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冰雕少女

1 黑衣蒙面人 [ 2009/07/18(Sat) 11:46 ID:CdkHaYGo ]
 早上,艾斯剛打開一點門縫,帶著陽光的冷風就迫不及待地擠進屋裡。
  艾斯走出門,像是跟風拔河一樣,用力地把門關上之後,拿起木柴上那差點被凍住的鐵撬開始鏟雪。
  今天早上有陽光,所以他心情還算不錯。
  儘管今天刮著冷風,又是在這種一年到頭都是冬天的北方,陽光根本只是照明設備,甚至還會讓反光的雪刺痛眼睛。但是對出生在南方的艾斯而言,刺眼的陽光多少能讓他回想起南方溫暖的夏天。

  「今天天氣不錯喔,灰耳。」
  彷彿自言自語一般,艾斯一面低頭鏟著雪,一面說著。
  而他的狗也搖著尾巴從後面走了過來。

  灰耳是當初還跟叔叔一起住在這裡的時候撿到的狗。叔叔因為認為可以在南方賣到不錯的價錢,所以就暫時收留了牠。
  撿到灰耳的時候,牠大約九個月大,還是個大孩子。現在已經是個五歲大的壯年了。
  可能是因為出生在野外,除了特別冷的夜晚之外,灰耳不喜歡睡在屋子裡。甚至連艾斯為牠蓋的狗屋都沒進去過幾次。牠晚上到底睡在哪裡,連艾斯都不知道。只知道如果艾斯有急事找牠,或者有不速之客光臨的話,牠能立刻跑回來。

  鏟完雪之後,艾斯拿起了斧頭準備出門砍柴。
  昨天聽村東邊的大嬸說,按照往年變冷的時期,與遠方雲的形狀來看,過幾天之後可能會突然變得特別冷。
  對艾斯來說,這個大嬸的建議可是非常重要的情報。
  準確來說,如果沒有她的話,不管艾斯有幾條命都不夠讓他活到現在。

  五年前,身為行商的叔叔,在經過這裡的時候因為馬車摔倒而摔斷了腿。
  儘管在夏季馬車勉強能夠通行,但是每年還是都會有類似的事件發生。四年前中獎的就是艾斯的叔叔。所幸艾斯當時窩在做為貨物的皮草之中打瞌睡,所以並沒有受什麼傷。
  本來想在這裡靜養一陣子之後就走,沒想到在腳好了之前,就因抵抗力減弱,兩個月後就因肺炎過世了。
  對從小父母雙亡的艾斯而言,叔叔是他唯一的親人。叔叔死後真不知該何去何從。
  還好叔叔留下的貨物除了夠他買下當時租來靜養用的木屋之外,還能換到大約一年的生活費用。

  儘管如此,一個十二歲的少年要獨自在異鄉生活還是很困難的。
  艾斯當年多虧了村裡人,尤其是那位大嬸的幫助才能勉強過上不算太困苦的日子。
  說到灰耳,雖然當時有考慮把牠放走或是送人。不過那傢伙似乎認定了艾斯是主人,而且也很擅長自己找東西吃,乾脆就把牠留在身邊了。
  對從當時開始,直到現在都給了自己很多幫助的大家,艾斯也一直心懷感激。
  所以這次砍柴的時候,也準備幫家中沒有年輕人的人家多砍一點。

  「這次大概得連砍三天柴吧。」一面這麼說,艾斯找出了綑綁木柴用的繩子。還順便拿了弓箭。如果運氣好,遇到不錯的獵物的話就可以順便打回家了。

  灰耳站在艾斯身邊,與艾斯四目相交,就像在用那對藍色的眼睛說話一樣。

  「不行,今天想要走比較陡的路,而且主要不是要去打獵,所以不帶你去。」

  可能是為了更了解雪山上的情形,或單純只是想換個心情,從去年開始,艾斯每次砍柴都會選擇不同的道路。根據情況,有時也會有像這次一樣不帶上灰耳的時候。

  不過灰耳看起來並不失望。感覺好像牠還比較希望如此,這樣牠還可以獨自出去找點樂子的樣子。

  面對村人們的擔心,艾斯總是說:
  「怎麼說我也十五歲了(現在是十六歲),不會出什麼問題的。」
  儘管大嬸告訴他,就是長年生活在這裡的人有時也會在山上出事,他也並不特別在意。

  艾斯當然不認為這樣的行為毫無風險。不過所謂的年輕人,要他們不做點新的嘗試,甚至一些瘋狂的舉動,根本是不切實際的。

  「畢竟是個正在成長的少年嘛,不自己嘗試做點改變的話怎麼能夠成長呢?」
  面對眼前不聽勸的艾斯,大嬸也只能一面這麼想,一面在心中為他祈禱。

  值得慶幸的是,艾斯是個聰明的孩子。在這一年之中艾斯漸漸習慣了大部分的山路,而且也懂得如何避開野獸。總之是比單純地亂跑亂竄來得安全多了。

  如此一來,他又開始想要去些沒有人去過的地方了。

  最近,艾斯把砍柴的任務留到回程,避免像以前一樣邊砍柴邊探路,而總是放棄一些拿著柴不好走的路。

  就這樣,他總是又是在岩壁上爬上爬下,又是從大樹上跳到平時爬不上去的高台上。就算是在普通的山中看起來也夠恐怖的了,更何況是在雪山上。

  雪可能會滑,也可能跳上去才發現只是積雪,根本沒有站的地方。

  儘管受過幾次輕傷,但艾斯還是不以為意,繼續著他的雪山探險。

  今天,他發現了一個小小的岩洞,艾斯覺得岩洞應該具有一定深度。
  這個岩洞的洞口其實並不難走到,只不過位於雪山中的較深處,而且被各種障礙物擋住了,所以以前並沒有發現。

  「那麼,就把這裡做為今天冒險的主題吧。」艾斯心想。

  雖然剛開始不但狹窄,而且伸手不見五指,不過勉強擠過了十公尺以後就能看到一些從前方滲過來的光,而且較為寬敞了。走起來的感覺也舒服了不少。

  不過很明顯的,每往前走一步,氣溫就下降了不少。

  「裡面可能是個冰窟吧?」艾斯心想。

  走了一段時間以後,他到了一個較為寬敞的洞穴之中。
  靠近洞頂的地方有一個洞,陽光像是聚光燈一樣照在洞穴的正中央。
  洞穴之中有很多巨大的冰塊,看上去很像比人還大的水晶。這樣的冰塊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實在是教人匪夷所思。靠近洞頂的地方有一個洞,陽光像是聚光燈一樣照在沒有冰的一塊地板上。

  艾斯一面感嘆著出現在眼前的美景,一面往前走。
  突然,他眼前出現了一個用冰做成的美貌少女。

  那是一個冰雕。少女穿著有如故事書中的精靈一般的服裝,周圍纏繞著像風一樣的冰條。
  整個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少女帶著微笑在風中漫步。
  冰雕作得非常仔細,連少女雙眼上的睫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艾斯盯著眼前的「她」看了許久之後,發現她身邊有一塊刻著字的石碑。
  上面寫著:

  這是一個邪惡的水精靈
  因為企圖危害人間
  而被神帶來雪山用冰封印
  如果破壞它或者溶化它
  將導致邪惡的精靈重獲自由

  看著石碑上的文字,艾斯思考了半天。
  「這是真的嗎?還是只是個玩笑?但是有誰會跑來這種地方開這樣的玩笑?」
  「真的有神跟妖精的存在嗎?」
  如此這般各種想法跟猜測不斷在他腦中盤旋。

  最讓他在意的是,這麼美麗的女孩,會是邪惡的妖精嗎?

  艾斯盯著那個少女冰雕看了很久,直到他發現已經到了不得不去砍柴的時間為止。

  「就算再不可能,如果她是真的的話,不知道她是不是能看得見我,或者聽得見我的聲音呢?」
  「就算再不可能,如果她是真的的話,那她在這裡已經多久了呢?是否會感到寂寞呢?」
  從離開的時候開始,這些想法在艾斯的內心盤據了良久。

  ……


2 黑衣蒙面人 [ 2009/07/18(Sat) 11:46 ID:CdkHaYGo ]
  「妳知道嗎?那時候灰耳那傢伙居然從河裡面咬出一條60公分長的鱒魚,大家當場都給他鼓掌了老半天,超厲害的吧!
  接著牠就叼著那條魚跑到我面前看著我,好像在說:『這傢伙是我抓到的,總能烤給我吃了吧?』真是個狂妄的傢伙。」

  在充滿了冰塊的山洞中,艾斯一個人對著冰雕成的少女說話。
  這時候的艾斯已經是個十八歲的青年了。在這兩年間,他每個月都會來這個山洞一次,把這一個月之間發生的事情全都說給她聽。
  艾斯只要想到,如果「她」真的是活著的,那「她」所必須承受的孤獨,就覺得不能放著不管。

  艾斯當然也知道,像水精靈這種童話故事中的東西並非真的存在。
  因為從七歲開始跟著行商的叔叔東奔西跑了五年的艾斯,不論願不願意,都常常得跟著叔叔一起騙人或者被騙。那時候的他就已經不可能會相信童話故事了。
  雖然他知道說謊欺騙是不對的,但是不騙人就會被騙,的確是那時接觸的世界的規則。
  儘管天性善良,而且自從來到北方居住之後,受到了來自他人的很多不求回報的幫助,也學會了幫助他人所能得到的快樂,順利成長成為一個心地善良,沒有壞心眼的青年。但是那段日子還是在他心中留下了一點現實的角落。

  事實上,艾斯他自己也覺得,跑到山洞裡面跟冰雕說話,真的是滿蠢的。偏偏他的善良又讓他沒辦法停止這種行為。
  也有一次停止了兩三個月,但是那之後卻是因為覺得對不起她所以在一個月之內去了四次,其中還有兩次相隔才三天。
  也因為艾斯自己也覺得這種行為很奇怪,所以從來沒跟任何人提起山洞裡的冰雕這件事。
  其他的原因有很多,但是他最在意的是怕被人看到自己在跟冰雕說話。
  他認為,如果被其他人知道這件事的話,自己就再也沒臉見人,甚至連灰耳都會看不起自己了。

  「跟妳說釣魚大會的事情真的很抱歉,因為妳不能吃東西,更不能讓熱的東西靠近妳嘛。」說這句話的時候,艾斯露出了難為情的樣子。稍微想了一下,又說「如果有機會的話,再請妳吃烤魚吧。」

  「那麼,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我也該去砍柴了。」
  雖然目的地確定的時候可以先砍柴,但是艾斯害怕放在外面的柴被誰發現的話,會暴露自己在山洞裡面的秘密,所以來山洞的時候一定是回程再砍柴。

  此時艾斯自己也沒有想像到,等他再次踏入這個洞穴的時候,已經是一年之後了。

  ……

3 黑衣蒙面人 [ 2009/07/18(Sat) 11:47 ID:CdkHaYGo ]
  這個很少增加人口的村子,來了兩個新的住戶。
  一個叫做溫蒂的南方少女,跟著母親一起搬到了這個村莊。
  會選擇搬來這裡是因為,之前提到的大嬸是溫蒂的媽媽的表姊。簡單來說就是來投靠親戚的。
  雖說如此,其實大嬸跟溫蒂的媽媽從來就沒見過面,彼此甚至根本沒有聯絡過。只是因為知道這裡有她的親戚就帶著女兒跑到了遙遠的北方,看起來實在是很魯莽。

  艾斯後來才知道,溫蒂的媽媽之所以會這麼做是為了從酗酒、賭博成性,又糾纏不清的前夫那裡逃脫。
  也就是說一開始就是抱著離那個人越遠越好的想法跑到北方的。在這裡能找到可以投靠的親戚當然好,找不到也無所謂。反正能夠安靜地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一個人做到會讓曾愛過自己的人像躲瘟疫一樣地躲避自己,也能說是可悲至極了。

  溫蒂今年十六歲,有著一張漂亮臉蛋,身材很苗窕。個性較為活潑,但也不失禮節。
  手上雖然有一些做女紅留下的繭,但還是顯得很纖細。

  北方的女孩子跟南方的女孩子一般都較顯粗壯,個性也較為豪邁。
  「軟弱」「小家子氣」「生不出健康的孩子」這是北方對南方的女孩的基本評價。
  北方的女孩跟南方的女孩相比更需要能做粗重的工作。南方的女人雖然也下田幫忙,但是較粗重的活幾乎都是男人的工作。尤其是出嫁前的姑娘,除了做飯等基本家事之外,最多就幫忙餵養家畜、擠奶、插秧與收割這類較輕的工作了。不像人少地廣的北方,女人從鋤田劈柴到擣穀搬麥子,什麼都得做。不然光靠男人是無法做完所有工作的。女人能避免的大概只有打獵之類的吧。
  正因為如此,能夠做工作的女人才是北方男人擇妻的首選。

  不過,儘管在這裡生活了多年,艾斯還是沒有改變南方的審美觀。
  在他眼中還是苗窕、內向而溫柔,懂得做很細的手工活的女孩比較合他的胃口。
  正因為如此,溫蒂的出現對他而言是很難得的。他除了想盡辦法接近溫蒂以外,也盡可能地避免一切會破壞自己形象的行為。所以,比起以前,他變得更害怕被別人發現他去跟冰雕說話,也就停止了這種行為。
  甚至,也慢慢開始刻意遺忘關於洞窟跟冰雕的事情了。
  就這樣過了一年,兩人的感情也慢慢變好。
  自從艾斯發現,如果想娶溫蒂需要滿多的錢之後,他就開始拼命回想跟實踐當初從叔叔那裡學到的做生意的技巧。出人意料的是,一年過了之後,他的財產居然大大的增加。運氣成份固然相當大,但是天賦是絕對不可否認的。
  例如他從旅行者口中聽到往南的好幾個地區都有旱災,但是這附近倖免於難的時候,就大膽的用高出兩成的價錢以合約提前收購了附近幾個村落中所有還沒收成的小麥,提前支付一成的訂金。而當時他的所有積蓄只夠付一半的訂金而已,所以他還借了不少錢。那時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他瘋了。
  按照合約,只要付完訂金,東西暫時就屬於艾斯。但除非付清全部貨款,否則艾斯不能把小麥運走。而如果在往年小麥價格最高的時節來到之前十天艾斯沒有付清貨款,那就屬於艾斯違約,等於白白損失訂金。如果在那之前農戶擅自把小麥轉賣他人,那屬於農戶違約,須返還四倍訂金。
  簡單來說,如果在往年小麥價格高峰期之前小麥漲價到常價的一點二倍以上,那艾斯就絕對有得賺。但是如果沒有,那他就得賠錢。雖然最多只是賠掉訂金,但是最壞的情況下他得負債八年。
  結果是,因為其它地區旱災的關係,艾斯以近兩倍的價格賣出小麥。雖然有少數幾家農戶選擇返還四倍訂金,但是這次依然讓艾斯狠狠大賺了一筆。
  有一天,艾斯載著溫蒂一起去附近的村莊收購能到城裡的貨物。回來的路上溫蒂一直沒有說話,直到快回到兩人居住的村莊的時候,她才突然開口...
  「艾斯你什麼活都會做,而且又懂得做生意呢。」
  「幹活是基本嘛,至於生意都是以前叔叔教我的。不過有些人說我這是在詐騙就是了。」
  「嗯,這次你真的有點狠呢。自己違約只要賠訂金,人家違約時卻得賠四倍。」
  「他們是認為自己絕對不會違約才簽下那合約的吧。更何況他們手上並沒有可以直接與遠方災區的商戶交易的貨量,只能通過本地的小麥商行出售。那些狼早就聯合好要壓低價錢了,靠農戶根本賣不了多少錢。最後商行被逼急了才硬把最後幾家農戶的小麥以他們賠我違約金也有常價的兩成以上賺頭的價格硬是買去。」艾斯笑著說「所以說到底,違約金根本是商行幫他們出的,可不算是我跟他們搶的喔。」
  「嗯,雖然這些計算我不太在行,」溫蒂望著天空,把食指放在嘴唇上說「但是聽說被你收購的村莊的農戶都多賺到了常價的兩成,其它村落的聽說最多才有一點八成,真的被商行壓到很低呢。所以大家嘴上不滿,但也都滿感謝艾斯的。還聽說商行居然賣給災區賣三倍以上耶,真是可怕。」
  「我如果不是因為有合約期限的話,大概也會賣更高吧。」
  「騙人,後來人家多開兩成的價錢,你還說常價兩倍就好了不是嗎。你才沒那麼壞咧。」
  「真的是什麼都瞞不過妳呢。」
  其實艾斯知道溫蒂知道這件事,他只是想藉機表現地謙虛一點而已。
  而且,其實他也不覺得靠天災賺錢的自己有比商行好到哪去,所以他也不會拿這件事來誇耀自己。


4 黑衣蒙面人 [ 2009/07/18(Sat) 11:49 ID:CdkHaYGo ]
  說著說著,村子已經在眼前了。

  「那個,」溫蒂突然轉換話題「由我來說可能有點不太好,但是我媽媽跟我阿姨都覺得你不錯呢。」說到這裡,溫蒂滿臉通紅「你也知道,我十七歲了,家裡只有我跟我媽媽。你則是一個人生活,也十九歲了...所以...。」
  這時,馬車開進了村內,溫蒂直接跳下馬車頭也不回地跑回家了。
  而艾斯,卻呆在原地,腦內空白。

  溫蒂雖然只說到一半,但是意思已經明顯到不行了。艾斯覺得,如果自己聽不懂的話,灰耳大概會笑破肚皮吧。
  雖然是期待已久的事情,但是腦子卻一團亂。出乎意料不說,光是由對方先開口這點就很難讓人接受。
  明明是夢寐以求的事,但是各種各樣的不安卻接連出現在腦子中。

  艾斯很想找誰去訴說這些煩惱,偏偏在這時候很難找到能夠傾訴心聲的對象。每次跟朋友間只要提到溫蒂,艾斯都會被挖苦到無地自容,甚至有種讓他有種想拿斧頭劈下去的感覺。不論他的朋友們到底懂不懂得看狀況改變態度,對艾斯而言,要他去跟他們聊關於溫蒂的事情簡直是強人所難。
  至於大嬸,也不在艾斯的考慮範圍之內。因為不用想也知道,大嬸會極力讚同他們兩個的婚事,而他現在最希望的是有人能幫他整理自己的大腦,讓他搞清楚自己真正的想法,而不希望被其他人左右自己的想法。

  艾斯抓著頭髮用力地思考著……。
  到底有誰呢?總感覺好像是有那麼一位,無時無刻都能傾聽他的心聲的朋友在。
  艾斯不斷思考著村內的每一個人,但是都不是正確答案。直到他終於想起了那個曾經被他刻意遺忘的存在……。

  第二天,艾斯第一次背著柴進入了冰雕所在的洞穴之中。

  雖然他自己也不願意相信,但是他知道他的確是把那個冰雕的事情當真了,也曾經對她動過心。如果就這麼遺忘了還好,但是一旦想起來,按照艾斯的個性,不把這邊來個了斷的話,他是絕對無法安心地跟溫蒂在一起的。

  艾斯一面在冰雕下擺放柴火,一面對她說著這半年中發生的事情,以及有關溫蒂的事情。最後,艾斯說:
  「如果,你只是一個冰雕,那麼,我將會跟溫蒂結婚。如果你是真的人的話,我想要跟你在一起。」
  艾斯在柴上點起了火,然後笑著說:
  「說你會毀滅世界,這種事情,我才不相信。」

  柴火慢慢的燃燒起來,水滴慢慢的從冰雕跟艾斯的臉頰上滑落下來。

  過了幾年,一個老人獨自進入了那個洞穴。
  當他發現當年在洞穴中的冰雕已經消失,顯得有些不悅。
  當年他旅居此地時發現了這個可以長年保存冰塊的洞穴,因此開始在這裡創作冰雕。而他最滿意的作品是一個在風中行走的少女。
  而他必須離開這個村子的時候,擔心冰雕會被別人破壞,因此刻了一個嚇唬人用的石碑,避免冰雕受到破壞。
  即使如此,冰雕還是不復存在。連一點痕跡都沒留下。特地為了看它一眼而回到此地的老人一邊嘆著氣,一邊在洞穴中繞行。

  突然,他看到牆上有幅油畫。看來是特地把牆壁給削平後畫上的。畫中所畫的,正是自己當年所雕刻的少女。

  而最讓老人驚訝的是,畫中的少女的頭髮與肌膚的顏色都跟老人當年的想像一模一樣。甚至,那雙眼睛的顏色,完全就是老人當年所想的,那種世間少有的,清澈水靈的翠綠色。
  只是看過透明的冰雕的話,怎麼可能會知道顏色呢?老人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老人仔細地端詳那幅畫,畫中的少女露出燦爛的笑容,用那翠綠色的美麗雙眼表現著充滿心扉的幸福。
  看著這樣的笑容,過了一回兒,老人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轉過身,慢慢地走出了洞穴。

==============================
因為是剛剛打好,還沒有從頭到尾檢查文句是否通順。
急著放出來並非是因為不尊重大家,只是這篇中間停過不少次,才好不容易終於打好,實在難掩這股興奮,於是就直接放上來了。
如果因為不順暢的文句而被傷害到眼睛,還請見諒。
過段時間之後或許會把整篇文章修整過後再放上

5 名無しさん [ 2009/08/10(Mon) 09:51 ID:SLNgRkuw ]
猛然一看我以為是奇幻作品,原來是另一個走向的作品啊。w

讓人心暖的故事,蠻不錯的。

6 名無しさん [ 2009/08/10(Mon) 22:00 ID:i1CVrO7I ]
很美的一篇故事,相當不錯。

7 名無しさん [ 2009/08/10(Mon) 22:04 ID:I1k.n0V2 ]
簡單的故事,但讓人感覺很舒服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