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超燃之夢

1 名無しさん [ 2010/02/06(Sat) 06:15 ID:blOsYV7g ]
開了,不過要寫啥呢?


2 名無しさん [ 2010/02/06(Sat) 13:48 ID:dKKnFAsQ ]
想不到你可以不要寫。

3 名無しさん [ 2010/02/06(Sat) 14:50 ID:5PbYCGO2 ]
先把夢版的文章貼過來在想後續如何

4 名無しさん [ 2010/02/06(Sat) 18:55 ID:5PbYCGO2 ]
總之先把夢版的那篇的文章貼來再想後續如何

5 名無しさん [ 2010/02/07(Sun) 06:12 ID:z8zXQIIE ]
有一天下班回家後,新聞播報著有一顆跟月亮一樣大的隕石即將在四個小時後掉落在地球

這等於是宣佈著世界末日的到來,但是,不知為何,家人的反應都很冷靜
大哥拿起風衣要出門

「你有想要的東西嗎?」

「?」

「不要讓我說第二次」

「那買罐養樂多給我吧,最近消化不太好」

「你只想喝養樂多嗎?」

「嗯」

「等我回來」

「好」

接著我回頭看著電視機,只見電視裡的人都不太驚訝
可能是知道自己的生命快結束而放棄掙扎吧?

我乖乖的在家等著大哥的歸來
但是過了四個小時,大哥依然沒有回家
等過了五個小時之後,我才發現不對勁

隕石呢?
我好奇的打開電視機看著螢幕

過沒多久,大哥回家了
這時電視傳來歡呼聲

新聞記者用著無法置信的興奮語氣說著

「各位觀眾,真是令人不敢相信,地球沒事,大家都活著啊!」

只見電視裡許多人在高興的大叫大鬧甚至跳起舞來
鏡頭轉回棚內記者

「各位,這是某位登山者所錄到的畫面,據說這就是地球得救的原因」

只見V8裡的畫面呈現出台灣最高峰玉山的場景
而在最高峰頂端
有個左手將風衣披在左肩的年輕人,在隕石即將接觸的剎那間
用右手將隕石一拳擊碎
望著這熟悉的背影,我驚訝的回頭望向大哥
大哥背對著我準備回房間時,用右手將養樂多丟給我
我看到大哥的右手背,是焦黑的

「養樂多」

「嗯.......」

這養樂多

是溫的


6 名無しさん [ 2010/02/07(Sun) 06:14 ID:z8zXQIIE ]
這是某一天的新聞

馬雅人第五次預言的人類末日

一顆隕石正朝地球逼近
人類驚慌的驚慌
放棄的放棄
男孩抱著女孩
他們決定一直在一起到隕石接觸地面的時候


他拿著畫筆
為了夢想
他要留下地球上最完美的藝術

就算最後畫只會一片焦黑
他們雙手合十
為了一點點的希望禱告著
他們手拉著手
唱著歌
「你最喜甚麼東西??」
「我喜歡我的家,還有哥哥送的球棒!!」
某山頂上
一個男孩
握著球棒
怒視著天空中的黑點

7 名無しさん [ 2010/02/07(Sun) 06:15 ID:z8zXQIIE ]
今年三十歲的我
終於交到人生第一個女友了
然而就在要和她
進行第一次約會地那天早上
她卻突然傳了一封簡訊
「對不起我們分手吧
在人生的最後一天
我不想留下遺憾...」
當我腦子一片混亂
還搞不清楚這段話的涵義時
電視插撥了一段新聞
「巨大隕石來襲 世界末日提前到來!?」
驚訝的我把頭探出窗外
天空上的太陽多了幾個...
街上的人像是看開了一樣
依靠在旁邊的人緩慢的走者
有的像情侶有的則像家人
除了兩個朝者山區奔跑的男人以外
一個提者一整袋的養樂多
另一個拿者一根老舊的球棒
喂...
搞什麼鬼阿!!
我才剛脫離去死團
別從處男畢業了
連女友的唇都還沒碰到
怎麼可以就這樣結束...
怎麼能讓你毀掉我的幸福!!
我走到後院將倉庫打開
從深處拿出老爸以前常拿來炫耀
現在留者想說必要的時候
能拿去古董店賣錢的武士刀
然後跟者那兩個人一起向山區跑去
啊...對了
我有一個小我五歲的妹妹...
在我還是乳臭未乾的小鬼的時候
我的父母就因為交通事故身亡了
之後我就跟小我五歲的妹妹相依為命到現在

雖然一個人身兼父母兄三職
吃力又無法面面俱到
但她卻一句怨言也沒有
總是說不管是什麼東西都是哥哥做的東西最棒

為了這樣的妹妹
被當作不良少年
被誤認有戀妹情結
甚至因此犧牲了自己的未來
我從來都沒有感到一絲絲的後悔

就在她將步向人生另一個起點
也是我將我的責任託付給她所愛的男子時
有一群科學家宣布有一顆巨大的隕石朝地球飛來
且因發現的太晚,已經沒有任何方法可以阻止這個巨大的意外對地球所帶來的災害

即使如此
小倆口決定在隕石擊中地球的今天結為連理,牽著手以夫妻的身分見證世界末日

8 名無しさん [ 2010/02/07(Sun) 06:16 ID:z8zXQIIE ]
承上


她現在應該很擔心我吧,我這女方唯一的家屬竟然沒有到場
說是妹妹的婚禮比較重要,但我還是在參加婚禮前繞到這個地方
可能會有點遲到,也可能會因為我而婚禮延後一點時間也說不定
但是--

「沒人可以阻止她擁有幸福的未來」

我緊握手中父親唯一的遺物
一把紀念價值大於實用性的武士刀
站在科學家們所預測的隕石落下地點
抬頭瞪著這個無情摧毀我妹妹未來幸福的巨大畜牲看

「包括你!」

9 名無しさん [ 2010/02/07(Sun) 06:16 ID:z8zXQIIE ]
新聞報導:有一顆跟月亮一樣大的隕石即將在四個小時後掉
落在地球。

我和即將結婚的女友手牽著手步入禮堂,「即使地球毀滅我還是想和你在一起。」女友笑著比任何笑容更加燦爛。
「我有點事要辦,等我一下。」我甩開女友的手離開了,我不想……我不想只有一瞬,我想要永遠的在一起!

隨手抄起工地上的磚頭我朝向巨大的隕石砸去,「別想剝奪我的幸福!」我怒視著它。磚頭準確的砸中了隕石而隕石也碎裂成各塊四處飛散,我成功了,我成功守住了自己的幸福。

現在要煩惱的是仍待在禮堂的女友,要如何向他解釋好阿。我如此的苦惱著,此時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會幫你的。」女友的哥哥衣衫襤褸的站在我身後,手上還有著一把斷裂的武士刀。

對了……我想起,方才隱約看見三個黑點。一個拿著球棒的孩子還有一個男人提著一整袋的養樂多和手持武士刀的大哥。

嘴角揚起我笑著「那就拜託大哥了。」我扶持著大哥緩步的走回教堂。

10 名無しさん [ 2010/02/07(Sun) 06:17 ID:z8zXQIIE ]
今天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
就在我和我男友看到新聞播報著有一顆跟月亮一樣大
的隕石即將在四個小時後掉落在地球!
而這世界末日已經無法避免!但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所以我們決定在那天步入禮堂...
這天終於到了...
教堂的鐘聲響著...
我們一同走在紅地毯上
但是卻感受不到一絲絲的歡樂...
哥哥他沒有出現
自從父母死去後,哥哥他一肩扛起了所有的重擔
雖然他老是被人誤解,
有時候會做的不好,但我都沒有任何怨言!
因為它是我唯一的家人!
而他到現在卻一直沒有出現,他現在在哪裡?
他還好吧?爸爸珍愛的那把武士刀也不見了!
哥哥為什麼你還沒有來...
婚禮開始了...
我們手牽著手漫步在紅毯上,
突然,他甩開了我的手,往外跑去!
在場的人都被著突來之舉嚇到
他對我說:「我有點事要辦,等我一下。」
就這樣,他丟下了我一個人...
之後過了沒多久
突然聽到外面有人大聲驚呼!
我也跑到了外面看發生了什麼
難道隕石撞擊的時間提早了!?
結果我看見貌似有三個黑影還有一個好小的東西朝隕
石飛去!
就在她們接觸之時,隕石也碎裂四處飛散!
這時,不幸的
有一塊碎片朝著教堂這飛來!
大家開始到處逃竄!但已經要來不及了!
就快撞上了!難道就算隕石沒了我也逃不過這天嗎?
這時我心中吶喊著「爸爸!媽媽!請救救我!」
.......
一道黑影出現伴隨著強勁的風,我的眼睛不自覺的閉起來了。良久,預想的痛苦並沒有來臨,帶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眼睛緩緩的睜開。

原本一台遊覽車大小的隕石碎片碎裂成更小片散落於四周,那道黑影現在看清了,那是個長髮的少女保持著抬腿的姿勢,雖然年紀與我相差不遠但身高比我高上許多甚至能和身高190的大哥媲美。

「真是的。」她拍了拍腿上的灰塵「原本是想來跟那傢伙收回分手的,沒想到遇到這種情形。」她發著牢騷。

好厲害!我瞠目結舌的看著四周雖然是碎片但依舊巨大的隕石碎片,這些是她踢碎的嗎?

「啊!」教堂門前出現了衣衫襤褸的大哥和攙扶著他的男友。原來是去接大哥,心裡有些高興,原來男友沒拋下我。「妳怎麼會在這!」大哥訝異的指著長髮少女,「對不起,我收回那句分手。」少女道了歉。

是大哥的女友,我仔細觀察了一下,大哥的眼光很好呢。「現在要幫我妹妹和妹婿辦婚禮,妳要一起參加嗎?以大嫂的身分。」大哥指了指我和男友,男友和我相視一眼靦腆的笑了。

「好阿。」大哥的女友也笑了,臉脥上有著蘋果色的淡紅。今天,世界面臨了毀滅卻也被拯救了;今天,教堂舉辦了一次婚禮卻有兩對夫妻誕生了。

今天,是我的結婚之日同時也是父母親的忌日。隱約的,在來賓席我看到了父母親的身影,是來看我和大哥的吧?我很開心的笑了。爸爸,媽媽我現在很幸福!

11 名無しさん [ 2010/02/07(Sun) 06:19 ID:z8zXQIIE ]
在這個地球毀滅日可以在這裡見證地球的最後一面好像也沒什麼不好

就在前天,還在爬山的我透過PDA衛星電視知曉了今天就是世界最終之日了。

明明天氣還很好,明明玉山依然雄偉

唯一的區別就是我頭上的天空,多了一個不可能忽略的,大約鼻屎大的亮點,真不敢相信地球要被這顆鼻屎砸爆。

手上的PDA手機也完全罷工了,電視沒辦法看,電話不通唯一的作用就是可以讓我ㄧ邊看著松島楓一邊等著鼻屎把地球毀了。

「來打最後一槍吧」我喃喃的自言自語著

「祝地球毀滅」

...

「這是哪一部阿?」一個渾身髒的像是剛從土裡挖出來的人突然出現在我身後看著我的PDA問著

「看就看別問那麼多」雖然有點驚訝他何時出現在我身後的,地球都快毀了也沒啥好驚訝的「別妨礙我尻槍」

「好吧」那土裡挖出來的人悻悻然的走到一旁去坐著暖身運動,剛剛沒有注意到,他腳邊地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大袋養樂多,看起來還很冰涼。

「你也是來看地球毀滅的嗎?」

沒有回答

土人只是默默的做著游泳前的暖身

尻完槍的我擦了擦手上的果醬,看了一下周圍,旁邊不知何時又多出了一個手裡拿著破舊球棒的人正在練習著揮棒,腦袋有洞,想把隕石打回去?

正後方還有一個拿著畫板的女性,看起來正在描繪著什麼

「我想進大聯盟」揮棒男突然無頭無腦的說了一句

「恩!哥哥一定可以的!」應該是妹妹吧

揮棒男又開始默默的揮棒

而我的左手邊,則是一個看起來像是混混一樣手中拿著武士刀的青年A,仔細聽可以聽到他在自言自語"他想脫離去死團"的聲音。

因為還陸續有人上山頂所以不一介紹

...

阿..隕石越來越近了,已經變的跟紅豆一樣大了,只是這紅豆大一點,也硬一點

「哈阿!!」土人似乎暖身完畢了,大喝了一聲,身邊狂風呼嘯附和著,也許是錯覺,我總感覺風正在往他身上聚集

揮棒男則是早已拄著球棒凜凜的注視著前方,像是真的再球場上比賽一樣,球棒在黃昏中閃著隱隱的白光

拿著武士刀的青年A也不知何時起身了,一邊臉紅著,一邊輕輕的撫摸著武士刀的刀身..這青年A怪怪的

當然後面也不知何時多了許多來觀看的人,那個拿磚塊的是怎麼回事?

此時的我心中無想,只是呆呆的望著天空

越近速度就越快,隕石現在看起來已經有直徑一公分那麼大了,不說的話誰會知道他原來有月球那麼大?

果然,世界應該是沒救了

所有人都面無表情,只有那個手上拿著磚塊的人用力的流著淚,眼中帶著強烈的憎恨灼灼的看著前方的隕石

其他人沒有注意到但是我注意到了,那個手裡拿著磚塊的人不只眼裡閃著實質的怒火,手上的磚塊也隱隱的閃著紅光且越來越強烈!

大約有一個一元硬幣大了!

磚塊男手上的磚塊閃著強烈的紅光!風彷彿靜止、草就像被定身,時間極緩的流動著!

強烈的轟鳴聲在我眼前響起!

「吼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磚塊男張口怒吼!一瞬之間金鐵交鳴、虎聲震空!磚塊男緩緩舉起手上發著強烈紅光的磚塊,光明如虹!

這個景象彷彿只有我一個人看見似的,周圍的人一各各都沒有反應,土人依然看著隕石,揮棒男也依然拄著球棒,青年A依然紳士的撫摸著手上的武士刀

一瞬間!

時間靜止!

周圍的光明被磚塊奪走,已經被舉到半空的磚塊散發著強烈的熱量,將他身邊的水分蒸發,露水紛飛,連養樂多也無法倖免!

轟--!!

光明一瞬!令人目盲的光芒扎眼即過!磚塊男手上已無磚塊,磚塊化成了一道紅光瞬間劃開了天空!

下一瞬間!青年A手中武士刀斜劃而下!左手筆劃成劍指,往武士刀上一劃!染血的武士刀爆發出了不亞於磚塊的強烈光芒!

土人也動了,左手提著養樂多身子一蹲,雙腳一凝

轟--!!

原本土人站著的地方留下了一個直徑約五公尺的淺坑

「奧義!!」青年A身體微蹲,做出了拔刀的動作,變成金色的血被隱入了刀鞘,身邊的風宛如實質!正颳著地上的砂石紛飛

而揮棒男則是回頭深深的看了一眼妹妹並緩緩的舉起了手上的球棒,做出了一個往前指的動作「直球對決吧!」

轟--!!

剛剛磚塊男手上扔出去的磚塊似乎擊中了隕石,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而身邊的青年A輕輕的拔出了刀柄,發出了萬丈光芒「斬空!!」刀上的金血瞬間放出!化成了一條直線

果然技如其名!攻擊範圍之廣闊就像真的把天空砍成兩半一般!

鏘!斬擊放出後,刀身立刻就像不能承受一般,立刻的斷裂成了兩半,而天空中的隕石則像是被分開的天空一般,被準確的分成了上下兩半!

轟--!!

上半隕石在被砍出來時立刻就被一股力量給擊碎,核彈嗎?應該不可能,前天收到有隕石的消息時,世界上的核彈也同時的被放完了

上半部被擊碎的隕石化成流星,點綴著天空,以及天上已經有半個拳頭那麼大的殞石

「看來是直球」揮棒男看著隕石輕輕的說著,說完又做了一個揮棒的姿勢,該不會想打回去吧?

隕石已經有一個拳頭那麼大

「對--決--!!」揮棒男用力的吼著

而隕石越來越大

我也漸漸的失去意識

...

...

醒來的我已經在台中的醫院了

夢吧?
看了看桌子

上面還有一罐看起來很髒的養樂多

12 名無しさん [ 2010/02/07(Sun) 06:21 ID:z8zXQIIE ]
「2012根本是騙人的嘛,現在才2010地球就要毀滅了阿。」我一邊準備著登山用具一邊碎碎念,這是老毛病改不掉的。

幾天前得知在今日地球即將毀滅起因是一個月亮大個隕石要墜落在台灣的玉山,當時我就打算到那裡看著世界的終焉。我是德國人雖然在台灣居住多年但卻一次都沒上過玉山,沒辦法誰讓我是跨國企業的董事呢?

「請小心,老闆。」女秘書貼心的叮囑,她是道地的台灣人有著頭烏黑亮麗的秀髮,她最令人在意的是那190的身高常常讓我覺得她應該去當模特兒。

「我說,去和男友和好吧。」她得知地球要毀滅後就與男友分手了,「在最後一刻和愛人在一起比較好吧?放心,全勤獎依然拿的到。」她很敬業對工作很在意常說自己就是死也要拿到全勤,不過偶爾也該放輕鬆。

「謝謝老闆!」她激動的踢碎辦公室落地窗跳出去了,雖然這裡是八十樓但我不擔心她,平時除了秘書她也擔任我的保鏢區區八十樓她根本不放在眼裡。

「那麼我也該走了。」我跟著跳了出去,西裝破了罪魁禍首是背後長出的一對潔白羽翼。人類很多有一兩個異類也不算什麼,世界很大也很奇妙。

到了玉山山頂我坐在一個正常人根本上不來的岩石上,我蠻訝異的,這裡居然有這麼多人。

一個拿著球棒的孩子身後還有個拿著畫板的女孩,看起來是兄妹。還有個男人腳邊放著一整袋的養樂多在做暖身操,身體髒兮兮的像是剛出土的陶俑。

一個染著金髮身材高大魁武的不良少年,手上提著把賞玩性質大過於實用的古董武士刀喃喃自語說是父親的遺物。不遠處有個青年不在意四周異樣的眼光大膽的看著PDA安慰自己。

還有許多人,有飄逸的老爺爺有的和我一樣屬於異類在遠處休息談天,有的一身黑提著手提箱看似美國的特務。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0/01/16(六)11:20 ID:ilFSw/no] No.3544 推
陸陸續續還有許多人上山了,也有不是似人非人的但他們都不是主角,主角是天上那細小但會隨著時間變大的黑點。

「現在這樣真的感覺不到毀滅阿。」我悠閒的望著黑點,雖然我也不太想死但我無能為力,拜託我只是有對翅膀不代表我是天使。

終於毀滅時刻到來,天空被巨大的黑影籠罩雖然有點暗但所有東西依舊清晰,也正因如此我才能見證到歷史性的一刻。

那個髒兮兮的男人將風衣披在左肩右手壓低蓄力著,在他身體四周起了不尋常的風。不良少年將刀身拉至身後,雖然我沒學過武但這招我卻清楚的很,居合!

「原來阿,那是她的男友。」想起祕書跟我提過與他不打不相識的用刀男友。

唰——武士刀揮出,一道金紅色的光芒飛向隕石直搗黃龍,不過畢竟是古董也不是專門的刀,很可惜的刀刃碎裂掉了。

空中金紅色的光芒與隕石正面衝突,但很明顯是隕石佔上風,這時髒兮兮的男人蓄力完畢,他跳起朝向隕石的方向而地面被他踏出了直徑約五公尺的淺坑。

男人的右拳擊中隕石,劇烈的摩擦爆出大量火光,不過即使這樣也只能在隕石上製造點裂縫。

這時,遠方一道紅光高速的朝向隕石襲去。雖然耀眼的光芒讓人難以直視不過我依稀分辨的出那是塊紅磚,磚頭準確的命中了隕石。

轟——隕石一分為二,左邊的那塊因為角度問題看不清楚但從它後來也碎裂成更小塊來看應該有人擊碎它了。右邊那塊並沒有改變方向依然朝著科學家預測的地點落下。

拿著棒球棍的男孩走向它,捲起袖子緩緩的擺出了打擊的姿勢,「大聯盟我來了!」他大喊著隕石落下時強勁的風壓將他的頭髮吹起,那個看PDA的愛情文藝動作片青年被風壓給弄昏了過去。

本來以為他也是能力的人,原來是來膽大的人阿。雖然他昏了過去但我還是對他翹了大拇指,台灣有這樣膽識過人的青年真是有福氣。

隕石逼近,男孩用力的揮出棒球棍。鏘!隕石飛回去了跟來時的路一樣,雖然地球不會毀滅很好啦,不過這樣別的星球會遭殃吧?

我為那個星球默哀三秒,隨著人潮的退去我也跟著離開了,不過這次是走下山的。畢竟我是來登山的如果不用走的那就不算登山了吧?

人類很多,在人類中也有很多像我或是那些拯救地球之人的傢伙,世界很大也很奇妙。

13 名無しさん [ 2010/02/07(Sun) 06:21 ID:z8zXQIIE ]
在台中的某處
一名體力衰退骨瘦如柴的男子
換上的破舊的軍服走向倉庫
男子「真沒想到還有
再次拿起妳的一天呢」
從倉庫拖出一個巨大的箱子
將裡面的零件慢慢組合成
一把五尺高的巨大槍械
突然一輛車在路口停了下來
女子從裡面衝了出來大喊
「哥!你在做什麼」
男子「啊妳來啦
我正好要填裝子彈呢」
女子「什麼填裝子彈
你想擊發它嗎?
別傻了!你早已不是以前那個
威震八方的看不見的死神了」
男子「那又如何呢
這個目標那麼大
即使沒有以前的視力
也能輕易命中...」
女子「就算這樣
光是要把它抬起來讓槍口朝上
那重量就足以讓你骨折
如果擊發的話...
的話...你會死的啊!!」
把子彈裝進去雙手握住槍械
男子「或許吧但是...
如果這樣就能守住妳的未來...
那不是很划算嗎!!!」
用力舉起搶械轉了一圈
以離心力把槍口朝上然後擊發
強勁的後座力瞬間將男子的右手扯斷
子彈直直飛往隕石
將隕石擊碎成數個碎片
女子見狀往倒下的男子衝了過去
女子「哥!!」
男「笨蛋哭什麼
我可是為了妳拼了老命的活下來
你再不叫救護車
我就要丟下妳不管嘍」

14 名無しさん [ 2010/02/07(Sun) 06:22 ID:z8zXQIIE ]
以上內容轉至夢版

15 名無しさん [ 2010/02/07(Sun) 17:34 ID:9586o0IA ]
接下來就是等人接下去啦

16 名無しさん [ 2010/02/07(Sun) 18:59 ID:z8zXQIIE ]
依我看會沉下去吧= =

17 尻槍篇作者 [ 2010/02/08(Mon) 17:15 ID:RpAAnZTw ]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T^@^^%#@#%^%&&!!#%#$

「^#$&$%^!!」

------------

好吧,我想我這樣子說話應該不會有人知道我在說啥,沒人看的懂那這篇文還寫闢阿?

所以我決定將我們的語言轉化成為地球人所熟知的語言

台灣繁體版!

-------

「阿!今天的天氣真是美好呢!」觸手一邊用觸手挖著鼻孔一邊看著剛剛經過的火星說著

一望無際的太空中,隕石隨處可見

「是阿。」觸角正無聊的玩著臉上的觸鬚

偶爾會不小心撞到東西的太空船,不小心撞爆一些東西也不會有人驚訝

「隊長,我們都已經走了二十年了,這該死的侵略地點怎麼還沒到阿?」

原來已經走了二十年了

「就快了。」觸毛隊長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太空「就快到了」

觸毛停下了手中的筆蟲

------

宇宙日記(1000^2)*2+0001年12/22

我們三個是從遙遠的%#^^@$!星球來的,中文翻譯..我也不太了解中文翻譯是啥,去查查字典吧

#%^@#%帝國派遣我們三個遣官來此地來到這個銀河系,想要把這個星球給毀掉,說是這個星球有巨大的威脅?

開什麼玩笑,這個星球別說戰列艦了,連小小的宇宙用輕戰都沒有研發出來,對於我們擁有無數死星的強悍科技實力來說,這根本就毫無威脅,長達兩百萬年的科技歷史,怎麼會是這個小小的星球可以比擬的?

派死星(註一)來根本就是大材小用,殺筆蟲用斬鑑刀

而且還配備了星球用高階星艦偽裝裝置讓我們偽裝成為隕石,這鳥星球我看只需要一架宇宙巡洋就可以隨隨便便的征服了吧

P.S.今天,死星上的保養機器人故障了一隻,已拆解,不過也因此少了一隻保養機器人,艦上的保養機器人已經被用完了,怎麼辦呢?

註一:死星,以地球的算法,大概是跟月球差不多大小的宇宙用戰艦(出處:OGAME)

宇宙日記(1000^2)*2+0XXX年12/28

今天,也是同樣無聊的一天,無聊的觸手每天都問著同樣的問題,快到了沒快到了沒快到了沒.....每天都問同樣的問題實在是快要煩死我了
,從出發第一天開史登船前就在問我快到了沒,真是智障。

而觸角也跟往常一樣,每天都在無聊的玩著他的觸鬚,觸鬚真的有拿麼好玩嗎?這傢伙也是看他從第一天開始玩到現在了,真搞不懂他在想什麼,算了,反正我們所處的戰艦上所有的東西都是最高科技,自己就會保養啥的,不需要他們去關心,隨他們吧。

而我則是一如往常的看著一望無際的宇宙,啊!真是美麗的宇宙,要不是宇航日記每個星期都要出貨一次,我還真的連日記都懶的寫了,電腦先生又報時了一次,雖然我們是屬於高科端的侵略者,可是我們是專業的,避免被地球的科學家所發現,我們放慢了前進的速度,讓我們被發現的機率降低,不過這有必要嗎?就算不放慢也許也沒差吧?算了,給電腦決定吧。

P.S.上星期保養機器人的工作被我交給每天看著宇宙問到了沒的觸手去做了,每天都依然看著他望著宇宙喃喃自語,保養工作不知道有沒有做好

宇宙日記(1000^2)*2+0XXX年12/35

又過了一個星期,我們距離我們所要侵略的地方終於只剩下兩天的距離了,我想地球人也許應該發現了我們的存在了吧?

跟據地球人的科技應該已經察覺到我們正直直的朝向他們飛去,不過知道了又能如何呢?再怎麼樣他們也不可能反擊,反擊也不會對我們有傷害,哈哈,即使開戰也是一面倒吧,就正大光明的前進吧!

觸手與觸角仍然做著他們兩個一如往常在做的事,一個一天到晚看宇宙,一個一天到晚玩觸鬚,閒的勒,真是越來越不像軍人了

P.S.觸手仍燃沒去保養應該保養的地方,沒保養的地方昨天被一顆不小的巨石給撞出了一個不小的凹洞,看來該去訓訓觸手了

宇宙日記(1000^2)*2+0XXX年12/36

距離侵略星球的日期只剩下一天了,終於就要結束這鬼任務回到母星去,煩阿!長達二十年的航行終於要在任務完成後折回了!

這兩天的我幾乎忙的不可開交,雖然這個星球沒有那麼先進,不過我還是必須對所有的器具做最終的確認,雖然機器僕人們做的很好,不過還是必須再檢查一次,經過歷時三十小時的檢驗,終於把所有的儀器給大約的確認了一下,我想應該是沒有問題了,就只需要等待明天的登陸,就可以完成了。

P.S.那該死的觸手,還是沒有去修理那個該死的凹洞,算了算了,反正不會有人注意到的。

18 名無しさん [ 2010/02/21(Sun) 22:18 ID:VMOt3RQY ]
要打的東西太多了
先推本文等等在PO上來

19 名無しさん [ 2010/02/24(Wed) 10:52 ID:OaYb2BVE ]
鋪!
這個也太妙了吧@[email protected]
最後的結局還是讓我有種跳TONE的感覺
不過......不知怎麼說,
還不錯啦

20 磚塊妹婿 [ 2010/03/06(Sat) 11:10 ID:2RwIzOos ]
在等VMOt3RQY的文,現在打算如果過兩個禮拜VMOt3RQY還沒PO上來我就先來寫的幾篇

21 名無しさん [ 2010/03/07(Sun) 21:52 ID:iV7pS0xg ]
是我的錯覺嗎?總覺得有九把刀的風格...

22 兩還三篇是我寫的某個路人 [ 2010/03/08(Mon) 21:48 ID:OYBI1BjA ]
阿磚塊妹婿不用等了啦
我就是VMOt3RQY

西門町的某條暗巷內
一名骯髒的流浪漢拿者酒瓶
望向玉山喃喃自語者
流浪漢「真是的...為什麼要那麼拼命呢...
這樣的話...我不就沒辦法坐視不管了嗎!!!」
望著天上的隕石輕彈一下手指
一道白色的火焰冒出來延燒自流浪漢的全身
流浪漢的衣服和身上的髒污被火焰燒盡
然後火焰逐漸定型成一套衣服
當所有火焰都熄滅時流浪漢完全煥然一新
再彈了一下手指又一道白色火焰燃起
然後變成一個光球漂浮在流浪漢的手上
流浪漢「這應該能讓隕石的強度變弱不過也僅此而已
能不能活下去就要看你們啦新的故事們」
把光球用力擲向隕石接者光球融入隕石裡面
瞬間隕石表面出現無數裂縫
流浪漢「礙~真是的光是這樣就會讓很多人發現我的存在
看來不能在躲再繼續這裡了
對了大哥在那場戰爭結束後好像跑去做貿易了
而且總公司似乎就在台灣的樣子
那傢伙穿西裝辦公的樣子阿光用想的就覺得很好笑
乾脆趁這機會跟他打個招呼吧
順便問問看他知不知道以前夥伴的情報
禮物的話就幫他煮幾道菜巴
從以前那群人的三餐就是我在準備的
我不在之後他們不知道有沒有好好吃飯呢...」
一邊說者流浪漢就這樣消失在小巷的黑影內
翅膀男「阿咀~奇怪感冒了嗎?算了...
把東西收一收趕快走了巴
不然真的沒辦法的時候就來不及阻止隕石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