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投稿校刊的小說 指定題目:等待 限定萬字

1 名無しさん [ 2010/01/09(Sat) 14:46 ID:TQUJleAk ]
從前從前,有一對夫妻,丈夫因為要做生意的關係,一結婚就搭上船前往遠方異地。妻子非常思念丈夫的身影,於是每天每天都爬上能看到遠方的那座小丘,引頸期盼他的歸來。

時間過去,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丈夫,始終沒有回來。

妻子不理會周圍的流語蜚語、擔憂勸告。依舊癡癡的等待返鄉的伊人。

時間繼續無情流逝。不知道過了多少年過後。深情等待的婦人,竟成為一塊石頭。永遠永遠的,等待著自己丈夫的身影。


「你有聽說過嗎?類似於這樣的故事。」
學姐突然說出的故事,是存於我某個記憶角落的。
「…應該是有吧?」
「霧玄學弟要是說沒有聽過的話才比較奇怪。畢竟你看起來也不是那種拒書本於千里的角色。沒有聽過就是你不認真的代表了,關於扮演自己的角色方面。」
簡而言之你就是在拐著彎子說我是書蟲就對了。
學姐的面前是一張桌子,上面擺著大量的藥罐、一杯白開水以及一本德文書籍。
她邊吞、邊喝、邊看著書,與我對話。
無論從何種角度來講都很不妙的文藝社社員:柏宜森。
她是我參加社團的唯一前輩,三年級生,興趣是看書吞藥和愚弄人類。
職業是高中生兼作家。以上是其本人大言不慚的自稱。
看桌上的藥差不多吞完一輪的時候,我悄悄的將它們都收理起來。
「可是學姐,我們鎮上真的有這種傳說嗎?我住在這裡也有兩三年了,從來沒聽過類似的話題啊……。」
「難道你想將你的孤陋而寡聞,歸罪於周遭的資訊流動速度嗎?不會吧,應該不會吧?我可不記得我有把你養育成這樣的小孩。」
「我也沒有被學姐你養育過的任何記憶。」
「是嗎?果然生育之恩大於養育之恩嗎?…我早有這樣的覺悟了……」
「那種覺悟不需要。」請你把它丟到垃圾桶去,要注意和廚餘分開。
說著:哎呀,是嗎,就繼續翻著書頁的學姐。停頓了兩拍才又重起話題。
「這樣的傳說,世界各地到處都是。
只要有一塊孤獨的岩石或者是一重突出的山崖,就足以穿鑿附會了。因此這個故事有名…不如說有著大量的同樣架構故事存在於世上也是很合理的。
只是我們鎮上剛好也有一塊岩石是處在這樣的狀態罷了。
無論源頭是盜用也好抄襲也好大宇宙統一精神也好,總之我們鎮上是確確實實的有著,這樣的傳說。」
就算學姐滔滔大論說了一長串,
「哦,原來如此。」
我也只能做出,如此不濟的回應。
「那種反應不及格喔,黑霧玄同學。為了彌補錯誤,你就來舔我的腳指頭吧?」
「誰要做啊!」
光靠黑長襪是擊不倒我的,絕對。
「哎呀,是嗎。」
說著,她貌似無聊的,翹起二郎腿。
「…………」
「…………」
沒有用的!我絕對不會去舔的!你再怎麼微微晃動也一樣!
「……果然很有趣。好吧,為了魯鈍的學弟,我就勉為其難的深入說明一下:在那座傳說地點的山丘上據說出現了喔…」
她露出有如曼陀羅花苞一般的微笑,紫紅色的那種。
「像是…幽靈之類的東西呢。」
「幽靈…是嗎?」

幽靈,又稱鬼魂、亡魂、亡靈、鬼、幽魂,被一些人認為是死亡後所留下的的靈體。台灣人稱遊蕩在外的鬼為「好兄弟」。 
以上引自維基百科。

這樣的超自然現象在我們的日常之中出現了。
猶如混雜了不純物質。
那,這學姐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呢?
我陷入了思考。

可能性其之一。
「好可怕喔霧玄學弟,居然有幽靈出沒呢,我好害怕喔。(面無表情)所以說今天晚上我就到你家去住吧哈哈哈哈哈哈。」
我才覺得好可怕!這樣的學姐好可怕!特別是明白的別有居心這點超級可怕!
可能性其之二。
「幽靈啊…不知道好不好吃。走吧,霧玄學弟,今晚的晚餐就決定是幽靈火鍋了!」
角色設定完全拋於後啦喂!
可能性其之三。
可能性其之四。
其之五、之六之七八九十…

想不出來哪一種才是最有可能的。
不是都不可能,而是全部都有可能。暴走的學姐是誰也沒有辦法預測的。

「瞭解了嗎?學弟。瞭解的話這個拿著,現在馬上就出發吧。」
從腳邊變出一個橘色袋子塞給我的學姐,一副任務大功大成的樣子繼續看書。
「啊?」
狀況完完全全搞不清楚,意義不明。
「……子曰:『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
書本翻過了一頁。
「請自己想」的意思嗎?詳細說明有這麼麻煩嗎?還有你自比至聖先師嗎?
太失禮了吧?對於儒教思想和整個中國都是!
「唉……」
就來推測看看好了,首先就來調查看看這個橘色袋子吧?
開啟 橘色袋子
調查 內容物 十字架 神道符咒 硃砂筆 可蘭經  筆記本 各一
……驅魔嗎?甚至還細心的準備了各式各教的代表性法具。
「去給我好好採訪那位小姐後再回來,我要當作下次小說的題材。」
「給我自己去啊啊啊啊啊!」
翻桌(在腦海中)大吼!
「文具自備沒有問題吧?字記得寫端正一點。」

待欲還言前,學姐隨手拿出她的手機。
嗶-----『我喜歡你!柏學姐!請你跟我交往!我絕對會………』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再播放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過去的傷痕催促著我的前進。
在淚流滿面的關上社辦大門之前,門縫裡傳來一句風涼話。
「好好的與少婦溫存溫存吧。」
沒有這種事!



2 hold [ 2010/01/09(Sat) 14:57 ID:TQUJleAk ]
標高三百餘公尺的這座小丘…真的是小丘嗎?
丘陵地形一般來說是指二百公尺到五百公尺相對高度不到二百公尺的地形,就這樣的定義來看,這裡的確十全的符合。
但是這裡絕對不是個「小丘」,叫它「小山」,才是合理的稱呼吧。
證據就是我在此座小山已經不停的爬了有三十多分鐘了,卻連連看著標示高度牌嘆氣。順帶一提現在是凌晨兩點零七分。
回家之後,我認命的準備隨身背包;認命的早上床以儲備體力;認命的在半夜一點鐘起床溜出家裡啟程;然後,認命的在夜半三更,執行健康好青年的健行活動,目的是找尋幽靈。
呼吸漸漸沈重,腳步也稱不上輕快。
到底還要走多久?
就算是從鎮上走來的,我也只不過持續活動了一個小時左右而已。徹底認識到自己的體力了啊。室內派就該要好好的待在室內才對。

眼前又出現了一個告示牌和一把石椅。
『標高290公尺』
就是這裡了,終於到了。
為了確認,我拿出學姐給的,混雜在驅魔道具裡的筆記本。
本以為是全部空白的書頁,只有最後一頁是例外的寫上了學姐的清秀筆跡。大略的指示與可行的計畫都已經規劃好了,完全是那個人的作風。亂來、大膽而又不缺細緻。就這點而言,她也能算是個可靠的學姐吧。

根據這上面所寫的,要在這裡朝正規登山步道的左邊直走約十多分鐘左右。
情報本身的詳盡程度真是令人在意…她該不會真有來過吧?
那樣的話,要更加小心了。就各種意義來說。
不過,那也是等一下的事了。
現在,我要先坐下來休息一會,在那張一旁站著路燈的石長椅上。

「呼……」
不過,真的有幽靈嗎?
關於這點……
希望有!一定要有!多多少少一定要有!倒不如說你給我滾出來吧!
「…………」
誒?等一下….
突然閃過一絲不對勁的感覺。
一陣涼風吹過。

「我到底在做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
從各種層面來看都發現的太晚了。
此時如果再滾來幾棵風滾草應該可以為畫面更加增廣意境。烏鴉飛過倒是可以免了,牠們跟夜晚的背景色不合,自己想像那種叫聲就行了。
(嘎!嘎!嘎!)

再次垂頭喪氣了一下關於過去現在與未來已犯下的正犯下的會犯下的各式各樣各種的錯誤之後,我接近自暴自棄的背起行囊,打開手電筒。畢竟能放棄的時機,早就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猶如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以步行速度前進的十分鐘後,我停下腳步。
眼前是一片一望無際的景色。
這裡是山邊突出的一塊峭壁,完美的,它讓我體會到這座城鎮『地理位置背山面海』的這個事實。一團黑暗之中,幾乎分不清天與海與地的分界線,只有家戶的點點燈火,勉強可供辨認。
而在峭壁的邊緣,我真的發現了一個石塊。
高度不到我的大腿,坐起來倒是很適合的一塊大岩石。上面沒有苔蘚之類的雜草,也沒有明顯生物活動的跡象,一旁也沒有任何的告示牌。只是,立在那裡。
嗯…畢竟是位在遠離主要登山步道的地方。
拍拍石塊,毫不客氣的一屁股坐下,用手電筒往回照去。
「沒有嘛……」
除了我作為返回記號而綁上的螢光布條,沒有任何此時此景不應出現的異物。
應該要如此,而結果為如此。
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好了。
我嘆了一口長氣,吐出到方才為止累積在心裡的一切心理因素。
閉上眼睛,裝備上MP3。
又被耍了,呢。
明天下午,對她那個沒天理的要求到底該如何處理是好呢?真是不想多想。
鬧劇不斷重複,明天又將再次上演,大約的劇情發展會是什麼呢?
說明,偽裝質疑,宣告,無法信任而後,絕對要試著導向約定。
不錯呢,上山健行之類的……對於便當的期待我看是不太可能成真了,但是接替期待順位的便裝打扮也很值得一看。
前提得是個,白天的行程就是了。
想到這裡,我的心情不能免俗的轉好了。
等到力氣恢復了幾成以後,我深吸一口氣,喚出所有必要的精神能源。
唔嗯!下山去吧!
睜開眼睛,手電筒的光線刺眼。
太過刺眼了。

一團白光在原本空無一物的空地聚合。
沒有我以外的人類,非人工的光線。
沒有能夠打雷的烏雲,非自然的電離球。
也就是,超自然現象。
我拿出包包中的採訪用具,並且收起MP3。
好歹,準備準備。

那個電波女,看來將我感染得異常成功。
我自言自語了一句,事後回想起來莫名的台詞:
「如果這個世界是一篇小說,執筆者真的是毫無創意……」


「白光?爛透了。」
所見略同。
在她看完整份報告之後,學姊劈頭就扔下這句話。
那份我不敢承認是我寫的、名為報告的流水帳上,記滿著龍飛鳳舞。
「完全不容易閱讀的行文,而且字又超亂的。要耍人也要有個分寸吧,霧玄學弟?」
一下子,她將辦公椅轉到背面。
是喔?不知道耍人的是誰喔?還有那張高級辦公椅昨天以前明明沒有出現過!又是從哪裡弄來的啊?
「但是這些……」我叩叩的敲著筆記本封面。
「都是真的。」
背向的椅背,彷彿透出了對面思量的神情。
「……這樣啊,會有趣也說不一定。」
又一迴旋,學姐一躍而起、兩手往桌上用力一拍:
「那麼事不宜遲,下課GO!」
「果然要這樣做嗎,讓我先打點一下家務…」
我拿出手機。
思考時間不到五十秒,跟我的推測沒有誤差的學姐搞不好是個容易理解的人呢?
確知的是,她是個喜歡捉弄他人的人沒錯。
吩咐家中的幫傭幾件事情後,我收起手機時,瞄見學姐以一臉壞笑的表情坐在高級的椅子上。
「哼~不反抗嗎?真是可疑啊…」
「沒什麼好可疑的,倒是學姐這麼認真幹嘛?不相信丟到一邊去就是,何必去確認呢?」
「呵呵呵呵,這樣不就不好玩了嗎?」
毫無感情的笑談完畢,她又露出了,別有深意的微笑。
還沒能正確理解那微笑的我,也只能,陪著苦笑。

-----
這裡是限制貼多少字啊...不知道該如何分段呢。


3 hold [ 2010/01/09(Sat) 15:13 ID:TQUJleAk ]
太長了貼不完...
up版上傳完畢,各位有興趣再打開來看

4 名無しさん [ 2010/01/09(Sat) 17:06 ID:FTWhBN9E ]
稍微寫一點個人意見(並非評論喔!)吧
整體而言還蠻輕快的 很輕鬆就能把一大段文字看完
不過 我個人不是很喜歡這種......行文風格
雖然是第一人稱 但是常常在對話過程中省略主語(=我)的寫法 讓人不是很能適應
而且 一下子正經一下子吐槽搞笑 會讓人有點覺得......呃 混亂?
或是說適應不良
總之 正經搞笑兼具是有起到讓整篇文章不會太沉悶 也不會太沒主軸的效果
不過相對 卻讓人在閱讀這篇文章的過程中會有「頓點」的感覺 有點不是那麼流暢
在融合兩種風格方面可能要再加強努力
當然 這篇還是能戳到我的笑點啦XD 也能讓人閱讀下去
只是頓頓的感覺會讓人不是很舒暢就是
(另外 有一些文句會讓我覺得有點過HIGH傾向(?) 這是個人主觀意見就是...)

5 hold [ 2010/01/09(Sat) 18:07 ID:TQUJleAk ]
自HIGH這點我有自覺,正式投的時候會刪掉...
流暢度我會想辦法改進
很難忍住不搞笑啊ORZ



6 名無しさん [ 2010/01/09(Sat) 23:25 ID:teFE9VW6 ]
那個學姐給我某個吃書妖怪的感覺...
學弟像(偽)吸血鬼垃圾君+沒名字的男主角呢

7 hold [ 2010/01/10(Sun) 09:32 ID:PgDskgTM ]
原型的確是這些人啦
但要說的話,這裡的學姊是惡墮版的,學弟的個性處於兩者之間

8 hold [ 2010/01/12(Tue) 21:29 ID:0St.SP6A ]
在截稿前多打了一段...
結局後追加段落這樣
兩個同學,覺得這種結局比較有感覺
島民給點意見吧?


一道人影閃現。
「你令我失望了,霧玄學弟。害我還很期待在最後一幕,你拿出硃砂筆在化為魔怪的白敏文小姐額上寫下『封印』之類的文字,含淚說出:『對不起,沒有救到你』這樣的名場景呢。」
三流小說家=我學姊,似乎從一開始就在一旁靜觀其變。
手中還拿著照相機。
看來不是在說笑呢…頭痛。
「妳不是說:『能和平解決再好不過了』嗎?」
「哎呀,理論上是可以理解,但是感情上總是難以接受嘛。」
「感妳個大頭鬼!」
爭吵偏往奇怪的方向的此刻,一陣輕輕的笑聲溶解了這氣氛。
「每次看到兩位說話的時候,就會覺得『感情真好』呢。」
……辯解好像會使得氣氛更加尷尬。
學姊難得也說不出戲言來了。
「切,吵不下去了啊…喂,借我過一下。」
學姊撥開我的身體,走向那塊石頭。
「槌子?」
看著我看不到的角度的幽靈小姐疑惑的說。
轉過身的學姊握著一塊看似敲下來的小石塊,然後走到稍遠處。
「來來來~過來這邊。」
又在呼喚愛犬了,只是這次好像不是在叫我。
「嗯?是在叫我嗎?」
「沒錯,就是在叫妳,白敏文小姐,請妳過來一下。」
「但、但是……」
幽靈的疑問其來有自。
她是地縛靈,能離開『石頭』的範圍有著限制。
半徑約三十公尺,上次測試所得到的這個數據,學姊應該是要比我清楚的多。
不過,我倒是靈光一閃。
多虧昨天惡補的奇幻文學。
「學姊,難不成…」
「試試看吧?反正也不會有什麼損失;白敏文小姐,過來看看,我想不會有事的。」
戰戰兢兢的幽靈慢慢靠近。然後成功到達學姊身邊。
「哎?為什麼……?」
「如我所料,用『石頭』的一部分做為媒介,妳就能自由移動了。」
「……真是太好了呢。」
這句話是發自真心的,個人自評為最近五年以來最真心的一句好話。
「但是,我在這裡的目的……」
面對幽靈的猶豫,學姊無理蠻橫的將其敲碎。
「就稍微離開一下,跟我們一起來如何?一起來做很多很多有趣的事情吧!」
好危險的用詞啊…
……雖然不敢想像學姊所謂的有趣,呢。
「反正『他』應該也沒有叫妳:不准做別的事情吧?」不然也實在太變態了一點。
對於我難得的幫腔,學姊的笑容更開了。
幽靈思索了一下。
「那,請多多指教。」
那完全還是畏縮著的語氣,接下來會慢慢改變吧?
在學姊的身邊,頑石也會奔逃(反面比喻)。
「太好了,這樣社團的成員就有三人了!」
之前就真的只有兩個人啊!那為什麼申請的到社團辦公室!…這種問題根本不重要、怎樣都好。

眼前的時光,絕非偽物。
如此即可。


9 hold [ 2010/02/18(Thu) 17:06 ID:qI7GpXSk ]
嗯…沒人回應。
但是我還是很堅強的寫出了第二回!…的前面一小段。

只要是人,都得活在這世界上一輩子。
不論是長是短都是一生。
一人一生,這就是全天下人,唯一的全面性平等。
為了使這一生有意義,所必要的要素到底是什麼呢?
是談一場完美的戀愛?是找出自己的夢想並令其實現?還是在社會上有一個令人稱羨的地位?這是一個主觀的問題,所以必然有著主觀的答案。
人生這玩意,上至貴族下至奴隸,都是個人所獨佔獨有的。
但是,就我而言,人生想要完美的度過,其首要事項,莫過於認清自己的實力。
更直白一點說:認清自己到底是不是主角。
雖然有人說:在現代、至少在民主國家,每個人都是自己人生故事當中的主角。
但是我想說的並不是這個意思。
就算,每個人的人生都是能自行決定走向的。但是總有些人,他的一個想法往往可以造成別人的故事產生改變。
好比說,撿到無聊死神扔下的筆記本的高中生、解開萬年無解的謎題而獲得神秘力量的國中生或是收到未來寄來的機器貓的小學生。
這就是我說的「主角」。不是主角的小角色如果誤認自己的能力上限,做出超出自己能力的行為,無疑是找罪受。
不巧的是,世界如此混亂,就是有太多這種人在胡作非為。

十七年,是一段很長的時間。足以使一個幼稚的嬰兒成長成一位幼稚的青少年。
雖然很遺憾的,我的本性沒有任何進步,但是我倒是完成了我的「首要事項」。
我,黑霧玄,不是主角。
過去不是,現在不是,未來也不會是。主角。
在這十七年來,我證實了我自己沒有什麼自然或超自然的能力,身為一個人類的基本能力,不論是在生理上或是心理上皆與常人無異。
平凡到,無所不見的程度。
平凡到,令我想吐的地步。
雖然不能排除我被修卡怪人抓去秘密基地改造的可能性,以常理來判斷,這種超常現象發生的機率當然是微乎其微。
於是我只好就此絕望,日復一日的感嘆著物理法則的巧妙過著認真踏實又普通無趣的生活……
這樣未免也太悲情了。
畢竟人類…生物這種東西啊,只有能夠成功適應甚而更進客觀與主觀條件的個體才能生存下來。
只要努力,在這個自由民主兼資本主義的國家之中總是多少能改變現狀的……吧?

假使自己不是主角,那麼就去找出主角來吧。
就算不是當事人,只要找到那個正在進行故事的主角,至少也能當個旁觀者吧?
人生如戲,主角再怎麼樣有趣,一個人也不能演出獨腳戲以外的場景。
總得要有幾個配角吧?
小角色無法升級成為主角,但是成為重要的配角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缺少的只是契機。
發現主角、認識他、和他成為朋友的契機。
小學四年級,我十歲,這想法就是那時候成型的。
我一直都在追尋著,尋找著我能參與其中的故事。
期待我身邊和我五十步笑百步的人們突然搖身一變成為主角,這種行為就和留下遺書期待子孫會從未來送來貓型機器人一樣的愚蠢。
主動出擊,比等待更符合實際。

好像是這樣的,至少我有這樣想過吧?
實在是不敢相信我也有這麼天真的時候。
坐在這個位子的此時,尤是如此。


「霧玄學弟,我現在十分的無聊,能不能請你邊唱歌邊把自己的腳指頭一根一根的取下來來取悅我呢?」
「為什麼我非得用生命去取悅你不可啊!」
學姊把原本一直捧在手上的書本拋開,懶散的掛在椅子上。
「啊啊,無聊,超無聊的。有沒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啊,有沒有沒有什麼有趣的東西可以玩啊?再沒有的話,我的煩躁指數又要上升了。這可不行,絕對不行。因為生命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哪……美好的事物就該浪費生命?」
「反過來說就變成相當危險的話了呢。」
幽靈一副不關己事的樣子倒著茶。
的確是不關她的事,全場能夠浪費的生命體唯我,無他。
本人沒有這種打算。
「那麼,學姊有沒有想去哪裡呢,小人最近手頭上閒錢是有一些的……」
「杜拜。」
「啊!不然要不要來玩一些遊戲呢,我這台筆電連著的無線網路還算堪用……」
「Action52。」
「玩那個大約真的會讓我想自殺。」
分明是在找碴的學姊所要的正解,我是知道的。
但是體貼一下吧,至少對著我這個難得悠閒的人施予同情。
今天是禮拜天,而現在是下午,無論是誰,此時此刻,在家中都是可以放鬆的。
話說回來,學姊和幽靈為何會在我家呢?
不知不覺中,我家客廳的人口密度提高了,而我懶的吐槽了。
.不管是學姊穿著時代混淆的黑色小禮服,又或著是幽靈濫用能力所製造出來的正統女僕裝,即使在這午後的陽光之下,彷彿回到維多利亞時代的我家客廳之中。
我也絕對不會吐槽的。
「來,不錯的茶葉呢。」
幽靈遞給我一杯茶,看來是她對著一旁的茶具擺擺弄弄的成果發表。
等等,用「遞」這個字是否妥當?描述一件物體從半空中滑入我手心裡,以此為動詞似乎不太符合現實情況。「飄」字如何?浮浮沈沈的樣子…這個好。
是的,我就是在放空。腦袋正是在不想思考的狀態。
「香氣有點像是碧螺春…你應該沒有這麼樣好的品味才對啊。」
貌似很高興的學姊贊同著幽靈的話。
哎呀,這句話又該怎麼解呢?經由否定來肯定的用法…是叫什麼來著?
「家用消耗品,是交給幫傭買的。我也不清楚就是了,但是好像聽她說過喜歡喝綠茶之類的。」
給我喝那種聽起來很高級的茶葉跟給我喝茶包也喝不出來有什麼不同。畢竟就連泡茶也不會,總是請人代勞。
「預想之外的大方啊,霧玄學弟。如果這真的是洞庭產正宗碧螺春的話,一斤左右的份量…我想想…大約要一千六百元新台幣左右吧。」
「那很貴嗎?」不清楚幣值的幽靈說。
明明就跟我活在同一個經濟圈的學姊回應:「普通吧,以邊際效應來說算是可以的。」
「不可以啊啊啊啊啊啊!」
存摺!對啊,該死的存摺又跑到哪裡去了!嗯?等一下,好像是給她拿去確認餘額了…咕喔!那…那又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呵。」
「露出看破紅塵的笑容了呢,霧玄學弟。」
「等她回來再把她宰了……」
「霧玄君的眼神好恐怖!」
「安心吧,他只是說說而已。那位幫傭大概也跟我們兩個是一樣的。」
像是在享受著茶葉的清香,學姊悠悠說道:
「是在你的名單之中吧,學弟。絕對要守護的…這樣。」
「…………」
我不予置評。
說到底,那樣小孩子氣的宣言還記得那麼清楚,某人還真是討人厭。
不裝模作樣一秒會死嗎?
這種話在心中唸唸就好,絕對不能說出口。唉……
喀拉喀拉…
門口傳來鑰匙轉開鎖頭的聲音。
說人人到嗎?這種時機出場很微妙啊…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