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空之語」

1 黑貓 [ 2010/02/20(Sat) 10:41 ID:LAKZDxpg ]
一篇無聊的輕小說而已www
-------------------我是分割線---------------------------
「吶吶~小千~你知道嗎~天使是存在的哦~」
「怎麼可能啊,小夏你睡迷糊了嗎?」
「唔~~討厭~小千不許反駁啦~我說存在就是存在~」
「為什麼啊?」
「因為小千是我的東西啊~所以我的話小千必須絕-對-服-從~!」
「誒?小夏...」
「天使就在天空之上哦~我們看見的藍色天空其實是他們翅膀的顏色哦~說不定他們現在也正在訴說對人間的思念呢~唔~~好想听一聽哦~」
「......」
「怎麼了小千?」
「沒什麼啦...天色不早嘍,小夏,我先回去了哦」
「等...等下啦,小千!唔,討厭,等等我啦!」
當時她一臉期待的表情,訴說著對於"天使"的嚮往,就好像是期待著童話能有一個完美結局的幼稚園小朋友一樣.
不,說不定她也是像相信著童話最後一定會完美一樣相信著"天使"的存在吧?
我無法理解,我永遠都無法理解這份信任,因為我知道他們並不存在.
看著她天真的充滿期待的臉,當時的我,沒有說出口.
他們,才不是什麼天使,只是亡者久留的思念而已...


2 黑貓 [ 2010/02/20(Sat) 10:47 ID:LAKZDxpg ]
1.不可言語的思念


一.
夢想是一個遠大的詞,包含著自己的未來與希望,這樣的寓意決定了它必然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還記得在幼稚園時,老師問「你們的夢想是什麼呢?」
「航空員」
「科學家」
「首相」
同學們的回答多種多樣,但都是包含了童真與希望的遠大夢想.
輪到我說時,我只說了五個字--
「做個普通人」
當時全班都笑了,包括我自己.
雖然是個庸俗到極點的夢想,但這是我的真實想法.
做個普通人,這個夢想,在我上國小察覺到"他們"的存在已經開始侵犯我的生活之後越發強烈了.
隨著年齡的增長,從表面上來看,我的夢想的確是在一點一點實現--不論何時都讓人覺得平凡到不行的身份與相貌,沒有特長,沒有出彩的地方.
但是,這份平凡也只僅限於表面而已.
用太宰治的話來說就是「我以自己為恥」
要說為什麼,因為,我的內在早已被腐蝕.
上學十幾年,給我印象最深的只有一個單詞--「怪物!」
怪物.
怪物...
怪物!
沒錯,因為我是個怪物,因為我是個異端.
我可以聽見聲音.
不是那些普通的聲音,而是亡者的聲音,我更傾向於叫它們--天空的聲音.
來自天空的只有我才能聽見的亡者呼喚,如同是詛咒一樣--將我變成怪物的始作俑者.
從能聽得懂話開始,這些聲音就一直圍繞在我身邊,就像是詛咒一樣,而且是永遠不可能擺脫的最惡毒的詛咒.
這些聲音簡直是比硫酸還恐怖的存在,硬要說的話,就是王水--不斷腐蝕我的內心,同時也亳不留情的打破我的日常.
可是歸根到底,將我逼上不歸路的卻是我自己.
國小時我曾和老爸老媽說過這件事,後果就是我被帶到醫院檢查了一番.
當然,不可能有任何結果,詛咒如果很輕鬆就能解開就不會被叫做詛咒了.
記得當時醫生用像是看什麼骯髒的東西一樣的眼神看著我說「可能是受到重負重壓導致腦部神經異常產生幻覺,造成了對話的假像」
說簡單點,就是--人格分裂.
於是,"他們"的聲音再次出現.
『哎呀,被當成怪物了呢~』
『可悲的人類呢,這才是真正的人性吧』
『殺了他吧!』
『沒錯!殺了他!殺了他!』
你們給我閉嘴!明明如果沒有你們我就不會這麼痛苦的!
"他們"當時大笑了幾聲,然後聲音又消失了.
我知道,"他們"不會徹底消失,很快又會出現,明天?明年?下輩子?也有可能就是下一秒?
對於父母的仇恨,莫名其妙的開始在我內心中滋生.
要說為什麼?因為他們毀掉了我本應平安無事的童年.
不知什麼時候,他們告訴了我的老師.
不知什麼時候,老師告訴了班裡的同學.
不知什麼時候,傳遍了全校,傳遍了全鎮.
我一下子成了名人,成了家庭主婦們茶餘飯後的討論話題.
我該哭還是該笑?
我所能做的只是面無表情的按照習慣去繼續生活.
感情.思維?
這些東西早就被丟棄了不是嗎?怪物不允許擁有感情.
記得有一次去交作業給老師,本來在很熱鬧聊天的教師們看見我之後忽然全部白了臉,我面無表情的走向我敬愛的老師時,她竟然嚇得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走開!你這...」
最後一個單詞沒有說出口,但我知道她想說什麼.
怪物.
因為不了解,所以就自以為是地認為自己是正確的,這就是人類卑劣而醜陋的自我認知.
就是因為這種認知,我,變成了怪物.
從那一刻起...不,或許從我像個白痴一樣告訴老爸老媽我能聽見""他們"起,我的生活就已經支離破碎了,而且始作俑者還是我自己,真是個一點都不有趣的笑話.
所有人都開始疏遠我,就好像我真的是個怪物一樣,曾經最親近的朋友怒視著我大聲喊著「怪物!離我遠點!」
同班,甚至是全校都已經傳遍了『O年X班的葛城千葉是個怪物』
我的名字一下子在全校範圍內流傳起來,甚至還有別的班的人專程跑到我的班級門前就為了看一看傳言中的『怪物』
「什麼嘛~很普通的一個男生嘛~」
「不知道會不會吃人誒~」
「啊呀~好可怕哦~」
「被他看見了!糟糕,要被詛咒了啦!」
「...」
從那時起,我沒有一天不是生活在壓力和諷刺中,再加上"他們"時不時的出現,讓我時時刻刻都處於崩潰的邊緣.
幾乎每晚睡覺,到半夜都會被噩夢驚醒,夢中的我獨自一人被一群人圍在中間,「怪物」「妖怪」「去死」,諸如此類的謾罵不斷敲擊著我保持著理性的最後一塊壁壘.然後,我便滿身冷汗的哭著醒來.
因為是直升學校,所以我的同學沒有任何變化,國小的苦痛延續到國中.
好想死!
好想去死!
好想立刻從世界上消失!
壓力不斷積聚,而且無從發洩,我完全是一種"生不如死"的模樣,好幾次都試著去自殺,可是命運還是要讓我繼續受苦,每次都會被人救下.
當然,老爸老媽對於這些是完全不知情的.
沒有人可以理解我.
我深刻的體會到這一點.
對於他們倆的關心我也學會了敷衍地回答一句「沒事」然後躲回自己房間,我對於他們的恨從未消失,但不能讓他們發現.
或許是我偽裝的太好,他們也沒有在意.他們完全相信了那個醫生的話,以為我之前所說的"天空的聲音"是我因為壓力而出現的幻覺,於是自然的以為現在的我已經恢復正常了.
假如讓他們知道我現在的處境和還可以聽見"他們"這件事的話,現在的我一定是在精神病醫院的鐵窗中.
開什麼玩笑!
我才不要!
我還有夢想!
我還有自己的未來!
那種地方,誰要去啊!
抱著這種微小的信念,我繼續孤獨地苟活著.
唯一一個可能理解我的人也在對我留下了『好想听一聽“天使”們的聲音』這樣的夢想之後轉學去了其他地方.
我是孤身一人.
將來,我也依然會是孤身一人苟活著.
那時的我這樣想.
但是,就在我自暴自棄的時候,命運卻讓我遇見了她.


3 黑貓 [ 2010/02/20(Sat) 10:48 ID:LAKZDxpg ]

接近崩潰的我,努力挺過瞭如同地獄一般的國小和國中,選擇了一所其他城市的高中,搬離了原先的小鎮,遠離了那些曾經痛恨的人們,終於可以重新開始正常人一樣的生活,當然,"他們"也還是存在於我的身邊.
只是經過了這麼多年,我漸漸也變得習慣"他們"了,"他們"或許也發現從我身上已經得不到更多的樂趣,也變的對我失去了興趣,那些飽含怨恨的聲音也越來越少,只是隔三岔五"他們"中會有一些溫和但還對人間存有留戀的聲音會到達我的心中,對我這個唯一的聽眾訴說他們的思念.
由於工作的緣故,老爸老媽去了歐洲,在我的執意要求下他們終於同意了我獨居,這是我對父母的第一次成功抵抗.
我對他們埋藏已久的恨意注定了我不可能再和他們像一個幸福的家庭一樣生活了.
至於學校方面,我一開始『如果有熟人怎麼辦?如果我是怪物這件事被當眾宣布了怎麼辦?』的擔心也完全是多餘的,這所學校,完全是全新的,沒有任何讓我不安的因素存在,現在已經高中二年級的我就像一個真正的普通人一樣,有朋友,有感情,有思想.
在此之後我常常會想,說不定我的人生在進入這所私立櫻月學園之後才真正開始吧?
雖然在周圍人看來,我絕對是個回家社團的,但很對不起唷,事實上我可是有好好地參加社團哦,而且是有著兩年經驗的老社員哦!
雖然目前我所在的社團就算加上我也就只有兩個人,但還是佔了一間不算小的社團活動室.
我所參與的是一個義工社,一個有著有點奇怪的名字的義工社--青鳥.
對於這個名字,紅月學姐曾經一本正經地向我解釋
「青鳥是傳遞幸福與思念的鳥兒哦,因為我想將別人不方便說出口的思念代替他們傳遞出去,或者是將他們的問題解決掉然後給他們幸福,所以叫做青鳥哦」
啊,忘記說明,紅月學姐就是我所在社團的另外一人兼社長,禦鏡堂紅月.
紅月學姐是一個標準的美少女,有著纖細的身材,白暫的肌膚就像是上等瓷器一樣,再加上小巧的臉頰和柔順的長發,美麗的像是一個洋娃娃一樣,好像只要稍稍一碰就會化為碎片,再加上端莊的姿態和優異的成績,讓她在私立櫻月學園的一個名為"美少女研究同好會"的詭異地下組織間得到了"公主"的美譽.
毫不誇張地說,如果不在意那與年齡不附的平坦胸部和像是小孩子一樣的性格的話,那麼紅月學姐絕對是"完美"的具體化.
對於這樣完美的紅月學姐,也是整個學校中唯一知道我的秘密的人.
那天的午間休息時紅月學姐突然出現在天台上,當時正在與"他們"說話的我於是被抓個正著,雖然之後不停地解釋我是在一個人自言自語,但紅月學姐好像看透了一切一樣,「你有什麼想找人傾訴的秘密吧?」
在紅月學姐的再三追問下,我最終沒骨氣地選擇了屈服,將一切都說了出來.
紅月學姐沉思了一會之後露出了一個抱歉的笑容吐了吐舌頭.
「抱歉吶~這個問題不太好解決呢」
「等...給我等下!為什麼你這麼簡單就相信了啊?!」
「誒~~?原來還需要原因的嗎?唔...糟糕,沒有原因呢,只是直覺而已啦...」
在這一刻,我才忽然明白,這個私立櫻月學園的"公主",原來並不像表面上一樣完美,至少,她是個天然呆...
「對了~要加入我的義工社嗎?雖然現在還不行,但是我一定會找到辦法的!所以在此之前請別放棄,如果可以的話請和我一起努力吧!我一定要給你幸福! 」
『說了句很厲害的話唷天然呆!』
雖然很想這樣吐槽,但是...
感動.
感動到想哭.
紅月學姐是第一個知道了我可以聽見"他們"的聲音後卻不排斥我的人
,也是唯一一個讓我可以毫無顧忌的訴說有關於"他們"的事的人.
就這樣,我這個回家社團的預備社員,被這個任性的學姐知道了我的秘密之後,又被學姐的一番話感動了,於是加入了青鳥義工社.
我真是像個笨蛋一樣啊...
雖然是這樣想著,但我最終還是接受了這個混亂的局面.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