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路過的廚》

1 路過的廚 [ 2009/08/27(Thu) 21:38 ID:Pk7eMrvY ]
   淩晨,無名氏路過※※版,被●●廚和○○廚的罵聲所吸引,他拿出珍藏已久的萌圖,想勉勵一眾廚人;正當他急步上前時,眼梢看到一個被sage的討論串,他心中閃過一句:「啊!是個好廚。」
   就在他這樣想的一剎,原PO解開枷鎖,露出誇張的嘴炮。
   「不戰嗎?」
   見對方盛情難卻,無名氏看著他感性的回覆,心中湧出一胡激動,他雙手不自覺地撫摸著鍵盤,指頭不斷在回車鍵上細搓著……
   無名氏想起,這個※※版被稱為嘴炮的聖地;他受不住原PO誘惑,無名氏就這樣顫抖著按下了返信。
   「好嗎?這樣乖乖的吃下魚餌,我可是連裁判都照戰不誤的。」
   「雖然我是第一次,但沒關係,我喜歡原PO這樣的廚。」
   「聽到你這樣說還真令人興奮,讓我們他媽的戰吧!」
   在原PO熟練的誘導下,他脫光了無名氏的偽裝、用嘴炮觸動無名氏的靈魂深處。
   「啊!返信了!」
   「甚麼?回錯串嗎?你打字還真快呢。」
   「不是!我剛才上傳的圖上車圖了!我原本只打算傳一般圖……」
   「原來如此……啊,我有個好主意,你就在我的串裡放上車圖吧。」
   「在你的串?這怎麼可以!」
   「是男人就拿出勇氣!任何事都要試試看啊!」
   在原PO這應說的同時,又在回覆中提到幾個十八禁作品的名字。
   無名氏錯愕著,他心想:要別人在自己的串貼上車圖,他到底是何方神聖?可是在到他提起的神作,無名氏不禁升起想犯規的慾望。
   「那麼……我去找一下……」
   無名氏用原PO給的關鍵字,馬上就在估狗上找到合適的圖片。
   「竟、竟然找到了!」
   「啊……接下來就是上傳了!」
   「那麼……我就回覆了……」
   看著無名氏用上車圖把戰文頂上去,原PO不禁發出一聲呻吟。
   「好棒!我整個串都被上車圖佔滿了,不過要徹底把版要都塞滿才行啊!」
   「嗚……好爽!」無名氏腦海裡充溢著這種不倫的快感;返信以後,無名氏的手指都軟掉在鍵盤上了。
   「看來裁判也滿有忍耐力的,整個串都戰滿了。」
   「怎樣了?」
   「實在大爽了,這事我還是第一次……」
   「我也是第一次呢;說起來,你看看我的嘴炮,覺得怎樣?」
   「很……囂張的樣子。」
   「囂張可是好事,這樣可就沒法收手了。」「這是甚麼意思……」
   這時原PO又開新串,粗暴的嘴炮狠狠地插進無名氏的心窩。
   「啊——!」
   「現在可輪到我爽了!」
   原PO針到他的某段話作出攻擊,無名氏馬上作出激烈反應。
   「好棒!迫得真緊!」
   「不行!要死了!」
   這一天※※版被兩人弄得翻天覆地;兩個廚在心靈的緊密交媾中,突破了人類精神領域的臨界點;他們交戰途中發出的電波,更影響了廣大的一眾島民、特別是新進學子們純潔的心靈。縱使裁判用全力掃蕩他們的有害輻射,還是有不少島民被其毒害;情況直至暑期將完全才改善。
   而裁判勇鬥廚化島民的戰爭,則是另一個故事了……
   淩晨,無名氏路過※※版,被●●廚和○○廚的罵聲所吸引,他拿出珍藏已久的萌圖,想勉勵一眾廚人;正當他急步上前時,眼梢看到一個被sage的討論串,他心中閃過一句:「啊!是個好廚。」
   就在他這樣想的一剎,原PO解開枷鎖,露出誇張的嘴炮。
   「不戰嗎?」
   見對方盛情難卻,無名氏看著他感性的回覆,心中湧出一胡激動,他雙手不自覺地撫摸著鍵盤,指頭不斷在回車鍵上細搓著……
   無名氏想起,這個※※版被稱為嘴炮的聖地;他受不住原PO誘惑,無名氏就這樣顫抖著按下了返信。
   「好嗎?這樣乖乖的吃下魚餌,我可是連裁判都照戰不誤的。」
   「雖然我是第一次,但沒關係,我喜歡原PO這樣的廚。」
   「聽到你這樣說還真令人興奮,讓我們他媽的戰吧!」
   在原PO熟練的誘導下,他脫光了無名氏的偽裝、用嘴炮觸動無名氏的靈魂深處。
   「啊!返信了!」
   「甚麼?回錯串嗎?你打字還真快呢。」
   「不是!我剛才上傳的圖上車圖了!我原本只打算傳一般圖……」
   「原來如此……啊,我有個好主意,你就在我的串裡放上車圖吧。」
   「在你的串?這怎麼可以!」
   「是男人就拿出勇氣!任何事都要試試看啊!」
   在原PO這應說的同時,又在回覆中提到幾個十八禁作品的名字。
   無名氏錯愕著,他心想:要別人在自己的串貼上車圖,他到底是何方神聖?可是在到他提起的神作,無名氏不禁升起想犯規的慾望。
   「那麼……我去找一下……」
   無名氏用原PO給的關鍵字,馬上就在估狗上找到合適的圖片。
   「竟、竟然找到了!」
   「啊……接下來就是上傳了!」
   「那麼……我就回覆了……」
   看著無名氏用上車圖把戰文頂上去,原PO不禁發出一聲呻吟。
   「好棒!我整個串都被上車圖佔滿了,不過要徹底把版要都塞滿才行啊!」
   「嗚……好爽!」無名氏腦海裡充溢著這種不倫的快感;返信以後,無名氏的手指都軟掉在鍵盤上了。
   「看來裁判也滿有忍耐力的,整個串都戰滿了。」
   「怎樣了?」
   「實在大爽了,這事我還是第一次……」
   「我也是第一次呢;說起來,你看看我的嘴炮,覺得怎樣?」
   「很……囂張的樣子。」
   「囂張可是好事,這樣可就沒法收手了。」「這是甚麼意思……」
   這時原PO又開新串,粗暴的嘴炮狠狠地插進無名氏的心窩。
   「啊——!」
   「現在可輪到我爽了!」
   原PO針到他的某段話作出攻擊,無名氏馬上作出激烈反應。
   「好棒!迫得真緊!」
   「不行!要死了!」
   這一天※※版被兩人弄得翻天覆地;兩個廚在心靈的緊密交媾中,突破了人類精神領域的臨界點;他們交戰途中發出的電波,更影響了廣大的一眾島民、特別是新進學子們純潔的心靈。縱使裁判用全力掃蕩他們的有害輻射,還是有不少島民被其毒害;情況直至暑期將完全才改善。
   而裁判勇鬥廚化島民的戰爭,則是另一個故事了……

   END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