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渾沌魔都test

1 風雨居人 [ 2010/02/08(Mon) 23:40 ID:VcQsWnDM ]
輕柔地,彷彿煙霧縹緲,她的朱唇流瀉出話語:「殺了你喲。」
細緻光滑的手持著刀刃,散放寒冷顫人的鋒芒。烏黑長髮有些散亂,卻十分柔順;鵝蛋似的臉頰,眼窩裡鑲有深邃黑鑽,閃閃發光;純白色的神道服染有片片鮮紅,猶如櫻花盛綻。魔都裡的人們也給了她美麗的外號:「血染櫻」。
冷冽刀刃架在少年的脖子上,只需一劃即可奪命,然而少年神情相當鎮靜,毫無一絲恐懼,甚至面帶微笑。
「殺了你喲。」少女——血染櫻又說,語氣仍然那樣輕柔。
「啊,來吧。」少年一副不在乎,草率回應。
血染櫻又貼近幾許,兩人皆可清楚感受對方呼吸。「殺了你喲。」少女近似挑逗地倩笑,語氣妖魅地重複殘酷的話。
「想動手就動手吧,我不過是魚肉罷了。」少年直視著少女臉龐,四目相交。
血染櫻更加縮短兩人間距纖瘦的胴體和少年弱不禁風的身軀相貼,心跳的律動交互傳遞。少年破爛的衣物上滿是污漬,瘦削的臉是張俊秀的面孔,頂上短髮參差不齊又有些骯髒。
血染櫻全然不在意似地,靠近少年的面孔,額頭相抵,又一展嫵媚笑顏,彷如呵氣般,吐露妖嬈之言,「殺了你喲。」
語方畢,血染櫻將自己的粉嫩紅唇湊上少年略顯乾糙的嘴,並且伸出舌頭誘惑少年,不停翻攪、舔舐,一點一滴引起原始的情慾。
少年起初圓睜雙眼,一臉難以置信。隨著血染櫻舌頭的動作,也沉浸在不可思議的歡愉中,閉上眼,並配合血染櫻動著舌頭,兩方交融。
倏忽,少年猛地睜眼,近乎瞠瞪般對上血染櫻,血染櫻也收回唇,淡淡笑著。幾時,架在少年脖子上的刀已錯開肋骨插入胸膛內,汩汩流出鮮血,染在少女的神道服上,開出新的花朵。
逐時消逝的生命,少年忍住劇痛,張開了口,問:「妳……這是……?」
「早說了啊,我要殺了你。」血染櫻語氣可愛地回道。
「那……又為什……麼……親……?」
「因為我愛你,所以親吻你。可是你太弱了,不能跟我一起存活。」邊說著,少女抽出刀刃,接著俐落迴身,斬斷少年頭顱。灑出的血液,彷如一陣驟雨,淋溼血染櫻的全身,衣服上不在盛開花朵。
「因為……我愛你。」血染櫻憐愛地望向少年的屍體,抱起頭,再次給予一吻,然後緩緩放下。
「殺了你喲。」一聲細語,血染櫻走離幽暗的巷弄,依然在這渾沌魔都中,尋找著愛。

---

因為還沒構思出完整的劇情,只能先放上這個獻醜
血染櫻的基本概念是[魔都裡最強的人類,正因為最強而沒有愛,於是她以自身強悍的實力尋找著愛]這樣
請各位看官努力婊


2 名無しさん [ 2010/02/11(Thu) 02:18 ID:vo7.CjxA ]
「早說了啊,我要殺了你。」
總覺得應該是這麼說出來的…
「早說了啊,我、要、殺、了、你。」
很病氣的設定…全是病沒有嬌的少女啊…
想必描述她的心理有一定的難度呢。

3 風雨居人 [ 2010/02/18(Thu) 12:24 ID:IPvAyD3I ]
<阿修羅>
無聲的夜,天空一片死寂的黑,沒有星辰閃爍,也無月輪照耀,空氣亦是凝重。街道兩旁垂頭喪氣的路燈勉強亮著光,附近的住房殘破不堪,碎磚爛瓦散落滿地。路面上堆積的層層枯葉被微風捲起,從磚瓦空隙間長出的幾株強韌野草也風行草偃。天上飄落陣陣冷雨,雨勢不大,打在路上奏出串串沁音。
昇旋的枯葉緩緩落定,風停下,巧妙地排出一圓形空間,在圓內站著兩名少女,彼此對峙。站於左側的少女留有黑色長髮,由於淋了雨,順服地貼在項背。身上的純白神道服已被血液染成深紅色,彷彿百花怒放。她揮動手上反射銀光的斬刀,雨水從冷冽的刀鋒上滴落;右側的少女身著連帽大衣,帽緣上的絨毛也因雨水而扁塌,從帽子間露出的瀏海是淡灰色。手、腳腕上綁著護鐵,雙拳則穿戴造型猶如降魔杵的拳套。她擺出架式面對著對手。
緊繃的空氣充斥於兩人間,一觸即發之情勢使得緩慢流逝的時間凍結,雨勢也跟著停下。執刀的少女挪移腳步,優雅得繞圓周移動,彷彿端詳著對手般;穿拳套的少女不為所動,視線仍緊盯著對手不放,等待著對方率先出招。
良久,右側的少女先劃破沉靜,開口道:「怎麼啦,怎麼不快點出招?難道魔都最強的『血染櫻』只是虛名而已?」
「激將法可不是對任何人都湊效的喔。」執刀少女──血染櫻停住,漾開虛幻的笑,回應:「倒是妳,小丫頭,妳又為什麼那麼執著要和我戰鬥?」
「我有名字的,我叫冥耶。」右側的少女雙手環抱於胸,同時甩動一下長度及肩的頭髮,「因為我是『阿修羅』,我們為了求得至高無上的滅力,日以繼夜的苦修,並且戰鬥、吞食敗者的力量結晶──『元胎』來突破極限。」冥耶停頓一會兒,繼續說:「妳既然是魔都最強的人,想必妳的元胎蘊含有龐大的力量,而那股力量如今將屬於我。」
血染櫻手指抵著嘴唇,猶如喃喃自語般,說:「阿修羅……阿修羅……我還以為那只存在於神話故事裡呢,想不到面前竟然就站著一個活生生的。」她提起刀,露出舌頭舔舐刃面,「真可愛,妳真認為自己有那個本事打倒我?」
冥耶重新擺好架式,瞳孔中散發出濃烈的戰意及自信,「我可是魔都中崇高的阿修羅一族,縱使妳是魔都最強的人物,我也不認為我會輸!」
話語方畢,冥耶箭步衝向前,集全身的力量向前刺出一拳,一舉攻向血染櫻的心窩。血染櫻向左後跨出半步,以毫髮之差躲過攻擊,接著又後跳拉開距離。冥耶即刻追上,先是右腳迅雷般突向血染櫻的細頸,再接連揮舞雙拳,如驟雨般襲向血染櫻。
「這麼衝動,不愧是好戰的魔族阿修羅眾。」血染櫻游刃有餘地閃開冥耶的攻擊,邊說:「可惜太粗暴了,粗暴的女孩是沒有人要的喔。」說完,她以左逆向揮刀,掃開冥耶,並迅速往前連蹬,同時橫刀一劃,欲腰斬冥耶。冥耶縱身一跳,勉強躲開致命一擊,然後翻一個跟斗,將距離再次拉開。換血染櫻追上前,連續六下劈砍,皆是瞄準冥耶身上的破綻。冥耶見招擋招,總算是暫時脫離險境。
「才這點兒程度嗎,阿修羅?」血染櫻抬起素手向後撥動長髮,稍微重整儀態,「妳這樣子,在遇上心愛的人之前,就會先死了喲。」
短短數秒的交手,冥耶卻已喘著氣,顯露出疲憊。她站直身,眼神中怒火熊熊燃燒,喊叫:「囉嗦!阿修羅不需要愛,只需要戰!」
冥耶脫下拳套,雙手合十,頓時氣流由她身上竄湧,捲開周圍落葉及積水。氣流逐漸加劇,恍如將要衝破天際,而冥耶自身也起了變化,背部肩胛骨上下冒出四個突起,撕裂大衣出現的是四隻類似手臂的肢體。她猙獰地笑著,以與先前截然不同的渾厚之聲說:「雖然不完整,但這正是我真正的姿態、真正的力量!來吧,魔都最強的傢伙,看妳能否戰勝現下的我!」
冥耶踢開地上的拳套,擺出架式。而血染櫻則輕笑幾聲,「妳,真的認為自己有本事打倒我?」她舉起斬刀,刀尖對準冥耶的心口,銀白的刃面映照出她興奮又瘋狂的神情。
兩人對峙,時間又再一次停止流逝。
倏忽,兩邊皆有了動作。冥耶踏著極快的步伐衝向前,雙拳亦緊握,準備狠狠轟擊對手;血染櫻往前蹬跳,儘管衣襬飄動,刀尖仍緊緊鎖定對方致命要害。
霎時間,雙方交錯而過,一晃眼即勝負已定。

---

同樣地,雖然這篇比上篇長,可是整體的故事架構還是沒想出來
基本上,我覺得打鬥的部分跟冥耶爆氣(半誤)的部分還有字詞挑選的部分寫得不好
請各位看官婊我這個盡貼些半成品的傢伙(拖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