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歌姬與她的歌——Paradichlorobenzene

1 古城亮 [ 2010/02/21(Sun) 22:24 ID:4cn6GRtw ]
因為同名的歌曲——Paradicholorobenzene,
激發了我創作這超短篇小說的靈感。
看得明的話,就自然會看得明。(逃~)
(謎之聲:這故事的用詞太「電波」啦,誰會懂呀?)
(或許查一查這一個字的意思,
可能就會明白整個故事。)


Paradichlorobenzene。

月色皎潔,
柔和的月光正灑落在這小鎮之上,
使得各處都染上了這種可愛的氛圍。
蟬聲在小鎮各處迴盪,
使得本應靜謐的四周,
增添一陣詭異的氣氛,
但我對那種事毫不在乎。

我是個十四歲的舞姬,也是個十四歲的歌姬,
而我在今晚正是以歌姬的身份行動。
所以我對於這種事不以為然,
我走在街上,尋找問題的解答。
從家中逃離了,
因為我為了答案而歌唱著,
我為答案而跳著名為「尋找」的舞步。

他們把我的桌椅搬到了別處,
我沒有反抗,
只是把它們都放回該在的地方。
這是他們對我作出的第一次邀請。

Paradichlorobenzene。

第二次,第三次,
第四次,第五次我接受了他們的邀請。

之後,
他們眾人向我各自唱了輕快的歌,
我亦因此為他們而起舞。
之後我為他們起舞了多少次呢?
啊,已經不記得了。
記得沒有人把我從舞池拉回來,
記得自己那個晚上,
跳了許多許多支舞,
也叫喊過許多許多次。
跳得筋疲力盡,
幾乎沒有力氣再站起來,
然後逃出了舞池。
想要忘記那舞步,
但那就像是烙印般刻在記憶中,
在那之後,我就是個舞姬。

「啊!」
我歌唱著,跟蟬同樣歌唱著。
尋求著某個答案,
到底是自己的問題?
還是所有人的問題?
我不了解,亦不想理解,
就這麼在街上走著。
為甚麼沒有人把我,
從舞池裡拉出來?

走在深夜的街道上,
我的歌聲仍然被蟬聲掩蓋,
周圍房屋的燈光都沒有亮著,
只有街燈依著一定的拍子閃爍著,
像是為我這名歌姬伴奏,
但是我對那倒是不以為然,
因為我所尋求的答案不在那。
我把左手那快要喝盡的咖啡,
倒進口中,
那是我未曾喝過的,
口中充滿了苦澀的味道。
那就是大人的味道嗎?
我不了解,我不明白。
為甚麼沒有人把我,
從舞池裡拉出來呢?
舞池外的人,有的是大人,
有的是小孩,有的不是人。

Paradichlorobenzene。

我為答案而歌唱著,
我為答案而跳著名為「尋找」的舞步。
而我正手握著樂譜,
冀盼著有人回應我的邀請。

我看著四周,
那我曾向他們歌唱的地方,
那跳著舞的是誰?
那是今早對我汪汪叫的狗先生,
那是今早對我喵喵叫的貓小姐,
那是今早對我吱吱叫的小鳥先生。
他們曾經對我叫喚過,
我亦對他們伸出援手,
因為我看見了,
他們在舞池外一臉辛苦的模樣。
「狂歡吧!起舞吧!」
當我對他們唱出這首歌後,
因為感受到我的痛苦,
跑進了舞池,
開始跳起那支華麗的舞蹈,
直至跳到筋疲力盡,
然後沉沉睡去,
直至他們能夠再次醒來為止。


我為答案而歌唱著,
我為答案而跳著名為「尋找」的舞步。
而我正手握著樂譜,
冀盼著有人回應我的邀請。

全都沉睡了,全都沉睡了。
為甚麼我仍然在唱著這首歌?
為甚麼?為甚麼?
這歌有意義嗎?
這曲有意義嗎?
我看著眼前沉睡的幾人,
就這麼回了頭。
我歌唱著,我歌唱著,
我歌唱著,我歌唱著,
很多東西都沉睡了。

我是歌姬,我是歌姬。
可是我也是舞姬。
我妒忌舞池外的人,
受到了那群人的邀請,
因為我已經永遠是個舞姬。
眼前的是其中一個,
曾經找我跳舞的少年,
現在就在眼前,
我拉開了襯衣的鈕釦,
露出了自己在他面前,
顯露過的純色舞衣,
那肯定是最為單薄的舞衣,
那個少年對此很滿意,
並且想要邀請我再跳一支舞。

我把他推到牆邊,
強是把嘴唇湊了上去,
兩人的唇瓣相觸交纏,
我們兩人也相擁著,
就像是幾乎分不開來一樣。
這時,我因他的歌而舞動著身體。
但我拉開了兩人唇瓣的距離,
他問我這是為甚麼?
我答他因為我想要唱歌,
唱我一路上唱著的那一首。

Paradichlorobenzene。

這是一首需由女性歌唱,
由男性來跳舞的歌曲,
我深信著這一點,
於是我握緊了手上那份樂譜,
把他推往牆邊,
往他的唇邊傾瀉那些音符,
一個一個,一滴一滴全都倒進去。

聽到了我的歌,
他亦為我舞動身體,
我不在乎他的舞步,
我不在乎他的節拍,
我只在乎他會否,
因我的歌而筋疲力盡,
並且因此沉沉睡去,
直至他能夠再次醒來為止。
現在我的歌名為Paradichlorobenzene,
Paradichlorobenzene,
Paradichlorobenzene,
Paradichlorobenzene,
Paradichlorobenzene!

他的眼眸依然凝視著我,
但他終於已沉沉睡去了,
直至他能夠再次醒來為止,
就像是先前應邀的好幾十人一樣。
我已經是個舞姬,不能回頭的舞姬,
而我現在同時是個歌姬。
我期待著跟所有人跟我共舞,
尤其是那些曾經邀我共舞的人,
讓他們墜進夢鄉,一起沉睡。

直到最後,我會獨自唱著這首歌,
然後跳出相應的舞步,
然後獨自沉沉睡去,
直至會再次醒來為止,
因為我已找到了答案。
直至沉睡前的一刻,
我仍會唱著這首,
名為Paradicholrobenzene的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