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電話聲 (上)

1 [ 2009/07/27(Mon) 00:01 ID:bDLIZQk6 ]
在一個週末晚上,大學的女子宿舍,大多數女生都去了約會。

只剩下珍和嘉欣兩個,她們是對同房宿友。

嘉欣:「呼~~~所有人都走了!幸好還有你陪著我。」

珍:「不是呀!待會亞健就會來接我去燭光晚餐。」

嘉欣:「呀~~~我不依,只剩下我一個沒人約,我也要跟著你們去。」

珍:「嘩~~~你放過我吧!給我和健一個二人世界吧!」

嘉欣:「嘻嘻...我說笑而已,看你緊張成個樣子。」

「咯咯...」敲門聲響起。

珍:「呀!健來了。」

健:「珍!行了嗎!」

珍:「嘉欣,那我們走了。」

嘉欣:「再見,玩得開心點。」 珍走後,就只剩下嘉欣一個在房中。

嘉欣:「唉~~~又是一個寂寞的晚上!」 這間房也頗大的,有一個廳,兩間睡房,一間珍的、一間嘉欣的,和一個浴室。

突然電話響起,嘉欣接過電話:「喂!」

電話筒中傳來一把陰森的男人笑聲,那男人說:「你....你現在把手放在身上什麼地方?如果....如果你告訴我,你的手放在那裡的話,我就.....」

嘉欣:「喂~~~!你這個變態佬!給我住口~~~!以後不要再打來!!」嘉欣即狂力掛掉他的電話。但電話即時又再響起。

嘉欣:「怎樣啦!死變態佬!還沒罵夠嗎!?」

「喂!?」今次電話筒卻傳來一把女聲。

嘉欣知道是罵錯了人,連忙說:「對不起、對不起......因為剛才有個變態打來;你是誰?」

對方:「不...應該我說對不起才是,其實你不認識我的。」

嘉欣:「什麼!?」

對方:「是這樣的,我其實是在一間大學記宿的,今晚所有人都去了約會。剩下我一個人。我很悶,就糊亂撥個電話,想找個人跟我聊天,你可以和我聊聊天嗎?」

嘉欣:「真巧!我也是跟你一樣!我們可真是同病相憐,好吧,我跟你聊聊天,你叫什麼名字?」

對方:「真的嗎!太好了!你真好人,我叫嘉欣呀。」

嘉欣:「怎會這麼巧的!我也叫嘉欣呀!」

「不會吧!你騙我.....」

嘉欣:「不~~~我是說真的~~~!」

「那你不會是姓林吧?」

嘉欣:「你一定又會說我騙你;我真是姓林的!」

「哈哈...怎會這樣的,同名同姓又同病相憐!」

嘉欣:「看來我們很有緣份呢!」

突然電話筒那邊傳來一聲巨響!

「哇~~~什麼回事~~~是什麼來的~~~.......」接著電話筒一片寂靜。

嘉欣:「喂!?什麼事!?嘉欣!你那邊怎樣了!?你還在嗎?喂~~~」

「呀!對不起...是我自己大驚小怪,只是送薄餅來的,我剛才去了應門...沒嚇著你吧?」

嘉欣:「呼~~~還以為你發生什麼事,沒事就好...」

「咯咯....」 嘉欣:「哦!今次到我應門了,你等一下。」

嘉欣一開門就看見一個薄餅速遞員,手拿著一份薄餅:「準時送到!」

嘉欣:「那裡來的!?」

速遞員:「"意大利屋"的薄餅啦!」

嘉欣:「我用看的就知道啦!我的意思是我沒叫過薄餅呀!」

速遞員:「哦?讓我看看.....是在店內落單的,已付過錢了,地址也沒錯。會不會是你的朋友叫給你吃的?」

嘉欣:「難道是珍她?算了,反正有點餓,那謝謝了。」

速遞員:「我多謝光顧才對!再見。」

嘉欣:「咦!剛才她好像也說送薄餅,真奇怪...」

嘉欣:「喂!還在嗎?真是一件怪事,我剛才.....」

「不要給我提怪事這兩個字~~~!!」對方聲音變得很惡。

嘉欣被對方的奇怪反應嚇了一跳:「呀~~~對不起...我不提就是了.....」

「其實...對不起...因我很怕這種事,我不想再提而已...」

嘉欣:「別客氣,沒關係...」嘉欣沒打開薄餅盒,只伸手找了一片薄餅出來,咬了幾口,在邊吃邊談。

「那我們談什麼好呢...咦!?哇~~~!變態的~~~!怎麼攪的~~~!吐....嘔~~~」

嘉欣:「什麼事?」

「嘔~~~不知是誰攪的鬼!我的薄餅盒內,原來有隻死老鼠!」

嘉欣:「哈哈...不是吧!你被人整蠱了!哈哈...」

「哼!一點也不好笑~~~!」對方即收了線。

嘉欣:「又會這樣的,哈哈、不過薄餅上有死老鼠,的確很嘔心...薄餅...!?」嘉欣情不禁望去薄餅盒。

嘉欣:「她的一切跟我也一樣...不會吧...」

欣用斗震的手,慢慢打開那薄餅盒:「哇~~~~~~!!!」

真的有一隻很大的死老鼠在裡面,嘉欣即嘔吐大作。

忽然電話又響,嘉欣再被嚇得跳起。

嘉欣被嚇得有點口震:「喂...喂?」

原來又是那同名同姓的女孩:「喂!嗚~~~救命呀~~~!我...我剛才到浴室去刷牙時...我看到...」


2 [ 2009/07/29(Wed) 23:26 ID:Hc2AaykA ]
嘉欣:「你...你看到了什麼!?」

「嗚~~~我看到浴室的鏡子上寫了幾個字....."他"說已殺了我的同房...嗚~~~下一個就輪到我了.....嗚~~~」

嘉欣:「你先不要哭~~~一定是有人整蠱你而已....」

「不對~~~那幾個字像是用血寫成的......」

嘉欣:「不會吧...喂!?你還在嗎?喂!?」對方又掛線了。

嘉欣一步一驚心的走到浴室,鏡子上真的有幾個血字寫著:「我已殺了你的同房,下一個就是你了!」

嘉欣:「不會的~~~怎會這樣...呀~~~我知道了!一定是珍和健一起整蠱我...一定是這樣...字是他們寫的...珍就是電話中的女孩...不過...她一點也不像是珍的聲音...」 電話又一次的響起。

嘉欣:「你到底是誰~~~!你還要作弄到我何時~~~!!」

「嗚~~~嘉欣,你在說什麼呀~~~!你不要再嚇我了!我已經很害怕!」 嘉欣:「你又怎樣了~~~!」

「我看到...房中的衣櫃有一些血滲出來...我...我一打開...是她...我的同房...滿身是血的躺在裡面......」對方又掛線了。

嘉欣走到衣櫃前,一滴一滴的血水從中滲出,珍滿身是血的躺在裡頭。 嘉欣:「嗚~~~珍~~~!!怎會這樣的!?珍~~~」

嘉欣把手指放到珍的鼻上,發覺她已沒了氣息。

嘉欣再也忍受不了恐懼,一下子跑出大廳,想逃出宿舍。她一開門:「哇~~~~~~!!!」 是亞健在門外,他七孔流血的,躺到嘉欣身上。 此時電話不理她有多恐懼,又再無情的響起。

嘉欣:「喂...」

「嘉欣~~~嗚~~~在我身後的房門慢慢的打開....」

嘉欣身後真的傳來開門聲:「吱~~~~」

「我..."他"一步一步走過來...救...救我呀~~~~」

嘉欣知道身後有人,她慢動作的另轉頭看...... "他"正是剛才的薄餅速遞員,他右手拿著一把染血的刀,左手拿著手提電話,電話上裝了個變聲器;「救我~~~救我~~~」

原來一直跟嘉欣通電話的,是他;「喂!!我問你的手放在那裡...你竟收我的線!!還罵我變態佬...你做錯了...你不該收我的線...你害死了你的同房...嘉欣~~~現在到你了......」

嘉欣:「哇~~~!不要~~~!!」

嘉欣即飛奔出去,速遞員則在房中大笑起來,漸漸多了一把女人的笑聲,接著又多了一把男人的笑聲。

速遞員:「你們還裝什麼?哈哈...快起來吧!哈....」

亞健:「哈哈...怎樣,我這朋友是主收戲劇的,演技不錯吧!哈....還有他的道具血漿...」

珍:「哈哈...我以為他真的是變態佬呀!哈...嘉欣那傻妹...沒發覺我們從窗口,爬進來...笑死我了...沒想到她會探我氣息,幸好我立時閉氣...不過亞健你就不行啦!刀殺的...怎會七孔流血...差點露出馬腳....」

突然卡擦一聲,收音機自動開著了。

「現在是新聞報導,一大學女生,被一輛貨車撞倒,送院途中證實不治。死者是理X大學的學生,名林嘉欣,十九歲...」

亞健:「不是在說嘉欣吧!?不是嚇到她被車撞吧....」

珍:「怎會!?就算是,也不會這麼快報導吧...」

「死者學生證號碼是XXXXX......意外發生在今天下午三時許....」

珍:「真的是她!?下午三時!?那麼剛才那個....!!」

三人狂奔出宿舍,現在宿舍真的是空無一人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