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中篇】灰色的盒子

1 DboZoI027I [ 2009/07/12(Sun) 06:52 ID:vLbg/k/A ]
不恐怖的超短篇恐怖...每次更新大概是六篇

───

  《人群》

  今天是畢業典禮及謝師宴合辦的日子。

  從學校正式畢業後,大多數的人都將獲得短暫的自由,同時也有另一群人必須繼續努力用功。為什麼還要參加大學指考呢?老實說我的腦袋並不是很好,記憶力更是差到不行,因此在力爭上游的同學們眼中,我只是個畢業後等著進三流大學的傢伙。不過,我並不特別討厭這個自己就是了。

  騎著父親留下的中古腳踏車,嘎啦嘎啦的聲響從巷子的此處傳遍四方,從家裡只要騎過幾條鮮少有車輛路經的道路,就能彎進位於市區邊緣的學校側門。家裡附近的景象並沒有多特別。騎在唯一一條通往學校的道路上,左手邊是田地與稀疏的住家,右手邊則是一整排已經沒有人居住的舊式雙層住宅,除了每天享受著與晨風來場小小的競速,就只能在半夢半醒間,回憶幼時對於舊式住宅區的恐懼感。

  我的記憶力真的不好,所以怎麼也想不起來原因何在,這種拆毀到一半的廢棄住宅到底哪裡可怕了──唉,或許跟我家正門口對面的公車站牌有關吧。誰知道?

  嘎啦嘎啦!

  彎進倒數第二個巷弄時,人潮已經開始湧現。水藍色的制服從各個巷子出現,交談聲與笑聲融合成令人心煩的嘈雜,接著通通匯聚到最後的道路上,我也跟著加入他們的行列。過沒多久,我就被人群緊緊夾著,穿越那扇熟悉卻又有點陌生的校門口了。

  或許是因為即將畢業而異常興奮,我向躲在警衛室裡吸煙的中年警衛大喊一聲、揮了揮手,他不耐煩地抬頭望向這裡,我也儘量擺出最爽朗的笑容。

  可是警衛伯伯卻睜大雙眼盯著我,直到我的身影被人群擠到他的視線之外。



  《惡作劇》

  當我推開教室前門時,班導正一臉沉重地講著話,我想大概是因為即將別離的關係,才讓這個早晨顯得不那麼清爽。進教室後我才發覺,自己似乎遲到了。不對,如果說導師及全班同學都在教室內,這肯定是遲到吧。

  「阿浩啊,什麼時候不遲到,偏偏挑這天。」班導維持著那張沉重的皺臉,深深地嘆了口氣,裝模作樣地想博得笑聲。不過並沒有太多人領情。

  「抱歉啦。反正又還沒開始……」我邊說邊看著班上的同學,這時候我突然講不下去了。

  咚。

  班導師拿某個東西輕輕地敲了我的頭頂,又故作嘆氣。這回他可逗笑全班了──但我想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我錯過了畢業典禮。

  「喂,這是在整我嗎?典禮不是九點半開始?」我接下亮紅色的圓筒,它輕得彷彿這三年根本沒什麼值得裝填的東西。

  但是大家只顧著取笑我錯過了典禮,就連班導師也大力地拍著我的肩,好像真的很替我可惜般。我的問題就這麼沒入大家的笑聲與交談聲之中,沒有任何人想到要回答。回到座位上後,導師接著就繼續講到他與我們三年來的種種回憶,此時我深刻地感受到:同樣的內容從不同人口中講出,給人的感受也完全不同。我就像身旁的同學們一樣一邊假裝聆聽、心思跟著胡亂晃動。

  對了,我怎麼會遲到得這麼離譜?

  我抬頭看著黑板上方的時鐘,但時間卻是七點三十分。這代表我騎車的時間只花了不到半個小時,就跟往常一樣。換句話說──

  「唉,惡作劇也該有個限度吧。」我整個人無力地趴在桌子上,這次可真是鬆了一大口氣。

  不過,這個畢業證書又是怎麼回事啊……



  《畢業照》

  「阿浩,來看!我們班的班花,就屬這張拍得最棒啦!」敏淳抱著一本厚厚的畢業紀念冊,向人還在廚房的我大喊。我本想提醒他小聲些,旋即想起家人們因為回南部拜訪親戚,現在家裡只有我跟敏淳這王八蛋。而我正為了替半夜睡不著覺、跑來我家看畢業紀念冊的敏淳找些宵夜。

  「你說芷如喔。」我拿起一碟被保鮮膜層層蓋住的小菜,它似乎是老爸上個月的下酒菜。「你不覺得,在同學家裡看著畢業紀念冊、意淫班花,是很無聊又下流的舉動嗎?」唔──這盤不行,我看還是拿昨天買的蛋糕加減吃好了。我替我們挑了兩塊從咖啡店買來的黑森林蛋糕,再拿兩瓶老爸的啤酒回到客廳。

  「幹!把不到,意淫一下總可以吧。」敏淳露出一臉淫笑,拿了一份蛋糕與啤酒。「你看啦,就這張,胸部整個很明顯!」

  「真的耶,看起來應該又比去年還大一個罩杯了。喔,芷如旁邊的女生也很可愛。」本來還認為敏淳下流的我,看到照片後也跟著下流了起來。

  「芷如芷如的叫,是不是幻想過太多次啦?」

  「幹,我還不是叫你敏淳。」

  敏淳的表情變得更加猥瑣,於是我們就因為他的下一句話打鬧了好一會兒。滿頭大汗地揮動拳腳實在不是明智之舉,特別是在沒有冷氣的房間裡。當我們體認到彼此的舉動多愚蠢之後,都累得躺在地板上猛喘著氣、取笑對方。

  「呼、呼……喂,你的拳頭完全沒力了嘛。」我對同樣在喘氣的敏淳笑著說。

  「多久,多久沒去社團……而且還得準備大考,哪來那麼多時間練習……」敏淳也笑著答道。

  突然間,我的腦海閃過了畢業紀念冊上那張,兩位女孩合拍的照片。

  「對了,芷如啊……」我呆呆地注視天花板,向一旁的敏淳問道:「芷如到底是誰?」


2 DboZoI027I [ 2009/07/12(Sun) 06:53 ID:vLbg/k/A ]
  《小皮球》

  小時候我們會在附近的田家空地玩耍,孩子特有的直率與天真使我們很快就交到新朋友了。對我與敏淳、行民來說,雖然只有三個人也能玩得很盡興,但更多人一起玩絕對會更好玩……也許當時就是因為這種天真的想法,我們才會一下子就融入另一個團體之中。

  於是正義陣營與邪惡陣營不再只有單挑場面,捉迷藏也不會一分鐘就結束,我們甚至與鄰鎮的孩子打起巷戰遊戲。不消說,我們都因為新朋友而享受到更豐富的童年──不過其中一個遊戲我到今天仍想不透。

  那是再平常不過的鄉間午後。

  「浩仔!我們現在要圍一個圈圈,然後轉圈圈!」住斜對角的馬仔這麼叫道,他當然是扯著只有十歲小孩的嗓子。

  「喔!那敏淳你到左邊,阿民在我右邊。」我的語氣應該也是很興奮的。敏淳與行民也很配合地牽起我的手,如此一來就完成三分之一個圓了。

  馬仔大喊要大家牽起手,並且小心不要碰到圓中央的紅色皮球,於是大夥照辦。接下來馬仔唱起歌,小皮球,他粗厚的手臂跟著上下揮動,肢體律動很快就從我的對面傳遍所有人,大家就懷著莫名興奮的心情開始轉圈圈、跳舞,會唱小皮球的人也隨馬仔一起高聲唱歌。

  敏淳也想跟著唱,可是他從沒聽過這歌,只能跟著重覆前兩句:「小皮球,相郊遊。小皮球,相郊遊。小皮球,相郊遊……」

  我們九個人就這圍著一顆紅色的小皮球,從彼此散發的快樂中感染對方。

  後來馬仔搬家了,我們也拆回原本的三人組。直到最近我才知道,當時馬仔失蹤了段時間,被人發現時已經成為一具焦屍。事發後一家人也跟著搬離這塊傷心地。

  一邊回想著過去的事情,我在燥熱的夏季夜晚裡,一邊懶散地替陽台上的花盆澆澆水。

  「小皮球……」



  《限速》

  我的朋友,行民,是個很古怪的傢伙。他長得矮小瘦弱,從國中起就戴著一副粗框眼鏡,個性內向害羞,但是在我們三人相處的時候卻相當放得開。我們從小就認識,雖然我不太喜歡他有時會說些怪里怪氣的話,但整體而言,行民是個很好的朋友。至少他應該不會盯著照片陷入幻想世界。

  畢業後沒幾天,看起來年紀最小的行民就滿十八歲了。有一天他向我們炫耀他考取了機車駕照,家裡也送他一台新款機車,我與敏淳爭著要給他載去附近兜一圈,所幸我猜拳時出了剪刀。其實這對敏淳來說不太公平──他家沒什麼錢能讓他享受這件事,所以他也從來沒有騎過或搭過機車;相對的,我則是常常搭老爸的機車跟著去跑腿,跟他爭著也只是一時興起。

  行民載著我朝市區騎去,他說要繞縣政府一圈只需五到十分鐘,如果沒有塞車的話就更快了。車胎沒有任何目的便壓著道路前進,經過了一個、兩個紅綠燈,我發覺行民騎車並不像其他人一樣有速度感。

  「阿民,騎快點啦!都沒什麼風,一點都不爽。」我對阿民說道。我覺得心中正要燃燒的野火已經快熄滅了。

  「不行喔,你看右前方的牌子。」

  我朝右前方看去,只看到幾個路人正追著公車。

  「限速、限速啦。這邊限制四十公里,所以騎慢點比較好。」阿民邊說邊點頭。

  「可是我們比所有的車還慢耶,大家都騎自己的速度,我們也來奔馳吧!」

  「不行喔。限速的牌子,一定要遵守。但是車輛太多的話,只要在路過每面牌子後的三分鐘內遵守就好了。」

  「是這樣喔。」聽到阿民這番話,使我心中的野火完全消失了。

  我時常弄不懂他到底想說什麼,總之我已經徹底放棄「兜一圈」這幾個字了。

  此時阿民仍低聲喃喃著:「是啊。還剩七個名額,再等一下吧……」



  《很高興認識你!》

  第一次看到這個廣告時,我正為了大考做準備,只是趁休息之際,目光隨意掃向客廳的電視機。當時的印象就是黑白畫面、一位短髮的女性,五官分明,廣告詞似乎正要迸出就被老爸轉掉。之後我就沒在電視上看到那個廣告了。第二次──也就是今天之所以會再次看到,純粹是因為半醉的敏淳嚷著要看成人頻道,而在一陣翻雲覆雨的戲碼後,我們才在廣告時間相遇。

  「幹!怎麼突然跑這個?」敏淳與我都被這個廣告嚇到了。

  這廣告做得實在很奇怪。明明是彩色螢幕卻用黑白畫面,畫面中除了一位跟我們年紀差不多的女孩子,就沒有其它東西了。那名只拍出上半身的女孩開心地擺了個姿勢,好像有人要替她拍照似的,她一邊維持著那個動作,一邊對鏡頭笑著。我跟敏淳對望一眼,接著繼續看那則莫名其妙的廣告。畫面裡的女孩並不是單純放張照片,她身體微微的律動依然清晰可見,只不過──廣告時間已經超過一分鐘,她到底打算介紹什麼啊?

  愈盯著電視機看,愈讓人分不清楚自己是否曾經見過她了。我對這種錯覺感到恐慌,想關掉電視,但敏淳卻伸手阻止我,並要我再仔細看這個廣告。

  「喔,幹……」我再次看著電視畫面,努力維持姿勢的女孩真的就像是……

  這時敏淳的手機響了,是行民,他的聲音急促得令我也跟著慌張起來,但他對敏淳講了幾句話後就掛斷了。

  敏淳面無血色地望著我,這使我更加不知所措了。媽的,所以到底是怎樣!無視於我焦急的眼神,敏淳動作僵硬地轉頭看向電視機。

  「很、很……」他臉色慘白地說道,身體發出一陣顫抖。他吞了口口水、稍微讓自己冷靜下來,接著以細若蚊蚋的輕聲──儘可能冷靜地說:「很高興認識妳,芷如。」

  彷彿為了回應敏淳般,廣告突然就爆出一句:我也很高興認識你們!就結束了。而我們終於又回到了成人頻道的彩色畫面。

  只不過,我與敏淳已經沒心情再看這些鬼東西了。我猜行民也是。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