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看了某部動畫電影,結果被影響了。所以試寫看看

1 hold [ 2009/06/20(Sat) 09:36 ID:zjeYTJ7Q ]
結果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尖銳的發車鈴幾乎劃破了耳膜,硬是把我從半夢半醒之間拉回。
我死命的擠出車門口,暫且不想理會旁人的大量刺人視線。
勉強趕上了。
萬幸,是嗎?
還剩下最後一段路了:爬上電扶梯,出車站,步過騎樓,轉彎之後再走完一調人行到就到了。
公司。
我靠在柱子旁,腦海中演練著接下來的行程。
只不過是一下子的鬆懈罷了。
空虛的感覺立刻腐蝕掉了一切。

我到目前的一切的努力、憤恨、感動還有捨棄。
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不為什麼」不會是正確的解答,而現實的回應也無法滿足我的困惑。
我為了什麼而努力?
我為了什麼而憤恨?
我為了什麼而感動?
我為了什麼而捨棄?
誰也不知道的,誰也不會知道的。
我不知道的事情,我所不知道的事情,我所不知道的我的事情。
無論,是不能讓人知道的。
廢話。
所以才說我討厭,戲言。

感覺背後靠著的牆壁溫度從原本的冰冷,慢慢變的溫熱。
已經沒有上班的動機與動力了。
就算是如此遲鈍的我,過了這麼久也已經了解了。
工作那種東西…怎樣都好。
搞不好,我從未在乎過。
我摸著口袋,拿出破舊的錢包。裡面一如往常的空空如也。
『就算一直盯著裡面,錢也不會增加喔』
是她的聲音,是記憶中她曾經對我說過的話。
我對著聲音回道:「搞不好,有漏看的的硬幣呢。」
盡量壓低聲音所喃喃唸出的這句話,跟那時候回應的句子一樣嗎?
可能已經不同了,我也成長了不少。
再沒有當時所有的雅興。
『那還是去那裡囉?走吧~』
精神的狀況真的是不行了…那是幻影吧?
因為,出現在眼前的她,仍然穿著那套國中制服。
曾經熟眼的一套衣服。
(…悠遊卡的錢,記得是才剛加過。)
這樣想著,隨著再次響起的鈴聲回到現實世界。




2 hold [ 2009/06/20(Sat) 20:52 ID:NJCOcdlk ]
其實不過就只是再坐十多分鐘電車車程的另一座車站周邊罷了。
我站在一座建築物前。用水泥建成的,沒有絲毫裝飾的單調建築物。
手上的手錶,緊閉的鐵門,自己皺起的眉間。
上午九點才開門營運,是公家機關的常態。
我都有些忘記了。

沒事做也只好用最無意義的方式打發時間:東看看西聞聞,發呆。
對了。
她晚來的日子,我就像會這樣子在門口等。
就算她說再多次「你可以先進去」也一樣。
因為回想起這個無趣的承諾,我同時喚醒了許多潛藏著的回憶。
有一次,她的冰淇淋滴落在才剛買的小說上。
曾經,跑著衝到她身邊的時候被某塊凸出的地磚絆倒。
不是足以去記憶的種種小事。
我理所當然的,忘記了。
一陣胡思亂想,伴隨著陽光的溫度。
一直到鐵門的聲音傳來,我都一直坐在原地不曾移動過。

『看起來差不多可以入館了喔。』

啊啊...好像有過這麼一幅場景呢。
微風將幻想的殘影捲去。
我踏入圖書館。彷彿不曾流動過的空氣,有點悶。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