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seed singularity

1 singularity [ 2009/07/24(Fri) 16:06 ID:uvNiZKzI ]
一.不安的和平(上)
在一如往常的ZAFT接機儀式中拉克絲議員步下飛機準備參加評議會,也一如平常一樣四周聚滿支持和膽仰拉克絲議員的民眾在機場外頭,拉克絲議員也如平常親民的向大眾揮手致意,並被保標護送至車內前往評議會的路上,在眾護位陪同下進入評議會,在門口飛鳥.真和露娜在一旁正和下屬商議事情,,,,,。

士官長:「立正!敬禮!」在一排士兵下敬禮正要下步入評議會的走廊

但進去之前要先經過檢查門,因為評議會之內不准攜帶任何武器,就在拉克絲議員接受檢查時,站在一旁的士兵忽然朝議員的方向開槍,砰!

在拉克絲議員旁的護衛一個率先倒下,那名士兵諫沒得手繼續向議員的方向衝了過去意圖再補一槍,但拉克絲的護衛留兩個保護議員,其他的也衝上去意圖將這名刺客制服,但衝上去的保鑣卻一一被那名刺客以過人的手法撂倒,眼看就要衝到議員的面前了

飛鳥.真在那名刺客背後竄出以手刀欲一擊拿下,但刺客卻類似爆種一般,閃過背後飛鳥的攻擊反手以近距離朝開飛鳥腹部開槍,但飛鳥此時也爆種閃過他的瞄準點,並藉著開槍的瞬間反作用力將對方的手加以反扣繞至那人的身後,用他的槍抵住他的腦袋,用力喊著放下槍

但那人卻喀嚓的一聲往自己腦袋開槍,飛鳥驚呆這情況瞬間收手,確手因用力過猛順勢將那人臉皮撕下,原來他用假臉皮來假裝走廊護衛士兵,但那臉皮之下的面孔卻驚呆了在場所有的人

因為那是煌.大和

咚!他的頭已經落地在地上留下血跡斑斑,鮮紅的鮮血慢慢的在地板擴散開來

在歐普境內

為了即將啟航的嫦娥在會場擠滿了人群
雙方因為三次的大戰下簽訂條約不准開發大規模的毀滅性武器,所以最新的見對方面的研究上一值都是朝著移動市民來做為考量避免以會會有無端的砲火和攻擊,所以在雙方的合作下在移動值名的大型載具備開發了出來,嫦娥為其技術的試作艦,為兩段式的市民區和軍艦所組成,由於是雙方的合作展示所以在戰後更加具有象徵性的意義存在,由雙方指派代表為正副市長和艦長,從歐普啟程到ZAFT的首都,作為雙方和平的公演,並藉由這次艦隊的移動可以搭仔大數量的人民到宇宙,可以不記得質量加速器來進行大規模的移動,雖然雙方都說不會將嫦娥相關的技術用在軍事上,但是在不安的風聲中卻透露出謊言的氣息

在會場內有著大家熟悉的記者身影

米雷亞:「真是難得壯觀的場面?在歐普下出發並繞一圈到首都去 ,聽說這是在歷史上雙方和平的見證和里程碑,你說是吧?」

那人沒多做回應吃力著抬著攝影的工具

米雷亞:「唉!你要謝謝謝我考到記者的執照下,我們才能在今天可以近距離採訪和攝影,順便你也可以安安心和放鬆一下,怎麼樣我對你夠好吧?」

那人苦笑著將最後的攝影機背到被上,看來是被抓來當苦力的

米雷亞:「真是的!聽說他也會在那艦上擔任防護,但那門票又很貴真不知道明天會不會看到他?欸?你也回答我一下?」

那人:「他好像是那擔任嫦娥的武器總隊的隊長,並飛鳥所屬他的小隊的樣子」

米雷亞:「你在說什麼?我又沒指誰?我指的是阿斯蘭!他不是要在這一次行動中擔任市長?我不知道你說什麼?我只是覺得不知道明天會不會看到嫦娥的正副市長罷了,別誤會!」

在一片掌聲中誰也沒聽到他們的對話,在會場中央由伊薩克的母親做為ZAFT評議會的代表和歐普的代表卡佳里握受拍照並舉行這次的開幕儀式,在開幕儀式的進行下,鄰近的港口停著嫦娥正在最後的裝檢

那人:「我可問一下嗎?為什麼我們到會場只是拍拍照接著就跑到旁邊的工廠去?」

米雷亞:「我依照記者的直覺,第一次在中立國的殖民地搶走五架鋼彈,第二次是從ZAFT在搶三架,現在歐普辦和平的活動,一定還會發生事情」

那人:「妳可以將這沒必要的直覺放在別的地方嗎?雙方都兩次戰爭都已經簽訂條約了,況且卡佳里也一定不會准許這種事的發生,妳會不會想太多了?」

米雷亞:「別吵!聽」

突然的巨響從工廠發出,爆炸出的暴風席捲著地面,他們看到的是剛彈從工廠的鐵皮屋緩緩的站起

米雷亞和那人:「鋼彈!」

刺耳的警報聲刺穿天空,除了會場的警衛,在周邊的薩克都動了起來朝工廠移動,並朝著那架鋼彈開火,在廣播不停的傳播著要大家不要驚慌和保護會場,那架鋼彈卻無視包為他的敵人的火力攻擊,靈活的閃躲的砲火朝空中開去,在達到一定的高度下開啟他的武裝,MA-X223E 3連裝光束炮 × 2 和M107 「鯨式改」(Balaena Kai)2連裝光束炮,秒準和鎖定地上的薩克開火,瞬間重包圍網中打開一條通道朝會場的通道,並稱機飛了過去,後面跟著兩台也是新型的鋼彈,在三台一同作戰下薩克的包圍網對他們起不了作用,只看三台機體離會場越來越近,但ZAFT和歐普在會場的機體已經緊急武裝完畢並朝衝過來的三支鋼彈開火,但三架鋼彈同時發射ZR11Q 閃光彈和ZR13Q 煙霧彈,在會場強大的砲火下,頓時會場和工廠之間產生大量因火器產生的濃霧

那人:「不對!他們的目標不是會場是嫦娥」

因為強大的砲即使米雷亞和那人不得不躲進附近的工廠來躲避,但是在那鋼彈的砲火下使得很多薩克的機體從空中落下壓毀工廠的鐵皮屋,如果他們繼續待在這一定會被壓毀。此時他們倆人正急得想不出方法時看到在一旁停機的白色薩克

米雷亞:「我們乘坐上去吧?搞不好還有活命的機會」

那人:「但是我已經答應那個人不在駕駛剛彈了」

米雷亞:「但是你現在駕駛的是薩克,並不是剛彈喔!」

那人:「驚!還有這樣的?」

米雷亞:「快走吧!要不然我們都死了!那人還會在意你駕駛的是鋼彈還是薩克嗎?」

白色的薩克在鐵皮屋緩緩站起,朝著嫦娥奔去。



2 singularity [ 2009/07/24(Fri) 23:05 ID:uvNiZKzI ]
一.不安的和平(中)

在白色的薩克上繼續剛才未完的對話,並隨手撿起從空中掉落的薩克的盾牌,當作防護衝出去

那人:「可以請妳幫我先維持方向桿,我好調查這機體有什麼?」米雷亞照他所說使薩克朝固定的方向前進

那人:「真是有歐普的風格」

米雷亞:「這就是戰爭國和中立國的差別吧?既然連基本武裝都沒有?」

那人先調閱武器的清單,但是卻找不到武器清單的選項,有的是很多工具箱但也是空的,僅有對人或機體的修理最基裝備配帶著,對人的急救箱放在駕駛艙的後側,對機體的修理目前只看到可以短時間供電的插座裝在手部,所幸的是這架薩克具有背包的裝置是乎是用來應付各種地理的情況,手部的多種接頭也是為了應付各種不同薩克裝備所設計的,為了是短時間修理,並四肢可以加以脫離裝到軍用的薩克上使他可以馬上投入戰場,簡單而言這是醫院型的薩克

米雷亞:「嗯?所以還要去阻止三支鋼彈?用這東西?」

那人:「我們只要拖到時間或提醒他們就好,情況很不妙就逃吧!」

米雷亞:「在你口中說出逃字?那東西怎麼撿? 」手指著地上半支薩克手中的MMI-M633 光束突擊槍,那人動動操作桿撿起

米雷亞:「答案出來?」那人沉默不語

在會場外煙霧瀰漫,但包圍的薩克和歐普的士兵並沒有停下對那濃霧的射擊,直到指揮官發現不對勁時下令停火,發現到在濃霧慢慢散去時,那三支鋼彈早已經消失不見,指揮官感覺背後有股涼意從後腳跟爬上背脊到後腦勺,心裡想著不想面對的答案,用盡全力的大吼快到嫦娥那!

原來三支鋼彈原本的目標本來就不是會場,朝會場衝去只是使對方大隊集結在會場,時機一到放出煙霧彈和閃光彈來掩飾最後的移動,並朝反方向的嫦娥全力衝去,因為鋼彈的出力大於薩克和大隊調動不易,使對方錯過包圍的時機和方向,如果順利可以毀掉嫦娥,也可以保護撤退的方向

在會場內同一時間

兩名士官汗流浹背的假裝鎮定走入會場到卡佳里和評議會的代表背後說著剛才發生的事,卡佳里指示他退下並稍後出去並意味深遠的看著在場的群眾,並走到會場的工作人員旁借得麥克風

卡佳里:「在場各位佳賓,因為嫦娥號的裝檢需最後一項的升空,因為升空過程中還是免不了重力的影響和造成人體的不適,所以歐普希望每一位搭乘的旅客可以由明天歐普的質量傳送器以對大家最舒適的方式開始嫦娥的旅程,也因為如此需安排一下相關的事宜」

評議會的代表聽到也點頭示意,所以在沒造成大家恐慌下,卡佳里和評議會代表步出了會場,並和說情況有異希望可以兩軍共同處理

卡佳里走出會場並快步狂奔到指揮台問到底怎麼一回事

卡佳里:「為什麼會有鋼彈?下令目前所有會場週圍保護的人緊急軍備,並不可以離開會場,通知基地立刻派人來支援」

士官:「報告長官!那是由歐普借ZAFT的備用軍房」

評議會的代表:「對不起,那是我們開發出的新機體用來保護嫦娥用的,但上面有著駕駛員的密碼沒有可能被盜走,這其中一定有誤會」

卡佳里:「但被盜走就是被盜了,我方希望貴國可以提供出那機體可能的武裝,和他們的目標」

評議會的代表:「他們的目標不是會場的話只有一個,嫦娥!現在阿斯蘭和伊薩克都在上面可以像他們指示支援」

卡佳里:「不!現在先保住嫦娥為先,下令嫦娥號升空,指揮官下令全軍以嫦娥升空為先,一定將嫦娥送入天空」


3 名無しさん [ 2009/07/25(Sat) 01:33 ID:FiwQNjSs ]
唔...看的好辛苦
先去重新學一下標點符號如何?

4 singularity [ 2009/07/25(Sat) 11:08 ID:QnmBWdiA ]
一.不安的和平(下)

在那海上靜靜停駛的嫦娥,一如她美麗的名子靜靜躺在海平面上,半開的河蚌設計代表著未來移民艦的走向,但在岸邊發生的事情也使的這邊開始不安起來

傳令兵:「報告艦長!最後的檢查完成隨時可以升空」

在艦長還沒回應時,雷達的聲音乍時作響,雷達兵說明有一名不知編號的薩克朝這邊靠近,並遠方在會場和工廠發現有砲火

艦長:「將那台薩克的影像移到主螢幕上,並下令戒備,咦?醫院型薩克?」

雷達兵:「發現薩克上持有盾牌和MMI-M633 光束突擊槍!」

在大家被這隻白色薩克疑惑時,他在港口邊停下並被對著嫦娥像是在岸邊警戒著什麼,嫦娥在港口邊用繩索固定著只有在正式啟航時才會打開,ZAFT方面的說法是在今天貴賓上船後還會有貨物要上所以先固定好可以用繩索傳送就在此時代表危險的紅色警報響起,並接到指揮台的指令要求警急馬上升空,因為敵人的偷襲意圖毀掉嫦娥號

艦長:「下令全員準備升空!並將砲火對準岸邊所有可疑機體!」

但那時已經晚了,在不遠處已經見到三名新型鋼彈朝嫦娥極速的飛來,白色的薩克舉起MMI-M633 光束突擊槍朝三名鋼彈射擊,但在鋼彈的閃躲能力遠超薩克之想像下絲毫不見接近速度的減緩

卡佳里:「感覺你技術退步了喔?怎麼都射不准?」

那人:「我只能用外掛剛才那隻掉下來的手,它上面的武裝系統和我臨時改的,現在頂多能發射光束就已經是奇跡了,我還在調它的自動效準」

三名鋼彈對於薩克的不至量力感到可笑和無奈,完全不把它放在眼裡,再次展開MA-X223E 3連裝光束炮 × 2 和M107 「鯨式改」、(Balaena Kai)2連裝光束炮,瞄準、MA-81R 光束突擊砲等對他加以掃射,但薩克在駕駛員的躲避閃躲下卻避開砲火並一直在岸邊的水面游移著

那人:「來了」

為首的鋼彈視乎對這狀況感到意外,但不會影響他們執行接下來的任務,後方的兩隻鋼彈視乎接受到指示脫離隊型準備繼續執行任務,為首的將要順手宰下這隻薩克,拔出腰部的武裝光束劍準備短兵相接

薩克知道光靠盾牌是一定接不下他們的一擊,弄不好還會整隻飛出去,並沒和他们硬碰硬的打算,在鋼彈以近距離接處用光劍橫砍直取腹部,薩克向後翻轉打起海的維幕試圖阻黨,雖然光劍的威力被減少大半但還是掃到薩克的肩部造成損傷,薩克趁機切入敵人懷中,使用MA-M8光能戰斧朝敵人的手部砍去,卸下它手部的武裝,並用雙腳一蹬將它踢入海中,並薩克往反方向飛去

鋼彈:「該死!怎麼可能!」

此時嫦娥已經從海平面上飄起,雖然過程中被兩支鋼彈砲擊,藉著積層式裝甲抵擋住攻勢,但忽然發現到岸邊的繩索還固定著,只是在剛開始的攻擊薩克的砲火有掃到一部分,薩克繼續用著光束突擊槍對他們開火,鋼彈被煩得不耐煩,直接用M107 「鯨式改」、(Balaena Kai)2連裝光束炮向他掃去,薩克閃躲不及雙足部被損毀,但因薩克背後是繩索,因嫦娥升空已經離開水面被薩克躲開的光束掃到自然的被破壞

鋼彈:「被騙了?那該死薩克!」

薩克知道已經可以了,意圖脫離戰場但對方視乎因為他的防礙趕到惱火,一值在空中纏擊著不放,隨著嫦娥的出力越來越大他們如果不停止勢必會一起帶入空中,但薩克在被對方的M1500二頭犬式高能源長射程電子束炮直擊盾牌,薩克的手連盾牌直飛出去,本身也因重力不穩落入嫦娥中,嫦娥已經出全力朝宇宙飛去

鋼彈:「撤退」

離開嫦娥的領域,並集結朝海的方向飛去,但大隊已經從外圍包圍整個場地,但三支鋼彈停在海域的中央,並落入水中,在對方指揮官要下令全面砲擊下,他們看到那水域忽然眾多砲彈從水面下竄出,將包圍網的軍力消滅大半,便從此在雷達上消失了蹤跡

掉落的白色薩克降落的地點是在嫦娥市民區的回收垃圾場

卡佳里:「痛!你難道不能選好一點的地方降落嗎?」並和他爬出駕駛艙

看到外面已經有大隊人馬拿槍指著他們,心想怎麼又是這狀況,看到他們身上的制服是曙光社公司的

「住手!」

一名年輕的男子制止了他們的行為,但是對於卡佳里和那人來說是不敢相信,在面前站得是雷•扎•巴雷爾!


5 名無しさん [ 2009/07/26(Sun) 00:25 ID:sLchEv3E ]
恩,總之加油吧

6 singularity [ 2009/07/26(Sun) 20:31 ID:dthZzLJY ]
二.你的名子是薩克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竟是死去的雷•扎•巴雷爾。

眾人:「組長!」
雷:「請出是你們的證件」

那人和米雷亞才回醒過來想到行李有給曙光社的介紹信,在取出信交給雷並他確認過信的內容後,交還給他們

雷:「我知道了!白石先生請你跟我來,我帶你去見站長,大家這支薩克就按慣例處理」

眾人在雷的指示下散開,米雷亞拉著白石偷偷的問裡面寫什麼?白石說只是希望我幫忙一些機體上的事情,他們在雷的帶凜下步出了垃圾回收站,雷開車帶他們到站長的家

雷:「抱歉!嚇到你們了,因為嫦娥的臨時啟動升空和軍方沒有通知下,又加上上方的砲火跟你們從空中落下,自然大家都很緊張,懷疑你們是恐怖份子,我們之前有見過嗎?感覺很眼熟?」

白石:「沒!應該是你搞錯了」

米雷亞:「真不愧是卡佳里!還有這方法」

在她手中玩弄著那封介紹信,信上面寫著推薦歐普國之中最優秀的技師來協助曙光社機體的維修,並寫著服務的單位,但這單位他們在歐普境內查卻找不到,所以在沒辦法下才想先參觀啟航禮,誰知道這單位在嫦娥上,所以歐普境內一定沒有他資料,加上嫦娥在啟程前官方一直呈現保密狀態

嫦娥內部類似一個小型的都市,裡面的設施因應具全,有發電廠和任何想像得到的日常都市所需的設備,只是差別在可以在宇宙中移動而已,建立嫦娥市為了在移動大量的民眾,第一次的是做基有邀請所有世界上所有國家一起參加,但聯邦表示拒絕之意,但願意派觀察團來參加這次盛會,但附帶條件是艦長或市長必須為非調整人擔任,並由聯邦指派人來擔任,才願意讓底下的聯盟參加,對此歐普和ZAFT表示讓步最是由聯邦出任市長,但這時白石和米雷亞並不知道,艦長和副艦長由歐普和ZAFT指派,也因為在讓步下,使得在各國的共識下可以讓民眾參加這盛會,希望雙方彼此都可以藉著以這一次交流為開始,可以永續的和平交流下去

白石:「應該說真不知道她在玩什麼?對了請問你是?」

雷:「都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名字叫雷•扎•巴雷爾,目前是在嫦娥的垃圾回收站當組長,我們現在去的是站長的家,也是我的父親」

在雷說話的同時,白石真的是把驚嚇吃下去了,看到和之前見過面的人認真一看並沒有什麼不同,但是,沒有可能為什麼他會在這?

雷:「對了!我先講站長有某種癖好,希望你們不要介意」

白石:「請說」

雷:「他很喜歡薩克,非常喜歡,喜歡到連吃飯都要在旁邊擺上一隻黃色的薩克,所以希望你們等下看到時也不要太過於驚訝」

白石和米雷亞有點無言,很難想像到底會來曙光社下有如此喜歡薩克的人

當車子停在郊區的一件別墅並站在門前,門卻先自己打開,裡面竄出的是一隻玩具地狱犬直直的撞到白石的膝蓋,痛得他哇哇大叫

雷:「真夕,你又在捉弄飛了,別躲了,全家就只有妳會這麼做,撞到客人快出來道歉」

真夕:「哇!我是鋼彈!」

從門後跑出來的是一個約五六歲的小女孩,留著黑色的頭髮,一頭撲進雷的懷中

真夕:「誰叫雷不陪我玩,所以我只好找飛玩呀,這一位漂亮的大姐姐是誰呀?」撒嬌的說並用黑烏烏的大眼看著兩位客人

雷:「沒人陪妳玩就可以欺負飛嗎?」

米雷亞:「真是可愛的孩子!」並由雷的帶領進入屋內下

「喔?真早?回收站發生什麼嗎?」

白石現在把驚訝吐出來了,因為眼前出現一名留著和他絕對相稱的一襲長黑髮,眼前出現的是和前評議會議長很像的人吉伯特•杜蘭朵,並在他的身邊穿著圍裙的人是智慧女神號的鑑長妲莉雅•古拉迪斯

雷:「這兩位是歐普介紹來的機師」

吉伯特:「你好!我名字是吉伯特•杜蘭朵,所屬嫦娥的回收站的站長,現在也晚了你們不妨留下來一起吃頓飯吧?」對於白石接過來的信看也沒看隨手丟在桌上


7 singularity [ 2009/07/27(Mon) 00:23 ID:L5EQrjXU ]
二.你的名子是薩克(中)

在ZAFT的評議會

現在正在開臨時會議,嫦娥發生的事情很愾就在評議會裡發生不少的騷動,畫面裡的男人,雖然不能親眼看到他的勇敢,因為面對所有評議委員的質疑下,還是不改說詞

評議委員:「你在說一次,從我國運到歐普的只是一隊薩克?你確定沒搞錯?」

國防部長:「對!只是一隊全副武裝的薩克,鋼彈為ZAFT的精神象徵和科技武力,怎麼可能運到別國家進行裝檢?」

卡佳里:「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那三支鋼彈又是從何而來?還是請貴國提供你們所謂那對薩克的武裝資料,我國會盡最大的誠意和努力幫你找回那對失蹤的薩克」

評議委員:「所以你只是想用一隊薩克保護嫦娥?」

國防部長:「不是,我只是希望可以由我國護送下親自送到我們的人手上」

拉克絲:「恕我打斷這話題,國防部長的意思我們都很明瞭了,那請你提供歐普可能上的資料協助,並告知彼此合作的時間」

國防部長:「我知道了」並結束通訊

拉克絲:「現在我要告知大家另外的消息,請報告」

秘書:「各位評議委員和歐普代表您們好,最近偵查部門發現到一些針對目前和平路線有危害的組織報告」

卡佳里:「這樣我先告退了」
拉克絲:「不!請歐普代表留下,這是已經具有危害兩國合作的問題了」

秘書:「我們發現到ZAFT的主戰派和聯邦的激戰派有接觸的跡象」

在會場內激起不可思議的聲音,有的充滿笑聲和不敢相信的表情,覺得怎麼可能有如此荒誕的事情,覺得這事跟是誤傳和不切實際的謠言,望向叫他出來報告的人,心想你是覺得會場太凝重找人出來搞笑嗎?

評議議長:「安靜!請繼續完成你的報告!」

秘書:「是,原本相關部門得到這事情也覺得是不可能的,但相關的證據越來越多,因為沒確切的證據所以不敢呈報,但是目前知道他們自稱為b.e.e」

會場笑聲和吵雜聲越來越大,四處傳來你是當他們是蜜蜂?該不會是愚人節玩笑吧!愚人節已經過的的言語一直不斷傳出

評議議長:「安靜!!請繼續完成你的報告!」

秘書:「目前查到的計畫,真的和蜜蜂有關,例如蜂后、工蜂、雄蜂、卵、、、、、、等相關名詞一直在他們的計會出現中,目前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是在哪一個點達成共識,但是可以肯定的他們和這次事件有絕對的關係」

評議議長:「你再說一次」

秘書:「起成的日期,一在出現在我們所能探知他們的計畫中出現,但是日期為公開事項,所以不能算是決定性證據,但是可以在兩方都搞鬼的情況,目前只有這組織最有可能和嫌疑性最大,相關的資料我們是在四月一日交給各位委員過」

拉克絲:「事情就是如此,我當初也覺得只是愚人節的笑話,但是現在發生這麼嚴重的事情,我們是必要正視這種可能性的發生,不管敵人是誰,我們都要使這次航行是和平開始,和平落幕」

卡佳里:「我方也會加派人手去守護嫦娥,有最新情況會在通知諸位」結束通訊

評議議長:「拉克絲議員,我希望妳能負責和嫦娥和跟歐普溝通的事宜,對於這次事件我會找專人開始查起,另外在場各位對於今天所發生的事絕對不可洩漏,ZAFT長存!」

眾人:「ZAFT長存!」

秘書:「你覺得他們會相信嗎?」

拉克絲:「事情已經這樣了,早已不是相不相信的問題了」

在ZAFT女性換衣室裡面

美鈴•霍克:「妳知道嗎?嫦娥好像有發生事情耶!你不擔心飛鳥?」

露娜瑪麗亞•霍克:「妳怎麼有這方面的資訊?難不成!妳又駭入電腦了?」

美鈴:「我是擔心未來的姊夫不見了,作妹妹的替姐姐擔心是天經地義的吧」

露娜:「真是謝謝喔!我做姐姐的事不是也要替做妹妹擔心一下未來的妹夫?」

美鈴:「妳說什麼?他心裡我跟不比不上其他人的存在,連幻影都比不上」

露娜:「你們?」

美鈴:「我有剛洗完澡跟他通視訊時,他可能剛忙完,看到我長髮披肩的模樣,竟然喊出」碰!用力關上衣櫥的的門

露娜:「拉克絲?」

美鈴:「米婭」

露娜:「米婭?妳這樣有什麼好生氣的?弄不好只是前不知道幾任的女友」

美鈴沒多說什麼,轉移話題講道:「那妳又怎麼了?」

露娜:「他呀!工作上一直很拼命,感覺是要為了贖罪似的,我真的怕他一直走不出來,但每次因為這都吵架」

兩人同時嘆氣:「哀」

回到嫦娥上

吉伯特:「我已經看過你的信了,我很高興可以見見歐普理面的優良機師的利害,剛好因為嫦娥的臨時起動,所以我們剛好人手上很吃緊,但是我知道你並不會讓寫這封信的人蒙羞的,明天雷會帶你去了解工作的環境,對了男女宿舍是分開的也請雷現在帶你去」

白石心想這次又上賊船了嗎?妳到底在信中寫什麼呀?

妲莉雅:「老公你就別嚇人了,好了時間不早了,雷,你帶他們去宿舍吧,真夕就由我照顧」

雷:「恩,請兩位跟我來」

他們步出了別墅

吉伯特:「我只是希望雷可以不要交到壞朋友罷了」

妲莉雅:「是呀!第一次見面就帶人回家他到是第一個」


8 singularity [ 2009/07/27(Mon) 04:33 ID:L5EQrjXU ]
二.你的名子是薩克(下)

在艦橋

艦長:「又是臨時升空,又是鋼彈,我可以想見明天有人臉有多臭了」

雷達兵:「報告!前方發現有不明艦隊」

艦長:「傳到主畫面來」

他們看到的是一稍前所未有見過的軍艦,有著比一般規模的高出力連射光束炮 × 1 和大型導彈發射器(設於艦隻的各處)× 不計其數和
多槍管自動近接防禦機關炮 × 12 和雙管自動近接防禦機關炮 × 2,是維一般規模的ZAFT軍艦,但眼前的軍艦有著比他多上一倍的砲台並磁軌砲和光束砲搭配,並附上效準望遠鏡,彷彿告訴敵人裡面有著無數的狙擊手等著

艦長:「下令武裝部隊出擊」話剛說完就轉身要加入戰爭

但旁邊的人拉住他說等等,你是艦長後面還有長遠旅程要你指揮,交給武裝小隊就好

艦長:「那你要活著回來,迪亞哥•艾爾斯曼武裝隊長」

迪亞哥:「是!伊薩克艦長」

飛鳥.真已經駕駛命運鋼彈出擊,對方也派出眾多宇宙霸者來迎擊,迪亞哥駕駛具有重砲裝備的薩克指揮小隊,並不時用砲火掩護命運鋼彈,在命運鋼彈的斬殺下,對方幾乎沒還手的餘力,薩克也開始朝對方的艦艇移動,但出現他們意想不到的事

忽然在眾多光束的遠方狙擊下,竟然在短短兩分鐘就已經殲滅25隻薩克以上

飛鳥.真和伊薩克:「那是什麼?Freedom?」

朝遠方看去原來是那稍詭異的軍艦,用著高連射的眾多光束的遠方狙擊下,那軍艦竟然裝有干擾光束的裝備,使遠方狙擊的光束可以攻擊薩克的死角,竟然在短短兩分鐘就已經殲滅25隻薩克以上,並搭背著默契十足的不同砲火的攻擊,使ZAFT方面損失慘重

飛鳥.真試圖要接近時,那一軍艦又快速消失蹤跡,因為嫦娥不是軍用的軍艦,所以根本不可能追得上去

伊薩克:「可惡!這事來代表隨時可以取走我們嗎?」

隔天雷帶他們熟悉操作的環境,但最後在一帷幕前停了下來,並告知白石昨天的薩克就被保護在裡面,雖然機組人員只是幫他換換手腳,但應該在操作上是可以使用的,對於以後的工作是幫忙垃圾的回收,垃圾不單單只有日常生活,如果有警急狀況發生是有可能去前線幫忙,幫忙清理戰場或是維修,因為曙光社不能明目張膽的支持嫦娥,因為這樣是必會比表出自身的立場和沒必要的麻煩,對於此所以設立垃圾回收站為名,但也做為機體維修和整理清理戰場的目的,雷交付他如果做好準備就可以跟著他們開始一天行程

白石進入薩克接上帶來的電腦,從昨天晚上就覺得這薩克有古怪,雖然沒武器的清單,但卻有相轉移的裝甲,相轉移裝甲確是他裡面的選單之一,經過調整可以變色都沒問題,只是這樣的話為什麼還要將機體漆成白色?目的難道是避免被戰爭的流彈打到嗎?因為昨天已經做足功課,所以在調整上和手部機體和軟體跟硬體間的問題排除,已經很簡單上手,但專心的情況被外面的聲音打斷

原來軍方四處派人查有沒白色的薩克掉落,聽到熟悉的聲音

迪安卡•艾斯曼:「依照艦長命令要徹查有沒白色薩克的下落」

雷:「我們一定會盡力配合,但我需要看正式的文書,畢竟這裡所有的一切皆屬於曙光社」

迪安卡:「這是艦長的文書」

雷:「市區屬於市長的管轄,我要看的是市長的簽核」

迪安卡:「你!」

卡佳里:「喀嚓! 久沒見還是那樣官階,升不上去嗎?」在迪安卡背後拍了拍,並搖晃著相機示意剛剛的畫面被照下來了

迪安卡:「妳怎麼會在這? 難不成?先把照片還我」

卡佳里:「喀嚓!又一張士官調戲良家婦女的,我現在這上班,上班時間你來擣什麼亂?」

士兵:「目前沒有任何發現」

迪安卡見這狀況只能苦笑就收隊走掉了

眾人對於卡佳里的出手幫忙感到佩服,迪安卡在車上回去的路程想起起伊薩克說的話,對方沒事現身一定有原因,但是畫面看到的是鋼彈,但我國輸出的明明是薩克,所以弄不好有人魚目混珠的上來,一定要查清楚


9 singularity [ 2009/07/28(Tue) 21:41 ID:tJP9GSI2 ]
三.崩壞平衡的種子(上)
在不安的嫦娥的早晨

在飛機場由艦長和正副市長負責接待各國來的觀察團,就是昨天在卡佳里在會場的貴賓,每個人都對於可以在宇宙中航型,和漫步欣賞外面的宇宙風景感到新奇,絲毫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艦長對於如此乏味的疑是感到不耐

阿斯蘭:「忍忍,很快就過去了」發現艦長煩躁的情緒,安慰著

伊薩克:「真是的,如果是你當市長就算了,這樣我們最起碼不用在這接待地球聯邦的人」

阿斯蘭:「話不能這麼說,這次行程就是希望彼此打破隔閡,地球人可以多到外太空,殖民地的人也可以在地球上感覺是家鄉的一環,除非你對目前的政策上有意見」

伊薩克:「是是是,但也不用讓一個聯邦的女人來管你吧?市長的位子本來就應該是你的,聯邦真的不要臉,沒幫忙就算了,還派人來說要當艦長或市長,要不然不准底下的聯盟參加,我看昨天的事情一定他們搞鬼,派穆都比派那女人好」

阿斯蘭:「是呀,但我們現在就看不到事長的身影在飛機接待區了,他人跑哪去都不知道,如果他來接待區一定只有我們兩個,到時候你一定更煩,對了說到昨天,昨天怎麼了? 」

伊薩克:「還不是」

「你們兩個,不要自聊起天來好嗎?」

遠方的市長大喊著,留著一頭長髮約三四十歲,卻不見歲月的痕跡在臉上,打扮入時不失端莊,舉手投足之間露出自信的風采

市長:「我還沒對你們介紹過,這位是負責全程的艦長伊撒古•尊路,另外這位是副市長阿斯蘭•薩拉」

等貴賓走後

市長:「我們是不是該問一下昨天發生什麼事?」抓著艦長惡狠狠瞪到

伊薩克:「我今天晚上會進行會報」

市長:「我真期待呢」

阿斯蘭:「市長,這邊結束要開始前往新聞台,那我先告退了」見情況不好急忙打圓場和脫身

市長:「咦?你應該跟我一起去市民在新聞是和大家打招呼」

阿斯蘭:「但是」

隨著它們兩人步出機場朝車子的方向移動時,旁邊在一旁的薩克忽然被不知名的東西擊倒

阿斯蘭:「小心」

阿斯蘭保護著市長躲到旁邊的建築物下,並用身體護住她,避免下一波的攻擊,現行的是隻沒看過的薩克竟然具有幻影的裝甲,先用隱形再找機會動手

那名薩克見沒得手,卻好像沒地方下手下,便離開機場朝市民去躲去
機場的警衛和軍方也在四周人的尖叫聲被驚動,已經開始動員要抓捕那隻薩克

市長:「快叫他們停止,這樣進入市民區會嚇到市民」

薩克進入市民區意圖再起幻影裝甲,但這動作被趕來的命運鋼彈破壞,所以他們直接在市民區的上方打了起來,那名薩克不習慣命運的攻擊方式,被中距離的RQM60F「爍刃」二光束迴旋鏢所牽制並輾艦劍砍下一片後翼

真夕:「麻麻!上面有大隻的鳥在飛喔!」

妲莉雅:「小心」

那名碎片直落店面的招牌並往,妲莉雅護住真夕的背影壓去,碰!在路旁收垃社的薩克見狀飛快用手擋住,但身體也因為啟動相轉移裝甲呈現白色,命運鋼彈的接近戰使那隻薩克沒時間進行隱形,但也對於底下的狀況用畫面調整看了一下,飛鳥整人驚呆在那裏,他死去的妹妹正在被白色薩克阻擋的招牌下,敵方的薩克見機不可失,用手中盾牌撞命運鋼彈,並揚長而去並啟動隱形離去,在雷達上也失去蹤影,命運被撞在空中轉了半圈意圖在追時,身邊已被警察的型的突擊達加所包圍,並指示他回去軍隊,飛鳥在看畫面想再找妹妹的身影時,人早已和白色薩克一樣失去蹤影

妲莉雅:「謝謝你」

白石:「不會,本份」

雷:「怎麼樣了」已經從垃圾回收車看到當時情況緊張跑來

真夕:「謝謝你,大葛葛」

雷:「大家都沒受傷?」

妲莉雅:「恩,好險薩克就在附近,你父親常說薩克是保護好人的守護者,」
看來又被你父親矇對了一次」

雷:「那我送你們回去吧」

妲莉雅:「但東西還沒買完,今天晚上的食材還沒買,白石你如果不介意,晚上不如吃頓飯,算謝謝你解救我們母女」

「嗯?方便嗎?哇!」白石被真夕懷中的地域犬咬了一次「如果可以順便修理它我很樂意,痛!」又一次被咬

在某個黑暗的地方

男聲:「計畫進行得很順利,卵已經上船,再來就是等雄蜂攻占蜂巢」

尖細的女聲:「如果沒蜂后在,那群工蜂也不會那麼聽話好嗎?你們也別想上得了船」

深沉的男聲:「夠了!我們B.E.E,是為了什麼存在的?各自做好自己的事」

眾人:「是」

在嫦娥的軍方
飛鳥好不容易才擺脫警察的盤問,下了鋼彈就被隊長抓住
,和被艦長在下面等著
真:「我」

迪安卡:「報告情況,敵人的機型和編號,有無任何一方的徽章,和具體狀況」

真:「報告長官!敵人的編號已經被抹去,擁有相轉移裝甲和幻影系統,具有背包系統,並駕駛人具有調律人的能力,另外發現白色薩克出現在市區」

伊薩克:「好!下次沒市長允許別進入市民區開戰,但你做得很好,將畫面彙整交報告給隊長,稍息」

迪安卡:「別介意!他這人就是這樣」

伊薩克:「隊長,你也給我交一份為什麼沒發現白色薩克的報告」

迪安卡:「你這叫公報私仇」

伊薩克:「我叫就事論事,還是你現在就想陪我到晚上開會時當面報告給市長聽?」

迪安卡:「謝謝你的好意,我晚上有人約了」

伊薩克:「嗯?誰呀」

迪安卡:「卡佳里,我被她照相搜查薩克,所以我必須公事公辦收回底片」

伊薩克:「你」用手摀著頭感到底下的人怎麼沒半個正經的

他們邊走者邊被餐廳的聲音吸引,聽到一個遺忘的男聲,就是穆•拉•布拉加副艦長

女兵:「聽說您是換不可能為可能的人,是真的嗎?副艦長」

穆:「當然,妳們不覺得在ZAFT軍艦上還可以當到副艦長本身就不可能不是嗎?但我現在不是就在這嗎?」

伊薩克:「是呀!副艦長你可以交代一下昨晚的行蹤嗎?」

穆:「嗨!艦長好!市長在電視上是個美人,不知道親眼見過怎麼樣?」

伊薩克:「恩?很美是很美?但,等一下!你先給我報告一下,最近你在哪?」拖著穆離開餐廳

穆:「下回見」對著餐廳的同仁

轉身藉著別人沒注意時,偷偷將手中的紙條塞入伊薩克手中

穆:「我想到我還臨時有事,先走了不送喔」

伊薩克:「該死,每個人都這樣玩我,難不成晚上開會只有我一個人對付市長?」


10 singularity [ 2009/07/29(Wed) 12:39 ID:wjhDs4nc ]
三.崩壞平衡的種子(中)

拉克絲:「對不起!發生這事還要艦長妳懷著身孕跑來跑去,但這是真的很緊急」對著特自鐵箱打開的畫面道歉

瑪琉.雷明斯艦長搖搖頭是意不要介意,變啜飲她的咖啡,她現在在歐普辦公室

卡佳里:「這次真的多虧艦長才能如此秘密通話」

拉克絲:「我們現在進入正題吧,這事我方的資料,我已經從國防部長那取得,但先給妳看最新的狀況,還有正式的國防部會交給妳」

卡佳里:「謝謝妳,所以從上面來看在ZAFT輸出的只是薩克?但是卻是之前條例被禁止的薩克,具有相轉移裝甲」

拉克絲:「對,那一批量產的薩克原本被秘密處理掉或被藏起來,但國防部在不知名下送去保衛嫦娥,這其中如果不是知情人士做的,也不可能有這種巧合,接下來是它的武裝」

卡佳里:「這樣看來就可以知道為什她用的是ZAFT武器了,另外這事我方從監視攝影機拍到的,具有B.E.E制服的人有在那附近活動」

拉克絲:「還有最新的情況,晚上又被偷襲了一次,但畫面還沒傳過來,但卻是疑似的Freedom艦隊,其瞄準的準度不下煌」

卡佳里:「說到他,他到哪裡去了?如果嫦娥由他守護我會更安心,前兩次大戰的兩名英雄,守護嫦娥真是讓人放心的組合」
拉克絲:「疑?嫦娥上真的有兩大英雄來保護她,你別忘了」

卡佳里:「也是,他也算是新一代的新星,另外他走時沒說什麼嗎?」

拉克絲:「沒,他像那機體的名字一樣抓都抓不住,我只是希望親口聽他說出那些話」

卡佳里:「妳就別掛懷了,男人是一個遲鈍的動物,整天鋼彈鋼彈,真不懂他們為什麼喜歡那冷冰冰的東西,對了!我們問一下艦長是怎麼去教她老公好了?」

瑪琉:「妳說什麼?」聽到話鋒一轉到自己身上時不由得嗆了一下

拉克絲:「對呀!艦長是怎麼讓像穆那樣的人乖乖聽話的?我也想知道」

瑪琉:「這要怎麼說呢?可能他要突破過大氣層才想通了,但你們的可能要突破太陽吧?」

卡佳里:「如果他花心怎麼辦?現在他們邊一定圍繞很多女人」

瑪琉:「我呢?我會將他綁在羅安格林陽離子砲的前面,說開火」

拉克絲:「我會不忍心」

卡佳里:「哥哥真幸福!對了我們都認識的人!卡佳里也在上面,曙光社已經給我回報了,她會帶一件禮物給拉克絲妳」

拉克絲和瑪琉跟卡佳里對於他們所在意的人,時常藉著這樣來取笑,但也很擔心他們

在結束通話後拉克絲步入餐廳用餐,聽到有人叫喊她名字

在十分鐘前

露娜和美鈴在餐廳用餐

露娜:「妳還沒說為什麼聽到那名子會讓妳那麼生氣?」

美鈴:「昨天不是說了嗎?就她呀」

露娜:「沒第一也是第二呀,有什麼好氣的?」

美鈴:「第三好嗎?咦?妳不知道?」

露娜:「什麼?」

美鈴:「耳朵過來」偷偷在露娜耳邊講

露娜:「什麼!拉克絲!」

「嗯?有什麼事麼?」

拉克絲正剛好在背面,露娜和美鈴被驚呆了,美鈴真對這姊姊沒則

現在在拉克絲的辦公室內

美鈴:「都是你這笨蛋姊姊那麼大聲啦!」

露娜:「我聽到這事怎麼可能不吃驚?」

拉克絲對畫面的男子交談幾句,那男子似乎對這項決則很滿意,因為人才吃緊下也不想多派無謂的兵力

男聲:「就這樣辦吧,應該是最好的選擇,與其手護那東西還不如多派人手守護首都」

拉克絲:「恩,謝謝你」

拉克絲:「露娜瑪利亞•賀古和美玲•賀古!」

露娜和美鈴應聲:「在!」

拉克絲:「妳們和一名士兵被受命乘坐無限正義,無限決鬥,無限暴風去到嫦娥交給他們」

露娜和美鈴應聲:「是!哈?」

拉克絲:「不喜歡?對了美玲妳幫我將這箱交給阿斯蘭」

露娜和美鈴應聲:「不會!謝謝拉克絲議員!」

在嫦娥軍方

飛鳥一直在整理機體捕抓的畫面,但在旁人眼中他只是不斷的將白色薩克的畫面不斷重複,喃喃自語

真:「不可能呀!我真的看到了,這畫面就是證明,但她怎麼會在這裡?」


11 singularity [ 2009/07/29(Wed) 21:00 ID:wjhDs4nc ]
三.崩壞平衡的種子(下)

迪安卡已經換下軍裝一身輕便便服在垃圾回收站門口等著,看到卡佳里步出門口

卡佳里:「喔?現在的軍方都那麼清閒?我還沒下班就到門口等我?」

迪安卡:「別這麼說嗎?我只是公事公辦取回照片罷了,畢竟沒事長同意下搜索市區,上面可是會罵人的」

卡佳里:「照片我就留著當紀念,現在我要回去了」

迪安卡:「這樣我順路在妳吧?現在妳也沒有車不是嗎?還是你想見見阿斯蘭也可以,我想他也應該下班了」

卡佳里:「不她很忙吧,我回家就好了」

車子離開郊區往市區開去

迪安卡:「真想不到在這裡為看到妳,妳是改變心意了?」

卡佳里:「沒!又提那件事,你是打算吵架?」

迪安卡:「這樣呀?我們談談別的好了」

卡佳里:「不如談談身為嫦娥的武裝部隊的隊長,在這一日有什麼感想了?」

迪安卡:「還在糗我?其實論功績應該是飛鳥勝出這職位的,但他不願意說想在底下多多學習」

卡佳里:「改變真大?」

迪安卡:「介紹一下嫦娥吧? 利用太陽能和六個艦隊跟一個是組成的,六艦隊控制著平衡,主鑑帶領方向,室內設施考量到有各各不同的國籍,所以有著地蓮的民生所需,和ZAFT的超級電腦鼓勵雙方可以結婚,或是各國參訪團的官邸,用太陽風帆的推動供應著全都市的人民使用,在市長和阿斯蘭的帶領下帶一部分全世界的人民旅行」

卡佳里:「又提到那個!我都說我不要被電腦決定我要不要結婚,萬一結果不適合怎麼辦?就因為電腦說不適合就分手我不要這樣」

迪安卡:「妳說?」

卡佳里感覺自己話衝太快了,頓時臉紅了大半,急忙插開話題,恢復記者的本色

卡佳里:「地球上因為能源危機,核能因為你們不能使用,所以現在太陽能是一條出路,地聯會派參訪團想必也是因為這個吧?隊長你說了?」

迪安卡:「我說呀?我們不如找地方吃個飯好好討論一下如何?我可以慢慢說給妳聽」

在站長家

吃完飯後,白石第二次來還是會被眼前的景觀嚇到,因為觸目所及都是薩克或是地獄犬的相關物品,關餐桌上的各種調味料就是由不同種類的薩克所組成,水路用的薩克是鹽,隊長指揮機型是糖,另外遙控器是重裝型的薩克,真懷時按下按鈕是不是真的會發射光束,更不能不提的雷提醒的黃色薩克,她是一個巨大的立鐘剛好就在餐桌的旁邊

吉伯特:「你還是很吃驚的樣子?」

白石:「恩,只是為什麼會在曙光社工作?在ZAFT不是更好?」

吉伯特:「先謝謝你救了她們,也因為他們我才會不選擇在ZAFT,因為規定的關係我和我太太是不能結婚的,因為電腦判定我們不和」

白石:「但是?」

吉伯特:「其實我本身是遺傳學家,主要是有關遺傳學的研究再努力,原本服務的單位是暮光社,所是彼此合作的企業,所以公司的好朋友見我那麼喜歡薩克,就推薦我來這裡也算完成我的夢想」

白石:「恩,我知道,其實是自然人或調整人都是一樣的,對於人的感覺都是一樣的」

吉伯特:「時候不早了,雷你送他回去吧」

真夕:「大葛葛還要再來喔!」

白石:「會!只要它不咬我的話」

雷送白石回宿舍,白石說要回到回收站因為大家還沒忙完,雷也說那她陪他一起去

白石真為後勤人員的動作之快感到佩服,雖然他知是負責幫忙將四處漂流的殘骸回收,但後面的能可以快速分辨出哪些是有用的,和只要修修就可以改造的,有的機體還完整無缺只是缺手或腳,他們都可以在短時間下完成修理交還軍方

白石:「真是令人佩服,不過只一個晚上就有那麼多機體需修理?」

修理的大叔:「哈!這還算是好的了,之前還有人每天每天送來呢,駕駛著藍色的機體,打也只打武裝和手部,那可真的是累到不行,因為每一台都只是小部分損壞,所以每台都要修,也都要還回去,那時新的出去,回來就只少隻手,你還是得修」

白石:「恩,但那台薩克有相轉移裝甲你們是怎麼去修理的」

修理的大叔:「別小看我們維修班了,管他什麼機體,給我們一天自然會搞懂他,然後維修好好的送回去」

此時突然整個工廠停電了

在遙遠的種電源分配站,報告發現不明機體,話還沒說完就已經冒出火光

此時警報大作

迪安卡:「敵襲?」

卡佳里:「沒關係你去吧」

迪安卡點點頭道歉,並向櫃檯結過帳便衝了出去,留下卡佳里獨坐面對兩根落寞的蠟燭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