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無聊下的作品、大概連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有興趣的可以看看。

1 名無しさん [ 2010/03/04(Thu) 13:03 ID:NTtTP4Xo ]
這世界存在著所謂的天才。

這是我從出生時就知道的事情。

而我也很清楚、自己只是個平凡人的事實。

所以從來沒有期待過什麼。

努力讀書、只不過是因為實在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學習寫作、只是因為覺得好像不錯好玩。

我從來不認為自己在這些地方有所謂的才能存在。

我的未來是如何,就連我自己也不清不楚、更加別說去想像。

我連去想像的資格也沒有、我是這樣想著的。

什麼也做不來的自己、和只需要努力就能得到『夢想』的天才,是天與地的差別。

所以我沒有責怪過他們。

我是知道的,我和你們、是不同的存在。

你們是世上所有人所討厭的存存、因為你們的成功讓他們感到不滿。

我是世上所有人同情的存在、因為我的失敗能讓他們感到高興和自尊。

所以我不會怪責你們。

因為我從來沒有想像過成功的存在。

我從來沒有期待自己寫出來的文章、能讓別人感到高興。

我從來沒有想像過自己、能在學校中得到首位成績。

因為我知道是不可能的。

我沒有可能做到的。

就算我再努力也不可能成功的。

所以我很高興遇上你們。

『你們』讓我知道、就算我再努力也做不到的東西,你們能成功辦到。

『你們』讓我明白、就算努力再久,沒有意義的事情還是沒有意義。

……我真的是很絕望。

因為我並不是所謂的『天才』。

盡管如此、我還是沒有討厭你們的能力。

我喜歡擁有才能的『你們』所寫出來的『故事』。

你們讓我知道、我的努力其實沒有浪費、只是運氣有點兒差勁。

說不定、彈珠滾到去數字『六』的時候,你就會中頭獎、再一下子成為所謂的『天才』。

我的確是欠缺了運氣的輔助呢。

所以、我現在還在努力。

盡管努力再久、還是只能得到『彈波子』的權力,可是只要別放棄、總有天我會把那彈珠停留在理想的數字中吧?

如果成功是九十九點努力加點點天才,那不是在說、只要你努力九十九點、接下來運氣好些被當成天才,你就會成功呢。

所謂的天才、只是運氣的產物,這也是『你們』所教授我的、最重要的事情。



2 作人 [ 2010/03/04(Thu) 18:57 ID:4ZCal9ys ]
你在寫日記嗎 朋友

3 名無しさん [ 2010/03/05(Fri) 12:01 ID:a1gkmTJo ]
「……請快點起床吧、不然的話就會遲到的了。」

人工的機械聲讓我從沈睡中清醒過來。

感覺上很不舒服。

是在睡眠中被強制輸入了什麼訊息嗎?我並沒有這樣的感覺。

『……年……母親……不回來……』

已經進入報廢階段的錄音機械重複著我不想知道的事情,如果不真正地讓它報廢、大概也沒有什麼方法阻止它繼續讓我憤怒。

所以我直接把它送到了回收箱。

「現在的時候已經是六點四十九分、請盡快更換衣服。」

在電腦的音響設施內傳出的聲音提醒著我應該去做的事情,而我也沒有任何打算反抗的意思。

……起碼現在沒有。


「早安……你這傢伙該不會想我這樣說吧、混蛋蓮子。」

將所有的東西處理好後、離開家門的同時就看到我並不想看到的朋友、那個總是把我當成笨蛋的蓮。

……雖然我真的是個笨蛋,可是我就是不希望被自己的青梅竹馬這樣說自己,感覺很差勁。

「不要無視我啊、混蛋蓮子頭。」

看著這個把自己的頭髮弄成紅色的朋友,我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

儘管擁有美好的臉蛋和良好的家世、可是始終吸引不到男生的原因大概就是因為她的性格吧。

……根本就是個男生來的,這是我和她相處多年後的想法。

「蓮子?你這傢伙沒事吧?竟然完全不理人家的……」

話雖如此……不過也因為相處很久,所以才知道她實際上的確是個女生啦……

這容易沮喪的性格,簡直就像那些麻煩的花朵,忘記了施肥灌溉就會凋謝同樣。

「沒有……只是在想為什麼你樣子不錯、家世良好也沒有人想和你拍拖,果然還是因為性格太野蠻了嗎?」

「你這傢伙給我去死,才剛早上就對我說這些失禮的事情。」

就像剛得到露水滋潤那樣,這傢伙很快就回復笑容,能夠這樣無憂無慮也算是個優點啦。

……儘管如此、我還是不想在早上遇到這傢伙。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的?平常不是已經自己跑去上學了嗎?」

把門關好後,我和蓮兩人踏完水漬向著學校前進,昨天所下的雨水到現在還沒有機械來清理……實在不知道它們在做什麼。

「為什麼?這真是個好問題,大概是無聊吧?」

看著這個眼神在游離不定的傢伙,實在是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對了,你昨天如何啊?」

「昨天?」

看著這個好像不知道該不該發問的樣子,我大概是知道了什麼回事。

大概是昨天那通電話讓她感到不安吧?所以今早才會來到這裡接我這個蠢材。

真是麻煩的傢伙。

「什麼事也沒有。」

用著自認為最冷淡沒興趣的表情說著這樣的說話,可是水漬所反映出來的臉孔卻是帶著無盡的不滿和憤怒。

……這大概,就是我真實的想法吧。

「不好意思……」

旁邊的那個笨蛋也發覺到我的表情吧?所以才會這樣說話。

真是麻煩的花朵。

「別在意,我什麼事也沒有,倒是你在這次考試的成績如何啊?能合格嗎?」

踏著不知道何時才消失的水漬、我和蓮兩人依然在說著話,只是、今次的說話內容從我家的問題改變到學校之內。

「嗯?我的成績嗎?這次不合格啊……老師要求是『全級的五十三名至六十二名』,可是我的排行是二十三。」

「計算出錯了?感覺上真是神奇呢……畢竟你和優也是高材生吧?好像很少會出現這樣的錯誤。」

「嗯?是啊……我計錯了其他的同學想得到的分數,二班的和三班的人比我想像的分數拿得更低,所以不小心就出錯了。」

「哦……是這樣嗎?」

大概是很少和我說這些事情吧?蓮她有少許不知所措,看著有點兒吃驚的樣子還真是覺得……自己是她的青梅竹馬還真是幸運呢。

通過了這條充滿著水漬的道路後,我們也終於來到我們所就讀的學校正門之前。

而我首眼看到的、很多學生進出的正門口,而是那面高掛著的廣告橫額。

『天才的學府、李偉明記念中學。』

對,這是天才的世界。

如果說二十世紀末是資訊爆炸開始的時代,那現在這個二十一世紀中就是個天才爆炸的世界。

『這個世界最欠缺的是什麼?就是蠢材。』

腦內回憶起另外一個好友所說的話,這個世界,早已經不欠缺什麼天才。

在二十一世紀初,這個世界就已經開始出現某種現象,就是天才出現的數量大量增加。

這全是因為人類所接觸的事物大量增加、可接受的能力也不斷地提升、這讓很多曾經不應該被接受的東西浮出水面。

再者、科技的發展也是讓天才氾濫的原因之一。

助聽器、器官移植等,也讓很多本應因為出生時的身體缺憾而絕望的人類、重新得到美好的人生,而其中包括了很多的『天才』……也就是『成功者』。

而到了二十一世紀中的某年,『記憶學習裝置』的發明更是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可怕。

人類因為它的出現而變到不再愚蠢。

天才們的知識、他們所學習到的所有事物、能夠完全沒有差錯地『保留』下來……在我們的腦袋中。

對,當任何一個人、也能夠擁有愛恩斯坦的知識、巴哈的音樂觸感的時候,會有人不像天才嗎?

這個世界的每個人也有著那些『天才』的知識、學識、阿婆什麼識、所以這個世界沒有『凡人』。

因為大家也不用學習,簡直就像是從出生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這個世界如何運作、地球何時會滅亡似的。

每一個人也是『天才』。

「嘻、好友,今天又是新的絕望人生的開始啦,有什麼感想啊?」

「完全沒有。」

坐在我的座位上的是我的好友『優』。

有著頭藍色長髮的他是這個班級的明星、也就是『高材生』。

在這個知識近乎無用的世界中、你『學習』到多少的東西已經是完全沒有意義、重點是你『發揮』到多少的東西出來。

而可以把學習到的東西近乎完美地發揮出來的,就被稱之為『高材生』。

「不要這樣、好友,今天和小蓮蓮友好地漫步回校的感覺如何,爽快吧?高興吧?」

「雖然不知道你是如何知道的,不過可不可以先抱你那奇怪的說話方式改改,完全無法習慣。」

大概是在樓下分手的時候看到吧?小蓮所讀的班級樓層和位置和我的完全不同,所以我們通常也是在樓下食物部的前方分開,所以看到我們並不出奇。

在李偉明並不是間特別的學校,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把男生和女生分隔上課,可是整體上而言,也只是間普通的男女生混合校。

老師也不什麼特出的『高材生』,他們多數也只會運用自己所教授的課堂知識、實在說不上是什麼聰明人。

「你不喜歡這樣嗎?朋友,可是我覺得這樣實在滿有趣的,朋友。」

「……那只是你的感覺吧?朋友。」

「才不是這樣啦、朋友。」誇張地揮動著自己的手臂,用『七情上面』的表情來說著些我聽不懂的說話,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面對這個笨蛋。

儘管如此,可是他的說話卻真的能讓我感覺到他想表達的『心情』,這也是他成為『高材生』的理由。

手臂的動作、嘴巴的樣子、眼神該如何、說話的語氣和輕重,基本上完全掌握得很好,如果要他解釋原理給我聽,大概又是什麼心理學、手語什麼加什麼的。

能夠把『表達』這個『科目』完全地『發揮』出來,所以這傢伙才會是這間學校內的『高材生』。

「來吧,老友,你的表情告訴我很想用拳頭親吻我的大腦,別留手,上吧。」

「我才沒有這樣的想法啦。」

看著這傢伙的笑容,有時候真的不知道他這個在想什麼,畢竟,他是『表達』的天才,同時也代表是個『掩飾』的天才,所以我實在是不太理解他。

「各位,上課的時間已經到了,請集合吧。」

教室內,模樣古老的播音器中,傳來我們的老師早一星期所記錄下來的聲音,那傢伙,已經有成個星期沒有回來上課了……真的沒有人去責罵一下他嗎?

在這個世紀中,學校的存在是很微妙的。

並沒有什麼事物、是必須要在學校之中、以學生的身份得到手,也就是說,我們學生回來學校,基本上只是浪費時間吧了。

這並不是我個人的看法、而是近乎全世界的學生,也有著這樣的想法。

『回到學校又如何?又找不到工作、也沒有有用的東西,那我們為什麼要回去?』

……老實說,我也不清楚我為什麼要回學校。

單純的是義務、沒有任何理由。

那張曾經很重要的學歷、也只是說明你有沒有耐心浪費時間的代表。

我想大學也是差不多。

曾經被當成是人類最高學府的存在,在現在這世界,只是大家想不想入去浪費時間的差別。

因為不管你做什麼,那些學生們也能輕鬆地拿過百來二百分回來給你看看。

分數、學識,早已經沒有什麼存在的價值,因為所有人也能輕鬆得到。

這是個『天才』爆炸的時代。


4 名無しさん [ 2010/03/05(Fri) 14:15 ID:kvHOSEo2 ]
除了中二以外毫無亮點,建議放棄這篇,另尋出路

5 名無しさん [ 2010/03/08(Mon) 15:33 ID:w1xj0n/I ]
『……快樂的時間瞬間就消逝、又是時候說再見了,各位同學,我們明天見。』

這明顯是昨天兒童節目的告別對白來吧?連聲音也沒有改,這個垃圾老師真的是完全沒有人理會的嗎?

我抱著這樣的疑惑收拾好自己的背包,我並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浪費整天的時間在這裡,可是、這個問題大概也沒有人能夠回答我。

「嘻、我的朋友,今天有什麼特別事情要處理嗎?」

「沒有。」

認識的朋友又如同往常般來到我的身邊,我知道他的好意,可是這只是讓我覺得更加的、煩躁。

「你不是要去跑步的社團嗎?別浪費時間在我身上比較好啦。」

「別這樣說啦、老兄,社團這樣的東西根本不重要啦。」

看著這個熟練地作出回應的人,我的回應也只是千篇一律的拒絕、拒捕、再拒絕。

實在是不明白優他們在想什麼東西。

別讓我感到麻煩好嗎?

「……老兄,竟然你這樣討厭我的存在,那我只好死回去那個黑暗的社團中,默默地咀咒著你啦。」

「……那麻煩你快點去死。」

「真過份啊。」

看著這個帶著哭音跑走的腦殘傢伙,我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為什麼要把自己寶貴的時間浪費在我的身上呢?

『……蓮……母親……不回來……』

讓人討厭的記憶再次浮起。

為什麼、不像母親那樣放棄我呢……

……我實在是不理解你們兩個傢伙。



「張喜年同學、很久不見了,最近好嗎?」

背著已經收拾好的背包,我來到了學校的食物部前,正準備回家的時候卻看到另外一個不想看到的傢伙。

「……我說,如果你有回來的話,那為什麼要用錄音機這樣的東西啊?」

我的班導師。

有著頭清爽短髮的他大概是所以髮型師所討厭的存在,早在開學時看著到美好髮型早已經消失得無影無終、餘下來的大概就只是雜草和雜草的混合體、簡稱垃圾頭。

「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你知道嗎?要我浪費時間去和那班早已經知道所有事物的傢伙對望,我還不如在教員室中惡龍還比較好吧?」

真是過份的傢伙。

「……我是不知道你的時間有多寶貴啦、不過從你那個永恆不變的垃圾頭看來,你的時間還真是滿寶貴的。」

「你也能夠明白吧?果然是我的好學生,我這個人已經連整理自己頭髮的時間也沒有了,那有可能上2去和那班小鬼浪費時間。」

是聽不出我的言外之意嗎?還是說無視了我的言外之意?總之這傢伙就真的是很麻煩,特別是那個垃圾頭。

拒捕再和他浪費任何時間,我把在小食部買回來的食物吃過清光之後,就向著學校的大門前進。

……理應是這樣的。

「……你抓著我的背包做什麼。」

大概前進了兩步左右,我就發現自己的背部好像被人用某些東西拉著一樣,而會這樣做的傢伙只有一個人,就是在我背後的那個垃圾頭。

沒有人說過這樣是很沒禮貌的嗎?這個混蛋老師。

「當然是為了和你談天說地啦。」

就算沒看到他的臉也可以知道他現在的樣子,這種自以為事、自大狂妄、自我中心的傢伙是最討厭的,特別是那個該死的垃圾頭。

盡能力保持平靜地轉過身來,所看到的、果然是那張讓人想用拳頭打下去的臉,拜託,你的那個垃圾頭實在是很討厭啊。

「……你的時間不是很寶貴的嗎?現在又幹什麼有時間浪費在我身上?這可是個不合理的投資啊?垃圾頭老師。」

「……你這小鬼還真是的……我當然是找你有事,不是的話你也不會看到我吧?死小鬼。」

「真的很抱歉啦、我實在是不知道時間這樣寶貴的垃圾頭老師會有事情找我這個什麼用也沒有的死小鬼,畢竟你的時間連整理那頭垃圾也沒有麻,不是嗎?」

「還好啦、如果不是因為要浪費時間來處理你這死小鬼的腦內問題,其實我的時間還是滿多的,所以你要感謝我啊,死小鬼。」

「我當然會感謝你,在你死後送你『死有餘辜』『死不足惜』八個大字來感謝你足夠嗎?不夠的話可以再加個橫批『早死早著』的,全部加起來的錢當然是你出。」

「……實在是拿你這小鬼沒辦法。」

如果沒有處理我的方法就來啦……笨蛋老師。

這只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啦、這你又不是不知道的。

看著這個連頭髮也是亂糟糟的糟糕老師,我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的處分下來了。」

「就是這樣?」

看著這傢伙用冷漠的臉說著早已經知道的說話,我大概也沒有什麼驚訝的感覺。

只是看著他的那頭垃圾頭實在讓我感覺很不爽啦‧

「……如果、你下次的『成績』還是不如理想,他們會把你直接打掉重練,也就是說直接踢出這間學校、送給其他人訓練的意思,你明白嗎?」

「當然知道。」

那有可能不知道。

早已經估到自己的命運是這樣。

像我這種有『學習障礙』的傢伙,早已經注定了會得到這種命運的了。

母親剛好放棄了我、連學校也要扔棄掉我,實在是滿合適我這種傢伙的人生啦。

「……我會再嘗試下和教長他們說的,你也要加油溫習、曾旭優和良巧蓮這兩個傢伙也會幫你溫習的,別放棄啊。」

「……啊,我知道的啦。」

默默地弄開抓著我背包的手,我用著平常的步伐向著『家』的方向前進。

什麼別放棄。

那有可能不放棄。

我和蓮、優這兩個傢伙根本完全不同。

我是個有『學習障礙』的『廢物』啦。

『記憶學習裝置』。

它的作用是把人類至今所創造的所有事物重新複製到人腦之內。

簡單點說,就是把人類所創造的所有東西,重新複製到新生人類的腦袋內,讓他們從開始就有著成人的知識,再加以發展。

盡管每個人能夠接受『記憶』的年齡有所不同,可是大致上還是二至三歲就會開始慢慢地輸出『記憶』,以方便之後的發展。

而我、就是這樣的設計下的失敗作。

對所輸入的記憶產生抗性、導至無法正常地吸收到被輸入的知識,甚至對未來學習導至了一定的影響,就稱之為『學習障礙兒童』。

這樣的傢伙、是『失敗作』,這樣的說話從我從出世就已經知道的。

所以才無法理解,為什麼要浪費自己的時間在我身上。

『……年……母親……不回來……』

像母親那樣放棄我就好了。

拜託啦……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