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亡靈的耳語

1 十兩四 [ 2009/07/03(Fri) 21:03 ID:ung1uNHU ]
「呼!呼…呼!」在夜晚的道路上,有一個人正氣喘吁吁,沒命似的逃跑著

過了一段距離,當他心想應該安全時。無力的靠著路燈,以顫抖的雙手點了根菸,大口大口的吸了起來

「嘶…呼…哈…哈…哈…」

接著當他穩定情緒,再次意識到剛剛那些屍體,就是他堂口的弟兄時。還在逞強的雙腳不禁了軟下來,蹲在路燈底下抱頭痛哭

「可惡!到底招誰惹誰了。」

此時的他,多麼希望剛剛發生的事,只是一場惡夢…
就在剛才,當他還在堂口跟弟兄們一起喝著啤酒打鬧時。忽然一個東西從門口被丟到了桌上,接著出現了一道鄙視的聲音

「問一下,這附近哪裡有在收這種大型垃圾啊!」

「生…生哥…」接著,當他們發現丟到桌上的屍體,竟是他們剛才出去買煙的弟兄時,頓時嚇的酒都醒了!緊接著,不知是誰帶頭的,一下子,所有人都抄出了傢伙,血氣方剛的要為死去的弟兄報仇

「可惡啊!你這混帳!」

「殺了他…」

「大家上!」

可是那個人,面對著劍拔弩張的場面,竟然還一派輕鬆的模樣,冷哼了一聲:「哼!垃圾…」

語音未畢,一道刺眼的強光出現,跟著一道轟隆巨響之後。衝在最前頭的弟兄們,全都在一瞬間化為焦屍,而那個人仍舊維持著嘲弄的語氣,說:「…就該有垃圾的樣子。下一個要進焚化爐的,是誰啊!」

惡魔,那個人毋庸置疑就是惡魔啊!

這時包含他在內,現場殘餘的弟兄們,全都發自內心的這麼想著:逃吧!跟這傢伙打,有幾條命都不夠死啊!報什麼仇!去他媽的江湖道義啦!

但是,逃了之後呢?

從他離開學校,跟大家一起生活、一起喝酒、一起飆車、一起享受暴力跟女人的時光,就這樣永遠失去了嗎?而且還有之後、之後呢?之後他一個人又該怎麼辦呢?

想到這裡,失去同伴的悲傷,以及對未來不安的等,種種的負面情緒一擁而上。眼淚也禁不住的掉了出來,就在這時…

「找到了!最後一個垃圾。」

一道冷酷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而他還來不及轉頭,就連一聲慘叫的時間也沒有,就這麼轟隆一聲,瞬間被化成了一具焦屍

「垃圾就該有垃圾的樣子,垃圾。」那名兇手,看著地上那具焦黑的屍體,以一種相當滿意自己的『傑作』的語氣冷笑著「這個世界,就是你們這種垃圾太多,臭了我的鼻子。」

「所以,你才要作這種清道夫的工作嗎!」空氣中,迴盪著不知由何傳出的聲音說著

「當然。不過也不光因為如此,我也是經歷了一些事情才下決定的,不然我以前也是對他們睜隻眼閉隻眼的。」接著那人頓了一頓,似乎回想起某件事,以憤怒的語氣咆哮著:「不過,現在可不一樣了!現在的我有了『力量』,可以將那些該死的、煩人的人渣、敗類全部化為灰燼,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2 十兩四 [ 2009/07/03(Fri) 21:52 ID:ung1uNHU ]
同一時間、在一城市的另一端

「怎麼樣!有頭緒嗎?」一名長相斯文的老神父,在剛泡好的紅茶內加入牛奶之後,優雅的遞給埋在資料堆裡面,看來相當不耐煩的年輕修女

「沒有。」那個修女一面大口的喝著茶,一面以極快的速度翻閱著桌上那一疊連續焦屍殺人事件的資料,事件到目前為止,已經累積了不少被害者,而且還在繼續增加當中

「真是的,怎麼會遇到這種麻煩事啊!」

「就是因為會有這種麻煩事,所以才有我們『驅魔師』存在的必要啊!」此時那名神父一面和顏悅色的說著,一面攪拌著杯中的奶茶

驅魔師,與『神』簽訂降臨,宣誓為神最忠誠的使徒,奉獻一切,以主所賜之力討伐異端之人。而這起不尋常的事件,自然也在他們管轄範圍之內

此時那名修女正胡思亂想著:雖然說,討伐異端是我們的職責,但是叫一個剛出道的新人,單獨處理這麼大的事件,上面的人腦袋在想什麼啊!

「唉!」想到這裡,她不禁嘆了一口氣

「嗯!怎麼,妳累了嗎?竟然如此,那就早點去睡吧。」這時神父似乎發覺她的異狀,如同關心孫女的老爺爺一般,和顏悅色的問著。接著抬頭看了一下時鐘說:「哎呀!已經這麼晚了呢。」

「神父,我聽說這裡需要常駐驅魔師的理由,是因為這裡有『冥術師』在,那這個事件,會不會跟他有關啊。」

「嗯!很難說,不過如果是冥術師做的…」此時神父換上一附沉重的表情,眼神也變的無比銳利,儼然就是數十年前,在教團內擁有『智天使』之美名的驅魔師。緩緩說道:「…那這將會是一場,超乎想像的戰爭。」


3 十兩四 [ 2009/07/03(Fri) 22:50 ID:ung1uNHU ]
咚…

早上7點,戈斯特從床上滾到了地板上,發出了沈重的一聲。接著他懶洋洋的站了起來,看了一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

「啊!7點…」

走到電腦旁,右手拿起掛在椅背上的牛仔褲,左手打開螢幕,檢視了一下掛機的成果後,一面穿著褲子,一面在嘴裡喃喃唸著:「還差9%啊!」

設定好自動關機,戈斯特便拿起背包下樓。當他走過略顯雜亂的客廳時,心想:差不多也該整理一下了。

叩…咚…叩…咚…

當他開門出去時,門上那個看來像是由人骨構成的詭異風鈴,發出了與外表相符的詭異聲響。聲音停歇後,諾大的房子便一如往常的留下一片死寂

出門後,到了學校附近的早餐店,點餐之後。拿起桌上的水果日報,看著一大塊烏漆抹黑的馬賽克大剌剌的印了半張的頭版,標題寫著:戰慄!焚屍殺人魔來襲!標題旁,甚至誇張的畫上了一個計數器,標示著目前已有49個被害者,被這傢伙變成了12分熟的BBQ

「早啊!鬼佬。」就在戈斯特的早餐被送過來的同時,有個人進了早餐店。朝著戈斯特打了聲招呼後,便坐到了戈斯特身旁

「ㄟ,清明啊!早。」

「喂!鬼佬,後天交的程式你會嗎?」

「弄了快一半吧!不過有個地方一直怪怪的。」

「那弄好以後,可以丟一份給我嗎?這次的作業,我全靠你了!」

「喔!可以啊。」

「太棒了!感恩。」

「不過要跑數據的話,記得改一下遞迴。不然數字都一樣,那就好笑了!」

「放心啦!我不會犯這麼基本的錯誤啦!」

「我倒覺得,不會寫程式才是更基本的錯誤吧。」

這時清明點的漢堡跟飲料也被送了上來。看著戈斯特正在看的那份,足以媲美塔巴斯可辣醬的重口味頭版,清明不禁搖搖頭說道:「你早餐配這東西,不會消化不良嗎!」

「不會啊!再說,這事件還蠻有趣的。」

「因為是『異常』的事件嗎。」

事件大概是從一個月之前開始的吧!第一個案發現場,其實也就在這附近而已,當時的被害者,是聚集在這附近的飆車族。接著是某個搖頭PUB,跟著就是這次的黑道堂口,期間還穿插著幾個夜歸女子

事件之間的關連性,除了焦屍之外,就是被害者大都屬於社會的邊緣份子。拜此之賜,最近的夜晚也安靜了許多,就連附近的夜市都是一片蕭條。

但臨檢卻是多到不可思議,可說是到了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境界。但即便如此,警方的辦案卻仍然沒有多少績效可言

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異端的罪,只有異端才能制裁


4 十兩四 [ 2009/07/06(Mon) 13:17 ID:v3.AT9xM ]
「啊!有客人啊!」

下午回到家,戈斯特一進門,就對著空無一人的客廳說:「歡迎光臨『亡靈的耳語相傳之地』,要茶還是咖啡嗎?」

「………」

「我知道沒差,但這是禮貌。」戈斯特一面對『來訪者』這麼說著,一面走到廚房,從冰箱拿出一壺冷泡茶之後,又拿了兩個杯子走回客廳

「………」

「不喝嗎?」戈斯特說完,將茶倒入自己眼前的兩個杯子中,繼續說:「不用這麼緊張,找我到底什麼事?」

「………」

「想報仇啊!那對方是?」

「………」

「就沒有其他特徵了嗎?」

「………」

「這樣啊!」聽到這裡,戈斯特端起了茶,心想:這傢伙,不好對付啊!

「………」

「那好吧!成交。」最後戈斯特深出了手,做了個握手的動作後,接下了這次的委託。這就是戈斯特不為人知的另一面,冥術師

什麼時候開始作這種事的,其實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了!目前的他也只是偶而兼兼這種差,平常則是在陽光下當一個普通的大學生而已。而這種亡靈的委託所能得到的報酬,大概都是非壽終正寢的委託人的剩餘生命,以及靈魂和記憶等等

而剛剛的委託人,則還另外答應,要幫他召集其他被害者的靈魂作為報酬,由於事件的被害者都相當年輕,而且數量也相當龐大。因此粗略估算應該能一次獲得數百年的生命能量吧!

但是也由於被害者的年齡都很輕,因此對於他們的記憶,是否有足夠價值的情報等等,就不抱任何期待了

叮…鈴…叮…鈴…

接著當『她』離開時,掛在大門上的詭異風鈴,發出了與外表不符的清脆聲響。這時戈斯特心裡打著如意算盤,想著:要不要慢著管他?讓他多製造一點亡靈,到時只要解決他一個我就賺翻了!

想到這裡,戈斯特忍不住竊笑了起來,雖然是個過度美好的如意算盤,但是仍有期待的可能性,再說對於這次的目標,也的確有多加觀察的必要

首先,雖然對方的屬性並不難對付,但是對於對方的手段、動機,仍有很多未解之謎,要是不謹慎一點也可能會吃大虧

「不確定因素太多了!」戈斯特喝著茶,自言自語道

而且目前除了從剛剛的亡靈那裡取得的情報之外,就只有新聞報導跟網路討論區的片斷資訊而已,光憑這些實在是無法定出一個有效的作戰方案

接著,最關鍵的一點,就是…他還要上課啊!扣掉上課、唸書的時間,還有那個計畫的工作時間、必要的休息時間,剩下的時間就所剩無幾了

「週末再動手吧!這段時間,就先用『亡靈的耳語』蒐集情報好了。」

5 十兩四 [ 2009/07/06(Mon) 16:23 ID:v3.AT9xM ]
傍晚6點13分

在一段平淡的午後時光後,當戈斯特騎著車,準備出去吃飯的路上

「咦!」

忽然一片紅色的光彈彈幕從天而降,落在戈斯特車尾後方3公分處。緊接著,第二片彈幕降臨,將這條路從中剖半,逼得戈斯特趕忙壓車閃進一旁的小路中

「怎麼回事?我最近沒有招誰惹誰吧!我想…應該…不過…可能…但是…大概…總而言之…還算是…沒有…吧?」

此時,下一波的彈幕攻擊,朝著一面在全罩式安全帽底下碎碎念,一面加速的戈斯特襲來。就在這時,戈斯特趕忙將車身打橫,以近乎特技的方式,直衝入一旁的公園中

「『獸籠結界』發動。」

就在戈斯特衝入公園的同時,追擊者也發動了預先安置在公園內的結界。就在戈斯特即將一頭撞上結界的時候,那名追擊者又從附近的平房樓頂發出了最後一波彈幕攻擊

轟…隆…

一聲巨響之後,現場佈滿了煙塵,遮蓋了追擊者的視線。接著在她靠近現場,準備確認戈斯特的生死時,忽然數發骨質標槍,由煙幕中疾射而出

「呿!沒中。」

煙幕散去之後,那名追擊者看著被手持骨矛的骷髏士兵保護著的戈斯特,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語

「怎麼可能,竟然毫髮無傷的擋下『荊棘光彈』。」

「先擔心你自己吧!驅魔師。」這時戈斯特對著比他矮了一個頭,手持長劍,穿著戰鬥用法衣,戴著密銀十字的驅魔師說:「真是的,搞得這麼誇張。最近的年輕人,是連基本的守密原則都不懂了嗎!想當年,我們可都低調的像是在畢業旅行時偷看A片的國中生一樣呢!」

「…」這傢伙在說什麼啊!

「所以我才討厭年輕人,太衝動了!動不動就打打殺殺,都不好好聽人說話。」這時戈斯特完全無視對方的反應,自顧自的說下去:「妳應該還是見習的吧,這樣不行喔!傾聽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尤其當妳升上正式…」

「我不是見習,是正規。」這時對方像是被戳到某種痛處一般,勃然大怒。手中長劍一揮,掃射出一排深紅色的刺針光彈「去死吧!荊棘光彈。」

「妳不知道對付一個冥術師,跟對付一隻軍隊是一樣的嗎!」就在保護戈斯特的一批骷髏士兵被擊碎的同時。他又召出了3隊的骷髏士兵,並下達指示:「兩翼展開。中央齊射,然後轉入方陣型態。」

面對著骷髏兵所投射出的漫天骨矛,對方也連忙架起長劍,一面以旋風般的劍法擋開朝她直射的骨矛,一面加速逼近。兩翼的骷髏兵也配合對方的行動縮小包圍網,將她團團圍住,但就在包圍網的規模縮小時

「『封魔結界』啟動。」

對方抓準時擊,發動了另一個預先準備好的結界,將空氣中的魔力快速蒸發到結界之外,瓦解了所有骷髏兵與戈思特之間的魔力連結。此時對方腳步不停,瞬間衝到戈斯特身前

就在對方一劍劈下的同時,戈思特從地下召出了一把骨矛,擋住對方的全力一擊

就在雙方短兵相接的同時,對方一副大局底定的樣子說道:「你已經沒戲唱了!快投降吧!」

「封魔結界,還真是古典的戰術啊!但是這樣的話,我不能用骷髏兵,妳也不能用剛剛的彈幕攻擊,算起來還是沒差啊!」

「吵死了!對付你,用這把劍就夠了!」

「所以說,妳是要用白兵戰決勝負嗎!」戈斯特一面說著,一面向後一躍拉開距離,接著挑釁似的說到:「那就來啊!早點結束,早點去吃飯,我現在肚子餓得很啊!」

「呀…」

對方不等他說完,隨即大喝一聲,衝到戈斯特身前,發動突擊。就在對方的致命一劍即將斬下的同時…

「哼!」

戈斯特冷笑了一聲,彷彿是在嘲笑她的努力一般。一把骨質長矛忽然由地底下刺出,擊中她的左腳,讓她失去平衡。緊接著,在她觸地之前,瞬間又四把骨矛竄出,精確的刺中了她的右手、右肩、左手、左膝

「Game over!」

最後戈斯特將手中的骨矛抵在對方的脊髓上,宣告了自己的勝利

晚上7點30分

「嗯,哇!」這時,那名驅魔師在房內驚醒過來「怎麼回事?我還活著!剛剛明明…現在…」

接著她檢查了一下自己的手腳,不要說傷口,連一點點的破皮都沒有,不禁讓她懷疑:剛剛跟冥術師的一戰只是一場惡夢。又或者,在自己昏迷的時候,又被神父救了一命呢!

但是她起身之後,她就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雜亂的書桌、掛機的電腦、放著原文書以及小說的書架,這些都是不曾在教堂中出現的景象。而且她的衣服也不知何時被換成一件過大的L尺寸T恤跟5分褲,如果是神父,絕對不會作這種事的

之後他走出了陌生的房間,心想:雖然不知道救她的是何方神聖,但應該不會是敵人吧!於是大著膽子,沿著走廊,跟著樓梯的亮光慢慢走下樓
==============================
我的Blog:
http://tw.myblog.yahoo.com/jw!ZpxlWOmAHxmguARyxb.4Ml919vPc


6 十兩四 [ 2009/07/08(Wed) 17:00 ID:fQgajz2o ]
「這把劍,應該是薔薇聖劍吧?」

此時戈斯特坐在餐桌前,端詳著劍上別緻的荊棘狀血溝,以及護柄上所雕刻的薔薇裝飾,心想:材質是奧里哈鋼,劍體結構,基本上是仿自Durendal,然後又針對實戰改造成雙手劍的尺寸,劍柄裡的聖髑,應該是手指吧。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這把劍120%就是薔薇聖劍沒錯,但是…

薔薇聖劍,怎麼會在她手上呢?馬德那傢伙他又想幹麼了?

看著這把,一度殺過自己的劍,戈斯特不由得陷入了慢長的回憶中。就在這時,那名驅魔師走到了他的身後。雖然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狀況,但她心裡又有點疑惑:為什麼要救她?冥術師跟驅魔師,應該是絕對無法相容的死敵不是嗎!

「歡迎光臨『亡靈的耳語相傳之地』。」此時,戈斯特一副終於察覺到對方存在的樣子,開口說道:「傷應該好了吧!Sister菲絲,剛剛捅妳的只有槍身、沒有槍頭,所以頂多只有瘀青而已吧!」

「為什麼要救我?」菲絲冷冷的說著

「因為我有問題要問,不然妳以為我幹麼撿個無腦又發育不良,而且還貧乳又發育不良,然後連睡相都很糟糕又發育不良的發育不良暴力修女回來啊!」

「有必要這麼強調發育不良嗎!」

這時菲絲的語氣又冷硬了起來,走到了戈斯特的面前

「那…我的衣服…」

「收起來啦,繼續讓妳穿著那件戰法衣太危險了!緊張什麼,憑妳那個幼兒體型,就算是剛進青春期的國中生也不會有反應啦…」

戈斯特話還沒說完,一條抹布就飛到了他臉上,緊接著兩把菜刀、一把切肉刀跟水果刀又追了過來

「變態!你…我…」這時的菲絲全身血氣上衝。漲紅著臉,將四周所有能抓在手裡的東西,全都化為兇器,朝著戈斯特疾飛而來

「喂!很危險啊!」

「變態、色魔、綁匪。」

接著在一陣混亂之後。菲絲被兩個骷髏人架住,並以『龜甲縛、改』的模式,五花大綁的綑在戈斯特對面的椅子上

「就算我再怎麼紳士,也不會放任別人在家裡鬧吧!」

「什麼紳士啊!這個綁法,你怎麼解釋!」

「這是哪個骷髏人的興趣吧。總之,跟我無關。」

這時戈斯特坐在菲絲對面,一面對著鏡子在傷口上塗雙氧水,一面還不忘指揮著正在重新整理廚房的骷髏人

「那些就收回櫃子排好。哪個櫃子?你是新來的嗎!…啊!還真的是。…那就先把桌上這些拿去地下室,其他的讓別人來收。」

「這些骷髏?」一旁的菲絲,對這不可思議的情境,忽然有種詭異的感覺

「不管妳要問什麼,一律都是商業機密。而且該有問題的其實是我吧!妳只要老實回答我的問題就行。」

過了一會兒,當廚房收拾完,問話也結束後

「也就是說,妳認為我有可能是兇手的原因,只因為我是個冥術師。」

「嗯!因為神父說過,冥術師殺人之後,通常都會破壞屍體讓人無法發現器官被盜或是其他的實驗痕跡,而焚屍又是其中最常用的手段。」

「難怪,我就在想,我最近又沒去教會找碴,怎麼會莫名其妙被驅魔師找上門…」

就在這時,戈斯特終於想起,對驅魔師而言…

冥術師是破壞生死法則的存在,能夠號令亡靈為其僕眾,不但可以讓自己長生不死,也能讓已死之物再次復活人間。而且藉由向亡靈搾取精神力與意志力,轉化為自己的魔力使用,而得到超乎常人想像的魔力量,是驅魔師的頭號大敵

以上敘述,是他以前從某教會的書中看來的,雖說有點似是而非,但確實也說中了幾個冥術師的特徵。但光憑這樣片段的訊息,就害他多了不知多少的無妄之災

總而言之,只是單純的被教會洗腦嗎!

「那兇手…不是你嗎?」

「想也知道不可能吧!冥術師是禁止無意義的殺生的,所以不可能做出這種無差別殺人的事情。」這時戈斯特的臉上掛著『孩子的教育不能等啊!』的表情說:「再說這些案件的被害者也不是死後才被焚屍,而是從生前就被加熱烤到全熟了!」

「咦!」

「咦…什麼啊!雖然我是不知道驗屍報告怎麼寫的,但我這邊可是當事人親自現身說法的。」

「當事人?」

「當然是靠『亡靈的耳語』啊!」此時戈斯特擺出一副『身材發育不良就算了!怎麼連大腦都發育不良啊。』的表情,撐著頭說:「而且我也接到了,要我去幫忙報仇的委託。根據委託者的描述,這次的兇手應該是個『降臨者』。」

亡靈的耳語,冥術師最基本的能力之一,與亡靈交流,差遣亡靈進行調查,建立一個專屬自己的情報網。而且因為常人無法察覺亡靈的存在,所以也確保了情報的安全性與可靠性

至於降臨者,則是以自身為媒介,讓意識體實體化,並藉此獲得特殊能力的人。所謂的意識體,也就是民間傳說中那些妖魔鬼怪的原型,有時還會有惡魔、天使、靈獸等超乎想像的東西出現

聽到這裡,菲絲不由得緊張了起來:對手是降臨者的話,在能力不明之前,根本作不出什麼有效的應對策略。對她而言,這可是陷入最糟糕的狀態了!除非…

「那個,既然你也要追查這個事件的話,那能不能跟我合作?」菲絲緊張的問著,心想:如果可以的話,那無疑是再好不過了!要是不行的話,至少也得試著多套一點情報出來。

經驗的差距,她到現在才清楚的意識到,她花了再多時間,也得不到的情報,對眼前的這個男人來說,竟然只是茶餘飯後的聊天話題。雖然令人氣餒,但是如果能聯手的話…

「合作?我幹麼非得跟妳合作不可啊!這件事我一個人就可以搞定了!而且我又沒時間壓力,就算你們先抓到,我也只要帶委託人去嚇嚇他,也算完成委託了,幹麼跟妳合作啊!」接著戈斯特話鋒一轉:「啊!還是說,妳這隻菜鳥沒信心去跟降臨者單打獨鬥啊!」

「咦!」竟然被發現了!傢伙該不會…

「該不會有讀心術吧!」戈斯特平淡的說完這句語意不明的話後,看著菲絲的表情,又補充說道:「看樣子我是猜對了!竟然如此,妳要拜託人,就應該多拿一點誠意出來吧!」

「那…你是想?」菲絲此話一出,戈斯特的臉上隨即出現『計畫完成』的詭異笑容

7 十兩四 [ 2009/07/08(Wed) 22:29 ID:fQgajz2o ]
一星期之後

「唉!」真是誤上賊船了!

菲絲一面這麼想著,一面提著兩袋東西進了戈斯特的住所。接著穿過無人的客廳,然後走上樓梯後,到達了戈斯特的房間

「這是你要的東西,新的被害者名單跟警方的調查資料,還有無煙鹽酸、衛生紙跟垃圾袋。」

「嗯!謝啦。資料給我,其他的東西,全都拿到浴室的架子上面堆著。然後馬桶記得刷乾淨。」

「喂!我什麼時候答應要幫你洗廁所的啊!」

「答應?這又不是請求,是命令。反正剛好有清潔劑嗎!」

「那,馬桶刷在哪?」

「自己找。」此時戈斯特也把視線抽離了電腦,轉頭一面挖著鼻孔一面對菲絲說:「找不到的話,就用舌頭把它舔乾淨。」

「唉!」真的是上了賊船了!

菲絲一面這麼想著,一面刷著馬桶,回想一星期之前,在他那個『計畫完成』的笑容之下所隱藏的惡意。讓她深刻瞭解神父所說的:冥術師是不能輕易與之為敵的對手。這句話的涵義

「就算是對方是惡魔,我們也必須信守承諾才行啊!菲絲修女。」

「抵押品是妳的靈魂,所以如果妳想違約的話,我也會很高興的喔!」

一想到神父一臉正經的模樣跟戈斯特一臉奸笑的模樣,不禁讓她欲哭無淚:早知道就不要答應了!

合作結束前,要把手上所有搜查資料都交給他,而且還必須完全聽命於他

本來以為事情應該可以很順利的處理完的,結果現在整個房子除了他的房間跟地下室之外,都被她大掃除好幾次了!但是事情本身卻還是沒什麼進展,到底要到什麼時候她才能脫離這種灰姑娘的生活呢!

另一邊,在戈斯特的房間裡,戈斯特一面聽著亡靈們所傳回來的訊息,一面盯著螢幕想:果然沒錯。雖然說,這個案子乍看之下好像只是一般的快樂殺人犯所為,但是兇手所鎖定的被害者族群,實在太奇怪了!

不是落單女子,就是幫派堂口跟飆車族等不良份子,如果說前者所追逐的是對女性的支配欲,那後者的行為就應該是在追求刺激吧!但是根據對方的作風來看,又比較像是一場中二病患者用來表現正義感的英雄式角色扮演遊戲

但如果這是一場正義英雄式角色扮演遊戲的話,那兇手的『正義感』絕對不會允許他去殺害那些夜歸的落單女子之類的老弱婦孺。這樣的話,最大的可能性…

當他想到這裡,又得到一個來自亡靈的最新消息,聽完後裂嘴一笑:「終於,到了印證答案的時候嗎!」

「馬桶刷完了嗎!」就在菲絲還在胡思亂想的刷著馬桶時,戈斯特也走出房間來到了浴室

「幹麼!要拉屎去樓下廁所,最好給我拉到脫肛再出來。」

「哎呀!這是打雜的該說的話嗎!」面對菲絲那一副想咬人的表情,戈斯特仍舊一如往常的下著指令:「去買兩個便當回來,準備一下。7點整,出門宰人。」

「咦!已經知道對方是誰了嗎?」

「嗯!反正大掃除也差不多了!接著就快點把這件事了結了吧!」

「等等,難道你讓我留這幾天,就只是為了叫我大掃除而已。」

「嗯,差不多。」這時戈斯特臉上帶著『不然還要怎樣!憑妳的智商,要做這種動腦的工作,也只能負責閉嘴、安靜離開、不要吵我而已。』的表情說:「快一點!還有我的便當要雞排飯,就這樣了。」


8 十兩四 [ 2009/07/09(Thu) 11:20 ID:3PRPcbR. ]
當晚9點

「今晚,真是好夜色啊!」

當月亮深藏於雲層之上,夜晚被黑暗籠罩之時。一人穿著深色的連帽運動外套,漫步在人跡罕至的街道上,接著他似乎對這理所當然的寂靜感到疑惑

「怎麼了嗎?」

「小心,有殺氣!」

當他的話一說完,這個空間中也隨即出現一道不知由何傳出的聲音警告。語音未畢,空中便灑下了一片深紅色的光彈彈幕

「看樣子反應還蠻快的嗎!」看著一瞬間就衝出彈幕範圍的那人,戈斯特也帶著一批骷髏士兵從黑暗中現身,擋住他的去路

「你是誰啊!你。」那人一遇到戈斯特,隨即威嚇般的發出青藍色閃電包住全身。而戈斯特仍保持著一副輕鬆的模樣說:「我是誰不重要。不好意思,可以請你束手就擒嗎!」

「你休想!」這時包住那人全身的電流,如同散彈一般的爆發出來,將骷髏士兵一掃而空。緊接著,一道電光匯聚在那人的手中,朝著戈斯特疾射而出

「真是的,本來還想和平解決的呢。出來吧!Golem E。」

當戈斯特的話一說完,一架高約2公尺的銀白戰甲,出現在戈斯特身前。吸收了電擊之後,緊接著它的眼睛部分紅光一閃

「Energy exchange,Electricity to Light。」(能量轉換,電能轉光能。)

「糟了!」這個想法剛閃過那人的腦海,一道雷射就由Golem的眼中射出,橫掃了整個路面。於是他急忙向上一躍,閃過那道雷射之後

「都是你這傢伙,害我沒事多掃了4天廁所。」

空中,菲絲展開突襲,將他一劍劈落地面後,之後便以異常華麗的彈幕,補上必殺一擊

「必殺,荊棘光彈。」

面對著避無可避的必殺彈幕,跌落地面的那人,將強大的能量匯聚於掌心,暴射而出。強力的電流在無法閃避的彈幕上打出破綻後,第二道閃電緊接而上,穿過那個破綻,朝著菲絲直撲而去

與此同時,銀白的Golem衝到菲絲之前,吸收了這道雷擊。而菲絲也抓緊時機,從Golem身後射出4個聖銀十字,緊接著…

「Energy exchange,Electricity to Electricity。」(能量轉換,電能轉電能。)

「獸籠結界,發動。」

一道落雷從Golem身上發出,在命中對方的同時。4個聖銀十字也落在對方四周,並展開結界,將他困住之後…

「耶!太好了,終於不用再掃廁所了!」

「馬馬虎虎啦!不過,看樣子Golem的動態鎖定能力,還要再加強啊!」

戈斯特一面說著,一面走到了Golem身旁,這時他忽然警覺。那人身上,似乎有些許的不對勁

「『防禦結界』,快點!」

就在菲絲還沒反應過來時,原先倒臥的那人,不知何時,改變了姿勢。四肢著地的趴在地上,全身發出漆黑的閃電,凝聚出漆黑的不祥幻影

「防禦結界,啟動。」

「Energy exchange,Electricity to Magic Power。」(能量轉換,電能轉魔力。)

此時菲絲回過神來,在四周布下聖銀十字。銀白的Golem也在他們身前擺出防禦的姿態,並做好準備,將對方電流化為魔力,用以強化菲絲的防禦結界

這時黑色的幻影發出了瘋狂的嚎叫聲,強烈的氣勢夾帶著強大的能量,向他們直衝而來。接著當菲絲回過神來時,她已被戈斯特推倒在一旁,獸籠結界與防禦結界都已被徹底破壞,只剩下遍體鱗傷的Golem還直立在他們身前

「剛剛那是什麼啊?」

就在菲絲提問時,戈斯特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坐在倒臥的菲絲身上

「應該是意識生命體暴走了吧!不過還真沒想到,竟然會是這種東西啊!」

「這種東西!什麼東西…啊………!」這時,菲絲忽然發現雙方微妙的體位,隨即漲紅著臉,發出了一陣尖叫聲

之後,就在戈斯特帶著半腫的臉,擺出一副『妳這貧X修女,又沒人想X妳,妳會不會他X的反應太過度了一點啊!剛剛X在妳身上,也是為了要救妳。咦!是不是有個X用得怪怪的。』的表情將受損的Golem召還時

而在城市的另一處

「好重…」

有個人一面將剛才被戈斯特與菲絲打成重傷的那名降臨者,緩緩搬上樓梯,一面發出不知是針對傷勢還是針對體重的感嘆聲
=========================================================
我的Blog:

http://tw.myblog.yahoo.com/jw!ZpxlWOmAHxmguARyxb.4Ml919vPc

請大家多給點意見吧!沒回應真的很悶。有時候還擔心,我寫的東西該不會完全沒人在看吧!

9 十兩四 [ 2009/07/10(Fri) 11:23 ID:AtLXfVo. ]
「我,還活著?」第二天中午,那名重傷的降臨者被刺眼的陽光曬醒之後。下意識的舉起手來擋住了刺眼的陽光

「你醒啦!歐穆武,要把窗簾拉上嗎?」這時床邊坐著一名看起來有點疲倦的女孩子,看到他醒來之後開心的問:「我做了早餐,要吃嗎?不過這個時間,應該叫午餐了吧!」

「不用了!謝謝。」歐穆武在眼睛適應了陽光後,謝絕了對方的好意「對了!那個,是妳救了我嗎!凱馨…學姐。」

「嗯!我昨天晚上要去便利商店的時候,發現你倒在我家樓下,所以就把你帶到我房間來了。」

「嗯!謝謝妳了,學姊。」

「小心一點,傷口會裂開的。」正當歐穆武打算從床上坐起來時,凱馨也著急的說。但就在凱馨說完話之前,歐穆武就已經坐了起來,而且微微觸動了昨晚被菲絲所砍出的劍傷「哎呀!」

「沒事吧!」

正當凱馨著急的同時,歐穆武也注意到自己身上的包紮,雖然包紮的不算漂亮,但卻讓歐穆武心中感受到了一絲暖意,而穿在他身上的,也不是出門時的深色連帽外套,而是一件粉色系的薄外套

「我沒事,這個包紮,是學姊弄的嗎!」

「是啊!」

咕…嚕…

「我看,你還是先吃點東西再說吧!」

這時歐穆武的肚子忽然發出聲響,於是凱馨起身走向廚房

「等等喔!我先把稀飯弄熱。」

「嗯!那就麻煩學姊了!」

就在凱馨進入廚房後,房間內出現了一道只有歐穆武才聽得到的聲音

「看來運氣不錯,要不是剛好被她所救!你的小命可能就已經不保了!」

「是啊!的確是應該好好感謝她。」這時歐穆武的表情稍微緩和了一點,接著又繃緊了表情,一臉嚴肅的說:「不過昨晚遇到的那兩人是…」

「我也不清楚,唯一能確定的是,他們很強,而且不在我們之下。」

「連你都說這種話。哼!要是定孤隻的話,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

「不!就算是與他們其中的任何一位,進行正面對決,我們也沒有完全的勝算,再說他們的作戰技巧,不但各有巧妙,而且攻守之間的搭配也是恰到好處,要是再次遇到,那可是在劫難逃了!」

「那該怎麼辦?難到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要是你肯奮力一搏,也許可以勉強擊倒一人,但是卻需要長期的休養來恢復體力,要是在這期間內遭到另一人的攻擊,那就萬事休矣!而且依昨晚的情況來看,他們應該只是以捕捉為目的進行作戰,要是他們從一開始就有心取你性命,那麼你也早已一命嗚呼了!」

「但是…」

「我知道你很心急,但是現階段也只能忍了!既是身負大義之人,那就該懂得權衡輕重之理。命沒了,那可是什麼都沒了啊!」

說到最後,那道聲音一改之前沉穩的態度,嚴厲的告誡著歐穆武

「嗯。」

最後歐穆武安靜了下來,心想:雖然心急,但『他』說的對,現在的傷勢,不要說戰鬥,連下床走動都是件難事,但是就這樣放棄,實在不甘心啊!

就在這時,凱馨端著托盤走出了廚房,托盤上除了熱好的地瓜稀飯,還有一份炒蛋、涼拌小黃瓜,以及一個麵筋罐頭跟豆腐乳,接著她把托盤放在了床邊,一面打開罐頭,一面說:「一點粗茶淡飯,請不用客氣。」

「嗯!那我就不客氣了。」過了一會,托盤上就剩下一片杯盤狼藉

「好吃嗎?」

「好吃啊!」

「太好了!剛剛看你一邊吃一邊皺著眉頭,還在想是不是調味哪裡出問題了呢!」

「沒有、沒有。東西很好吃,只是我剛好在想別的事情而已。」歐穆武有點慌張的解釋著

「嗯!是在想什麼呢?」

「這個嗎!就是…嗯!如果,只是如果,如果有一天,學姐妳發覺了世界的醜惡。而妳又正好有足以將它們清除掉的能力的話,學姐妳會怎麼作呢?」

「嗯…好奇怪的問題喔!我從來都沒想過呢!雖然我不知道你看到的是怎樣的醜惡啦,不過大家不都這麼說嗎,『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憐之處』,所以換個角度去看的話,說不定那些討厭的事情,也有它們可愛的地方喔!」

「哼!希望正如妳所說的,那些東西也會有他們可愛的地方。」歐穆武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心裡仍對凱馨的話不以為然的想著:那是因為妳不知道,我所看過的,究竟是怎麼樣的世界

10 十兩四 [ 2009/07/10(Fri) 14:31 ID:AtLXfVo. ]
「我,還活著?」第二天中午,那名重傷的降臨者被刺眼的陽光曬醒之後。下意識的舉起手來擋住了刺眼的陽光

「你醒啦!歐穆武,要把窗簾拉上嗎?」這時床邊坐著一名看起來有點疲倦的女孩子,看到他醒來之後開心的問:「我做了早餐,要吃嗎?不過這個時間,應該叫午餐了吧!」

「不用了!謝謝。」歐穆武在眼睛適應了陽光後,謝絕了對方的好意「對了!那個,是妳救了我嗎!凱馨…學姐。」

「嗯!我昨天晚上要去便利商店的時候,發現你倒在我家樓下,所以就把你帶到我房間來了。」

「嗯!謝謝妳了,學姊。」

「小心一點,傷口會裂開的。」正當歐穆武打算從床上坐起來時,凱馨也著急的說。但就在凱馨說完話之前,歐穆武就已經坐了起來,而且微微觸動了昨晚被菲絲所砍出的劍傷「哎呀!」

「沒事吧!」

正當凱馨著急的同時,歐穆武也注意到自己身上的包紮,雖然包紮的不算漂亮,但卻讓歐穆武心中感受到了一絲暖意,而穿在他身上的,也不是出門時的深色連帽外套,而是一件粉色系的薄外套

「我沒事,這個包紮,是學姊弄的嗎!」

「是啊!」

咕…嚕…

「我看,你還是先吃點東西再說吧!」

這時歐穆武的肚子忽然發出聲響,於是凱馨起身走向廚房

「等等喔!我先把稀飯弄熱。」

「嗯!那就麻煩學姊了!」

就在凱馨進入廚房後,房間內出現了一道只有歐穆武才聽得到的聲音

「看來運氣不錯,要不是剛好被她所救!你的小命可能就已經不保了!」

「是啊!的確是應該好好感謝她。」這時歐穆武的表情稍微緩和了一點,接著又繃緊了表情,一臉嚴肅的說:「不過昨晚遇到的那兩人是…」

「我也不清楚,唯一能確定的是,他們很強,而且不在我們之下。」

「連你都說這種話。哼!要是定孤隻的話,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

「不!就算是與他們其中的任何一位,進行正面對決,我們也沒有完全的勝算,再說他們的作戰技巧,不但各有巧妙,而且攻守之間的搭配也是恰到好處,要是再次遇到,那可是在劫難逃了!」

「那該怎麼辦?難到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要是你肯奮力一搏,也許可以勉強擊倒一人,但是卻需要長期的休養來恢復體力,要是在這期間內遭到另一人的攻擊,那就萬事休矣!而且依昨晚的情況來看,他們應該只是以捕捉為目的進行作戰,要是他們從一開始就有心取你性命,那麼你也早已一命嗚呼了!」

「但是…」

「我知道你很心急,但是現階段也只能忍了!既是身負大義之人,那就該懂得權衡輕重之理。命沒了,那可是什麼都沒了啊!」

說到最後,那道聲音一改之前沉穩的態度,嚴厲的告誡著歐穆武

「嗯。」

最後歐穆武安靜了下來,心想:雖然心急,但『他』說的對,現在的傷勢,不要說戰鬥,連下床走動都是件難事,但是就這樣放棄,實在不甘心啊!

就在這時,凱馨端著托盤走出了廚房,托盤上除了熱好的地瓜稀飯,還有一份炒蛋、涼拌小黃瓜,以及一個麵筋罐頭跟豆腐乳,接著她把托盤放在了床邊,一面打開罐頭,一面說:「一點粗茶淡飯,請不用客氣。」

「嗯!那我就不客氣了。」過了一會,托盤上就剩下一片杯盤狼藉

「好吃嗎?」

「好吃啊!」

「太好了!剛剛看你一邊吃一邊皺著眉頭,還在想是不是調味哪裡出問題了呢!」

「沒有、沒有。東西很好吃,只是我剛好在想別的事情而已。」歐穆武有點慌張的解釋著

「嗯!是在想什麼呢?」

「這個嗎!就是…嗯!如果,只是如果,如果有一天,學姐妳擁有改變世界的力量,那你會想去改變這個世界嗎?」

「嗯…好奇怪的問題喔!我從來都沒想過呢!雖然不知道你對這個世界有怎樣的不滿,不過大家不都這麼說嗎,『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憐之處』,所以換個角度去看的話,說不定那些討厭的事情,也有它們可愛的地方喔!」

「哼!希望正如妳所說的,那些東西也會有他們可愛的地方。」歐穆武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心裡仍對凱馨的話不以為然的想著:那是因為妳不知道,我所看過的,究竟是怎麼樣的世界

11 十兩四 [ 2009/07/13(Mon) 19:10 ID:2q45uuo6 ]
雖然對凱馨的援助心懷感激,但是另一方面,也對她所說的話,感到不以為然的想著:有些事,還是要親身體驗過才會瞭解。

3個月前,他在打工的地方與1對情侶,以及另外一位女同事,到外地去參加研習

「喂!小歐,你要去嗎?」那對情侶中的男方,南哥對著當時的歐穆武開口

「去哪?」

「雙星岩啊!剛剛不就在講了嗎,聽說夜景很棒喔!」那對情侶中的女方,小如笑著說:「怎麼!是太累,睡著了嗎!」

「大概吧!那個雙星岩,我看你們去就好了!等會我想好好補眠。」

這時歐穆武揉著眼睛回答,瞥了一眼牆上的時鐘,已經要12點了,雖然平常都自縊為夜行者,越晚精神越好。但是這幾天研修下來,還真的有點累,再加上剛剛兩杯黃湯下肚,使得他睡意更加明顯,而且這一去,也不知會鬧到幾點

「喔!你安內不行啦!各肖年郎,得安內,以後昧安怎?」南哥喝著啤酒,豪邁的笑著

「還是說,其實你是想去PUB虧妹啊!」一旁另一名女同事蒂娜微醺著說:「不行喔!這種事,姊姊我…不允許喔!」

「才沒這種事呢!」歐穆武一邊抗議著,一邊又灌了一口啤酒

「喔!對PUB的妹沒興趣,難道是對姊姊我比較有興趣嗎!沒關係,如果是你的話,姊姊我…可以喔!」

「喂!妳…」聽著蒂娜的話,歐穆武差點把一口啤酒都噴了出來

「哈哈,想不到歐穆武還真是純情呢!」看著歐穆武的表情,蒂娜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一旁南哥跟小如兩人也跟著哄堂大笑

「算了!不理你們了。」這時歐穆武無力的攤了攤手,準備回房

「哎呀!這麼開不起玩笑啊!」

「不是啦!我是真的要睡啦!」

之後南哥他們往雙星岩的夜遊,歐穆武自然是沒去,留在房裡呼呼大睡,直到第二天早上,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將他吵了起來

「ㄟ!早啊,廠長。」歐穆武開了門之後,睡眼惺忪的打了聲招呼

「不是廠長,是領班。」

「領班,你不覺得叫廠長,比較有生產力嗎!」

「我沒空跟你扯,大事不好了!」

直到這時,歐穆武才發現一向沉穩的領班,此刻臉上佈滿了焦急的神色

「發生了什麼事?」

「蒂娜、小如,他們…。總之,你先換好衣服,跟我來一趟。」

之後,他們到了警局,看到了3個人的遺體

「不…不會吧!昨天晚上,不是…不是還一起喝酒的嗎!」這時的歐穆武,看著3具遺體,心中晴天一霹靂,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遺體:「該不會又在整我了吧!做到這地步,可就不好笑了啊!」

這時歐穆武的臉上,兩行淚悄然流下,一旁領班,拿著銅板擲了3盃,接著拍了拍歐穆武的肩膀說:「你先出去吧!」

這時歐穆武坐在走廊的長椅上,無意間聽到了幾名員警的對話

「真是慘啊!這一次…」

「真是的,上次不是才死4個嗎!那個地方…」

「不過這次比較慘,兩個女的下面都被樹枝插滿,而且還全身都…」

「是啊!是啊!你知道嗎!聽說還是因為味道太重才被發現的,連…」

「那個男的還被打到連…」

「拜託,你們都沒看到新人吐成什麼樣子…」

「別說了!我沒去現場都快吐了!你知道嗎…」

回憶到此,接下來的事,他也不願意再去想,雖然他也想去追查當晚的真相,但以他一人之力,也查不出什麼來,只知道哪附近似乎有飆車族出沒,其中還有某幾位地方士紳的兒子混在裡面,所以沒什麼證據的話,警方也不太願意動他們

以上條件加上地處偏僻,所以雖然那裡適合登高望遠,而且夜景也十分優美,但是當地人也不會在晚上靠近那裡

後來與『他』相遇,得到了駕馭雷電的力量之後,他便決心成為黑暗中的執法者,將那些人渣敗類全部從世上清除,但是現在…

他完全不懂,為何有人要阻止他,讓那些敗類活下去,根本就是百害而無一利,不過是寄生在社會上的蛆蟲罷了!

==============================

剛剛才發現9跟10重複了....

12 十兩四 [ 2009/07/13(Mon) 21:09 ID:2q45uuo6 ]
「話說回來,你還沒跟我說,你昨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呢?」凱馨關切的問著

「抱歉,學姐,這件事我暫時不想讓人知道。」歐穆武對於凱馨的關切,也只能抱歉的說著:「雖然我很感激妳,可是有些事我自己都還搞不清楚。」

這句倒也算是實話,事實上歐穆武連『他』為何會出現都不知道,而且昨晚出現的敵人,又是…

「既然不想說就算了!我相信小穆是不會作壞事的,不過在傷好之前,我可不准你隨便亂動喔!」

對於歐穆武的難言之隱,凱馨倒是毫不在意的接受了

不過…小穆!我什麼時候變成小穆了!就在歐穆武如此想著的同時,凱馨開始收拾著桌上那一片杯盤狼藉

午後,在亡靈耳語之地

「我說啊!明明都確定目標了,為什麼不追擊啊?」

菲絲自從昨晚那一戰之後,就不斷的追問著這個問題

「我後來問過神父,他說降臨者身上的意識體暴走,會消耗降臨者大量的生命力,至少也要休息個十天半個月的。為什麼不趕快乘勝追擊啊?你應該知道那傢伙躲在哪裡吧?用你那個,見鬼悄悄話的話…」

而戈斯特則是完全不理她,從昨晚回來後,他就一直盯著Golem的設計圖修修改改的。之後似乎又收到了亡靈來的訊息,然後重新拿出驗屍報告跟地圖,再次思考案情

「不要不理我!」

這時坐在床上的菲絲,將抱著的枕頭丟到戈斯特頭上,接著走到戈斯特身後,準備抓住他的同時。戈斯特忽然拿出一張便利貼,接著手一伸,將便利貼像殭屍符咒一樣的貼在菲絲臉上

「嗚!這啥啊?」

菲絲一面說著,一面將便利貼從臉上撕下,上面列著一份下午茶的菜單,以及指定店家。

「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情叫我去幫你買提拉密蘇跟焦糖瑪其朵!」菲絲看了一眼,氣的將便利貼捏成紙團

「妳很吵ㄟ!」

這時戈斯特轉過身來,一面揉著太陽穴一面擺出一副『吵你媽個頭啊!妳有完沒完,也不管人家受得了、受不了的,妳再吵小心我一刀捅死妳。』的表情

「那就快點告訴我,你現在到底在想什麼?幹麼放著那傢伙不管!」

「那傢伙根本不用理他。」這時戈斯特揉著太陽穴,不耐煩的說著:「現在重要的是另一隻…」

13 十兩四 [ 2009/07/14(Tue) 15:31 ID:LtzQ5gBg ]
晚上9點,在凱馨家中

鈴…鈴…鈴。

凱馨聽到鈴聲後,拿起了手機,看了來電顯示的號碼,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喂!嗯…嗯!好吧。」接著她接起電話後,一臉為難的悄悄看了歐穆武一眼。掛下電話後,稍微猶豫了一下

「我出去一下喔!小穆。」

「現在,太危險了吧!」歐穆武一聽說凱馨要出門,隨即關心的說著:「要去哪?我陪妳去。」

「不用啦!你好好養傷,我出去一下馬上回來。」

當她出門之後,一道聲音如同雷鳴一般的在歐穆武的耳邊響起

「此地不宜久留了!快走。」

「不宜久留!為什麼?」

「那女孩剛剛神色有異,那通電話,很可能是敵人為了讓她離開而打的。」

「你是說,被發現了嗎!」這時歐穆武一想到這裡也有化為戰場的可能性。隨即穿上鞋子,說道:「既然如此,那就快走吧!不能再給學姐添麻煩了!」

「嗯!不過…我們被救到這裡。對敵人來說應該是一個意外,沒道理這麼簡單就被發現…」

「等等!你的意思是…學姐她騙了我們嗎!」一聽到這,歐穆武綁鞋帶的手停了下來,不可置信的喃喃念著:「不,不會吧!學姐她…她應該只是個局外人而已…」

「我只是說:有這個可能性。」那個聲音,察覺到歐穆武態度上的轉變。隨即說道:「但是我們現在也沒有一戰的能力,所以我想:我們不妨跟著那個女孩走,要是她跟敵人有關,那我們就可以早點察覺對方的意圖。如果無關,就當作是在當她的保鑣好了!」

「嗯!那就這樣吧。」一想到凱馨可能跟敵方有關,歐穆武也顯得有點六神無主,於是草草答應了一聲,就跟著出門了
此時,一處暗巷中

「小姐,一個人嗎!」

一個男人帶著調笑似的語氣,出現在凱馨面前。隨著他的出現,凱馨也同時感到一陣窒息以及身體的灼熱感

那種感覺,可能會被不明究理的浪漫主義者或是莫名的言情小說家,視為一見鍾情的預感。但凱馨卻馬上發現,那個感覺,可不是什麼浪漫的東西

「你…到底是…什麼?」

「呦!跟之前完全不同的反應ㄟ。」那個男人帶著愉快的神情,走了過來
隨著兩人之間的距離縮短,凱馨的體溫與周遭的氣溫,也以等比級數急速上升。隨著溫度上升,凱馨的意識也逐漸模糊,身體也漸漸的不受控制

「嗚!」

「還在撐啊!快躺下吧,妳要是不躺下,很多事情都沒辦法開始喔!」說到這,那人的嘴角勾起一抹賊笑:「妳就跟我之前幹的那些賤貨一樣,乖乖躺下,然後叫就對了。安心吧!待會我會好好讓妳爽上天的,爽完就讓妳上天喔!」

就在那人走到凱馨身邊,而凱馨的意識也被不可思議的高溫奪走,而倒了下來的同時。一道電光,在黑暗中閃耀,擊中了一旁的路燈後,一句怒吼也跟著在暗巷中迴響:「你要是敢再靠近一步,待會飛上天的,就是你的骨灰。」

「小心點,不要殃及無辜。」另一道聲音,在一旁冷靜的提醒

「喔!真是奇遇啊!」對於歐穆武的出現,對方略為驚訝了一下。接著轉為高亢的語調繼續說:「想不到竟然是『麒麟』啊!還挺帥氣的嗎!竟然還會說話呢!」

「你…」正當歐穆武想問:你怎麼看得到?的時候。那人也從陰影處,像鬼魅一般的飄了出來。除此之外,還有一隻像是由熔岩凝聚而成的巨大生物,伏在他的腳邊

「先介紹一下,這傢伙就是我的夥伴,『火蜥蜴Salamander』。」那人不改興奮的語氣,繼續說:「我一直很想見見你們,這個城市的另一個『異類』。搞掉那些混混的就是你們吧!做得真是大快人心。」

「這麼說來,那些女人是你們殺的嗎?」這時麒麟以冷冽的語氣問著

「沒錯。」回答的同時,對方的語氣也越來越高亢,周遭的溫度也越升越高「這種令人無法反抗的『暴力』實在太讚了!果然就是要強者才能大聲啊!什麼法治社會,還不是他媽的建立在一群弱者的群眾『暴力』之上。既然我的『暴力』凌駕於群眾之上,那當然也他媽的不用洨那些有的沒的,反正我爽有什麼不行。」

「這個能力,不是為了欺壓他人才存在的。」

「那…是為了什麼而存在呢?這力量不正是人上之人的證明嗎!」

「既然是人上之人,那不是更應該遵循正道而為嗎!」

「你在說什麼,正因為是人上之人,正因為有這種超脫凡人的『暴力』,所以才保證了我的所作所為『一定』是正確啊!」那個人帶著愉悅的笑容,說著:「要是不能認同,那就用『暴力』讓我屈服吧!」

「這傢伙…」

「至少我感肯定,這傢伙是個不折不扣的惡人。無須贅言!動手吧!」此時麒麟插話進來,但是根本不需要這麼多理由,對歐穆武來說理由只有一個就夠了:就是他想對學姐下手,如此而已。

14 十兩四 [ 2009/07/16(Thu) 20:10 ID:ja7sTSyY ]
「沒錯、沒錯,就是這樣,這麼多的廢話,還不如直接用這最原始的法則來分出對錯吧!就看看你的『正義』,跟我的『暴力』,到底誰才是『正確』的吧!」

這時歐穆武一面想著不要誤擊學姐,一面將電力聚於雙拳之上,準備以接近戰一決勝負。而對方似乎也察覺了他的想法,一道熱波以對方的腳下為中心,沿著地面輻射而出

而歐穆武一感受到溫度的異變,隨即一躍,閃過了被融化的柏油黏住的命運。接著他以電線桿借力改變方向,俯衝而下,朝著對方直撲而去。但就在他改變方向的同時,他忽然發現,對方消失了!

雖然他吃驚的想馬上改變方向,但已經太遲了!接著他就撞上了融化的柏油路面,動彈不得

「笨蛋,你國小沒畢業嗎!海市蜃樓這玩意,可是常識中的常識啊!」這時,對方的聲音從黑暗中傳出:「看起來,該結束了!」

「啊~!」瞬間一道熱流從地面下衝了上來,讓歐穆武感覺到全身的水分彷彿在一瞬間沸騰了一樣。此時麒麟出聲:「把積蓄的能量,往下釋放。」

於是一道閃電,從歐穆武身上往地面一轟,強大的反作用力,瞬間讓他脫離地面。接著歐穆武的腦袋一片空白,只感受到一股能量往腳上衝了過去

「啥!」此時,對方眼中的歐穆武化作一道閃電,筆直的朝他衝了過來。就在他還反應不過來的當下,他整個人已被一擊撞飛出去

「哈~哈~」就在歐穆武喘著氣的同時,對方也一路被撞飛到街尾的水泥牆上。但是異變的,不只是交戰
的情勢而已

此時歐穆武的兩條下肢,都被蒼藍色的鱗甲包覆著,而且仔細一看,骨骼以及肌肉結構都變得有所不同。顯然就是以此強化了腿力,才能從熔化的柏油中逃脫出來

「那個姿態,果然是同類啊!」看著歐穆武那異常的型態,對方不改高亢的語氣說著:「原來你也會變身啊!本來我還想把這個當作最終大決的呢!不過你的變身還差的太多了!」

接著,對方從瓦礫堆中爬了出來,但是爬出來的,真的還是個人嗎!身上遍佈著有斑斕色彩的鱗片,背上以及手腕外側,都聳立著銳利的鰭狀物,加上爆凸的眼睛,以及如同變色龍一般的頭部。簡直就像…

假面騎士亞馬遜…嗎!

「要Cosplay就給我專業一點,變身的時候竟然沒喊『A~MA~ZO~N』,還不去給我跟小野寺說100次的對不起。」一句不合時宜的吐嘈,忽然間闖入了戰場

「你在說什麼玩意啊?」接下來,某個常識人的反應也跟著出現

「妳不知道假面騎士亞馬遜嗎!那可是1974年的話題之作ㄟ。」

「誰知道啊!1974年,我根本就還沒出生啊!」

這亂入的一高一矮、一男一女的相聲組合。讓原先緊張的氣氛,忽然間冷卻了下來

「你們兩個,又想幹麼?」這時歐穆武擺出了警戒的姿態,心想:這兩個傢伙,該不會是要來個蚌鷸相爭,漁翁得利吧!

「沒什麼,只是找你們兩個都有點事而已,可以先收一下手嗎!」

「休想,不給我滾開的話,待會被雷劈死我可不賠啊!」就在歐穆武說完話之後。另一邊的敵方,也跟著說:「沒錯,沒錯,正打在興頭上,別插手啊!」

就在這時,一股熱能在戈斯特與菲絲的腳下匯聚。而戈斯特一察覺到能量的流動,也瞬間召喚出Golem

「出來吧!Golem E & Golem M。」

「Energy exchange,Heat to Electricity。」(能量轉換,熱能轉電能。)

當一銀一金的兩架Golem出現在戈斯特身前時,全身佈滿銳利流線的銀色Golem立刻將熱能吸收,沒收了對方的攻擊

「你!到底是誰啊?」看著沒收了自己攻擊的戈斯特,對方也不由得開始謹慎了起來

「我只是一個路過得假面騎士Fan,給我記好了!」

「Mass exchange,Size:L、Form:Mallet。」(質量轉換,尺寸:大、形式:鎚)

這時另一架華麗的如同古神像一般的金色Golem,跳上空中,如同黏土一般的變身為一把金色巨鎚。緊接著,吸飽能量的銀色Golem跳上空中,握住了金色的巨鎚,就在它握住巨鎚的瞬間,巨鎚之上也迸裂出強力的閃電

「這…這是…」

「給我,化成光吧!」戈斯特臉上帶著『為了我的強大而哭泣吧!』的表情說完。金色的巨鎚在銀色Golem的揮動之下,化作一道巨雷,帶著驚人的氣勢,朝著敵人的身軀直轟而下

「獸籠結界,發動。」同時菲絲也發動了結作為保險「讓我做牛做馬4天的怨恨,你就好好收下吧!」

面對著如此氣勢磅礡的攻擊,但卻無力防禦也無法閃躲。這時候能作的反抗,也只有那個了吧!

15 十兩四 [ 2009/07/16(Thu) 22:24 ID:ja7sTSyY ]
我的BLOG:
http://tw.myblog.yahoo.com/jw!ZpxlWOmAHxmguARyxb.4Ml919vPc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