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東方沙之城----默桑

1 名無しさん [ 2009/10/21(Wed) 23:34 ID:sSrEuXvQ ]
初次在這兒發文,這篇是以類似旅遊介紹的方式所寫的幻想短文,請多指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是我這輩子看過最不可思議的東方沙城,它是位於荒盤大陸的最西端,
是進入西方稀盤大陸的交通要道,同時也是最危險,屢屢讓旅人們魂斷於此的岩漠之地。
地上遍佈著如白雪般的白色砂石---白寒岩砂,
這些砂石的特性是在白天時會反射日光讓人如得到雪盲般看不見任何的東西,
再加上砂漠白日特有的極熱高溫,會讓那些不清楚此地的旅人們魂喪此地。
縱使在那樣險惡的環境下,卻有一座砂城如堅石般地象徵坐落於此,
使得旅人們重新擁有足夠的勇氣和慰藉來征服這險惡。



這座象徵勇敢和堅忍的砂城,就是在荒盤大陸的邊境之民最津津樂道的白色之城-----默桑。

它不同於西方沙城---要桑,那樣有著誇耀自我繁盛般的黃金城垛裝飾,
明目張膽地表明這國家的自信和盛大。
而這座白色之城則是使用了當地的特殊建材---白寒岩砂而建,其砂白如雪,外觀又如冰晶般透明,
其觸感則如雪晶般冰涼,又會反射日光,使得在白日時這座沙城和整片沙漠一起反射著日光,
閃得路經此沙漠的人們無法看見任何的事物甚至讓人目盲,
由於這樣奇特性質使得這座城池在建立數千年後仍未受到侵擾也未被對手尋找到原因之一。



所以,唯有在黃昏與夜晚交接時,由那昏日加諸在默桑之城上的陰影時,
才會看見那神奇的白色沙城悄悄地聳立於沙漠的一端。
使得有些初次到此地的異國旅人們以為那是一座有著惡魔居住的邪惡之城。
於是這座城也有著諸魔城的別名。

其實這座城的奇妙可不只如此,最奇妙的是當月亮升起,並走到夜空的正中央時,
這座城便會和地上的白砂一起綻放著微微的光芒,不同於日間那種會讓人看不見的強烈阻擋,
那種光芒卻是令人感到溫和甚至於帶著淺淺的悲傷。

不只如此,這光芒變成了在漆黑夜中唯一燈火般照耀著沙漠,彷彿是另一個太陽似的,
溫柔地撫著這片荒蕪大地,而不強烈地拒他人於千里之外。
白日藏身於真正的太陽底下,卻於晚上散發出如太陽般閃耀和月之溫柔的神祕堡壘,
那樣奇特的特性讓當地的遊牧民族們都因為這樣而稱這座神祕的城堡為默桑---沉默的日桑(太陽)之城



有一首歌是這樣的:

白荒之城,女神之所;
僕人是王,子為子民
手足相憎,因戀人而起,使母流浪。
王為母建了個城,使母子安所。

大地是毒藥,母親含淚而歸,
夜月的光是母,其光為母之去向,也為其城所在。
照其城為守護其子...

這首令人摸不著來由的民謠間接地暗示著他們和另端的西方沙城有著久遠的關連,
但似乎在很久以前反目成仇了。
而且似乎也暗示著對方是個侵略性相當強的民族


他們的服裝和一般遊牧民族差不多,只是,他們的服裝可正反兩穿,白日時穿著白色那面以藏身,
而夜晚時則身穿著灰色那面以利交流和接待外面的旅人,
但是,他們的唯一要求則是要求旅人們秀出他們的手臂來確認是否為要桑城人而已,雖這要求有點不便,
但一旦通過他們的要求,他們便會拿出此城的特產---蜂蜜酒來對來者致歉。
此蜂蜜酒來頭不小,是由此地的盲穴蜂所生產出來的,相當地稀有,其價值直逼滿城的黃金和寶石。



這樣神祕又奇特的城市,卻在某一日的月黯淡之夜一瞬間消逝,
據要桑的歷史記載,在某代的默桑城的女王,美貌動人,精明賢能,
使得原本要攻下默桑城的要桑王從間諜的傳訊中得知此事,
於是便想利用聯姻的方式來避免戰爭。
結果,默桑城堅決反對,戰爭一觸即發。
其後,默桑城戰敗,女王被擄。
要桑王以為目的已到達,便以和默桑城女王結婚之由,舉行慶祝,
沒想到,女王卻在當晚融化,化成了一堆白砂,
而其城也同一時間風化,成了一座砂丘。
從此,此城在那一晚成為了傳說,只在要桑傳上徒留著文字,
記碌著這曾經存在過,卻近乎幻想的月神之城。


2 名無しさん [ 2009/10/31(Sat) 10:51 ID:oOt6.LcI ]
母親

「母親啊,您能原諒我嗎…,我那罪惡的聲音和言語…」


在某個不知名,已傾倒的宗教聖堂裡,我見到了如人類們所稱之為”母親”的肖像,她垂眉低首,嘴裡帶著淺淺的微笑,稍稍圓潤的身材,這一切的象徵對人類們來說都充滿了溫暖,但在我的眼中,一直是眾多虛偽人類面具裡的其中一個面具而已。
----- 一個利用他人為自己而死或是免費賺取金錢的好用工具而已。

 這樣的概念,讓我在這罪惡的大地上浪流多時之後,被一個想法單純的女子(在人類之間,他們嘲笑這樣的人是笨蛋,無能者),給稍稍地化了開來。

她是個虔誠的信徒,對她所相信的信仰相當的虔誠,她在信仰的支持下收容了許多的孤兒,並深愛著他們。只是她很不走運,收養了一個引發戰爭的劊子手,那名養子在手握政權後,
為了怕對手用他的出身來攻擊他。於是,便在一個無人注意的夜晚,潛入了收容所,無聲無息地殺了全部的人,不止如此,還玷污了他的養母。


「妳為了這些孩子,費盡心力地照顧他們,卻得到了這樣的結局,妳很滿足嗎?」

剛好路過此地我,見到了這一切慘狀,也從星子的對話裡約略地知道實情後,
我蹲在地上,看著那半死不活的女人,面無表情地問了這個問題。

那女人已經無力講話,只是將手伸出,輕輕地撫著我的臉,如同往常對待她自己收容的孩子一樣,漾出的溫柔的微笑,接著便軟軟地癱在地上,再也無力伸手。

這時,那女人的一切一切,她的喜怒哀樂,愛恨歡愉,和她強烈渴望母愛的欲望,不斷地湧入我的腦海中。

『我只不過想追求母親只為了留下我而不顧一切生命的愛而已……。孩子,那你呢?』

兩道如流水的清淚不斷地從我的雙瞳滑落,再加上她最後的反問,一股說不上來激動,直接敲擊著我全部的神經。
我顫動地撫著她的幾近軟綿的血肉,似乎想要再次尋求她的應答,但她的意識已經進入了混沌狀態,雖未死去卻已無法回答。

『安息吧…好好地離開這污穢的大地吧,而妳的骨與肉將回歸大地…』

我感傷地抱住她尚有餘溫的身軀,學著人類所用的溫柔語氣,輕聲地在她耳邊說道

在最後一句話說完的瞬間,她的身軀瞬時化為了粉塵,馬上飛散了開來,
沾染了整個空間,也沾染了我的外衣。當那粉塵漸漸散去之時,一條上面繫了一顆水滴狀的透明寶石的項鍊,從半空中急速墜落至地上,並在黑暗中發出曖曖的光芒。

我觸摸著它,感覺到她的靈魂已進入到了那寶石裡,似乎想和我一起旅行,也似乎想告訴我她堅持的理由。

「隨便吧,如果妳想走時就離開吧…」
我拾起那項鍊,戴在身上,對著那項鍊道



而今,我再度見到這象徵時,卻是帶著無限的思念來回憶起那段往事。
因為那寶石在經歷某段旅程時,已經消失了它該有光芒,而那靈魂,也不在那裡了。

這項鍊成了空洞虛偽的裝飾物,同時也失去了伴我在這污穢大地旅行的智者。

對那象徵做完了傾吐,我無限愁悵地抬起頭,望著這片無邊無際的星空,想起了那個創造我,讓我在這大地恣意破壞的創造者和祂最後話語。

『毀了他們吧!』

以前,我從未對這句話有所懷疑,而今,我對祂真正的意思感到相當地困惑。


「他們也和我一樣都是您的孩子,只是您是否是愛著它們和我的呢?如同慈愛的母親一般?」

我無意識地呢喃地問了這一句。

這時,天空開始下起了大雨,那雨中的陣陣雷響提醒了我該離開此地的訊息。
我看著外頭大雨,再看看那象徵,我露出了微笑。

「沒關係的,有一天我會找到真正的答案的,就算我的下場也如同那些可憐的人類一樣…」
我繼續呢喃著,並且轉身走入雨中,讓雨沖刷掉我來此處的痕跡。



母親啊…您是真的愛著我的嗎?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