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魔人地帶

1 水車羽人 [ 2009/12/19(Sat) 19:42 ID:553MhKAI ]



  夕陽。
  斜陽。
  深紅。
  血紅。
  茜色。
  紫。
  深藍。
  黯。
  暗。

  『逢魔時刻,生人──嘶嘶──迴避。逢魔──時刻,生人迴避。逢──嘶─魔時刻,生人迴避。逢魔時刻,生人迴避──』
  舊街的廣播器不斷重複同一句話,瑕瑡的音質有如洗腦般擴散讓人頭皮發麻。
  夕陽正在遠退,紅天正在變深。
  市街與路燈的映影正持續抽長,吹過的孤風似乎也鼓動了它們的分身。路盡頭的公園已經沒有戲童的身影,四週的家舍也沒有歸仁的跡象。
  天空漸漸轉黑。

  轉黑。
  轉黑。
  轉黑。
  轉黑。
  轉黑。
  轉黑。
  闇。

  『逢魔時刻,生人──嘶嘶沙嘶──嘻......』
  最後,連回音也完全沉默。
  一切彷彿真正停了下來。






2 水車羽人 [ 2009/12/19(Sat) 19:45 ID:553MhKAI ]


  良久,
  或者只是剎那。黑暗帶來的倦感讓人對所有麻痺。
  『──啪、啪咑──』
  電火燒起的聲響有如蟲翅拍動。
  僅僅只有公園中央,唯一的路燈亮起。
  灰白色的光。

  
  人,
  或者是...肉?
  『咳喀!咳喀!』
  囓肉聲。
  
  光之下是煉獄。
  從胸口以下腹肌被徒手撕開,粉嫩肌肉夾雜著滑出的腸子。
  踩破的脾臟印染一地濁色的花彩,待消化完的穢物則飄散出噁心的腐敗味。
  割下的乳房被啃掉一邊,黃稠的脂肪從缺口流出。
  手指被折斷吃下,倒插的臂腕猶如凋謝無瓣的枯花。
  人頭一排排放在噴泉旁的長椅上,挖掉腦殼的後的模樣就像是風格詭異的花盆。
  白灰的的腦隨已被搗爛,混著血絲從鼻孔或挖空的眼窩流出。

  其餘的都只是肉。
  被扯爛的肉、被揍扁的肉、被咬糊的肉、被切碎的肉、混著血,到處都是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沫肉泥血泥泥泥泥血泥血泥泥泥泥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血人糊人糊人糊人糊人糊人糊人糊人糊糊糊糊糊......

  已經難以分辨出其中有幾個人了。血與肉糜全部摻夾在一起,紅色的泥團隨意堆起、掛在四處美觀的矮樹,到處到處。
  以拼圖來形容的話,就是連最小單位的碎片又被剪得花碎。要從粉末中橋出原本的圖案,想也知道是非常愚蠢。

  只是在日落燈亮瞬刻,這裡空無一物的風景便扭曲到如此恐怖。
  
  而怪物,就坐在中間。

  肌膚比白瓷還光滑,抽長的身軀若是站起便會輕易超過三尺。貓似高拱的背脊另外生有一對巨臂,小一倍前手現在正用力扒開屍塊之一的大腿與股間。
  無毛的光頭緊埋在其中拼命啃食,彷彿他所吃的乃是人間美食般。
  『咳喀!咳喀!』
  在只有一處光明的黑暗中,囓肉的聲音不斷咬響。
  
  


3 水車羽人 [ 2009/12/21(Mon) 02:29 ID:vUuPNKoU ]
少女雙手環抱站在一旁,無聲的看著白色巨人吃人。
  穿著水手服上衣與長過膝的百摺裙,為一般學校常見的制服樣式。留有黑色雙麻花辮,若是解開的話髮量應會長至垂地。皎好小臉的左眼一直盯著怪物進食的景象,右眼則是蒙上了黑色眼罩。
  若要找出其中的怪異點,那大概是少女憑空出現再這異地這件事,以及她腰間配有不符合少女形象的收鞘大刀。

  「......咯喔?」
  當發現少女的存在後,怪物才抬起頭來。臉龐平順如蛋,一點造成陰影的起伏都沒有。除了一張裂至頸部的血盆大口外,其餘的五官均不存在。
  怪物肥長的紅舌舔食嘴邊的血漬,擬似用不具有的眼部看向少女。
  「怎麼?大可不必再議我的存在,繼續吃啊,地獄門編號-柒肆玖壹?」看著對她有所戒疑的怪物,少女蠻不在乎的說道。「反正那群人被殺的事已經是無可挽回的定局了,我也不想妨礙別人吃飯。你知道的,那感覺很差對吧?
  嘛,就當作是最後的晚餐細嚼慢噎些,不然餓著肚子被殺死的話感覺也很───」
  
  『嘎嘎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怪物突如其來的咆嘯打斷了少女的話,震耳欲聾的聲響打破原有的靜謐。這時高舉背上的雙手,兩臂的肌肉同時鼓漲到極度不自然的魁大。

  瞬間。
  『嘶───轟轟轟轟!!!』
  交錯握緊的拳頭揮下的那刻完全無法捕捉,重擊在地上的衝擊立刻埋入深處。因而掀起的地板混著餘波,碎裂如巨浪向少女打去。
  完全不讓人發出訝異的驚嘆,頃刻間石浪便把她給活埋。

  應該是這樣才對。


  『噠喀!』
  不遠處傳來皮鞋觸地的踏響。
  怪物聞聲,旋即轉頭朝它後方的聲源看去。

  是溜滑梯,
  公園內常見的兒童遊樂設施之一。
  「感覺真差。」
  少女就站在上面,手撫過臉上的血痕舔食。
  「至少聽人說完話吧,畜生。」

  這次怪物立即蓄起肌力準備再次攻擊。

  『噠!』 『喀!』
  而少女,僅只用兩步。
  瞬間縮近與怪物十尺之間的距離。  
  她腰間的刀,早從刀鞘拔出。
  砍進怪物的左臂一半。
  『呃!?───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噴血的斷臂,隨著刀揮的彎弧飛出。
  怪物慘叫,少女冷笑。

  風壓。
  由上往下打落的右掌宛如失墬的天頂砸向少女,失手的疼痛激怒怪物驅使背上殘存的右臂以更快的速度反擊。
  但少女更快。
  纖手高托鐵刃,反砍向上的大刀已朝它襲來的攻擊揮上。。
  刀隱沒肉中,然後劈開。
  『嘩唰───』
  站在中指與無名指間掌的切縫,少女佇立的模樣有如聖像。
  即使沾滿血污。

  『噢嗚嗚嗚嗚嗚───!』
  前手緊抓後臂的斷口哀鳴,怪物痛苦的伏地紐動。
  少女揮刀甩去鋒口上的鮮血,慢步走向怪物。
  「閒扯一類的話就在這打住吧,魔人(Devil)和你們這些編號怪物( NumberMonster)之間果然是溝通不良的啊,真是可惜。」少女自言自語的說道,此時她已經站在怪物面前。高舉的刀已準備好砍下。

  「又要回去面對那傢伙了嗎?感覺真差。」



4 水車羽人 [ 2009/12/21(Mon) 02:30 ID:vUuPNKoU ]

  『──────』
  「?」
  與其說是聲音,不如說是震動。
  少女看著仍伏地不起的怪物,震動並不是來自於它。
  「怎麼───」

  『咚嚨嚨嚨嚨嚨嚨嚨──────!!!』
  巨大的白球,從少女背後急速滾來。
  「咦!?」
  『───啪咖咖咖噗吱吱咭咭咭咭!』
  輾過還未站起的怪物後,白球直接撞向溜滑梯。沾染上的血痕直拖向被粉碎的殘跡,少女迅速往上跳起以躲開這突來的襲擊。
  「......地獄門編號-肆仟。」
  少女看著白球說道,手上重新握緊刀柄。

  則球像是聽見少女所說之話而起反應,四隻皆為右方的臂膀各自從球體的四方長出。
  大小不一的眼珠從平滑的球面浮現、鼓動。
  發覺少女後,數十的瞳孔全注目起她。

  抓起礫石一角施力,右臂們頓時撐起本體擲出。
  『──────咚嚨嚨嚨嚨嚨嚨嚨!!!』
  白球再次衝來。
  『啪嘩!!!』
  粗幹的榕樹好比竹筷般被球應聲輾斷,藉由側閃少女才可避免跟樹一樣的結局。

  白球立即衝入黑暗之中。
  「...什麼!?」
  然後又以更快的轉速衝出。
  其中完全忽略掉球轉彎掉回頭時應有的延遲,從進入林中再彈出的路道完全未偏離先前的軌跡。
  少女仍屈膝未起,雙手握刀橫擺。
  等球一靠近,她便想以更快的反應砍去。

  來了。
  『咻─』
  短促的一聲配合少女水平的斬擊發出。
  眼見白球將因這擊分割。

  『──────』
  張嘴。
  「───什麼!?」
  白球自中間裂出大嘴。
  『───啪啃!』
  對此毫無防備的少女登時被吞進它嘴。
  四隻右臂再回轉變弱時又長出,抓住隨處地表的突起物止停。
  舌頭舔了舔嘴邊,白球的嘴部又如原本就不存在似的隱沒。
  眼珠們又再次浮出,為了確認除了少女外是否已經沒有人還在這裡。
  
  快速轉動,觀看四處。
  『噗!』
  所有的眼睛全看向唯一的音跡。
  在頭頂。
  『───嘩!』
  銀色的銳片突出,然後往下斬開。
  『噗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血泉就這樣噴開,再下落成為血雨。
  然後刀又往別方劈開,然後再砍。
  白球從中心裂開,宛如花般綻放。

  少女站在其中,全身是血。
  直接衝破孕母子宮的妖鬼之子,可說是適合現在這畫面的註腳。



5 名無しさん [ 2009/12/21(Mon) 02:48 ID:IkQLPK66 ]
某些部分的描述手法 不自覺會讓人聯想到奈須呢
(不是說抄襲啦!是說風格方面有點......呃 類似?)

6 BLAZWORD [ 2009/12/21(Mon) 12:11 ID:4HTvoVyw ]
個人覺得「…從粉末中“橋”出…」這句破壞了一直堆疊構築起來的氣氛…
呃,錯字有點多…

7 名無しさん [ 2009/12/21(Mon) 13:08 ID:a55n9dx. ]
瞧出? 應該是錯字吧

風格不錯喔!雖然前面那高頻率反覆感覺有點逾越界限。然後個人覺得對白可以再加強,有點想再多了解女主角的內心呢。

8 水車羽人 [ 2009/12/23(Wed) 16:48 ID:PdWvnmpw ]
>>5: 名無しさん-2009/12/21(Mon) 02:48 ID:IkQLPK66
關於戰鬥描寫的部分是以前寫BLEACH同人時期所產生的描寫習慣
或許是久保描寫戰鬥的大格運鏡(感覺像是電影分鏡,瞬間的戰鬥寫在我裡面出現頗多)影響到我,讓我習慣以分行營造出[一格]畫面的感覺
當時還被別人吐槽空行太多呢=w=
>>6: BLAZWORD-2009/12/21(Mon) 12:11 ID:4HTvoVyw
感謝指正
「…從粉末中“橋”出…」事後回頭看其實還蠻可有可無的
算是畫蛇添足之筆0 0lll
錯字嘛...
抱歉,當時這是以作業為前提去寫的(不過以我想寫的長度來看的話鐵定是交不出來了,另外會在寫上一篇交上,到時也許也會發在寫作板上),打到一半想說先試驗性的放上來一部分看看,完全沒想到要潤筆或是檢查之類...= =lll
>>7: 名無しさん-2009/12/21(Mon) 13:08 ID:a55n9dx.
高頻率反覆字句出現只能怪我個人詞藻修造不足,其實可以避免掉的,不過感覺又會喪失掉對戰的速度感(個人感覺啦...或者只是我想太多= =lll)
對白部分只能說先前的部分戰鬥比重較高,不過當時似乎也沒多想就填入對白(欸!?
之後關於女主角的描寫當然會加多,不過在這之前先等等吧

9 水車羽人 [ 2009/12/26(Sat) 07:34 ID:FoL.Qa3c ]


  又自黑中有東西出現。
  不是猛獸般的疾馳出現,而是緩慢的拖行登場。
  似乎連前進也備感疲倦似的出現。

  少年拖著一台老舊的摩托車,注目浴血的少女現身。
  穿著保守的黑色襯衫,下半身卻是風格怪異的軍服花樣褲裙。頭髮為他不是東方人血統應有的純金色,宛如野獸毛皮般耀眼。鳳眼隱藏在眼鏡後窺視少女的身影,嘴角似因為發現有趣的東西而微微翹起。
  「喲~這次怎麼這麼狼狽啊,瑪麗亞?」
  少年高聲叫著少女的名字,故作熟捻的往她靠近。「剛剛看妳被肆仟吃掉那時我真是嚇到捏把冷汗,幸好後來沒怎樣嘛。對了,被胃酸包圍的感覺很刺激嗎?」
  「給我閉嘴,朧月。」少女沒好氣的回道少年,「我跟你之間可沒親暱到直接互叫名字的程度。」
  「別在意嘛,津村小妹妹~不然妳也可以叫我京太啊。來,跟我說一遍,京~太~」
  「......」
  放棄跟這沒救的渾蛋進一步對談,少女嘆口氣間便把刀給收鞘。
  「快點帶我離開這,我現在感覺很差。」少女轉頭看著路燈說起。
  積塵的燈罩一半濺上剛才噴起的血花,灰白光的另一頭成為染紅的污光。
  

  「我現在連內褲也濕掉了,討厭。」
  燈息。
  










  +











10 水車羽人 [ 2009/12/26(Sat) 07:36 ID:FoL.Qa3c ]


  1999年七月,31日。
  午間7點整。
  日本,東京都新宿區中心向外半徑10公里所包括之處。
  
  被黑球給封死。

  +

  「對,我現在在澀谷附近。」少女握著破舊的手機通訊,「現在地獄門裡的只有我一個?算了,我現在開始往六本木那邊前進,撤退路線依照原先進入位置。嗯,就這樣。」
  說完,她便把手機丟回給原來的主人。
  就落在它的腳邊,不過乾屍自然是不可能會撿起手機來。
  
  跨坐上擱置在路邊的檔車,至於物主是誰這點就別計較了。
  在無雲藍天的陪同下,少女獨自一人在無人的黑色大道上飆起。

  +

  宛如倒放的黑色大碗,半球型的屏障完全遮蔽掉新宿區、澀谷區、中野區等7個鄰近的特別區,之間又佔到杉並區、板橋區、練馬區等更外圍特別區部部份的面積。
  聲音、光、風。
  不只物理上的完全封鎖,通訊、網路等也被隔屏連線。
  
  大眾一時完全無法理解,不安的情緒藉由人與人之間傳布而開始擴大。
  眼見情況惡化到快要無法掌控,替代聯絡不上的國會議事堂作出決策的臨時政府決定派出軍隊去調查這未知物的構造,然後想辦法與裡面的人聯絡上。
  
  不過在這之前,有東西從球中出現了。

  +

  

11 名無しさん [ 2009/12/27(Sun) 00:51 ID:PoZSx5y2 ]
>我現在連內褲也濕掉了,討厭。
看到這句而嘴角上揚的我怎麼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