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桃樂思的憂鬱

1 名無しさん [ 2009/09/20(Sun) 20:36 ID:zVQTXuKo ]

桃樂思的憂鬱


-----------------------

老實說,要到幾歲才開始不相信奧茲仙境的存在……這類無聊的話題對我而言,根本不痛不癢的。不過,講到我從幾歲起開始不相信奧茲仙境處於地圖的中央,我能確定地說,我根本打從一開始就不相信。不過,我卻是過了很久以後,才發現邪惡的紅袍魔法師,善良的白袍魔法師以及他們所屬的正義組織或是邪惡組織都不存在這世上。

不,說不定我早就發現了,只不過一直不想承認而已。因為,在我的內心深處,是十分渴望那些魔法師以及奇怪的組織突然出現在眼前的。

和我生活的這個普通世界相比,歌劇,拉洋片裏所描繪的魔幻世界,反而更有魅力。

我也想活在那種世界裏!

我真的好想拯救被邪惡巫師綁架並關在透明的大型豌豆夾裏頭的少女;也想拿著寶劍運用智慧與勇氣擊退企圖改寫歷史的惡神;或者光用一句咒語就收拾了惡靈跟妖怪,再不然就是和秘密組織的法師進行魔法的戰鬥!


等等,冷靜一下,假設我被邪惡巫師等等(以下略)那類的生物襲擊,沒有任何特殊能力的我怎麼可能和他們對抗??於是,我便如是幻想:某天,鎮上突然轉來一個謎樣的旅者,他其實是個巫師或半神那類的生物,並擁有未知的能力,後來他跟壞人戰鬥,而我只要設法讓自己被捲進那場戰爭就好了。主要戰鬥的人是他,而我則是追隨他的小跟班。啊啊,實在太棒了,我真是聰明啊!要不然就是這樣:某天,我那不可思議的力量突然覺醒,就像隔空取物或精神念力之類的。而且地球上其實還有很多擁有法術的人類存在,自然也會有一個組織專門收容這些人。不久之後,善良的組織便派人來迎接我,而我也成為組織的一員,共同對抗企圖征服世界的邪惡巫師。



不過,現實卻是意外地殘酷。


現實的生活中,並沒有半個旅者轉來我們鎮上;我也沒看過騎著掃把飛過的女巫;就算去了地方上常出現幽靈或妖怪的靈異地點,也連個鬼影都沒有;花了兩小時盯著樹上的葉子,它卻連一微米都沒移動。

我就這樣邊驚歎世界物理法則經常出現的現象,邊不停自嘲,不知從何時起,我就開始不對那方面的事情存有一絲留戀的程度。


我腦海中時而幻想著這些事,直到遇到了桃樂思。

-----------------------------





2 名無しさん [ 2009/09/20(Sun) 20:37 ID:zVQTXuKo ]
現在我住在堪薩斯州大草原的中部的一個小丘上的屋子裏,起初我還很後悔。因為這座屋子位在很高的土坡上,就算是春天也要揮汗如雨地爬上直竄山頂的坡道,想輕鬆健行的那份悠閒早已消失無蹤。一想到今後每天一大早都得這樣爬山,我的心情就陰鬱無比。或許是早上差點睡過頭的關係,走路的速度自然加快許多。雖然也曾想過以後乾脆早十分鐘起床,慢慢走去散步就不會這麼累,不過一想到臨起床前的那十分鐘睡眠是多麼的寶貴,我隨即放棄了這個念頭。所以。我相信未來還是得持續這個晨間的運動。一想到這裏。心情就更沉重了。


就因為這樣,當我家在歡迎我主人的侄女到來時,只有我一個狗頂著一張苦瓜臉。

那位名叫亨利叔叔的這家的男主人打開大門,便用似乎在鏡子前面已經練習了快一個小時的明亮快活笑臉,向屋外的侄女打招呼。並自我介紹,他先從自己是麥田守望者(喂喂。。。),又是笑臉男(喂喂喂喂。。。。)的事情講起......許久之後他才發現門外的侄女已經很不耐煩了,便說到,“接下來就請大家自我介紹吧”。雖然說是大家,但是這家裏也只有亨利叔叔,愛姆嬸嬸和我這條狗而已。


在愛姆嬸嬸介紹自己的時候,我開始緊張起來,馬上要輪到我自我介紹了,我怎麼介紹好呢?正當我在煩惱的時候,一個萌音響起。


啊啊,相信我一生都不會忘記這件事!!她說出了接下來這番引起莫大騷動的話。

門口的女孩說道:“我來自曼奇津國,叫做桃樂思。”

直到目前為止還很正常。因為抬頭看她實在太麻煩了(請不要對一條狗的身高過於期待),所以我乾脆看向正前方,聽著她繼續用清亮的嗓音自我介紹。

“我對普通的人類沒有興趣。你們之中要是有鐵皮人、獅子、稻草人,就儘管來找我吧!以上。”





3 名無しさん [ 2009/09/20(Sun) 20:38 ID:zVQTXuKo ]
聽完後,我忍不住抬頭看去。

她那頭又長又直的金髮上戴著發圈,一張端整的臉此刻正傲然地接受屋子裏的注視,看起來意志力強韌的藍色大眼被長得嚇人的睫毛包圍,淡桃紅色的嘴唇正緊緊抿著,她就是這樣的女孩。
我還記得桃樂思白皙的喉嚨是那樣的耀眼,是個不折不扣的美人。
桃樂思以十足挑釁的眼神緩緩巡視屋內一周,最後瞪了嘴巴大開的我片刻後,便笑也不笑地走了進來。

剛剛那是噱頭嗎?

相信所有人(兩人一狗)此刻腦海中都充滿了問號,猶豫著該怎麼反應才好吧??“這種時候,微笑就可以了嗎?(喂喂。。)”沒有人知道。

就結果而言,這既不是噱頭,也沒有任何笑點。因為桃樂思不論何時何地都是一臉不苟言笑的樣子。


她總是非常嚴肅。


這是日後有了親身體驗的我說的,所以絕對不會錯。

沉默的妖精在小木屋裏飛舞了近三十秒後,亨利叔叔便有些猶豫和愛姆嬸嬸開始替桃樂思拿行李,剛才一度僵硬的空氣好不容易才恢復正常。

這就是我們的相遇。

真令人難以忘懷,我真的很想相信那只是偶然。

之後從亨利叔叔和愛姆嬸嬸的對話中才知道,桃樂思是他們的遠房侄女,暑假到這裏來玩的。

在桃樂思如此在一瞬間抓住我們的心後,從隔天開始卻扮演起一個乍看之下完全無害的乖巧女生


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此刻的我深刻體驗到這句話的意思。


在那個勁爆的自我介紹後又過了幾天,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在早飯開始前,我竟然蠢到去跟桃樂斯講話。

倒楣骨牌開始倒下,而推倒第一塊骨牌的兇手就是我自己!


因為,桃樂思只有沉默地坐在位子上時,才算得上是個美少女。原本想說趴在她正下方,剛好可以來個近水樓臺先得月(那個那個。。),不過這樣盤算的我實在太天真了,快來人教訓一下突然鬼迷心竅的我吧!


對話當然從那件事開始。
“汪汪”
我若無其事地抬起頭來,臉上掛著一抹輕鬆的笑容……

“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你在一開始自我介紹時說的那些,是認真的嗎?』”

雙手交叉在胸前、嘴巴緊抿著的桃樂思維持著同樣的姿勢,然後直視著我的眼睛。

“你在幹嘛啊”

“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 『就是自我介紹啊』”

“你是稻草人嗎?”

她一臉正經的模樣。

我搖搖頭

“既然不是,那要幹嘛?”

我心虛的低下頭看著地板。

“那就不要跟我講話,那只會浪費我的時間。”


她的視線冷到讓我不禁脫口說出“汪汪汪『對不起』”。然後,桃樂思便不屑理我似地別開視線,開始瞪著窗外。



4 名無しさん [ 2009/09/20(Sun) 20:39 ID:zVQTXuKo ]
現在還是四月。在這個時期,桃樂思還非常地安分,也就是對我來說還算悠閒的一個月。距離桃樂斯開始出現脫軌行徑還有近一個月的時間。

不過,這陣子已經或多或少出現能瞧出桃樂思奇特行為的徵兆了。

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呢?

線索一:

她每天都會變換髮型。而且,我就在看著看著當中,也從中找出了某種規則。禮拜一,桃樂思會沒啥特別地披散著長長的直發。隔天,她就會紮著一條漂亮的馬尾出現,雖不原意承認,不過那樣的造型真適合她。然後再隔一天則左右各綁一條馬尾,再隔兩天則變成三條辮子。然後到了禮拜五,她便在頭上四個地方整齊地綁上緞帶。她這種舉動真的挺奇妙的!
禮拜一=0,禮拜二=1,禮拜三=2……


隨著星期單位的增加,綁頭髮的數量也跟著增加。然後到了禮拜一又從頭輪一次。實在搞不懂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線索二:


基本上每天吃完早飯,桃樂思就立刻拿了便當沖出屋子。她跑去鎮內所有的酒館商店打工。昨天還看她在糧食店賣米,今天卻發現她出現在衣服店縫枕頭套,然後明天又看到她在酒館端盤子。另外,她好像也有加入城管,所以鎮內的店鋪她算是全部參加過了。當然,所有的店鋪都熱情地邀她打長工,不過她全都拒絕了,因為每天去同一個地方打工讓她很厭煩,所以到最後她並沒有去任何一個店鋪。

這傢伙到底想幹嘛啊?

因為這件事,“亨利叔叔家來了奇怪的女生”這樣的傳聞便瞬間傳遍了整個小鎮。一個月之內,全鎮上上下下已經沒有人不認識桃樂思了。時至五月,或許還有人不記得鎮長叫什麼名字,不過卻沒有人不知道桃樂思是誰。



在一大堆混戰當中——其實,搗蛋者從頭到尾都只有桃樂思一個人而已——五月悄悄來臨了。

雖然我認為命運這種東西比赫洛特湖裏真的有水怪的可信度還要低,不過如果命運真在人類不知道的地方默默影響人的一生,那麼我的命運之輪八成是這陣子開始轉動了。想必是有誰在某座遙遠的高山上,擅自改寫我的命運係數吧。


早上我走進廚房,發現桃樂思已經坐在我食盆上面的位子了,若無其事地望著窗外。我發現她今天頭上綁了兩個像包子一樣的髮髻,所以推斷今天是禮拜三,接著走去食盆。然後,自己八成是得了失心瘋吧!如果不是的話,我想不出其他理由可以解釋了。因為等到我回過神時,發現自己正在對桃樂思說話。


“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 汪汪汪『你是特地為了魔法師每天變換髮型的嗎?』”

桃樂思突然像機器人似地緩緩低下頭,然後用不苟言笑的表情望著我,老實說還真有點恐怖。

“死狗亂叫什麼!”

我早就猜到她會有這種反應了。


然後桃樂思望向窗外,自言自語道,“怎麼都是一些無趣的生物啊,虧我那麼努力的去鎮上尋找了。稻草人,鐵皮人,獅子你們在哪里啊!”


這個女生可能不在乎任何事情,除非是超乎這個無聊現實生活的奇異現象。不過,這世上大概沒有那種現象。是的,並沒有。物理法則萬歲!多虧了你,我們才能平安無事地過生活。雖然這樣對桃樂思有點不好意思。

這樣的我很正常吧?

一定有什麼引發了這件事。
或許是上述的自言自語吧!
它就那麼突然地降臨了!



暖洋洋的陽光令人昏昏欲睡,就在我搖頭晃腦打著瞌睡時,一股強大的力量突然扯住我的脖毛,將我用力地往後拉。因為用力過度使後腦杓撞上桌腿的我,痛得眼淚立刻飆了出來。

“汪汪汪汪!『你幹嘛啦!』”


我氣憤地轉過頭,沒想到卻發現拉住我脖毛的桃樂思,臉上竟掛著一抹有如赤道上方太陽般的燦爛笑容!!老實說,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笑呢!如果笑容能挾帶溫度,那鐵定像熱帶雨林正中央的氣溫一樣高。


“我想到了!”


喂,口水不要亂噴啦!


“為什麼我之前都沒注意到這麼簡單的事呢?”



桃樂思雙眼閃著天鵝座α星般的耀眼光芒,直勾勾地望著我。

“如果沒有,自己組一個就好啦!”

“汪汪?”

“冒險團啊!”

頭部突然一陣刺痛,但似乎不是因為剛剛撞倒桌腳的關係。


桃樂思終於放開我的脖毛了。我撓了撓有點發麻的頭之後緩緩的抬起頭,卻發現打瞌睡被驚醒的叔叔嬸嬸都露出異常驚訝的表情,一臉快被嚇哭出來的表情。

組一個冒險團?

嗯……


她該不會已經算我一份了吧?


隱隱作痛的後腦杓,不斷宣告著這個不妙的預感。


就結果而言,我的預感的確成真了。


5 名無しさん [ 2009/09/20(Sun) 20:39 ID:zVQTXuKo ]
桃樂思使出可怕的蠻力拉住我尾巴,然後幾乎等於在綁架我似地,迅速地將我拉出屋子。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功夫,才讓我的項圈不至於被遺棄在屋子裏。


“汪汪汪汪『你要去哪里啊』”

我會這樣問也是正常的。

“死狗不要叫!”

雖然她這麼說,我還是猜出她要和我組成冒險團,展開尋找稻草人之類的奇怪生物的旅程。

一眨眼她就拖著我跑下了山丘,以驚人的氣勢沖進了樹林。

一路上我不知道被樹枝抽了多少下,正想著,我那麼年輕就要去黃泉了啊。突然停了下來。

當然,是桃樂思停了下來。

原來有一株大樹,一部分被砍去了,在這株樹旁邊的,是一個完全用鐵皮做的人。他的手裏,高舉著一把斧頭。他的頭、手臂、腿腳,都連接在他的身上,但是他一動不動地站著,好像不能夠動彈。
桃樂思看著鐵皮人,“帶著眼鏡的美女,你叫什麼名字?”

鐵皮人沒有回答。鐵皮人的臉上根本沒有嘴巴。

等一下,我還注意到桃樂思對鐵皮人的稱呼是美女,難道她看不出這是一個鐵皮人嗎?

桃樂思走近鐵皮人又問了一句“你怎麼總是坐在這裏看書?你叫什麼啦!”

鐵皮人可鏽的真厲害啊,從上倒下一層厚厚的紅色鐵銹。

鐵皮人還是沒有回答。

桃樂思有些生氣了:“你不肯說,那麼我就叫你無口少女好了。”

鐵皮人還是沒有說什麼。他大概是鏽了太厲害,所以不能動了吧,我正猜著。

桃樂思已經從不知道什麼地方拿出一個油壺,對著鐵皮人從頭澆下去。

雖然這樣做對生銹的機器人是沒錯的啦,但是你不是認為它是一個美女嗎?沒有人會對一個美女的頭上澆油吧?


澆上油後,鐵皮人活動了起來。似乎是出於報恩的心情,鐵皮人一直跟在桃樂思的身後。而桃樂思對探險團多了一個夥伴也很得意。



6 名無しさん [ 2009/09/20(Sun) 20:40 ID:zVQTXuKo ]
當天夜裏,我們走出了森林,在溪邊準備露營。鐵皮人坐在那裏生火,而桃樂思卻不知道去了哪里。

夜裏的野外可是有很多野獸的啊,桃樂思會不會有危險。

正當我這樣想著。

“唉呀,抱歉,我來晚了!為了抓這傢伙,多花了一些時間。”

終於登場的桃樂思舉一隻手向我們打招呼。而她另一隻手則抓著一隻爪子,那個爪子連著一個獅子。

哇塞,這獅子長得可真威武。可是獅子卻在不停的發抖。

可憐獅子已經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嗚嗚嗚嗚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這裏是哪里?你為什麼要把我帶來這裏?』同是動物的我能聽懂他在說什麼”

“給我閉嘴!”

桃樂思充滿魄力的聲音讓獅子當場愣住。

“跟大家介紹一下,因為她太可愛了,所以她是1096。”

說完名字後,桃樂思便不再說話了。看來,好像已經介紹完畢了。

無以名狀的沉默再度支配整間營地。桃樂思一副已經功成身退的表情鐵皮人則依舊毫無反應地生著火,而名叫1096的獅子則一臉快哭出來的膽怯模樣。喂喂,好歹有人講一下話吧!

桃樂思像是邀功一樣的,自己開口了:

“我看她在草地,就把她抓過來了。我剛才都在森林邊上四處趴趴走,已經看到她好幾次了。”

原來你剛才不搭帳篷,都是在做這種事喔?啊,不對,現在可不是深究這件事的時候。


“來,你們仔細看一下。”

桃樂思突然指著獅子的鼻子,害他猛地縮了下肩膀。

“她長得很可愛吧?”


是他吧,明明是個那麼威武的雄獅,我正想著,她又說道:

“我覺得誘人角色的存在是非常重要的!”

“誘人的角色就是一個吸引人的要素!基本上,冒險故事裏都會有個誘人且惹人憐愛的角色。”


我不禁抬頭望向獅子。身軀龐大的他,有著一張讓人退避三尺的兇悍的臉。卷度微妙的金色鬃毛,樹在腦後,一對燈罩樣大眼,散發著“我是森林之王”的光芒。從那半開的嘴唇,看得到一排白森森的的利齒,再配上他的臉,整體形成一種恐怖的感覺。

“還不只是這樣喔!”

桃樂思自豪地笑著,然後雙手從獅子的背後往前猛力一抱。

“嗷嗷嗷嗷嗷嗷嗷!”

獅子立刻大叫。但桃樂思卻不為所動地隔著獅子的毛,緊握著他的蛋蛋不放。

“嗷嗷嗷嗷嗷嗷嗷!”

“明明個子不高,胸部卻比我還大呢!可愛的臉蛋加上巨乳的身材,這也是一個吸引人的重要要素!”

天哪,桃樂思到底在幹什麼啊!她不知道這個東西對男人來說是最重要的嗎?

“啊,真的好大喔!”


桃樂思甚至將手『吡~~~~~~~~~~~~』,開始揉搓起來。喂喂,你這個變態!

“實在讓人生氣!明明臉蛋這麼可愛,胸部卻比我還要大!”


“嗷嗷嗷嗷嗷嗷嗷!”獅子疼的眼淚都飆出來了。
讓我驚訝的是,鐵皮人在剛剛的騷動中就一直在生火,頭連一次都沒抬起來過。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過了一會,桃樂思終於放開可憐的獅子,拍拍獅子的肩膀,“你也是我們冒險團的團員了。那位是無口少女。”她指著鐵皮人,“這位是阿虛”她指了指我。我可是叫托托的啊,我抗議的汪了兩下。有氣無力的。


“對了!社團名字我剛剛已經想到了!”

桃樂思以響亮的聲音把她想到的名字大聲念出來了。

誠如大家所知道,一切的開端只是因為桃樂思單純的想法,並沒有其他迂回曲折的原因,接著……我們的新社團名稱就這麼決定了。

SOS團!

讓世界變得更熱鬧的桃樂思團,簡稱SOS團。(注:SOS是由桃樂思的S,桃樂思的O,和桃樂思的S組成的)


好了,大家笑吧!
而我還來不及大笑就先呆掉了。
為什麼要叫“SOS團”?其實本來的名稱應該是“讓世界變得更熱鬧的桃樂思同好會”,不過現在既不符合同好會的規定,也不清楚這個集團到底要做些什麼,所以就在桃樂思一句意義不明的“既然這樣,那叫SOS團不就好了!”後,社團名稱就這麼可喜可賀地決定了。

聽到團名的瞬間,名為1096的獅子早已死心地緊閉著嘴,鐵皮人算是局外人,而我根本也不能說

些什麼,所以最後在贊成票一票、棄權三票的情況下,“SOS團”就正式開始展開活動了!

還真是可喜可賀啊!

哇,隨便你去胡搞吧!


接下來



桃樂思走在麥田裏,從麥田裏把一個驅鳥用的稻草人拔下來,並自說自話地說,“古泉,歡迎你參加我們SOS團!”
就這樣我們展開了華麗又刺激的大冒險。

7 名無しさん [ 2009/10/16(Fri) 16:31 ID:zX3TeY32 ]
我笑了, 這回的涼宮真是KY加倍

Dorothy哪來的S啦 (摔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