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渾沌魔都test

1 風雨居人 [ 2010/02/18(Thu) 12:28 ID:IPvAyD3I ]
<阿修羅>
無聲的夜,天空一片死寂的黑,沒有星辰閃爍,也無月輪照耀,空氣亦是凝重。街道兩旁垂頭喪氣的路燈勉強亮著光,附近的住房殘破不堪,碎磚爛瓦散落滿地。路面上堆積的層層枯葉被微風捲起,從磚瓦空隙間長出的幾株強韌野草也風行草偃。天上飄落陣陣冷雨,雨勢不大,打在路上奏出串串沁音。

昇旋的枯葉緩緩落定,風停下,巧妙地排出一圓形空間,在圓內站著兩名少女,彼此對峙。站於左側的少女留有黑色長髮,由於淋了雨,順服地貼在項背。身上的純白神道服已被血液染成深紅色,彷彿百花怒放。她揮動手上反射銀光的斬刀,雨水從冷冽的刀鋒上滴落;右側的少女身著連帽大衣,帽緣上的絨毛也因雨水而扁塌,從帽子間露出的瀏海是淡灰色。手、腳腕上綁著護鐵,雙拳則穿戴造型猶如降魔杵的拳套。她擺出架式面對著對手。

緊繃的空氣充斥於兩人間,一觸即發之情勢使得緩慢流逝的時間凍結,雨勢也跟著停下。執刀的少女挪移腳步,優雅得繞圓周移動,彷彿端詳著對手般;穿拳套的少女不為所動,視線仍緊盯著對手不放,等待著對方率先出招。

良久,右側的少女先劃破沉靜,開口道:「怎麼啦,怎麼不快點出招?難道魔都最強的『血染櫻』只是虛名而已?」

「激將法可不是對任何人都湊效的喔。」執刀少女──血染櫻停住,漾開虛幻的笑,回應:「倒是妳,小丫頭,妳又為什麼那麼執著要和我戰鬥?」

「我有名字的,我叫冥耶。」右側的少女雙手環抱於胸,同時甩動一下長度及肩的頭髮,「因為我是『阿修羅』,我們為了求得至高無上的滅力,日以繼夜的苦修,並且戰鬥、吞食敗者的力量結晶──『元胎』來突破極限。」冥耶停頓一會兒,繼續說:「妳既然是魔都最強的人,想必妳的元胎蘊含有龐大的力量,而那股力量如今將屬於我。」

血染櫻手指抵著嘴唇,猶如喃喃自語般,說:「阿修羅……阿修羅……我還以為那只存在於神話故事裡呢,想不到面前竟然就站著一個活生生的。」她提起刀,露出舌頭舔舐刃面,「真可愛,妳真認為自己有那個本事打倒我?」

冥耶重新擺好架式,瞳孔中散發出濃烈的戰意及自信,「我可是魔都中崇高的阿修羅一族,縱使妳是魔都最強的人物,我也不認為我會輸!」

話語方畢,冥耶箭步衝向前,集全身的力量向前刺出一拳,一舉攻向血染櫻的心窩。血染櫻向左後跨出半步,以毫髮之差躲過攻擊,接著又後跳拉開距離。冥耶即刻追上,先是右腳迅雷般突向血染櫻的細頸,再接連揮舞雙拳,如驟雨般襲向血染櫻。

「這麼衝動,不愧是好戰的魔族阿修羅眾。」血染櫻游刃有餘地閃開冥耶的攻擊,邊說:「可惜太粗暴了,粗暴的女孩是沒有人要的喔。」說完,她以左逆向揮刀,掃開冥耶,並迅速往前連蹬,同時橫刀一劃,欲腰斬冥耶。冥耶縱身一跳,勉強躲開致命一擊,然後翻一個跟斗,將距離再次拉開。換血染櫻追上前,連續六下劈砍,皆是瞄準冥耶身上的破綻。冥耶見招擋招,總算是暫時脫離險境。

「才這點兒程度嗎,阿修羅?」血染櫻抬起素手向後撥動長髮,稍微重整儀態,「妳這樣子,在遇上心愛的人之前,就會先死了喲。」

短短數秒的交手,冥耶卻已喘著氣,顯露出疲憊。她站直身,眼神中怒火熊熊燃燒,喊叫:「囉嗦!阿修羅不需要愛,只需要戰!」

冥耶脫下拳套,雙手合十,頓時氣流由她身上竄湧,捲開周圍落葉及積水。氣流逐漸加劇,恍如將要衝破天際,而冥耶自身也起了變化,背部肩胛骨上下冒出四個突起,撕裂大衣出現的是四隻類似手臂的肢體。她猙獰地笑著,以與先前截然不同的渾厚之聲說:「雖然不完整,但這正是我真正的姿態、真正的力量!來吧,魔都最強的傢伙,看妳能否戰勝現下的我!」

冥耶踢開地上的拳套,擺出架式。而血染櫻則輕笑幾聲,「妳,真的認為自己有本事打倒我?」她舉起斬刀,刀尖對準冥耶的心口,銀白的刃面映照出她興奮又瘋狂的神情。

兩人對峙,時間又再一次停止流逝。

倏忽,兩邊皆有了動作。冥耶踏著極快的步伐衝向前,雙拳亦緊握,準備狠狠轟擊對手;血染櫻往前蹬跳,儘管衣襬飄動,刀尖仍緊緊鎖定對方致命要害。

霎時間,雙方交錯而過,一晃眼即勝負已定。

---

剛剛才發現忘了分行,只好重發

同樣地,雖然這篇比上篇長,可是整體的故事架構還是沒想出來
基本上這篇後半部就暴走了,在暴走下去可不得了,只好姑且停止
我覺得打鬥的部分跟冥耶爆氣(半誤)的部分還有字詞挑選的部分寫得不好
請各位看官婊我這個盡貼些半成品的傢伙(拖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