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極短篇]日行者的夜晚,夜行者的白晝。

1 B [ 2009/05/21(Thu) 01:21 ID:Ysbq0iNg ]
今天,依然是個豪雨不斷的夜晚。
我利用白天的時間睡眠,好讓夜晚充滿精神。
看著繁華街道閃出的盞盞霓虹,我失神的雙眼出賣了我空虛的靈魂。
在這三樓半的鐵梯陽台上,僅僅只有半呎長的遮雨棚下我抽著濃厚的菸草。
菸蒂飄落在底下無盡的闇,就好比人生般虛無。
今晚的目標很明確,那是從預言者口中得知的情報。

我是殺手。

我從不為了人而殺人,
也不是為了錢。
我既不懂得扣下板機的原理,也不清楚如何做出對人體有害的化學反應。
我只知道確切的時間和關鍵的地點。
--至少我的眼是這樣告訴我的。

日落,我從老舊的信箱中摸索出隨手撕下的便條。
上面寫著每個夜晚我該做的工作。

殺人。




…替天行道。

你問不懂得開槍的我如何殺人?
我竊笑了一會,彈出了手中抽剩的菸蒂。
來吧,讓這世界再狂歡一陣子吧!
粗魯的走下鐵梯,步伐雖不算優雅,但也絲毫沒有黑道的霸氣。
手中的鑰匙插入停在路旁的老車、開了十幾年的老車。

低沉的引擎和這暴怒的狂雨共鳴著,宛如頭即將失控的野獸般低鳴。
但實際上卻有如將死之人般的無力。
打開車燈,我用著時速不到四十的速度插入了毫無秩序的車陣之中。
狂妄的機車騎士、對路況莫不關心的路人、與世間隔絕的汽車駕駛。

我小心翼翼的融入這繁華的社會之中。
我在紅綠燈前停下,看了眼左手的錶。

1:48。

--「還有28分鐘。」

我在一個不起眼的巷道右轉,關上了車燈,等待著這時間緩緩的到來。
我在巷道中停了下來,打開了廣播抽起了菸。

看著窗外野貓為了生存翻找著路旁的垃圾弄髒了自己。
我冷冷的笑了,因為那跟我很像。

2:00。

我關上毫無意義的廣播,丟掉了菸,豪不在乎的走出車外,鎖上了車。
隨著附近公寓老舊的花崗石樓梯,我來到了附近公寓的頂樓。
看著有段距離之外的公寓上其中一扇窗、漆黑的窗。
用著宛如灰狼般冷冽的雙朣看著。


左手在黑色大風衣的口袋中摸索了一會,拿出了放在信箱中的便條,工整的電腦列印清晰的寫著:

     「 …大源路兩百六十七號 B棟六樓之三          
                          兩點零四分。 」

2:04。

預言的時間到了。
就像小孩子一樣,我伸出右手做出了手槍的手勢,對著眼前的窗開了一槍:「砰。」
豪雨蓋過了我戲謔般的配音。

碰!!

窗,竄出了猛烈的火蛇,照亮了夜,吞噬了光。
身後此起彼落的警笛在幾秒後傳入了我耳內,由遠而近、由少於多。
我趴在紅磚搭起的護牆邊看著腳下的繁華中小小的騷動。
豪雨掩不掉猛烈的烈焰,卻止住了聲音。
如同蟻獸般的人群逃竄、圍觀、嘆息。
紅白色的消防車駛進了這狹窄的巷道內,與時間競賽的打火英雄來到了這佈好的局中。

一輛、兩輛、三輛…

吵雜的警笛已經來到了我腳下,但卻遲遲沒有遠去。
是阿,第一輛消防車進來這小巷中過半,發現到了前方的老車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停了。

車停了下來,後方的人下了車焦急著前方的況狀。
從那細長的巷道裡看著眼前的火災是最美妙的觀眾席,對吧?
我知道,因為那是我細心挑選出來的。

在發覺無法繞過老車的時候,消防車開始向後退出。

2:06。

我的工作已經結束了,在最後一台車退出巷道之後,就是我從容不迫的下樓。
插入車鑰匙,卻不急著發動引擎。
我看著眼前猛烈的火勢,這就是我的工作。

2:25。

穿過繁雜車陣的打火英雄們終於開始工作,水柱逆著豪雨向上噴發,漸漸的控制了火勢。

我粗魯的揉爛了便條,丟出車窗外。
用著不到四十的時速潛入車陣,回家。




破曉的晨光吵醒了剛合上眼的我。

我穿著睡衣在老舊的信箱中摸索了好一陣子。
除了早報之外還有著一疊包在牛皮紙中的報酬--鈔票。
隨手將早報丟在飯桌上,一路數著錢走回房間中。

早報上斗大的標題是這樣寫著:


       昨夜火警奪命17人!


某某大學學生徹夜狂歡誤引祝融,慶功宴染上陰霾………
                          

                       ………距消防局不到兩百公尺卻苦苦等待消防人員20多分鐘……。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