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算短篇?】殺人妄想

1 風雨居人 [ 2009/05/17(Sun) 10:56 ID:O.GeSQdA ]


都市的夜晚,充滿驚奇。
人們的夜生活多采多姿,夜晚來臨,禁忌也解放了。
上酒店、賭場、電影院、汽車旅館……等,都是多數人在夜晚時會做的事情。
為什麼選在夜晚呢?
因為這樣才不會被發現吧。
這就跟小偷選在夜晚闖空門、色狼選在夜晚對落單女子下手是一樣的道理。
因為有夜色掩護,所以可以為所欲為。
儘管人們在夜晚的生活如此豐富,我對這些一點興趣都沒有。
……有一項例外。
那就是「殺人」。



---殺人妄想---



「今天警方在暗巷中發現一具屍體,死者身分不明,且死相悽慘:身體被大卸八塊,內臟遭人挖出,四肢全被兇手砍斷並排列成詭異的形狀。現場除了屍體之外,還發現類似……」
晚餐時間的新聞報導,總是如此令人反胃。
「……警方認為兇手可能和之前幾件震撼社會的分屍殺人案兇手是同一人,但目前仍欠缺有力證據足以證明此看法……」
拿起遙控器,按下了轉台鍵,看看是否有其他吸引我的節目。
結果,除了方才的新聞,其他的頻道都對我釋放催眠電波。
於是我轉回剛才的新聞頻道,那件分屍案的報導卻早已結束。
嘆了口氣,繼續吃完我的晚餐。
===
雖然是就寢時分,我卻一點睡意也沒有。
像是喝了咖啡,精神很振奮。
……或許該用興奮來形容會更恰當。
而且不是像喝了咖啡,感覺比較接近嗑了藥。
神經緊繃,心臟跳的很快。
「噗通、噗通---」
如雷貫耳的心跳聲,更襯托出夜晚的寧靜。
慣用的手開始顫抖。
彷彿許久沒有表現才藝的人,忽然間技癢。
好想做!
我現在,好想做那件事!
理智、道德漸漸失去了約束力,取而代之的,是平日被壓抑的欲望。
不滿足一下自己是不行的!
這樣的念頭充斥心中,而且越來越強烈。
時間剛好,現在做的話不會被發現的。
心中的想法,化為催動身體的咒語。
我起身換了套外出服,並順手將「女兒」放入口袋。
直到出門前,腦海裡想的都是那件事。
那件平日被視為禁忌而壓抑的喜好,如今,禁忌解放了。
===
「不、不要!不要!求求妳饒了我!」
身型魁梧的成年男子,現在卻像是個貪生怕死的鼠輩。
不,貪生怕死是人的本性,只要是人,都不希望死。
東方國家的那位暴君也是啊,即使殘虐無道,他不也派遣了使者去尋找長生仙丹不是嗎?
一國之君都這樣了,何況是我們這些小老百姓?
「求求妳饒了我,我跟妳無冤無仇啊!」
確實。
我和他根本是素昧平生的兩個人,為什麼我要這樣做呢?
為什麼呢?
……管他那麼多,做就對了!
這樣的想法浮現在腦海中。
不論是反抗者,亦或是求饒者,通通殺無赦!
人本為惡,人人都有罪,殺他,只不過是救贖他的另一種形式罷了。
活者是很痛苦的,死了才能接觸神。
……不過,我這樣做,豈不是讓自身的罪更重嗎?
矛盾。
殺人是救贖他人,卻讓自身罪業加重。
矛盾,根本是自相矛盾嘛。
……事到如今,妳不殺他不行!
像是雙重人格互相對話般的想法再度浮現。
妳不宰了他,他肯定會去報警的。
到時,後悔也來不及了。
來吧,我的乖女孩。
放心的去做吧,妳最大的興趣。
不要太過擔心,妳的罪由我來承擔。
安心的去吧。
……可是---
別可是了,去吧,快去呀。
「女兒」也很期待鮮血的滋味,不是嗎?
妳就成全她吧,畢竟她是妳最心愛的寶貝。
……
如何?
……考慮了數秒,我決定了。
要做,就乾脆的做吧!
===
少女拿起刀,毫無感情地看著跌坐在地上的男子。
只是單純的看著他而已,就令男子寒毛直豎。
男子不停地求饒,但是少女卻置之不理。
或者說,她壓根兒不想放過他。
平日的忍耐、壓抑,只為了這一刻的滿足。
少女化身為野獸,開始了血腥的殺戮。
===
「今日警方在暗巷中發現一具男子屍體,死相令人怵目:身體被大卸八塊,手腳被砍斷並排列成奇異的圖案……」
少年微微一笑,然後低頭吃完自己的晚餐。


之後還有幾篇算是有關聯的,島民請鞭


2 名無しさん [ 2009/05/17(Sun) 14:18 ID:R1jQjYxs ]
總覺得屍體的"狀態"和某小說很相似阿....

3 名無しさん [ 2009/05/17(Sun) 15:17 ID:FYveS1nk ]
>2
+1
原來不是只有我這樣覺得啊

4 風雨居人 [ 2009/05/17(Sun) 17:58 ID:O.GeSQdA ]
>2
>3
某小說是指空境?

5 名無しさん [ 2009/05/17(Sun) 20:02 ID:R1jQjYxs ]
是阿
該不會是從空境取得靈感的吧?

6 風雨居人 [ 2009/05/17(Sun) 20:13 ID:O.GeSQdA ]
>5
可以這樣說啦,但最原本是看了GOTH,之後又看了空境

7 風雨居人 [ 2009/05/18(Mon) 20:30 ID:ixHROkzw ]
從小便有著奇怪的興趣。
看到可愛的小動物,就會想要殺死牠們;看到姊姊心愛的洋娃娃,都會將它們的頭扭斷。
同學因此而疏遠我,師長更視我為異類。
但,我並不孤獨。
因為我知道,世上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是這樣。
而且我有很多哥哥和姊姊,他們總是和我在一起。
可以說是形影不離的地步了,他們總是陪著我。
傷心時、快樂時、寂寞時,一直陪在我身旁。
但是,殺人時例外。



---殺人奇想---



「晚餐煮好了,快來吃吧。」
位於一樓餐廳的媽媽在叫我們了。
「伊之介、芙兒、杉之助、夢示、武,快點下來吧。」
雖然我覺得媽媽的叫喚聲很煩人,但畢竟是用餐時間,大家都有些餓了。
於是,我們一致決定下樓去用餐,順便看看晚餐時間的新聞。
===
二樓房間門打開了,從裡面走出三名少年、兩名少女。
大家都一副還沒睡醒的樣子,可能是正在休息時被吵醒了。
眾人搖搖晃晃地走到餐桌前,隨手挑了一張椅子坐下。
望向桌上豐盛的晚餐,原先有些惺忪的睡眼皆為之一亮。
「今天做的都是你們最愛吃的東西喔,趕快趁熱吃吧。」
看似母親的人一邊擺碗筷一邊說,她準備了包含她自己總共六人的份。
此時,一名少年拿起了擺在他面前的遙控器,打開電視並轉到新聞台。
「今日警方於暗巷中發現一具男子屍體,死相十分淒慘:身體被大卸八塊,手腳被砍斷並排列成詭異的圖形……」
===
「今日警方於暗巷中發現一具男子屍體,死相十分淒慘:身體被大卸八塊,手腳被砍斷並排列成詭異的圖形……」
「哦?真是有趣吶。」
杉之助哥如此說道。
「杉之助哥真是變態!」
夢示姊憤怒地大吼:「杉之助哥都只愛看暴力的東西,真是超級大變態!」
雖然夢示姊比我大,卻總是很孩子氣。
此時芙兒姊說:「每個人的喜好都不一樣,夢示,妳要懂得包容才行。」
語氣很溫柔,說的話也很有道理,真不愧是芙兒姊。
「夢示其實說的也對。」
這次換伊之介哥說話了,他平時是很寡言的,但每次一開口,都是驚人之語。
「杉之助的喜好很不正常,應該要改過來才行。」
「我聽你在放屁!」
杉之助哥的語氣很粗魯,不知是否跟他看的漫畫有關。
「你們根本不懂殺人是多麼有趣的事情,卻裝成一副很了解的模樣想對我說教!」
這一點我認同。
我跟杉之助哥都很渴望鮮血、殺戮。
不同的是,杉之助哥很明顯是受到漫畫的影響,而且他也只是嘴巴上說說而已。
我則是從小時候就這樣。
雖然我並不了解到底原因為何,但我並不排斥。
時常去破壞夢示姊的洋娃娃,藉此滿足自己;時常向杉之助哥討論這類的事情,藉此研究如何殺人最好。
即使被我最愛的芙兒姊罵,我也不在乎。
因為,比起芙兒姊,我更喜愛殺人。
===
這個家裡有五名兄妹。
五兄妹共用一間房,彼此一起生活,極少分離。
雖然父親早已逝世,他們依然堅強地和母親活下去,並未因此沉溺於悲傷。
名為「伊之介」的人是大哥,平時很少開口說話,個性沉穩、冷靜。
「芙兒」是大姊,年紀比伊之介小。人很溫柔、善良,也很懂事。
「杉之助」是二哥,排行老三。喜愛看格鬥、血腥的漫畫書,說話的語氣也很粗暴,不過其實連蟑螂都不敢下手。
「夢示」則是二姊,排行老四。很典型的天真少女:喜歡玩洋娃娃、總是夢想著有朝一日會遇見白馬王子。
至於「武」,排行最小,嗜好血腥與殺戮,卻和杉之助截然不同;喜歡芙兒,即使知道這是亂倫。
大家再吃完飯後,就返回二樓的房間聊天,直到就寢。
===
忽然間醒來。
不明白原因,也許是太在意什麼事了吧。
看了一下時鐘,時間是深夜二點。
因為顧慮到明日還得上學,於是我又躺下,試著讓自己睡著。
……結果根本睡不著。
環顧了一下房間四周,大家都還在夢鄉。
伊之介哥睡在夢示姊旁邊,夢示姊很怕黑,沒有人陪她的話她會哭一整晚的。
芙兒姊睡在我旁邊;杉之助哥則是看心情換位置,有時睡在窗邊、有時睡床上。
而且,杉之助哥睡相不好,時常亂翻身,弄得大家頭痛萬分。
百般無聊之際,我看向身旁的芙兒姊。
她曼妙的身材、令人難忘的美麗容顏,以及現在的時間,不禁讓我想要侵犯她。
不過,這念頭很快就打消了。
如果芙兒姊因抗拒而大叫的話,那就慘了。
我盡量克制自己對芙兒姊的慾望,一邊靠著想其他事來打發時間。
這時,我想起了晚餐時的新聞。
內容可真是誘惑人啊,看著別人的傑作,自己也躍躍欲試。
刀鋒劃過皮膚時留下的血痕、刺穿心臟時噴出的血液、被肢解的屍體。
這些都令我感到愉快及興奮。
但是,殺人在這個國家可是重罪啊,芙兒姊說過。
被抓到就不好了。
不停地煩惱著該怎樣才不會被發現時,又想起了那則新聞。
「今日警方於『暗巷』中發現一具男子屍體……」
暗巷……就是指「沒什麼人會經過,很昏暗的小巷子」吧?
就在我這麼想時,困擾著我的問題已經得到解答了。
對啦!
只要在「沒人會經過的地方」殺人不就行了?
如此簡單的問題,竟花了我這麼多時間。
可是,現在又有另一個問題了:都市裡有哪些地方是符合條件的呢?
我絞盡腦汁,百思不得其解之時,想起住家附近一棟停工已久的荒廢大樓。
原先似乎是要蓋百貨公司的,後來不知為何停工了,就一直矗立在那兒。
那邊因為有人謠傳有鬼作祟,甚少有人經過,正是我理想中的地點。
既然沒問題了,就準備一下東西去吧。
拿起了藏在衣櫃中的刀子,月光照在刀刃上,反射出閃閃銀光。
俗話說「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我等待許久的時機終於來臨。
機會稍縱即逝,我從書桌抽屜裡取出媽媽交給伊之介哥的備用鎖匙,下樓將大門打開。
腳步盡量放輕,以免驚動大家。
成功出門後,小心翼翼的鎖上門,出發去找目標。
===
謠傳的鬼故事,如今化為現實。
廢棄的大樓裡,傳出慘叫聲。
鮮紅的薔薇開了滿地,乍看之下,美麗又恐怖。
早已不完整的人,倚著牆,用空洞的眼窩看著前方的光景。
夜晚的怪物甦醒,銀色的利爪殘忍的撕裂獵物。
不為什麼,只是要滿足自己罷了。
怪物瘋狂的笑著,一邊揮動爪子一邊笑著。
===
數日後。
「今日警方又再度發現了慘遭分屍的屍體,位置在一棟荒廢的大樓中。警方認為,犯下這起案件的兇手和前幾日暗巷分屍殺人案的兇手為不同人,但目前尚未找到證據證明這個推論是否正確……」
女孩看了看新聞後,嘴角微微上揚。
然後,她繼續享用晚餐。


第二章,也請島民賜教

8 名無しさん [ 2009/05/18(Mon) 23:32 ID:aMTRS8PA ]
視點和第一章不同呢
嘛..除了錯字之外應該沒有其他錯誤了
發上來之前盡量檢查一下有沒有錯字
個人拙見請多見諒

9 風雨居人 [ 2009/05/21(Thu) 21:20 ID:xdl7MkCQ ]
由於之後的篇章都有點超過字數,欲知後事如何的島民,歡迎來小弟的blog
http://tw.myblog.yahoo.com/jw!xo5R8PqYHxIHKrLcKSVw5g--/article?mid=376&prev=378&next=375&l=f&fid=23

我......我絕對不是要拉人氣喔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