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修羅-(一)

1 幻想產物 [ 2009/05/21(Thu) 19:25 ID:6BOv0IvQ ]
嗯...那些出現在馬尾さん本傳的角色就這麼消失有點可惜...
所以特地為他們寫一篇屬於他們自己的本傳...又因為是心血來潮...所以可能會有點混亂...到時就請各位執起愛的教鞭狠狠的鞭在下吧...

****

「主啊...請原諒被惡魔污染的我...」
凱因跪在耶穌十字架像前,虔誠的懺悔著。
「身為皇家騎士團,曾在主的面前發誓對上帝的效忠。
而如今,雖非意願,成了惡魔的主人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回想起幾天前,在德里加遺跡發生的事,那場凱因揮之不去的惡夢。

─『年輕人,是汝賜予吾血,是吧?』

─『殺汝?此言差矣。』

─『賜吾飲血,令吾重生於虛無,不勝感激,何來殺意?』

─『而不止此意,亦有締結契約之意在。』

─『從今往後,吾將為汝生、為汝死。吾為汝永世之僕。』

─『不論汝意願與否,事實成立已矣。』

萬年前的傳說兵器、凱因視為惡魔的吸血鬼"亞伯‧布洛德"的聲音不斷的迴響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嗚哇啊啊啊~~~!!可惡!!」
用力的朝地板揮拳,即使知道這樣什麼用處也沒有,但凱因仍然對著無辜的石地發洩憤怒。

憤怒?不甘?到底該對誰?又為了什麼?

凱因已經煩惱到不知道自己該煩惱什麼了...

「亞妮絲...」
口中不經意的說出那名女孩的名字,在意識到時連自己都覺得震驚。

「呵呵呵...我居然想求助於他人...」
面對自己的軟弱無力,凱因淡淡的笑了起來。
而他也只能淡淡的笑了起來。

『實在...太脆弱了...』

從腦海中響起自己的、卻又不是自己的聲音。

『吾的主人啊...汝在煩惱什麼?又為何而煩惱?說穿了...不過就是沒有意義的事麼?』

「住嘴,吸血鬼...」

『.........』

那個聲音沉默了下來。

自從離開德里加遺跡後,凱因就察覺到這件事。

即使吸血鬼已經被毀滅,但他仍然存在。就存在於自己的心中。
在拒絕定下那種惡魔的契約時,吸血鬼朝自己的胸口打了一掌。
深深的一掌。
深到足以影響凱因往後人生的一掌。
當時,代表契約的印記就已烙印在凱因身上。

─羅馬數字的時鐘標記、以螺旋狀扭曲在一起的時、分、秒針─代表"永恆"不受時間束縛的印記─

而這個標記,就這樣印在凱因的胸膛上,與佩帶的十字架一起─成了受詛咒的印記。

「可惡...到底為什麼...」

凱因無意識的起身離開教堂,此時,在大門口遇到牧師。

「騎士先生,您要...走拉?」

牧師所見的世界突然整個翻轉過來,連自己的身影也映入眼中。

只是那個身影──沒有頭。

連最後的兩個字,都因為落地的關係而變的有些走調。

「到底...為什麼?」
看著自己平舉的右手,及從未見過、從手臂下方伸出的長刀。

刀身還閃著令人不寒而慄的光芒,滴血未沾。

凱因面對這樣的光景,不知道該悲傷還是憤怒。

─對被自己殺害之人感到悲傷?

─對控制自己去殺害人的惡魔感到憤怒?

─對殺害人這件事感到愉悅?

─對這樣的自己感到驚愕?

只是帶著滿臉的哀愁、而內心已經被所有的情緒弄得豪無知覺。

就這樣,凱因默默的離開雙子灣市,毫無目的的踏上旅途─踏上曾經被稱為"永夜城"的國度、今已改建為神族直轄的都市"和平之都"為目的地的旅途。

****

為什麼對於自己寫的故事馬上就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

嗚嗚...這樣怎麼繼續下去啊...


2 馬尾藻 [ 2009/05/21(Thu) 21:01 ID:AVc1My.U ]
嗯…其實不用這樣啦,因為我還是有打算讓這位皇家騎士再登場
理由就像在本篇裡答的那樣…

3 幻想產物 [ 2009/05/21(Thu) 22:27 ID:6BOv0IvQ ]
2樓!!等一下!!這讓想把所有外傳角色都寫進來的我情何以堪(掩面)!?

─對自己寫的角色淪為"用完就丟"的情況感到失望

─對馬上著手寫這篇的我感到一點安慰

─對馬尾さん的回答再度燃起希望

─然後,又對這篇自我安慰文(自HIGH文!?)感到無與倫比的絕望

馬尾さん...我覺得我們需要談談...(遞)

4 馬尾藻 [ 2009/05/21(Thu) 22:37 ID:AVc1My.U ]
喂喂喂…不用這樣嘛= =
我又沒說那些角色是用完就丟的= =
只是拿來用作未來伏筆用人物而已啊
雖然主線劇情部分不會涉及太多,不過那個騎士
我覺得是個很適合發揮的角色,
本來我還在想要怎麼創造出一個與眾不同的反派角色
剛好你想出的騎士就給我靈感了
這篇就當作是寫錯地方的番外篇吧…

5 幻想產物 [ 2009/05/21(Thu) 22:54 ID:6BOv0IvQ ]
>這篇就當作是寫錯地方的番外篇吧…
好吧...就當作是這樣...

別開玩笑了!!ˊ─皿─ˊ~~┴─┴

(眾毆)

那就這樣吧...這篇發展這篇(咦?會發展嗎?)而馬尾さん的本傳就發展本傳的故事...然後在最後的最後...時機成熟之時合體!!!!!!!
耶?怎麼好像某魔女的劇情...(倒)

6 幻想產物 [ 2009/05/22(Fri) 01:41 ID:muVnKxxI ]
小小的插曲-(一)

─『終於可以治好父親的病了!!』
薇娜心裡興奮的期待。期待著父親病況好轉的那一刻。
或許是從小就與父親相依為命吧?薇娜幾乎沒有母親的記憶...
也因此對父親就產生了莫大的心理依賴。

─『然後,我要父親帶我去環遊世界!!』
"剛吉斯‧艾米尼森"雖然是世界上屬一屬二的軍火商,但是仍不忘身為父親的身分。
即使工作再忙,也不會忽略女兒"薇娜‧艾米尼森"的心情。

大部分的時間都陪著自己的女兒,即使與工作有衝突,也是以女兒為第一優先。
雖然跟女兒在一起總是研究"槍砲彈藥"這種不適合女孩子的事物啦...

─『並且看遍所有存在於這世界上的武器...或許還可以遇上"稀有武器"...!』
但是,薇娜並不覺得無聊。她認為,只要跟父親在一起,就是她最幸福的時光。
而剛吉斯也總是不辜負薇娜的期望。
如果薇娜希望他早點回來,他就會儘早回來。即使放棄一樁大筆的生意。

─『啊啊~這艘船的速度就不能再快點嗎?』
因此,薇娜對父親剛吉斯的感情,不只是"父女"─而是類似"伴侶"這樣的存在。

「薇娜小姐,艾米爾一直有個疑問...」
「嗯?」
薇娜的執事"艾米爾‧塞巴斯強"站在後方,對在船頭欣賞風景─應該是在欣賞風景─的薇娜提出疑問。
「既然妳與老爺的感情如此要好,那為何不用較為親暱的"爸爸"、而是用"父親"來稱呼老爺?」
艾米爾提出身為一個執事不該管的疑問。
但是,不管對艾米尼森家、還是對薇娜來說,艾米爾不只是"執事"這種下僕的身分。
「嗯哼~?這還用說嗎?」
薇娜微笑著回頭看看艾米爾,又把頭轉回眼前一望無際的大海。
「......?」
不懂。即使對薇娜來說,艾米爾是他的"朋友"。
面對薇娜的回答,艾米爾還是不懂。

「當然是因為他是我"父親"啊~」
這種聽似回答、又非回答的回答,艾米爾在一瞬間懂了。
「原來...是這樣啊...」
不自覺的微笑,艾米爾對薇娜的答案感到相當的滿意。

這種一般人聽了就跟沒聽一樣的答案,艾米爾從中悟出深刻的道理。
雖然作者本人也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但是薇娜與艾米爾總是以這種旁人無法理解的方式交談...
就連與父親也是一樣...或許艾米尼森家都是以這種方式在與人作交流...

「嗚哇啊啊啊!!?是海盜啊!!」

身旁的一名旅客大叫起來,其他人也跟著往同個方向看去。

「不會吧...是"公海之鬼"的旗幟...」
其中一名旅客絕望的跪坐在地,並且開始對自己的境遇感到絕望。

遠方─七艘來意絕對不善的驅逐艦緩緩的接近這次的獵物、薇娜所搭乘的小型客輪"星月號"...

****

這是在薇娜剛拿到"人魚的萬靈藥"後回程途中所發生的事....
至於中間發生的怪事,還請無視希望<(_ _)>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