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梟雄

1 神田桑 [ 2009/09/19(Sat) 12:31 ID:ouTcitA2 ]
大江渡口三狼遇,北上上京亂風雲。01

  楊幹,字子瞻,三江縣城人。自小聰慧不凡;熟獨四書五經的他還善於練兵,對行軍作戰有獨到見解,行事穩重果斷的他是縣太爺許文肇的左右手。適逢亂世變民四起,皇權漸漸低落,各方諸侯開始擁兵自重,各方勢力開始廣招人才。

  半月前,縣老爺許文肇收到消息,四大都督之一,許文肇縣官的推舉人,西北大都督閻武閻大人正於上京廣招人才。想到世道不平,各方勢力努力積蓄力量,許文肇覺得是時候找個可靠的靠山,想來當年有薦官之恩的大都督正是最佳人選,便書信一封命人帶上上京於他,又想楊幹之才非一縣城可納,便要楊幹上京投靠於閻都督順道送信。

  原本楊幹預計半個月多即可到達上京,誰知大江一帶連下數日雨水,江水湍急根本無法渡江,楊幹只好在渡口耽擱了下來。算算若不是在此耽擱,至少也到了南衛城了。楊幹在官渡所內喝著熱茶,看著陰雨飄飄的大江想著自己的未來。

  大江古名泰羅納喇,現名長龍江,不過一般人都是以大江相稱於它。大江源水於西方天山之麓,橫切神州大陸,是人劃分神州南北的分界線。向北氣候較為乾燥,人稱州北帶點土氣;向南則是水氣濕潤,帶點水氣人稱江南。商人常說州北江南橫隔一龍,氣候不同;北燥南潤山水二色,各有千秋。




2 名無しさん [ 2009/09/19(Sat) 12:46 ID:DgAEaFS. ]
(震驚)

3 神田桑 [ 2009/09/19(Sat) 14:54 ID:ouTcitA2 ]
大江渡口三狼遇,北上上京亂風雲。02

  這些日來,無法渡河的販夫走卒或是草野漢子,因無法渡河借宿於此,無聊之餘喝著茶水聽廳說書,讓說書老人賺的是缽滿盆滿的。大江自古橫亙於此,自古以來有諸多傳說,這說書老者說的盡是與此有關,一連數日不曾重複。楊幹平時除了在房內專研兵書要冊,就是在此喝茶聽聞山間怪論。這日說書老者說的是有關渡口不遠處,一個名為斷龍坡的傳說。

  「各位看官,大家來這渡口時,想必都看到西邊江岸之上有個山坡,山坡上是幾棵大柏木。別要看這山坡平平無奇,它可有是個名字,一個讓歷代皇帝老兒都害怕的響亮名字。」說到此處說書老者頓了一頓。

  只是這一頓,坐在前頭的一個虯鬚大漢就急了,對著說書老者急說「書老爺,我律大牛性急阿。我是來聽書的,別要釣我胃口呀。」

  「唉呦,人家牛都是慢吞吞的,這家的牛不一樣阿。」一旁一個身罩黑紗,年約三十的婦人笑道。

  婦人這樣一說眾人可就樂了,一時間滿堂笑聲。律大牛這三大五粗的漢子,多日來聽書盡是擠在前頭;人又性急,常常打斷人家說書。而這黑紗婦人是三天前來到此處,每每見那律大牛猴急的模樣,便要逗上一逗。律大牛這老實人知道自己理虧,通常都是憋著烙紅的臉,抓髮傻笑。

  看到眾人鬧哄哄的樣子,說書老者咳了兩響。見場面漸漸安靜之後,繼續說道:

  「這個不起眼的山坡名為斷龍坡。大家都知道大江先皇賜名為長龍江,古名則叫泰羅納喇,可又幾多人知道泰羅納喇的意思呢?泰羅納喇如果用現在的話來解釋是指青色的巨龍。相傳上古時代,並沒有大江橫亙咱們神州大陸;有的是一頭縱橫神州的蒼空巨龍泰羅納喇。」

  「泰羅納喇身長萬里粗大如山,住於東海之淵,是東海龍王的么子。身為么子的泰羅納喇性情乖張,不喜在東海遨遊卻耽樂於神州之上。本來泰羅納喇喜歡在神州上也沒什麼關係,只是牠身驅過於巨大;常常是龍尾一擺山裂河斷,龍首一放天搖地動…

  最後兀圖熊成功將西天寒鐵以九淵融岩鍛造出一把足以刺穿龍鱗的神劍。不過經過八年西天之行與多年的九淵鍛劍,兀圖熊已經白髮蒼蒼,根本無法像當年一樣勇鬥神龍;年邁的兀圖熊只好用一身精氣將劍鎖於石坡之上,以待有能之人拔出此劍,用以了結泰羅納喇這神州之禍。只是像兀圖熊這天縱之才一樣的強者只有百年一遇…

  數百日的激鬥,對軒轅白鷹而言是個沉重的負擔;再強,他也只是個人。面對泰羅納喇這龐大的身軀,神劍雖利卻始終無法給其致命一擊。反觀泰羅納喇這蒼空巨龍,天賜異種的牠有著無限的精力與強大的復原能力。別要說數百日,即使連續鬥上數十年,對泰羅納喇而言也不是問題。心咐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的軒轅白鷹決定行險一著…

  最後殺死泰羅納喇的軒轅白鷹拖著重傷之軀回到斷龍坡歸劍,在將神劍插回原位之後,了卻一切心事的軒轅白鷹就此沉沉睡去直到永遠。」說書說完,廳堂還是一片寧靜,聽書的眾人還沉浸在磅礡的神話傳說之中。說書老頭很滿意的笑了笑,看來這次又可以拿不少賞錢了。


4 神田桑 [ 2009/09/19(Sat) 15:02 ID:ouTcitA2 ]
第二篇要按全レス才看的到,
好怪的系統。

5 神田桑 [ 2009/09/19(Sat) 15:15 ID:ouTcitA2 ]
對了,忘記說我的招牌話。
神田出品,保證斷尾。

有緣再見拉!!

6 神田桑 [ 2009/09/22(Tue) 23:53 ID:Ki6ULMY6 ]
  正如說書老頭兒所料,片刻之後哄堂大好;眾人紛紛把銅錢投入他面前的兜袋之內。也有幾個看似身家不錯的人丟了幾塊碎銀下去,讓他眼睛笑成一條細線。

  楊幹這幾天都窩在渡口之內看書,正想要出逛逛解悶,這會兒剛好聽到斷龍坡的傳說。楊幹想了想,左右沒事倒不如過去看看。在聽完故事之後,丟了兩個銅板給說書老頭兒。便到前櫃跟掌櫃的借了把油傘出門,向斷龍坡行去。

  斷龍坡是渡口這一帶最高的地方,出了渡口便清晰可看。離渡口約三里許並不甚遠,幾刻之內便可到達。坡上如說書老頭所說一般,只有幾棵數人合抱的大柏樹,地上光禿禿的並無其它草木,裸露出綴滿石片的黃土坡道。

  楊幹走上坡道,發覺坡上隱隱傳來一陣陣鈍物的撞擊悶響。「怪哉,陰雨連日怎麼會有人在此敲擊物品,難道不成是山野精怪?」楊幹心想。雖不知是何種聲響,但小心總無大錯。楊幹藉著大柏樹粗壯軀幹隱身前行,提氣輕身緩緩的往上探去。

  在山坡上共有一十六棵大柏樹分落而生,坡頂反而是光禿禿的一片。坡頂上一個赤裸上身的精幹漢子,手拿黝黑長刀對前劈著一人多高的石堆。那男子不知道在此用刀劈石有多少時候,只見一地碎石粉末,體積足有石堆數倍之多。男子手上黑色長刀,長約四尺寬約四指刃厚無鋒,不知是何金屬所鑄。在男子如此用力劈砍之下不折不彎,不缺不損;一劈之下石末飛濺聲如悶雷好不懾人。

  在一圈巨樹環繞之中,男子一刀接著一刀堅定的劈著石堆。刀起刀落石碎飛濺,濛濛雨水灑落地上,襯的那男子身影偉岸不少。整個世界只剩淅瀝瀝的雨響與悶雷般的劈聲,讓楊幹有種不在塵世中的感覺。

  「兄臺,身感甚別矣。」在楊幹幾丈外的樹下,轉出一個頭綁布巾的男子。

  男子年約十六七歲,身材瘦弱皮膚白皙,頜下蓄著兩吋來長的山羊鬚。身著褐衣腳踏草履的樣子像足了農家子弟,身上卻是散發一股飄逸的感覺。此子也不簡單,楊幹心想。

  「在下三江縣役楊幹,敢問兄臺何方人士?」楊幹作身一揖,開口問道。

  「觀你骨脈尚還長我三歲,兄臺這字可不敢當。在下只是一個普通的浪人,賤名不足掛齒。」

  「呵呵,兄臺客氣了。」

  楊幹越觀此人越覺其不簡單。他的衣袍粗陋卻是乾淨異常,舉止隨意卻有一股脫俗之感。一身皮膚白皙,如若不是富貴之人便是修習特殊的工夫。若在荒野偶遇一個不凡之士那是運氣,若兩個就有些蹊蹺了。楊幹是個膽大之人,他決定試上一試。

  他道:「神州廣大,相遇實屬有緣。在下於渡口巧聞此坡名為斷龍,一興於此。如若不是哪能巧遇人中鳳龍。兄臺氣宇不凡,想必有名師指導。不知兄臺師承何處?」說完之後雙眼觀其神態。

  楊幹十二歲即在縣衙打下手,對觀人之術略有所懂。若是這褐衣男子有所保留,即能從其表象中觀出一二;除非他年紀輕輕已狡猾成精。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