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長篇連載)宅男一條尾 第一部「都市宅男」

1 死神被被 [ 2009/05/14(Thu) 22:46 ID:gKPfPj0E ]
第一章「春麗?!」

某處山林中。

樹木叢生,百草豐茂,柔和的陽光斜掛在蒼松翠柏不凋的枝葉上,和煦地透過稠密的樹葉灑落下來,在樹下成了點點金色的光斑,這景觀直讓人覺得安靜肅穆,然而仔細一聽,鳥獸鳴叫聲便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

位於樹頂附近,一群能攀善爬的猴子正不斷發出吼叫嘻鬧著,這些淘氣的灰色猴子尾巴特別長,它們用尾巴勾住樹枝倒掛在樹上,游來蕩去,像打鞦韆一樣,當它們停住時,又像葫蘆架上掛著許多葫蘆。

「嘰嘰~咕嘎啊!」

「嘎嘎!咕~」

兩隻灰猴攀爬在樹幹上,其中一隻手中抓著一把果實正不斷的閃躲另一隻顯然想不勞而獲的同伴的搶奪。

手拿果實的灰猴眼看一手難敵對手,轉身便往旁邊的樹幹縱身跳去,強盜猴當然不肯就此收手,連忙追了上去。

這時便能明白猴子的靈活性的確是超越人類許多,只見兩猴一追一逃,在複雜的樹林中跳來盪去,動態視力差的人只怕一秒就讓兩猴從視野中逃開。

「嘎嘰吧!」強盜猴眼看前方的同伴越逃越遠,口中發出一聲貌似人類髒話的吼叫,埋頭拼盡全力的追了上去。

「碰!」一聲沉重的碰撞聲,強盜猴感覺撞上了甚麼東西,晃了晃腦一看,只見顯然是剛被自己從後方撞上的同伴,眼睛直盯著前方,連散落一地的果實都不去理會,強盜猴本能性地隨著同伴的視線看去,這一看,它也呆住了。



2 死神被被 [ 2009/05/14(Thu) 22:47 ID:gKPfPj0E ]
此時正值早晨,太陽正被薄雲纏繞著,放出淡淡的耀眼的日光,一道比陽光還要眼,宛如要貫穿天際一般的白光破開森林祥和的氣氛直達天頂,伴隨其出現的是一道彷彿要將一切捲去的奇特龍捲風。

為何說其奇特,只因所有的動物不論大小輕重皆無感覺到風力,但動物們卻明顯的感覺到身上的某種東西正在被龍捲風吸去,這種詭異的感覺讓動物們全部陷入驚慌與恐懼的情緒之中,沒命地向遠離龍捲風的方向逃去。

於是一副奇妙的景象便出現了,原本是獵食者與獵物並肩逃跑,就連剛才正在搶奪果實的兩隻山猴,都瞬間變成了共患難的好友,手拉手地不斷往遠處攀爬著。

不一會,強光與龍捲風的周圍便一片死寂,不用說動物,連昆蟲都消失無蹤,更甚一些本該是最燦爛的開花時期的植物,都宛如失去營養一般的枯萎。

而引發這一切異變的源頭,便是強光出現的地點,由濃霧包覆著的一處露天山洞中。

「封印完成。」濃霧中,一個矮小的身影語氣略帶疲倦的說道。

「這...這真是太神奇了!現在修練,效果一定比之前的好幾百倍!」模糊的高大身影興奮的說道。

「不准在這邊運功...」矮小的身影淡淡地說道。

「啊!當然不會當然不會...」高大身影似乎很怕矮小身影,心中所想被猜中,語氣帶著慌亂說道。

「好了,回去準備一下,既然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不久那邊就會傳來消息的。」矮小身影向著出口方向前進。

「哼!就不信這一次他還能跑得掉!一定要讓他...嘿嘿...」高大身影語氣時而憤慨時而竊喜,跟著走了出去。

「啊~等等我!」這時一個身上戴滿花冠與花圈的身影急急忙忙的跟上兩人,不時還一個踉蹌摔倒在地。


3 死神被被 [ 2009/05/14(Thu) 22:48 ID:gKPfPj0E ]
「再不快點跟上就把妳關在裡面喔!」高大身影笑罵道。

連忙從地上站起來跟上前去,口中喃喃道:「幹嘛走那麼快嘛...痛死我了。」

只見三人一離開洞口,洞口周圍一陣模糊,瞬間就變成了一片山壁,絲毫看不出一點偽裝的痕跡。

「那個那個...他長甚麼樣?有沒有比我高?頭髮長不長啊?還有......」遠去的身影中,其中一個顯然是個好奇寶寶,不斷發問著。

「這個嘛...」隨著身影的遠去,聲音變得細不可聞,直至身影被濃霧完全遮掩住。

某都市中。

黃昏時分,夕陽的餘輝染紅了在藍天裡遊蕩的白雲,還替它們鑲上了亮晶晶的花邊,這幾塊白雲一會兒就幻成了玫瑰的晚霞。

「去你媽的死有錢人!有錢有甚麼了不起?有本事你洗錢啊!哪天被我遇到,不把你打出屎來,算你拉的乾淨!」

在這瑰麗的晚霞之下,穿著輕便的年輕人正滿臉怒容的詛咒著,外送專用的塑膠機車在他怒不可抑的手下成了飆車專用車,沿著住宅區的道路呼嘯而過。

回想著方才憋屈的經歷,外送小弟氣憤之餘,手又不禁多加了幾分力,這油門猛地一催上個極限,反應不及的外送小弟就這麼直接往停在路旁的汽車撞了上去...

「啊幹!」

外送小弟反射性的譙一句髒話,整個人便沿著汽車的流體造型從車尾經過車頂滑到車前蓋,頭一著地,人便頭下腳上的癱在那了。

全身疼痛難耐,意識彷彿要被剝離一般,離昏之際,外送小弟彷彿看到他的人生正如走馬燈一般的從眼前閃過,而其中他看得最清楚的,便是方才那一段令人氣結的遭遇...

十數分鐘前。


4 死神被被 [ 2009/05/14(Thu) 22:48 ID:gKPfPj0E ]
「大宅路右轉入巷...啊!就是這家!」看著手中紙條上的外送地址,外送小弟來到了外送的目的地,也就是眼前這間兩層樓高的別墅。

與周遭的建築同一種風格,顯然是同一家建築公司所造,在這麼個高級住宅區中,能擁有一間兩層樓的別墅,必定非富即貴,再加上旁邊車庫中停的那輛一看閃瞎眼,再看流口水的名車,用肚臍眼想也知道這是一戶富裕人家。

心中抱著一絲能拿到高額小費的期待,外送小弟抬頭挺胸的將外送便當拿到門口,正要按下電鈴時,眼角餘光忽然出現些甚麼,轉頭一看,只見門旁的信箱上貼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錢在信箱,放下便當,記得找錢,沒找車撞。」

看著紙條,外送小弟不由得感到一陣苦悶,心中暗自幹譙道:「跩甚麼跩啊,還吟詩勒!沒找車撞...操!」

刻意將便當重重放下,從信箱中拿出一百塊鈔票,隨手一抓口袋,將零錢放入信箱後轉身離去,腦中想著下次再送一定要「加料」的邪惡想法走到機車旁,正要騎上去時赫然發現菜籃中還有一碗附贈的玉米濃湯!

「靠!沒找錢就被車撞,那沒附玉米濃湯且不撞完再撞?」稍微責備了一下自己的不小心,拿起玉米濃湯往原路返去,忽然間,外送小弟愣在原地,眼中充滿疑惑地看著幾秒前仍有個便當盒如今卻空空如也的地板。

「靠北!見鬼了?」外送小弟喃喃道,剛才這一個來回不過短短幾秒,便當居然就不見了!此時附近一遍寧靜,如果門有開關那他一定會聽到,但剛剛就是沒聽到!

往周遭看一看,只有幾隻麻雀在地上蹦跳,總不會這些麻雀都打了針吃了藥,力量大到把便當給叼走吧?

緩緩將玉米濃湯放下,外送小弟不斷打量著四周,一切風平浪靜,不禁狐疑道:「媽的,該不會白天見鬼吧?要是的話,希望來個有胸有臉的女鬼啊...」

但顯然鬼怪跟成年在室美女一樣,僅存在於談論之中,等了半天仍然沒有動靜,一想到花太多時間又會被老闆責怪偷懶,外送小弟只好選擇放棄搜尋女鬼的行為,選擇轉身離開。

背對著門口走回機車,不死心的外送小弟忽然回頭一看,還在!走個一兩步,又突然回頭一看,還是在!就這樣彷彿玩著「一二三木頭人」一般地走到機車旁,終於死心的騎上機車正要離去時,外送小弟不經意的往後照鏡一看,這一看差點沒把他嚇得將車頭整個抬起...

只見原本緊密著的黑色大門忽然從下方開了一道小門,一隻略為粗壯的手伸了出來將玉米濃湯拿進門去,彷彿要嘲笑外送小弟方才行為一般,那隻手還揮了揮手做告別狀,隨著小門的關閉消失。

「幹!」莫名其妙被耍了一頓的外送小弟那個惱怒啊,要不是他還有點對雙方身分差距的認知,他真想騎機車直接撞過去,把門後那個渾蛋給壓死!

「......」

回憶到這時,頭下腳上倒在兩車之間的外送小弟隱約看見,一塊錢銅板從口袋掉了出來,滾落在地發出一聲清脆如骨折的聲響...

「幹...真的見鬼了...」意識消失前的最後一個念頭。

事發現場,勉強算是鐵包肉的駕駛者都如此了,更不用說鐵本身,整個散得七零八落的像是西洲某區賣給東洲某區的軍用品一般,這一陣騷動惹得周圍住家紛紛探頭出來看熱鬧,其中不乏熱心人士撥電話給警察局以及前去關心外送小弟傷勢。

而在這周遭的住家中,就某種意義上算是罪魁禍首的兩層樓別墅,掛著密不透光窗簾的二樓窗戶,此時正有一副望遠鏡正從縫隙中看著事發現場,分開窗簾得手赫然就是耍了外送小弟一回的那隻!

「這不干我事啊...是他自己負人品爆發啊,我也沒發現少一塊啊。」放下望遠鏡,為無辜的外送小弟默哀一秒,聲音的主人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女人,或許是方才那場「大戰」太過激烈,離開房間去玩這麼一回還發生了這麼大的動靜,女人仍然帶著既疲倦又滿足的神情沉睡著,這讓男人感到好笑之餘又有些許的自豪。

穿上短褲與無袖上衣,拿起外送小弟的「遺物」-便當以及書桌上的一塊方狀物體,男人輕手輕腳走出房門,往隔壁房間走去,知道敲門沒有意義,男人直接開門走進去。


5 死神被被 [ 2009/05/14(Thu) 22:49 ID:gKPfPj0E ]
只見一間約20幾坪大小的房間中,靠在窗戶旁的一個大半月型電腦桌上擺著四台最新機型的電腦與液晶螢幕,坐在電腦桌前的是一位外表看起來年紀約高中生左右的少年,他臉上的輪廓很深,如刀削斧劈,挺直的鼻樑和微翹的鼻尖,高挺筆直的鼻樑顯示出男性的剛美之氣,兩道眉毛像是用筆蘸足了最濃的墨汁細畫上去的。

如此剛健陽光的外表理應與運動相配方能盡顯其魅力,然而此時的陽光少年卻耳戴全罩式耳機,一臉狂熱地緊盯著一台電腦螢幕,雙手游移在鍵盤與滑鼠之間,嘴角微微上揚,笑的似淫似邪,螢幕上一個二次元的女性正赤裸著躺在床上,隨著游標與指示的輸入不斷做出不同的反應,右上角一條計量表正逐漸上升,當計量表到達頂點時,畫面中的女性全身一陣抽蓄,接著畫面出現大量的水滴,一陣激昂的尖叫聲從耳機中漏出。

「Oh Ya!全劇情攻略完畢!」少年從椅子上蹦彈起來,忘我地大叫著。

「這麼HIGH?很難破嗎?」站在少年身後的男人看著手足舞蹈的少年,不禁一陣好笑,開口問道。

「那當然...耶?」少年反射性答道,有些驚訝得回頭看著男人:「叔叔,你搞玩啦?」

顯然已經習慣少年這樣直接的說話方式,被少年稱作是叔叔的男人自然地笑了笑:「那當然,才一個怎麼可能讓你叔叔花多少時間,我可是你叔叔耶!」邊說還有些猥褻地前後挺腰。

「對對~至少要來個一打是吧?」少年沒好氣的說道。

「謙虛一點,半打。」男人刻意露出憨厚的微笑,雖然在少年眼中這跟淫笑沒甚麼區別。

「行了,別吹牛逼了,還公牛一個正常的性生活吧~」少年一臉不屑,隨後又轉為興奮道:「對了,我剛剛終於把所有劇情線都走完了,連隱藏劇情都是喔!」言語間盡是得意。

「喔?我記得...這部你足足玩了三四天了吧?」

「對啊,這部可是年度大作類型的呢,連三天沒睡我才破完,等下我得去寫攻略,一堆人都在等著呢。」少年有些自豪地說道。

聽到少年如此豪言豪語,男人不禁嘆道:「嘖嘖...真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我害了你...你這麼多天不睡不會累嗎?」

「再累也沒比你整天在那抽插累!」少年回嘴道。

「呃...」男人頓時語塞,最終只好妥協道:「好吧,人各有志,干我屁事!」

將手上的便當在少年眼前晃了晃後說道:「但好歹也要吃個飯吧,你幾餐沒吃了啊?」望著少年周圍滿滿的便當盒,其中大部分都保持當初買來的原樣,只是冷掉甚至壞掉罷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餓了才吃,你放在床上,等我寫完攻略再吃。」少年將臉轉向另一台電腦,雙手熟練地敲打著鍵盤。

「現在不吃,等你看到這個之後就更不會吃了...」男人將手中的方狀塑膠盒往少年頭上敲了敲。

「這是...」少年回頭仔細一看,不禁驚叫道:「快打旋風SEX!這不是那個既隱藏又限量還超貴的版本嗎?你怎麼弄到的?」

看著少年激動又開心的神情,笑了笑說道:「這可是花了我不少功夫搞到的喔,我看看,全部女角穿著性感,每個女角破關後都有額外的「殺必思」,嘖嘖...這個要是放到市面上,估計會被搶購一空吧。」

「你玩過了嗎?」少年直盯著遊戲盒看。

男人神秘一笑,說道:「沒有,這是要給你的~你18歲生日禮物。」

「生日?啊不是還有好幾天?」少年一聽,心中一喜,彷彿被勾著一般,眼中不斷閃爍著粉色的渴望,。

「這個嘛...我晚上要出趟遠門,大概至少要一個禮拜才會回來,沒辦法幫你慶祝,就先送給你。」男人眼神同樣在閃爍,但卻是怪異的心虛,然而此時的少年全部注意力都在遊戲盒上,並未注意到。

「前年你把電腦機型換新當禮物,去年你送一台電玩用筆電,今年送這個,怎麼越來越差啊。」


6 死神被被 [ 2009/05/14(Thu) 22:49 ID:gKPfPj0E ]
「你嘴巴這麼說,身體倒是挺誠實的嘛。」看著少年已經伸出手緊緊抓著遊戲盒的動作,男人賤笑道。

「你在說甚麼?我聽不懂耶~」少年裝傻著硬是一把將遊戲盒搶了過來。

「聽不懂啊?You say no,but your body say otherwise.這樣懂了嗎?」

「of course~I know I know~」少年愛不釋手地看著手中的遊戲盒。

看著少年彷彿酒鬼遇到陳年老酒的神色,男人笑道:「你用我去年送你的那台玩吧,順便去泡個澡吧,你也很久沒洗澡了,臭得像條鹹魚似的。」男人捏著鼻直搖頭。

「鹹魚好啊~可以翻身呢!」少年邊回嘴邊轉身去把小筆電找出來。

「翻身之後~還是鹹魚啊!」男人笑著吐槽道。

「Honey~come in~」這時,一聲嬌呼從門外傳來。

「唉呦,看來這次不夠力喔,這麼快就醒了,還叫你「快硬」呢...再去努力一下吧。」少年不懷好意地將目光放在男人的重要部位上說道。

「臭小子,說那甚麼呢...」男人笑罵一句,轉身回房「埋頭苦幹」去了。

「唉...都說風流的男人到處留情,下流的男人到處流精,那叔叔根本就是下風流的。」目送男人離去,少年想到今天這個聲音跟之前的又不一樣,不由得感慨道。

嘆了口氣,將光碟從遊戲盒中拿出並放入小筆電,執行將光碟中的遊戲裝入小筆電中的程式,看著進度表緩緩上升,畢竟是單一功能筆電,速度慢算正常的,而這遊戲倒也值得他等,等著等著,忽然一陣睡意湧上,連戰四天三夜的疲倦感趁著少年精神放鬆之際,有如海嘯一般將少年的意識瞬間吞噬,頭一歪,直接睡倒在椅子上。

「......」

「走吧。」

「去哪?...吃飯?...不是有叫...怎麼...」

「快...就是了...」

模糊的談話聲傳入似睡似醒的少年耳中,肉體的疲倦讓少年仍然昏睡著。

「叮!」一聲清脆的機械聲將少年從睡眠中驚醒。

「嗚啊~」舒服的伸了個懶腰,打著哈欠道:「裝好了是吧。」

看了一眼右下角的時間,有些疑惑說道:「才睡了三小時?怎麼好像睡了一整天一樣。」少年對自己在連續四天三夜沒睡,只補了三小時的眠就精神百倍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事實上他自從懂事以來,便覺得自己雖然身體不好,但精神卻反常的好,儘管打GAME看動畫弄得全身痠痛,但只要自己願意,多撐個一天都行,問叔叔或者是在網路上詢問都不得其解,只好歸類為上天是公平的,但每次多少都會感到詭異。

聞了聞身上,的確有股汗臭味,隨便拿了一套換洗衣物,將小筆電夾在腋下,走向浴室。

一走出門看見一片黑暗的屋子便知道叔叔與其女伴已經離開,整間房子燈光全暗,空蕩蕩的隱約有股詭異的氛圍,但顯然少年早已習慣,燈也不開的經過廚房直接進入浴室。

泡在浴缸玩著放在架子上的小筆電,手隨腦動得輸入指令藉以使出華麗的連續技,將腦弱的cpu對手電得爆腦,而這一泡一玩轉眼便過了兩個小時,直到原本溫熱的洗澡水變成冷水,一個冷顫將少年從遊戲世界中拉回現實,看著被水泡白了的手腳,不禁對自己一旦沉迷一件事物便對周遭毫無感覺的習慣感到佩服。

想像著可能哪天地震來了而自己直至被壓在底下才發覺的可笑畫面,少年從浴室中走出。

忽然間,一絲不尋常使少年停住了腳步,剛剛沒特別注意,但多少還有印象自己進浴室前,周遭是一片黑暗,包括廚房的燈都是關的,但如今,一盞燈將廚房的黑暗驅逐,卻在少年原本因破完兩個女角關卡的好心情給矇上一層陰影,而沒關上門的冰箱,更讓少年確信房子出現了古怪。


7 死神被被 [ 2009/05/14(Thu) 22:56 ID:gKPfPj0E ]
從冰箱漏出的霧狀寒氣宛如絲帶般的飄著,讓人看著莫名的感到毛骨悚然,少年有些緊張地往冰箱走去,然而緊張的神色卻帶有著莫名的期待感,此時少年的表情屬於典型的「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吧。

輕輕地將冰箱推開:「空的?!」少年驚訝地看著「物去箱空」的冰箱內部,印象中冰箱中能吃的東西全都消失無蹤,連個渣都沒留下,原本關於小偷方面的猜測頓時從可能性中去除,畢竟世界上沒有哪個小偷會閒到連敷臉用的小黃瓜都偷走。

此時,少年感到無比的興奮,來到世上將滿18年,卻因為某些原因,少年的生活一直有些過於平淡,忽然發生這麼一件「趣事」,少年對發生在屋子裡的未知,心中的期待與興奮遠遠大於恐懼。

「現在這種狀況...接下來的劇情發展應該會是...」腦中想像著無數的符合現況的動漫劇情,輕手輕腳的走向另一間有開燈的房間,也就是少年的房間。

「是餓鬼?愛吃東西的妖怪?還是神秘出現的大胃美少女?」少年越靠進房門就越是期待,深呼吸一口氣,大步一跨進入房間,雙目一睜...

「what?春麗?!」


8 死神被被 [ 2009/05/14(Thu) 22:57 ID:gKPfPj0E ]
先發個一章 不入法眼就讓它沉下去吧...orz
還能看的話給個書評吧XD(目前寫到第五章)

9 豪武特 [ 2009/05/16(Sat) 17:34 ID:LcBnFxy2 ]
情節還算流暢 期待下文

10 豪武特 [ 2009/05/16(Sat) 17:35 ID:LcBnFxy2 ]
情節還算流暢
期待下文

11 豪武特 [ 2009/05/16(Sat) 17:36 ID:LcBnFxy2 ]
還不錯看 期待下文

12 豪武特 [ 2009/05/16(Sat) 17:37 ID:LcBnFxy2 ]
= =
畫面卡住跑不出來
重試幾次一次全跑出來..orz
重複發抱歉m(= = )m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