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幻想戰記(f.e.z.)的幻想文、我興趣歡迎看看。

1 路人角色 [ 2009/06/02(Tue) 03:30 ID:jqKV3cl6 ]
戰爭又再次開始了。

在庫諾的雪原中、早已經佈滿著無數的屍骸。

戰爭的目的、原因,我並不清楚、也不想去知道。

我和同伴所追求的、是永恆的勝利。

「哈。」

全力揮出的重壓斬、毫不留情地把我的敵人送回天神的身邊。

對於敵人並不需要所謂的同情、不單是因為這行為會引來死亡的呼喚、也是因為這是對敵人最大的不敬。

他們不是愚蠢之人、他們是理解並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所帶來的後果、也依然向著前行的人。

沒有人可以說他們是愚蠢之人。

雙手用的雙斧在我的手中舞動著、幫助我對抗著眼前無盡的敵軍、同時也收割著眼前敵人的生命。

「血璃。」

儘管是在戰爭中、同伴的聲音依然能夠讓我不自然地冷靜起來。

「隊長命令我們立即後撤、把敵人引回主城附近作戰、方便他召喚奇米拉來擊破敵人的本陣。」

「理解。」

瞬間將手中的巨斧以奇特的方式擊向對方、敵人的血液飛濺在我的身上、同時也帶起已經死亡的人的悲鳴聲。

「全隊向著後方撤退、弓手用貫骨射擊來拖延敵人、戰士停止衝擊敵陣、後撤。」

「『理解。』」

事情永遠沒有人類想像中的理想和美麗。

後撤的中途永遠有人會因為某些原因而被孤立、圍剿、最終死亡,這是必然的事情。

而我的能力也只是可以讓這樣的事情別發生太多、讓我們的戰線還能保持著某種的程度。

「左路已經失守、敵方大軍人數極多、要求增援。」

「後方發現敵方偷塔隊、要求支援。」

「死靈要求騎士支援、請盡快支援。」

「中路奇米拉被敵人發現、請求騎士盡快來支援。」

「右路失守、要求增援啊啊啊啊啊……」

敗局已成。

再強大的戰士也無法改變的事實。

看著敵方如同無盡的戰士海、就會再次感到自己的渺小。

整隊人員已經餘下約六至七個人。

戰線也已經沒有可能守下去、可是依然沒有任何方法。

並沒有所謂的支援、因為大家也把希望賭在那隻奇米拉的身上。

也沒有所謂的後路、因為再後退就會到達我軍的基地。

「砰。」

「……哈、哈…哈……」

手臂近乎無法舉起來。

身體上的裝甲也已經破損至極。

「混、混帳……哈!」

強大的重壓斬再次擊中敵人的身體。

血液也依舊飛濺出來。

可是已經無法擊倒敵人。

「可惡、去死吧。」

「咕。」

自己也懂得的招式毫無差錯的還於自身。

巨龍、毫不猶豫地擊破我身前的保護牆。

「砰。」

「啊啊啊啊啊啊啊!」

重壓、毫不猶豫地擊中我的身體。

沒有任何感覺、甚至連雙手巨斧已經離開雙手、身體爽快地飛倒在地上也不知道。

如同死屍那樣。

至今被我所擊倒的人也是這樣的感覺吧?

想站起來、沒有能力。

想咆哮著、沒有聲音。

就算依然活著也如同死亡。

這簡直是惡夢。

不能清醒過來的惡夢。

我甚至不清楚自己在這裡浪費了多少的時間。

戰爭、或者已經終結。

是以我們的敗北作為結局、還是奇蹟般的反勝、我也不知道。

我甚至沒有張開眼睛去確認的能力。

我所追求的、究竟是什麼……?

「……」

「?」

耳朵、聽到某個聲音。

熟悉的聲音。

不可能忘記的聲音。

「……璃…」

「……夢…嗎?」

「……以聽…的聲……」

「……說、什麼?」

無法聽到。

她究竟在說什麼、實在無法知道。

可是、我只有某件事很想知道。

「……療兵…來……友在…裡啊……」

「……勝…利、還是、戰……敗?」

「……」

「……答…應、是?」

「……勝、勝利、我們大勝。」

只有這句說話、聽得極為清楚。

勝利是我們所追求的。

「……我們所追求的、是永恆的勝利。」

身體的問題、不能阻止我說出我們的理想。

就算、我們所追求的、只是沒有意義的存在。

「……對啊、我們所追求的、是永恆的勝利。」

可是、它依然是我們所希望得到的。

就算在別人眼中看起來毫無價值。

就算會被其他人嘰笑我們。

我們依然追求著永恆的勝利。

只因為我們是戰士。

追求著勝利的戰士。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