色的長髮、嬌小的身軀,看起來不過16、7歲,她穿著白色的洋裝,在她裸露的雙手上有種各式各樣的傷痕。
男人有一頭黑色的短髮已及覆蓋全身的黑色羽毛,除了琥珀色的瞳孔外,他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
他那龐大的黑色羽翼佔了大部分的空間,那男人的體型因為龐大的翅膀,所以看起來有點瘦小。


「烏利亞,為甚麼父親大人不讓我們出去?」
黑格里芬一邊說,一邊玩弄著自己那黑色的羽毛。

這問題的答案再明顯不過了,但烏利亞只是搖搖頭,靠在黑格里芬那柔軟的羽毛上,讓自己的意識遊走。
「烏利亞,你不是說過鳥兒總是在天上飛翔嗎?如果我能在那片天空翱翔的話,我也能成為真正的鳥兒吧?」

這句話把烏利亞拉回了現實

「恩,一定的,而且你的飛翔的樣子一定會很威風喔」

「是嗎……」

「格里芬,我好羨慕你」

黑格里芬沒有答話。

「我羨慕你那漂亮的羽毛、我羨慕你美麗的琥珀色瞳孔、我羨慕你被那男人寵愛,我羨慕你的全部,格里芬。」

黑格里芬還是沒有答話。

烏利亞將自己的臉龐陷入了羽毛之中,喃喃的說:
「如果哪天你真的可以逃出這裡的話,能不能帶我一起呢?」

「一定的。」

一具短短的承諾,讓黑格理芬成為了真正的鳥兒。

++++++++++++++++++++++++++++++++++++++++++++++++++++

關於文章裡的成人鏡頭,在這裡說聲抱歉。
因為我覺得有些部份如果隨便帶過了話,會讓故事沒有那麼完整
希望各位能夠見諒



2 凜羿 [ 2009/04/25(Sat) 22:05 ID:Wdo3vl4M ]
我個人是沒有很在意啦......畢竟我是裡島出身的

不過因為您文章裡所謂的「成人鏡頭」和裡島比起來已經是相當暗示的程度,所以要留在這或是進軍裡島都請自便吧

3 名無しさん [ 2009/04/25(Sat) 22:17 ID:ydr1fcd. ]
成人鏡頭滿............少的啊 不是嗎?(歪頭)
這種程度我覺得還OK 尺度應該是相當的合宜吧?至少描述上比一堆文學書裡會出現的成人要素還來得隱晦多了 而且份量也不多 我認為是可以接受的
整篇文的感覺還不錯 紅貓醬(可以這樣叫嗎XD)有把這篇寫長的打算嗎?

4 名無しさん [ 2009/04/25(Sat) 22:29 ID:0Mm3vmQA ]
>凜羿
哦哦,是嗎
我沒看過裡島的文章,所以不太了解.....
這部份我會盡量減少
因為成人畫面不是重點,個人覺得放裡島好像不太對?

>3
謝謝~
我是有把這篇寫長的打算,不過目前預計篇幅不是很多

5 紅貓 [ 2009/04/26(Sun) 22:41 ID:f2Nwgm3k ]
/2

出了格里芬的房間後,我慢慢的走向螺旋狀的階梯,準備到樓下的藏書間去。
我很喜歡來到這座高塔上,因為這裡跟下面比起來安靜多了,而且也沒有另人做噁的奇怪味道。
雖然路程有點遠,但只要想到格里芬,我的腳步就會不自覺的快了一點,甚至連疲勞都覺得少了許多。

格里芬很喜歡聽故事,所以我常常會在父親的藏書間東晃西晃的,看看有沒有適合格里芬的故事書。我記得以前這裡有很多父親為我準備故事書,但是當我死後,父親處裡掉了大部分。

藏書間非常大,大概是城堡的2個大廳那麼大,裡面有很多很多稀奇古怪的書,藏書間的書櫃也很大,想要拿到上面一點的書需要站上長梯子,但是我怕高,所以一次也沒用過。
我還記得以前父親曾經背著我,讓我到書櫃的最上層拿書,當時父親爽朗的笑容還有我一直堅持要拿的書,直到現在我都印象深刻。記憶中父親鮮少的好形象雖然屈指可數,但是我一個都沒有忘記。

藏書間四周的玻璃窗都被父親用木頭盯死了,陽光從木頭的縫隙中透漏出來,照射在腐朽的木頭地板上。
我慢慢的走著,每走一步,地板就會像抗議似的發出枝枝嘎嘎的聲音。
在我穿越了第1個書櫃後,我在第2個書櫃的盡頭看到了一個人影。

除了他以外不會有別人了。

我開始慢慢的往回走,我讓腳步盡量放輕,但是地板的聲音還是一樣響亮。

「烏利亞,是妳嗎?」
那男人的聲音很特別,像是走音的鋼琴所發出來的不和諧聲響,有點陰沉又帶點有氣無力。

我感覺到我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身體也不自覺的發抖著,我不敢再有任何動作了,我逃不了,我一定逃不了。
就算真的逃不了,也一定想辦法避開他……。
心中一冒出這個念頭,我便轉頭就跑,但是我一轉頭,就撞上了那男人的胸膛。

「烏利亞,我的小心肝,跑那麼快要做什麼呢。」
那男人的聲音像是刀刃般刺進了我的耳膜。

「父親……大人…」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