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新機動世紀 鋼彈Double Face

1 BINGYUYA [ 2009/09/16(Wed) 13:46 ID:DW0oyCKA ]
CH.1 逝去的至親


生活在地球的人們會了尋找更多的居住空間,開始向太空移民,當第一座大型太空殖民地完工升空的同時,也正式宣告一直生活在地球上的人類,正式走入了宇宙世紀。



但是不論殖民地有多麼的巨大,人類仍舊夢想著廣大且沒有邊界的無垠大地,因此做為開拓先鋒的人們,開始踏上火星的土地,開拓這片荒蕪的星球。



當第一批拓荒者踏上火星大地,並開始利用帶來的材料建造向地表突出的圓頂地底都市的瞬間,也象徵著生於大宇宙時代的人類,正式邁入了火星拓荒(Mars Explore,簡稱M.E.)時代。



M.E.151年,位於火星上明顯的暗大三角區域,大瑟提斯,經過了百年來的拓荒開墾,建造於這個地區的圓頂都市大瑟提斯市,如今已是火星上重要的農業區之一。



都市近郊的一處農家,一片一望無際的綠油油草原上,已經結滿了黃金的稻穗,農家的辛苦耕作也終於有了回報。



「要是這個世界可以一直如此的和平,那就好了……」



牽著自己年幼的孩子站在小丘上,看著眼前整片稻田,這片田地的地主,身穿西裝,鼻尖上還掛著眼鏡,看起來相當文質彬彬的達特‧佛蘭特心中滿是感慨。



「爸爸,和平…是什麼?」



年幼的男孩並不瞭解,從自己父親口中說出所謂的和平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等你長大了自然就會懂的,知道了嗎,哈特?」



達特露出慈祥和藹的一笑,蹲下身,用手在哈特的頭上輕撫著。



「爸爸的工作跟和平有關係嗎?那個MS也是嗎?」



哈特回想起幾天前在爸爸開設的工廠內看到的,那架由一群頂尖技師們不停趕工建造的新型MS。



「我衷心的祈禱,希望它們可以替我們帶來我們所期待的和平。」

達特邊說,邊將小哈特抱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這難得可以享受一下天倫之樂的幸福時光,對於平時工作相當忙碌的達特來說,總是那麼地短暫。



而今天,又有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來打斷這難得的時光。



「這裡是S1,現在已經到達目標!」



「S1,這裡是S2,目標已經確認,現在開始執行任務!」



兩架正在執行著秘密任務的地球聯合軍的戰機,帶著引擎的怒吼聲,高速接近由達特‧佛蘭特所有擁有的農田,並對其展開了攻擊行動。



一陣爆炸的巨響之後,被火燒著的稻田彼端的天空上,瞬間被染成了一片血紅。



「爸爸…好可怕,發生什麼事了?」



年幼的哈特此生第一次聽見了他從來沒有聽過的劇烈爆炸聲,這場爆炸不但引燃了稻田,更撼動了圓頂都市內的大地。



(可惡…那些傢伙,真的打算在我們辛苦建立起來的都市內開火嗎?)



惡狠狠瞪著被染成紅色的天際,達特握著拳的雙手,因為憤怒,而不住的顫抖著。



「爸爸?」



看自己的父親沒有理會自己,淚水已經掛在眼眶上的哈特,略帶疑惑的搖了搖父親的手。



「哈特,快跑……」



「爸爸…」



「快!」



放下自己的兒子以後,達特馬上要自己年幼的孩子趕快逃跑。



但一切都已經太遲了,用著超高速掠過達特頭頂的同時,戰機的駕駛員也一併對準了地面上的父子二人,按下了射出了飛彈的按鈕。



「哈特!!」



飛彈著地的同時產生了強大的爆炸,瞬間就將整個小丘和農田,全都化為火海。



確認無人可以在這種火勢下生還後,領頭的戰機駕駛便下達了撤退的指令,就算尾隨的戰機駕駛在怎麼不喜歡這種屠殺,但是任務就是任務。



在戰機撤退後,燒光了整片農田的火勢漸漸熄滅。



奇蹟似只受到了點輕微燒傷的小哈特,使出吃奶的力氣推開了壓在自己身上,已經燒成黑炭的東西,才緩緩爬了起來。



「爸爸……爸爸……」



看著眼前原本已經準備可以收耕的農田,現在卻變成了一片焦土,止不住淚水的小哈特拼命的呼喊著自己的父親。



但,不論小哈特再怎麼呼喚,都沒得到任何人的回應。



「爸爸…你到哪裡去了?」



喊累了,小哈特又緩緩坐到了地上。



就在這個時候,一樣熟悉的東西吸引住了小哈特的目光。



從原本被小哈特推開,那個已經化為黑炭的東西上面,居然帶著小哈特父親一直以來就待在身上的眼鏡。



「爸爸!」



認出自己父親的遺物,小哈特再也忍不住的放聲哭喊。



失去親人的悲慟讓年幼的小哈特深受打擊,這種沉重的氣氛使得小哈特不能好好的呼吸。



大腦頓時缺氧的小哈特,就這麼昏了過去,倒在自家農地的一片焦土上。


2 BINGYUYA [ 2009/09/18(Fri) 19:15 ID:CN/SjiAw ]
CH.2 來自地球的惡意


M.E.166年,距大瑟提斯恐怖攻擊事件15年後,在這段期間之內,縱使身為火星聯合代表的諾曼‧帕克特,一直以來持續和地球方交涉,但火星圈的戰爭仍不間斷。



這一天,引發火星對地球發動全面性戰爭的引信,終於給點燃了。



M.E.166.09.28.



地球軍方未於火星環上的軍團襲擊了位於火星衛星,佛柏斯上的農業改良試驗所,並連帶破壞了在戴摩斯上設置的軍用空港。



地球軍的此一舉動,不但讓火星民間的一般民眾大感憤怒,也讓長久以來一直致力於和平交涉的外交官,拉提斯.帕雷歐親王臉上無光。



事發不到兩個小時,位於希臘平原的M.U.首都圓頂都市喬凡尼,由代表諾曼為首的帕克特家族召開了緊急安全會議。



「讓開、讓開。」



會議室前的走廊,因為一群人的到來而顯得鬧哄哄的。



「傑佛倫大公駕到!」



守在門外的侍衛高喊著擁有卡塞峽谷一帶的大領主,那位以礦產起家的傑佛倫家族現在的當家之主,阿卡爾.傑佛倫的名號後,緩緩地開啟了原先緊閉的會議室大門。



「對不起,諾曼閣下以及與會的各位,請恕吾來遲了。」



束著金色的馬尾,身著暗紫色的中古時代騎士所穿的裝束,背後還有著紅色天鵝絨製成的斗蓬,帶著象徵其是榮耀的騎士劍的阿卡爾,先是用著標準的動作,像會議室內的所有人行禮。



「傑佛倫大公,看你年紀輕輕的,就已經學會擺起架子來了啊?」



議事桌旁,同樣身為統治一方的大公之一,並且從阿卡爾父親那代開始,就一直是和傑佛倫家族不對盤的納西迪當家,夏耶.納西迪,當著眾人的面,率先開口調侃著阿卡爾。



「你這傢伙……」



被夏耶說成這樣,就算自己家的主人可以忍耐,但身為傑佛倫衛隊第二把交椅,身材魁武、滿身肌肉,簡直就像大金剛般的存在一樣的維爾賽,絕對不能吞下這口怨氣。



就在維爾賽輪起拳頭,想上前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從前代主人開始,就三番兩次找自家碴的納西迪當家,夏耶之時,阿卡爾反而搶先一步,橫著一隻手,檔下了維爾賽。



「阿卡爾大人…」



「好了、好了,我們走吧,這沒我們的事情了。」



眼看維爾賽再繼續鬧下去,事態將會一發不可收拾。



這時,一直靜靜跟在阿卡爾身旁,同時身為傑佛倫衛隊的王牌,外表和一般人看似無異的亞詩特蘭終於不再沉默。



她用著柔順的口吻,半推半拉的,好不容易才將維爾賽給拖出了會議室外。



「聽好了,在會議結束之前,我們在這裡等著就行了。」



「但是…聽到那傢伙的話,亞詩特蘭不生氣嗎?」



「夠了,這可是命令!」



因為要將維爾賽拖出去而打開的會議室的大門,砰通一聲,再次闔上。



「讓大家看笑話了,吾真是失禮了!」



阿卡爾再次對會議室內的眾人低頭行禮道歉。



「哼,真是什麼人養什麼狗啊!」



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夏耶,又補上一句。



「納西迪大人,應該夠了吧?」



心裡清楚知道,如果不制止他們的話,極有可能演變成兩個大公之間的戰爭的帕雷歐親王,立刻開口制止。



「各位,我這次召集各位,並不是希望我們自己人先打起來的。」



諾曼說的語重心長。



雖然說他身為M.U.的代表,但實際上,單憑他的力量,仍無法有效的管制各個大公之間的私下較勁。



「我聽說了,火衛1、2號的設施都遭到地球人的破壞了,對吧?」



雖然火星衛星並非納西迪家所屬的地區,但各大公之間的情報網之靈通,就不是身為代表的諾曼,想要掩蓋就可以掩蓋的了的。



「火星衛星那邊,應該是屬於愛德伍茲卿管轄的吧。」



說話的是在這會議裡面最為年長,同時也是最早遷移至火星上展開拓荒的初代移民的子孫,拉西拉.赫頓。



老邁的他,一邊悠閒地玩弄著自己下巴上的白色長鬚,一邊將這個燙手山芋,全都推到了愛德伍茲大公一個人身上。



「赫頓大人,您說這話就不公平了,當初要我刪減軍力預算,不也是議會一致的決定嗎?」



愛德伍茲的反駁,顯得相當的委婉。



雖然各大公從自己的情報網裡頭得知,即將走到生命盡頭的拉西拉,已經將旗下的產業漸漸交給自己的兒子打理,但身為元老的他,還是有一定的影響力存在,因此誰也不敢得罪於他。



「愛德伍茲大人,您這樣說就不對了,當初我可是提議跟您一起,在衛星上聯合駐軍的!」



各個大公之中,領地和勢力最小,也是裡頭最弱的牆頭草雷利大公,眼見有機可趁,毫不考慮就馬上倒向了赫頓大公這邊。



「雷利,你不過是想趁機打探情報罷了,少在那裡給我假好心了!」



被最弱小的雷利補上一刀的愛德伍茲,馬上拍桌反駁。



會議桌前各大公對地球軍的蠻橫的行為莫不關心,反而只餵了自家利益,相互指責推託,看得帕雷歐親王直搖頭。



「既然各卿都提不出具體的行動,那不如由我蛇吻艾兒芙,親自率軍出征吧,但條件是戰勝後,各卿須將年度的1/10稅收交給我。」



有著一頭天藍長髮及美豔的身段,但卻是憑藉著一己之力統馭著軍團,在短短的幾年間,就爬上了大公的位子的艾兒芙,終於再也看不下去大公間的醜態了。



與其為了他們這種人去戰鬥,艾兒芙更想替自己和跟隨自己的人們而戰。



「不,對於反攻地球的這件事,我早已經打算了,還沒到我們火星上最豔麗的毒蛇出手的時候!」



看到是時候了,阿卡爾也不再繼續沉默下去。



他之所以一直不吭聲,只是在等待時機,這麼久以來他都一直在等待,如今時機已然成熟。





3 名無しさん [ 2009/09/18(Fri) 21:59 ID:N1BIEt5. ]
空行空太多了
換行的時候少按幾次ENTER
錯字有點多 原PO該不會是直接在這打吧?

4 BINGYUYA [ 2009/09/18(Fri) 23:57 ID:CN/SjiAw ]
是用WORD複製貼上的...

不知道為啥,WORD貼上之後空行是原本的1行,可是送出後卻變成2行>"<

5 BINGYUYA [ 2009/09/20(Sun) 00:23 ID:QdkCGoYU ]
CH.3 黑幕後的歸來者

「出來吧,力克。」

打開長期以來一直深鎖著的黑暗牢獄的大門,外頭刺眼的陽光,讓習慣黑暗的力克無法睜開雙眼。

但是憑著聲音,立刻不用看就知道,放他出來的人,就是那個毀掉他人生的野心家,阿卡爾.傑佛倫大公。

「好久不見了,要先喝杯茶嗎?」

啐了口由侍衛隊隊長亞特詩蘭所俸上的香醇紅茶,阿卡爾作勢將茶杯遞給又髒又臭的力克。

「你現在又來找我,到底有什麼目的?」

縱使久未整理過的頭髮和鬍子散亂一片,但從力克的眼神中,仍可看出那一絲仍未屈服的炯炯精光。

「有個任務,我想請你來完成。」

「喔……」

力克的音調充滿著不屑。

「當然,對於視錢如命的你而言,酬勞方面當然是不會少給你的!」

「哼…」

「沒辦法,誰叫你一直不肯交出那個呢?」

「米希雅呢?米希雅還好嗎?」

以前的力克的確是一個為了錢,什麼樣都可以出賣,什麼樣的任務都可以去執行的冷血傭兵,但,一個女孩的出現,卻徹徹底底的改變了他的人生。

「你不需要擔心這個,我的妹妹一直過的很好,倒是你…要不要接受我的委託呢?駕駛著那個一起……」

米希雅.傑佛倫,身為傑佛倫家的次女,也是阿卡爾的妹妹,但是卻意外的愛上了受雇保護自己的一個身份相差懸殊的雇傭兵。

自從失去了力克的消息之後,精神上受到嚴重創傷的米希雅從此失去了自我,終日將自己關在傑佛倫家主塔的房間內,就像是被關在高塔裡的公主一般。

失去自我的高貴公主卻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最愛的愛人,失蹤的力克,是被自己的親哥哥給設計關進了不見天日的黑暗牢獄之中。

「阿卡爾,我接受這任務,但是你得先讓我見米希雅一面。」

自從被關進了這永不見光的牢獄起,力克心中最擔心的,就是他深愛的米希雅了。

「那有什麼問題,既然我們的交易成立了,那就請上車吧,亞特詩蘭會幫你安排好一切的!

留下這句話,丟下亞特詩蘭的阿卡爾轉頭坐上自己的坐車,離開黑暗牢獄。

(這樣我的棋子就都到齊了!)

想到這,坐在車上的阿卡爾這時終於露出了本性,一抹奸狡的笑靨掛到了臉上。

M.E. 148年,坐落於水手號峽谷一處隱密的地點,一間由傑佛倫家族投資的新型武器實驗中心內,以達特.佛蘭特為首的一群科學家,正著手進行新型武器的開發計畫。

這個計畫是以人性為出發點,達特以自己作為實驗材料,降自己的人格輸入電腦中,並將其資料以相當極端的手法一分為二,分別儲存到兩台不同的終端機內,並取名為Gundam System。

這兩個Gundam System為核心所開發出來的兩架次世代MS,分別為以善念為出發點的Gundam Virtuous,還有和Gundam Virtuous相對極端的反面,集所有惡意於一身的Evil Gundam。

但是當整個計劃好不容易克服了重重的困難,終於進行到了最終階段的時候,身為計畫主導者的達特卻發現,一直以來贊助這項計畫的阿卡爾,並非如之前所言,想要終結掉長年以來的戰爭,而是想要藉著Gundam來完成自己的野心。

知道阿卡爾的陰謀後,達特便毅然決然的拋下了兩架尚未完成的機體,連夜帶著研究資料和自己年幼的孩子,逃離了研究所。

而在達特逃跑的兩年多後發生的大瑟提斯恐怖攻擊事件中,按下飛彈發射鈕的戰鬥機駕駛員,正是剛被阿卡爾從黑暗牢籠中解放出來的力克。

整個大瑟提斯恐怖攻擊事件,基本上,全都是遭到達特背叛的阿卡爾一手所策劃出來的。



6 BINGYUYA [ 2009/09/23(Wed) 16:46 ID:s5BoJDQ6 ]
CH.4 脅迫
將最後一步棋安排好之後,回到屬於傑佛倫家族的領地阿爾及爾平原的阿卡爾,在維爾賽率領的護衛隊護衛下,搭乘宇宙船前往位於火星赤道帶集結的火星聯合軍主力艦隊。
另一方面,從亞拔山深處的黑暗牢獄開始,一路上一直強忍著從力克.榭海爾身上發出的難聞氣味的亞特詩蘭,恨不得早一點回到窗外遠處那座愈來愈清晰的傑佛倫市內。
好不容易到達了傑佛倫安排的旅館,亞特詩蘭第一個衝出車外,車外新鮮的空氣,讓她有種得到了解脫的感覺。
「真是抱歉,我已經有很久沒有洗澡了!」
被關了那麼多年,立刻早就已經習慣了自己身上沾染的那種酸臭的腐敗氣味。
「那麼多年,真虧你能忍受的了。」
對於那種氣味,就算是傑佛倫護衛隊中第一把交椅的亞詩特蘭,也實在不敢領教。
「這也不是我願意的結果……」
在一臉髒亂的蓬鬆鬍子底下,力克露出悽涼一笑。
「我…我看還是快點帶你去安排好的房間,讓你可以先好好洗個澡吧。」
自知問錯問題的亞特詩蘭,臉上多了一抹難得一見的羞紅,不好意思的她趕忙扯開了話題。
之後,兩人在飯店服務生的帶領下,來到了以阿卡爾名義預先準備好的房間。
「不愧是傑佛倫家族啊!」
看到房間內的裝潢陳設,全都使用了一般民眾所負擔不起的高級品,也讓力克開了眼界。
「這是當然的,這家飯店可是由傑佛倫家經營,可說是整個火星中最高級的飯店!」
聽到力克的讚嘆,就不禁讓自小就在傑佛倫家長大的亞特詩蘭自豪了起來。
「就連浴室也一樣豪華呢。」
「你就快點去把身上難聞的味道洗掉吧!」
「那妳也總得有衣服讓我替換吧?不然,難道還要讓我繼續穿著這身上這套嗎?」
「放心吧,你的衣服我們會替你準備好的。」
「謝了。」
像亞特詩蘭道過謝後的力克馬上進入浴室,享受著這時隔數年後的首次淋浴。
在火星上相當珍貴的清水加上芳香的沐浴乳,雖然一下子就洗去了多年來沾染在力克肌膚上的汙垢和臭味,但卻洗不掉立刻內心中的沉重感。
(等著我,米希雅!)
看到鏡子中的自己,一頭蓬鬆雜亂的棕色長髮和下巴上叢生的鬍鬚,就連力克自己也都快認不出自己了。
於是,從自己脫下來那套發臭的囚服中拿出了私藏的小刀,力克揪起自己的長髮就是一刀,就連下巴上的長鬍鬚也不放過,全都流利的剃了下來。
「亞特詩蘭,說好要給我的衣服呢?」
只用著白色浴巾繫在腰際,倚靠在浴室門邊的力克,露出了長年訓練出來的精壯肌肉。
「這不就是……」
看到剪短了頭髮,並剃掉了鬍子的力克那堪稱俊美的臉龐,再加上充滿爆發力的肌肉,就連習慣在男人堆中打滾的亞特詩蘭也看呆了。
「被關了那麼多年,我可是好久都沒碰女人了,亞特詩蘭妳要來填滿我空虛的心嗎?」
毫無預警的,力克走上前一手將亞特詩蘭報到了懷中,頓時嚇到了至今尚未和男人有親密接觸的亞特詩蘭。

「榭海爾特尉,請你…請你放尊重點,再怎麼說…我都是你的長官。」
「喔,但是我可是個傭兵,想要命令我做事的話,就得要付出相對的代價才行。」
「那麼你想要什麼?」
「我想要的是………」
隨著力克的臉龐愈來愈接近,清楚感覺到他的吐息的亞特詩蘭的臉就愈來愈紅,到最後索性閉上了雙眼。
「這把槍。」
從一開始,力克的目標就是掛在亞特詩蘭腰間的配槍。
趁著亞特詩蘭分心之際,力克巧妙的取走了她的配槍,並反過來將槍指著它原本的主人。
「你這是……我可以將這視為背叛行為,你快點住手吧,榭海爾特尉!」
「背叛?我記得我和阿卡爾之間的協定,是要讓我先見米希雅一面的吧?」
「傑佛倫大人的確有答應過你…」
「但是我不相信他,所以…只好請你帶我去見她了。」
逕自穿上了擺放在椅子上的軍服,一席純黑色的騎士裝,穿在力克的身上顯得格外的合身。
之後,在力克用槍威脅下,毫無選擇餘地的亞特詩蘭,也只能帶他前往位於市郊的傑佛倫家大宅。




7 BINGYUYA [ 2009/09/29(Tue) 23:57 ID:bSxviRTs ]
CH.5 重逢的戀人

當地球上的人們聚在一起,一同齊聲為了迎接新的一年的到來,而倒數著的同時,火星聯合軍方的「黎明作戰」也正式展開。
黎明作戰,是由阿卡爾提案,並以自家旗艦打頭陣,趁著跨年夜地球軍守備較為鬆散之際,一舉攻下地球軍設置於月面地前線基地的突襲作戰。
隨著計時器上顯示的時間漸漸逼近地球的0時,艦上的氣氛就更加凝重。
嗶的一聲,從傑佛倫家主艦史考畢恩號後方的寇布拉斯號,傳來了通訊。
「顯示在大螢幕上。」
阿卡爾下達命令後,艦橋內的大螢幕上,立即出現了艾芙兒的影像。
「什麼事嗎?」
「傑佛倫卿,我想在此先預祝您這次作戰,可以旗開得勝!」
「這就不用說了,倒是妳…,艾芙兒卿,妳可要顧好我的背後啊。」
「放心吧,傑佛倫卿,雖然我們之間不是很對盤,但這次的作戰,我們之間的利益可說是一致的。」
「聽到妳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語畢,傑佛倫切斷了通訊,坐在艦長的位子上靜靜等待發動作戰的時間到來。
23:30,計劃中預定作戰的時刻終於到了。
「哈特,聽得見嗎?」
傑佛倫抓起對講機,對著艦腹的停機庫中,那架最新開發完成的機體裡頭的駕駛員作通訊。
「…是……傑佛倫大人…嗎?」
「沒錯,現在是輪到你上場的時候了,將你的仇恨、憤怒化為力量,好好展現給愚蠢的地球看看吧!」
「是的,我知道了。」
聽到傑佛倫這麼一說,過去的記憶又浮現在哈特的腦海裡頭。
大瑟提斯事件,地球軍的戰鬥機不但是炸掉了農田,更無情的奪走了自己父親的性命。
憤怒、復仇的負面情緒,從那天起,就是促使哈特繼續活下來的原動力。
而今天,哈特期待已久的黎明作戰發動在即,也讓他那掛著一雙空洞的雙眼的臉上,多了難得一見的笑容,一個相當空虛且不是發自內心的笑容……
另一方面,在火星的傑佛倫領地內,被力克用槍挾持的亞詩特蘭,無奈之下只好帶著力克來到了傑佛倫家大宅。
然而才剛踏上傑佛倫家大門,裡面的僕從們看到熟識的亞詩特蘭,居然被一個陌生人用槍俠持,便馬上找來了保安。
看到荷槍實彈將他們層層包圍的傑佛倫家保安,力克馬上對亞詩特蘭使了使眼色,要她讓他們退開。
「我是傑佛倫護衛隊隊長,亞詩特蘭.哈德森,這位心情有點不好的先生,是傑佛倫大人特別請來的協助我們的榭海爾特尉,我們是奉命前來見小姐一面的。」
「亞詩特蘭大人,你們真的是收到傑佛倫大人的命令而來的嗎?」
身為保安隊隊長的馬薩穿過了人群走到了前頭,對於亞詩特蘭的說法,他仍感到相當地懷疑。
「沒錯,所以 馬薩 先生,麻煩請讓我們過去,我會要他把槍收起來的。」
話都已經說到這樣了,亞詩特蘭只能猛向力克使眼色,要他把用以要脅自己的手槍給收起來。
「不過是個小小的保安隊長,居然敢如此囂張啊……」
無計可施支下,只好乖乖收起手槍的力克,嘴上仍不住的抱怨著。
「特衛 先生,你就給我少說幾句吧!」
額上爆滿青筋的亞詩特蘭,臉上帶著笑容,卻狠狠的往力克的腳踩了下去。
「妳這個……女人……」
「 馬薩 先生,麻煩你讓條路出來吧。」
亞詩特蘭故意無視力克的抗議,轉頭要求加薩讓路。
「失禮了,亞詩特蘭大人,請吧!」
馬薩馬上要守下讓開通道,並禮貌性的向兩人行禮。
不過倆人才剛剛走過去不久,馬薩就立刻派人將這個消息通報給自己的主人,阿卡爾.傑佛倫大功知道。

不知情的兩人,走過了傑佛倫家中氣派的長廊,來到了那間屬於米希雅.傑佛倫的房間門前。
「 米希雅 小姐,我是護衛隊的亞詩特蘭,請小姐恕我失禮了,我要進去了。」
敲了幾次門卻依然無人回應,亞詩特蘭索性報上名字及歉意後,就自己打開了米希雅的房門,走了進去。
「 米希雅 小姐,妳在嗎?」
亞詩特蘭走進了這間可說是一般人家一間房子大小的房間,卻沒有看到任何人影在裡面。
而力克一直沒說話,只是靜靜跟在亞詩特蘭身後,走向房間的深處,那間有著向外突出,完全由透明玻璃窗打造的觀景台的房間。
在明亮的玻璃窗前,依稀可以看初個人影在那。
「 米希雅 小姐?」
「是奇米諾嗎?奇米諾,你果然沒有拋棄我,現在終於來接我了嗎?」
米希雅轉過頭,用她那雙對活下去失去希望的雙眼看著亞詩特蘭,同時,口中不斷無意義的重覆著這句話。
「這是怎麼回事,米希雅…她到底怎麼了?」
「我只知道在我來之前,小姐不知道受到什麼精神上的打擊,之後就一直是這個樣子了。」
「麻煩妳讓我們單獨聊聊好嗎?」
「我知道了,我已經完成你的願望,之後你就必須履行你的承諾。」
說完自己想說的,亞詩特蘭就離開了房間,留下力克和米希雅里人單獨會面。
「米希雅,這麼多年不見了,妳變得憔悴了。」
確定亞詩特蘭離開後,力克不在顧忌的走上前去,將米希雅擁入自己的懷中,並不斷的親吻著她的臉龐。
「奇…米…諾…」
感受到熟悉的溫暖觸感,米希雅本能的叫出了力克的真名,同時,一滴滾燙的淚水,從米希雅的失焦的瞳孔中落下。
「阿卡爾!!」
緊緊抱住懷中的愛人,力克憤怒的大喊著傑佛倫大功的名字。
原本就是想要親眼看看米希亞現況後,再決定要不要答應阿卡爾的力克,現在已經完全將阿卡爾視為狙殺的目標了。



8 BINGYUYA [ 2009/10/04(Sun) 22:50 ID:zBD4W8OM ]
CH.6 黎明作戰

12月31號的24時,同時也是隔年1月1日的凌晨0時,位了慶祝這一年一次的跨年活動,當12時的鐘聲敲響同時,盛大的煙火秀也在世界各地綻放。

在人們愉悅的歡慶著新年的到來,但卻不是每個人都如此的高興,至少在地球聯合軍的月球基地中不是。

「啊啊~沒想到新年還得要留守…真想回地球一趟啊。」

控制室內,一名年輕的地球軍士兵正無聊的操作著監視器的鏡頭。

「年輕人,你就別抱怨了!」

「賽寧上尉,難道你一點不想回去地球,看看已經有一年不見的家人嗎?」

「家人啊……」

「上尉難道都沒有家人在地球上了嗎?」

年輕士兵的一句話,讓塞寧暫時陷入了遙遠的回憶之中…。

M.E.079年,一群自稱宇宙解放軍的恐怖組織襲擊了無數座大型宇宙殖民地,雖然不到一年之內就平息了戰爭,但最後,恐部分子卻反將殖民地當作武器,投向了地球。

大型殖民地落下,帶給地球巨大的災難,造成數百萬生活在地球上的人們,因為接踵而來的大寒冷期以及大飢荒而死於非命。

「沒有了。」

自從從人工冬眠醒來後,這個將畢身生命全都奉獻給軍隊的男人,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所謂的親人了。

「抱歉,我好像問了不改問的問題…..」

「沒關係,現在這個月面基地就好像是我的家一樣。」

賽寧上尉話才剛說完不久,毫無預警的,一陣突如其來的強烈爆炸和連串的閃光,撼動了整座月面基地。

以Gundam Virtuous的高出力對艦炮作為主力,對月球基地所擊出的這一炮,也象徵著揭開了由阿卡爾一手精心策劃的黎明作戰的序幕。

「怎麼回事,趕快回報狀況!」

「報告,基地遭到了所屬不明的部隊攻擊。」

「可惡…偏偏挑在這個時候…」

在預警系統一切正常運作的情況下,仍遭受到了不知從哪來的敵人的攻擊,這下可讓月球基地上的地球聯合軍慌了手腳。

「賽寧上尉,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我們全都會死在這嗎?」

「小子,別給我說這種喪氣話,還不給我派出MS隊迎擊啊,還有,立刻通知巴特將軍和月海附近巡洋艦隊,請求他們的支援!」

可是親身參與過和宇宙解放軍間的一年戰爭的塞寧,比起一般毫無實戰經驗的年輕的士兵來說,面對這種突發狀況,就顯得更加地沉著許多。

在尚未聯絡到月面基地指揮官巴特將軍以前,賽寧便一肩扛起保護月球基地,同時指揮反擊戰的任務。

然而在賽寧指揮作戰的同時,來自不明敵人的炮火,依然無情的攻擊著月面基地。

「快找出敵人的位置!」

「是…賽寧上尉,發現目標了。」

藉著電腦算出砲擊的可能來源,地球軍很快就發現了躲在暗處攻擊的Gundam Virtuous,並將畫面顯示在螢幕上。

「居然只有1架MS……開什麼玩笑,這也太小看我們了吧,快把座標傳送給漢姆隊。」

賽寧從來沒想過,居然有敵人只憑一架MS,就來挑戰地球聯合軍的駐紮在月球的基地。

一種被輕視的屈辱油然而生。

而在Gundam Virtuous後方不遠處的史考畢恩號上,同樣也收到了地球軍MS部隊出動的消息。

「維爾賽,現在輪到你們表演了!」

「是的,傑佛倫大人,我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

駕駛著火星最尖端技術打造的新型MS,Dragonfly,傑佛倫護衛隊也紛紛脫離了母艦,前往支援位於最前線的Gundam Virtuous。

「彭老爹,我的專用型Dragonfly狀況如何?」

「整備工作都已經完成了,傑佛倫大人,難道您想親自出擊?」

火星第一的技術者,也是傑佛倫家用重金僱用來的總技術師,彭,正在替阿卡爾專用的紅色Dragonfly做最後的調教。

「當然,這可是我的計畫,身為大將的我怎能不出擊呢?」

「但是…我們不是有哈特那小子…把一切交給他,不就可以了嗎?」

「好了,彭老爹,把我的機體調整好以後,立刻通知我!」

有自己的盤算的阿卡爾當然不會理會彭,他只是把自己的命令下達後,就切斷了和彭之間的內部通訊。

(哈特、Gundam、M.U.還有…黎明作戰,這些,不過都是為了實現我的野心的棋子罷了。)

看著螢幕上傳來前方的戰況,眼看月面基地即將被我軍攻下的阿卡爾,再次露出了奸狡的笑容。

然而,相較於阿卡爾在局外觀戰的從容,身陷戰火之中的月球基地上的守備軍方,可是一點都樂觀不起來。

原本靠著數量上的優勢,漸漸可以壓制住發動攻擊的敵方MS的地球軍,在敵人得到支援後,又一次陷入了劣勢。

「巴特將軍呢?艦隊的支援呢?在哪裡啊?」

眼看月球基地被攻破已經是時間的問題,在沒有任何支援的情況下,就算是身歷百戰的賽寧,同樣也無計可施。

「上尉,有訊息傳來,在月海附近的艦隊……都沒辦法馬上趕到。」

「可惡!那…巴特將軍呢?」

被賽寧這麼一問,負責通訊的地球軍士兵只能搖頭。

「難道…我們被拋棄了嗎?」

「怎麼會…我們可是地球聯合軍的士兵啊,不是嗎?」

「怎麼辦,在這樣下去一定會死的啊!」

「不要啊,我還想要回去地球。」

「媽媽……」

「救救我吧,上尉!」

一聽到自己的下場可說是必死無疑後,這群完全沒有經歷過實戰的殘酷考驗洗禮的士兵們,全都已經喪失去戰鬥意志了。

(可惡……我已經…不想…再失去同伴了!)

賽寧回想起當初,和自己在一年戰爭中攜手作戰的同伴,那曾經熟悉的臉孔,早就已經成為墓碑上的照片。

當初所屬的小隊裡面,到現在依然存活下來的人,就只剩下他自己一個了。

失去同伴的那種沉重的哀傷,不知讓他多少回從睡夢中驚醒,他已經不想再讓別人和他一樣,有這種體驗了。

因此,看著眼前這群才走入人生舞台不久的部下們,賽寧在內心下定決心,要讓他們平安回到地球。

就算代價是得要犧牲自己,賽寧也在所不辭……。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