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先放個序章

1 LBR [ 2010/01/11(Mon) 00:41 ID:jSDqRdWg ]
好不容易逃離了追兵,
我背著剛救到手的克克雷特狂奔。
回到了我們紮營的地方,西娜急著幫我把克克雷特從我身上放到地上躺平。
「他被下詛咒了。」我一說邊擦去額上的汗珠。
西娜一言不答,馬上跪在克克雷爾身旁開始解析詛咒,
「太小看我了!」西娜大喊,但我卻看到了她的眼中有淚水打轉。
我將魔力聚集在眼睛,看了克克雷爾身上的詛咒,
怎麼會是這種不上不下的小詛咒阿?!看來克克雷特等等就會醒...等等!
我瞇起眼睛一看,等等...這!
「不行!不能直接解開!西娜!不要直接解開詛咒阿,那個詛咒...」
話還沒說完,克克雷爾開始抽搐,然後口中噴出了鮮血!
「啊!」菲特尖叫,摀住了嘴巴;
西娜臉上沾著鮮血,呆呆的跪坐在克克雷爾身邊。
然後,她抱起克克雷爾嚎啕大哭,那個總是在後方用精準地強力魔法支援我和克克雷特、又不時要保護菲特的堅強女孩。
我抹了抹臉,靠近克克雷特,並掀開他的上衣。
「你們太小看獸人族的詛咒了。」
我靜靜的說。剩下我了,我必須給大家可靠的感覺,即使我完全沒有把握。
「那現在要怎麼辦?!」
西娜擦著眼淚,鮮血混著淚水把她的臉弄的骯髒不堪。
而菲特起身來到西娜的身旁,安慰著她。
情況很遭;克克雷特現在滿臉汗珠,胸口劇烈的起伏,呼吸極不規律而且短促。
心臟的位置多了個潦草獸人文字所寫成的法陣,看起來比較像是用指甲沾血硬刻上去的。
很典型的圖騰詛咒,克克雷特體內的五種詛咒都是獸人族在剛當上暗術師就必須要會的基本法術。
「太陰險了!」我嘆了一口氣。
「咦?」菲特台起頭,忘了安撫滿臉淚珠的西娜。
「我是說,能把這幾種小法術佈置的如此精巧,只能說不虧是獸人族的暗術師長老。」
我拿小刀割破了食指,開始在克克雷特的胸口寫起了文字。
「魯那寫於胸前,
以鮮血為價染為赤紅;
化其鮮紅為鎖鏈,
綑綁你的敵人,俘住你的日月。
流水停止於巨木之前,
齒輪敲碎於矮人族,順序顛倒於人類族。」
我低聲的吟唱著,吞了一口口水。
我看著菲特,開口說:
「你的治癒魔法要用多少時間才能治好一隻韌帶全斷右手手掌?」
「咦?大概要十五分鐘左右吧!」菲特快速的回答,「請問...」
「那如果加上手臂的骨折和一些肌肉斷裂呢?」我再度提問。
「這...可能要半小時左右。」
「那這樣夠了,等等就請妳多多觀照了!」我伸手摸摸菲特的頭,她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我沒有搭理她,拍了拍西娜的肩膀。
「我剛剛施的魯那可以幫克克雷特爭取一些時間,等等我就幫他把詛咒拿掉。」
我接著說:「雖然只是五個簡單的詛咒,不過卻是環環相扣的;只破壞掉其中一個就會依序將其他四個給發動。而且對方還把力量最強的那個佈置在他心臟的節律點上,應該說整串的詛咒就是靠心臟的節律點在運作的。」
「所以我等等會用很暴力的方式,將這些詛咒一次破壞掉;只能說不幸中唯一的大幸就是對方技術太高超,高超到我這種拖延時間的魯那都能正常運作,可能是想說反正我們也解不開,早晚都是要看著克克雷特死吧?不過,他忘記我的存在了。妳就等著抱醒來的克克雷特吧,我用異界居民的信用發誓!」我指著西娜說。
「嗯!」西娜鼻子掛著鼻涕拼命的點頭。
「唉,你這個樣子,小雷特等等就是醒過來也會被你下到昏死。」我撕下一張草紙,拿給她擦臉,我卻發現自己的手在微微的顫抖。
「美女哭成這樣就不漂亮了。」我拍拍她的頭,站起來。
用尚未乾涸的血液在右手手掌寫下新的咒文。
「離他遠一點吧,我要開始了。」我看著西娜說到。
西娜點點頭,放開了克克雷特。
「菲特,等等要幫我治療喔!」
「什...」
我不等菲特把話說完,唸出咒語前三個音節,急速蹲下,利用重力加速一掌用力的打在克克雷特的胸口!
兩個女孩尖叫了一聲,我繼續唸出中間的十五個音節,硬是將手指刺入克克雷特的胸口,直搗我要的目標,心臟的節律點!
「啪!!」
鮮血從我的手背爆開,飛濺到我臉上;但我完全不理會,因為我知道這樣還只是開始。
我的手指再短短十五個音節中停止了動作,刷的一聲抽離了克克雷特的胸口。
我因為手背上的傷口皺了一下眉頭,便將最後三個音節唸完,再用力一掌的打在克克雷特的胸口。
克克雷特的身體伴隨著漆黑亮光的逸散而震了一下,並開始咳嗽了起來。
「呼...呼...好了!」
我站起來,有點腿軟。
西娜放開菲特的手,衝過去抱著躺在地上、我跟死神硬搶回來的少年。
我退到菲特的身旁坐下,左手拿著入鞘的小刀。
「你的傷讓我來...」菲特早已準備好治癒魔法,但我搖搖頭。
「要開始了!」我將小刀塞近嘴裡,死咬著有皮革外皮的刀鞘,閉上眼睛。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右手噴出大量鮮血,我清楚的感受到五指韌帶在一瞬間全部斷掉的痛苦。
「喀!!」骨折。
連續的劇痛讓我雙腳一軟,像斷了線的木偶跌在了地上。
「嗚嗚嗚嗚!!!!」伴隨著我的呻吟,肌肉斷裂。
「哈!哈哈!!哈!」我吐掉嘴裡的小刀,躺在地上,用沒沾到血的左手擦了擦眼淚。
「你沒事吧?!!!喂!!」菲特一隻手施展治癒魔法,另一隻手輕拍著我的臉頰。
「還...可以。」我調順了呼吸,說:「差點要上天堂了!」
我轉頭,看到菲特斗大的淚珠掉在我臉頰上。
「別哭了,看到妳這樣子我都要幸福的上天堂了啦......」
「嗚嗚...笨蛋!不要再這種時候開玩笑啦!!」菲特打了一下我的臉頰。
意識逐漸模糊,但卻還依然保有一點點的清醒。
只知道一件事,克克雷爾,我救回來了。

我的頭躺在菲特的大腿上,耳朵聽到克克雷特用尚覺虛弱的聲音安慰著西娜。
「呼......」我嘆了一口氣。
「我在異界喜歡的女孩子也常罵我是笨蛋呢。」
治癒魔法慢慢的在作用,我感覺到手指的關節、手臂的肌肉以及骨頭都在刺痛。
菲特擦了擦眼淚,看著西娜抱著克克雷爾。
「她是什麼樣的人?」
果然是女人,一嗅到八卦的味道,精神都來了。
「不想說。」我用鼻孔噴了噴氣。
「唉唷!跟我講啦!!跟我講一下嘛,弗蘭奇!!」
還一邊擦眼淚一邊追問,這女人......
「不要,我死都不講。」我閉起眼睛,裝睡。
「弗蘭奇!!!」
菲特開始捏起我的臉頰。

怎麼可能說的出口,
不管從裡到外,就連捏我臉頰的習慣,
完全和妳一模一樣啊,菲特。


2 LBR [ 2010/01/11(Mon) 01:04 ID:jSDqRdWg ]
夏天的晚風吹著我的臉,我們一行人魚貫的走在沙漠中。
「弗蘭奇,你今年幾歲啊?」西娜歪著頭問我。
「我想看看。我掉進這裡的時候異界那邊是幾年幾月啊?」我抓抓頭。
「喔喔,再過兩天我就滿二十歲了。」
掉進這個世界的時候,我原本再過五天就要在醫院裡過我的二十歲生日。
誰知道我睡起來一睜開眼會在一個大的不得了的圖書館,而且光線非常的陰暗。
還沒穿衣服!!這真是除了讓我因為猛爆性肝炎住進醫院之外最不好笑的笑話。
非常的不好笑。
而更不好笑的還在後面,我才剛要站起來就被一本掉下來的書砸到頭。
不會很痛,只不過...
書的“內容”,就暫且讓我這樣稱呼吧!
關乎了這個世界的歷史、法術、醫學、詩歌、天文、音樂、宗教、工藝、地理、種族、戰爭等等,
八千年來的份量一口氣塞到了我的腦袋裡。
我除了吐到胃都翻過來之外,身體能流出液體的地方都失禁了。
非常的狼狽啊!
腳步聲出現在遠處,我努力睜開眼睛,想說一聲「救救我。」但只發出不成句子的噪音。
然後克克雷特就出現在我眼前,不!應該說是克克雷特的鞋子。
因為我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眼睛流著眼淚,嘴裡留著口水,阿阿咿咿的發出呻吟。
「克克雷特,這是...」
女人的聲音,然後在我面前的男人回答。
「看來,這個異界人把我們的目標全吸進他的腦袋裡了。」
「那怎麼辦?先把他帶走吧?」
另一個女人的聲音,然後我感覺到有水沖在身上,水中還帶著魔力。
「只能先這樣了。」
嘴裡就被塞了一塊布團,裝進了大大的麻布袋。
然後就失去了意識。

再次醒來的時候,我躺在夜晚的草地上,正看著滿天的星斗。
腦中還是有點混亂,也許是因為戰爭的記憶也塞到了我的腦中,鼻子有好一段時間一直聞到血的臭味。
原來書裡面所保存的,是八千年來偉大人物的記憶阿!
知名的軍事家、藝術家、法師、吟遊詩人、歷史學家、探險者、醫師的記憶。
「唉?」手被綁著。
「原來如此,現在這裡是夏季阿。」我自言自語的說到。
「克克雷特!他醒了!而且還說了一大堆聽不懂的東西!」
「什麼?菲特,妳先看好他!我們現在趕回去,如果他想亂來就用魔法對付他!」
我打了個哈欠,轉用摩洛語說:「不好意思,我剛剛說的話並沒有惡意,只是想說原來現在是夏天罷了。」
「你!你會說我們的語言?」
「看起來是因為那本書的原因吧?!總之,我不會反抗也不會偷襲妳,不用怕成這樣子。」
「我...我才不怕你!」
「妳叫...菲特嗎?」我把臉轉向聲音的方向,看了一眼她手上的魔法陣。
「我是覺得啦,你不覺得妳用治癒用的魔法要威嚇一個人很沒有說服力嗎?」
可能是沒料到我會吐槽她,菲特呆了一下。
「要!!要你管阿!」然後又呆了一下,才想到我剛剛說的話不太單純。
「你...你能從魔法陣分辨魔法嗎?」她問到。
「我來告訴妳我從書上得到了什麼吧,舉凡你們這個世界裡八千年來的法術、醫學、歷史、藝術音樂詩歌等等妳想的到的東西,全都塞進我的腦子裡了。」我嘆了一口氣。
因為被強制塞進這麼多不屬於自己的記憶,感覺真的不好受。
「你是說,真理之書?」菲特又問。
「如果你是指砸到我頭上的那本,那就是了。」
「菲特!」另一個女人的聲音。
然後我就被一個男人跨坐在身上,而且脖子被尖刀抵著。
看來這位就是他們口中所說的克克雷特了。
「嗨!初次見面!」我故做輕鬆的說。
喔!我感覺到他的刀尖割到我開始流血了!

3 LBR [ 2010/01/11(Mon) 01:07 ID:jSDqRdWg ]
「初次見面是嗎?」這個拿刀抵著我脖子的男人還真不客氣。
「你以為裝的輕輕鬆鬆我就會對你放下戒心了嗎?!」
更正,是非常的不客氣。
「總之,我現在的自由、性命都握在你的手上,可以請你不要對我這麼兇嗎?」
我禮貌性的提出了請求。
「異界人,講話注意一點,不然我現在就割了你的喉嚨。我問你,是你將真理之書的內容吸走的嗎?」
「目前的情況看來似乎是這樣。」
「...」
拿刀的男人沉默不語,然後又開口。
「以你的性命做交換,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們這個團隊裡的奴隸,你有義務要幫我們完成我們的任務。」
「只要留我性命,什麼都好說!」我嘆了一口氣。
「菲特,對他施展那個詛咒。」男人對菲特下了命令。
「真...真的要這樣做嗎?」菲特的聲音聽起來相當的不安,或許是因為要下詛咒這件事有違她的良心吧?!
「不然我可沒辦法保證他不會半路加害於我們,沒意見吧?異界人。」
我的喉嚨上還有一把刀耶,當然沒意見阿。
我很乖的點了點頭。
「那...那就冒犯了。」
眼睛被男人的手掌遮了起來,是不想讓我知道自己被下了哪些詛咒吧?!
菲特也用無聲式念著咒語,目的也是要是讓我無法自行破除詛咒。
不過也太小看真理之書裡的高手了。
我心中按忖著,從指縫中露出的光線顏色,以及菲特不小心唸出聲音的字句,託真理之書的福大概能了解個七至八成。
還大費周章的布了大大小小總共十八個魔法陣在我身上的各個致命部位。
破除方法......算了,以後再慢慢想吧,反正本來就打算一邊幫助他們一邊找出回到原來世界的方法。
只是想不到領頭的這個男人疑心病還真是重...
不過我不想計較太多,畢竟我還得謝謝他給我衣服穿。
身上的衣服還滿合身的,看起來像是十五世紀的旅行商人,
連肩的頭套再加上長袍以及亞麻布織成的長褲,腳上是看起來很耐用的皮靴,靴子前端還縫上了鐵皮。
「起來吧。」
男人幫我割斷了繩子,我自己爬了起來,摸著被刀割傷的脖子。
「雖然很不想承認,不過為了要完成任務,你現在必須跟著我們一起旅行了。你的名字?」
「問別人的名字之前必須先報上自己的姓名吧?再說,我在異界的名字沒辦法翻成你們的語言。」
我聳聳肩膀,接著說:「你就幫我隨便取一個吧!這樣在旅行中也可以少惹點麻煩吧?」
「哼!那就叫你弗蘭奇‧劉‧酷奇斯吧!我是克克雷特‧亞馬札其‧艾斯博雷茲。」
「我是菲特‧秘族契‧瑞盟迪薩居。」
「我是西娜‧哈西諾‧阿妮亞貞德。」
我愣了一下,冰之火焰、治癒之賢者還有恩惠之聖女嗎?
因為真理之書的關係,我馬上就了解了他們「聖名」的意涵,
這個世界取名的格式為「本名‧姓氏‧聖名」,從姓氏不難猜出他們是從哪裡的人族,
克克雷特的姓氏聽起來像是日語的山崎,而菲特的聽起來像水樹,西娜的則是星野。
不過他們的聖名,理論上不會用到這麼複雜的詞才是,看來這三個人果然來頭不小!
「姆...」我摸摸下巴,說:「我了解了,以後請多指教。」
看來似乎是沒人想跟我握手,算了。
「走吧。」克克雷特說。
「去哪?」我問。
「去離我們最近的城鎮裡躲皇城的追殺阿!」
他指著不遠處的小城市。
我苦笑,心想著:原來我們在被追殺中阿,那你還花那麼多時間拿刀子抵著我,只為了在我身上下幾個沒什麼屁用(在真理之書的面前)的詛咒.....。

唉!算了!

4 LBR [ 2010/01/11(Mon) 01:09 ID:jSDqRdWg ]
感覺節奏太快了...

5 卡库拉迪 ◆TzAWCHJ3Bg [ 2010/01/11(Mon) 10:58 ID:UZ7mQRTs ]
節奏還算好吧。
不過開始倒敍的地方沒有和引子明顯地分開來,讀起來可能會分不清呢。

6 軒轅邪風 [ 2010/01/14(Thu) 20:32 ID:oeYTMnso ]
節奏太快+1
有種還沒搞清楚台上有幾個演員就開始演戲的感覺

7 LBR [ 2010/01/15(Fri) 07:04 ID:nNUITN5k ]
我自己有把他拉慢的意思
會拖回去慢慢改啦
希望等我寫到一定量之後再貼上來

8 LBR [ 2010/01/17(Sun) 01:35 ID:N3KCaXBg ]
卡住了耶
我是要先明確的把各角色都拉出來再進入劇情比較好,
還是說一邊帶劇情一邊把角色愈寫愈鮮明 ??

9 LBR [ 2010/01/19(Tue) 06:55 ID:0Bs.eOM. ]
有人能建議一下嗎?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