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CANAAN——希望之地【CANAAN同人】

1 美美野未來 [ 2010/02/11(Thu) 17:00 ID:L8KnIY0s ]
前言

本文作者是根據《428被封鎖的渋谷》中被動畫化的附加劇本《CANAAN》改編的。插圖也是選自動畫化的《CANAAN》其中有一些特殊短語尚未標明,但作者在本文中已經補全。全文基本上說不上改編,改的地方實在很少。只能說為《CANAAN》文字化而已。至少作者本人是這樣認為。接觸過《CANAAN》的讀者看文字版的出入應該不會很大。沒接觸過的讀者看起來應該也會很有意思。當大家事先知道了阿爾法德和迦南之間的關係時又抑或玩過《~428~被封鎖的渋谷》再來看也會別有一番滋味。作者的文筆不太好。望大家見諒。希望大家能喜歡《CANAAN——希望之地》。

美々野みくる
2010年1月20日



2 美美野未來 [ 2010/02/11(Thu) 17:01 ID:L8KnIY0s ]
人物介紹

人物介紹:

迦南(Canaan)
年齡在17-19歲之間。名字本來是地名。伊斯蘭教徒認為Canaan這個地方有著奶和蜜,被譽為“希望之地”也是名字的含義。迦南出生於中東的某個國家。小時候因為家鄉的戰火失去了所有親人和朋友,被雇傭兵夏姆在廢墟下發現了並收養為養女。因為家鄉的戰火產生的怨恨讓她擁有了“共感”這種特殊能力。後來被夏姆培養成為世界上最出色的雇傭兵。擁有“鋼鐵鬥爭的代行人”的美譽。和夏目百合這個女人聯合對抗世界上最強大的恐怖組織“蛇”2年前經過一個村子時,救了一個來自日本的女記者大澤瑪利亞。瑪利亞是她唯一的朋友,她可以為了瑪利亞去死。最後為了瑪利亞的安全著想,毅然和她斷絕了聯繫。擁有與夏姆和阿爾法德同樣的刺青,但平時被袖套遮住。擅長於關節技以及格鬥技。

阿爾法德•阿爾舒亞(Alfard •Alshuja)
年齡21歲。名字原本是巨蛇座之孤星,所以成立的恐怖組織名為“蛇”(hemi)。被夏姆收養前名為“薩達卡(sadaka)”。阿爾法德是迦南的師姐。中東舊王室的獨生女,在迦南被夏姆收養前夏姆的養女。她們接受同樣的訓練。和迦南一樣是世界上最強的雇傭兵。但她沒有“共感”。夏姆說:“在沒有個人欲望,僅為個人目的的時候,阿爾法德,你是無敵的。”所以她想證明在有了個人欲望的現在也能保持自我。因為看不慣迦南,騙夏姆和迦南出行,後來把夏姆殺了。成為迦南的敵人。成立了世界上最強大的恐怖組織“蛇”。在19歲那年在日本澀穀製造【428】恐怖事件。和迦南、夏姆一樣,有著象徵親人的刺青。夏姆給她起的名字是Canaan——迦南。擅長于破解密碼以及射擊。體格不但強壯,而且還很有經濟頭腦。是一個經濟性的恐怖分子。

大澤 瑪利亞(Maria)
日本天堂出版社的雜誌攝影記者。2年前在澀穀【428】事件中感染過致死率100%的UA病毒。父親是大澤制藥的大澤賢治。她的父親把她治好後瑪利亞因副作用有輕微失憶症。但就是沒忘記救過她一命的迦南。瑪利亞十分溫柔,也是迦南唯一的朋友。所以常被“蛇”捉去威脅迦南。因為迦南才從事攝影工作的瑪利亞最後答應了阿爾法德,成為迦南力量的“起爆劑”,被阿爾法德打傷,放在一個有定時炸彈的車廂後來撿回一條命。夢想是和迦南並肩作鬥。有點呆,但很熱情好客。

禦法川 實
日本天堂出版社的記者。瑪利亞的同事。隨瑪利亞到上海出差遇上迦南。隨而調查“消失的村莊”和“UA病毒”這兩起新聞,後來自己卻糊裏糊塗的從調查者變成了當事人。夢想是成為世界一流的記者。因為不想讓“爛尾新聞”出現,把躋身世界一流記者的機會讓給瑪利亞。雖然表面上對瑪麗亞有點冷漠,但卻十分關心她。為人有點色,暗戀酒吧店長夏珂,和男店長桑塔納是冤家。

梁淇
阿爾法德的幹妹妹。平時稱阿爾法德為“姐姐大人”。是阿爾法德脫離夏姆,卻未成立“蛇”時收養的妹妹。跟隨阿爾法德學習體術和武器的用法。實際上和雇傭兵差不多。“蛇”成立後,梁淇是“蛇”裏面除了阿爾法德的最高領權人。有點虐待他人的傾向。對阿爾法德有著近乎佔有欲的傾慕。對迦南有著很強烈的怨念。後來因為做事不分輕重以及過於感情用事被阿爾法德捨棄,但還是追著阿爾法德不放。只因為想阿爾法德看多她一眼就強行想擁有共感,因為承受不住強大的共感力量死在部下的槍口下。

卡明斯
梁淇的直屬手下。同時為阿爾法德效勞。暗戀著梁淇。即使梁淇瘋了他也不離不棄。最後,梁淇以為鏡子裏面的自己是迦南,懇求卡明斯殺了她,卡明斯狠下心不得不把梁淇殺了。梁淇倒在了卡明斯懷裏,說了一聲“我愛你”便死去了。為了梁淇,卡明斯不惜反抗阿爾法德。最後在“消失的村莊”事件落下帷幕後看破紅塵出家去了。

孫芸美(芸芸)
因為貧窮而周圍打工的小姑娘。待人十分熱情,面部表情十分豐富。但其實是UA病毒的強化體。為“蛇”賣命的人。十分害怕迦南。因為梁淇的命令,不得不抱著迦南在瑪利亞面前跳下長江。後來不甘為“蛇”賣命。回到消失的村莊等待死亡。是瑪利亞和迦南的朋友,夏珂的老鄰居。被大家親切的稱為“芸芸”。芸芸是一個守信用的女孩,最後她拼死在爆炸的車廂裏面救出了大澤瑪利亞。同時和夏珂一樣,起初對著迦南有很深的恐懼感。常常喜歡裝成“大百科”向別人說教,但往往會露餡。

夏珂
消失的村莊的村民之一。後來逃出了“蛇”的控制時被“蛇”追殺。桑塔納遇見了她時,為了贖罪毅然收留了夏珂。她的聲音可以擾亂他人腦神經致死。因此平時不敢說話。後來她的聲音錯手殺死了桑塔納就瘋了,決定和他死在一起。實先生暗戀的人,也是桑塔納的未婚妻。對迦南有著很深程度的恐懼感。在“factory”快要倒塌時,毅然拒絕了迦南的搭救。對於桑塔納重新出道表示擔心。同時是芸芸的老鄰居。

桑塔納
以前是美國CIA的工作人員。參與了“花園”這個恐怖計畫,也就是散播UA病毒的計畫。但是他也並不知情。知道真相後退出了CIA。在回到親手毀掉的村莊故地重遊時,發現了夏珂,在阿爾法德的批准下允許把夏珂帶走。他和夏珂隱居在上海。因為夏珂,和實先生是死對頭。和夏目百合是老同事。後來在“factory”裏被梁淇綁得動彈不得,還被封住了嘴巴,搭上了自己的衣服。夏珂只看見背影,以為是梁淇,用聲音殺死了桑塔納。奄奄一息的桑塔納自知無藥可救了,用最後的時光換來了夏珂的一句“我愛你”。

夏目 百合
NGO團體的OWL客座幹部。日本防衛省總部總合情報部所屬。加入了和“蛇”是敵對的組織。是迦南的雇主以及監視員。國籍不明。像是日本人。煽動梁淇和浪漫主義者——卡明斯。後來又把大澤賢治推上政治舞臺。先後參加過死亡商人和狡猾國家的軍事外交遊戲。是一個政治人物。多次用迦南威脅阿爾法德。

夏姆
迦南和阿爾法德的養父兼師傅。以前是一個很厲害的雇傭兵。在廢墟裏發現了迦南後把她培養成一名超級戰士。在此之前發現了沒落家族中的阿爾法德,並收養了阿爾法德。他和阿爾法德有個“賭約”。夏姆堅信:“在沒有個人欲望,僅為個人目的的時候,阿爾法德,你是無敵的。”但他賭敗了。阿爾法德本來不想把夏姆殺死的。後來因為迦南才把夏姆殺死。原因只因為“我看不慣那個丫頭。”阿爾法德和迦南被他譽為他的光明,被冠以同樣的名字——Canaan(迦南)

奈奈(nene)
苦孩子出身的人氣偶像。雖然是中國人唱的歌曲卻是日語歌曲。歌词中经常有类似“チャイナ(China),しちゃいなちゃい~♪”这种俏皮的词语,还拥有Fan Club,支持者的年龄覆盖面也很广。包括瑪利亞、梁淇、實先生以及迦南在內都是她的粉絲。在上海和平國際會場演唱時,會場爆炸了。但得以生還。

大澤 賢治
大澤瑪利亞的父親。日本橫田大越制藥所的所長。對瑪利亞的要求十分嚴格,瑪利亞因為過度的嚴格教育所以想當攝影師,遊歷世界。因此,賢治久久不能見上瑪利亞一面。對病毒的研究有很深的造詣。是世界上唯一一個研製出UA病毒的抗病毒劑的研究員。以前是“蛇”的配藥師。在他退役後才成立研究所。後來因為世界各國的元首感染上了UA病毒,才不得不重新亮相。被夏目百合再一次閃亮推上政治舞臺。


3 美美野未來 [ 2010/02/11(Thu) 17:02 ID:L8KnIY0s ]
CANAAN——希望之地

第一話 紅色魔都

“迦南,你是一個被戰爭奪走了過去的孩子。你失去了童年、家人以及親愛的朋友。你對戰爭充滿了仇恨。但請你切記,切勿用仇恨對抗仇恨,這樣只不過是一個而二流的戰士,一個將軍的手下敗將。你是,你是我見過最出色的雇傭兵。
阿爾法德,你是無敵的,當不為個人欲望,僅為某些目的,你是無敵的,但你卻用仇恨去對抗迦南,你這樣只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士兵。
你,是因為戰爭而失去過去的犧牲者。而她是因為爭權而被戰爭奪走過去的犧牲者。你們兩人成為戰士的目的都一樣。但性能以及性格這些卻截然不同。
迦南,你和我,和她都不一樣。你能驅使仇恨遠離你自己。而她卻一直被仇恨壓制。她是我理想中最強的士兵。你們兩個都為了這個目標而奮鬥著。而你,卻輕而易舉地超越了我的理想……”
這是一個一個中東的優秀雇傭兵——夏姆,對他兩個養女的教誨。
迦南一如既往地拿著一把“大傢伙”在樓頂上一邊射著慶典中放飛的氣球,一邊哼著歌。
“‘那個’,等一下再拿吧。”
迦南下樓去拿子彈。但是夏目百合早就已經坐在她家等她。
“又去浪費子彈了吧。”這個夏目百合是誰我們無從得知。她其中幾個身份是:迦南的雇主和監視員,阿爾法德的敵對組織頭目,日本情報局局長以及國際反恐會議議員。此外,她還是一個多重國際間諜。平時的人都不敢和這個厲害的人物多說話,但她倒是和迦南之間有不少話題。
“小氣。”迦南一下子沒有了打氣球的興致。她便把“大傢伙”放好。
“不是資費的問題。”
“那又如何?”
“有工作。”
“啥?”迦南還是那樣冷淡地對待夏目。
“上海國際反恐會議接近尾聲,多多留意‘蛇’的動態。多加小心。”
“管它呢……”迦南在玩槍。
“我不贊成太過於顯眼的行動。必要時向我彙報。”
“到時候大鬧一場就是了。”
夏目又討了個無趣。
上海的天空別樣的晴朗。一架波音737客機正靜靜的劃過這片晴朗的天空。來自日本的記者——大澤瑪利亞和禦法川實正在準備上海公幹的採訪材料。
“無聊,無聊,一切一切都是如此的無聊!上海國際反恐會議;消失的村莊;中國龍文化……我們這次出差只是為了這些毫無意義的東西而取材麼?”說著,實先生盯著同行的攝影師:“而且……同行的攝影師竟然是她!少條筋的天然呆的攝影師,大澤瑪利亞!”
事情是這樣的,一個星期前,天堂出版社的社長頭山先生找來的實先生:“大澤瑪利亞,父親是大澤制藥的所長——大澤賢治。瑪利亞在某次採訪中不慎感染上了一種叫‘UA病毒’的東西。他的父親經過研究後發現這種病毒在感染後身體機能會發生突變,有的人會擁有雙份的器官,有的人會有上超能力,還有的人既有雙份器官又有超能力。但是,往往還沒突變完畢,感染者就會因為病毒的副作用而全身噴血死亡。大澤賢治為瑪利亞研製出抗病毒劑。瑪利亞才倖免遇難,但是以前的記憶她已經忘了不少了。現在,這個大澤瑪利亞來我們這裏應徵,禦法川啊,你就找個地兒把她塞了吧……”
於是,實先生不得不把瑪利亞選作同行的攝影師。
“迦南…不知還能不能再見到你……”瑪利亞望著窗外的上海喃喃自語道。
2年前,瑪利亞去一個小地方進行採訪,被當地的惡霸欺負,後來被執行任務的迦南救了。作為回報,瑪利亞就教了迦南玩翻花繩。至此,瑪利亞對迦南還是念念不忘。
上海的夜晚,充滿了複雜的活力。廣場上正舉行著花燈遊行。
一位位身穿紅色旗袍的女子揮舞著一把把綠色的扇子。一群觀眾正簇擁著一個巨型的飛龍花燈翩翩起舞。河上的一隻鳳凰花燈正不時地變換顏色。赤橙黃綠青藍紫,每變換一次觀眾們就沸騰一次。樂隊的伴奏為寂寥的夜空添上一筆濃重的色彩。
瑪利亞沖到最前面大吼:“好厲害!”她的相機沒有停下來的一刻,不到一分鐘又換一筒膠捲。
“是的,我想看。這世界上有無數新奇好玩、悲苦淒涼的事。還有許多生活上的細節被忽略了。就像迦南,她的生命是如此的璀璨、明亮,卻被大家所忽略掉了。我拿起相機的原因就是因為迦南。我想把人們所忽略的美好的事物拍攝下來。相機——就是大澤瑪利亞的眼睛!”這,就是瑪利亞的心聲。
在擁擠的人群中,有幾個帶著動物頭套的人。有幾個人被擠掉了頭套。這幾個被擠掉頭套的人想瘋了似地沖到橋上,他們痛苦的掙扎著。不一會兒就全身噴血倒地身亡了。有幾個不諳世事的小孩子還到上面歡呼大叫。周圍的群眾還以為這是餘興表演,也在拍手叫好。瑪利亞正好把整個過程都拍下來了。
這時有兩個帶著面具的男子手拿著一把40多釐米長的尖刀想殺瑪利亞滅口。在他們拔刀時,一隻手有力的抓住瑪利亞的手腕,雙腳用力一蹬,跳下樓梯,在上海的夜市狂奔。
瑪利亞好一會才回過神來看清那個人的樣子:齊肩的銀白色秀髮。黝黑的皮膚。總是穿著紅色露背緊身衣和緊身褐色休閒褲。無論去哪兒都總是緊握著一把槍。她,便是擁有“鋼鐵鬥爭的代行人”美譽的中東少女雇傭兵——迦南Canaan。
“迦南!?”瑪利亞又驚又喜:“又有工作了呀?和壞人戰鬥呢?”
“才不是呢!”迦南回眸一笑:“應該是和…蠢豬吧。”
兩個知己的重逢沒有嘮叨的敍舊,沒有驚喜的手舞足蹈,沒有親密的擁抱,更沒有殺手間默默地並肩作戰。只是“拉起手”在上海夜市狂奔。
迦南來到一個“射娃娃”的小檔口前:“這個娃娃是我射中的。”迦南指著一個白色的毛絨娃娃。
“喂。”檔主芸芸說:“客人,你要找茬的話……”
迦南從背包裏特意露出了一把槍。
芸芸馬上害怕起來了。立馬敲鑼打鼓:“射中了!射中了……”
迦南抓起娃娃“拖著”瑪利亞來到胡同裏。
“迦…”
“噓!”
瑪利亞剛開口就被迦南打住了。
半晌,敵人不再追來了:“迦南也喜歡布娃娃啊。”瑪利亞深情地看著這個娃娃。
“偶爾想要的。”迦南把娃娃送給了瑪利亞。
“迦南不要亂拿別人的東西啊。”
“這個娃娃是我今天早上在家樓頂拿著MG3射氣球時不經意射中的。”迦南又說起今天早上拿著大傢伙射氣球的事兒了。
“為什麼迦南會突然喜歡這種女孩子的東西呢?”
“我不是女孩子麼?”迦南說:“喜歡就是喜歡,不為什麼。只因為它沒有顏色。”迦南聽見外面又有了槍聲:“乖,在這兒等我。”
“我要出去!”
“外面很危險。你死了怎麼辦?”
“不要!外面正舉行著慶典呢!”
迦南很無奈的說:“‘那個’還帶著吧。”
瑪利亞吧兩年前教迦南玩翻花繩的棉線拿了出來。
“轉過身去。”
“你想幹嘛?”
迦南沒有回答,她用棉線吧瑪利亞的兩個拇指綁了起來:“這樣就動不了吧。”
“簡單啦!稍微整一下就斷了”
“你要掙斷它麼?”瑪利亞怔住了“我們是因為這才認識的。”瑪利亞停了下來,“等我。”
說完,迦南像一陣風似地回到外面的槍林彈雨中。
迦南從屋頂上一躍而下,向一支旗杆撲去。它緊握旗杆,一邊躲避敵人的攻擊,一邊利用旗杆瘋狂地把自己甩來甩去。離心力產生的風繚亂了迦南平日梳理得整整齊齊的銀髮。她躲在瓦片後面。雙眼直發血色紅光。
這就是“共感”共感指味覺、觸覺、嗅覺、聽覺、視覺獨立的五感可以同時起作用的一種狀態。通過共感,可以感應到有生命的物體在不同情況下的氣場。有敵意的人會有藍色的氣場,肚子餓是灰色,友好是橙色,慈祥是褐色,恐懼則是綠色。
迦南準備完畢,一躍而出,對準擁有藍色氣場的人射擊。她朝敵人狠狠地放了一槍。狠狠地蹬旗杆一腳。向一個巨型花燈撲去。“砰砰砰”三槍,躲在裏面的敵人馬上斃命。她騎到花燈上,狠狠地蹬了一腳,來到了磚瓦頂上。迦南落在一個古式屋頂上,煙火表演的光芒為這場槍戰落下帷幕。
實先生這時才看見瑪利亞回來了:“大澤!搞什麼啊?!”
只見瑪利亞的手被毛線綁了起來。手裏抓著一個布娃娃。氣喘吁吁地跑了回來。
他還看見在屋簷上展開槍戰的迦南:“大家明明都看到的,卻視而不見。這是怎麼了?”
實先生更加堅定了要把真實的世界報導出去的決心。而瑪利亞更是把心愛的相機捏得更緊了,開始拍攝迦南的戰鬥場景,做迦南的專題報導。
一陣騷動過後,迦南在屋頂上跳著回家了。
瑪利亞在慶典裏靜靜地注視著在屋頂上飛馳的迦南喃喃自語道:“迦南……迦南她還活著。她的生命是如此的璀璨奪目,明亮的讓我不敢直視。雖然有點害怕,但不由得想伸手去觸碰她的光芒。”
晚上,實先生在酒店裏看著迦南的照片:“槍戰,美少女……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