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SD戰國傳 新。武者七人眾篇

1 B-head [ 2009/08/23(Sun) 01:20 ID:TNWZglIE ]
第一章

在那時候,大地存在著兩個非常繁榮的國家,頑馱無之國與時隱之國。

兩國恆久以來便一直交惡,並挑起了無數的戰火。百姓種植的農作物全被充作軍糧,農具亦被製成武器。饑荒及瘟疫橫行,百姓苦不堪言。

在連年的戰亂、饑荒及瘟疫之中,死難者所形成的巨大怨恨充斥著天空,怨恨們互相吞噬,最後具像化成一個巨大的衊物魔神。

衊物魔神的力量異常的強,七天之內便把兩國的軍隊消滅,死者的靈魂更被衊物魔神吸入體內,令衊物魔神變得更為強大。

當時的頑馱無之國國主鳳凰頑馱無與及時隱之國國主殺驅頭意識到,兩國再交惡下去的話,只會被衊物魔神完全吞噬,因此兩人決定放下成見,一同合力討伐衊物魔神。

他們派遣了為數七人的武者,前往天之上、地之下、雷之中,尋找由創世神遺留下來的三大神器。

七人武者不負所託,成功找到了三大神器,並以三大神器的力量組成討魔之陣,終於成功的消滅了衊物魔神。

從此之後,在頑馱無之國國主鳳凰頑馱無與及時隱之國國主殺驅頭,與及七人武者的努力之下,兩國終於放下多年的仇恨,彼此交心。

在那命運之日,頑馱無之國與及時隱之國從此便步入歷史之中,而從戰火中重生的國家,天宮之國便由此誕生了.....
────────────────────────────────-
「以上,便是我國誕生的歷史了。你明白了嗎,少主。」

在一間簡樸的和室之中,一名年老的武者正手執著記載天宮國歷史的史書,端正的坐在房間中央,在他對面有兩位年輕人,少年只是散漫的坐著,並沒有留心的聽著年老武者的話。相反,在少年旁邊,年齡稍大的少女,正端莊的坐在座位中,津津有味的聽著年老武者訴說天宮的歷史。

「雷凰,快坐好一點。這樣對將頑馱無大人太失禮了。」

「可是,雷爺爺的總是又長又臭,很悶呀。我可不像光凰姐姐你那麼喜歡聽故事呢。」名為雷凰的少年拿起身旁的木刀,熟練的別在腰間,便衝出房外了。

「課已上完了吧,那我到練武場去了。」雷凰說完後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等等呀,雷凰...哎呀!」欲阻止雷凰的光凰因坐著太久,腳一麻便跌倒了。

「呵呵,由他吧,公主。少主那活潑好動的樣子.便和他父親年輕時一樣呀。」雷將頑馱無收起了史書,開始回憶起他和他的哥哥,天宮國國主鳳凰頑馱無大將軍兒時的往事。「那時候,大將軍大人也和他一樣,坐不定的呢。」

「小時候的父親大人嗎?」光凰完全無法想像,嚴肅的父親像雷凰那樣胡鬧的樣子。
────────────────────────────────-
自那被稱為“烈火之七日間”的衊物魔神戰爭之後,已經過了四十多年。

鳳凰頑馱無即位為大將軍,其弟雷頑馱無為將頑馱無,而殺驅頭則出任副將軍。鳳凰頑馱無大將軍在二人的扶助下,令天宮國得到了四十多年的太平。

鳳凰頑馱無大將軍把“烈火之七日間”生還的武者們組成頑馱無軍團,並收留了四散於大地不同角落的部族,令天宮國變得無比壯大,在天宮中央的烈帝城,正是和平的象徵。
────────────────────────────────-
在烈帝城的練武場中,兩名年輕武者正在比試箭術。

「看,又中了。」身穿藍色盔甲的年輕武者輕易的便把箭射中靶心。

「可惡,看我的。」另一名身穿緋紅色盔甲的年輕武者用力拉緊弓弦,結果用手過猛,把箭射到老遠去了。

「哼哈哈哈哈哈!」看見這醜態,在一旁吃著當西瓜的獨眼武者不禁哈哈大笑。「連弓也不會拉,卻跑去挑戰精太。頑馱無,你未免太不自量力了。」

「請你別取笑我呀,副將軍大人。」被稱為頑馱無的武者為了挽回面子而再射一箭,這次卻力度過輕,連靶也到不了。這次,連一旁的精太也忍不住笑了。

「看你這樣子,說你是百發百中的將頑馱無大人的兒子,也沒人信呢。」

頑馱無為雷將頑馱無的兒子,為了正式得到武者的名號而一直努力,而加入頑馱無軍團正是他的夢想。而在修練的過程中,他認識到了精太。

精太的父親是由異國而來的武者,那一雙黑中泛紅的眼睛正是最大的證明。和努力修練劍術的頑馱無不同,精太一直精於射術,而且和其愛驅緒羅四恩更是合作無間。

殺驅頭副將軍正是現任的頑馱無軍團教頭,頑馱無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而向精太挑戰,結果卻弄巧反拙,出醜了。

就在這時,一根木製的苦無疾射向頑馱無,頑馱無快速的拔出佩刀把苦無擋下了。看見那木製的苦無,頑馱無竟收回了佩刀。「唉,又來了。」

「接招吧!頑馱無!」一名蒙面少年從練武場的樹上跳下來,他手拿一把木刀並衝向頑馱無。

蒙面少年一刀刺向頑馱無,但頑馱無輕輕一轉身便避開了然後順勢的拿起練武場上的木劍。蒙面少年斬向頑馱無的腰間,但頑馱無輕易便擋住蒙面少年的斬擊,而且手一推,便把蒙面少年推開了。被推開的少年一個翻身,便跳到頑馱無的頭頂,當他想斬向頑馱無的頭時,卻被頑馱無抓住衣領一把扯到地上。倒在地上的少年不忿氣再次爬起來並攻向頑馱無,但其攻勢卻被頑馱無一一破解。

「少主真是有恆心呢,每一天也專程走來被頑馱無教訓。」早就看穿雷凰那兒戲的偽裝的精太不禁感嘆起來,因為這一情境他每一天也看過數十次。雷凰每一天也會向頑馱無挑戰,雖然每一天也以失敗收場,但卻從不間斷。

「有精力是好事呀,我年輕時還不是和他老爸打個天昏地暗。男人呀,可是用劍對話,以拳交心的生物呀。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年輕時曾和鳳凰頑馱無大將軍死鬥過無數次的殺驅頭副將軍,如今卻以打架來形容當年的戰鬥,可見殺驅頭副將軍和鳳凰頑馱無大將軍之間的深厚情義。

「豪爽也有過限度呀...」精太不禁輕嘆。

雷凰再次攻向頑馱無,但頑馱無用劍一挑,便把雷凰的木刀打飛了。

「我早就告訴過你拿劍要拿緊一點呀。」頑馱無就像師傅一樣的教訓雷凰。

「可惡,我總有一天會打倒你。」雷凰不忿氣的回嘴。

這時,另一年輕武者步進了練武場,那把被打飛的木刀不偏不倚的飛向那人,頑馱無正欲警告時,只見劍光一閃,那木刀已被年輕武者一分為二了。

年輕武者就像沒發生任何事似的步進了練武場。「父親大人,孩兒有話想說,能借一步嗎?」他正是殺驅頭副將軍的兒子,若殺驅頭。

「有什麼不能在這裡說嗎?」殺驅頭副將軍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因若殺驅頭想說什麼,他早已心中有數。

「父親!」若殺驅頭強硬的態度,終令殺驅頭副將軍跟他去了。

「我討厭那個人。」在殺驅頭副將軍和若殺驅頭離開後,雷凰偷偷的和頑馱無說。「那個人總是一副看不起人的樣子。」

「少主,若殺驅頭大人是副將軍大人的兒子,你不能那樣說他的呀。」若殺驅頭就像殺驅頭副將軍的副手一般管理著頑馱無軍團,對頑馱無來說,若殺驅頭正是他的目標。

「總之,我討厭那個人。」雷凰從心底裡厭惡地說。
────────────────────────────────-


2 名無しさん [ 2009/08/23(Sun) 01:22 ID:T7.ObN8I ]
到殺驅頭副將軍的房間後,殺驅頭副將軍嚴厲的盯著若殺驅頭。

「父親大人,孩兒已找到人能幫助我們殺驅一族,能讓我族重回那久違的國主之位。」若殺驅頭急不及待的對殺驅頭副將軍說。

「又是提那件事嗎?」若殺驅頭想說什麼,殺驅頭副將軍早已心中有數。「鳳凰乃是我的好友,由他當國主是我的主意,你無謂多說了。」

「但是,父親大人,我們殺驅一族已當了時隱之國國主數百年,現在怎能讓外人侵占祖先的基業,請父親大人三思。」若殺驅頭意圖進一步說服殺驅頭副將軍,但殺驅頭副將軍卻一拳轟向若殺驅頭。

「你這個笨蛋兒子!」殺驅頭副將軍一拳擊倒了若殺驅頭。「總之我主意已決,這四十多年鳳凰也管理得好好的,而之後的四十多年他也會管理得更好!」

「這種大逆不道的說話我不想聽到第二次。」殺驅頭副將軍惡狠狠的盯著若殺驅頭後便走了。

「那個老頑固。」若殺驅頭抹去嘴角上的血後,冷漠的看著父親離開的背影。

「大人,沒事吧。」一名一直躲藏在房間中的黃色武者向若殺驅頭慰問,但語氣卻充斥著幸災樂禍的意思。

「璽悪,告訴那人,今晚便實行計劃。」現在的若殺驅頭眼中已經充滿著惡意。
────────────────────────────────-
「父親,女兒向你請安。」

每一晚就寢前,光凰也會到鳳凰頑馱無大將軍的房間中請安,而鳳凰頑馱無大將軍也會慈祥的詢問光凰今天過得怎樣。但在這一晚,鳳凰頑馱無大將軍完全沒有回話,什至連一點氣息也沒有。

光凰感到非常奇怪,於是便打開房門向內探看,結果她忍不住的發出了尖叫!

在房間裡,鳳凰頑馱無大將軍端正的躺在被褥中,只見那被褥一片血紅,那是鳳凰頑馱無大將軍的血,鳳凰頑馱無大將軍正倒在血泊之中。

而鳳凰頑馱無大將軍旁正站著一獨眼武者,那獨眼武者手持著一把沾滿血的刀,他正是殺驅頭副將軍!

光凰無法把目光離開眼前的光景,而在她身後,代表火警的鐘聲正不斷響起......

待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