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提問)有關第三人稱寫法的偏知觀點的問題....

1 名無しさん [ 2009/06/20(Sat) 09:56 ID:gkZXD9Yo ]
聽說用第三人稱來描述的話,盡量使用偏知觀點比較好,這是真的嗎?
那如果在同一個章節裡頭,不斷穿插描述眾人的內心狀況與想法,這樣是不是不好?
比方說,如果我想描述一堆角色的戰鬥,然後將所有角色在戰鬥中的想法(可能有人是喜悅、有人是恐懼、有人是擔憂......),一一表達出來,這樣不好嗎?
因為看過的很多小說裡頭,好像絕大部分不會使用如此作法。多半是集中描述某一個角色的內心狀況,再藉由該位角色的角度來描述其他角色的心境「似乎」是怎樣怎樣..........大部分都是利用這種偏知觀點來推展故事。
這樣真的比較好嗎?優點在哪?缺點呢?
再請問一下若真的像我上面所說的,在同一場戰鬥裡頭一一描述各個角色的心境的這種非偏知觀點的寫法,會有什麼缺點?

有勞高手解答,感激不盡。(這個問題困擾我很久了.......)



2 風雨居人 [ 2009/06/20(Sat) 13:29 ID:qv6TxOlo ]
我不是高手,但是我來解答

我個人認為,第三人稱就是要做到「完全的旁觀」,儘可能用「神的視線」來看,如果要描述心境的話就切換成第一人稱

偏知觀點其實就能算是第一人稱了,第一人稱最大的缺點,就是看起來會像是某個人的日記,但卻是「現在發生的事」,我個人很不喜歡這樣。

而閣下提到的"如果我想描述一堆角色的戰鬥,然後將所有角色在戰鬥中的想法(可能有人是喜悅、有人是恐懼、有人是擔憂......),一一表達出來",這並沒有不好,只是別太過火,不然節奏會被拖長

3 DboZoI027I [ 2009/06/20(Sat) 14:04 ID:sUPjBBgA ]
建議選一種方式描寫(打得手有點酸...有機會再補剩下):
A:全知者觀點:翻譯小說常能碰見這狀況。這在寫作上很好使用,但近來常被笑為「把讀者當神,誰在想什麼都知道」。個人認為這種想法若搭配動作敘述,其實是很好
例:「你說過事情並非這樣。我站在都柏林不代表我捨棄了倫敦!」麥克低聲慘叫。他猜,畢德老闆已經因為歲月與酒肉迷糊了。他厭惡那身酒臭,畢德老闆買下的畫已經沒有了倫敦的光榮,沒有了大英格蘭之美。麥克望向畢德老闆的醉臉,他並沒有像以往那般反駁自己。

B:單一角色敘述:這是強化角色的用法,在短篇小說常有此寫法出來。比起全知者的觀點,單一角色可以更生動、更細膩,就像敘述句對於主要角色與次要角色而言,必須有量的區別,單一角色敘述也能在全知者觀點比較下,將敘述與心境都集中火力輸出。
例:「哦,波蘭!去他的波蘭!」葉捷琳鬆開手掌的力道,酒瓶砰地一聲倒下。
「冷靜點。伊凡‧米諾列夫斯基只是去出差。」臉上帶著三分醉意的梅莉莎輕聲罵了她一句,向酒保要了一支煙,又倒了一杯伏特加。她看到葉捷琳自暴自棄地喃喃著,深深為這女人感到可悲又無奈。就像這間即將倒閉的酒館,半個月來客人也只有她們倆。「華沙沒有太多不務正業的娼婦,他不會笨到背叛妳。」
「妳又知道!」葉捷琳不耐煩地回道。
「當然。我還知道妳喝太多了。」梅莉莎吸了口煙,深色的唇蜜印在濾嘴上,吸引了酒保短暫的目光。她厭惡葉捷琳這種歇斯底里,這讓她感到是在注視以往的自己。梅莉莎幾乎快要對她失去耐心,但她卻是這個無知的女人唯一的倚靠。
如同當年在莫斯科紅場,拉下伊凡‧米諾列夫斯基先生一樣。梅莉莎冷漠地笑著──當初這女人也是以五十盧布收買他的肉體,又怎能要求這種男人停止他的風流與慾望──但是她當然不會說出口。
她的口袋裡仍躺著當年的五十五個盧布。

4 名無しさん [ 2009/06/20(Sat) 17:14 ID:lUoS10v2 ]
>原PO
看看這個的第6章和第7章,裡面應該有你想要的答案
http://rosenovel.pixnet.net/blog/post/14293582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