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極短篇-後記

1 C.J. ◆c3wO89XKhg [ 2009/11/22(Sun) 16:40 ID:mnC7.CAk ]
極短篇-後記-萊蕾篇

深夜,巨大的城堡靜靜的沉睡在月光下,不久之前的戰役,令她受到重創,造成這一切的,是一名少年。

在戰役中,身穿黑色盔甲的少年奮勇擊退惡魔,也因此受了重傷,遵守諾言的他讓惡魔從戰場上撤離,但,卑劣的領導者卻想利用這個機會一口氣殲滅惡魔,少年以自身為盾,擋下了奔向惡魔們的利箭,但卻被其中一支箭貫穿心臟,他用僅存的力量詠唱足以毀滅戰場的禁咒,將領導者的部下們一舉殲滅。

幫少年爭取時間的,是名身穿灰色軍服,有著紫紅色長髮的鋼鐵女武神--萊蕾‧馮‧貝亞特;以及少年的妻子,有著『永夜魔導師』之名的伊芙莉亞。

最後,女武神以自身的力量推翻腐敗的政權,建立起少年以前曾向她提過的,一個充滿和平的安定國度。

寧靜的長廊裡,傳來物體撞擊地面的聲音,發出聲音的,是任憑紫紅色長髮隨意披在肩上,穿著軍服的女武神。

從她的身上,感覺不到勝利的喜悅,取而代之的,是悲傷。

起先,少年的存在並不重要,但在一次的防衛戰中,讓她對少年產生了些許好感,一來是因為少年的成長,二來是自己的部下全都在這場防衛戰中順利存活下來,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少年的努力。

隨著少年不斷成長,她察覺到一件事情。

自己已經愛上這名希望能拯救一切的天真少年了。

後來,少年為了保護她而受傷,她除了愧疚,更痛恨自己因為一時大意而讓少年受傷,她親自幫少年包紮,然後……

萊蕾走進有著月光照耀的破碎大廳,身體不適的她皺起眉頭,她伸手輕輕按住微微突起的腹部,然後把倒在一旁的椅子拉起來坐著休息。

稍作休息之後,她從懷中拿出裝有雪茄的盒子,她拿起一支雪茄準備點火。
當火接觸到雪茄的瞬間,感到厭煩的她把雪茄丟在一旁,靜靜的看著雪茄飄起的縷縷白煙。

『到最後,我還是得不到你的心啊……那麼我奪下這座城又有什麼意義呢……?』



『沒想到身為女武神貝亞特後裔的我,居然會愛上一個這麼普通的男人啊……』萊蕾露出慘澹的笑容,這時,腳步聲引起了她的注意。

「母親大人,您在哭嗎?」稚嫩聲音的主人從破碎的石柱後走出來,她是一個身材嬌小、年齡大約四、五歲上下,穿著跟萊蕾一樣的小女孩。
「大概吧,話說回來,當時如果不是那個傢伙,妳現在大概也不會成為我的養女吧,莉亞特。」萊蕾伸出手,示意她過來。
「嗯,不過如果不是因為薇娜殿下,他也不會在這裡喪命吧?」將黑色秀髮梳理整齊的莉亞特站在萊蕾面前,在萊蕾的教育下,她從柔弱的女孩變成了身心堅強的女孩。
「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果然又是那個女人造成的……不過,我似乎也改變了不少啊……」
「是,您不再像以前那樣熱愛戰鬥,特別是冷酷的處決眼前的對手,對部下們也變得溫柔。」
「這也是那個男人帶給我的影響嗎……」萊蕾抱起莉亞特,她用右手按住額頭,靜靜的看著夜空。

不知過了多久,坐在女武神腿上的女孩想起了某件事情,她把手伸進口袋,像是在尋找某樣東西。

「對了,這是伊芙莉亞殿下要我交給您的。」女孩從口袋中取出一封信,交給萊蕾。
「那個女人知道我對他做了那樣的事情,還是選擇原諒我嗎……真是愚蠢的傢伙……」她打開信,裡面放著一張簡陋的地圖,以及兩封內容簡短的信。

萊蕾把信仔細的看完後,小心的把信折好放回信封。
「莉亞特,把行李準備好。」
「請問信裡寫了什麼?」
「現在妳該做的,是貫徹命令,而不是提出問題。」女武神用極為冰冷的語氣命令女孩,感覺事情不對的女孩立刻從她身上跳開。
「是的。」
「快去準備吧,我們要去跟伊芙莉亞會合了。」她用溫和的語氣說著,面對這樣劇烈的落差,女孩除了困惑,還是困惑。
「那,我先告退了。」莉亞特簡單敬禮後,迅速消失在月光照耀的大廳中。

看著女孩離去的背影,萊蕾嘆了一口氣。

『你這傢伙……想得還真是周到啊……天真又討人厭的混帳。』
露出苦澀笑容的她拿出其中一封信,再次看過之後,她拿出火柴點火,把信燒掉。

『我會繼續等你的,等到你回心轉意的那天,我、莉亞特和這孩子將會在你回來的那天,成為你最堅強的盾!』

說完,女武神也消失在月色籠罩的大廳中。

燒成灰燼的紙上,只剩下幾個字還能辨識。

……如……早……遇……妳……的話……也許……我會……以黑……身分……回……

後記-萊蕾篇 完

這是在本篇完結之後的事情,至於本篇,可能要等我退伍之後才有時間專心創作了。
我還在摸索,因此,如果有任何缺點,還望各位不吝指教。


2 C.J. ◆c3wO89XKhg [ 2009/11/29(Sun) 17:31 ID:S2sNUD2Y ]
極短篇-愛琳篇

深夜,沉睡在嚴寒北方的國度『坦貝拉』,在月光的照耀下,猶如水晶一般晶瑩剔透。
在這座水晶國度中,有一座如同銀色琉璃般的城堡,這是由『冰雪女王』愛琳所建立的巨大藝術品。

坐在王位上的女王穿著與冰天雪地完全不相襯的淺紫色輕薄長袖以及黑色皮革長褲,她的右手無意識的把玩著自己淺藍色的長髮,身為領導者的她,在處理完繁忙的政事後,靜靜的休息著。

「………………」
「女王陛下,我幫您準備好紅茶了。」站在女王面前的,是穿著銀色盔甲,威風凜凜的女騎士,她頭上猶如烈焰般的鮮紅長髮整齊的綁成馬尾,腰際上的長劍也有著獨特的羽翼造型。
「……奈蕾,如果是妳,妳會選擇拯救所有人?還是拯救自己最重要的事物?」接過紅茶的女王,專注的看著女騎士。
「我會選擇拯救自己最重視的事物,相信其他姐妹們也都跟我一樣。」奈蕾毫不猶豫的回答,愛琳沉默了幾秒,然後輕輕閉起雙眼。
「當年那件事,讓妳到現在還在愧疚嗎?」聽到這裡,奈蕾先是震了一下,她難過的低下頭,小聲的回答。
「……是的。」
「……我女兒說過了,那是她自己的選擇。」
「……是……」
「……如果妳真的想補償她,那就不要再為這件事情愧疚了,而且……」愛琳把陶瓷茶杯放在一旁,她起身用纖細的手指劃過女騎士的臉頰,接著她張開雙手用力抱緊她。
「妳這樣……怎麼能得到我的信任呢……?」
「……陛……!」奈蕾話還沒說完,女王的嘴唇已經碰觸到她的嘴唇了。

兩人吻了幾分鐘後,愛琳將奈蕾推開,她撥了撥頭髮,嘆了一口氣。
「我說過了,這座城、法傑爾,以及姐妹們,通通都是屬於我的,因此我不允許任何人反抗我。」
「而妳現在的反應,就是在反抗我。」
「是……是的……」
兩人對望了幾分鐘,感到不耐煩的女王揮揮手,無奈的搖頭。
「事情過去就算了,我記得那個天真的男人說過:『一直在意過去的瘡疤,只會讓自己沉浸在痛苦之中,沒辦法看見前面的改變。』」
「您是指……黑雷嗎?」
「不然除了法傑爾,還有哪個天真的笨男人會讓妳有好感?」
「對了,還有這是他在大戰之前要我交給妳的,真搞不懂為什麼一個知道自己必死無疑的笨男人,居然還會設想到伊芙莉亞以外的所有人,這個混帳是時間太多還是已經瘋了……嘖,一想到他我就有氣。」愛琳不悅的從懷中拿出一封信,原本冷漠的臉上,在這時閃過一絲笑容,奈蕾先是被女王的反應嚇到,但沒多久,她也笑了。
「這樣才是黑雷的作風啊,陛下。」接過信封的她,露出生硬的笑容。

「這樣就對了,下次我女兒回來時,妳要給我露出這樣的笑容,這是命令。」
「陛下,這太強人所……」
「妳想抗命嗎?」
「不……不是的……」
「那麼,猜猜看,我現在想要什麼?」女王彈了一下手指,兩人周圍的水氣開始迅速凝結,最後化成一條水藍色的巨龍。

巨龍發出震耳欲聾的嘶吼,接著溫馴的把頭倚靠在愛琳身旁。
奈蕾思考了幾分鐘,才結結巴巴的說出答案。
「……難道您身上的燒傷又在痛了嗎?」
愛琳輕輕摸著巨龍的頭,她滿意的看著女騎士。
「沒錯,我現在需要一個能幫我止痛的藥。冰龍王,把我現在想要的東西準備好。」

她朝前方揮手,冰龍立刻回應她,牠朝空無一物的大廳噴出冰冷的氣息,幾分鐘之後,冰冷的氣息在大廳中化成一張冰床。
完成任務的牠化為冰冷的水氣,消失在空氣中。

「準備好了嗎?我忠心的女武神?」愛琳伸出手,她熟練的解下奈蕾身上的盔甲,兩人的呼吸逐漸化為喘息,臉頰也慢慢泛紅。
「……這是我的榮幸,我的女王。」

「不只是妳,法傑爾、姐妹們都有權利享受我的恩寵,了解了嗎?」
「是的,我的女王陛下。」
「那麼,開始吧。」
「是的……」

極短篇-愛琳篇 完

3 C.J. ◆c3wO89XKhg [ 2009/12/06(Sun) 00:22 ID:J5cM6Ils ]
極短篇-決策官的煩惱

聳立在東方的羅姆亞特,在黃昏陽光的照射下,成為一座充滿財富的黃金城,在其中,莊嚴的城堡佇立在這座城的中央,猶如沉睡的帝王般,靜靜的休息著。

這天下午,穿著輕便套裝,留著金色短髮的女孩拖著疲憊的步伐走在長廊上,一般的小孩在這個時候都是和朋友們一起出去玩耍搗蛋,但她沒辦法像他們一樣。

她,是這座城的決策官。

女孩繼續低頭思考著,身體雖然極為疲憊,但她的腦袋卻依然清晰,她不斷的判斷各種方法的可行性、風險、效益等等的問題,她希望每次提出來的計畫,都是人員損失最少,效益最高的計畫。

但,每次的決定,就意味著可能有人犧牲。

起先,她完全不能接受這種結果,但是殘酷的現實迫使她必須繼續做出選擇,她沒有時間哀傷,也沒有時間為他們祈禱,她能做的,只有繼續做出抉擇。

她經過位於長廊上的一間房間時,裡面傳來了少年的聲音。
「莉莉絲,什麼時候有任務能給我們?」
被稱為莉莉絲的女孩先是嚇了一跳,幾秒之後她吞吞吐吐的說:「嗚哇哇……目、目前還沒有任務……」
「我知道了,另外,請問妳有黑雷的下落嗎?」

「……!」一聽到這個名字,莉莉絲震了一下。
「怎麼了嗎?」
「沒、沒有……我先、先失陪了……」說完,她快步離開。

女孩不敢說出真相,因為,那名被稱為黑雷的少年,早就在那場戰役中犧牲了。

而且還是為了拯救被王都當作人質的她。

黑雷付出他自己的生命,拯救了她、以及他能拯救的一切。

但是,知道黑雷犧牲的人卻少之又少,也因此,知道事實的人都相當的痛苦,特別是他的妻子,以及女孩。

難過的女孩繼續拖著疲憊的身軀向前走,突然,她感覺身體一輕,下一秒,溫暖強壯的雙手把她送到一名魁梧男人的肩膀上。

「在下的寶貝女兒,有人欺負妳嗎?」低沉的嗓音,讓女孩感到安心。
「沒有,是我自己的問題。」
「有煩惱就說出來吧,在下很樂意幫妳分憂解勞的。」
「真的是我自己的問題……爸爸。」
「唔……看來在下被討厭了啊……」男子露出苦澀的笑容,女孩本想開口,這時,一名女性冰冷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像你這種問法不會被討厭才奇怪,無限。」
將金色秀髮整齊綁在腦後,穿著黑色套裝的清秀女性冷冷瞪著男子。
「不要挖苦在下啊,潔西卡。」
「我沒有。」
「唔……那麼,在下帶妳們去一個好地方。」話剛說完,一旁突然傳來另一名男性的聲音。
「酒館是……嗚!」但是他話還沒說完,就被一條白色的鎖鏈拖走了,緊接著傳來男性求饒的慘叫聲以及某種物體被劇烈打擊的聲音。

「至少,在下不會像幻十那麼不會看時機說話。走吧,親愛的老婆以及可愛的女兒。」無限露出笑容,莉莉絲也因為剛剛的事情露出笑容。
「嗯。」

不久之後,三人來到城堡的頂端。

「如何?這就是在下說的好地方。」
金黃色的夕陽將整座城染成了金黃色,河流也在陽光的照耀下閃耀著金色光芒,宛如一條金色的皮帶一般。
蔚藍的天空也抹上淡淡的金色,這景色就像是圖畫一般,美的令人目不暇給。
「好漂亮……」莉莉絲張大眼睛看著這一切,惟獨站在一旁的潔西卡依舊面無表情的站著。
「妳不高興嗎,老婆大人?」
「當時向我求婚時,為什麼沒有帶我來這裡?」
「因為這個地方,是在結婚之後才發現的,這樣好了,今天的晚餐由在下來準備,這樣可以吧?」
「我沒意見,莉莉絲,妳呢?」
「當、當然可以,媽媽。」坐在無限肩膀上的莉莉絲,用力的點頭。
「喔喔,那在下今晚就要大顯身手了喔!」坐在城堡頂端的無限用他粗壯溫暖的手,緊緊抱住潔西卡和莉莉絲。

『到底……這樣的幸福,會持續到什麼時候呢……我的決定,又會讓多少人失去幸福呢……?』在無限懷中的莉莉絲,一邊看著夕陽一邊想著這樣的問題,她搖搖頭。
『這個問題,不是我現在應該煩惱的,我現在該做的,是為了大家的幸福做出最好的選擇。謝謝你……爸爸……』


極短篇-決策官的煩惱 完

4 C.J. ◆c3wO89XKhg [ 2009/12/31(Thu) 02:40 ID:TXtqG/iY ]
極短篇-東方的巫女

在萬里無雲的晴空下,一名穿著深藍色巫女服的少女悠閒的漫步在羅姆亞特城裡,猶如新月般的銀色長髮披在她的背後,在她的身上還掛著兩條用不知名文字寫的密密麻麻的符咒。

在大陸上,這種穿著是極為特殊的,也因此引來了不少好奇的目光。

『幻琉小妹,妳不覺得四周的目光讓人很不舒服嗎?』少女腰際上的武士刀發出了不愉快的聲音。
『是這樣的嗎?小女子倒是覺得比起以前,這已經算是很幸福了,毫無惡意,只是單純的好奇……咦咦?』名為幻琉的巫女輕輕閉上雙眼,結果一個不穩,碰的一聲摔倒了。
『嗚……啊哈哈……又來了呢……』露出苦澀笑容的巫女按著鼻子,準備站起身。

這時,一隻手拉住了她。

「不要緊吧?」

出聲的,是一名穿著白色短袖、黑色長褲的少年。

「感激不……」巫女才剛站起來,咕嚕的聲音從她的肚子傳了出來。
「………………」
『………………』
「………………」

兩人沉默了幾分鐘,少年才擠出巫女最想聽到的話。

「……我先帶妳去吃點東西好了,剛好我的肚子也餓了。」
「麻煩您了……」

少年帶巫女到一家餐廳,兩人選了最偏僻的角落坐下,盡職的女服務生隨即將點餐的目錄送到兩人面前。

少年熟練的點好自己想吃的餐點,他把目錄交給服務生後,發現巫女還在專注的看著目錄。

「怎麼了嗎?」
「這……說來滿失禮的,小女子看不懂這個國家的文字……」
「喔,那沒關係啊,我把目錄上的餐點一道一道說給妳聽,妳聽到想吃的就直接說吧。」
「好的,感激不盡。」

沒多久,少年和女服務生都傻眼了。
「那個……妳真的要吃這麼多?」
因為巫女一口氣點了二十多道餐點。
「是的,錢的部份請不用擔心,我這裡……咦咦?」巫女把手伸向腰際,但是在她腰際上的,除了那把武士刀,並沒有任何東西。

「……該不會在船上的時候被偷了吧……」巫女難過的低下頭,看到她這副模樣,於心不忍的少年哭笑不得的安慰她。
「假如不嫌棄的話,這頓就讓我來請吧。小姐,這是餐點的錢以及給妳的小費。」說完,少年從懷中拿出小袋子交給女服務生,女服務生疑惑的打開小袋子,然後露出前所未有的笑容,她踏著輕快的步伐走進廚房。

「一再承蒙您的恩惠,小女子真不知該如何報答您。」
「有事情時,互相幫忙是應該的,再加上,我也不是本地人,就當作是旅行者之間的互相幫助吧。」

雖然話是這樣說,但少年的心在滴血。
因為這筆錢,是他要買禮物送給愛人的資金。

「原來如此,那,讓小女子幫您倒茶吧。」幻琉拿起桌上裝著熱茶的茶壺,準備幫少年倒茶。
「謝……小心!」少年話還沒說完,巫女就被椅子絆倒了。

「啊哈哈……我又出錯……您不要緊吧!」剛爬起來,映入巫女眼簾的畫面,是褲子被熱茶潑到,露出微妙表情的少年。
「不、不要緊,只是有點燙而已。」
「這樣會燙傷的,先把褲子脫下來才行。」
巫女立刻上前,試圖把少年的褲子脫掉。
「這真的不要緊,拜託妳別再拉我的褲子了……」
雖然巫女是出自一片好意,但是少年依舊死守著自己最後的尊嚴。

在一般的情形下,十個男人中,會有十一個男人希望遇到這樣的情形。
但是,當真的遇到的時候,會有十二個男人不希望發生在自己頭上。

兩人繼續僵持著,緊張的巫女用力拉扯少年的長褲,結果長褲承受不住拉扯的力道,啪的一聲破掉了。

重心不穩的巫女往後摔,眼看就快要撞到堅硬的桌腳了!
「危險!」少年伸手拉住巫女,並把她往自己的方向拉。

「感、感激不……!」鬆了一口氣的巫女,臉瞬間紅了起來。

少年先是愣了一下,然後他表情僵硬的看著站在走道上的人。

穿著灰色上衣、黑色長褲的女性站在走道上,原本拿在手上的蛋糕掉在地上,有著柔順黑色秀髮的她不敢置信的看著少年。

「伊芙莉亞……現在這個狀況,拜託妳讓我解釋一下可以嗎?」少年用顫抖的聲音回答著,但是名為伊芙莉亞的女性似乎被眼前的畫面震撼到了,完全聽不見少年說的話。

少年坐在椅子上,一手抓著巫女的肩膀,另一手將巫女的頭按在他的雙腿之間,少年的長褲只剩下大腿以下的部份,再來就是白色的內褲。

在任何情況下,十個男人裡,絕對會有十一個男人希望遇到這樣的事情。
但是,當真的遇到的時候,會有二十個男人不希望碰到這麼尷尬的場面。
而且,十個人裡,會有一百個人不會相信男方的解釋。

待續...

5 C.J. ◆c3wO89XKhg [ 2010/01/06(Wed) 02:51 ID:R5XSVwQE ]
少年連忙把巫女拉開,但是巫女早就昏倒了。
「原來……我一直是電燈泡啊……我終於看清你的為人了……」
「不是的!拜託妳聽我解釋!伊芙莉亞!」
「你這個花心的男人!」
伊芙莉亞丟下這句話就哭著跑走了,留下想追上去,但又怕巫女出事的少年。



不知道過了多久,巫女才睜開雙眼。
她看了看四周,除了柔軟的潔白床墊以及棉被,映入眼簾的,是一間極為豪華的大房間。
「嗚……到底發生什麼……嗯?」巫女揉揉惺忪的睡眼,食物的香味悄悄的傳入她的鼻子。
「對了,小女子好像還沒吃飯啊……」她拉開棉被,將棉被跟床鋪整理好後,準備走出房間。

才剛踏到門口,手還沒碰到門把,門就碰的一聲被打開了。
進門的,是穿著圍裙,手上端著餐盤的少年。
「怪了,人呢?」
「……在這裡……」幻琉有氣無力的聲音從門後傳來,少年慌張的把餐盤放在一旁的桌上,然後把倒在地上的巫女抱到椅子上。

「能動嗎?」
「嗚……小女子已經餓到不能動了……」坐在椅子上的巫女,就像是斷了線的娃娃一樣,全身無力的癱坐在椅子上。

少年一手按著頭,一手用叉子插起一顆丸子。
「來,把嘴巴張開。」
巫女緩慢的張開嘴巴,少年小心翼翼的把花椰菜送到巫女的嘴巴,結果丸子從叉子上掉到巫女的胸前。
「抱歉,我再拿一顆新的。」
「不行,浪費食物可是會遭到天罰的。」
少年欲哭無淚的看著天花板,然後他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好吧,我知道了。」

少年用叉子小心翼翼對準巫女胸前的丸子,他只希望這尷尬的畫面絕對不要再被看到。
隨著叉子越來越接近自己,巫女的呼吸也不自覺的急促起來,臉頰也抹上淡淡的紅暈。
結果這樣的反應,讓少年更緊張了。
斗大的汗珠不斷從少年身上滴下。原本冷靜的手也開始發抖,要是一不小心,很有可能會刺到巫女。

折騰了一個小時,巫女終於吃到第一顆丸子。
「……我再拿去熱一熱好了。」
「沒關係,這樣就可以了,您先去休息吧,小女子已經沒事了。」
「我知道了……如果有能幫的上忙的地方,再跟我說吧。」
「是的,非常感激您。」

少年關上門,離開了。
巫女確定少年走遠後,嘆了一口氣。
『小妹,怎麼了?』放在床邊的武士刀,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為什麼……那個幫助我的人……身上會出現死兆……難道又是我造成的嗎……』巫女難過的低下頭,她朝空中伸出手,一張符咒立刻從她的身上飛出來。
「蒼焰。」
話一說完,符咒隨即陷入藍色的火焰之中,然後飛到巫女的胸前,將沾在衣服上的醬汁全部燒掉。
而且,完全沒有傷到她身上的衣服。

『妳啊,沒聽過生死有命這種話嗎?時候到了就該離開,不管是誰都一樣不是嗎?』
『對一般人來說,的確是這樣沒錯。』
『妳的意思是……這個人不一樣?』
『不是,這個人非常平凡,但他的命運非常不平凡。』
『不了解。』
『簡單的說,這段時間裡,這塊大陸上會有大變動,當然,是會重新改寫歷史的大變動。』
『我還是不了解,能說清楚一點嗎,小妹?』
『我不能再透漏了,總而言之,這個少年、被鮮血與殺意詛咒的兩名罪人、名為幻想的槍手以及幻影的騎士,將會締造新的傳說。』

說完,巫女拿起叉子,靜靜的吃著已經冷掉的餐點。


極短篇-東方的巫女 完

6 C.J. ◆c3wO89XKhg [ 2010/01/31(Sun) 20:25 ID:fHV4ascA ]
極短篇-療傷

在世界的另一端,有著只有能將理想鍛造成武器者才能來到的世界。

掛在牆上的時鐘,雖然鐘擺依舊不停的擺動著,但是秒針卻動也不動,這意味著:這裡的時間是靜止的。

在這裡,一名身上佈滿傷痕的少年,靜靜的看著躺在床上,毫無血色的少女。

蒼白的少女,四肢被繃帶緊緊包覆住,但鮮血依舊緩緩從繃帶中滲透,將繃帶染紅。

她的額頭不斷滴下斗大的汗珠,痛苦的喘息聲不斷傳來。

每一次的喘息,都讓少年痛苦萬分。

原本,敵人的目標是與魔劍解除契約的少年,但由於少女的介入,導致少女在少年的面前被砍斷了四肢。

但,少年真正的潛能也在這一瞬間爆發,在沒有『理想』為媒介的狀態下,少年的『真實』覺醒了。

最後,重傷的兩人被他們的雙親:『閃劍』幻十、『極光魔導師』艾芙莉亞、法傑爾救出,少女的四肢也在法傑爾的手術中接回,但後續的治療必須在傷口癒合後才能繼續,因此法傑爾將兩人留在只有『鍛造者』才能到達的永恆世界。



「琳……對不起……」少年難過的看著躺在床上,與死神搏鬥的少女,在那之後,他一直無法原諒自己,為何自己沒有足夠的力量能保護少女。

少年那被左手緊緊握住的右手,上面佈滿了紅色的血絲以及抓痕,這是他痛恨自己無力的証明。

他一直陪在少女的身旁,深怕她一離開自己的視線就會消失。

『假如罪還在的話……我就能保護妳了……為什麼沒有契約的我……會變得如此沒用……』

「……小流……你在嗎……?」一聽到少女的呼喚,少年立刻將佈滿傷痕的右手藏在身後,他改用左手握住少女的手。
「怎麼了嗎,琳?」

「沒事……只是做了一個夢……你的右手……怎麼了……?」少女緩慢的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少年試著隱藏起來,佈滿傷痕的右手。

「什麼事都沒有,妳趕快休息吧。」少年依舊把手藏在背後,但這樣的回答已經讓少女感到不愉快了。
「……你的手……是你自己弄的……對吧……?」
「這跟妳沒關係。」
「什麼叫做跟我沒關係!為什麼你每次都要這樣懲罰自己?難道我沒有資格關心你嗎!把手拿出來!咳……咳咳……」
被少女這樣一罵,少年才把手伸到少女面前。
「對不起……」
「小流,我不是在責怪你,而是因為……不過說真的,這次我們還輸得真難看呢……」少女用尚未痊癒的雙手握住少年滿是傷痕的右手,溫柔的安慰他。
「但是,現在我們也得到一些訊息:『真實』並不需要『理想』作為媒介,雖然知道這點,不過找不到觸發的方法也沒有用;再來,攻擊我們的並不是惡魔,而是槍劍士協會的人,我記得愛妮絲姐不是我們這邊的人嗎?」
「嗯,不過她早就在當時那場大戰中失蹤了不是?」
「這就是我一直想不透的問題,為什麼失去領導者的他們會對我們發動攻擊?我還沒有聽說過槍劍士協會有選出代替愛妮絲姐的領導者。」
「……這樣資訊不夠,現在只能先把槍劍士協會那邊的人當作敵人,在問到足夠的情報之前,所有的揣測都要有所保留。」
「的確,不過現在還是先療傷,然後把小破和小罪找回來。」
「難道我的力量不夠嗎?」
「這不是力量夠不夠的問題,如果十把劍放在你面前,你能說出裡面有幾把是有理想的劍?」
「唔……原來如此……」

說到這邊,少女不太高興的看著少年。

「你該不會到現在還不信任小罪吧?」
「………………」
「我總覺得你的問題比我的傷還嚴重啊,小流。」少女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少年則是一臉苦澀的看著她。

「我從以前就沒有信任過任何人。」
「連我也是嗎?」
「不、不是……」
「那你還說自己從來沒有信任過任何人,明明就是自己打死不承認不是嗎?」
「……對不起……」
「啊啊,這沒什麼好道歉的,如果是小艾莉絲,她絕對會狠狠把你踩在腳下,然後用鄙視的笑容叫你乖乖承認自己錯了。」
「………………」少年聽到這邊,又默默低下頭了。
「話說回來,我好像從認識你到現在都還沒看過你笑呢,小流。」
「是這樣嗎?」
「如果你真的想向我道歉,就讓我看你的笑容。」
「………………很困難。」
「那,一下子就好,可以嗎?」少女舉起顫抖的雙手,試圖捏住少年的臉頰,但是少年那光滑的皮膚,讓她的手沒辦法捏住。
「沒辦法。」
「嗚……」
「……對不起……」
「如果小黑或是其他人還在的話,他們鐵定會狠狠揍你一頓。你這樣太頹廢了啦,小流。」
「大概吧……」

找不到話題的少女無奈的看著天花板,因為少年不只腦筋很死,甚至已經到達木頭的地步了。

幾分鐘之後,她想到新的話題了。

「小流,你有穿過女裝嗎?」
少年整個人突然彈了起來,讓少女嚇一大跳。
「什……!誰、誰會穿那種東西啊……我可是男人啊。」
『這反應……』這樣的回答,讓少女心中的奇怪開關被打開了。
「是嗎……對了,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什麼事?」
「先答應我一定會做到再說。」

少年低頭思考了幾分鐘,雖然潛意識一直告訴他不要答應,但是怕少女失望的他還是做出了極不明智的回答。
「我答應妳,除了要我穿女裝之外。」
早料到他會這樣回答的少女,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好,那到時候你就戴上像貓咪的耳朵、穿上小琉那種的服裝,而且不能綁起來,還要加上一些只有女孩子才有的東西,就這樣說定了。」
「等一下!不是說『穿女裝』之外的事情嗎?」
「我從頭到尾有說過要你穿上女裝這樣的要求嗎?」

這時,少年才發現自己上當了。

「……我知道了,我會履行承諾的。」
少年欲哭無淚的表情,讓少女感到相當愉快。

「嘻嘻,你能恢復精神真的太好了,等我們的傷好了之後,就準備到另外一個世界找小破跟小罪吧。」
「妳知道他們現在的下落?」
「是爸爸在手術時告訴我的,另外,小黑也有可能在那裡出現,所以,趁這段時間做好準備吧。」
「知道了,這次……一定要跟那傢伙分出勝負!」


極短篇-療傷 完

這篇是在本篇結束之後,銜接第二部的小故事
本篇在我退伍之後就會動筆,還望各位不吝指教。

7 名無しさん [ 2010/02/09(Tue) 19:35 ID:tLwX/hHo ]
從頭到尾,感覺只有一個已經領便當的角色不斷豋場,是我的錯覺嗎?
不過,那傢伙還真是人生的贏家...

最後,無限真是好爸爸...(擦眼淚)

8 C.J. ◆c3wO89XKhg [ 2010/02/09(Tue) 23:13 ID:ahHzdoQ. ]
極短篇-新生命

陰森的森林,位在『希莉亞城』西方,這塊毫無生氣的森林深處,除了死亡的氣息,什麼都不存在。

這是塊遭所有生命遺忘的地方,但,現在這塊毫無生氣的森林裡,有一名女性居住於此。

有著黑色長髮的她,穿著黑色的連身套裝,躺在一旁的,是三把精緻,由名工匠打造的長劍,長劍後的黑色盔甲正與兩把閃著銀色光芒的手槍靜靜沉睡著。

女性的懷裡,抱著一個女嬰,這是在大戰之後誕生的新生命。

女嬰規律的呼吸聲,令她感到安心。

『……你所希望的和平降臨了,但是你卻沒能看到這一幕……為什麼……』女性哀傷的看著前方,在她面前的一切瞬間被黑暗吞噬,她就是『永夜魔導師』伊芙莉亞。

最初,兩人在澡堂中相遇,雖然當時的場面極為尷尬,但,少年愛上了她,隨著時間不斷流逝,少年也在眾人的鍛練下成長,從一個沒沒無聞的小說家成為了新的傳說。

但,少年也付出許多代價,在一次的任務中,少年差點被惡魔殺死,最後在北方研究者法傑爾的協助下,少年才撿回一命。

在復健的過程中,魔導師一直陪在他的身旁,直到少年完全康復為止。

在那之後,她開始跟著他執行任務,隨著少年的成長以及每次搭檔的成員不同,魔導師也在不知不覺間感到異樣。

不安。

萬一,少年喜歡的人其實不是自己,那該怎麼辦?

隨著不安的感覺越來越明顯,魔導師終於在與雙胞胎姐姐『極光魔導師』艾芙莉亞的誤會下崩潰。

失控的她開始詠唱比永夜更加黑暗的『闇夜』咒文,結果反而遭到吞噬,失控的她流下淚水並發出憤怒的怒吼,艾芙莉亞也為了阻止她而受傷,最後是身穿黑色盔甲『黑龍牙‧改』的少年擋下對艾芙莉亞的最後一擊,盔甲被鮮血染紅的少年用顫抖的雙腳一步一步走向崩潰的她,漆黑的狼牙不斷的攻擊著少年,但少年繼續以緩慢的步伐走向她,最後,脫下盔甲的少年將她抱在懷裡,對她說了幾句話。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但我相信現在如果我說我只愛妳一個人,妳絕對不會相信,因此,我……要聽到妳最清醒、最真誠的回答!

說完,少年將體內的雷電全部釋放,接著對懷中觸電的魔導師說出他內心真正想說的話。

妳願意嫁給我嗎?伊芙莉亞!

最後,落雷打在兩人身上,魔導師也在震耳欲聾的雷聲中說出了她的答案。

幾個月後,兩人結婚了,但這段幸福維持得並不長久,不久之後,少年也在大戰中犧牲了。

他用自己的生命保護了眾人,留下的,只有伊芙莉亞腹中的孩子。



時間拉回現在,魔導師突然想到自己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啊,為什麼我現在才想到,這孩子還沒取名呢。」
她對懷中的女嬰露出溫柔的笑容,然後她朝空無一物的黑暗伸出手,輕輕的拉出一串文字。
「我想想,這孩子是雷元素使以及天才魔導師的孩子,應該取一個適合這種血統的好名字。」
她把文字用手輕輕攪拌,然後推回黑暗,幾分鐘之後,她再次伸手拉出文字。
她看了看拉出來的文字,然後對懷中的女嬰露出笑容。
「嗯……好,妳以後就叫做『蒂莉‧伊芙莉亞』,要成為一個不輸給爸爸跟媽媽的新傳說喔。」



極短篇-新生命 完

9 C.J. ◆c3wO89XKhg [ 2010/02/11(Thu) 20:42 ID:xDTOaLjU ]
極短篇-大小姐的憂鬱

「嘖,這杯奶茶已經冷掉了,喂!去給本小姐換一杯熱的來。」
坐在椅子上,留著金色卷髮、穿著黑色哥德蘿莉服的女孩一臉傲慢的看著正在一旁打掃的少年。

「妳沒看到我在打掃嗎?死小鬼。」正在專心打掃的少年沒好氣的說著,然後繼續專心的打掃房間。
「喔呵呵呵呵,能幫本小姐服務可是至高的榮幸,沒想到你這個下等愚民居然這麼不識相?」女孩用水藍色的清澈眼眸瞪著少年,但少年依舊不為所動的擦拭著一旁的書桌。

「是誰不識相啊?明明就是我打掃到一半,妳這個死小鬼自己跑來我房間喝茶,然後還大搖大擺的叫我幫妳泡茶?快點滾出去,艾莉絲大小姐。」
少年不耐煩的揮揮手,示意要她離開。
「對了,我還沒聽過有哪個笨蛋會用高腳杯裝熱奶茶的,啊,這邊就有一個。」
話剛說完,一條鮮紅色的火繩立刻從地上出現,將少年五花大綁。

「怎麼,對本小姐有意見是吧?」女孩用傲慢的眼神看著被踩在腳下的少年,少年的掙扎讓她露出傲慢的笑容。
「有,而且還很多!」被踩在地上的少年不斷扭動著,試圖把女孩甩掉。
「喔呵呵呵呵,其實你是被虐狂對吧?」
「別亂說話,死小鬼!」
「那,本小姐就好好疼愛疼愛你吧。」
說完,她隨即跨坐在他背上,用力對他搔癢。
「住、住手!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快停……啊哈哈哈哈--啊--會、會受不了啊!」
「怎麼?嘴巴說不要,身體還挺老實的呢。喔呵呵呵呵,心懷感激的接受本小姐的恩寵吧。」

十幾分鐘後,感到無趣的艾莉絲把杯子放在少年頭上,然後傲慢的看著趴在地上喘息的少年。
「真是無聊,本小姐要去找點樂子了,別把杯子弄破啊,下等愚民。」
「這是屈辱……我居然會被一個死小鬼給整成這樣……」



快步走在長廊上的艾莉絲,不愉快的抱怨著。
『剛剛那樣太便宜他了,應該再多欺負一點才對。』
『嗯哼,不過有的時候可是要懂得適可而止喔。』
成熟女性的聲音迴響在少女心中,少女不太愉快的撥了撥頭髮。
『這樣又沒關係,誰叫那個下等愚民不想幫本小姐泡茶,媽媽。』

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的身體都有機會獲得第二個靈魂,就像硬幣有正反面,訂下契約者為『理想』,原本即存在於現世者為『現實』。

『妳只是找不到人陪妳,在鬧彆扭不是嗎?』
『哪、哪有啊……本小姐只是……只是想使喚他幫我服務而已……真的就只有這樣而已。』
她雙手抱胸,不高興的轉過頭,但泛紅的臉頰已經說明一切了。

『嗯哼,不論如何,如果妳真的怕寂寞,隨時都可以跟媽媽聊天啊,如果想找人發洩,那就找他吧,我會幫妳善後的。』
『哼,誰、誰需要妳幫本小姐善後啊,本小姐自己會善後的啦。』
『呵,那麼,伊芙莉亞的部份就由妳自己善後吧,媽媽可是不會幫妳的喔。』
一提到這個名字,艾莉絲嚇得差點癱在地上。

幾個星期前,她被伊芙莉亞動用力量強大的魔法拖去試吃她的料理,結果卻被黑色鎖鏈五花大綁之後遺忘在角落,第二次則是被硬塞味道和形狀極為詭異的食物,快要失去意識的她拼了命才把那東西吐掉。

從那之後,艾莉絲只要看到黑色的物體都會躲的遠遠的。

『……那個女人根本就是惡魔嘛,居然敢對本小姐這麼無禮。』強作鎮定的她撥了撥頭髮,順便把臉上的冷汗擦掉。
『那麼,今天媽媽就先休息了,要好好加油喔,等妳能將那個男人玩弄在掌心上,妳就比媽媽厲害了喔,晚安。』
「喔呵呵呵呵,妳以為本小姐是誰啊,那種貨色本小姐隨隨便便就能踩在腳底下了,喔呵呵呵--」
「那,妳要把我踩在腳底下嗎?」
艾莉絲的笑聲瞬間停掉,不斷顫抖的她慢慢回頭。
「本小姐哪、哪裡敢啊……對、對了……今、今天天氣還真、真好,伊、伊芙莉亞大姐。如果沒事的話,本、本小姐就先離開了。」看到對方的她露出非常僵硬的笑容,本能一直告訴她要逃跑,但是這樣做只會讓自己的下場更悲慘而已。

她才剛轉身,伊芙莉亞纖細的手就搭上了她的肩膀。
「妳知道嗎,剛剛有個人來跟我哭訴,他說他被一個小女孩侮辱了,特徵是:身高不高、胸部非常平、有金色卷髮、穿著黑色洋裝,他還拜託我,絕對不要訴諸暴力,要用和平的手段來解決呢。」
雖然話是這樣說,但她撘在艾莉絲肩膀上的手,卻異常的大力。
「那、那個,妳絕對搞錯了……本小姐至少還有一點胸部可言啊,其實他說的是莉莉絲吧。」艾莉絲心虛的別過頭,她只希望自己能夠逃離這個女人的魔掌。

「小莉莉的頭髮不是金色卷髮喔。」
伊芙莉亞臉上的笑容,寫著『我要幫我家親愛的討回公道』。
「啊哈哈……那應該只是湊巧跟本小姐長得很像的小鬼罷了,這真的跟本小姐無關喔……先告……!」艾莉絲伸手想把伊芙莉亞的手撥開,結果她被從地上瞬間出現的黑色鎖鏈迅速綁住。

「沒關係,既然我認錯人了,那我就將錯就錯稍微『教育』一下吧。」
瞬間,原本光亮的長廊陷入黑暗之中,唯一能辨識的,只剩下正在摩拳擦掌的伊芙莉亞那極為『和藹可親』的微笑。

下一秒,連最後的光芒都消失了。

「嗚嗚……本小姐錯了!別這麼粗……嘎嗚!嘎嗚呀啊啊啊啊啊嗚嗚嗚嗚嘎嗚嗚嗚--」

最後,黑暗的長廊上迴盪著艾莉絲的慘叫聲、物體撞擊的聲音,以及女性溫柔的笑聲……


極短篇-大小姐的憂鬱 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