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魔法破懷者15-1

1 AIRC(蜘蛛) [ 2009/12/25(Fri) 19:36 ID:aWcBVKw. ]
在這夜黑風高的晚上,沒有星星,沒有太陽,月亮又大又圓;再這零時剛過的晚上,就在那個城市中的小山上,氣象站下的秘密機構裡……

「媽啦!這警報器吵死了!」
消防器材的警鈴,挨了這中年男子的拳頭,凹一個大洞,但是警鈴的聲音仍沒有停止!

「Ks桑!」
一位穿著卡其色大衣的人從走廊深處狂奔而來,左胸前的名牌透過反光可以看到『文物管理』四個字。

「喂!無線電沒人應答,連主電源都關掉的狀況是怎麼回事?」
「Ks桑,『限界幅度器』被解除了,現在大家都逃到地上去了!」
「限界幅度器解除了?誰幹的!」
狂奔而來的傢伙還沒喘過氣來就被身高約190cm的中年男子──Ks桑;拎地半高的,那個人為了回答,痛苦的用手頻頻大幅上下揮動者~

「……該不會是那個沒裝腦袋的犬耳頭巾男吧?」
深不見底的走廊那頭,轟隆一聲,似乎閃爍點點光芒,透不過氣來的傢伙襟嗚一下,好像在說:「完了……」

*        *        *

「那麼,明天見囉~」
對暗中喜歡的人揮手,她隨後踏著輕快的步伐從分歧的十字路口往自家前進者。

*        *        *

糟糕……是有點年紀的關係嗎?今天的太陽讓我感到刺痛,水……我想要水!嗚喔!記憶甦醒了……那是水!好大量的水淹過來了!嗚喔喔!

「在驚攣耶!要死了嗎?」
死?等一下!就算我已經四十九歲了,但要我死還太早了五十年呀!嗚喔!死了……

「哇喔~嚇死我了!」
我點燃將熄滅的生命之火站了起來,就被眼前的小女孩……應該是國小生吧?她的手刀強而有力的敲熄了我最後的火苗……我看見了!不是麥田,是金星呀!



2 AIRC(蜘蛛) [ 2009/12/25(Fri) 19:37 ID:aWcBVKw. ]
*        *        *

「我回來了~」
「呀啊~姊,聽我說喔!」
她比手畫腳地說著剛剛撿到的玩偶鬍子有這麼大,是那樣的顏色,又說……

「知道了啦~海依特,姊姊我累了,明天在說啦~」
穿著電子廠的工作制服,提著有那家商標的包包邊打呵欠,邊往自己房間走去,曾聽說姊姊她是做採購的,那個包包應該重重的放了一些稱之為重要文件的東西吧?

*        *        *

「我說太太呀~怎麼這樣的住家會有這樣大的浴池呢?」
「因為家裡的爺爺有需要甦解身心放鬆呢!」
那位太太正幫我洗背說著。

「我說太太呀~要是能取到像這麼賢慧、溫柔的您還真幸福呢!」
「呵、呵,過獎了呢!」
啊、啊~那個位置……好舒服(?);其實這樣也不壞的想著,浴室的門猛然打開了!

「啊啦?妳回來啦~鈴依」
太太她笑臉迎接突入浴室的……應該是她女兒吧?長的完全一樣的說,見她全身癱軟似的一頭栽進浴池,溢出的熱水迅速填滿浴室地板四角落,形成了不淺的小池,而她則緩緩浮起,咕嚕的說。

「媽,我回來了~還有……企鵝?」
「我不是企鵝呀!」發瘋的我大叫起來
「喔!好逼真喔!還會說話……呢?」
太太和我應聲回答:「是呀!」;嗯!這是我畢生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震聾欲耳的尖叫……



3 AIRC(蜘蛛) [ 2009/12/25(Fri) 19:38 ID:aWcBVKw. ]
*        *        *

現在身處客廳,這裡坐著幾個人在排成口字型的沙發上,在中間來回踱步的人,是剛剛尖叫震裂玻璃的鈴依。
「聽證人──南野正樹!人稱:爺爺,年齡誰知道?
觸發者──南野海依特!女主角,小學生!
媽媽──南野清鈴!家庭主婦,現年不知!
我,南野鈴依!受害者,被害年齡為花樣年華的17歲!」
騙誰呀!這世界設定這麼老氣的17歲?

「犯人,49歲中年雄性企鵝,不太高的高,長有三撮大眉毛!帶著項鍊和蛙鏡,自稱:Ks桑」
「我不是企鵝呀!還有,這是『即時影音傳輸無線電』,這裡還有麥可風喔!」
說著,我從左腦後拉出一條帶毛球黑色軟管,雖然卡在上喙拉不到下巴……咦?

「喔!喔!好先進的淫獸!」
「謝謝,咦?咦!什麼淫獸?」
「界門綱目科屬種中,沒人性的男人士禽獸,沒人性的企鵝就是淫獸!」
還沒來得及思考,眼閃著血光的她,不知道哪裡冒出來長的像刀的刀;正拿刀在手上的她,口中念著山什麼的她,已經飛出那個家門外癱在路上的企鵝──我……。

*        *        *

該怎麼辦呢?現在是晚上九點左右,看著天空中的下弦新月的『布偶』這樣想。
「不是布偶!是企鵝啦!嗚喔!」
似曾相識的酥麻從頭貫徹到腳,感覺有點硬……

「哇喔!嚇著我了,三毛」
又是那個國小生!這次她拿著木刀直擊我的頭頂!

「為什麼是木刀?為什麼是三毛?」
我手摸不著頭頂,忍著痛說。

「因為姊姊終於答應可以養三毛了~嘿嘿!」
眼前的小女孩,好像撞到了什麼東西,印堂發黑仍然燦爛的笑著;我搖搖頭,將脖子上長的像螺絲的法器──地滅,拋向空中,迎接神奇力量降臨的我閉上眼睛,卻聽見清脆的落地聲……。

「三毛!不要亂丟東西啦~咦!」
那個國小生,叫海依特是吧?我有點在意她撿起了某樣東西時,括起了強風!閃著光芒!思考被迫停止,我強睜開了眼睛!


4 AIRC(蜘蛛) [ 2009/12/25(Fri) 19:39 ID:aWcBVKw. ]
「咦?咦!三毛變的好小喔~哇喔!我長大了也!我長大了也!」
媽啦!你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樣子,身高190的中年人衰臉,肌肉方稜凸起的身上穿著你那所小學的白色連身水手服,裙邊上的二條黑色分節線清晰可見,內八字站法,澀縮的手臂動作,還拿著解除封印後的『地滅』……等等!這不就是我?

*        *        *

下弦新月依然明亮的高高在上,在那城市中那個家門前的四米道路上,一隻自稱:Ks桑的企鵝和面對著他蹲坐的巨大少女,而少女的外貌不要讓我形容第二次……。

「咳!現在狀況是……」
啊耶?出聲的少女一臉呆樣;簡單來說,昨天月蝕之日,為了鎮壓力量劇增的精靈們,在解除名為『地滅』的法器封印時受到精靈──水精的突襲而失敗了,結果造成魔力反蝕,一切都被吸收回『地滅』裡,包括我的身體……而我的意識卻莫明奇妙地構築了這個身體──企鵝!
現在,也就是剛剛那個國小女孩──海依特,撿起了準備好解除封印卻不承認主人〈企鵝〉的地滅,而地滅就直接把魔力反映在海依特身上,也順便反映出我的身體……。
但是現在事態緊急,先不用管身體能不能恢復,只要能使用地滅收服精靈們,誰都好!因為精靈們的力量正漸漸補充,在下個月蝕發生後即可達到顛峰!到時這亞洲的文明就要消失了!沒錯!只能將這任務託付給妳了!

「想當英雄嗎?海依特?」
因為她蹲坐著,我才得已拍擊她的大腿說。

「啊耶?」
「情況已經解釋過了,地滅也有把招式教妳了吧?」
「啊嗚~招式?剛剛有個人呼哈呼哈地說話,但是太多了,所以我.忘.記.了~啊哈哈」
「媽啦!那妳還會什麼?」
「我對我的拳頭很有信心!呼!呼!」
快速反應的回答,還跳起來上下上下揮著刺拳!唉……面對著心智上仍然是個國小生的人抱什麼期望阿~唉!



5 AIRC(蜘蛛) [ 2009/12/25(Fri) 19:39 ID:aWcBVKw. ]
「還有這個!……山.形.奧.義~水紋閃!」
那是什麼?她拿著和她現在身材顯的略小的木刀,從不太標準的預備動作,急如雷般,近乎垂直地由左下向上揮刀直至身後!
道路、圍牆、房舍一切等見的到的事物,在那個城市像不受阻礙地留下撕裂般的傷痕隱沒在城市另一頭!媽啦!只要有心,地球給她切個幾瓣都不夠吧?

「哇喔!第一次成功耶!跟爺爺、姊姊一樣呢!」
「不管啦,海依特!跟我走!」
「啊耶?要去哪?媽媽說晚上迷路很危險!」
「打壞蛋啦!而且剛剛已經看到最危險的東西了……」

*        *        *

太陽躲著,月亮笑著,在那沒有星星的夜晚,踏著昏暗的街道,那兩個影子,出現在那城市中那個游泳池門口前。

「要走囉!」
「啊耶?壞蛋在這裡?哇呀呀~三毛等等我啦~」
我忽視她的問題,推開門,轉三圈,我們出現在那游泳池絆!

「嗚~三毛!在這樣我會生氣喔!」
「第一個敵人……只會出現在水附近的區域精靈──白鴿!」
側身的我指向前方正在變化的兒童戲水池,隆隆鼓起,頂起的地方越來越多米花般的泡沫,炸開來了!

「哇喔~好厲害!」
淋沐在水霧中彩虹的光環下,一個水色大波浪髮型,上半身豐滿不破壞平衡的身材,下半身仍然隱沒在那頂起山頭水中的女人漸漸顯形!

「呵、呵,我等你很久了!」
雙重探照燈焦距下的水精靈大喊著

「還有,我是第一個敵人,所以不太厲害!哈、哈、哈……阿呃!」
在水精靈面前,突破光芒的巨大黑影,猙獰、裂嘴,發出神鬼畏懼的眼神;地滅在她手中正朝水精頭上向下一揮!
分秒之差,水精巧妙的側身閃開,而她──海依特,正停落在因身材巨大所以水不及膝蓋的兒童戲水池中,喃喃念著。



6 AIRC(蜘蛛) [ 2009/12/25(Fri) 19:39 ID:aWcBVKw. ]
「……先下手為強,先攻者為勝……本家精神!」
「等、等一下啦,Ks桑!」
「噢~叫我呀?」
轉向一隻說話的企鵝,水精挫扼了!我不是她,她是我,對了!想起了一件事,非常重的事情!某個犬耳頭巾男把『限界幅度器』解除掉啦!

「喔喔!……那干我屁事呀!」
水精大攤開手說著;不,我還沒說完,敵人的強度是ISO認證的,而女主角……沒有限定喔!

「就是要我認真對吧?呵、呵!創造術:『水鏡投影』──Lance of Longinus!」
咒文確實地唱完了,法陣出現又消失,水精卻抓了個空……

「三毛剛剛說,第一個敵人不能用三流以上的魔法耶~嘿!」
「嘖!……可惡呀!吾奉水源之主命令,無盡的水呀~在空中凝聚數十、百、千,攻擊!」
右手在胸前由左至右慢慢劃個半圓命令著,水精附近隨即出現了無數的小水球,並對海依特展開攻擊!海依特那笨蛋,還佇在那裡幹什麼!

「哇!嗚、嗚~!」
沒錯,就是那樣傻傻的不閃開,抱著頭挨打哭泣著……

「哭吧!叫吧!沒有人會來救妳的呀、哈!哈!哈!」
穿越了時空、宇宙,那是流星還是隕石?只見那道光芒劃過藍紫色的夜空,將那片夜,那個月,分成完美的對半,突破那市立游泳池的圓頂!
破碎的玻璃如同裝飾,水精在那瞬間成了華麗的耶誕樹……垮下!
看見背光的黑影單跪在那裡,失去控制的水球在空中爆開成歡迎的彩帶!

「在下『沒有人』參上!」
探照燈下的男人甩著濕潤蓬鬆黑、白色摻雜的捲長髮,豎起大拇指,指著自己雄壯的胸膛大聲叫著!
帶著鬼魅魍魎的面具,一身黑的緊身衣上有著隨肌肉線條而走的白色符紋,略遜我的身材〈不是企鵝〉,卻有不遜於我的美型……

「哇喔~謝謝您了!叔叔~」
「不用謝!小妹妹,因為『沒有人』會來救妳的啦!哈!哈!哈……」
這抬腿的姿勢?是『鶴拳』?不對!但是他真的飛起來了!飛出了那個泳池的圓頂,拖著閃亮光芒的尾巴,消失在新月下的夜空中……

「叔叔~後會有期!」


7 AIRC(蜘蛛) [ 2009/12/25(Fri) 19:40 ID:aWcBVKw. ]
對天空揮手的海依特渾然不知危險又出現了!

「你們……不要把我當白痴耍!吾奉水源之主命令,無盡的水呀~在空中凝聚數十、百、千,只要三顆就好!攻擊!」
巨大的水球,不!是超大的水球!直直朝我們衝過來!快閃阿!
不,來不及了!逼近的水球在她面前……爆散成一個環狀花環,而一個黑影從中穿梭而去,海依特?

「山形奧義二之一:風‧穴!」
那是地滅的第三種型態-大劍!在她那個什麼奧義發動的瞬間一個箭步飛了出去,穿過了水球,直擊水精──白鴿!但是水精她動作優美扭動阿娜的腰部,大劍只差些微分毫飛了過去!

「太天真了!」
閃過攻擊的水精指揮著第二顆水球,朝向海依特預備落地的地方轟了下去!磚瓦碎裂,煙霧瀰漫,被攻擊的那裡出現了一層樓高的大破洞,成堆的磚瓦向外散落數十尺之遠!

「喔?解決了呀……嚇!」
背脊發涼的瞬間,水精發現腳旁蹲著穿水手服的巨大身軀,她雙手握拳並在胸前,小小的笑了,而水精她也跟著笑了……

「海依特流術,華風拳法!口古月.山.昇.龍.霸!」
超低身勢的蹲馬步向外展開,左手猛力下腰後,右手幾乎蓄滿全身力量,青筋暴露,肌肉熊熊鼓起,像臉一般大的拳頭紮實地、確實地擊中水精的下巴!像火箭一樣貳拾陸萬伍仟公里,直飛上天!落下……不偏不倚落在不遠處的掃除用工具間;還沒結束!海依特衝出去了!

「呃……痛,嗚~咳、咳!」
四起的灰塵有礙於呼吸,SUDDENLY!乎有龐然大物踏水排煙而來,蓋一海依特也!

「海依特流術,華風拳法!降.虎.拳!」
「咿哇阿阿阿阿阿──────!」



8 AIRC(蜘蛛) [ 2009/12/25(Fri) 19:41 ID:aWcBVKw. ]
*        *        *

這裡是南野家的浴室,但是規模也足夠稱作澡堂,也是她們家的道場和南野本家是連結在一起的一個區域;聽說這裡的爺爺是位國術師,而這間道館就是他興起的。

「海依特,你不覺得奇怪嗎?」
「啊耶?」
「就是剛剛那個自稱『沒有人』的人好像有點印象……」
唰一聲,置物間兼更衣室的拉門被打開,一位睡眼惺忪的女性穿著寬鬆的紅白色運動服走進來。

「啊?海依特呀,怎麼還沒睡呢?」
「姊姊,剛剛我跟三毛去打壞蛋了喔!」
「恩……」
鈴依是吧?對啦,那個女的就叫鈴依啦!現在正用懷疑眼神看著我的鈴依……

「不要帶著我妹妹到處亂玩啊~嘿嘿……」
拳頭在我面前用力緊握發出喀啦的聲音;看樣子,我的印象評分可能還在谷底。

「我說妳剛剛不是來過了嗎?」
我指著浴室的門說著

「我喜歡睡覺前在洗一次不行嗎?哼!」
也沒有不行啦,只是好浪費資源的感覺……這樣說可能又會再死一次的樣子

「姊姊~你要洗澡吧?爺爺在裡面喔」
「喔……是嗎?那把他轟出來就好啦!」
和置物間的門不同,浴室的是由內反鎖的喇叭鎖,門也是向內開的,不是拉門。而鈴依隔著毛玻璃喊著叫著沒有人回應,很熟練地拿起了硬幣牽入並扭轉門把……

「老頭!如果不是死在裡面就給我應門啊……啊、啊……」
我眼睛還算不錯,從這轉角看過去浴室裡至少有五公尺左右的距離,有著霧氣我還是可以清楚看見一個替男人刷背的女人。唉,水多的地方……是吧?

「死混蛋我要拿你的頭替我奶奶上香啊啊啊啊啊啊啊──────!」
樂此不疲呢!樂此不疲呢!
「啊耶?三毛~你有沒有看到白鴿姊姊的寶石呀?」


1/15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