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Ecco

1 moon [ 2009/07/09(Thu) 16:41 ID:Lqp2RY3E ]



 微妙的氣息降臨了,一片空白世界。
  純白語義,灰黑羽翼。
  ──縱然天使迫降。
  也無法填滿這個如此空虛荒蕪的世界。
  於是天使歌唱著。
  聲響卻無法傳達。
  因為天使根本不曾存在過。


  今日世界依然和平.
平淡而無趣,但至少正常的世界應是如此,於是今日乃和平無比.縱使萬餘公里外的某處戰亂、飢餓、背叛...令人感到悲傷的事情毫不留情發生.我依然能感覺世界維持的平和,縱然再這荒唐的一秒內,仍然有人邁向生命的終點,朝著不可回頭的方向前進.但仍有更多的生命誕生在這個世界.所以表示這個世界依然還有希望吧?表示她依然願意前行吧,即使擁著傷悲,依然期望著能夠有人能夠到達吧.
滴答滴答的從巨獸口中留下的人血與唾液,卡在他下顎利齒間的是人手、和人腿、和骨頭、腦髓、手指、內臟眾多破碎不堪的人類肢體,而牠就像沒有飽足這種感覺貪婪無止盡的吞食著人類。



  「剩下沒多少時間」
  這我知道,距離離別也沒剩下多少時間了。焦急的手指依然快速的揮灑著,彈跳在塑膠製成的鍵盤上。
  在二零零年的那個夜晚。
  我在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的夢想,還是為了延續他人夢想的旅途中。
  耗費、蹉跎我那寶貴的十七歲青春。
  這樣的小說必定會落選吧,因為命運就是如此苛刻。


  三分鐘,一百八十秒。
  ──這是自由的時間。
  七分鐘,四百二十秒。
  ──這是迴轉的時間。
  開始與結束的時間。
  除此之外平行的時間,並不存有任何意義。











  彷彿自緊閉的龜殼中,伸出了四肢。
  眼前的世界慢慢轉黑。就在視野的角落中。
  水平與地平線的交接,半埋永遠不沈的夕陽。
  被夕陽映照、閃著黃金色光芒的身軀。玻璃的雙眼裡什麼都沒映照出來、沒有自我的意識。
  嘶吼、悲痛、淌血、哭泣、感動、孤寂、滿足、空虛。
  那個時候妳明明可以回頭的。還可以回到屬於正常的規範中。妳的日常明明可以不與夢想的世界接軌。
  但你卻相當愚蠢的踏出步伐。
  「真是愚蠢…」似乎有這樣的聲音在耳邊嘻笑著。
  完全沒注意到,存在的因子就寄宿於夢想之中。


  一月的冰冷氣息,連包裹住的腳尖也感到寒意。夏天的影子似乎早消失的無影無蹤,連一點酷熱的餘溫也無殘留,漫長的白晝一並隨著酷熱離去。而帶有有些許寂寞的夜晚,也比夏季更加的久遠。
  時間流逝的速度,似乎也被這寒冷的季節給拖慢了前行的速度。城市籠罩在低靡的空氣中昏沉沉地睡去。電力虛構的日照,在城市的夢境無聲地燒毀,沉靜等待明日破滅的自我染燒。
  七八盞未亮起路燈營造的氣氛,有種說不出的恐慌,自人類誕生以後,黑暗總是與野獸猛禽的藏身處畫上等號,烙印在基因中的恐懼,讓人誤以為黑暗中潛藏著危險的因子。明知在黑暗深處除了黑暗別無一物,依然認為在陰影處暗藏未知的危險。
  而今,唯一眷顧大地的光源,僅存於天際的月亮。
  怪異的是今日的月,竟比往常的還要清晰。在這城市中排放出的大量廢氣,應該看不到如此清楚的月亮吧?
  你凝望著這奇異的月,散發著妖異色澤的月。那微弱的柔和色澤,應當一如往常的色彩今夜卻感到異常。似乎僅是凝望一回兒,就要被食盡,存在被食盡,名為骨頭的骨頭將會被食盡,名為軀體的軀體將被食盡,名為靈魂的靈魂會被破壞後食用。
  異常明亮的月光,正暗示今夜並非正常人類該出現的夜晚。
  人們,也本能的迴避。這個夜晚,街道上幾乎看不到人的蹤影。
  但在不合時宜的情況下,總是會有著不合時宜的人出現。
  一般稱為被夢想篩選之人,或是祭品,亦或是愚者。
  但就在今夜,時間是深夜一點,名為夢想的祭品。
──將被奉獻。


  結束了一天的身體勞動,踏著一如往常的步伐,你一如往常的穿越過與平日無異的街道準備返家。
  雖然注意到了異常明亮的月光,卻沒花費太多的心力去欣賞,揮去了奇怪的心情,妳再度邁開了腳步。
  身體的疲勞,還未到無法行動的地步,但因為一整天打工的疲勞,使得肌肉傳來的陣陣酸痛,卻讓妳連走路都絕得呼吸困難。
  於是你靠著牆壁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呼出的廢氣,換作是幻想的龍,大概就會轉變成吐著微弱的火焰吧?閱讀過不少奇幻故事的妳是這樣自嘲道,但還能開這種玩笑話,那表示並沒有想像中疲勞吧?
  突然,妳往頭上仰視著月亮,卻在那看到本來不可能再那出現的某樣東西。
  被月暈包裹住,名為女孩的形體。浮游天際。
  妳忘神的看著舞踊於光中的她
  妳的眼瞳窺視著她的瞳孔
  她的瞳孔注視著你的眼瞳
  無關肉體得疲勞某種猛毒般的氛圍,鼻膜直竄大腦皮質的感受,自大腦沒來由的感受到冰冷的觸感。
  宛如時間在那一刻,真正地凝結了。
  宛如空間在那一瞬間,強制性的封鎖了。
  宛如某種散發著難以侵蝕,莊嚴肅穆的某種什麼填滿了這裡……
  宛如直接體認到消失的感覺。
  冰冷的觸感,彷彿尖硬的鋼筆,直接從大腦內部絕望的感受到。
  嚥了一口氣,然後整個人僵住了,以為心跳會就此僵住不動。
  不知道說慶幸,還是不幸,心臟它並未停止跳動,仍很有活力的上下起伏,善盡自己做為心臟的職責。
  肺部吸入的幻想,幾乎讓人窒息。還未明瞭吸入的不是熟悉的空氣,而是比純氧還更加要人命的幻想,拼命鼓足了肌肉與肺葉,收集著細胞渴求的氣體。卻反而加速了崩壞的過程。越是大口大口的吞進體內,越是加入破壞身為正常的部分。
  難受的感覺讓身體崩潰。沒有麻醉,沒有昏迷,一切的過程都在清醒的狀態中進行。就是如此,才更加快了脫離正常的世界,於是你成為幻想的一份子。
  「一切的夢想都燒灼墬地,你的生命已沒有價值,你的眼瞳所反映的世界已沒有意義」
  一開始只聽到聲音,接著你就失去了意識。
  那就是妳與她相遇的開始。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