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無聊隨筆】ナンデモ デキルヨ……

1 笙岹 [ 2009/06/04(Thu) 20:15 ID:bvVY9D9M ]







※自創角色的隨筆...
可能有點亂。




────所以...請你活下去。




彎起的嘴角,像是露出久違笑容。
盔甲浮現在臉龐,覆蓋、化為實體。
他在那裡笑著。


"妳,想死嗎?"


溫柔的笑容,卻是妳從未見過的他。
妳伸出手卻穿透過去,他看也不看的越過妳。




他笑著砍飛別人頭部。
看著血,露出笑容。看著屍塊,手部出現盔甲。
像在玩遊戲一般擋下別人的攻擊。反手就是一爪貫穿胸口。
血管連接著心臟,像在維持生命不願斷去。






「真好笑啊...」


捏碎了手中的東西,看著溫熱的血笑得更加燦爛。
舔著鮮血...把化為碎塊的心臟吃下去。


鮮血沿著臉龐滴下。
看也不看周遭的怪物跟存在,好像不在意一樣。
來多少殺掉多少,如同對付垃圾一般,捏碎那些存在的生命。




妳叫他卻得不到回答。
他只是一直在笑,露出那副妳沒見過的樣子。
咬住頸部,撕裂別人咽喉然後吃下去。
盔甲覆蓋全身上下,頭部像是狼一般的露出獠牙。





────離的太遠...讓妳不知所措。




他的身邊出現漆黑。
像是圓環一般,伸出無數的爪刺穿別人。


撕裂、扯爛、不斷不斷的破壞著。


妳想哭、妳無助。妳不知道那個他,是誰、是什麼。
壓倒性的屠殺,平常的溫柔消失得無影無蹤。



────明明就是不想傷害別人的...





或許,他在哭,在尋求別人的幫助。
伸出手像要阻止自己,抱著頭跪了下來。
盔甲膨脹發出光芒,爬上盔甲的藍色紋路閃爍著光芒。
聲音像是破碎而無助的。


────心因為痛苦,緊縮著。



妳無法接近他,他周遭的爪像在阻止妳靠近。
手臂傳來溫熱液體流下的感覺。
吃力避開毫無空隙的攻擊,滿身是傷的看著他。



「笙...岹......」



他在痛苦,妳卻什麼都幫不上。
瞳孔閃爍的光芒越來越詭異,紋路組織的東西越來越奇怪。


冰盾毫無用處被破壞...妳走近他,無視自己身上越來越多的傷口...
那團漆黑之中,妳試著拉住他的手。
傳來的笑聲讓人絕望,那東西直接貫穿妳的腹部,要拉開妳跟他。


"誰也救不了他的..."


冰冷地,嘲諷著妳的行為。






他的手插入妳的喉嚨,血噴上他的胸膛染滿妳的和服。
開口說不出話...爪在喉嚨攪著。
痛到想掙脫,卻不想放開他的手。想甩卻甩不開,那冰冷的眼神像宣告妳的死刑。
妳知道...妳會死。


────...不想放手...


看著妳的眼淚,他的動作停在半空中。
他的臉上只有空白。


────最少...我要帶你去光明的世界...


妳吃力摸摸他的頭,像是說著沒關係,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看著那樣的他,妳總希望自己能做些什麼。







"把她殺掉..."


他有些僵硬的看著妳。







"是東西就認命點...才不會有人想救你。"






────大家都是不屑你、排擠你,你只不過是籠子中的野獸、怪物、沒有存在價值的東西。



想反駁這種話,卻發不出聲音。
只能看著他的表情空白,在妳跟他之間慢慢的建起一道牆。
他總是說沒關係的...反正自己是東西。


妳聽到他的話...是痛苦的。
想說你不是東西,想要否認他自己的想法。


────那麼,我是存在嗎?很抱歉,我並不是。


他回答的毫無情感。
像是看過太多...所以認清了。
他總是不管自己死活,為了保護妳,就算死掉都沒關係。
重傷、瀕死都會笑著說沒關係,反正我是東西啊。


────我是東西,所以犧牲掉沒有差的。


他會說是人類是存在就要好好活下去。
對於自己...他總是乾脆放手...








































────拜託你...不要這麼看不起自己...


────東西跟存在比起來,存在比較有資格活下去不是嗎。




妳說不是這樣的,拜託你快點醒過來。
他卻什麼都聽不見,認命於東西甘願被人弄到死。
只要能保護妳的安全...


「至少不會再虧欠妳了吧。」




淚水完全模糊掉視線,妳突然覺得好累好累。
無法理解他怎麼能忍受這樣的世界這樣的生活。


好想抱著他說你是存在不是東西,好想對他說這一切不是這樣。






"殺掉她聽不懂嗎..."


"該死的東西...你是壞掉不成啊.................."




不知道哪來的東西,貫穿他的胸膛。
伸出的爪像在解剖一般,扒開了皮膚,將他被妳握住的手斬斷。
妳怨恨起自己的無力,怨恨只能看他這樣的自己。
臉上、手上、衣服上是他的血,手中握的是他被斬斷的手。


────是東西,所以不要哭啦...


那時候他是笑著摸摸妳的頭,完全無視自己遍體鱗傷被開一堆大洞。
滿地的血,他總是笑著說很快就好了,別擔心。





一直緊縮著內心,不想在他面前表現出擔心。
不想再讓他自責自己、再愧咎於妳。
到底哭了多少夜晚...妳不知道。就像他不知道,發作時殺了多少人、意識破碎成什麼地步。


他的聲音是那樣破碎。
爪刺穿喉嚨、把他刺穿得遍體鱗傷插起來。




"不乖的東西就要懲罰..."




妳看著他,什麼都做不了的被玩弄。
血噴的到處都是,像是在狂笑,意識完全消失。
他不在意自己受多重的傷,開始瘋狂地、像在燃燒生命一樣的殺。
踏著自己的血,踩過那堆屍體。






────像嗜血的野獸,卑賤噁心的進食著。







他笑著說,真是難看的模樣啊。這就是妳喜歡的白夜喔。
冷言冷語的笑,跟那些人、跟夕羅一樣。


淚水是流乾了吧...


躺在血泊卻沒有辦法站起。
妳說...明明自己就說要保護他,幫助他跨過黑暗的。
握緊的拳頭還握著他的手。



對...
被殺掉也沒有關係的。



看見妳站起,他笑著刺穿妳的肩胛骨。
其他地方的骨頭,因為被打碎而刺穿皮膚,曝露在外。
妳早已痛到失去痛覺,所以不在意。


────不...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在意了。


什麼都不管的伸出手抱著他。
皮膚似乎被劃破,削掉一大塊肉。




妳想說,妳在的。所以不要就這樣陷進去。
要告訴他,你絕對不是東西。
想要告訴他,不會再是一個人,不會在遇到相同的事情。
要說,在黑暗的另一頭有光。所以不要放棄。


要說的話好多好多好多...


好像看見他流下眼淚的樣子...
跟著心臟被拔出來,妳知道結束了。





────自己沒有傳達任何事情。









但是啊...他流淚了。


即使自己正在吃著妳的屍體,他始終流著淚。
像再說著他不願意,他不是要這樣的......
他想要瘋掉、想要殺掉自己想要毀掉自己,他無法原諒自己。


────不要自責自己...不要...再讓自己痛苦了......
















我們只能走在夜晚的路上。
就算四周如同白晝一般明亮,那只是假象。


我們只能死了那條心。







如果沒有辦法,就做著夢吧。
就算一切都沒有辦法,也會有希望從絕望中誕生。


只要不放棄,任何事情都可以改變的。


因為...每個人的手中,都握著希望。
只是我們無法等到他成長出現。


因為,我們太早放棄這一切,因為我們沒有堅持到最後。
要張開自己的翅膀,飛越夜晚去到那天空的彼端。
不因為挫折與絕望而退縮,在達到理想之前要不斷的奔跑下去。
絕對不放棄任何的可能,絕對不輸給黑暗與侵蝕。


我們要自己的未來,不要被人操弄的命運。






2 凜羿 [ 2009/06/05(Fri) 18:23 ID:.fnocETk ]
  看到一半時,我就被你的人稱代名詞搞混了。

例:他回答的毫無情感。
像是看過太多...所以認清了。
他總是不管自己死活,為了保護妳,就算死掉都沒關係。
重傷、瀕死都會笑著說沒關係,反正我是東西啊。

────我是東西,所以犧牲掉沒有差的。

  人稱要注意,你上面那一段還在用第三者的角度敘述,所以不可以出現最後一句反正我是東西啊,不然就變成你這個旁白是東西了。

  還有另一個點也有一樣的現象,自己注意。

  第二個,空行數請統一,你的空行數從兩行到七行都有,甚至還有那種空了很長很長,快要三分之一張紙的空白,你在騙稿費啊!?空行數只要準備兩種,不過這是我個人寫作習慣,不聽也可以,每一段開頭時與上一段之間空一行,場景變換時空兩行。

  最後,你爛尾了,前面寫了一堆,最後卻跳到講人生大道理?不是說不能講,而是你跳太快,整個前後接不起來,像是兩篇不同的文章一樣。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