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罪惡之都

1 風水 [ 2009/04/29(Wed) 20:18 ID:yAOdTQVI ]
光鮮亮麗、衣食無缺、先進繁華的人間天堂。
這就是每個進入這座城市的人最初的感受。
高聳的大樓遍佈在每一吋的土地上,方便的交通運輸宛如蜘蛛網般圍繞著這座城市,社會的進步帶來了絕對充足的職缺與金錢也造就了完善的社會福利,這是個只要有所付出就會絕對會獲得回報的城市。
於是有人開始稱互這裡為烏托邦。
但是,建構這座城市的是人類。
部分的人們即便有著人人羨慕的一切,卻依然奢求著更多。
想要更多的金錢。
想要更多的權力。
這群人們深陷於由自身無窮的慾望所產生的泥沼,卻無法自拔,享受著一切卻又渴望著更多。
他們揮灑著金錢購入權力、濫用權力獲取金錢。
無視所謂的法律,只求滿足自己。
如此不擇手段填補自身的慾望的人,人們私下稱其為『野狗』。
然而在這座城市繁華的生活下,慾望高漲的野狗不斷的增加,所使用的手段也逐日增加。
面對逐漸壯大的野狗群,司法早已失去了拘束的作用,求助無門的人們只能默默的承受這一切。
但仍舊有無法忍受的人們採取了同樣激進的手段去進行報復。
擁有能力的人們替自己冠上了傭兵的名稱,收取這座城市從不缺乏的金錢,以各種手段替被野狗襲擊的人討取屬於他們的公道。
使用暴力進行制裁的『獵豹』。
以頭腦去欺詐野狗的『狐狸』。
這宛如食物鏈般的惡性循環使得這座城市的犯罪逐漸的地下化,野狗們暗中行動以求不被狩獵,獵豹與狐狸為了捕捉躲藏於暗處的野狗而將自己也墮入黑暗之中。
不再有人知道野狗做了什麼,因為只有當事人才會清楚。
不再有人期待司法的作用,因為野狗們早晚都會消失於其他野獸的腹中。
所有的一切都只會發生於人們看不見的地方,也會消失在人們看不見的地方。
這就是這座城市治安良好的真相。
沒錯!
讓我們一起高喊吧。
歡迎來到這裡,這是個只要願意就會有所回報、只要努力就不用擔心生計,且治安良好的繁華世界。
但實際生活於這座都市之後你就會理解,這是個以犯罪去抑制犯罪,充滿著人類內心醜惡的慾望漩渦。
讓我們一同迎接吧。
歡迎來到這座充滿著無盡矛盾的城市『罪惡之都薩瑪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話說這是我第一次在公共場合發表文章
心中真是緊張不已啊(一向擔心自己寫的東西缺點太多)
假如有明顯的缺點的話希望各位可以指導一下


2 風水 [ 2009/04/29(Wed) 20:44 ID:i5cJ0qNg ]
想要貼剩下的部分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不能用啊.........
(投稿文字数オーバーです! 我第一次來...誰來教教我啊orz)

3 名無しさん [ 2009/04/29(Wed) 20:55 ID:ruQCv08U ]
文字量太多,把文章分隔成兩到三篇左右就可以發了。

4 Kirsos [ 2009/04/29(Wed) 20:56 ID:0tAVm.fU ]
> 風水
字數太多了,分少一點貼

5 風水 [ 2009/04/29(Wed) 21:09 ID:i5cJ0qNg ]
「站住!給我等一下!!」
在薩瑪斯這灑落著太陽光芒的人行走道上,兩組人馬閃避著街上的行人進行著追逐。
被追的是一群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的青少年們,人數大約四人,其中一個穿著紅色襯衫的少年手上抓著一個藍色的旅行背包。
而在後方進行追逐的是一個身材高瘦的黑髮男子,穿著一件會令人懷疑季節的灰綠色大衣,從身材及臉孔來看大約二十歲上下。
兩方人馬在體型上有著明顯的差異,男子的速度明顯的快於在他前方的少年們,但是對有著地利的少年們,男子的速度完全無法發揮作用,但也不至於讓男子跟丟。
在這陽光直射的大道上,雙方的臉上都開始落下斗大的汗珠,少年們一臉疲態的回頭看像緊追不捨的男子,無一不露出充滿著惡意的目光瞪視著男子,他們見到男子那完全不打算放棄的臉神便互相以眼神決定了對策。
「拜託你們停下來!把我的行李還我!」
窮追不捨的男子心想著今天真是有夠倒楣的一天。
由於在自己的故鄉聽過無數對於這座城市『薩瑪斯』的好評,於是便耗盡自己的積蓄,懷抱著夢想來到這裡,卻沒想到前腳才剛踏出車站,後腳放有自己全部家當的行李就立刻被搶走。
男子一面哀嘆著自己的不幸,一面對這座城市的冷漠感到絕望。
自己邊跑邊吼了至少有十分鐘,但這段時間中非但沒有人來幫忙抓住那群少年,甚至連警察的身影都沒看見。
男子不禁懷疑,到底是家鄉的人說錯了,還是自己到錯了城市。
|我也真夠倒楣的:::
而就在男子自怨自艾的時候,前方的少年們跑到了不知是第幾個十字路口。
然而他們與之前通進退的行為不同,少年們無視著紅綠燈朝三個方向逃竄,那一瞬間響起的喇叭聲差點震破了男子的耳膜。
面對著兵分三路的少年們,男子絲毫沒有猶豫的就追往帶著自己行李的紅衣少年。
他一點都不在乎要如何教訓這群行為明顯犯罪的少年,只希望可以快點拿回自己的行李
被追的少年微微的往回看了一眼男子後便凱始講追逐的地點從充滿著行人的大街轉往陰暗的小巷中。
在狹窄的巷弄中四處堆放著大量的雜物,少年減慢速度小心的穿梭在這之中,而男子則是絲毫沒有減速硬是用擠的穿過雜物堆。
男子的大衣雖然因此出現了不少的傷痕,卻也減少了許多與少年見的距離。
被拉近距離的少年仍舊慢慢的減速,甚至不時回頭確認男子的位置,彷彿就像是在引導男子一般。
最後兩人漫長的追逐中於畫下了句點,不曉得少年是走錯路了還是有著其他理由,她最後彎進的小巷是一條死路。
男子再看見無路可退的少年時,心中稍微開心了一下。
「現在:::可以把我的行李還我了吧」
男子邊說邊喘著大氣,大粒的汗珠順著臉頰流往地面。
而無路可退的少年臉上沒有些許的緊張會困擾,反而還對著男子微笑。
「你是笨蛋不成?假如我會還你,那一開始我就不會搶了」
少年奸詐的笑容令男子感到不寒而慄。
接著,後方的小巷中傳來了許多的腳步聲,男子立刻就猜想到自己的狀況有多糟糕。
|我今天真的有夠倒楣的:::
男子慢慢的回頭。
方才在十字路口散開的其餘少年們正站在那裏,手中還各自拿著不同的武器,有左至右是木製球棒、金屬水管跟指虎。
紅衣少年繞過呆站著的男子走到了自己同伴的後方,蔑視著男子。
「現在後悔了吧?誰叫你不乾脆一點放棄!」
隨著少年的嘶吼,站在其前方的三人各自揮舞著武器奔向男子。
不曾打過架的男子隨便擺了個架式,這並不是代表男子有辦法對付三個拿著武器的少年,只是單純的想要多少降低些傷害。


6 風水 [ 2009/04/29(Wed) 21:10 ID:FXeOYN2A ]
就在雙方差沒幾步路的距離時,一名不速之客闖了進來。
一個穿著紅白色套裝的白髮男子從天而降,他側站在男子與少年們的中間,他腰間掛著一根長約一百三十公分的黑色細長棍棒。
在這不寬的小巷中,這根棍棒儼然就像是路障一般講男子與少年們隔離開來。
拿著武器的三人也因為這突如其來的傢伙而停下了腳步。
紅衣少年起初對這名男子有所戒備,因為四周的大樓最低也有四層樓的高度,但白髮男子卻像沒事一般站在自己的眼前。
雖然已經思考了許多,但紅衣少年卻選擇忽略這名白髮男子的危險性。
「別管他!他敢妨礙我們就連他一起打!」
聽見紅衣少年的話後,三名拿著武器的少年再度邁出步伐並揮舞著手中的武器。
實際上,長久居住在這坐城市的少年們只要仔細思考之後就會發現,眼前的男人究竟有多危險。
但在少年們被慾望矇蔽的的雙眼裡,白髮男子也不過是個礙事的人罷了。
面對同時奔向自己的少年與武器,男人用左手將邀間的黑色棍棒旋上自己的肩膀,藉此擋下了球棒及金屬水管,並用右手抓住了指虎少年的手腕化解掉攻擊。
白髮男子沒有理會這些發動攻擊的少年們,而是看向站在另外一邊,因為驚嚇而一臉呆滯的男子。
「你是第一次來到薩瑪斯嗎?」
白髮男子問出這句話時,拿著球棒的少年抽回了武器再次往他橫劈,而他則瞬間從黑色棍棒中抽出了某個閃著銀色光輝的金屬薄片。
少年們這時才驚覺到,那並不是棍棒,而是將護手拔去的的日本刀。
白髮男子用抽出的刀背反掃往球棒少年的腹部並將其擊飛,接著他用右手抓住快要落地的刀鞘,像是一陣旋風般將剩下的兩人一併擊飛。
在一瞬間完成這些動作的白髮男子迅速的將刀收回刀鞘之中,並一付沒事的樣子看著男子。
「需要我幫你嗎?」
白髮男子的臉上揚起了笑容,但那笑容加上倒在他背後痛苦蠕動著的少年,實在是令人不禁感到恐懼。
面對這樣狀況的男子本想搖搖頭拒絕他,但一想到假如眼前的救星離開的話,自己不知道還會遇上什麼事,他就不的不懷著恐懼點了點頭。
「很好!我跟你訂下契約,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男人笑著轉身去面對背後又再度爬起來的少年們。
「培特:::培特.亞拉爾:::」
培特看著男人散發出絕對自信的背影,顫抖著說出自己的姓名。
獲得答案的白髮男子開心的笑了幾聲後,用手中的日本刀指著站在最後方的紅衣少年說著:
「培特啊,果然不是這個城市的人會取的名字,沒關係,我與你訂下契約,我會盡我的全力去幫助你,我叫凱!全名就等這件事結束後再告訴你吧。對面的少年們啊,要不要趁現在放下手中的東西趕快逃命?我可沒有把握打完後你們的四肢還會連在身體上啊」
凱用手中的日本刀挑釁已經傷痕累累的少年們,已經領教過凱攻擊力道的三名少年紛紛的往後退去,唯獨那名紅衣少年不肯放棄。
「你們這些傢伙怕屁啊!他不過一個人而已!」
即便紅衣少年開口大罵,但其餘三人早已戰意全失。
看著駐足不前的同夥,紅衣少年放下了一直拿在手中的旅行背包,從其他少年的手上搶走金屬水管就不顧一切的往凱衝去。
而面對少年來勢洶洶的攻擊,凱不過是簡單的將右腳往前踏去側著身就閃開了,他還輕輕的用刀柄輕輕的敲了一下少年的後腦勺。
「你死了」
被諷刺的少年漲紅著臉繼續往凱揮出金屬水管,但凱持續用細微的側身閃過少年大動作的攻擊,還不忘附上一記刀柄敲擊。
少年火大的揮動著武器,但卻都只發出劃破空氣的聲響,連凱的衣邊都削不到。
「你這傢伙!!」
少年沉不住氣的往凱得側腹部揮了過去,看見沒有進行閃躲的凱,少年還以為自己得手了,結果就在水管快要碰到那脆弱的人體時,凱快速的用手抓住了少年猛烈的一擊。
他在少年的耳邊略帶恐嚇得說著:
「小鬼,我沒有殺生的習慣,這次給你點教訓,下次先學會看對手再出來混吧」
語畢後,凱用與之前無法比擬的速度及力道將刀柄往少年的脖子後邊敲了下去,那一瞬間少年就像是斷了線的木偶一樣癱倒在地。
看見自己的同伴宛如死屍般到臥在冰冷的地面上後,其餘的少年帶著慘叫開始逃竄。
在確認四下無人後,培特急忙往前衝去抓住自己旅行背包並打開來一一檢查,在確認沒有東西遺失後她就安心的呼了一口氣。
「太好了:::東西都還在:::」
因為安心而腳軟的培特坐在地面上呼著氣,這時凱也慢慢的走過來。
「嗯嗯,東西都還在真是太好了呢」
他邊說右手邊在培特的眼前上下晃蕩著。
搞不清楚狀況的培特滿懷著感激向凱道謝。
「啊!那個:::真是謝謝你了!要不是有你的話我可能不但連背包都拿不回來,還會被痛打一頓吧,真是謝謝你了」
培特邊說邊在心中對這座城市改觀。
|看來今天還不是太倒楣嘛,這裡還是有好人的。
然而面對培特如此真誠的道謝,凱只露出了尷尬的笑容應付著。
「那個啊:::道謝就免了,錢趕快給我吧」
就在凱說出這句話後,兩人間的氣氛瞬間降到了冰點。
培特在睜大眼睛發呆了約幾秒後才慢慢的開口。
「:::錢?」
看見培特得一臉傻樣後,凱收起笑容換上了彷彿黑道討債般的表情。
「當然要收錢啊!你以為我是做慈善事業的啊!」
看見臉上開始冒出青筋的凱,培特才結結巴巴的吐出了一句話。
「那個啊:::為了來到這裡我已經把積蓄都花掉了:::包包裡也只有一些換洗衣物跟證件:::錢的話:::好像:::沒有了:::」
聽見這一番慘酷的事實後,凱的臉色慢慢的變的蒼白,似乎連發怒都懶了。
隨後他才慢慢的用深呼吸緩和自己的情緒。
他一手搭著培特的肩膀,帶著微笑慢慢的對著培特說:
「沒關係,沒錢的話我有地方可以讓你賺,做好覺悟了吧」
看著笑的如此狡詐的凱以及掛在他腰上的日本刀,培特根本就不敢搖頭,只能死命的點頭。
接著,凱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台小型的計算機,在上面迅速的按了幾下,在停下手指的同時也將畫面拿給培特看。
「順帶一提,這是算上一些林林總總有的沒的東西後所的出的價錢,看在你是外地人我還給你打了九折,要知道感恩啊」
看見計算機上那由大量的零構成的數字,就算是一直忍住不吭聲的培特也都不得不發出響徹雲霄的慘叫聲,然而不敢發洩出心中不平的培特,最後將一切都怪罪到自己的運氣上。
「嗚啊啊啊!!!我今天真是倒楣透了!!」
是啊,真是倒楣透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