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短篇1768字)王子

1 hold [ 2009/10/28(Wed) 23:37 ID:sDwxe19o ]
我用劍在荊棘之中砍出一條道路,同時在心裡面自我催眠:
『這次是最後一次了。』
啊,上次好像也說過同樣的話呢。
不管它了,直視著前方向前邁進比較重要。
一束又一束的砍下生長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植物,重複執行了數不清的次數以後。終於在奸細之中望見了目的地。建於百年前的城堡,仍舊堂堂的顯示它的存在感。
我走到護城河前試著大吼。並沒有任何回應。果真是傳說中的死城?
隱約的,我感到有些複雜。
現在,到底是該欣喜還是嘆息呢?
-------------------------------------------------------------------------------------------------------
我曾經是個王子…真要說的話,現在也還能勉強算的上是個王子吧?
但那時候,我還只是一位普通的王子。
普通的降生,普通的成長還擁有普通的才能。
父王既不殘暴也不賢能、母后既不妖媚也不特別賢淑。國家不大不小不貧不富。
一切的一切,普通的剛好。
直到我十八歲的時候,父王他為了我選妃一事,舉行舞會為止。

一開始的一切真的很平常。
好歹也是自己選妻子的場合,自然我是以極致歡迎的態度來面對這場傳統儀式的。只是一直到十點半〡舞會進行到一半〡我都沒有發現中意的女性。「這也是會有的狀況啦!」作風豪爽的父王倒是不介意的如此表示。我也並不是特別感到失望啦……好吧,或許是有那麼一點。

可是連這一點點的失落,在她出現之後也全都一掃而空了。
那一襲純白的禮服、精巧的五官與不知所措有些羞怯的神情。讓我情不自禁的走下階梯對她說道:
「能請妳,與我共舞一曲嗎?」

直到現在,在怎麼樣的係係回想,我也找不出在充滿回憶的那時,出了什麼差錯。
最多,我和她實在是玩得太過盡興了,幾乎忘了時間的經過…順便也忘了問她的名字。十二點的鐘聲一響,她就離去了,留下一只玻璃鞋。
父王試圖幫我尋找她,他下令當日受邀者,家中如果有穿的上玻璃鞋的人,即為太子妃。但是最後人沒有找到,另一隻鞋子倒是出現了。
拿出鞋子的那戶人家說:他們最小的女兒與男人私奔之後,只留下了這雙玻璃鞋與一封信。上面只寫著一句話。
「這是,王子殿下的東西。」

只希望,她真的能夠幸福。
消沈了一小段時間之後,我試圖再次拾起我普通的王子生活。
可是,第一次戀情的失敗,如同詛咒一般困擾著我。

髮如落瀑的少女,愛上了偶而經過的獵人。
膚如白雪的伊人,喜歡的是救他脫離讀蘋果危機的矮人。
前來作客的無言小姐,則是在晨霧裡消失無蹤。

其他的類似事件,超過十次以後我就沒在數了。

--------------------------------------------------------------------------------------------------------------

在去年,我和父王請了一年的外出假。
因為受不了了,在很多方面,都是。
我與他約定,若是沒有與真愛相攜而歸,就請父母作主吧!
就算,我輸。
在又幾次的失敗之後,轉眼寒冬已過,距離期限,只剩下不到一個月了。當我正自暴自棄的在酒店裡面放蕩的時候,聽到了有關於這裡的傳說。
我不顧一切的,揚起了馬鞭。

走過好幾位倒下的人體〡不是死亡而是熟睡著〡我的心跳慢慢的高昂了起來。
說不定,這次真的…
傳說中,隔絕閒雜人等的荊林並沒有阻止我。
說不定,這次真的…
最後,我終於找到了,如同傳說一樣,最高的那座塔樓。
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打開千百年來沒有移動過的木門…應該是這樣才對。
實際上好像並不是如此。

裡面,擺著一張簾幕大床…還站著兩位少女。
一黑一白。

「…你們是誰?」我驚訝的問。
白色少女沒有回應。
黑色那位則是提起眉毛,然後嘆了口氣。
「…青年,你晚了一步。」
她掀起床邊的帳幕,而床上則是,空無一人。
「怎、怎麼會這樣!?」
看著我驚慌的表情,不知何故心情轉好的黑色,多說了兩句。
「居然能早上整整二十四個小時破解我的咒術,這小丫頭也還真是厲害呢。」
「咒術?難不成…」
「就是那個難‧不‧成。我們兩個,就是那兩個有特別篇幅的魔女喔☆」
我驚愕的說不出話來。過了幾十秒後。
「不行!」
一旁,一直沈默著的白色少女突然站起身大叫。
「這樣的話「,我的咒術不就解不開了嗎,一定要找回她才行!不然城堡的人們……啊啊啊啊糟糕了糟糕了!」
說完,她就衝了出去。
過了不久,傳來一陣物體落下樓梯的聲音。
「呵呵,大概又是摔下去了吧?那孩子老是這樣子笨手笨腳呢…」
黑色幽雅的笑了。
我也笑了。
抽出劍,我將床斬成兩半。
四半,碎塊而後碎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沒有人,需要我的幫助。
沒有人,需要我的愛。
太棒了!絕高啊!沒有什麼比這個更棒了!
幸福萬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 名無しさん [ 2009/10/29(Thu) 04:45 ID:6Be/gvXo ]
超亂的故事.......
雖然這樣說好像在罵作者(?) 不過作者啊 請記得好好休息喔

3 hold [ 2009/10/29(Thu) 18:15 ID:jXRlzNT6 ]
mom的
簡直是錯誤連篇...精神狀況不佳時的衝動,招致了惡果啊...


4 名無しさん [ 2009/10/29(Thu) 21:07 ID:hPGMm7pw ]
很亂歸很亂...
這故事婊了好幾個童話阿www

所以最後是魔女結局嗎

5 幻想產物 [ 2009/10/30(Fri) 02:06 ID:FqCJ5sPs ]
最後這個王子變成了魔王<-魔王就這麼誕生了

6 hold [ 2009/10/30(Fri) 21:34 ID:m2rUP2RI ]
原本是有魔女結局的打算的...
話說要不要放個更正版?比較易讀。

7 名無しさん [ 2009/10/30(Fri) 21:51 ID:9xGoS7o6 ]
都寫出來了不放對不起自己...

8 風雨居人 [ 2009/10/30(Fri) 23:15 ID:.r2PS1DI ]
修正版希望!

9 hold [ 2009/10/31(Sat) 10:36 ID:vL7SgYT6 ]
我用劍在荊棘之中砍出一條道路,同時在心裡面自我催眠:
『這次是最後一次了。』
啊,上次好像也說過同樣的話呢。
不管它了,直視著前方向前邁進比較重要。
一束又一束的砍下生長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植物,重複執行了數不清的次數以後。終於在間隙之中望見了目的地。建於百年前的城堡,仍舊堂堂的顯示它的存在感。
我走到護城河前試著大吼。並沒有任何回應。果真是傳說中的死城?
隱約的,我感到有些複雜。
現在,到底是該欣喜還是嘆息呢?
-------------------------------------------------------------------------------------------------------
我曾經是個王子…真要說的話,現在也還能勉強算的上是個王子吧?
但那時候,我還只是一位普通的王子。
普通的降生,普通的成長還擁有普通的才能。
父王既不殘暴也不賢能、母后既不妖媚也不特別賢淑。國家不大不小不貧不富。
一切的一切,普通的剛好。
直到我十八歲的時候,父王他為了我選妃一事,舉行舞會為止。

一開始的一切真的很平常。
好歹也是自己選妻子的場合,自然我是以極為歡迎的態度來面對這場傳統儀式。只是一直到十點〡舞會進行到一半〡我都沒有發現中意的女性。「這也是會有的狀況啦!」作風豪爽的父王倒是不介意的如此表示。我也並不是特別感到失望啦……好吧,或許是有那麼一點。

可是連這一點點的失落,在她出現之後也全都一掃而空了。
那一襲純白的禮服、精巧的五官與不知所措有些羞怯的神情。讓我情不自禁的走下階梯對她說道:
「能請妳,與我共舞一曲嗎?」

直到現在,再怎麼樣的細細回想,我也找不出在充滿回憶的那時,出了什麼差錯。
最多,我和她實在是玩得太過盡興了,幾乎忘了時間的經過…順便也忘了問她的名字。十二點的鐘聲一響,她就離去了,留下一只玻璃鞋。
父王試圖幫我尋找她,他下令當日受邀者,家中如果有穿的上玻璃鞋的人,即為太子妃。但是到最後,人沒有找到,另一隻鞋子倒是出現了。
拿出鞋子的那戶人家說:他們最小的女兒與男人私奔之後,只留下了這雙玻璃鞋與一封信。上面只寫著一句話。
「這是,王子殿下的東西。」

只希望,她真的能夠幸福。
消沈了一小段時間之後,我試圖再次拾起我普通的王子生活。
諸如學習、處理部分政事、打獵以及適當的惹花拈草之類,王子必行職責。
當然有關於王國存亡問題的選妃一事,我也是盡可能的去做。
可是,第一次戀情的失敗,如同詛咒一般困擾著我。

髮如落瀑的少女,愛上了偶爾經過的獵人。
膚如白雪的伊人,喜歡的是救他脫離毒蘋果危機的矮人。
前來作客的無言小姐,則是在晨霧裡消失無蹤。

其他的類似以上三者的事件,超過十次以後我就沒在數了。

--------------------------------------------------------------------------------------------------------------

在去年,我和父王請了一年的外出假。
因為受不了了,在很多方面,都是。
我與他約定,若是沒有與真愛相攜而歸,就請父母作主吧!
就算,我輸。之後再也不打算反抗了。
但在又幾次的失敗之後,轉眼寒冬已過,距離期限,只剩下不到一個月了。當我正自暴自棄的在酒店裡頭放蕩的時候,聽到了有關於這裡的傳說。
我不顧一切的,揚起了馬鞭。

走過好幾位倒下的人體〡不是死亡而是熟睡著〡我的心跳慢慢的高昂了起來。
說不定,這次真的…
傳說中,隔絕閒雜人等的荊林並沒有阻止我。
說不定,這次真的…
最後,我終於找到了,如同傳說一樣,最高的那座塔樓。
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打開千百年來沒有移動過的沈重木門…應該是這樣才對。
實際上卻不是如此。

裡面,擺著一張簾幕大床…還站著兩位少女。
一黑一白。

「…你們是誰?」我驚訝的問。
白色少女沒有回應。
黑色那位則是提起眉毛,然後嘆了口氣。
「…青年,你晚了一步。」
她掀起床邊的帳幕,而床上則是,空無一人。
「怎、怎麼會這樣!?」
看著我驚慌的表情,不知何故心情轉好的黑色,多說了兩句。
「居然能早上整整二十四個小時破解我的咒術,這小丫頭也還真是厲害呢。」
「咒術?難不成…」
「就是那個難‧不‧成。我們兩個,就是那兩個有特別篇幅的魔女喔☆」
我驚愕的說不出話來。過了幾十秒後……
「不行!」
一旁,一直沈默著的白色少女突然站起身大叫。
「這樣的話,我的咒術不就解不開了嗎,一定要找回她才行!不然城堡的人們……啊啊啊啊糟糕了糟糕了!」
說完,她就衝了出去。
過了不久,傳來一陣物體落下樓梯的聲音。
「呵呵,大概又是摔下去了吧?那孩子老是這樣子笨手笨腳呢…」
黑色幽雅的笑了。
我也笑了。
抽出劍,我將床斬成兩半。
四半,碎塊而後碎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沒有人,需要我的幫助。
沒有人,需要我的愛。
太棒了!絕高啊!沒有什麼比這個更棒了!
幸福萬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0 名無しさん [ 2009/10/31(Sat) 11:31 ID:8XECWPAk ]
應該有....5個?(童話的意味

婊童話真有趣啊wwwwww

11 hold [ 2009/10/31(Sat) 15:01 ID:vL7SgYT6 ]
是五個沒錯...看的出來大約是哪些嗎?

12 名無しさん [ 2009/10/31(Sat) 18:06 ID:P9v02cSI ]
玻璃鞋 長髮公主 白雪公主 美人魚(不確定) 睡美人
應該沒錯吧...
不過為啥標題的"68"要打全型?

by其實很想看魔女結局的路人

13 hold [ 2009/10/31(Sat) 18:38 ID:vL7SgYT6 ]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魔女結局就交給島民補完吧,對自己寫的不是很滿意。
啊,對了。全正解。
美人魚是比較難猜啦~

14 10 [ 2009/11/01(Sun) 01:33 ID:ipc0ZgXI ]
我是卡長髮wwwwww其他四個還漫明確的所以很好猜出來
另外個人覺得現在這個結局也很不錯(壞得不錯的意味

15 名無しさん [ 2009/11/01(Sun) 16:05 ID:Ehl4yjZs ]
>無言小姐
>在晨霧裡消失無蹤
這兩句是提示...

長髮公主的話
>髮如落瀑

16 風雨居人 [ 2009/11/23(Mon) 18:44 ID:myvbKnjk ]
認真看完整篇的我真蠢

17 名無しさん [ 2009/12/11(Fri) 20:32 ID:npYPYTXo ]
真的,甚至還留言呢,你看你蠢不蠢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