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垃圾場

1 [ 2010/03/09(Tue) 00:57 ID:xuimiZDI ]
有一天,在堆滿廢棄物的島上傳來了一陣微弱聲音。

天空灰暗無光,雲層低矮、彷彿伸手可觸。
垃圾場堆滿了腐朽與污穢的殘渣,就像今天的氣候一樣混濁地糾結,並且流著都市的膿與血,因此散發惡臭、污穢地躺在這。放棄或被放棄,不管哪條路都充滿哀愁。

但有個聲音傳了出來,從無聲之島幽幽地滲出,穿過刺骨強風與碎屑的哀呼。它不帶光芒,然而堅強且溢滿情感。

在這生存的流浪者聽到了,紛紛回應這聲音的呼喚:飢餓的狗兒、悠然自得的貓與一隻烏鴉,它們悄悄到來,並滿心期待一頓輕鬆的餐點。

不過那聲音反覆又反覆,伴隨著不協調與雜訊。
它說著『我是(嗤嗤--)一個,幸福的人(嗤嗤嗤--),衷心奉上我的(嗤---)我的(嗤嗤--)服務。我是您(嗤--)忠心的管家。(嗤嗤嗤--)』

狗兒發現那不過是個無聊的壞玩意,雖然失望,但也早就習慣了;貓咪倒是對那發聲的小盒子興致勃勃,小心翼翼地以爪子輕觸快躲,直到牠發現那東西不會回應後,便迅速地跑走了。

烏鴉打從一開始就沒那麼餓,所以也不急著去確認(其實就算餓昏頭了,牠也沒打算搶第一)。不過等貓與狗都離開了,它卻依然站在那、在小盒子的上方。
黑鳥似乎是期待著什麼。

『我是一個(嗤嗤--)我是一個(嗤嗤嗤--)幸福的人。』盒子不厭其煩的重複著。
『我(嗤--)我(嗤嗤--)』好像就快失去動力了。
『我從來(嗤嗤嗤---)就不是一個(嗤嗤--)人類。(嗤--)』
『請(嗤--)不要放棄我(嗤嗤嗤-),親愛的(嗤-)主人(嗤-)。』
『我只要換一個(嗤-)零件(嗤嗤--),我沒有壞(嗤-)沒有(嗤嗤------)。』接著,它永遠地沉默了,如同這座島與。

烏鴉嘎嘎地叫了幾聲,試圖用喙將盒子再度叫醒--但什麼也沒發生,牠也只好沒趣地跟上了貓與狗的腳步。

那陣雨在不久後落下,將在場的空殼們打的遍體麟傷。哀號從東至西,最後成為猛烈的哭泣。
盒子在垃圾場的一角也悲鳴著,跟所有被拋棄的東西一起,藉著雨天放聲哭泣。


2 小鬱 [ 2010/03/09(Tue) 01:04 ID:xuimiZDI ]
嗯,沒有複查的作品果然缺陷很大。
(這應該是科幻故事吧?)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