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龍與虎-After Story

1 小鸚 [ 2009/09/21(Mon) 17:37 ID:Q0zHiNrw ]



  地鐵的人潮,一波又一波的在收票機間來回穿梭,像是要吞沒岩石的川流。
  在不停移動的步伐中,一雙墊起的腳站在出口的牆邊,挺直背脊,正伸長脖子左顧右盼。

  龍兒盡量靠向一旁不擋到人,但受到期待的心情驅使,卻又不自覺得邁進人潮中,頻繁得與路人擦撞。

  「啊,不好意思……」
  一個上班族裝扮的大叔碰到龍兒的肩膀,不高興的看了一眼。只見龍兒緊皺的眉宇外加眥裂張嘴,睜大獰擰的雙眼瞪回對方,有如街頭混混受到挑釁的面孔,舉起緊握的右拳,不爽的就要砸向大叔臉上──看似如此,然而,這凶惡的外貌都是倒楣的遺傳所致。實際上龍兒只是要低頭抱歉,舉起的右拳則是搔著後腦杓,甚至歉意十足的微彎下腰。
  「對、對不起,請、請、請放過我吧……」當然,不認識的大叔不知道那麼多,驚恐的楞住幾秒,便連衝帶撞落荒而逃。雖然早知道會變成這樣,龍兒也只能尷尬的對著背影道歉。


  走出票口的人一個個步過,卻不包含那笨手笨腳,龍兒所熟析的嬌小身影。
  從口袋拿出手機,再對了對車站時鐘,兩邊都是五點五分。龍兒對著畫面猶豫了一下,果然,儘管已經看了幾次,還是下意識的想要再點開那封簡訊。              

    From:大河
    Sub:無題
    內文:明天五點搬回去,反正你一定很閒,
       我東西又很多,來車站幫忙拿東西,
       不要遲到。

  很閒真是很抱歉啊,再說妳又怎麼知道我是很閒了?說不定我可是很忙的啊。還有,最後一句不要遲到是我要說的吧……
  雖然,收到簡訊的當下是這麼想的,卻也有一股暖暖的感覺流過心底。

  「大河……」望著螢幕,竟然不自覺的叫出大河,突然開口的舉動連自己都感到訝異,龍兒輕聲嘆了口氣,嘴角卻帶著淡笑。


  不甘心的再看了腕上的手錶──那是母親泰子還給祖父,再從祖父轉送給龍兒的禮物,十分精緻的手工錶。
  一樣是五點五分。

  「真是的,那傢伙,不會搭過站或是搭錯方向吧……哦,抱歉──」
  原以為暫時退去的一波人潮,沒想到一轉身又撞到──雙手拉起,撲在半空的少女。
  飄起的秀髮在懷中輕柔的落下,發出一陣薄荷甜的清香。陶瓷般白皙的纖細雙手,順著力道自然的繞過龍兒腰際,少女的臉龐埋在龍兒胸口。龍兒慌張伸起的雙手,不經意按住少女髮旋兩側。
  看起來,就像情侶的熱情擁抱。


  「──大、大河!」
  懷中有如人偶般嬌小的比例,就是大河。不過完全不符的個性,突然抱上來的大膽舉動倒是讓人意外──不,該不會是跌倒了吧……
  在大庭廣眾下這樣抱著還是有點難為情,龍兒不經害羞的低下頭。

  埋在胸前的大河,髮間露出的幼耳,隱隱約約的一片赤紅。
  柔嫩泛紅的臉頰,兩眼逐漸緊閉,上下睫毛精巧的合成一線。抱在龍兒腰間的雙手,微微的顫抖。
  突然,大河使勁的墊起雙腳,額頭向上大力一頂。
  「一、一個人在那鬼鬼祟祟的笑什麼!變態,喝啊啊啊!」


  真是太丟臉了──大河同時在心中大喊。
  看龍兒在那邊噁心的笑,原本是打算跳起拉住他脖子的,沒想到竟然會突然轉過身,結果嚇的絆了一下……變、變成這樣,不就好像我……很、很興奮很期待的樣子……
  「……」
  是、是有那麼一點點期待啦,只是有那麼一點點……奇怪,怎麼沒有撞到,龍兒變高了?

  疑惑的掙開眼,這才發現完全忘了龍兒按在頭頂的雙手,躍起的衝力被厚實的手掌一緩,臉頰就這樣塞在龍兒掌心之間磨蹭,成了名符其實的掌中老虎。
  好奇向上抬起的大眼,恰巧與龍兒的視線直直對上。只見兩人臉頰頓時颳起紅潮,大河早已透紅的面頰更是紅的透白。
  「……」
  「……」
  對看了一陣,接著,幾乎是同時害羞的別過視線。

  大河一向傲氣逼人的表情,此時參著微妙羞澀,一會張大的嘴巴嗚嗚啊啊的發出些奇妙聲音,雙唇左右來回扭動,一會卻像是生氣的閉成ㄟ字型,邊將頭越縮越低。
  同樣低著頭的龍兒,則是混亂的努力搜尋詞彙,滿腦卻都是大河的害羞的表情。

  「呦、呦。」
  「趁火打劫……」
  「什、什麼……好痛!不要咬阿!」
  大河淡聲回一句,朝龍兒手指小口咬了下去。
  「你、你、你你打算這、這樣抱多久,大、大、大大家都在看……」
  龍兒手一鬆,豐富彈性的臉頰從掌中溜出,大河逕自踏出幾步後,又低著頭走回龍兒身邊,然後小力的踢了一下龍兒屁股。
  「走、走了啦!你還在看什麼啦!」
  「哦、哦。」


  龍兒連忙提起一旁的行李──仔細一看其實不多。除了一只比較大的手拉式行李箱,一個稍為小點的圓筒狀手提包,再來就是個側背小包包。
  「東西還滿少的啊,簡訊裡寫的那樣,我還以為會很多……」
  「少、少囉唆,還是你想多拿點。」

  該不會,這傢伙其實是不好意思直接說希望我來接她吧……龍兒想著,但沒說出口。

  「知道了,知道了,嘿咻。」
  畢竟東西也不多,龍兒打算一個人帶起所有行李,讓大河稍微休息一下。不料正要拿起側背包的時候,卻搶先被大河拎起。
  「這個側背包我背著就好了──怎、怎麼了?」

  原先沒注意,看到大河背起包包後才發現,嬌小的手掌正摸著臉頰,剛才被捧住的兩頰,柔嫩肌膚還隱隱發紅。
  「那個……抱歉,剛才會不會太用力了。」
  「太用力?你在說什麼?」
  彎著腰的龍兒一手伸向大河臉頰,指上還留有咬過的齒痕。
  「妳不是在摸著臉嗎?會不會很痛啊,讓我看看……」
  「咦、咦!這、這是……那個……你、你、你看,是在抓癢啦,對、對,我臉這邊好癢!走、走、走走開!不要過來,我自己弄就好!」
  大河這才發現,自己正不自覺的摸著臉頰。
  只見大河臉上紅潤的部份漸漸散佈開,接著一個轉身便朝出口快步走去,還不忘做出誇張抓癢的舉動,龍兒只能拉著行李箱追在後面。



  兩人穿出車站,並肩走過往常的街色。
  不經想起,以前大河只有在心情好的時候才會並肩走在龍兒身旁,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是一個人走在後頭,不想理龍兒時,就自顧自的走在前頭──然後發生了那麼多事情後,則是有整整一年不曾像這樣走在一起了。
  「……然後,我就像這樣……吶,我說龍兒,你有在聽嗎?」
  「哦,在聽著,那後來怎樣了?」
  「……嗯,大家看起來都很驚訝,畢竟那種時候還轉學很奇怪……」
  像這樣走著,邊聊著無關緊要的日常瑣事,還有──
  「小心!」
  「嗚呃!」
  「冒失這一點也是沒變啊……」
  「囉、囉唆……」

  扭開被被龍兒抓住的衣領,大河向頸後一推,順著弓起的身子往前躍出幾步,就這樣舉起保持平衡的兩手,高興的轉了幾圈。
  「啊!這個路口,好懷念阿,一點都沒變啊!」大河的臉龐,澄澈的雙瞳映著彩霞餘暉,牛奶色淡白的皮膚,兩頰均勻的暈著紅潤。

  看著大河,龍兒心中突然湧出一股奇妙的想法。
  這段時間大家眼中的自己,是不是就像現在我所看的大河一樣──明明看起來在笑,卻覺得有點哀傷,就像是夜空出昇的朝陽,還藏有點晚雲的灰暗。


  輕飄飄的衣擺,在風中劃出漂亮的弧度,柔和的划下。
  大河靜靜的握住剛才一口咬住的手,緩緩抬頭──
  「對不起……很痛吧。」
  「應該,會痛吧──」稍微紅腫的地方,齒痕已經退去。龍兒舉起手來,輕輕按住柔順秀髮的頭頂「──不過,我想,就因為感覺的到痛,也才更能感覺的到開心吧……放心吧,已經沒有問題了。」
  被牽動的手,大河再次緊緊握住頭頂的手掌。此時大河的表情,大概就像是完全升起的朝陽,四射的光芒衝破晚雲。
  「我回來了。」
  龍兒也抓住那隻雀躍的小手。
  「嗯,歡迎回來。」



2 小鸚 [ 2009/09/22(Tue) 22:04 ID:A8PNHZXg ]
不好意思...我是原PO
這篇是龍與虎的同人作品

我想請問有看過原作的人
對話會不會很錯亂(就是搞不清楚是誰在說話)
以及沒有看過的人同樣的問題....
因為有點在意

還有就是在感情上的表達是不是不充足?

會在這問主要是這邊是匿名版....
還請大家心直口快
謝謝QQ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