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Samura魔王甦生

1 冰與 夜 [ 2009/07/31(Fri) 23:48 ID:HYyR4rd2 ]
CH.1 魔王甦醒和大角的武士


這天夜裡的京都下著細雨,突然一道光柱赫然從地底竄出,直衝天際後消失,卻沒有對地面上的任何東西造成損害。



這僅僅一瞬間的光亮並沒有讓熟睡中的人們醒來,屋內,人們依舊睡得香甜,絲毫不知道即將面對的災難。



因為那個曾經帶給世人無限的恐懼感,人稱為第六天魔王的人,在這天夜裡,復甦了。



但魔王的復甦並非意料之外的事情,當初在封印魔王之時,封印者似乎走就算到這一步,因此便在上面動了手腳。



一旦魔王的封印解除後,沉睡了百年的武士英靈也會跟著甦醒。



為的,就是再次封印魔王。



╳ ╳ ╳



「這節的新聞報導,

最近發生的連續闖空門事件,

昨天晚上再山形縣近郊又發生了一起,

這起事件造成3人死亡,

目前山形縣警已經介入調查,

並加強對周邊的巡邏,

但還是請各位民眾自己多加小心防範!」



商店街的電視上,女性的新聞主撥正報導這近日來發生的連續闖空門事件。



這幾起連續闖空門的歹徒,除了殺了屋主一家以外,罕見地,被害人家中的財富卻沒有少一絲一毫,因此對於這個兇手,山形縣警方也不知該從何著手調查才好。



「又是這個新聞,最近好頻繁,真是讓人害怕。」

「就是說啊,真希望警察可以早點抓到兇手。」



逛商店街的主婦們對這起件事議論紛紛,畢竟發生這種事,誰都不希望下一個會是自己。



「又來了嗎?」



「小太郎不害怕嗎?」



「笨蛋杏乃,要是兇手敢來我家,我一定會讓他好看的!」



被稱作小太郎的中學生在同班同學,又是青梅竹馬的杏乃面前,揮了揮他的拳頭,展現他練習的成果。



「這麼說也對,畢竟小太郎可是個拳擊手呢!」



被罵笨蛋卻毫不在乎的杏乃笑了笑。



「就是說啊,我可視要成為世界冠軍的人喔!」



被杏乃這一誇,小太郎的鼻子都翹起來了。



「要是我也和小太郎一樣就好了……」



「害怕嗎?」



「嗯,爸媽都在外面出差,家裡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那……今天到我家睡吧,家裡還有空房間。」



「可以嗎?」



聽小太郎這麼一說,杏乃眼睛為之一亮。



「當然,杏乃就由我保護。」



「我最喜歡小太郎了。」



杏乃開心極了,就往小太郎身上撲去。



「放…放開我啦,杏乃……」



害羞的小太郎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紅著臉要抱著他不放的杏乃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的學校方向傳來上課的鐘聲。



「糟了…要遲到了啦!」



「還不是要怪妳,杏乃是笨蛋。」



「哼,小太郎才是傻瓜呢。」



就這樣,兩人你一句我一句,邊跑邊吵邊往學校而去。



╳ ╳ ╳



這天放學後,就如同早上小太郎所說的,杏乃這天晚上就借住在小太郎家裡的客房裡。



為了杏乃的到來,小太郎的媽媽宮子,還特地去超市買了一對菜,準備了一頓大餐來作為招待。



「好久沒吃到那麼溫暖的晚餐了。」



常常自己一個人外賣的杏乃,真地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這樣和家人在一起吃飯了。



「真是可憐的孩子,如果杏乃不嫌棄,歡迎常來喔。」



宮子來到杏乃身後,伸手向前環抱住杏乃的身軀,用那屬於宮子的母性的溫暖,撫慰著杏乃小小的心靈。



「謝謝妳,宮子阿姨。」



這天晚上就在這頓愉快的晚餐後告一段落。



深夜,北村家樓下傳來響亮的玻璃破掉的聲音,也驚醒了正在睡夢中的眾人,除了睡的像死豬一樣的小太郎以外。



「宮子阿姨,怎麼了嗎?」



被聲響吵醒而走到廊下的杏乃問著剛走出房門,準備下樓去查探的小太郎的母親宮子。



「不知道,我去看看,杏乃妳就先待在這。」



「不,我也跟著去。」



宮子原本的打算是要杏乃待在樓上,自己拿起手電筒就準備下樓查探的,但衣角卻被杏乃拉住。



沒辦法之下,宮子只好要杏乃緊緊跟在自己身後。



才來到樓下,宮子馬上就發現客廳那扇原本緊閉著的落地窗,上面的玻璃碎了一塊。



「不知道是哪個喝醉酒的傢伙的惡作劇。」



宮子嘆了口氣,雖然說被砸玻璃不是什麼大事,但是半夜被這種惡作劇吵醒,實在是讓人感到很不高興。



「宮子阿姨,小心……」



在宮子身後的杏乃指著廚房的方向,一個黑影在那不知道在搜尋著什麼。



「咦…什麼?」



宮子都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黑影突襲,被當頭狠狠的劈了一下,昏了過去。



「宮子阿姨…」



看到宮子倒地,杏乃連忙叫喚著宮子的名字,而黑影也步步逼近杏乃。



藉著從客廳照射進來的月光,杏乃終於可以看清楚眼前那緩緩靠近的黑影的真面目。



全身上下的武士鎧甲,裡面應該是人體的部份,卻是一片黑色的人型,右手拿著反射月光的銀色武士刀,而頭上那原本該是眼睛的地方,只有著兩個紅色的圓球,放著妖異的紅光。



「呀啊啊啊啊~不要!!」



和黑影四目相對的杏乃終於壓抑不住恐懼感,放聲大叫,這才驚醒了樓上的小太郎。



「杏乃,怎麼了?」



急忙從床上跳起,飛快衝下樓的小太郎眼前所見的,是一副拿著武士刀的武士鎧甲,步步逼近坐在地上死命往後退的杏乃,和倒在一旁的母親宮子。



「連續殺人犯就是你這傢伙嗎?」



小太郎也不多說,馬上就是一拳打在黑影的側臉上,只是這麼一拳,就讓黑影的頭歪到了一邊,如果是正常人的話,應該已經站不起來了。



但,吃了小太郎一拳的黑影的頭抽蓄著回到了原位,用沒拿到的左手調了調頭上的兜後,舉起右手上的劍就往小太郎砍去。



「這傢伙是什麼鬼東西啊?」



「我……不知道,宮子阿姨也是被他打傷的。」



「可惡,這樣閃避下去也不是辦法……」



看到黑影吃自己一拳卻沒倒下,著實讓小太郎吃了一驚,但情勢已經不容小太郎多想了,現在光是閃避黑影的斬擊就讓小太郎感到相當棘手。



「沒想到,你這傢伙跑到這裡了啊!」



「嘎啊啊啊啊~」



「什麼?」



黑影和小太郎同時望向不知何時出現在客廳裡面,頭上有著大角,全身黑色鎧甲,背後背著兩把劍的武士。



「這傢伙就讓我來收拾吧!」



說著,大角的武士拔出自己的武士刀,就朝著黑影斬去。




2 冰與 夜 [ 2009/08/04(Tue) 16:06 ID:A4slF6YA ]
CH.2 真面目


北村家的客廳對於兩個鎧甲人來說,活動範圍實在是太小了,後來出現的大角武士只是揮動手中的劍,就將擺放在那的傢俱全都給打個稀爛。



「你是來拆房子的嗎?」



驚魂未定的小太郎眼看自己的家都快被掀了,馬上開口制止。



「抱歉,但是實在是因為這裡太小了。」



從大角武士的口中一點都感覺不到,道歉該有的態度。



然而從剛才起,就一直利用狹小空間做為掩護的黑影,一反和小太郎打鬥時的主動,面對大角武士的它,只顧著一昧的閃躲,並發出咕唧、咕唧的低沉聲音。



「它在做什麼……」躲到了小太郎背後探出頭的杏乃,害怕到渾身還顫抖著,連站都站不穩。



「不會是……」



「沒錯,少年,你倒是挺機靈的。」



沒想到都還沒說出口,大角武士就給予了小太郎相當肯定的答覆。



那個由黑影構成的野武士,正在呼喚同伴。



「這裡果然太窄了,還是到外面去吧!」



才剛聽到大角武士這麼說而已,沒想到大角武士就像遊魂一樣,不知什麼時候飄到了黑影的身後,一劍將黑影打飛出去。



撞破整片落地窗的黑影,摔到了北村家位於客廳外的庭院內。



中了大角武士一劍的黑影,因為承受的衝擊力過大,正搖搖晃晃的,從撞凹了的地面上掙扎著爬起來。



「這樣終於可以大顯身手了,可是好久沒有好好的活動、活動了。」



從大角武士說話的語氣中,可以感覺到他似乎很高興。



大角武士和黑影的身形不斷的移動,試圖尋找更好的位置,而兩劍交鋒時所擦出的火花,點點在北村家庭院中閃爍。



對砍了幾劍以後,雙方的動作暫時停了下來。



「好了,暖身運動就到此為止了。」



大角武士相當享受這種真劍對決的感覺。



「咕唧、咕唧……真是個…笨蛋,從甦醒以來一直到了現在,你應該也沒剩下多少靈力了吧!?少了操偶師的你還能撐多久呢?」



黑影的野武士用有些詭異的聲音笑了起來。



「這個不用你操心,因為我馬上就解決你。」



大角武士才說完,人就已經閃到了黑影面前,右手一劍毫不留情的朝頸部砍去。



「來了!?」



大角武士的這一擊並未奏效,反而是被倆把劍分別給架住,原來,野武士呼喚的同伴在這最關鍵的時候趕到了。



兩個和黑影野武士一樣,只是少了頭上的兜的黑影武士手持武士刀,兩人合力擋下了大角武士的這一擊。



「不會吧,又多了兩隻……」和小太郎一起躲在客廳看著的杏乃,差點沒昏過去。



「可是好像有點不太一樣。」



「少年你也發現了嗎?這兩個和剛剛那個比起來,可是要來得弱多了。」



大角武士說的十分輕鬆,就像一點都不把對方的增援放在眼裡,就像高等生物藐視著眼前這些低能生物般的高傲。



再一陣咕唧聲中,以為首的戴兜的黑影野武士打前鋒,三個黑影已經將大角武士圍住了。



「看來早已經被腐蝕掉的心靈,還存有那麼點智慧啊,真令人感到佩服。」

「就讓我來給你們個痛快吧!」



用著絲毫沒有佩服的情感說話的大角武士,重新將劍收回背在背後的劍鞘內,但緊握著劍柄的手卻沒有放鬆。



「那個是什麼架式……」



不黯劍道的小太郎完全搞不懂,庭院裡,正面對一對三劣勢的大角武士卻還擺出的那個像是拔刀的架勢到底是什麼。



以一敵三原本就相當不利,尤其當對手又相當有默契的時候。



「龍之一閃~」



大角武士大喝一聲,右手猛然抽刀,又瞬間收回劍鞘內,一氣呵成,一點都沒有多餘的動作。



這一切就像一陣狂野的暴風,不但侵蝕著圍住大角武士的三個黑影,連躲在客廳的小太郎和杏乃也切身體驗到風的鼓動,直至風停。



╳ ╳ ╳



狂亂的風終於停了,三個黑影構成的野武士早就不知去向,只在庭院中留下了他們曾經存在過的足跡。



「野武士就是這樣,真是一點都不耐打!」



大角武士才剛剛玩的興起,沒想到對手卻連他的一招都接不下來。



「是你砍了那些傢伙的?」



「怎麼,少年,你這是懷疑我嗎?」



「不……你到底是誰?那麼強的對手,居然只用的一刀,而且還一次三個。」



「一刀?小太郎你說的是真的嗎?」

「這可是我親眼看到的,杏乃。」



「喔~看來你有一雙不錯的眼睛啊!」



「你還沒回答我妳到底是誰呢!」



「我的名字是………」



大角武士剛想自報姓名時,他的身體出現了異變。



碰嗵、碰嗵的又重又沉的聲音,是從心臟傳來的。



(只是用了一發一閃而已,就………)



大角武士心裡明白,他的靈力已經接近乾涸,現在的他連這個形態都無法維持了。



咻地,大角武士身上的鎧甲就像蒸發掉了一樣,憑空消失於無形,只留下一個有著一頭銀色且相當漂亮的長髮,右眼還帶著個做工相當精緻的眼罩的女孩子,倒臥在剛剛大角武士所在的地方。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