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短篇】勇者的夥伴

1 DboZoI027I [ 2009/05/26(Tue) 04:43 ID:n/nWYQDE ]



  早起是相當舒服的事情。

  拖著仍有點想賴床的身子,搖搖晃晃地來到窗邊,我將固定在玻璃窗前的木板拉開、推開窗子。晨曦自山谷間初光乍現,溫柔的暖光彷彿可以將靈魂洗滌般,給全身上下注滿了活力。

  「噫喔啊啊……」

  我發出奇怪的聲音,同時伸了個舒服的大懶腰。

  啪喀!

  ……媽的,我好像扭到了。隔壁戶的芮娜老太太才正要向我打招呼,我已經痛到整個人攤在窗子上,面有難色地回望她。喔,媽的!今天還得加班,饒了我吧。芮娜老太太見到我的模樣,有點擔心又有點新奇,她猶豫了一會兒,決定邊喝咖啡邊看我的反應。我本來想故作鎮靜地回到屋內,但是當我起身時,一個不小心就摔了跤,逗得老太太開心地笑了。

  「嘿!賈斯特!你不是跟著范師傅習劍?怎麼起個身都跌倒啦。」

  芮娜老太太咯咯地笑著,然後又有另一道笑聲相隨。芮娜老太太的先生也起床了。巴克先生通常較他的妻子晚半個小時醒來,看來今天是因為她的笑聲太大了,才被吵醒吧。我戰戰兢兢地起身,聽到兩人正談論我的糗事。

  喔,天啊。老天,我怎麼會挑這天申請加班呢?咕嚕嚕嚕。肚子也餓了,雖然距上工時間還有一個小時,還是先去附近買個早餐吧。

  於是我一邊哼著「麥莉的憂鬱」,夾雜斷斷續續的呻吟聲,一邊挑起今天的服裝。幾件衣服就攤在床舖一旁的木地板上,有藍色、亞麻色、草綠色及白色四件布衣,我喜歡藍色,但是煤屑會弄髒它,所以最後還是挑了已經四處脫線的亞麻色布衣。在選衣服時,我無意間瞥到放在床尾木桶裡的那把短劍──那是三年前,我還是個十七歲的小毛頭時,向范師傅習劍所用的短劍;它只是把隨處可見的短劍,但我總是叫它「麥莉」。好了,一件布衣、兩條布巾、十枚銀幣,這樣應該沒漏缺的吧?我想了大概半分鐘──這包含了喊疼的時間,然後小心地走出門外。

  小村裡的空氣非常清新,陽光與春風從山谷的中央飄來,讓我很快又有精神了。我向柳眉微皺的芮娜老太太揮手,並與巴克先生互相交換一個中指,開始往北邊走。

  我們兩間房子位於培西亞村最南端,到達村子中央需要約五分鐘的路程,不過我得先稍微沖個身體,必須轉個彎,在鄰近一座巨大的山中湖清洗一番。

  當我到達湖畔時,撞見了一個老面孔──一起在礦坑工作的夥伴,傑瑞。

  「早安!賈斯特!聽說今天要加班?八成是要替安比的班吧。唉,要是挖到什麼鬼東西,別忘了你最好的朋友啊!」

  不顧我抬到一半的手,傑瑞用力地拍了我的背,就咬著蘋果走了。雖然他的力道不輕,我還是勉強撐住了。這混蛋,下次我一定要掐死他!掐得他咿咿啊啊的叫!

  「咿咿咿咿……!」

  對,就是這樣!

  ……等等,我還沒動手啊?

  「傑瑞?」

  我轉過頭去,看到傑瑞的東西散落一地,他正被某個穿著連身式輕皮甲──關節部分似乎還特別加上鋼版之類的材質──的女子架住。並以銳利的短劍抵住喉嚨。我本來想出聲,但是看那個女的臉上滿是怒氣,最後還是退縮了,說不定我往前走,她就會殺掉傑瑞。換個角度想,也有可能是……

  「剛剛摸我屁股的是哪隻手?是哪隻手啊!」

  全副武裝的女子生氣地喊道,酒紅色野貓般的短髮隨之晃動。

  嗯,看來果然是那色胚先亂來,還好我沒先開口,不然恐怕會被當成同夥。嘖嘖,這笨蛋!他大概以為對方看起來年紀小,就以為腰間的武器充其量是裝飾品吧。

  我想她是前陣子出沒於附近森林的女盜賊,而且身手應該不錯──那麼我還是乖乖地裝成路人甲這個角色好了。好,真是抱歉啦,傑瑞,我就要棄你於不顧啦。

  「不!別走!」

  該死的──色胚傑瑞突然緊張地大喊,難道他寧可冒著被頸前的利刃劃開的風險,也要拖我下水嗎?

  「我最好的好夥伴,賈斯特!快點想辦法救我啊!我,我快要……」

  「啥,還有同夥?喂,賈斯特就是你嗎!」

  我看了看前方及左右,沒有其他人了。好吧,那也只能轉過去……媽的!這下我該怎麼辦!我緊咬牙,回過身與兩人相望。雖然紅髮女子一臉怒氣地望著我,根據我在這兒生活了二十年的經驗來看,顯然她是個才剛到村子裡不滿一週的外地人。那麼只要我安分一點,應該會沒事。不對,我本來就很安分守己啊。

  「小姐,妳不介意的話,可以先放下武器嗎?我是說,妳身手那麼高明,何必架著那頭呆驢呢。」

  「這倒是。唉,可是,你知道的,雖然你還沒像這傢伙一樣亂來,我可不想冒險。」

  「嘿!我能怎麼做?用兩條布巾丟妳,還是拿今天的衣服扔過去?」

  「好吧。那麼請你再找一個理由說服我,因為我總是無論做什麼事,都會得到相當的好運。」

  紅髮女子睜著大大的綠眼,興致勃勃地說道。我看了一眼驚嚇的傑瑞,視線再盪回那名女子的鼻尖。

  「培西亞的祭司曾說過,幸運其實是一種詛咒。」

  「哈哈!笑話!你信不信,即使我現在殺死這傢伙,也會得到相對的好運?」

  「如果妳是愛做夢的小賊,我無法反駁。」

  我點點頭,雖然語氣聽來頗為嚴肅,但我似乎感覺到她說話時有種認同感,在自己說出的每一句話上頭。

  「但是那頭呆驢是我的朋友,也是這地方的礦工,如果殺死他,我猜妳真的不會有好運。」

  我試著說服紅髮女子,但是她卻笑笑地跟我開起玩笑。正當我苦思該如何勸她鬆手時,村子裡的婦女們結伴出現在他們的身後。原來已經到了這個時候嗎?也罷,要是人多起來,她也不敢動手吧。唉。我嘆了口氣,打算以眼神向紅髮女子示意,但是她早已回頭望向村婦們。

  「嗨!貝琪!妳已經替我們抓到內衣賊啦?」

  一名年輕婦人微笑著說。

  ……內衣賊?我有聽錯嗎?

  名喚貝琪的紅髮女子也大聲回話,好像故意講給我聽似的。

  「對呀、對呀!我看這傢伙鬼鬼祟祟,就抓起來了。唉呀,妳們要不要來看看這個可惡的傢伙呢?」

  婦女們發出歡呼,並一個個跟著圍到紅髮女子的身旁,妳一掌我一掌地通通打向可憐的傑瑞。有一位年輕女子認出我來,她雖然想跟我打聲招呼,但是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先向紅髮女子詢問我是否為色狼之一。

  我已經忘了當時她們是如何談論我,也許我不該決定拔腿就跑……

  我跑得很賣力,因為後面有一群女子緊緊追著我,還有一名外地來的紅髮女子在火上加油。

  「嘿!抓住他!必須給這兒的臭男人一點警惕才行!」

  我死命地奔跑、奔跑。

  然後我發現周遭的景物竟然開始模糊了。


2 DboZoI027I [ 2009/05/26(Tue) 04:43 ID:n/nWYQDE ]
  「嘿!賈斯特!」

  我看見了逝世許久的老媽,穿著一身華麗的禮服。

  「老、老媽?」

  「你今天也有好好吃飯嗎?」

  我一定是瘋了!

  「老媽,妳怎麼還活著?不對,為什麼妳會是巴拉巴拉王國的女王?」

  我開始胡說八道,而且我竟然可以理所當然地說出這些奇怪的話。

  「喔呵呵,我是巴拉巴拉女王呢!現在我要變魔法囉!」

  喂!等等啊!我現在又不能停下來,我該怎麼辦?可是打扮華麗的老媽不顧我的哀嚎,開始唸起咒文。

  「光之女神呀,請賜予吾兒藍帶魚的力量!藍、帶、魚!」

  媽的,這詭異的咒文聽起來會很不妙,一定會很不妙!

  果然,我被我媽使用某種帶有強光的魔法給炸飛了,而且我幾乎感受不到疼痛,卻不斷朝空中飛去。

  紅髮女子帶頭的集團生氣地指著我大罵,老媽也跟著加入她們的行列,她們都越來越小了。

  景物漸漸扭曲,最後化為一陣白霧,將荒誕的一切徹底抹去。

  我睜開雙眼。

  身體帶著沉重的睡意醒了過來,精神卻相當清楚地──意識某件即將到來的危機,以及叩隆叩隆的上樓聲。

  「為什麼是藍帶魚……」

  我好像夢到很不得了的夢境,而且有點恐怖的感覺,會是什麼呢?某人踩樓梯的聲音不停敲響我的腦袋,於是我停止了痛苦的回想。

  這裡是培西亞村裡的一座平價旅館,至於我為何會在這個地方……說來話長。最大的原因在於有人為了追趕落單的半獸人,不知為何就追到我的房子裡。那天我很睏,早上才差點被誤會是色狼同夥,接著又幹了一整天的活,早就累到不像話了;我被一個紅髮女子與醜陋的半獸人趕出自家,然後呆在原地看著他們大肆破壞……最後燒掉了我的房子。不得已的情況下,我只好接受元兇之一的紅髮女子的提議,暫時隨她住進村裡的旅館。

  砰!

  貝琪笑著用力推開門,抓著一個大布袋就往我身上扔。我想大概是這幾天相處下來,身體已經慢慢地抓回了習劍時期的反應,本能地抱住那個朝我飛來的布袋。本來應該是在我順利接下袋子後再罵罵貝琪才對,但是我的視線卻急速上升九十度,飄到了有兩道蜘蛛網的天花板上。我的天,是什麼東西會匡啷匡啷地打響?又是什麼東西該有一個成人的重量?我不滿地推開大布袋,它狠狠摔向地上,發出更刺耳的聲音。

  我很想知道現在我的表情是多麼好笑。

  「……喂,妳果然是盜賊?」

  「才不呢!人家想……」

  「等等,妳用這個代稱我有點受不了。」

  「我!我可是特地回到你家……呃,應該講遺址吧。總之我想替你找找有沒有沒被燒掉的東西,可以當作紀念品。結果呢,我在廢墟中挖呀挖,都沒有東西,挖著挖著忍不住怒氣湧現,於是我拿出五張寫入『光爆』的二級魔法捲軸,用它們──」

  貝琪就像是在誇耀她的冒險事蹟般激動地說著,不時搭配動作讓我更了解她是如何二度破壞我的老家,並且在地下約十肘處發現了大批埋藏多年的寶物。

  然後我們請旅館老闆娘送上餐點,兩人鬼鬼祟祟地窩在房間裡,進行秘密的商議。貝琪說她希望聽從她老家的祭司──堤安領地炎神神殿的高階祭司的建議,尋找一批志同道合的夥伴,進行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冒險;我說我只要她那些寶藏的百分之一,讓我重建一間房子好繼續我的礦坑人生。貝琪說雖然我的劍術不怎麼樣,還是可以做為一個團隊裡的普通角色,她還舉例說我可以當不得已情況下被綁架的同伴;我說若她不接受上列條件,我也可以什麼都不拿,只要她幫我蓋好一間能住人的小屋就好。貝琪說她會考慮考慮我的提案,然後開始吃起早餐,我的濃湯與麵包已經吃完了。等她吃完後,我一邊看著她那頭充滿活力的短髮,一邊等待她的答覆。

  「嘿,跟著我很有趣哦!」

  「……妳真的不考慮放我走啊。」

  「反正礦工要多少有多少,勇者的夥伴永遠只有一個啊!」

  「我想應該不止一個。」

  我忍不住訂正她這個說法。

  「至少你是我第一個普通夥伴!」

  我能說什麼呢。工作一輩子聽起來還不錯,但是房子被炸掉卻會要了我的命,畢竟當礦工領的錢也只夠溫飽三餐。我無奈地搔著頭,這次換貝琪盯著我看,等待我的回答。

  砰。在我思索的同時,強勁的力道在胸前散開,我想我被某人給偷襲了。喔啊!這可不是開玩笑的,真的會痛啊!妳這女人,到底在想什麼啊!我哀怨地看著貝琪,但是她卻笑嘻嘻地催我的答覆。呃嗯……我的胸口怎麼有股悶熱感?我伸手搔了搔,結果摸到某個不屬於我身上的東西,因此嚇了一跳。我將那東西小心翼翼地從我胸口拔起,有點黏黏的觸感,我有點害怕地將它拿出衣服。

  「這是什麼鬼東東……」

  我對呈黑紫色,已經被搥爛的某種像是爛泥般的物體說道。它似乎還發出淡淡的腥味。

  「哎唷,是拉格的幼蟲,應該是棲息於這家旅館地底下吧。嘿,還好我剛剛莫名地想搥你呢!不然這小傢伙可是會吸你的血來發育,順便咬掉你的肉耶!」

  聽完貝琪的敘述,我趕緊把那詭異的東西扔出窗外,再次檢查全身。

  「喂、喂,你到底是要當我的夥伴,還是要幫我背行李啊。」

  「這麼說來,我應該沒選擇啦。不過,我會天天看到妳欺負老百姓嗎?」

  我摸著被貝琪一拳搥青的胸口說。

  「不止呢!」

  貝琪開心地笑著,大大的綠眼也開心地眨動,她雙手盤胸地說道:

  「唉,其實我很擅長跟醉漢打架,如果滾進別人家裡、大肆破壞以後還會受到感謝呢。假使看到某戶人家家裡放著寶物箱,趁他們外出時也有辦法打開來看看──雖然多半都是些無關緊要的東西,真寒酸!啊,更久以前,我剩沒幾枚銀幣,乾脆到都城一家最頂級的旅館,大吃大喝一頓後,請一位邪惡的旅法師召喚出殘暴的地精──對平民來說是很可惡且可怕的掠奪者,但是我可以輕鬆擊倒牠們!於是我在警備隊趕到以前打跑了牠們,旅館老闆竟然送我三百枚銀幣當謝禮呢!咯咯咯。不過事後我們在討論收入時鬧僵了,我索性把那個放出地精的旅法師打得半死不活。唉,誰叫他是邪惡的旅法師,而我是倍受尊敬的勇者呢!」

  於是,「母神眷顧之人」──馮‧貝琪津津樂道地說著,又咯咯地笑出聲來。


  《完》

3 幻想產物 [ 2009/05/26(Tue) 06:53 ID:waCvfbtE ]
我怎麼...好像在看外語的翻譯本...
連眼前都浮現出那個畫面...厚重原文書的插圖...
對對對對...就是那種用羽毛筆畫的精細的圖...

4 電波君 [ 2009/05/26(Tue) 12:51 ID:rrXWIZkI ]
>> 「光之女神呀,請賜予吾兒藍帶魚的力量!藍、帶、魚!
為什麼我會想到獨角獸查理...OTL

5 DboZoI027I [ 2009/05/28(Thu) 19:09 ID:N.8b2cRo ]
這種感覺比較好寫(啥
那條魚可能是最近看查理的影響吧 囧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