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聖誕夜的傳說

1 名無しさん [ 2009/12/24(Thu) 19:17 ID:AqyCg7fc ]
要說到了幾歲才開始不相信聖誕老人的存在,我只能說打從一開始就沒有相信過。但這並不是因為我聰明過人,也不是因為看見了母親在跟聖誕老人說孩子的爸做得好之類的話。事實上,再我還很小的時候母親就老實的告訴我︰「聖誕老人其實只是個虛構的故事喔。」那溫暖的笑容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抹殺了孩子夢想的一擊。

我又何嘗不想去相信聖誕老人的存在呢?每當我親手收到父母送的禮物時我總是這麼想。

真的是很冷的一天,呼出的氣息足以化作白霧,但又還不到下雪的溫度。回想起來好像已經有很多年沒有收到過聖誕禮物了。其實聖誕節對我來說也沒什麼的意義,真要說的話,或許就是特價商品和禮物吧?對於聖誕節,唯一覺得遺憾的就是沒有一段深信著聖誕老人存在的純真童年而已。

夜深了,我窩在溫暖的被窩裡,讀著圖書館借來的時代小說。

「碰轟!」一聲巨響嚇了我一跳,直覺聯想到的是外面發生交通事故。雖然很想像個鄉民一樣出去看熱鬧,無奈外頭的溫度真的太低了,因而使被窩產生了極大的引力,所以我只是稍微豎起耳朵聽聽外頭的動靜,然後繼續看我的小說。

仔細想想,這麼大的聲音可能就發生在很近的地方,很近。足以殺死一隻貓的好奇心化成了刺開始在我身上這邊戳戳、那邊插插的,弄得我心煩一亂。只好下樓去看看。


「這…這是什麼狀況?」我站在玻璃門前,看著我家的陽臺。一台看起來非常拉風的重型機車塞在陽臺的一角冒著白煙,還把放在陽臺上的盆栽全部都撞個亂七八糟,真是破的連它老爸都不認得了。看向一旁,一個極有可能、幾乎百分之百就是肇事主的人。那是一名身穿大紅色風衣的小女孩。這種情況真讓我不知道該先找人來拖吊還是先報警。

「那個呀…」她揉著發紅的額頭,一道鼻血流下。

「可以幫個小忙嗎?」

十分鐘後,我蓋著一件外套坐在門口,看著鼻子裡塞著一條衛生紙卷止血的她修車,然後煮了一碗泡麵給這位莫名其妙到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吐槽的客人。

「謝謝你的幫忙呀。」修好車的她盤起腿來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捧著麵喝了一口湯又說︰「剛才呀,竟然騎車騎到打瞌睡!哈哈哈。」充滿元氣的笑聲聽起來很悅耳,但是別以為這樣就能蒙混過去了!

「我可以問妳幾個問題嗎?」

「唔嗯。」她嘴裡含著麵條含糊的應了一聲。

好啦。那麼,該從哪問起呢?

「妳是誰?」

「我叫聖誕。」我等著她的下一句話,但是她只是自故自的吃起麵來。

「就這樣?」

「嗯呀」然後再喝了口湯。

「那…妳為什麼會在我家陽臺摔車?」這個問題很重要,因為這是這整件事情最不合理的地方。

「剛剛就說過啦,是因為騎車騎到打瞌睡呀。」她理直氣壯的回答。

「那妳是怎麼把車騎上陽臺的?」我決定換著方式問。

「其實正確來說是騎在空中,然後不小心摔車就摔進你家陽臺了。」她的態度很認真,實在不像是在開玩笑。

「對不起。」

「沒關係啦。」看著她這麼有誠意的跟我道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什麼才好。

「呃…妳為什麼要在大半夜的騎車在外頭趴趴走?」

「因為我在找一個人。」她捧起碗,一口氣把剩下的湯喝完。

我打量著這位來路不明的怪怪少女。非常應景的聖誕帽和滾著白邊的大紅色風衣,一身的紅系列令人聯想到那位虛構的慈善老人。

「是誰呀?」

「是我爺爺,他已經很老了,我想接手他的工作好讓他休息當作給他的聖誕禮物。」

「請不要告訴我妳爺爺是聖誕老人。」

「你也認識爺爺啊。」她天真的說著。

看我無言以對,她又開口說︰「果然,到了這個年紀也已經不相信了呢。」雖然語氣輕鬆,卻還是無法藏住那表情底下的失落。

我再一次認真的看著她,雖然她的一切說詞都非常荒唐,但是她的行頭、行為舉止,一切的一切都有種莫名的說服力。

「我相信妳。」沒錯,我相信。不想再只是『想相信』了,不想在被世間的「聖誕老人不存在」的觀念束縛了。

「我來幫忙妳吧。」眼前的人會讓我相信的。

「你…你要幫我?」

「嗯。」

「…好!那就開始行動吧!」她跳上茶几,露出了擁有百瓦光芒的燦爛笑容。

首先是A計畫。

「這個作戰就叫『沿街尋找大作戰』!」她興奮的向我說明這個光聽名字就知道內容的作戰計畫。

「那麼,我們就出發吧!」說完便一個漂亮的飛身跨上她的重型機車。

「等我一下,我去拿安全帽。」我才正轉身,她就一把拉住我說︰「不用麻煩了,反正天上沒有警察和紅綠燈啦。」

重型機車比我想像中還要高,要是我像她那種身高的話一定跨不上去。

「坐穩囉。」油門轟轟的狂吼著,她的笑容浮現一抹豪氣。

突然被拉起的龍頭讓車身與地面呈現45度角。卻讓我的身體與地面呈現135度角,而且還在持續增大。

「麻煩請抓穩,不然會摔下去的。」她一把拉住我的手,環著她的腰。

當我從恍惚中回過神時,車已經『行駛』在空中了。在空中兜風的感覺真不錯,既不用管路線也不用管速限,唯一的缺點就是我覺得我的背快被凍成冰棒了。至於為什麼只有背是因為她的身體很溫暖。由於她的體型比我還小,抱起來就像是個人型暖暖包,我的手卻因為這柔軟的觸感而抱得有點不知所措。

「你也不需要覺得不好意思。」她的聲音在呼嘯的冷風中也充滿了溫度。

「或許你認為被女孩子載很沒面子,我能理解,男人的自尊心嘛。」

不,關於這點我其實不太在意,畢竟我可沒有重機駕照。但是話說回來,她看起來根本就不像能報考駕照的年齡呀!

雖然說是聖誕夜,但由於這附近都算是住宅區,路上的行人其實不多。某戶人家傳出了聖誕歌曲,由於車速實在太快的關係只有聽到一小段,但她卻接著哼了下去。我們越過了小橋,看到喝醉的男人在嘔吐;我們經過了公園,看見長得像路燈的長貓。

終於,我們逐漸進入繁華的街道,車子的速度也逐漸慢了下來。

「接下來就不能騎車了,畢竟被看到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能感覺到車子正在逐漸降落。

「那乾脆就騎高一點不就好了?」

「不用了,我看你也冷到快結冰了吧?在往上你絕對受不了的。」她輕輕的握著我那根本已經失溫的手。

「好…好吧。」

我們先降落在一條小巷子裡,然後才把車牽到最近的停車場停放。

「欸,剛剛你為什麼一直堅持讓你牽車呀?」她牽著我用力過度而發抖的手。

「當然是我牽,妳那個樣子怎麼看都不像是成年人吧?」雖然我牽看起來是比較合理,但是也因為跟在後頭的她,那個停車場管理員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誘拐犯一樣。根本是天大的冤枉呀!

熙熙攘攘的街道讓原本寒冷的空氣稍微暖和了點,五顏六色的招牌閃呀閃的,夜晚的街道跟白天相比別有一番風味。

「我一直在想呀…這麼多人的地方妳確定能找得到妳爺爺?」

「不是有種說法是『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嗎?所以我認為他一定會混在人群當中。」她的表情充滿了120%的自信,亮的有點刺眼。

「…真的是這樣嗎?」我只能這樣回答。

我們就這樣沿街尋找著那個紅衣老人找了兩條街。途中在便利商店買了熱可可和熱奶茶。然後漸漸的,我發現我們已經逐漸脫離了原本的目的。

「你看你看,那隻泰迪熊好大喔!」

「前面那在幹麻呀?我們過去看看!」

諸如此類,她就這樣拉著我逛來逛去,感覺上我們好像已經完全變成在逛街了。

「啊!」她拉著我的手開始跑起來。

啊…繼剛才的泰迪熊、百貨公司牆壁上的大時鐘,這次又是什麼呀?

「聖誕老人!」

「什麼?!真的假的。」幾乎是同時,我們拉起對方的手朝那個紅衣老人衝過去。

終於,我們站在這個紅衣老人的面前,他手上的袋子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小?我搭上他的肩膀想叫他。

「聖誕快樂,請你們吃糖。」轉過身來的聖誕老人。

「咦?」

「啊?」我看著這個鬍子歪一邊的聖誕老人,他也看著我發愣的臉,而聖誕則是盯著他手中的糖果流口水。

「好可愛的小妹妹呀,要吃糖嗎?」

聖誕剛從他手中接過糖果,我就拉著她快步逃離現場。

「什麼呀?我還以為真的找到了,妳別嚇我啦。」

「啊哈哈哈,我也誤會了耶。」她摸著頭傻笑,然後俐落的拆開糖果的包裝紙。

整條街也快被我們給逛完了,這到底是在幹麻呀我……



2 名無しさん [ 2009/12/24(Thu) 19:26 ID:AqyCg7fc ]
「唔~聖誕老人呀聖誕老人。」

現在,正要尋找聖誕老人而全力奔馳的我,是一名極其普通的平凡人。如果能替聖誕找到她爺爺的話,她會對給我甚麼報酬嗎?

也因此我來到車站前的公園。

不經意的看到了公園的長椅上,有一名年輕的男子坐在那裡。溫柔的眼神、俊秀的面孔。讓人看了不禁有種「唔喔…好男人」的感想。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突然那名男子就在我的面前開始把口袋裡的禮物盒拿出來……

「不收下嗎?」


3 名無しさん [ 2009/12/24(Thu) 19:32 ID:AqyCg7fc ]
「呼哈…呼哈……你慢一點啦!」被我緊緊抓著的聖誕上氣不接下氣。

終於,我整個人跪在地上大口吸著冰冷的空氣。

「到這裡應該可以了吧?呼哈…呼…」

「你幹麼突然逃走呀?剛剛那個人要送你禮物耶。」

沒錯,能喘成這樣當然是因為我用跑百米的速度拉著聖誕逃離現場,直到肺要爆炸為止。

「你瘋了嗎?不管他問什麼問題都不能回答他呀!」

「你認識他呀?」

「那是每個男人的惡夢呀……」我光是想像我剛剛要是留在那裡就嚇得想鑽進棉被痛哭發抖!

「對了,妳剛剛說的那個B計畫。」這裡離我們剛才停放摩托車的停車場只有一個轉角,等一下過去好了。

「喔對!就是B計畫嘛!」然後她開始傻笑。

「怎麼了?」

「其實我還沒想到B計畫的內容耶。」

……我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於是討論到了最後,我們決定採取最沒有效率的守株待兔,定點搜尋。至於地點,是一間不知名的風景眺望台。說也奇怪,這裡並沒有大城市那種都市叢林的雄偉,也沒有大自然的風景好欣賞,真不曉得這裡是做什麼用的……

「你看,有飛碟!」她興奮的搖晃著投幣式望遠鏡遙指天上那個正在移動的小紅點。

「飛機啦,飛碟咧……」無奈的搖搖頭,繼續這個沒甚麼效率的行動。

小小地兩個圓形所觀察到的世界像是打翻了的藍墨水,稀疏的幾顆星星在光害下幾乎要消失了,只留下小小地、像是噴濺出來的立可白似的點點證明它們曾經存在。莫名的哀傷正緩緩的飄盪在心頭的時候,硬是搶下我視線的一片黑讓我的思緒擱淺。

「又時間到了?」我摸摸口袋,準備繼續做出把錢扔進水溝的舉動,卻發現我的口袋居然空了!

「妳還有銅板嗎?」我望向聖誕那裡,她正在胡亂操弄著他的望遠鏡。

「啊?喔,你等一下。」然後我就看她不知道在摸甚麼,接下來的畫面讓我嚇一跳。她竟然把存放銅板的部份給拆了,銅板像是吃角子老虎機中大獎一樣叮叮噹噹落了一地,大珠小珠落玉盤呀。

「這樣做犯不犯法呀?」九成九犯法了吧?

「沒關係啦,現在還沒開始營業,所以賺到的錢都不算,全都得還給我們才行喔。」她指著牆上的營業時間9:00,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天上的星星隨著時間的腳步緩慢的移行換位,而我的手和腰也越來越酸痛……加上望遠鏡上又站著聖誕使得操作起來非常不順手。是的,她站在上面。原本她開始爬望遠鏡的時候我有制止她,不過看她靈巧的在望遠鏡間跳躍卻還絲毫沒有失足的意思,我才放下心來讓她這隻小潑猴在這鋼鐵樹林間穿梭。

「拜託妳去站別隻望遠鏡好不…噗!」唔喔!好大的碗公,喔不是,出現在我面前的原來是她大紅色小短裙底下的小褲褲。

圓鼓鼓的屁股上面包了一層藍白條紋相間的布料,就在我臉正前方三公分左右的地方,我幾乎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氣息被彈射回來的熱氣,亦或是她本身散發的。

「嗯?怎麼盯著我的內褲看?」蹲在望遠鏡上的聖誕回過頭來用眼角瞄一下我,我想她應該看不到我的表情。

「咳嗯。沒事,請妳去站別隻好嗎?這樣很重我不好操作。」我用差點跌倒的步伐瞬間後退,然後假裝剛才甚麼事情都沒發生。

她以足以媲美奧運選手的後空翻從望遠鏡上下來,咻!給妳十分。接著像是發現甚麼好玩事物的小孩子一樣跑掉。才在想她想做什磨得時候就看見她居然從不知道哪裡搬了一台wii出來,這真的已經犯法了吧?!

「安啦,這不是偷來的我是去他捫警衛室借的。」

「妳為甚麼知道人家警衛室有這玩意兒呀!還有妳哪來警衛室鑰匙的?最重要的是妳沒有借電視根本沒用吧?!」

「你的最後一個吐槽點錯了啦!」她笑著放下wii主機,然後又跑進去把警衛室裡的液晶電視和延長線也幹出來。

最後我們在星空下打起wii網球。

「唔喔喔!看我垂直扣殺球呀呀!」

「想破我的手塚區,沒這麼簡單的!」

「可惡,裁判她犯規了呀!」

兩個完全忘記任務的蠢蛋就這麼快樂打著電動,還亂用某知名網球漫畫的招式。

「看呀!我的月亮回擊哈哈哈哈哈!」聖誕興奮的高指著理應只有星星和飛機的夜空,其食指是螢幕上的高吊球而已。不過我還是很配合得抬起頭來,像是真的有球要調下來給我打一樣。

「咦?」那個說星星太大說飛機又太小的玩意兒是……

「球已經落地了啦,你在看哪裡呀?」聖誕終於冷靜下來順著仰望的我的視線看過去。

「是爺爺!」我連第二個音節都還沒聽完就已經看到她甩下搖桿,一步跨上她那台拉風的大紅色重型機車。不用她講我也知道,我也以跟她一樣的姿勢跳上那台車,卻不小心撞到不該撞到的部位……

「要走了,抓好!」早在感覺到疼痛之前,我們就已經以飛箭般的速度衝出去了。

一股蛋蛋地哀痛終於開始從我的跨下開始慢慢的向上擴散。儘管身旁的風幾乎要把我的身體撕裂,我還是緊摟著聖誕的腰以免摔下去。為甚麼我覺得這速度已經超過陸地上的交通工具應有的速度了?

終於看清楚了。那穿著紅色大一的慈祥老人就在我們斜前方,我可以看見他後腦杓上的白髮和他醒目的紅色背影。子彈般的速度讓我們幾乎要撞上聖誕老人的雪橇,卻又奇妙的追不上他。

「可惡,爺爺的雪橇太快了。」聖誕咬著牙,從齒間勉強鑽出一句話。

我說你們家的麋鹿是喝汽油還是柴油能跑這麼快呀?!而且我快冷死了……

眼看著在這樣下去就有可能以我受不了這種理由被迫放棄,我突然有個瘋狂的想法。

「換我騎吧!」我在狂風中吼著。

「你瘋啦?」

「在這樣下去遲早會讓他加速逃逸,你就踩著我的背跳上他的雪橇吧!」我一手握住把手作勢。

她只猶豫了半秒,就直街抓起我的手壓上油門,踏上時速錶。我把身子壓低整個貼上車身,可以感覺到她以類似百尺短跑選手的姿勢,左腳腳尖輕踩在脊椎上。

「就是現在,跳!」把自己的身體當成弓,聖誕用比全盛時期的麥可喬丹還要強的跳躍力飛向雪橇。比飛箭還快、超越子彈的速度飛出去。

刺骨的寒風終於把我逼到極限,不過也有可能是我撞到飛行的鳥了。意識非常朦朧,而眼前的畫面美到足以把我僅存的意識佔滿,或許能烙印在視網膜上吧?身體好像變輕了,大概是在往下掉吧?此生僅此一次親眼見到聖誕老人,浪漫歸浪漫,不過就這麼死了到底值不值得呀?不是說要死之前腦海會有甚麼人生跑馬燈嗎?為甚麼我的腦袋只有這麼多無聊的問題?老闆這跑馬燈不會是中國出產吧?這裡到底有多高能讓我腦中有這麼多疑問呀?!

「聖誕…快樂。」這句話是給聖誕的,儘管她聽不到。

連視線都開始模糊了…可以感覺到自己在閃紅燈了呀……





「唔……」這裡是哪裡?我直起身子坐起來,眼熟的圍欄似乎是我家陽臺。

我為甚麼在這裡?還沒思考下個問題,昨晚的畫面突然插進我的思緒。對了!那是夢嗎?雖然說很有可能就只是個夢,但是我睡在陽臺又該作何解釋?不,說不定那是真的。突然注意到腳邊有塊碎片,是盆栽!那慘不忍睹的盆栽更讓我確信了昨晚的事情或許是真的……算了啦,真的也好假的也罷。雖然結局有點空虛,但是至少聖誕有個好結局了吧?應該。

摸後腦杓的時候才發現頭上似乎有東西,扯下來才發現是……是條藍白條紋的小褲褲?!裡面還夾了一張小紙條。打開來上面一有一行瀟灑的字跡。

『Merry Christmas By 聖誕~♡』

這……這是甚麼聖誕禮物呀?!還『♡』咧!而且怎麼溫溫的……重點是沒有人會把自己的小褲褲脫下來送人啦!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