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短篇-天使的祈禱

1 C.J. ◆c3wO89XKhg [ 2009/05/14(Thu) 00:00 ID:xdBnPIzo ]
毫無變化的日子、一如往常的雨天、單調乏味的速食、持續打字的雙手︱︱這就是我的日常生活。
這裡是連結現實世界與理想世界,被稱為『橋樑世界』的地方,一年出現晴天的日子不到一個月,每天下午,為了尋找靈感加上填飽肚子,我都會來這家速食店吃午餐兼工作。

我的職業是小說家,這個職業的職責是:努力的打字,打出能讓人感動並願意掏腰包購買的小說。
這樣說或許很有點不太恰當,不過當你想到截稿時間將至,而自己的螢幕前面依然是一片空白時,你就會體驗到什麼叫絕望了。

今天,空蕩蕩的速食店二樓,在我平常坐的靠窗的位置,坐著一個女孩。
看起來應該十三、四歲吧,她水藍色的雙眼漫無目的的看著窗外,在她桌上什麼也沒有,大概是吃飽了吧。
我聳聳肩,坐到另外一個靠窗的位置。
才剛拿起漢堡咬了一口,就聽到肚子大聲抗議的聲音,我一臉無奈的看著二樓除了我之外,唯一的客人。
妳到底是來發呆還是來做什麼的……我在心理咕噥著,結果那聲音又傳了過來。
『……』
我放下咬了一口的漢堡,用力的拉了拉頭髮,然後拿起蘋果派跟紅茶,走到她面前。
我把蘋果派跟紅茶放到她面前,她的鼻子動了動,就像是被香味吸引的小狗一樣,她先看了看桌上的蘋果派才抬起頭看我。
她用猶如藍寶石般的清澈雙眼看著我,銀色秀髮柔順的披在她的肩膀上,被她的美貌嚇到,我愣了一下,才慌慌張張的別過頭,結結巴巴的說:「妳肚子餓了對吧?今天我的肚子沒有很餓,這些給妳吃吧…我再強調一次,絕、絕對不是因為我聽到妳的肚子在抗議,我才給妳的…」

等一下……為什麼我剛剛說話結結巴巴的?
而且還說出那樣的話?!
為了掩飾我的緊張,我頭也不回的走回我的座位,把頭埋到只有螢幕的特殊電腦前面懺悔。
︱︱嗚啊啊啊啊!我剛剛在耍什麼帥啊!
忍住想一頭撞死在桌上的衝動,我從螢幕旁邊偷偷看著女孩的舉動,她把蘋果派湊到鼻子前面聞了聞,確定那是食物後,開始小口小口的吃著蘋果派,看到她可愛的舉動,飢腸轆轆的我也拿起剛剛吃到一半的漢堡開始大口的吃。
看來,這傢伙真的餓了。
解決掉手上的漢堡後,我準備下樓再點一份餐點︱︱像我這樣的有為青年,食量都不小,區區一個漢堡是不能滿足我的,而且沒有飲料陪襯,也覺得怪怪的。
才剛站起來,樓下就傳來有人大吼的聲音。
「不准動!快把錢交出來!其他人通通給我蹲到角落去!不要輕舉妄動!」樓下傳來搶匪們一定會說的老套台詞、陪襯的女性尖叫聲以及小孩子的哭聲。

喂……這是哪國的古老戲碼?在這樣的情況下,應該下去點餐嗎?

想了一下之後,結論是:反正這不關我的事情,只是下去點個餐就上來了。
只要不要妨礙到他們,對方也不會來找我的麻煩,這就是一般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
大概,連搶匪也是這樣想的。

才剛走下樓,馬上傳來搶匪的咒罵聲以及好幾發朝我招呼的子彈,我趕緊低下身體,讓樓梯幫我擋下這幾槍。
該死的傢伙……非給你們一點顏色瞧瞧。
拿槍又如何?只要射不中,就算拿的是電磁砲、雷射槍,都是沒有意義的。

蹲在樓梯後面冷靜的分析目前的情勢,並藉由說話聲來判斷對方的人數,一般來說,這樣的劇情只會出現在小說裏,沒想到會在這時候被我利用,還真是諷刺呢。

嗯……收銀機傳來把錢丟入袋子的聲音,一個。
……在樓梯旁邊有一個搶匪的聲音,兩個。

從聲音來判斷,兩人的距離應該不遠。
接下來,放手一搏吧!

深吸一口氣之後,我一把抓住樓梯的扶手翻出去,在樓梯旁邊的搶匪嚇了一跳,用顫抖的手舉槍瞄準我,這瞬間,我奪走槍,並抓住來不及反應的他,我用膝蓋朝他的腹部用力一頂,搶匪發出痛苦的呻吟聲跪坐在地,我放開雙腳發軟的搶匪,轉身一記迴旋踢將他擊倒。
另一名搶匪見狀,立刻丟下裝滿錢的袋子,舉槍瞄準,不過這幾秒的空檔,我早已衝到他面前,先朝腹部揮出兩拳,然後抓住右手用力一扭,在搶匪痛到把槍放開的同時轉身,將他摔到地上,在場的人隨即一擁而上,制服這兩名搶匪。
「喔喔,年輕人做的好!」
「你的功夫是去哪裡學的,能教我嗎?」

真是讓人厭惡的情況啊……一群虛偽的傢伙……

被在場的顧客們團團包圍,只想點餐的自己,只好滿臉無奈的朝老闆揮揮手,已經是是老交情的老闆,用他的大嗓門對在場的人喊:「喂!各位客人!請不要造成其他客人的困擾好嗎!那位穿著低胸哥德蘿莉服,身材誘人的小姐,還有那邊那位大衣沾滿血汙、帶著小女孩、看起來像誘拐犯的年輕人,妳們的特餐還需要一點時間準備。其他客人的都已經準備好了!請快點過來領取!」
聽到老闆的聲音,那些把我團團包圍的人們才紛紛走向櫃檯,我鬆了一口氣,排在隊伍最後面的我拉了拉衣服,無奈的看了兩個搶匪一眼。
他們的手腳被綁住,嘴巴被捂住,雖然是這樣,但他們還是用充滿敵意的眼光瞪著我,假如把嘴上的布拿掉,大概會出現一大串老套的反派台詞吧。

已經買完餐點的人紛紛離開,最後只剩下我,以及剛剛被老闆點名的那三個人,小女孩看了我一眼,她伸手拉了拉少年的大衣,小聲的問:「小流,這個人會比你厲害嗎?」
死小鬼……居然在我面前問這樣的問題……雖然自己並不在意強弱這方面的問題,不過有時候接的工作太危險,還是會希望強一點就是了。

對了,忘記補充,真的沒錢時,我會接下一些在異世界的工作,一般來說都是送貨的任務,偶爾會接一些護衛的任務,雖然這些任務的賞金很可觀,但是對常常莫名奇妙接到帳單的我,只能算是一點補貼罷了,而且有時候的任務太危險,所以我壓根都不會想靠這種工作過活。

被稱為『小流』的年輕人轉過頭看著我,這個穿著嚇人的傢伙有著一頭耀眼的銀髮,從穿著跟外表來判斷,應該是從現實世界過來這個地方的。
「不知道。」他面無表情的說出這句話,但是他的表情已經給我:『你不是我的對手』這樣的答案。

什麼嘛……這傢伙還真是讓人火大……

就在我這樣想的時候,穿著低胸哥德蘿莉服的女性突然一把抱住我,並在我耳邊小聲的說:「身手不錯嘛……有沒有興趣陪陪我啊?」
喂……先是被瞧不起,現在又有豔遇是怎麼回事?不過這個小姐的身材還真……我在想什麼啊?!其實這一切都是設計好,想從我身上海撈一筆的陷阱是吧?!
「嗚……小流!抱我!」小女孩嘟起嘴巴,任性的要求少年滿足她的要求,少年看了我一眼,然後拿起老闆用箱子裝好的一大箱特餐,頭也不回的走出速食店。
「啊!小、小流,等等我嘛!」小女孩被少年的反應嚇了一跳,她落寞的對抱著我的小姐說:「嗚……要是我有妳這樣的身材就好了……」
說完,她把錢放在老闆面前,慌慌張張的跑向拿著大箱子的少年,追上少年的她不斷的向少年說話,大概是在道歉吧。
離開的兩人,身影越來越小,最後終於消失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

真是囂張的傢伙啊……我在心裡咕噥了一下,但是從身上不斷傳來的柔軟觸感,硬是把我的抱怨打斷,我一邊沉浸在……啊啊啊啊啊!這一定是陷阱!絕對是陷阱啊!

「嗯哼,看來沒有被認出來呢。」目送兩人離開的女性,抱著我喃喃自語著,我試圖把她推開,但身體被無形的力量束縛住,動彈不得。
「好了,不欺負你了。」收回笑容的她鬆開雙手,說也奇怪,當她鬆手的瞬間,我的身體也能動了,她把我丟在一旁,自顧自的走向老闆。
「跟以前一樣的餐點,這次給我三份吧。」這句話雖然很稀鬆平常,但老闆臉上異樣的神情,讓我覺得不安。
「知道了,『風之快劍』諾爾‧薇娜小姐。」

等等,為何老闆會對她這麼恭敬?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居然會怕眼前這位身材火辣的小姐?
老闆快步走進廚房準備餐點,話說回來,這位叫做薇娜的女性,我好像有在哪個世界聽說過……
薇娜發現我低頭思考的動作,她笑著揮揮手:「哎呀,名號只是拿來嚇嚇那些小角色的,不必想這麼多啦。對了,樓上有人嗎?」
「樓上啊……有個小……痛!」我抱著被打的頭,轉頭瞪著突然出現在我背後,用拳頭敲我的老闆。
「臭小子,樓上明明只有你一個不是?今天上樓的客人也只有你而已,別以為把那兩個不識相的白痴海扁一頓,我就會請你吃免費的,門都沒有!」老闆伸手指向兩名搶匪,被扯到的兩人先是惡狠狠的瞪著老闆,但是當他露出兇狠的表情時,那兩個傢伙才知道自己惹錯對象了。

……標準的欺善怕惡……不過話說回來,老闆的弟弟是叫什麼……好像是無限吧,印象中……嗯……好像是在哪座城裡擔任隊長的樣子。
真是的,沒事接這麼危險的工作做啥?留在老闆這邊當他的助手不是比較輕鬆嗎?真是想不透這些人的想法。
「嗯哼,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安居樂業的生活喔。」


2 C.J. ◆c3wO89XKhg [ 2009/05/14(Thu) 11:33 ID:hlAyET7Q ]
「是嗎……等等!為什麼妳知道我在想什麼?!」
「呵呵,你內心的想法都寫在你臉上了,雖然這是好事,不過想在戰場上生存,這個習慣絕對會害死你。」
「沒必要說得這麼嚴重吧……」
「你有的時候,不是會在我們的世界接工作賺錢嗎?雖然給你工作的那個聯盟是所有種族認可而不會攻擊的,不過要是遇上死者或是惡魔,你還是得戰鬥不是嗎?」薇娜伸了伸懶腰,這個動作將她原本傲人的身材,變得更加性感,我臉紅的別過頭,問了一句:「是沒錯,妳該不會有工作要給我吧?」

下一秒,我非常後悔自己說了這句話……

「哎呀,原來你真的有興趣啊。既然這樣,我就先付一半的佣金給你吧。」她伸手從豐滿的雙峰裡摸索,然後從中抽出一個袋子,同時自己的鼻子裡,也開始出現異樣的熱流,感覺好像快要噴出來了,於是我連忙按住鼻子轉過頭,免得在她面前丟臉。
「嗯哼,從你這麼害羞的反應看來,你還是個處男對吧?」一聽到這句話,立刻轉頭的同時,我按著鼻子的手也鬆開了。

「什……唔喔?!」慘了!我連忙按住正在噴血的鼻子,但是還是太遲了。
「……………………」薇娜全身都是鼻血,拿著袋子的她僵在原地,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我,我連忙把鼻血擦掉彎腰道歉,畢竟惹火前輩級的角色可是會要人命的。
「真的很抱…………」話還沒說完,背後傳來餐盤的聲音。

「臭小子!居然敢在我的店裡噴鼻血!今天沒有把店裡打掃乾淨就不准給我回去!」剛把餐點端出來的老闆一看到地上的血跡,立刻放下餐盤朝我揮拳。
「喂!哪有人動手打人還要被打的人收爛攤子的?!喔啊!而且服務業不是應該笑著說:『不好意思,我馬上清理。』這樣的話嗎!喔喔!」顧不得不斷從鼻子流出的鼻血,我驚險的閃過老闆一次又一次的攻擊,如果不是因為我常常被老闆這樣『訓練』,大概也沒辦法練就出這樣的實力吧。
「這要看對象是誰啊!臭小子!一直賒帳沒有叫你馬上還就算了!現在居然還敢跟我頂嘴?現在把錢給我吐出來!」惱羞成怒的老闆抓起一旁的拖把,準備海扁我一頓。
突然,唰的一聲,拖把瞬間斷成兩截。

「嗯哼,老闆你還真清楚我喜歡的類型呢。不過呢,這樣好像有點太過分了喔。」薇娜的左手拿著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雙刃劍,她把袋子丟給老闆,淡淡的說:「這些夠了吧?另外,能麻煩你把我請人送來的東西順便拿來嗎?」她撥了撥頭髮,原本噴得她全身都是的鼻血立刻從她身上彈開。
「知道了,薇娜小姐。」老闆把斷掉的拖把跟兩名搶匪拖出去,
「妳到底是……什麼人……」我試著擺出架式,但身體卻被奇怪的力量束縛住,就像剛剛那樣。
「我啊,只是個普通的風元素使罷了。」她彈了一下手指,放在桌上的餐盤立刻浮起來朝樓上飛去,而我的身體也能動了。
「先上去吃吧,要是冷掉就不好吃了。」
「總覺得我掉入一個不得了的深坑了呢……」玩著頭髮的我,無奈的嘆了口氣,並乖乖的跟她上樓。

「老闆的手藝還是一樣優秀呢。」薇娜拿出一條看起來相當昂貴的手帕,優雅的擦著嘴巴。
「如果退步的話,這家店早就倒了吧。」我打趣的說著,然後用手臂把嘴邊的殘渣擦掉。
「呵呵,你們兩個相處得不錯呢。抱歉,我忘記我的女兒還沒吃呢,失陪了。」

原來已經有女兒了啊……等等︱︱意思是她已經是別人的老婆了?!真合我胃……啊啊啊啊︱︱我怎麼能撲倒別人的老婆!不對!我現在在想什麼奇怪的事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你雙手抱著頭扭來扭去的動作很礙眼耶,立刻消失在本小姐面前!不然本小姐就叫爆焰之蛇把你燒成灰燼!」

……………………………………這個小鬼絕對不是她女兒……不對!薇娜小姐人呢?!難道剛剛我看到的薇娜是幻覺?這個小鬼才是她的真面目?!

「本小姐確實是媽媽的女兒,在我們的世界裡,有兩種人格,分別為『現實』以及『理想』。」我聽得一頭霧水,小鬼嘆了一口氣,諷刺的對我說:「果然是個笨蛋,那本小姐就用最簡單的例子來說明,給本小姐心懷感激的聽清楚吧。」
她從口袋裡拿出一枚硬幣,放在桌上並指著有數字的那一面:「假設這是第一人格,也就是被稱為『現實』的人格。那麼,在硬幣背面的就是被稱為『理想』的人格。『理想』是『現實』內心深處的期望,可能是追求力量、權力、金錢等等的一切,『理想』人格擁有『現實』人格想要的能力,不過個性合不合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下等愚民,你有在聽嗎?」

……完全聽不懂。

「妳的意思是,我到時候遇到的對手很有可能會打到一半,會突然變身是嗎?」努力思考的我用力拉了拉頭髮,好讓自己不會在她的演說下睡著。
「嘛,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另外,靠窗的位置有人嗎?」
「有啊,一個女孩子坐在那邊不是……好痛!」我話還沒說完,艾莉絲突然賞我一巴掌!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那邊不是你剛剛坐的位子嗎?」
……咦?人呢?
「給我等一下!那邊剛剛明明有人在啊!所以我坐的位置是在……我吃飯的工具怎麼會在那邊?!」難道剛剛看到的是幽靈不成?!
啪!又是一巴掌。
「你這個下等愚民居然敢欺騙本小姐?非得好好教訓你不可!」
「我是說真的!拜託妳別衝……哇啊!」我連忙站起來壓住想拿雙刃劍砍我的小女孩,結果被不知名的東西拉住腳,失去平衡的我,重重的摔到地上。
「痛……咦?這奇怪的觸感是?」我一手揉著剛剛撞到的地方,另一手摸到柔軟的東西,好奇的我低頭一看,啊……啊啊……我……我死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等愚民……你……你居然敢摸……摸本小姐的……」臉紅的艾莉絲低著頭,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我放在她胸部上的手,時間猶如靜止一般,我在想如果收回手,應該會被殺掉;可是不收回手的話,下場應該會更慘;這時,樓梯的方向傳來東西掉落的聲音。

我恐懼的回頭,看見一隻想把我分屍,滿臉鬍渣的熊站在那邊。

「臭小子……你好樣的。」
「不……不是……事情不是……不是你想的那……」
「吼啊!」下一秒,憤怒的熊掌朝我襲來。

3 C.J. ◆c3wO89XKhg [ 2009/05/14(Thu) 11:34 ID:99xKvoPE ]
咦?剛剛不是還在店裡?這裡是?好多蝴蝶跟花呢,喔喔,身體不會痛了,前面還有一條漂亮的河,不過怎麼沒有魚?等等,水下好像有東西,咦咦?這是哪一國的魚,怎麼只有骨頭還會動?!還有在河的對面跟我招手的,那不就是我嗎?!
在對面招手的那個我,手越揮越快,最後居然穿過河流抓住我的肩膀?!這是哪國的三流電影啊?!而且那種怪力根本不是一般人有的吧!被抓住的我像子彈一樣快速拖過去……而且那個傢伙的嘴巴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大了!這擺明是想把我吃掉嘛!
「誰都好!拜託把我帶回原本的地方吧!這個夢也未免太驚悚了吧!」
「…………我明白了。」
「喔喔,真是太感謝你……妳不是今天消失的那個女孩子嗎?!」
「……天使祈禱︱︱重生的治癒之風。」
說完,我感覺到一股暖流迅速充滿身體,剛剛詭異的地方也變成一片充滿藍天白雲的花園。
「感激不……?!」看到對方的真面目時,我說到一半的話卡在喉嚨裡說不出來,因為她的背上,長著一對潔白的……翅膀?!
「……我是天使『伊露』,也是你的守護者。恭喜你,被幸運之神眷顧的人類。」
「……從今以後,你將被賦予『雷』元素使的力量。這多少會對你有點幫助。」

什麼意思……完全聽不懂。

「……總之,別隨隨便便死在我面前就是了。」

真是不負責任的保母宣言……給我等一下!這意味著我得拼命想辦法活下去是嗎?

「……沒錯,加油吧。」

「等……嗚噗!」我像是觸電一般的彈起身體,結果臉撞到柔軟的物體。
「哎呀,你好色。」噗!什麼時候變成薇娜小姐了?!而且我還躺在她的大腿上?!那我撞到的不就是……唔喔喔喔喔喔!
「臭小子!剛剛沒打死你,現在就開始獸性大發了是吧!」
『變態。』
「對、對不起!給我等一下!那個叫我變態的給我出來!」
「……老闆?」
「……這小子哪根筋燒壞了?」
「……我很正常。」

「各位,初次見面。我叫伊露,是他的搭檔。請多指教。」為什麼妳現在才出現……而且還是挑在這種尷尬的時間出現……
「哎呀,原來你已經有心上人了啊,而且還是個美人呢。真讓姐姐嫉妒呢。」不悅的薇娜狠狠掐住我的脖子,並用力甩動我的身體。
「咳……不……不要亂……咳……說話啊……妳這……咳咳……傢伙……我快要窒息了……拜託您不要再掐我了……女王陛下……」
「臭小子!什麼時候要請我們喝喜酒啊?」老闆也滿臉笑容的捶我的胸口,這勁道會把我的肋骨打斷啦!咳噗……你們兩個真的想要我的命是不是?!
「喔啊!薇娜妳到底要給我什麼工作?現在可以說了吧……喔噗!」滿臉不甘願的薇娜把我丟在地上,她不懷好意的說:「呵呵,年輕人性子還真急呢,老闆,把『那東西』給他吧。」
「知道了,臭小子!給我心懷感激的收下吧!」老闆把箱子推到我面前,感覺裡面放著很貴重的東西……
「是是是……我知……這是什麼鬼玩意?!」打開箱子的我,只看見一套黑色的盔甲躺在裡面,旁邊還有一把銀色的長劍。
「為了你的生命安全著想,你非得變裝不可,另外,老闆會給你介紹信,先去羅姆亞特城找潔西卡小姐,她會讓你學會生存的方法。」薇娜收起笑容,嚴肅的看著我,我興奮的吞了吞口水:「嘿嘿……我果然踏入不得了的深坑了呢……」
「任務很簡單,訓練完之後前往希莉亞城,支援幻悠他們。明天出發,所以今天早點休息吧。」
「我知道了。對了,薇娜小姐,妳今天要在哪休息?」收拾東西的我,一臉好奇的問著,薇娜撥了撥頭髮,毫不猶豫的說:「你家,明天我跟你還有你的搭檔一起去。」
「原來是這……妳說什麼?!」
「……不要趁機……做奇怪的事情……」伊露也在旁邊附和,我突然有種貞操不保的預感……
「是我才要擔心妳們會做奇怪的事情吧……」

我嘆了一口氣,並為我的將來擔心……


短篇-天使的祈禱 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