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楓巽之痕_封神篇 貳之章 六月雪

1 八月秋楓 [ 2009/09/22(Tue) 15:38 ID:yshUW5rA ]
當遇上暖冬時,那麼就往南走,定能找到遺失的「雪」…


初春,南方原野的一處小鎮,天氣依然微冷。

「現在都已經是四月了吧?」路上,兩名男子交談道:「怎麼還這麼冷呀!怪天氣。」

「是啊…比冬天還冷吶~」另一人答道:「感覺都快下雪了。」

「呼…」郭楓走在路旁,一邊縮著身子一邊往掌上吐著熱氣,望著陰霾的天空道:「”走雪”…」

吞吐著白霧的日子,從冬末延伸到了初春,卻依然絲毫沒有回暖的跡象。

郭楓踏上小鎮的土地,跟隨著天空的”白色”一路走著,最後在盡頭處找了間客棧住了下來。

「小二,來兩盤小菜,和兩壺溫酒。」客棧裡頭,郭楓在房裡放下行囊,逕下樓來找了個座位坐定後,向店小二點了酒菜。

「好咧!兩盤小菜,兩壺溫酒。」小二急忙跑了過來,替郭楓斟了杯茶,扯著嗓子喊道:「馬上來欸~!」

突然,就在郭楓點過酒菜之後,鄰桌的幾名男子原本正常的語調卻忽然降了下去,彷彿害怕什麼人聽見似的。

「哎!你聽說了嗎?」只聽其中一人道:「那蔡家似乎又有動作啦!」

另一人聞言瞥了郭楓一眼,迅速將食指放到嘴上,道:「噓!小聲點,別讓外人聽見啦!」

只是他們不知道,以驅鬼為職的魔士們的五感皆已非常人所能想像,因為工作的需要,他們必須連鬼聲都能聽到。是故,只要他們願意,即便是五里外的聲音也能聽到。

當然,平常不會有人這麼無聊的去聆聽五里之外的聲響,不過用來竊聽情報,倒是常有之事。

於是,郭楓集中了精神去傾聽,鄰桌人們的對話。

「嘿…你們聽說了嗎?」那人道:「上回提親失敗的蔡家少爺,又有動作啦!」

「喔?又有新聞啦!」另一人興奮地道:「那還不趕快說來聽聽。」

那漢子得意,故意左右張望了一下,然後才小聲道:「大家都知道的,那蔡家少爺不是在去年十月向殷家提親被拒嗎?」

「嗯嗯…」眾人輕聲附和。

「事情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那漢子神秘的道。

時間回到去年的十月,話說蔡家少爺提親遭拒後,覺得顏面受辱,忿忿然的坐在家中。只見後堂走進一人問道:「誾少爺,您怎麼了?」

蔡家少爺看了來人一眼,原來是被父親聘來的教書先生 – 傅梓懿,此人頗有城府常有權謀,常替蔡家出謀剿除對頭,深得信任。

「老師,早。」蔡誾嘴上招呼,心中卻暗自忖道:『常聽父親提起老傢伙擅長權謀,不若請他幫上一幫。』

「少爺,您有心事?」傅梓懿察覺蔡誾的神色,當即問道:「如果少爺您不嫌棄的話,可說出來讓老朽為少爺分憂。」

蔡誾於是將提親遭拒之事說與傅梓懿聽。只見他沉吟了一會,便向蔡誾道:「少爺的事,只管交給老朽去辦便是。」

蔡誾自然是喜出望外,答道:「一切但憑老師吩咐。」

次日,傅梓懿買下了在殷父工作的工地,並讓人在裡頭動了手腳,使得工程發生嚴重的意外,並且將意外的原因推到了殷父身上。


2 八月秋楓 [ 2009/09/22(Tue) 15:38 ID:yshUW5rA ]
於是,殷父被趕出了工地生活頓陷苦境,而傅梓懿又在此時阻止了蔡誾企圖援助殷家的打算,更派人告上上了官府,要求殷家為發生的一切負責,並且賠償一切損失。

一道莫須有的罪名和一筆不可能負擔的賠償讓殷父陷入了困境而一病不起。這時,傅梓懿再買通了殷父友人,前往做說客,傳達『只要將女兒嫁給蔡誾,一切便能無事。』的訊息,使得殷家更是陷入了愁雲慘霧之中。

聽過消息,郭楓收回心神用餐,心中盤算著接下來的行動。

是夜,郭楓來到殷家門前,就在他舉手欲敲門時,卻聽見門裡傳來聲音。

「娘…我…」屋子裡傳來的是一個女孩的聲音,她道:「還是讓我去吧!」

「孩子…我可憐的孩子…」另一個說話的也是女子,話音裡充滿了憐惜疼愛之意。

「只要我嫁過去,家裡就可以沒事了吧?」女孩的聲音聽來黯然:「這樣…就好了。」

「那可不成!」忽然,郭楓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在玄關,看著屋內的母女倆,道:「嫁過去之後,妳會馬上自盡吧?」

郭楓的話立刻懾住了殷母,她訝異的回頭望,問道:「彩靈…是真的嗎?!」

只見那被喚作彩靈的女孩潸然淚下,低頭不語。

殷母見狀,只得暫時回頭對郭楓說道:「這位客人,雖然對於您的來歷感到不安,但您的一句話終究還是救了我們,若不嫌棄,請進來坐一會吧!」

「感謝,那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郭楓欠身道,為了不使殷家母女不安,還特地將行囊與長劍卸下放在門口,然後才走了進去。

「其實,在下是個魔士,剛從北方一個村子南下經過這裡,日前見鎮上有異象聚集,便往這兒來了。」郭楓應著殷母的招待在廳堂上坐了下來,自我介紹道。

「異象?」

「嗯,在我們這一行的常有醒語,就是用來彼此互相提醒的話。」郭楓端起殷母遞過來的茶,啜了一口,道:「『當遇上暖冬之時,往南走,便能找到遺失的雪。』我們稱之為”走雪”,也就是所謂的”六月雪”,不是在正常應該下雪時節所下的雪。」

「去年我在北方幫忙的村子,他們便是遇上了暖冬。」郭楓放下茶杯,頓了一頓,問道:「春天了,這裡還是很冷吧?」

廳上,殷家眾人面面相覷一時無語,因為這段時間以來的天氣確實冷得異常。

「會找上門來,一部分確實是因為聽了傳言。」郭楓繼續道:「但主要還是為了這東西…」

郭楓信手憑空拈來一朵銀白色的雪花,只見那被夾在指縫間的白色雪花四周霧氣繚繞,彷彿剛被從白雲深處的原始山林中給摘下來一般,看得眾人目不轉睛。

「很美吧?」郭楓問,卻又不待眾人回答。

「這就是”走雪”,只要再過幾天,這雪便會降在你們鎮上了。」郭楓忽然將目光轉回殷彩靈身上,道:「”走雪”一旦開始降下,除非源頭被消滅,否則便永遠不會停止。最後,整座城鎮都將被掩沒在雪堆之下。」

郭楓起身走到殷彩靈身前,道:「而源頭…最後也將被這異常的雪給”吞噬”。」

「不明白的話,我再說得清楚一點。」郭楓彎下腰,將臉湊到殷彩靈面前,笑道:「當人的執念強於一定程度時,便會引來鬼的聚集,而鬼平常以吸取從”生命之源”所飄散在空氣中一種稱為”熱”的生命能量存活。當過多的鬼長時間的聚集時,將因為過度吸收該地的熱而逐漸變得陰冷,最後便會引發降雪的情形。」

「而擁有那份執念的人也會因為長時間與鬼共處而逐漸被同化,但最後並不是變成鬼,而是”生命之源”,然後被吸收掉。」

說完,郭楓將臉拿開轉身走回玄關,道:「而這也是我來此的目的…」


…消滅宿主。

3 八月秋楓 [ 2009/09/22(Tue) 15:39 ID:yshUW5rA ]
短暫的停頓,卻是為了留下令人震驚的話語作結尾。

隨後,郭楓便拿起行囊離開了殷家,只留下滿室的疑惑與滿心的不安。

回到客棧,郭楓用泥土捏了個人型,並取來符紙用硃砂和上鮮血在上面寫下自己的生辰八字用頭髮纏在泥人身上。

「好幾年沒用過符咒了,應該沒記錯方法吧!」

郭楓將泥人拿到面前仔細的端詳了一會,才滿意的點了點頭,並把泥人風乾並置於枕頭一側,然後自己也跟著倒頭就睡。

次日,郭楓睡到幾近中午才醒來。

「嘖…是太久沒用這招,產生副作用了嗎?真是吃力不討好啊!」郭楓起身坐在床案,只覺頭昏腦脹、天旋地轉,一股難以忍受的不適令他久久無法起身。

撫著混沌的腦袋,郭楓斜眼看向床舖內側,只見一名美麗的長髮女子也正睜大著眼睛瞧他。

「你醒啦?」那女子起身也跟著坐到床邊,柔聲問道:「是副作用嗎?看你不舒服的樣子…」

「啊啊…別鬧了,你不知道被自己安慰很噁心嗎?」郭楓的眉頭糾得更緊了,「特別那個自己還是女的…」

「是自己的決定,就別怪別人啦!」那女子露出了一個無比嬌媚的笑容道。

「我現在倒有點後悔了,下次我自己扮女裝好了,省得頭暈腦脹的還得被自己調侃。」郭楓抱著頭倒回床上,腦袋裡同時閃過了準備給分身使用的名字。

那分身女子依舊淺笑卻也識趣的不再亂來,從腦海中接過郭楓所傳遞來的訊息,道:「我叫做天蒼翎嗎?挺好聽的。」

「那就按計畫進行吧!我先到殷家去通知計畫,妳就著這時間打扮打扮先。」

待郭楓出了門,天蒼翎坐到桌旁打扮了起來,她看著鏡子不禁苦笑,即使自己是透過符咒而幻化出女兒身,但終究還是由郭楓身上所分離出來的男子魂魄,看著鏡中佳人那顛倒眾生的淺笑,除了無奈之外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離開了客棧,郭楓逕取小道往殷家前去,本想趁早將自己的計畫告知殷家人好讓他們有時間準備。

不料還未來到殷家,便在路口給人群給堵住了。

郭楓一邊試著擠進人群,一邊聆聽週遭的討論聲。

「怎麼會這樣…太過分了…」

「肯定是蔡家幹的吧?聽說蔡家少爺已經等不下去…」

「噓!你找死啊?」

「對對對…別說了!」

好不容易穿過人群郭楓探頭往中心看去,只見兩個老人家臥倒在血泊之中,而地點正是在殷家的大門處。

「媽的,來晚了。」這是郭楓閃過腦海的第一個念頭,而坐在客棧房裡的天蒼翎也同時皺起了秀眉。

地上躺著的正是殷家二老,只見殷彩靈在鄰人的攙扶下淚眼婆娑的癱坐一旁,幾名好心的鄰人正溫言勸慰著。

看著眼前的光景郭楓的目光登時冷了幾分,心道:「看來,活路是走不通的了。」

「那…就改走死路吧!」房間裡,天蒼翎正坐在桌前,雙手捻著張紅紙抿在口中,在她那粉若凝脂的唇上留下了血一般的鮮紅顏色。

站在人群之中,郭楓也彷彿聽到了天蒼翎的回應一般,冰冷的眼神從殷家二老的遺體上收了回來,然後輕輕的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4 名無しさん [ 2009/09/22(Tue) 15:39 ID:yshUW5rA ]
當晚,郭楓再次來到殷家卻發覺大門並未關上,於是推門進去。

不過,才剛踏進玄關,郭楓抬頭便看見殷彩靈坐在堂上,沒有任何回應就這麼面無表情地坐著、看著地上。

看見殷彩靈的模樣,郭楓心中一驚,心忖道:『糟了!同化的速度比想像中的還要快,是因為父母被殺的關係嗎?』

「喂!醒醒,這樣下去可不行,妳幾乎要被完全同化了。」郭楓立刻衝上前,捉住殷彩靈的肩膀喊著。

但見殷彩靈只是緩緩的將她那無神的目光移到郭楓身上,幽幽地道:「有什麼關係嗎?反一切都無所謂了…就這樣消失…也好…」那蒼白憔悴的臉上盡是絕望,兩道深鎖著的秀眉下空洞的雙瞳已無淚痕,但那並不是不痛…

…只是淚已流乾。

連當事人本身也放棄了的話,那就絕對沒救了。

郭楓看情況不得已只得一把托起她秀麗的臉,對準雙唇吻了上去。

只見殷彩靈那雙空洞無神的眼眸從呆滯轉為迷惑,再從迷惑轉為訝異,然後又從訝異轉為驚羞,接著便是一巴掌給他摑了下去。

“啪!”

響亮的巴掌聲回盪四周,一副預料中事的表情和一張又驚又羞的臉龐,以及一只不算粗獷的手掌同時停在凝結的空氣之中,鴉雀無聲。

「回神了嗎?」先開口的是郭楓,他努力不讓表情因為臉頰上的刺痛而變得扭曲。

回應他的是她一雙嗔怒的眼神和紅得像蘋果般的臉頰,在黯淡的燭光下更顯得萬分嬌豔。

『美,美得不可方物、難以形容,難怪那姓蔡的會如此不擇手段…』郭楓心道。

「話說回來,妳…想報仇嗎?」

只見殷彩靈那嬌小的身子猛的一震,問道:「你…能幫…我…?」

「呵呵…聰明。」郭楓笑道:「不過妳得配合我。」

殷彩靈沒有答話,只是神色黯然。

「不用擔心,不需要出面的,你犧牲的已經夠多了,蔡家那我會佈下棋子,那姓蔡的定會上鉤,下一步隨時都能幫妳完成報仇大事。」郭楓補充道:「而我要妳配合的,是抑制被生命之源同化。」

「不,我要親手報仇。」殷彩靈堅決地道。

只見郭楓猶豫了一下,道:「可以,只要妳答應我的條件。」

「好。」

郭楓拿了一袋銀子交到她的手中,道:「那好,這些銀子妳拿去,先好好處理兩位老人家的後事,等棋子進了蔡家我自然來通知。」

沈重的袋子讓殷彩靈在接過手的同時便發覺其數目不小,急道:「等等,這些…太多了!」

「剩下的自己留著吧!」郭楓揮了揮手道。

「可是,你們魔士都自顧不暇了,怎會還有…」殷彩靈說到一半,好像想到什麼似的忽然說不出口,只得停在那裡。

「呵呵…都是窮鬼嗎?」郭楓本人倒是豁達的笑了笑,道:「別擔心,我有在打工的。」

言罷,便轉身留下疑惑的殷彩靈和她手裡一包沉甸甸的銀子離去。


5 八月秋楓 [ 2009/09/22(Tue) 15:39 ID:yshUW5rA ]
又一夜,本該寧靜的晚上蔡家卻不平靜,一陣急促而慌亂的敲門聲驚醒了沉睡中的看門,待得開門,映入眼裡的卻是一張絕美的容顏。

「先…先生,請救救我…有人在追我…」那姑娘求道。

看見門外姑娘一身污垢,雖不掩其令人驚豔的容貌,卻也不難看出她的遭遇。

不甚整齊卻難掩其高貴的衣衫與披肩長髮,加上隱約沾在衣裳的塵土,雖然是不曾見過的臉,但也看得出許是附近哪個經過的商隊遇上了劫匪,在一眾家臣的掩護下勉強逃出來的。

「快!快進來。」看門的老者不疑有他地讓姑娘進門,道:「姑娘放心,這鎮上再沒有比跨進我們蔡家大門更安全的地方了。」

老者將姑娘帶到廳堂,道:「姑娘您請先坐下喝口茶喘喘氣,我去請我家主子出來。」

「啊…勞、勞煩您了。」那姑娘還未從驚慌中恢復過來,呆了半响才答道。

不久,一名男子從後面走來,正是蔡家的現任當家 蔡誾。

只見他身上穿著一件純白的棉製長袍,上頭還繡了幾株雅緻的青竹,看上去還真有那麼幾分貴公子的氣息,只是一開口便毀了那一身高雅的氣質。

「是在吵啥啊?害老子都睡不著了。」蔡誾不耐的抱怨。

「少爺,您小聲點,人家姑娘正在堂上等您吶!」

「姑娘?!」蔡誾聞言精神立刻抖擻了起來,挺起胸膛揮去了衣襬上的灰塵,再拉一拉衣襟將儀容整理到最好,然後這才風度翩翩的走進廳堂。

「姑娘,久等了。」蔡誾優雅的躬了個身招呼道,然後才抬起頭來望向這位前來投靠的姑娘。

就在蔡誾正準備抬頭一見這位落難佳人的芳容時,卻驚覺一道黑影晃過,而眼前原本應該坐在座上的人也已去失去了蹤影。

接著只聽得一陣倒地聲響,不知何時消失的姑娘又站到了自己身後,並放倒了屋內所有的侍衛,她手中一把雪亮的短劍架在蔡誾的脖子上,笑道:「久仰大名了,蔡家少爺。」

「妳是什麼人…?」蔡誾問。

姑娘將嘴貼近蔡誾的耳邊,柔聲道:「刺客,天蒼翎。」

「刺、刺客?!」蔡誾先是慌了一下,但隨後想到自己院內還有眾多的侍衛,便又立刻放下心來,道:「天蒼翎,這名字真好聽!」

「大少爺也真是好興致,在這種節骨眼上還有暇讚賞奴家的名字,真是有心了。」天蒼翎也禮貌的回應。

「不知道像姑娘這樣的美人,到我蔡府有何貴幹呢?」蔡誾神態自若的道,因為他已看見門外的侍衛們已經發現異樣,開始包圍了過來。

「大少爺,刺客都將刀架在脖子上了,您覺得會是要做什麼?」天蒼翎卻依舊是笑吟吟的答道。

蔡誾又撇了一眼門外,繼續笑道:「姑娘不說清楚,在下怎會知道是什麼樣的事情呢?」

「好,不鬧了。」天蒼翎忽然將短劍一緊,穩穩的架住了蔡誾道:「少爺您想等的人都到了吧?」

「正巧我也是在等人,而我要等的人也已經到了,不知道蔡少爺您的人是否準備好了呢?」

就在此時的蔡府門外,一身雪白長袍的郭楓領著殷彩靈來到門外。

「準備好了嗎?」郭楓笑著對殷彩靈道:「向來讓我準備這麼大場面的,都得花上許多酬勞的,今天給妳優待了!」

「準備好推開我為你準備的復仇之門了嗎?」郭楓朝蔡府大門的方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順著郭楓的手看去,蔡府的紅色大門沈重得令人不快,好像只要推開門就會看見另一個世界,又彷彿那門沈重得令人難以負擔,無力撼動。

殷彩靈只猶豫了一會便下了決定,她將雙手放在胸前,深深地吸了口氣,點頭道:「我…準備好了!」

郭楓大步踏上階梯,左手輕輕按著大門右手反扣住長劍,然後用力向前一推…

“呀---”

就在門開的同時,郭楓道:「那麼,請不要將妳的視線移開,因為這扇門是專為妳而開的。」並抽起長劍從容的走了進去。

只見原本正在包圍大廳的一眾侍衛回頭喝道:「什麼人?竟敢擅闖蔡府。」

郭楓但笑不答依舊踏著不變的步伐,直到距離侍衛們約莫三步的距離,手中反握的長劍突然揚起,身形也驟然前移了三步。

隨著長劍的銀光飛過,那三步距離中的侍衛們也跟著倒地,只聽郭楓緩緩開口道:「我是刺客。」

蔡誾聞言立刻開口怒斥道:「你…不管是誰請你們來的,難道你們不怕我…」

就在說話同時,郭楓持續與圍上來的侍衛們交手,不過沒有一個人能夠擋上一招,轉眼間又倒下了一半。

眼看來者不善實力又遠超乎想像,蔡誾的話說到一半立刻改口:「…我、我出更高的價錢來收買你們嗎?」

「喔?」郭楓忽然停下了殺戮做出思考的模樣,讓圍在他身旁的侍衛好不容易能夠喘口氣。

但郭楓隨即又揮劍斬了兩名侍衛,邪笑道:「那要是我殺了你,不僅能拿到佣金,而且這屋子裡的錢我要多少就拿多少,對吧?」

蔡誾一時語塞只能楞在那裡,看著自己重金聘來的侍衛一個接著一個的倒下。

「好了,復仇之路已開,妳的仇人就在路的那一端。」郭楓隨意的挑了具屍體,在他身上將劍刃上的血跡抹去,然後看著殷彩靈道:「妳準備好踏上這條血路了嗎?」

語畢,郭楓遞出了懸在左腰上的劍柄。

看著用滿地的鮮血與屍體砌成的道路,令殷彩靈感到無比難受,一股噁心的感覺從胃裡不斷翻湧而出。但想到只要走過這條道路就能親手殺了蔡誾報仇,一股不知哪裡來的怒意從腦後竄出支配了她的理智,一時間視野所及的只有郭楓遞出的劍柄,和道路末端那被人架住的仇人 蔡誾。

踏上血濺的道路踩過眼前的屍體,殷彩靈筆直地走向郭楓伸出雙手握住劍柄,然後抽了出來。

就在劍身即將離開劍鞘之際,一股驚人的殺氣將殷彩靈從滿溢的憤怒中拉了出來。只見郭楓竟用拇指按住了劍脊,道:「復仇的血路是沈重的,一旦拔起這把劍,染了鮮血的雙手將再也不能回到純潔。」

「在妳拔劍之前我想提醒妳,我是已經在這路上的人。」郭楓的口氣相當慎重,「決定了的話…就拔劍吧!」

殷彩靈感激的看著郭楓,笑道:「謝謝你將我從憤怒中拉了回來,讓我能夠用我的雙眼記住手刃仇人的瞬間。」

沒有多問,郭楓鬆開了手;不再猶豫,殷彩靈拔出長劍。

「慢、慢著!」蔡誾見情況對自己相當不利,開口道:「我、我承認是我錯了,我糊塗…我是白痴…」

郭楓露出了輕蔑的笑容。

「我…我可以出錢替他們…替兩位老人家建祠…」

天蒼翎也笑了。

「不然這樣!我的財產全都給妳,妳可以去做任何妳想做的事情…」

殷彩靈怒道:「住口~~~」

只聽身後郭楓道:「妳照說,我照辦。」一把短劍破空飛至,射進了蔡誾的口中。

「咿啞~~~」蔡誾吃痛放聲哀號,但劍鋒深至舌根莫說講話,就連哀號都只能斷斷續續的發出怪聲。

就在殷彩靈即將走到蔡誾面前時,天蒼翎一個旋身從蔡誾背後轉到身前,然後反手將短劍刺向蔡誾胸口,只聽得一聲悶哼,蔡誾頹然跪了下去。

「這樣他就沒辦法反抗了。」天蒼翎起身道。

「剩下的,由妳決定。」郭楓補充道。

只見殷彩靈走到蔡誾面前,看著滿臉乞求神色的蔡誾,雙手高舉起長劍,道:「我樂意承受!」

然後…


當次日傅梓懿一如往常的來到蔡家時,卻發現無人應門。而在推開那道深紅色大門後,放眼所見的竟是滿屋子的屍體,而蔡家五口全都被釘在牆上,死狀悽慘。

而於此同時,小鎮北方的一個山丘上,郭楓和殷彩靈兩人已收拾好了行李,準備踏上旅途。

只聽兩人轉身離去的同時,殷彩靈問道:「那個…這樣讓天蒼姑娘一個人留下沒關係嗎?」

「別擔心,她只是留著處理蔡家剩下的人,會自己安排退路的。」郭楓笑道:「走吧!把北方遺失的”冬天”送回去。」

蔡家大廳一家五口陳屍處,傅梓懿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女孩,她手持被鮮血染成紅色的利刃,但身上的衣裳卻是滴血未沾。

「歡迎,傅老師。這樣,最後一個人也到齊了。」女孩道。

「妳是誰?為什麼知道我會來?」傅梓懿強作鎮定地問。

「因為我殺人從來沒有失手過,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女孩笑。

「殺人從沒失手…難不成妳…」傅梓懿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連最後的理智也被擊潰,面容因恐懼而扭曲成一團。

女孩:「對…因為我要殺的人,從來沒有活著的,所以天下人給了我另一個名字…」

…天下第一刺客。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