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NIN : Farewell, My Love

1 萬聖節 [ 2009/09/16(Wed) 17:08 ID:zKGGRJmU ]
Farewell, My Love



  莎迪死時很安靜,全世界悄然無聲,沒有因為她的死亡而沸騰喧嘩。當然,像莎迪這樣的無名小卒全城有上千個,她們會在某一晚死去、或是重獲新生,她們都只是數字,是統計中的一位小數,用來計算這城市的人口飽和度;也許這樣的死亡並沒有什麼不好,沒有葬禮,沒有太多的紛紛擾擾,人就這樣離開肉體,靈魂像張被風吹走的紙那樣飄向應許之地,沒有最後一刻的掙扎不放,沒有依戀不捨,就這樣,走了自由了,再見了。

  像莎迪這樣的女孩也許有上百個,滿懷淘金夢想,來到此地,在數千個紙醉金迷的夜晚後沉沉睡去,也許是一把刀,一顆子彈,或是更殘忍的手法;唯一的相似之處在於沒人會太意外。人們總是會說,「唉,那個壞女孩啊,早就勸過她好幾次了」、「上天保佑她安息」、「這是早就可以預料的下場,不是嗎?」認識她的人會願意花一兩秒哀悼,不認識她的人則對這座城市有了更多的體悟:更多的冷漠,更多的孤寂,和更多的哀傷,然而都跟莎迪本身的遭遇毫不相干。

  一個女孩就這樣死去,本城一如往常的運作,也許這樣的說法帶點階級歧視的意味,但今天說不定把莎迪換成一個議員,一個企業大亨,甚至是一個總統──貝爾海姆的人們也還是這般冷漠。來這裡淘金的男孩女孩不知何幾,他們最後葬身的地方也無人知曉,所有人的結論都一樣:唉,不意外。

  莎迪也許很不幸,也許很幸運,不管怎樣,起碼她死時身邊有個別人,不是殺死她的兇手,而是一個哀傷的大個子。大個子不明白什麼是貝爾海姆人的冷淡,也不知道這塊鬼地方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他唯一透徹明白的就是:他心愛的女孩死了,死在他的懷裡,渾身是血,面容安詳,壞掉的收音機裡是Hey Jude的旋律,很貼切,很哀傷,也隱含一種平靜後醞釀出的怒意。

  大個子起身,把莎迪抱回滿是彈孔的床上,他把衣服穿起來,環顧四周,把杯子裏最後一點橘郡伏特加喝掉,然後把瓶子裡還剩餘的伏特加灑在房間各處,他的莎迪女孩葬身之處,房裡滿是酒精的味道,待在這裡太久說不定會因為氣味而沉醉。他退到房門口,刷起一根火柴,然後扔進房間的一角:不到幾秒火舌已經爬滿全房,床,衣櫃,當然還有安詳躺在上面的莎迪,她死前還在笑,死後那個笑容變得永恆,無法磨滅,即便大火終將吞噬一切,大個子的眼角某處,還是會不時閃過那個笑容,莎迪式的笑容。

  他站在那呆了一會,出神的看著火如何捲走一切,他那個還來不及說我願意的新娘躺在中央,火像是紅色的花童那樣團團圍著她跳舞,Hey Jude的歌聲來到最後,保羅麥卡尼的歌聲依舊讓人心碎,所有東西都碎了,所有東西都起火了,只有他的新娘,是唯一不會因為這些瑣事而毀滅的象徵,她將永遠活在這片火海中,臉上的笑容和對他的愛意永不退散。

  嘿,莎迪,他跟著最後一句歌詞緩緩吐出心意,莎迪,我要走了,我愛妳。

  我愛妳。





2 萬聖節 [ 2009/09/16(Wed) 17:13 ID:zKGGRJmU ]
抱歉第一次來這發文不懂規矩
重複發文
拜託幫D,感激不盡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